《男欢女爱》是一部故事内容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久石所写,刘楚、刘翠、邵小华

发布时间:2018-10-14 09: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男欢女爱刘楚刘翠

男欢女爱全文阅读

《男欢女爱》是一部故事内容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久石所写,刘楚、刘翠、邵小华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刘楚发现自己那方面越来越不对劲,面对身边众多美女,他也蠢蠢欲动,看他如何一步步向上般走过一道道美女阶梯,攀岩着更高耸的峰峦叠嶂。

第一章 偷窥

  太阳火辣辣的,早上七点就能嗮人屁股了。

  半大小子陈楚爬了起来。

  父亲早就上地干活去了。

  他们家就爷俩过日子,陈楚念初中,家里穷,营养也有些不良,个头还不到一米六。

  已经十六岁的陈楚这个身材常常让同学瞧不起。或许是营养跟不上的关系,他发育的也晚一点。

  最近陈楚总是早上起的晚,因为他发现了自己胯下的小弟好像比以前黑了。

  这可咋办?

  他偷偷的撸了两把,硬邦邦的像是木头棍子。

  而每到他看到隔壁孙五的媳妇就想撸。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

  陈楚抬起头,正看见邻居孙五的媳妇在抱柴禾。

  孙五算是村里的一个混子,整天吃吃喝喝,再不就出去打群架。

  媳妇常常自己在家,别看孙五这小子不务正业,但是媳妇刘翠长得确是一朵花。

  这年她正三十,虽然女儿已经十岁了,但是看她表面倒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姑娘。

  大眼睛,瓜子脸,在地里劳作的原因,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

  平时,陈楚不会注意她,还要管她叫声婶儿,最近几天他感觉胯下小弟变黑,不知不觉的,他现在对女人特别上心。

  两眼总(兔兔塔 )往女人屁股上瞅。

  刘翠的屁股无疑是又挺又翘的,陈楚在大半个暑假差不多的时间都在瞄着人家的屁股。

  ……

  刘翠身材修长凸凹,虽然穿着农村灰色涤纶的布料,还是掩盖不住那种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的诱惑。

  盯了她圆滚滚的屁股一眼。不禁热气上升,裤裆有些肿胀了。

  刘翠像往常一样,她看见了陈楚也没在意,在她眼里,这只是一个小屁孩儿,觉得他和小姑娘一样害羞。

  抱完了柴禾。

  她又咯咯咯的吆喝了一阵自家养的小鸡,随后奔厕所走去。

  农村的厕所都非常的简单,都是土胚子围绕垒成的。

  也有人家的厕所有用石头围的,不过,孙五这人懒的土胚子都不好好围,拿土胚子随便搭砌的,露出许多缝隙。

  ……

  刘翠边往厕所走边解裤腰带。

  陈楚直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袋。

  如果往常,他根本想不到这些乱糟糟的东西,这几天他心里好像有火在燃烧一样,一看见刘翠扭动着屁股走出门,他下面就肿胀起来。

  浑身欲火焚身,口干舌燥,而一向胆小,怕事,羸弱,内向的性格因为这抑制不住的欲望也正悄悄的改变。

  “她要撒尿?”陈楚脑中像是闪过一个霹雳。

  女人那东西他没见过,光着屁股的女人也没有见过。

  一股无形的欲望像野草一般在他的脑海迅速生长蔓延。

  陈楚咽了口唾沫,像是着了魔一样,快步跑进房里。

  进屋关上门,随后搬过来一只长条板凳,他脚踩着板凳,趴着门上面模糊的玻璃,能够隐约的看到外面的东西。

  而玻璃落着许多灰尘和蛛网,外面的事物看不太清。

  陈楚不顾脏了,快速用袖子擦了擦满是灰尘的玻璃,灰尘弄了一头一脸,不过看的又是清楚了一些。

  只见刘翠已经走到了厕所旁边,裤带解开了,正要往下褪掉裤子。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下意识的回头看看,第一次偷窥还是有些心虚的,现在家里就他一个人,他还是感觉后面有人。

  快速看了一眼,见身后就有灰突突的土墙,陈楚嘘出一口气。

  快速转过头,继续盯着正要褪掉裤子的刘翠。

  想看女人脱掉裤子是什么样?刘翠脱掉裤子是不是电视上镜头只一闪的那白花花的大屁股?

  因为他没看过黄色录像,很多电影里片段女人的裸体只是一瞬间。

  陈楚鼻孔呼呼往外冒热气,越想越浑身冒汗,汗水竟然缓缓流淌下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妈,我饿了……”

  一个梳着两只小辫的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到刘翠跟前。

  刘翠放在裤腰带上面的手停留了一下,随后又把裤裆系上了。

  “饿了?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呵呵的往回走了。

  这时,陈楚裤子里已经硬邦邦的了,用手碰了两下更是挺翘的难受。

  见刘翠往回走,他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不过,他不担心,想要看她撒尿有的是机会。

  满脑子都是刘翠如厕的模样,现在的陈楚浑身欲火难耐。

  他相信,一会儿刘翠就会出来。

  算计着给她做饭也就二十分钟,干脆先躺一会儿,二十分钟后再说。

  过了二十分钟,陈楚从土炕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外面的太阳还是火辣火辣的。

  这样的热天气,喝水自然多些,刘翠一定会出来上厕所的。

  陈楚很有耐心,就像是一只捕猎的豹子一样潜伏。

  又过了十多分钟,外面传来的轻微的窸窣的声响。

  农村烧柴都是玉米杆,俗称苞米杆儿子。一有波动都会传来沙沙沙的声音。

  果然,刘翠修长的身影再次出现。

  这次她左右看了看,显然是有些担心和着急。

  陈楚忙从土炕上跳了下去,激动的连鞋都没穿,飞快的到外屋的凳子上,顺着模糊的玻璃看过去。

  刘翠好像有些尿急的样子,没有直接奔厕所去,而是走到柴禾堆旁边,四下瞻顾了一番,表情像是小女孩儿一样的害羞。

  随后,手搭在裤腰带上,开始往下解裤子。

  陈楚胯下嘭的硬了,把裤子都顶起来一个小帐篷。

  两眼死死的盯着刘翠的每一个动作,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

  夏天穿的都比较少,裤带刘翠也是用布条,这样比较省事。

  当她解开裤子,陈楚瞪着大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白平坦的肚皮,下面是一个红色的三角内裤。

