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是马向阳李翠花的小说名字是《山村美娇娘》,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4 09: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山村美娇娘马向阳李翠花

山村美娇娘全文阅读

主人公是马向阳李翠花的小说名字是《山村美娇娘》,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指尖乾坤所著。马向阳李翠花小说讲述的是马向阳是一个傻子,一次因为掉入河中,大难不死反而得到一卷天书,而他的神智也因此变得清明。从此马向阳走上了在官场和女人场之间左右逢源的巅峰之路!

第一章 变了味的黄瓜

  火辣辣的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虽说已经是九月份了,但是秋老虎带来的炎热却让人有些受不了。

  马向阳拿着一箩筐的芋头出了门,朝着隔壁李翠花家走去。

  哪知道他走到李翠花的院子里面,却听到屋里传来了一种十分古怪的叫声。

  他当下有些疑惑,以为李翠花生病了,就走到了院子里面去一探究竟。

  却见到东边的房间门是开着的,李翠花正躺在床上,身上的扣子已经解开了大半,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皮肤露在外面,头发散乱,媚眼如丝,高高的鼻尖上还带着些许的汗珠。

  更让马向阳感觉奇怪的是,李翠花的一只手,正伸进被子里面,旁边放着半根带着水的黄瓜。

  此时的李翠花正好看到从外面投射进来的一道人影,当下心中就是一惊。

  但等她看清楚窗外站着的是马向阳的时候,也就释然了。

  马向阳是村里出了名的傻子,一个傻子就算是看了自己身子又能咋滴?何不如找这个傻子帮个忙?

  李翠花正因为那半根断在里面的黄瓜而束手无策呢,正好见到了马向阳,就赶紧的招手说到:“向阳啊,快进来,帮嫂子一个忙。”

  她是这么寻思的,反正马向阳脑袋不灵光,就算是让他看了自己的身子,摸了自己的那地方,也不会传出去,反正啥都不懂。

  可若是要让医生来取的话,那传出去多难为情啊。

  马向阳一愣,接着就闷闷的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满脸傻笑的看着李翠花:“嘿嘿,翠花嫂子,你让俺帮你啥忙啊?”

  “你……你先把门关上,这件事啊,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李翠花用一种哄小孩子的口吻对李向阳说到。

  马向阳乖乖的关上了门,这才问李翠花到底帮啥忙。

  李翠花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掀开了盖在腿上的被子。一张俏脸之上挂满了娇羞的红晕,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张开的双腿中间的那条缝隙。

  直到这一刻马向阳才发现一根断了的黄瓜,正在那缝隙的深处,若隐若现。

  “那俺就用手给你拽出来吧。”马向阳卷起袖子,傻笑了两声之后,伸出的手指,缓缓的探进了那湿润的缝隙之中。

  “啊……”李翠花禁不住的叫了一声,下面不由自主的缩紧了一些,一张一合的,好似是一张嘴。

  “嫂子你咋了?是不是很疼啊?俺轻点。”马向阳瓮声瓮气的说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一张一合的小洞里面的半截黄瓜,三根手指再次的深入了一些。

  “嗯哼……别,别往里面去了。”李翠花全身一紧,控制不住的叫出了声。

  ……

  五分钟后,李翠花浑身瘫软的躺在床上,床单上已经是湿哒哒的一片。

  马向阳看着手里那半根嫩嫩的黄瓜,就擦了擦:“嘿嘿,翠花嫂子,这黄瓜,能给俺吃吗?”

  “啊?不……不能吃……”

  一听到这话,李翠花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赶紧出声阻止。

  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马向阳一边咀嚼着黄瓜,一边皱眉道:“这黄瓜,咋有股子的怪味呢?是不是放时间长了?”

  李翠花对此也只有苦笑一声,索性不再解释。心说这个马向阳长得倒是不赖,人也结实,就是脑袋不好,可惜了。

  马向阳吃完了这半根,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半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李翠花懒得去阻止,反正刚才那根从自己身体里面拿出来的他都吃了,这半根也就是沾着点水,也没啥。

  “向阳啊,你走吧,今天的这件事可不能到处的跟别人说啊,否则的话,我撕烂你的嘴。”

  她可不敢让一个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待太久,不然回头被自己男人发现可麻烦了。

  “那成,没事俺就先走了,下次要是还有这种黄瓜的话,记得给俺留着啊。”马向阳抹了抹嘴,就转身准备离开李翠花的房间。

  哪知道这个时候,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李翠花当下心中一惊,知道是丈夫刘爱国回来了!

  “傻子,别出去,回来。”眼看着马向阳要开门,李翠花赶紧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句。

  马向阳有些木讷的转过了身子:“咋了嫂子?还有黄瓜吗?”

  李翠花是心乱如麻,急的满脸都是汗。若是被自己丈夫看到别的男人在自己的房间,而且自己下面还没穿裤子,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

  可此时门外的刘爱国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用力的砸门:“翠花,干啥呢?开门!”

  李翠花已经完全的懵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马向阳则主动的说:“嫂子,你要是不方便的话,要不然俺去给大哥开门吧。”

  “不要……”李翠花赶紧的说:“傻子,你听话,别去开门,若是你哥见到你在俺房间的话会把你打死的。你爬到嫂子床上来,躲在被窝里,别动。”李翠花说完就一把掀开了被子,也不管自己下面什么都没穿了。

  “哦……俺知道了,你是想要俺跟大哥玩捉迷藏吧?”马向阳傻归傻,但是也怕大哥的拳头,当下就赶紧的钻进了嫂子的被窝。

  李翠花赶紧的拉住了被子,将马向阳盖子了被窝里。

  可被子里面藏着两个人,那隆起的高度明显的不对。李翠花索性直接用自己的大腿压着他的脑袋,双腿隆起,让被子看上去寻常一些。

  外面的李爱国喊了两嗓子见到没人开门以为李翠花不在,就自己拿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李翠花的反应也够快的,赶紧说:“刚才……刚才俺睡着了,刚想着去给你开门来着。”

  “是吗?你的脸咋这么红?”刘爱国见到李翠花的脸色发红,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李翠花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慌忙的转移了话题:“那啥,这不是刚睡醒嘛。对了,今天你咋回来这么早?不在外面打牌?”

  一提到这个,刘爱国就有些恼火的挠了挠头:“这不是手气不好,输光了,回家拿点钱。”

  刘爱国是村里出了名的赌徒,平时不着四六的,只要是有钱就会去赌。

  “爱国,咱别再赌了成不?家里实在是没钱了。”李翠花几乎是用央求的语气对刘爱国说。

  刘爱国哪里肯放弃,开始在房间里面翻箱倒柜的找钱。

  只是翻找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因为家里真的是没钱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躲在被窝里面的马向阳可受不住了。

  本来天气就十分的炎热,又被闷在被窝里面,他本想着出来喘口气,可没想刚动就被李翠花用双腿给压了下去。

  马向阳给压的实在是难受,虽然李翠花的双腿很滑溜,可实在是喘不过气了。

  他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好像是一条死狗一般的喘口气。

  “嗯……”李翠花就感觉一条滑溜溜的东西舔了自己大腿内侧一下,禁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的呻、吟,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没了。

  正因为没找到钱而恼火的刘爱国正气愤呢,突然的就听到李翠花传出了一声娇媚无比的叫声。

  这一声异常的叫声,瞬间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到了床边,眼睛上下的打量着李翠花,沉声问道:“翠花,你咋了?”

  可怜的马向阳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动的更加剧烈了。

  李翠花敏感的部位不断的被马向阳给摩擦着,身体更是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可现在刘爱国正看着自己呢,所以她也不敢表现的太大,就一边扭着身体一边软绵无力的说:“没……没事,就是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不舒服就撑着,家里没钱看病了。”刘爱国冷哼一声,眼睛就注意到了李翠花身上盖着的被子。

  他也不是傻子,这大热天的,脱光了还嫌不凉快呢,谁还会盖被子睡觉?

  “你被窝里藏着什么呢?”刘爱国狐疑的看着李翠花,越看越感觉被窝里面像有猫腻。

  “骚娘们,是不是背着俺偷男人?”说完这句话,也不等李翠花解释,刘爱国直接一把掀开了被子!