  只是一瞬间,刘翠便蹲了下去,陈楚抻着脖子使劲看,但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她家的厕所离的远点,那样地势的原因就能看的清楚,但刘翠只在柴禾垛这边撒尿,离的近反而好视线被挡住了。

  等过了一分多钟,刘翠才起来,陈楚又看到了红色的内裤。还有丰腴白花花的大腿根。虽然是一瞬间,陈楚还是很满足。

  这一瞬间好比昙花一现,自己守候半个多小时也算是值得的了。

  看着刘翠方便完,系好裤腰带往回走,陈楚心里也特别的爽。

  不过,隔着一层玻璃看的还不是很过瘾。得想想其他办法,嗯?如果把玻璃弄开一条缝,那就不一样了。

  看到的东西不禁清晰而且是零距离啊。

  本来门上面的玻璃就有些活动了,不费什么力气,就把玻璃弄开了一条缝。

  陈楚试着看了两眼,感觉挺不错,而且正对着刘翠的厕所。

  弄好了这些,他感觉至少要一个小时刘翠才能上厕所。

  这时,刘翠的女儿孙颖蹦蹦跳跳的朝厕所跑去。

  “不看!”

  坚决不能看,这么点的小孩儿,要啥没啥的,没啥看的,陈楚笑了一下,跳下了板凳。

  重新躺在土炕上,陈楚想了很多,想要女人,就需要钱,没钱以后就没媳妇,如果有钱,现在就会有女人……看了看现在的家,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些一定要改变,自己需要钱,为了找女人。

  ……

  下午,阳光没有一点缓和。

  算计时间差不多,陈楚便在房门前转悠,有意无意的眼睛往邻居家瞟。

  他也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对。

  想了想又释然了,什么大道理,什么条条框框的,自己又没做别的,看几眼怎么了。

  陈楚胆子也大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次并没有那么走运,刘翠连个影子都没有。

  陈楚也不灰心,毕竟谁也不能一天总去撒尿。

  又过去半个小时,陈楚有些熬不住的时候,而刘翠从房里出来,不是出来吆喝吆喝自家的小鸡,就是扫扫院子。没有去厕所的意思。

  陈楚有些郁闷了,不过还是表现出超强的潜伏能力。

  刘翠干完了一些活,随后拎着水壶扛着锄头去铲地去了,七月份正是草长高的时候。

  陈楚失落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反而觉得刘翠是个好女人,如果年龄小一些,他不介意和她过日子。

  陈楚准备回去补一觉,转身的时候忽然发现刘翠扛着锄头往回走,进了家门,放下锄头,刘翠直奔厕所而去。

  这是要轻装上阵啊,先排泄,再工作。

  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忙不迭的登上凳子,慌忙中还踩偏了,差点闹个狗吃屎。

  透过玻璃缝隙,陈楚不禁有些喘息起来。

  刘翠几乎是习惯性的四下张望一番,随后走进厕所,从其他三个位置只能看到厕所的土培,从陈楚这个方向正是厕所的入口,土培很低,只到了人的小腿。

  几乎一瞬间陈楚胯下的小弟膨胀起来。

  他盯着刘翠姣好的面容,手捏了两把小弟,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看着刘翠两手拨弄了一番,裤腰带解开了。

  这次他可以更为清楚的看到她红色的内裤。

  虽然是普通的红布,不过,他却感觉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他现在好想冲出去,在那片红内裤上好好的去闻,甚至去舔。

第二章 一定要上她

  刘翠已经两手捏着红内裤的两端,然后快速的脱下去,他还没看清楚,刘翠已经下蹲了。

  圆滚滚的大屁股被看个正着。

  和三级片上的不同,这样的更真实,更喷血。

  刘翠的屁股滚圆,是性感的小麦色,甚至在阳光的照射下,两瓣臀瓣脱离裤子的时候还弹跳一下,泛出微微的光晕。

  滚圆充满弹性的大屁股啊!

  陈楚的一只手已经搭在坚挺的小弟上,随后解开裤链,小弟弹跳而出,他的手已经抓住小弟开始抽动起来。

  他知道一会儿刘翠还要站起来,那屁股还会出现一次,最好在她起身的瞬间,一切水到渠成。

  现在能看到刘翠的容貌,那有些害羞和忍耐如厕的表情……

  “陈楚!陈楚……”

  这时,一个身高要有一米七的少年在大门外喊了起来。

  陈楚吓了一跳,而且正蹲着如厕的刘翠也波动了一下,身子更往下蹲了蹲,他看的有些费劲了。

  “陈楚,你倒是出来啊!”

  那少年继续喊着。

  那少年叫马小河,是他的初中同学,脑筋反应有些慢。马小河二婶在村里很有名,谁给二十块和谁睡。

  本来还想等刘翠起身,露出屁股自己射一把呢,看来要泡汤了。

  马小河已经打开大门铁栓进来了。

  “这个混球!”他暗骂一声:“怎么这么会挑时候,自己的小秘密不能被他知道了,不然这小子肯定会乱说话的。”

  看了刘翠的大屁股,陈楚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自己一定要把她给操了。

  这个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却是越来越强烈。

  “一定要干!一定要好好的干!”

  在刘翠褪掉裤子虽然只一瞬间,那滚圆的屁股却已经深深的印在陈楚的脑海里,根深蒂固,无法抹去了。

  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和这女人上床,把家伙从刘翠的后面狠狠的插进去,然后狠狠的戳那个圆鼓鼓的大屁股。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这时,小河已经走进了屋内。

  陈楚早就已经躺在土炕上装睡。

  “陈楚,你还在睡觉啊?”

  小河有点憨憨傻傻,身体倒是挺壮。

  他装着刚醒过来,抬头问道:“啥事啊?”