第二章 春光乍泄

  被子一掀开,刘爱国就瞪大了眼睛。

  只见到李翠花连裤子都没穿,而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双腿之间,还伸着舌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的让李翠花傻了眼,呆呆的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

  而马向阳此时却从李翠花的双腿中间爬了起来傻乎乎的笑着说:“嘿嘿,嫂子,你的腿,可真滑溜,不过可闷死俺了。”

  刘爱国看着马向阳眼中怒意更胜,自己媳妇居然跟隔壁的那傻小子有一腿?

  一想到这里,顿时就是火冒三丈,大骂道:“姥姥的,你个贱女人,居然背着俺偷男人。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说完,挥拳对着马向阳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此时的李翠花吓得花容失色,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自己还光着屁股,最关键的是还把马向阳藏在被窝里,这可咋跟自己男人解释呦。

  说到底,都是那根该死的黄瓜惹的祸,早不断,晚不断,偏偏是自己用的时候断。

  还有这个死鬼刘爱国,整天的就知道到外面去赌,从来也不关心一下自己是不是寂寞难耐。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一个月没碰自己的话,自己何必要用黄瓜来自我安慰呢?

  正是因为自己是头一次的用这玩意,力道没掌握好,到了最兴奋的时候,一用力,断了!

  此时的刘爱国是怒火冲昏了头脑,按住傻子马向阳在床上就是一顿的暴揍。

  马向阳心里那叫一个委屈,一边抱着头一边喊道:“爱国大哥,你别打俺啊,俺是帮嫂子忙,你咋还打俺呢?”

  这马向阳不说还好,此话一出口,刘爱国更是生气:“老子真是看错你个傻子了,都说你傻,俺看你一点都不傻,居然还知道偷别人媳妇了?老子非把你打死不可。”说完,抡起拳头又是一阵的暴揍。

  旁边的李翠花这才反应过来,连裤子都顾不得穿上,就哭喊道:“你别打了,俺和这个傻子能做啥事啊,俺真的没做。”

  “啪!”刘爱国反手就是一巴掌:“你个婊子,老子回头再收拾你,先把这个傻子揍死再说。”

  李翠花捂着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内心的委屈跟谁说?

  马向阳更是委屈的没话说,心说自己今天也算是做好事,帮李翠花个大忙,怎么到头来还招来一顿毒打呢?

  越想心里就越憋屈,马向阳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挥起拳头冲着刘爱国就狠狠的砸了过去。

  刘爱国一不留神,没想到这个傻子还会还手,就被打的一个踉跄。

  趁着这个机会,马向阳赶紧的就夺门而出,朝着村外的大河跑去。

  刘爱国站起来跑到厨房抄起菜刀就追了出去,想到自己被戴了一顶绿帽子,还给傻子打了,心里就是一阵的火大。

  马向阳闷头一个劲的往前面跑,一边跑着还一边回头看刘爱国有没有追上来。

  正当马向阳一门心思逃命的时候,突然的脚下一滑,紧接着整个人就迅速的朝着水底沉去。

  “呜呜……”

  掉进了大河之中的马向阳拼命的呼叫着,却被水呛了满肚子。

  这条河并不深,但马向阳是个傻子,根本不会水。

  马向阳的身体不断的往下面沉去,最后沉到了水底。水下鱼群不断的围着他转,他张开嘴巴拼命的喊叫着,哪知道这个时候,却见到一条发着金光的小鱼嗖了一下钻进了他的嘴里。

  马向阳就感觉脑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身体里面爆发出来。

  猛地,脑海之中浮现出一本叫做《天物秘法》的书。书中记载着许多玄奥的法术,以及各种中草药的种植方法,甚至还有许多失传的中医手法……等他再次的睁开眼睛,却发觉自己可以在水中任意的行走,如履平地。

  此时此刻的马向阳感觉好极了,脑袋也从混沌的状态变得清明无比,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马向阳是又惊又喜,想想自己以前在村里谁把他当人看?可是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是被人看不起的傻子了。

  “他娘的,老子现在可以真真正正的做回男人了。”重获新生的马向阳是忍不住的振臂高呼了起来,憋屈了那么多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正在这个时候,马向阳突然的感觉到四周有无数的能量在吸引着自己。

  他循着那能量的来源处找去,赫然发现在河边生长着许多的名贵中草药!

  村里的人都是土老帽,哪里认识这些宝物。自己以前更是个傻子,压根不知道中草药是啥玩意。

  可能打死马场村的村民都想不到,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河边,居然生长着这么多的奇珍异宝。

  马向阳倒也不着急,反正这玩意放着不会走,以后有时间慢慢来挖。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的傻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偶然得到了《天物秘法》这本天书,以后看谁还不把自己当人看。

  站在河边眺望马场村,马向阳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以前那些欺负过老子的人,都给老子等着!

  尤其是那该死的刘爱国,若不是自己命好的话,估计就真的要被淹死了。

  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重新做人的机会,那么李爱国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掩盖住了心里的激动,马向阳再次恢复了往日那傻乎乎的模样。

  见到他的人依旧是开玩笑,喊着傻子傻子的。马向阳也不在意,嘿嘿的傻笑着。

  路过一户人家时候,隐约的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有滋滋的水声。

  马向阳忍不住的就顺着门缝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只见到一道妙曼的身姿正缓缓的从水缸里站起,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胸前的两颗大木瓜晃的人眼晕。

  “娘的,大白天的在院子里洗澡。”马向阳狠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眼睛死死的盯着里面的那女人,下面不由自主的就撑起了小帐篷。

  正在洗澡的沈丽霞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春光乍泄,依旧是忘我的摸着自己的两颗大木瓜,闭着眼睛享受着。嘴里时不时的传出“嗯嗯”的叫声。

  躺在水缸里面,双腿夹紧摩擦着,小腹下的黑色毛发上沾着滴滴的水珠,这具成熟的躯体,无论是哪个地方都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第三章 如狼似虎

  沈丽霞今年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岁。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是女人欲望最为强烈的年纪。

  马向阳现在已经不是傻子了,他知道偷看自家的表婶洗澡是不对的,但是却挪不开步子。

  却见到沈丽霞一只手缓缓的在自己的身上摸着,另外的一只手一路的向下,划过平坦的小腹。

  “嗯……啊……嗯嗯……”

  随着沈丽霞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的声音越是越来越嘹亮,越来越诱人。

  本来俊俏白皙的脸蛋上已经覆盖上了一抹粉色,娇躯乱颤,弄得水花四溅。

  “咔嚓!”

  哪知道这个时候,墙外面的马向阳一不小心的踩断了一根干树枝,发出了一声响。

  “谁在外面?”

  墙外的动静顿时就引起了沈丽霞的注意,赶紧披上了衣服。

  “哦……表婶,是俺,马向阳啊,嘿嘿……”马向阳见到避不开了,就索性的大方承认,反正自己是个傻子。

  果然,一听到是傻子马向阳,沈丽霞就放心了不少。

  “原来是你小子,在俺家外面鬼鬼祟祟干嘛呢?”沈丽霞的性格是属于那种比较豪爽的,开了门让马向阳进去。

  马向阳一见到披着衣服,浑身还湿漉漉的沈丽霞眼珠子就挪不开了,一个劲的盯着她的胸看。

  要说刚刚沐浴过的沈丽霞真的是很诱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肥皂味,配合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是会说话似的。

  尤其是身上的水珠打湿了裙子,胸前两颗凸起紧紧地贴在衣服上,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马向阳不由得看傻眼了,咕噜的咽了口唾沫。

  “向阳,你咋了?”察觉到了马向阳的异常,沈丽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这傻子居然是在看自己的胸前。不由得俏脸一红,刚想发怒,但是转念一想,一个傻子,能知道个啥?

  既然想看,就让他看个够!