  “你前几天不是说和我去捡垃圾么?今天我有时间。”马小河身后还别着丝袋子,袋子里有一根小耙子。

  “嗯。”陈楚翻身下了土炕。想起自己前几天还真说过。

  正是暑假,拣点破烂换点零花钱。

  父亲是不会给他钱的,也没钱给他。

  “好吧,现在就走!”陈楚也同样拎着丝袋子和马小河走了出去。

  他心里自然有打算,现在的身体是不行的,得补充营养,就需要钱,还有身上的衣服脚下的鞋,都是窟窿,想买新的也需要钱。

  干什么能赚来钱?他还真不知道。

  很快,两人来到离家两公里外的一处垃圾点。

  垃圾点很大,有不少人也在捡垃圾。

  一股股难闻的气息吹过来,不过这些气息当中就有他们的宝贝。

  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垃圾车过来倒垃圾。

  医院的垃圾一般没人去碰,里面经常有打胎丢弃的婴儿,呲牙咧嘴的很是骇人……

  马小河很卖力,他身体很壮,傻人傻福,而且从来没得过病。

  手里的耙子四处乱挠。

  他们捡的大多是铜、铁、铝,然后放进袋子里去卖钱。

  小河的破烂直接卖个陈楚他爸,虽然给的价格给的不高,但是因为他和陈楚是好朋友,是同学,所以价格低他也愿意卖。

  陈楚家的地不多,父亲农闲的时候便收点破烂。他的破烂父亲也会给他钱,算是当做零花钱了。

  这时,又有两辆垃圾车过来倒垃圾,小河和陈楚腿快,先过去挠。

  挠了一阵,小河挠到了一个绿莹莹的东西拿在手里看,随后又往手指上比量了几下。

  陈楚的眼睛却亮了。

  那正是一个玉扳指。

  天哪!怎么会捡到这东西?陈楚没事的时候总去村里张大爷家里玩,那老头儿挺迷信,总是神叨叨的,没人愿意和他说话。

  陈楚算个例外。因为没有孩子和他玩,他就听张老头神神叨叨的嘀咕。

  讲这个风水,讲那个宿命,也说一些什么样的东西值钱。

  耳濡目染,现在陈楚一见马小河手上的东西,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一见古董……

  “什么破玩意儿!”马小河嘀咕了一句,把玉扳指随手扔了。

  他要的是铜铁铝,这玩意显然像是瓷器一样的,在他眼里根本是不值钱的。

  陈楚马上快走几步到跟前,把这东西捡了起来,随后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发现揣进兜里。

  “小河,我们回去吧!”

  “再捡一会儿吧,我还没捡多少?”

  陈楚摇摇头说:“我家里还有事,我们改天再来捡垃圾,这样吧,我把捡来的分你一半!”

  “是你说的啊!别反悔!”马小河笑了。

  陈楚把袋子里的铜铁铝分给他一半,两人随后朝家走去。

  陈楚明白,捡到这么值钱的东西得快点离开,那两个垃圾车倒的是新垃圾,说不准这东西是刚丢的,人家顺藤摸瓜,很可能会找到垃圾点的。

  当然,不能让马小河知道。

  这个玉扳指卖的钱算是自己的第一桶金,以后发达了,再报答马小河好了。

  ……

  两人到了村子,许多家已经升起了炊烟。

  陈楚不禁嘴角挑起一丝微笑,天色还没有暗淡下去,回去洗把脸,还是有机会看到刘翠上厕所露出滚圆的大屁股的。老子不禁要看,有一天也一定爆抱着那大屁股狠狠的插。

  但是他到家就傻了,父亲今天回家很早,正往下卸收购上来的破烂。

  看来偷看刘翠大屁股的想法是不成了,老爹不得把自己打成八段啊!

  “看啥那?还不快过来干活?”父亲陈德江冲他喊。

  “啊!来了!”陈楚答应了一声,过来往下卸货。

  马小河本来是要回家的,见陈楚干活,也跟着过来忙活。

  这小子身体有劲,干的满头大汗。

  陈德江点头夸道:“你看人家马小河,你再看看你,和人家比差远了!”

  陈楚嘿嘿一笑,忙活完便进屋做饭,他是单亲,父亲没说他母亲怎么了,他也不问,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习惯了。

  陈父虽然挽留马小河在家吃饭,不过他还是嘿嘿笑,要回家吃。

  陈父索性给他称完破烂又多给了他两毛钱,马小河乐颠颠的走了。

  ……

  吃罢饭,天色已经擦黑。

  陈楚见父亲睡着了,一个人在院子里遛弯,见到刘翠饭后一个小时走出大门,和邻居聊了一阵,随后进入当院的厕所。

  他忙小心翼翼的站着凳子看,不过外面模模糊糊,什么都瞧不清出了。

  从凳子上下来,听到父亲的呼噜声,心想也只能明天看刘翠的屁股了。

  仔细想了想又不成,明天得去市里,找一个好的地方把玉扳指拍卖了,现在需要钱。

  至于被刘翠撩拨起来的欲望,大不了有钱了去歌舞厅找个小姐放一炮。

  不过,他又想自己可是一个处男啊,第一次给小姐了太吃亏了吧?

  想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一个大男人算什么吃亏。

  找个小姐玩玩。哪怕第二天死了也是个男人了。

  再说,自己要上刘翠,现在还啥都不懂呢,怎么上?别看那巴掌大小的地方,第一次就算人家把洞口撑大,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运动。

  得先找个女人练练才行。

  第二天,陈楚骑着自行车到了市里,他家在郊区,离市里二十里。他逛了一上午,玉扳指也没卖。

  他只是观察,看哪家收购古董的地方靠谱。

  转了一圈,感觉都不太靠谱。

  最后他还是把东西拿回来了。

  反正有货不愁客,等以后有机会再把它卖掉吧。

  白海市只是一个小市,九八年更是落后了一些,像这样的地方,收购古董的人也不明白什么,反正是瞎收瞎卖,瞎猫碰到死耗子就掏上一把。

  而收购的价格压得很低,这样即便赔钱也赔不多少。

  陈楚凭直觉觉得这东西不会很便宜。

  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陈楚往回走。

  快到家时,路过一片荒地,这地势较低,四周地势高,中间较为平坦。

  陈楚点点头,这正是一个非常好的演武场。

  农村人一般气得都很早,三四点钟便起来了。

  所以陈楚不想让人看到他练武,做人要低调,唱歌也要低调。

  低调做人,闷头发财,闷骚才是王道。

  当然,这功夫也是张老头说和他投缘教他的。

  陈楚停好了二八自行车,在这片空地上又演练了一遍少林小洪拳,完毕后收招,汗水淋淋。

  他皱了皱眉,硬着头皮又把一套大洪拳打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会练武的人一套拳打下来,浑身骨节穴位都会舒展开,打出的是力道,是气流,自然汗水淋淋。

  不会武的人那是瞎比划,根本打不出啥来。

  打完一套大洪拳,陈楚并没有休息,而是围着这处空地慢跑了两圈,等消汗之后这才停下来休息。如果汗不消除被冷风吹动,很容易生病。

  坐在一块石头上,擦了擦额头还有些细密的汗珠,不禁叹了口气。

  现在这样的体质,就算刘翠脱了裤子,撅着屁股让自己干,自己也干不动啊。陈楚虽然是处男,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张老头有的时候和他也蹦出几句骚嗑。

  比如,什么样的女人生儿子,什么样的女人骚,什么样的女人水多……

第三章 朱娜

  陈楚耳朵都起茧子了。

  而按照陈老头说的,刘翠这样屁股大的女人性欲很强,一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都被形容男人,其实不然,女人比男人这个年龄更为饥渴。

  像刘翠这样的年龄正三十岁的年龄,一般男人是伺候不了的。

  看了自己要干她,必须得增强体力了。

  而男人最猛的时候是十八九岁的时候,一旦超过二十五胯下的功能也便越来越下降了。刘翠的男人孙五整天喝酒,那胯下的玩意儿对烟酒很敏感,而且三十多了,陈楚觉得这男人一半是废了。

  当然这也是张老头说的。

  陈楚锻炼了一阵,感觉浑身汗黏在身体上很难受。

  便骑着二八自行车准备回家洗个凉水澡。

  路过村中老王家的小卖店,他摸了摸兜,还有五块钱,准备买一块雪糕解解渴。

  在小卖店前停好了自行车,他大步走了进去。

  老王家的儿媳妇正往电子称上放鸡蛋。

  儿子是上个月结的婚,儿媳刚满二十,相貌一般,脸皮白皙,见到陈楚一个半大小子还有点不好意思。

  低头问:“买啥?”

  “唔,买块雪糕!”陈楚刚锻炼完,说话的声音也比以前大了不少。

  鼻子一紧闻到了一股香味儿,这是香水的味道。

  “啥味这么香?”陈楚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王家儿媳脸红了半边。

  这时,外面的门帘子挑开,一个有些中性的声音问道:“小莲姐,鸡蛋装好了吗?我来取了。”

  与此同时,身材修长的朱娜走了进来。

  夏天热,朱娜穿了一套短袖短裤的运动装。在农村来说,这种衣服很扎眼。

  朱娜的父母都是农村人,但是在城里上班,所以她的打扮和城市里的孩子差不多。

  加上她长得白,眉清目秀,身高已经一米六五了,在农村女孩儿当中足以鹤立鸡群。

  陈楚和她是同学。

  像朱娜这种漂亮清高的女生谁不(兔兔塔 ),别说年轻人情窦初开,就算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都愿意多看她几眼。

  陈楚比较懦弱而且内向,平时都是远远的偷窥看她,在班级的时候也是偷偷的看,面对面他可不敢,更谈不上和人说话了。

  见朱娜进来,陈楚紧张起来,下面嘭的又硬了。

  朱娜见到他,便一皱眉,她很讨厌这个邋邋遢遢的陈楚,他不禁家里穷,父亲是收破烂的,他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不是胳肢窝有个口子,就是鞋脚尖有个洞。

  并且给她的感觉这人很猥琐,总觉得每次经过这人身旁,那双眼睛在身后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笑啥?”朱娜白了他一眼,伸手去取鸡蛋,一股陈楚的汗臭味钻入她的鼻孔。

  朱娜伸手往旁边扇了扇风,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好看,秀眉紧皱,红彤彤的小嘴都快拴头驴了。

  他看到朱娜这样的表情,心里忽的升起一团火来,欲望之火不断蔓延,接过刘小莲递过来的雪糕,咬了一口,看着朱娜咽了下去。

  此时十七岁的朱娜已经发育完全,虽然胸脯没有过多的丰腴,但是圆润的屁股已经非常挺翘了。

  加上齐刘海的短头发,中性美让人砰然心动,想疲软都不能。

  朱娜讨厌他身上的汗臭味,白皙如玉的小手往两旁扇风,更让陈楚心动。

  汗臭味怎么了?老子一定想办法把你压在身下,你越烦,老子越让你闻个够。陈楚狠狠的想。

  朱娜接过鸡蛋,给了钱,挑开帘子刚走两步回身问:“陈楚,你的暑假作业写完了么?”

  “嗯?”

  “你嗯什么?我问你写没写完?放假的时候你先走了,班主任让我负责咱们村几个同学的暑假作业,你如果写完了就交给我,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我不想到时候因为你这种人挨老师批!”

  朱娜说着脸冷了下来。

  “呵呵,朱娜,我作业做完了自己就交个老师,不用你费心了。”陈娜的语气一下另陈楚很不爽。

  “陈楚!我看你是破罐子破摔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是什么人?咱们同学都清楚,你有几回按时交作业?咱们班的成绩也都是你这样的人拉下分数来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作业交给我,咱们开学走着瞧!”

  朱娜冷哼一声,撩开门帘走了。

  陈楚却不以为然。

  咬了一口雪糕,心想走着瞧就走着瞧。老子开学等着你。等老子把玉扳指卖了好价钱,看吧把你娶到手,好好的上你!