  见到马向阳那傻乎乎的样子,沈丽霞就起了调戏的心思。

  “向阳,跟嫂子进屋来,嫂子跟你玩个游戏。”

  马向阳不明白沈丽霞为何突然的把自己叫到了里屋去了,更不知道为何她挨着自己坐。尤其是那屁股时不时的碰触到马向阳的大腿,让本就硬起来的老二变得更加的结实。

  “嘿嘿,表婶,你好漂亮,嘿嘿,好白。”马向阳露出一副傻兮兮的样子,看着沈丽霞领口露出来的那一抹雪白发出了阵阵傻笑,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沈丽霞抿嘴咯咯的笑了起来,自己确实很漂亮,十里八村的哪个男人不惦记自己?尽管夸奖自己的是个傻子,但是她依旧是从心里高兴,毕竟女人都喜欢听好话嘛。

  “向阳啊,你觉得表婶我真的很好看吗?”说话间,沈丽霞的身体又朝着马向阳的跟前凑了凑。

  “美,当然美,表婶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反正好话又不要钱,马向阳是可劲的夸沈丽霞漂亮,一点都不吝啬。

  尤其是看到沈丽霞那里面若隐若现的奶子的时候,马向阳就挪不开眼睛了,既然对方让自己看,那么自己就看吧。

  见到马向阳盯着自己的胸脯一个劲的傻笑,沈丽霞就伸出纤纤玉指,在马向阳的脑袋上点了一下:“你个傻小子,现在还知道看女人的奶子了?长出息了。”

  “表……表婶,你们女人的奶子为啥比俺的大呢?俺姐的也没你的大。”既然对方以为自己还是个傻子,自己索性就装傻装到底。

  马向阳自幼的就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从小到大一直照顾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姐姐。当然,大家都知道,马向阳的这个姐姐也不是他的亲姐姐,而是马向阳父母收养的一个义女,只比马向阳大了两岁。

  本来马向阳父母的心思是想要长大了给马向阳当媳妇,只可惜自己没熬到那个时候就因为一场事故,双双毙命。

  马向阳的姐姐今年二十三岁,生的是肤白貌美,一点都不像是长期劳作的那种女人,这惹得村里不少的男人都打马莲儿的主意。

  只不过为了弟弟,马莲儿一直的没有嫁人。

  此时的沈丽霞听到马向阳的这句话,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可便宜了马向阳这傻小子,只看到沈丽霞胸前的那两个木瓜是上下的乱颤,摇摇晃晃,弄得人血脉喷张。

  “你……你笑啥啊。”马向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沈丽霞咳嗽了一声,止住了笑,朝着门外望了望,见到没人,这才凑到马向阳的耳边轻声的说到:“向阳啊,表婶我的奶子可软乎乎的,好玩着呢,要不要摸摸试试?”

  马向阳一听这话,脸上虽然依旧是木讷的表情,可是心里却开始盘算了起来。我的个乖乖,这娘们居然让我摸她的奶子,还真当老子还是傻子?

  可是摸还是不摸呢?

  其实说起来这个沈丽霞也是个苦命的主,嫁到马场村才五年的时间就前后换了三个男人。

  三个丈夫都是英年早逝,无一例外的都是体弱多病最后死在病床上。

  还有人说是这个女人是个狐狸精,男人见了她就把持不住自己,整天的跟她在床上整,整到最后是精尽人亡。

  那三个男人死了倒也轻松了,这可苦了沈丽霞了。才三十岁的年纪就要守寡,每天只能是自己用手指和黄瓜来解决生理问题。

  想到这些往事,沈丽霞就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这个傻子。

  马向阳这小子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怎么说也是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如果可以跟他的话……马向阳此时心里开始盘算了起来,心说沈丽霞这个女人也是命苦,现在动了春心也不怪她,毕竟都是人嘛。

  要是不摸吧,着实的有些可惜,沈丽霞的那玩意实在是诱人。可是要摸了吧,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上了她的话,那么自己是个傻子的事情恐怕就瞒不住了。

  “去他娘的,有便宜不占那才是王八蛋,先摸完再说。”

  想到这里,马向阳再次的傻笑了起来:“嘿嘿,表婶,你让俺摸,俺就摸。”说完之后,眼睛盯着沈丽霞胸前那圆鼓鼓的东西,一脸的渴望,哈喇子流了一地。

第四章 真能干

  沈丽霞没想到这个傻子居然还真的想摸,微微的一愣神。如果这句话换做村里其他的男人说的话,自己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了。可是一看是这个傻小子,也就释然了。