  看着朱娜扭动圆圆挺翘的屁股,他咽了口口水。

  那运动裤有些紧,朱娜的两瓣臀瓣把运动裤夹在了屁股沟里,极为的诱人。

  陈楚真有些受不了了。

  三两下吃了雪糕,跟着朱娜走了一段,真想上去把她放倒,好好捏扒几下那屁股。

  走过一个胡同,陈楚快速的跑回家。

  满脑子都是陈娜走路的背影。

  他家三间泥草房,一间是仓房。

  仓房没有装灯,有些灰暗,也是陈楚自撸的最佳地方。

  关好了仓房门,一只手搭在满是灰土的泥巴墙上。

  陈楚解开裤子,掏出家伙。那家伙已经忍不住的挺了老大。

  下面已经肿胀的狰狞起来。

  陈楚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朱娜圆鼓鼓一翘一翘的小屁股,开始撸了起来。

  本来挺翘的家伙没撸几下,又扩张了不少,一股极为兴奋的感觉直冲陈楚脑顶。

  不过,脑海中朱娜的背影慢慢消散,陈楚集中精力,再次幻想,并且手上动作加快。

  口中穿着粗气低声呼唤道:“朱娜,朱娜,我要上你,我要把你的13上的出血……我要狠狠的上……老子要你舔我的下面……”

  硬邦邦的家伙又肿胀了一圈,在最后冲刺的时候,陈楚睁开眼,趴着仓房门缝往外瞅,似乎要想象着朱娜就在面前走过似的,而且还扭动着她那两瓣滚圆的屁股。

  这时,他猛然发现刘翠从厕所里站了起来。

  这么巧?陈楚更兴奋了。

  这时,刘翠四下张望了一下,快速的提上了自己的红裤衩。

  不过,他还是看到了,在刘翠快提上裤子的一瞬间,两条有些黑亮的大腿根儿之间有一抹黑黑的小绒毛。

  看着那东西,他的兴奋一下子达到了顶点,嗯嗯额额的发出了几声叫唤,一股液体喷射了出去。

  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刘翠已经系好的裤子,心里特别的舒爽,就像把那东西射到了刘翠的黑黑的绒毛上面一样。

  爽了十几秒,这才深呼吸一口气,刘翠已经从厕所出来咯咯咯的唤着自家的小鸡了。

  “太爽了!”陈楚穿着粗气,真想点上一支烟,吸几口。

  不过,吸烟对肺活量没有好处,他现在想增强体质,不能这么干。

  虽然这么撸对身体也不好,但这欲望之火也需要浇灭。没办法的事。没老婆哪个男人不撸。

  在仓房里喘息了几分钟,下面差不多干了,又甩了甩,这才放进了裤子里。

  不过,想起了刚才的舒爽,这东西在裤子里又肿胀了起来,而且比刚才好像又大了点。

  有些心虚,陈楚轻轻的推开仓房门,走进了正房。

  本来想意淫朱娜射出去的,没想到最后一刻却是对着刘翠射两腿间的绒毛毛射的。

  不过这样的感觉更爽。

  比较一下刘翠和朱娜,觉得两个女人各有千秋。

  从相貌气质上看,还是朱娜好,白白净净的,而且嫩操。

  但刘翠却是熟透了的那种,小麦色的屁股,还有丰腴大腿中间那一小啜容貌同样吸引陈楚。

  两个女人都好,自己都要上。

  正想着,大门响动,父亲赶着驴车回来了,车上装了不少破烂。

  原来父亲一大早出去,生意不错,收购了不少,便先送家里一趟,卸完了车,便又要出去。

  临走时告诉陈楚把院子里的草拔一拔。

  ……

  中午的太阳很烈,陈楚拔草没多久已经浑身湿漉漉的。

  进屋用凉水冲了冲。再出来没拔多久便又是一身汗。

  而且陈楚边拔草边注意刘翠家的厕所,刚才射了一把,不过下面却更硬了。

  十六七岁成年不久,下面正是生猛的时候。那时候一连干女人六七次都是可能的。不过,大多数男人的十六七岁都是懵懂的撸过的。

  陈楚现在做的也只能是撸。

  不过,他不想幻想着撸了,至少要盯着一个女人撸,而这个女人露出屁股让自己撸就更好了。

  男人都有一些癖好,比如(兔兔塔 )在厕所里弄,捆绑着弄,还有护士制服,老师制服等等,当然,强奸这种感觉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却没有人敢做的。

  这种偷窥自撸更是让人刺激和兴奋。

  个中滋味,自然不用多介绍。

  陈楚拔了一阵子草,自己都快被嗮冒油了。

  他算计了一下时间,感觉刘翠差不多要出来撒尿了,如果这时候走开,很可能错过了好机会。

  又拔了一阵草,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心想能来点云彩凉快凉快就好了。

  忽然,他发现自家泥草房的房顶也全是草。

  而且长得很欢,看样子盖过膝盖不成问题。

  农村是泥草房经常长草,当然,长草的房子也让人笑话。陈楚忽然灵机一动。

  对啊!我可以去房顶拔草,这样居高临下可以把刘翠上厕所看的很清楚啊!

  想到这里陈楚满眼放光,极为的兴奋。

第四章 很大

  进屋洗了洗手,然后爬上墙头,站在土墙上抓住房子的椽子,身体往上一窜,大半个身子已经上了房顶了。

  脚乱蹬了几下,陈楚登上房顶,一股清凉的风吹过,陈楚全身凉爽不已。

  站在高处果然爽啊!

  不过陈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眯着眼睛,朝刘翠家的厕所看去,一看之下高兴的差点叫出声。

  厕所内的一切历历在目,这可比从玻璃缝隙中看过去爽多了,更清楚多了。

  农村都是土房和砖房,没有楼,所以谁也看不到他在房顶。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已经藏在草丛里了,他先把房盖中间的高草拔掉,人藏在草丛里,感觉可以,随后跳下房子找了一根向上葵的杆子,俗称‘毛壳杆儿’,再次从新上房顶。

  这样趴在草丛里,随后伸出长长的‘毛壳杆’,把草丛波弄出一条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刘翠家厕所的情景。

  这时,一个黑影朝厕所走去,陈楚刚一激动,定睛一眼是孙五他妈,老太太六十多了。

  这货差点吐出来,马上闭上眼,转身躺在草丛里,心里这个恶心。

  ……

  本想好好欣赏欣赏刘翠的大屁股的,然后爬在草窠里射一把,那样肯定爽。

  没想到她老婆婆出来了,这老太太常年一身黑衣服,跟参加葬礼似的。

  陈楚感觉要是看一眼她屁股,得恶心半年,这辈子都不能再举了。

  过了大概五分多钟,陈楚才慢慢抬起头,见那老太太走了,这才舒出一口气。

  拨弄两下草,见一个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了。

  正是刘翠的女儿孙颖。

  这丫头毛岁有十一了,个头长得不小,能有一米四五了。

  小孩儿跑的快,陈楚还没反应过来,这丫头已经褪掉裤子光溜溜的蹲下去撒尿了。

  “我靠!”陈楚低骂了一声,刚想转过头,这时那丫头招呼着喊:“朱娜姐,厕所在这边!”