  想想这小子也够可怜的,从小到大的和姐姐相依为命,十五岁那年也不知道怎么的,摔倒之后就成了傻子。

  再想想自己,也是可怜的命,这么多年没有男人滋润,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是饥渴难耐。

  于是就轻轻的把自己的裙子从下面掀了上去,露出胸前的那两颗雪白的木瓜,红彤彤的樱桃上还沾着些许的水渍,看上去迷人极了。

  “向阳,来,听话,把手放在上面,轻轻地,嗯,就是这样……”沈丽霞拉着马向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闭着眼睛嘴里发出了一声“嗯……”的闷哼。

  马向阳完全就是被沈丽霞给拉着上手的,但是一接触到那玩意就感觉很好受。软绵绵的,就跟姐姐蒸出来的馍馍一样。

  “嗯哼……就是这样,嗯……用力一点,对……”

  被马向阳粗糙的手掌揉了一会儿,沈丽霞就有些春心大动了,就感觉浑身一阵的燥热。

  马向阳依旧是满脸的憨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手里面加大了力道,那木瓜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嗯……向阳真能干……”

  沈丽霞早已经被摸的不能自己,下面的缝隙之中渗出了丝丝的泉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马向阳却突然的停手了。

  沈丽霞正在享受着呢,突然的失去了那种玄妙的感觉,就睁开了一双媚眼,疑惑的看向了马向阳。

  “向阳啊,你咋了?怎么不摸了?是不好玩吗?”

  马向阳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的落寞,神色黯然。

  良久之后,他才喃喃自语的说:“俺……俺从小就没娘,听人家说,孩子都是吃娘的奶水长大的,俺都不记得那是啥滋味了……”说完,居然抹起了眼泪。

  “额……原来是这样啊……”

  沈丽霞还以为这个傻子是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太伤人了。

  一听说马向阳只是想娘了,她就笑了笑。哪有孩子不想娘呢?奶水自己是没有了,但是给他感受一下喝奶水的滋味还是可以的。

  沈丽霞抓住马向阳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到:“向阳啊,你要是想你娘的话,就吃表婶的吧。表婶我的这个东西啊,比你娘的还要大呢,吃吧。”

  一听这话,马向阳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没想到自己使的这个小聪明居然还奏效了。

  “那……那俺就听表婶的话,俺可要吃了。”马向阳唯唯诺诺的伸出了嘴开始吸了起来,时不时的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

  “嗯……啊……”沈丽霞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就天旋地转了起来,身上仿佛是有千万只的蚂蚁爬过一般。

  双腿不由自主的就夹紧了几分,下面已经是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马向阳看着沈丽霞的这种反应在心里暗自的偷笑,都说老子是傻子,可是傻子也有傻福啊。就这娘们也不知道多少男人惦记着呢,但是还不是给老子骗的服服帖帖?主动的把自己送上来。

  马向阳下面的那玩意早已经是硬的不行了,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只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啊。

  “咿呀……”

  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搞的,马向阳一不留神的就趴在了沈丽霞的身上。

  一时之间,房间之内是喘气声,叫喊声不绝于耳。

  沈丽霞抱着马向阳的脑袋闭着眼睛开始忘我的享受了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这是个傻子。

  洁白的手指轻轻的朝着马向阳的大腿根部摸去,因为她知道,只有这个东西才可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而此时的马向阳已经是无师自通,双手和舌头齐发上阵,哪有一点傻子的样子?

  “你……你咋会这么多花招?”

  沈丽霞感觉到了马向阳的变化,禁不住的就皱起了眉头。

  马向阳心里顿时就是一惊,心说这下可不妙了,自己没忍住,露馅了。

  “表……表婶,你咋了?你说啥呢?啥是花招啊?好吃吗?”

  马向阳依旧是表现的傻里傻气,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一脸呆呆的看着沈丽霞。

  沈丽霞此时的心里已经是开始盘算了起来,刚才这小子表现出的那些花招,绝对不是一个傻子可以表现出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弄得自己确实是很舒服。

  “向阳啊,过来,把裤子扒下来给表婶看看。”说完,沈丽霞也不等马向阳说话,直接就扒掉了他的裤子。

  等到沈丽霞见到马向阳下面的那玩意的时候,禁不住的捂住了嘴巴,一双媚眼瞪的溜圆!