  陈楚脑袋一晕,一股热血瞬间涌上头顶。

  朱娜怎么来了?

  而且孙颖喊厕所在这边,朱娜是不是也要撒尿?

  不及他多想,朱娜已经走了过去。

  陈楚一下紧张起来,尽量身子放低,呼吸也一下跟着急促了。

  朱娜拨弄了一下前额的刘海,迈着小碎步走到厕所旁边,她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见到孙颖蹲着撒尿,她手也放在裤腰带上。

  朱娜穿着的是白色的运动短裤,把大腿和臀部勒的很紧,大腿中间的穴位也很明显。

  她缓缓的解开运动裤上面的扣子,这时陈楚的手也跟着伸进了裤裆里,里面的家伙荷枪实弹,已经憋坏了。并开始抽动了起来。

  而且嗯嗯的发出了有些浓重的喘息。

  朱娜两只手,手指修长而白洁如玉,当她解开亮晶晶的裤带,准备褪掉裤子时,眼中忽然朝陈楚的方向看过来。

  陈楚吓了一跳,忙缩了下脖子,暗想朱娜不会发现自己吧?

  一阵风吹动,草叶哗啦啦作响。

  朱娜解开一半的裤腰带又系上了。

  “怎么了朱娜姐?你刚才不是说有尿么?怎么不尿了?”

  “没,没了……”

  朱娜系好裤子。往孙家的院子走了几步。

  这时,孙五走了出来,嘿嘿一笑说:“哎呀,你这闺女咋也这么客气,来就来,还拿啥鸡蛋啊?”

  朱娜脸一红,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孙五叔,听说你胳膊伤了,我爸妈让我给你送点鸡蛋来补一补……”

  朱娜说完,把塑料袋递过去。

  孙五接过塑料袋笑着说:“正好来了,进屋坐会儿吧,你爸妈还真是客气,嘿嘿……”

  “不了,孙五叔,我得回家做作业去了。”

  朱娜说完转身走了。

  她一走路,圆圆的小屁股一翘一翘的,看的房顶上的陈楚直流口水。

  不过,他也看到下面的孙五眼睛也直勾勾的。

  陈楚明白了,刚才不是朱娜发现了自己,谁没事往房顶上仔细瞅啊,再说瞅也发现不了啥。

  而是她看到了孙五这小子趴着窗户看她撒尿呢!我艹你妈的孙五!要不是你捣乱,老子就看到朱娜的身子了!你他妈的陪我朱娜的大白屁股!陈楚心里大骂孙五没到德。

  如果不是他没道德看朱娜撒尿,那自己不就看到了么……

  孙五这个混蛋,家里有个漂亮老婆,还惦记着人家大姑娘,真是骚包一个。

  他一个三十七八的已婚男人打一个十七岁小姑娘的主意不应该了,老子打朱娜的主意还差不多,老子不禁要上了朱娜,还要上你老婆刘翠……

  陈楚想到这,拔了两颗草,不经意撇了一眼正在如厕的孙颖,小姑娘屁股还挺白的。

  而孙五跑到了大门口,还在对着朱娜的背影望着,还咂砸嘴,一副的恋恋不舍。

  丝毫没有留意老婆刘翠已经走到了他身后,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你看啥?”

  “哎呦!嘿嘿,我没看啥啊?你这娘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敢踢老子?”孙五回过神来,呵斥了刘翠一声。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少做这个打算,赶紧给我回屋去!”

  “我啥心思?你看出啥了?臭娘们没事吃饱了撑得,我胳膊还疼着那!你少气我!”孙五没好气的说完大步流星的回屋了。

  “爸,我要吃雪糕!”孙颖提上裤子朝孙五追过去。

  “管你妈要!老子哪有钱?”

  ……

  刘翠站在大门口发了一阵呆,叹息了一声。

  然后朝厕所走过去。

  心里有些堵得慌,孙翠不像以前上厕所左右查看了,来到土围子厕所内,解开裤子就蹲了下去。

  陈楚只看见眼前红内裤一闪,然后就看到刘翠光溜溜的大腚。

  不禁一阵眼睛发直。

  这屁股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昨天只从玻璃的缝隙中看到一个侧面,感觉是小麦色的,很结实。

  今天孙翠就像蹲在自己眼皮底下,滚圆的大屁股有些雪白,像是磨盘一样圆。

  从上往下看,两瓣臀瓣清晰的让陈楚差点流鼻血,而且那深深的屁股沟也看的很清楚。陈楚的家伙已经翘臀得不能再翘了。

  他的手在裤裆里开始抽动起来,想象着自己的家伙正在刘翠的股沟里面奋力抽插,一遍遍的抽出和推进,而且双手抱住她的两瓣臀瓣,用力的撞击……

  不自觉的,他一只手不断抽动胯下的家伙,看着刘翠的大白腚,身体绷得僵直,而且下体也往前顶了几次。

  他早口舌发干,鼻孔呼呼的往外冒热气。

  一股股兴奋的感觉不断袭击着他的全身神经。

  就像不是卧在草地上,而且爬在刘翠身上一样。

  他口中呼呼的喘息着,忍着粗声道:“刘翠,我要你,我正在上你,你男人对你不好,我对你好,你是我的,是我的,我会好好的上你,好好的,上你……”

  几乎要在他达到高潮的时候,刘翠站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立即提上裤子,而是手在下面拨弄了几下。