  只见到马向阳身下的那玩意足足的有沈丽霞大半截小手臂那么长,粗壮无比,只是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

  “咋……咋这么大啊……”

  马向阳挺着腰杆,装作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傻呆呆的看着沈丽霞胸前的那两颗木瓜。

  要说女人的这玩意啊还是大点好,摸着就是舒服。

  马向阳下面的那玩意其实之前是不大的,也就是正常的尺寸。但只要是他一想和女人办那事,脑中的《天物秘法》就会自动的运行,使得下面的尺寸暴涨。

  俗话说的好,娘们的胸,爷们的根。女人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胸大,而男人最自豪的,自然就是下面的这玩意大了。马向阳心说自己的这玩意要是掏出来的话,估计能吓到一大片的女人。

  他见到沈丽霞见到自己的那玩意直接给吓傻了,禁不住的就得意了起来。暗想着这玩意待会是给她用呢,还是要先吊吊她的胃口呢?

  马向阳的心里开始盘算了起来,岂不知此时沈丽霞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实在是寂寞了太久了,黄瓜虽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可是那毕竟是物件,跟男人的这东西相比之下就逊色了很多。没想到这个傻子的这玩意这么大,如果能给自己用用的话,那滋味……

  沈丽霞想到此处是禁不住的浑身一颤,爽是很爽,可也遭罪啊,实在是太大了。

  “表婶,你咋了?俺……俺还想吃奶。”见到沈丽霞脸上露出的那种表情,马向阳就知道这个娘们指定是害怕了。

  想想也就知道,自己的这根棒子进去之后,那还不搅个天翻地覆啊?真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承受得住的。要是一场大战下来,沈丽霞下面能红肿好几天,估计下地都成问题。

  沈丽霞正出神呢,一听到马向阳的话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捧起自己的木瓜送到了他的跟前:“吃吧,表婶今天给你吃个够。”

第五章 再进去一点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沈丽霞的心里还有些许的担忧。

  这傻子的那玩意是很大,可万一自己受不了的话怎么办?若是放着不用吧,着实的有点可惜了。自己前面死的那三个丈夫,可都没这么大啊。

  不过很快的,沈丽霞就无暇想这么许多了,因为马向阳已经再次的含住了她胸前的樱桃。

  沈丽霞小手攥着马向阳的那玩意,上下的摆弄着。

  马向阳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心说老子的这玩意这么大,我就不信你个小寡妇能忍得住不用?

  沈丽霞这娘们的身材真的是好,虽说已经是结过三次婚了,可是加起来也不过是五六年的时间,再加上没有生过孩子,所以身材和一般的少女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还更加的诱人。

  “向阳,来,摸摸表婶的。”沈丽霞此时早已经被冲昏了头脑,哪里还能把持得住自己。一把抓住了马向阳的手,就朝着自己的双腿之间按了过去。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一个男人这么直白的侵犯,沈丽霞禁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口中发出一声声含糊不清的叫声。

  “你……你把手指伸进去……嗯……”

  沈丽霞一边拉着马向阳的手,一边做着引导的动作,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马向阳则是继续的装傻充愣,手指好像是蛟龙一般,在里面来回的进进出出。

  沈丽霞是仰着脑袋,嗷嗷的乱叫,头发披散。

  片刻之后沈丽霞已经完全的控制不住自己了,心说死就死吧,反正也没听说有哪个女人是被男人这玩意给弄死的。这个傻子也不知道什么,赶明也就忘了,也不会到处的乱说去。

  “向阳,别整了,来,你躺下,表婶跟你玩一个更好玩的游戏。”

  沈丽霞说着,就把马向阳从自己的身上推开,示意他躺在床板上。

  马向阳依旧是嘿嘿的笑着,顺从的站了起来,接着躺在床上。他心里明白沈丽霞是开始坚持不下去了,要动真格的了。正所谓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他还巴不得的呢。

  沈丽霞脱掉了自己身上碍事的长裙,整个的身躯完美的呈现在了马向阳的眼前。

  马向阳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身材真的是很好,简直就跟玉雕的一样。

  沈丽霞正想开始正道儿。

  哪知道这个时候,门外突然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只听到门外的人扯着嗓子喊道:“沈丽霞在家没?”

  一听门外有人,沈丽霞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马向阳也是一惊。

  沈丽霞是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心说这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若是再晚来十分钟的话自己也就完事了,真是憋死了人了。

  “哎,俺在家呢,这就来,等一下。”

  沈丽霞说完,就随手穿上了裙子,把头发整理了一下,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的马向阳说:“向阳,游戏今天玩不成了,表婶我有事要出去,你等我走了再出门啊。”

  说完之后也不等马向阳说话就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大门外走去。

  马向阳躺在床上良久之后才穿上衣服下了地。

  看着依旧坚挺的老二,叹了口气。

  娘的,最嘴边的肥肉就这么没了,姥姥的,真是憋屈。

  一直等到门外彻底的没了动静之后,马向阳这才偷偷摸摸的出了沈丽霞的家门,顺手的把门给锁上了。

  虽然今天没能真正的上了这个小寡妇,但是马向阳也不着急。

  反正今天沈丽霞已经见了自己的资本,想必这个寂寞的小寡妇也把持不住自己,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想着,马向阳就迈开了步子朝着自家走去。

  刚走到半道上,马向阳才猛地想到自己之前和嫂子李翠花的那点破事,禁不住的又是一阵的懊恼。

  心说之前和李翠花在床上整的那破事真他娘的憋屈,自己啥事都没干,还被刘爱国那个**给误会成奸夫了。

  这要真的上了李翠花还成啊,关键没上。

  一边想着,马向阳一边蹑手蹑脚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距离李翠花家有百十来米的时候,就见到刘爱国正拿着镰刀蹲在门口抽烟呢,一双眼睛是四处的打量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一见到这架势,马向阳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心说刘爱国还是没忘了这事啊。

  马向阳可不是之前的那个傻样了,知道自己这么直勾勾的过去铁定要挨揍,于是就走到村外的树林里面,趁机的睡了一个午觉。

  一直到日落西山了之后这才悄悄的进了村。

  果然,刘爱国已经没在门口守着了,看样子是等的不耐烦了。

  不过马向阳的心里开始为李翠花感到担忧了,以刘爱国这个畜生的脾气,估计回去不会放过李翠花。

  这么好的一个女人,白瞎了。

  想到刘爱国这个畜生,马向阳就恨得牙痒痒,暂且让你嚣张几天,逮到机会老子让你好看!

  狠狠的攥了攥拳头,马向阳朝着家中走去。

  自己已经不是傻子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诉姐姐呢?

  思来想去的,还是暂时不要告诉的好,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哪知道刚走到家门口,突然的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喊声。

  “啊……放开我,你这个禽兽,畜生,你放开我……”

  一听到这声音,马向阳的脑袋就是嗡的一下。这不就是姐姐的声音吗?

  想到这里,马向阳三两步的就冲到了门前,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急匆匆的奔着姐姐的房间冲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

  “你个臭娘们,居然敢打我?钱老子不要了,今晚你陪我睡一晚。”

  这个声音马向阳听出来了,正是村长儿子李长山的声音。

  姐姐为了养活自己,没少到处的借钱,在李长山的手里借了有五万块钱。

  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趁机的要挟姐姐,想要霸占她的身体。

  “求你了,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凑够钱了,到时候一定还你。”姐姐的声音传进了马向阳的耳朵,好像是一把刀一般。

  马向阳的心里着实的不好受,自己和姐姐从小相依为命,姐姐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自己却成了一个傻子,非但是不能做一点的贡献,反而会连累姐姐。

  这时候,屋里面的扭打声更加的激烈了起来,期间还传来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臭娘们,老实点!”

  李长山是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狠狠一巴掌打在了马莲儿的脸上。

  听到这里,马向阳再也忍不住了。从小到大,姐姐一直保护着他,就算是自己傻了都不离不弃。在他的心里,姐姐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以前自己没有能力守护好姐姐,可是现在……不管是谁,决不允许动姐姐一根汗毛!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