  陈楚看到黑乎乎的一处狭长的茸毛,随着刘翠的手拨弄几下,茸毛波动,自己的胯下家伙的液体几乎要喷出来。

  刘翠两条大腿根中间的那团茸毛黑乎乎的,她的小手又往下拨弄了两下,陈楚只感觉茸毛下面是一块褶皱的皮肉,看不仔细,不过,刘翠手指好像伸了进去。

  而刘翠脸上的表情似乎很陶醉。

  拨弄了几下刘翠才把手指拔出,陈楚知道刘翠要系上裤子了。

  他手上动作不断的加快,眼睛死死盯着那块茸毛下面有些褶皱的肉肉,胯下的家伙终于射了出去。

  而刘翠几乎同时拿手纸擦了擦手,系上了裤子。

  “啊,啊,啊……”

  最后盯了一眼那黑色的茸毛,陈楚舒服的呻吟两声。

  继而一个翻身,仰倒在草丛上,手有些黏糊糊的,顺势在草上蹭了几把。

  浑身的欲火消灭了不少。

  喘了两口粗气,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陈楚的脑海里回荡起来。

  房顶的草总有拔完的时候,那样就无法让自己隐蔽了,怎么才能更近距离的靠近刘翠家的厕所,那样看刘翠的大屁股就更清楚,看她的毛也更带劲儿,还有两腿间那巴掌大小的肉肉,这个距离还是看不太清,如果距离一两米,看清楚了,那样撸起来肯定会更过瘾。

  以后再想什么办法能把刘翠上了?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凭刚才刘翠抠下面,可以肯定孙五好久没上她了。

  她下面肯定很痒。如果自己这时候去上她,她会不会很舒服?会乐意接受?

  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那东西,陈楚满脑子都是一桶浆糊。

  他对自己说,这就是女人吗?女人就是这东西?男人只要把家伙塞进那堆褶皱的肉里,就可以了吗?

  他感觉那对褶皱的肉肉更为性感。他恨不得愿意去爱抚,去舔。

  女人生过孩子,下面的部位宽松了许多,尤其是正常生产,下面更为宽松。

  九八年的农村女人不可能时尚的去城市做个阴道紧缩手术。

  真有做的也会被别人的口水喷死。

  至少刘翠不会去做。

  而正因为如此,她外部的肉也会松一些,13旁边的肉垒便较厚,不拨弄开的时候,看着便很像是一堆褶皱的肉肉。

第五章 好想

  男人的东西放在里面也会觉得很空,像是牙签在搅和水缸一样。根本碰不到肉壁。

  也很少有男人的那东西能直接见底。

  女人有万丈深渊,男人却很少有万丈竹竿。

  ……

  过了两天,房顶上的草拔得差不多了。

  而且,这两天看刘翠大屁股几次,陈楚已经受不了了。

  他不想再躲起来撸了。

  自己要干刘翠,一定要干她!

  心里像是有一只欲望的大手,不停的去索取,浑身像是着火了一样。

  让他再也无法忍受。

  ……

  这次,陈楚终于打起了胆子,潜伏在院子里的玉米地里。

  陈楚家的院子不小,两边都种了苞米。

  七月份这苞米长得老高,人藏在里面根本注意不到。

  但是离的远了,也看不到啥。

  陈楚一天抓心挠肝的,好几次潜伏在玉米地都听见刘翠哗哗的尿尿声了,可是连双鞋都没看到。

  又过了几天,陈楚有些受不了,一点点的朝两家的院墙靠近,院墙不高,也都是土墙。陈楚拨开苞米叶,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土围子厕所。

  这时,马小河在墙外喊:“陈楚!陈楚看戏啊!”

  陈楚趴在玉米地里吓了一跳。

  心想这个该死的马小河,可真够捣乱的。

  没办法,从里面钻了出来。

  “你喊啥?”

  马小河愣了一下。

  “陈楚,你在里面干啥呢?”

  “拔草哪!你啥事?”

  “唔……”马小河顿了一顿:“村里演马戏了,你去看不?”

  “不去!”心想看女人屁股比看马戏好多了。

  “咱全村人都去看马戏了,你不去啊……”马小河有些不甘心。

  “我说不去就不去!你赶紧去吧!”

  “别的屯子的人都来看了……”马小河嘀嘀咕咕的去了。

  陈楚又钻进去。

  这时,听到孙家老太太喊道:“孙颖!去看马戏了!”

  农村一年都会演机会马戏,也就是杂耍,本来九八年娱乐的节目就少的很。

  一些杂耍班子就来表演武术,什么劈砖,吃玻璃之类的。

  看的人眼睛直直的,这些村民没有不到场的。

  看完了,挨家给两三斤玉米啥的就行。

  那时候玉米才三毛两毛一斤,家家对不缺那东西……

  ……

  孙老太太喊了几声,孙颖蹦蹦跳跳的跑出来。

  “奶奶,你先去吧,我等一会儿我小姐。”

  孙老太太说:“不行!你小姐一会儿和你妈她们一起去,你跟我走!小孩儿容易吓到,跟我在一块保险!”

  孙颖有些不愿意。

  陈楚咽了一口唾沫。

  孙颖叔伯大爷家有一个闺女,和自己同岁,叫孙媛。长得个挺高的,不过不经常来。

  但那女孩儿屁股好像挺大的。

  孙老太太把孙女拉走。

  不一会儿,孙五也招呼一帮人走了。

  东西邻居,整个村子的人差不多都去了。

  陈楚在等,他希望刘翠出现,去看马戏最好刘翠能先撒泡尿,露出大屁股,而这次自己豁出去了,就在这等着,暴露就暴露。

  等了好一会儿,大道上传来了两个女人说话声。

  “婶儿,咱得快点,要不马戏就开演了。”

  “我进去取点苞米,这马戏也不白看,得给点粮食。”

  “好,你去吧,我先去尿尿……”

  刘翠楞了一下,没说什么,径直朝屋子里走去。

  陈楚从声音已经辨别出来,那声音好像就是孙媛。

  他壮着胆子慢慢朝墙头逼近。

  听到稀里哗啦的声音,又退回了几步。

  但是,心底那一层强烈的欲望促使他再次前进。

  分开了最后几只玉米叶子。陈楚小心的靠在墙头上,心跳加速,随后猛的抬起头。

  厕所背靠着他,孙媛已经走到厕所边。

  这孙媛十六岁,身高有一米六五了,高了陈楚半个头,她穿着淡蓝色的牛仔长裤,上身是个小背心,还是个吊带的。

  露出咖啡色的肩膀。

  农村女孩儿白净的一般很少,但是这种咖啡色的皮肤却更是性感,让人欲望难平。

  孙媛胸鼓鼓的,屁股也是滚圆。

  她侧面对这陈楚,而这丫头好像急着要去看马戏,刚一进厕所,便迫不及待的解着裤子,牛仔裤的纽扣有些紧。

  她深呼吸一口气,随后解开扣子,拉开拉链。

  陈楚眼睛直视着她。丝毫不错。

  手下也麻利的解开裤带。

  掏出家伙,开始撸了起来。

  孙媛如果不是急着去看马戏,应该能发现陈楚,毕竟侧面墙头探出半个脑袋。

  孙媛裤子解开,随后往上褪,牛仔裤比较紧,而且她腰细屁股大,有些费力。

  两手往下用力一扒,把裤子脱到大腿上。

  露出半个屁股。

  陈楚手上开始加快动作。紧张的身体有些笔直。

  孙媛继续往下脱,滚圆的咖啡色的大屁股终于暴露在空气里。

  一只红色的小内裤把腚沟紧紧的箍住。

  就像电视上演的俄罗斯女人穿的小内裤一样,把两瓣臀瓣勒得更是滚圆。

  但只停顿了几秒钟,红色的小内裤也扒了下来。

  这时,陈楚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盛开的菊花。

  像是一朵小花骨朵似的,四周褶皱,中间细细的罅隙十分的诱人。

  他看的口干舌燥,好想跑过去舔那个菊花,还有孙媛的全身上下,他都好想去舔,去啃咬。

  这时,他下体也硬邦邦的,手来回抽动异常有感觉,但是他不想射的那么快,再等等,他要等待,看到孙媛两腿中间那许多褶皱的桃源深处的出现。

  孙媛蹲了下去,陈楚只看到她滚圆的大屁股,随后哗啦啦的尿了出来,露在外面的还有几只支棱的绒毛。

  陈楚只要手上加快力道,便会射出去。

  这比前几次都爽,但是他在等,比较而言,他更(兔兔塔 )刘翠,孙媛撒完尿,刘翠是不是还会过来?

  直到孙媛尿完,又左右晃了晃大屁股,这才站起身,提上裤子。

  他陈楚只看到她侧后面和一些绒毛,并没有看到正面的那些褶皱的肉肉。

  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还是很爽了。

  不过,陈楚更(兔兔塔 )刘翠的屁股,她的更结实,更性感。身材更有诱惑……

  插进去肯定爽。

  这几天他在梦里无数次的幻想着抱住刘翠小麦色的屁股狠狠的插。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好像爱上刘翠了。

  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

  ……

  “婶儿,你倒是快出来啊?”

  “媛媛,你先去吧,苞米在底下,有东西压着,我得拿一会儿!”

  “婶儿,那你快点啊!”

  孙媛答应了一声,便先走了。

  小姑娘都有好奇心理,况且这杂耍也不是时常来,所以不想错过。

  孙媛刚走不一会儿,刘静便扛着一个小面口袋出来了。

  苞米只呆了三五斤。本来看个杂耍也给不多少东西。带点就是那个意思了。

  陈楚这时藏在玉米叶里,可以通过罅隙隐约的看到刘翠。

  他还是真心(兔兔塔 )刘翠的这个类型,虽然年纪稍微大了点,不过,他总是感觉这样的有味儿,至于什么味儿,他也不知道,反正看到她的脸,她结实有弹性的身体,就浑身燥热的难受。

  无数次的冲着她撸,想把她给压在身下好好的上。

  自从看到了刘翠的大屁股,他就想把那小麦色的大屁股压在身体下面。

  用下面好好的在上面出溜。好想抓住那两瓣结实的充满弹性的臀瓣,用力的捏来捏去,在手上变换各种形状。

  好想用舌头在那臀沟里面舔……

  ……

  这两天夜里,陈楚也梦见自己干那事跑马了。

  奇怪的是,只把鬼头露出来,他就忍不住了。在张老头那里,他听过男人早泄,便是忍不住射,自己是不是有病啊!

  他现在不容多想,见到刘翠,他下面就抑制不住的硬。

  刚才,他本可以对着孙媛撸出来,但是他不想,他想把这一次也献给刘翠,哪怕是看着穿着衣服的刘翠撸。

  见到刘翠走进厕所,低矮的泥土块,露出不少的缝隙,陈楚仗着胆子,慢慢的靠近土墙。

  他恨不得在墙上钻一个窟窿,但更怕被发现。

  见到刘翠的双手在解着裤腰带,陈楚也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一只手抓着鬼头开始撸起来。

  而且呼吸有些急促。

  按照刘翠平常,脱掉裤子撒尿便是了。

  但是今天她好像有些特别,解裤子的时候东张西望了一阵,然后并没有直接蹲下。

  而是抓了几张玉米叶垫在屁股底下,然后坐在那上面。

  陈楚有点懵,不过见到刘翠有些害羞的表情,他还是异常的兴奋。

  刘翠的瓜子脸上写满了紧张,像是做贼一样慢吞吞的褪掉裤子。

  圆滚滚的大屁股终于露了出来,陈楚差点射了出去,忙放慢了撸的频率。

  那小麦色的屁股异常的性感,结实,挺翘,又在每次脱掉裤子的时候弹跳两下。

  刘翠手摸了摸屁股上的汗,把涤纶裤子脱掉,下面穿着破旧的黄胶鞋也蹬掉了。

  露出一双38号左右的脚,褪掉裤子的时候,那红色的内裤也显露一下。

  陈楚呼吸急促,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刘翠的内裤。

  差点撸出去,此时,他已经有些忍耐不住,干脆停止了撸。

  慢慢朝前靠近。

  两眼死死的盯着刘翠的每一个举措。他也不明白,今天的刘翠来厕所不撒尿,但脱裤子是干啥?

  只见刘翠另外一只手也慢慢解开灰布上衣,露出里面的白色背心,随后手往上一撩拨,露出一片肚皮,那肚脐眼极为的秀气。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