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若曦萧陌目录哪里有?唐若曦和萧陌全部章节哪里看?由网络作家绮烟为大家带来的这本现代

发布时间:2018-10-14 09: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唐若曦萧陌全文免费阅读

唐若曦萧陌全文阅读

唐若曦萧陌目录哪里有?唐若曦和萧陌全部章节哪里看?由网络作家绮烟为大家带来的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让爱成婚》的主角是唐若曦萧陌,此书主要讲述的是唐若曦和萧陌两人间的痛爱故事。即使已经嫁给了萧陌,唐若曦也并没有得到他的心,因为萧陌的心里只剩下了很。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

  唐若曦拧着皮箱推开门时,自然的对着屋内喊了一声“我回来了”,虽然明知道不会有回应,也根本没人会期待她的回家。

  但她还是那么习惯的喊着,就算是独角戏,也要让观众感觉到她是有人在等待的。

  把皮箱拉进了屋子里后,唐若曦浑身像散了架一般疲惫,根本无心收拾东西,只想快点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正当她打开鞋柜准备换拖鞋时,忽然发现她的拖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双红色高跟鞋。

  而这时,卧室里也隐隐传出了厚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娇羞的叫声:“萧陌.....你轻点.....我不行了.....”

  听着这销魂的呻吟声,唐若曦一瞬间犹如万箭穿心。僵直着身体的她,脚下一软,跌坐在了沙发上。

  在没有开灯的大厅里,唐若曦呆愣着一动不动,直到房间里的声音消停,她才恍惚的转了转眼珠,踉跄的站起身。

  犹如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动作僵硬的打开了皮箱。

  把她在X市出差时为萧陌带回来的礼物,一件一件拿了出来,然后咬着红唇,颤抖着手全都悉数扔到了垃圾桶里。

  这时,光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萧陌,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在见到唐若曦时,俊逸的脸颊上没有丝毫诧异神色,甚至几乎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转动着脖子直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拉开冰箱拿出一瓶冰水咕噜咕噜灌了下去。

  “萧陌,我们离婚吧!你解脱了。”

  这句唐若曦以为一辈子,都不会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没想到却那么轻易的说出了口。

  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原来这句话其实可以很容易。

  大厅里忽然一片寂静,唐若曦忐忑的看向萧陌的背影。听到唐若曦的话,正在从冰箱里拿出冰水倒水的萧陌,手稍微抖了抖。

  冰凉刺骨的水滴溅在了他的手背上,他视若无睹,“说得好像我们在一起过似的。”

  萧陌的身材比例很好,因为长期有在健身的关系,整个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宽厚而健硕的背脊给予人一种没理由的安全感。

  也就因为这个背影,在高中时的唐若曦一见钟情的迷恋上了他。不过可惜,他的安全感从不属于她,而他的怀抱也永远没有她的位置。

  “也对,这两年拖累你了。现在你自由了,手续寄到我公司吧,这里.....应该没我的位置了。再见,萧陌!”

  不愿意让萧陌看到她那不争气滑落的泪水,所以唐若曦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抹后,就匆忙的合上了敞开的皮箱,拧着就往大门走去。

  即使要走,也要留一个坚强的背影,她不能连她仅有的自尊也输得彻底。

  “哟......这就是萧家的少奶奶吗?怎么才回来就要走啊?萧总,你不是说她不会在意,即使我们在她面前现场直播也没什么的吗?看来,你又骗人哦,讨厌。”

  一个嗲嗲的娇滴滴媚俗声,响彻在了唐若曦身后,她几乎不用回头就已经猜到身后的画面是怎样的了。

  本想打开房门直接走出去眼不见为净,但没想到拧着的皮箱忽然散开来,导致里面的东西掉落一地。

  原来是刚才她太急于离开,只是合上了箱子却忘记按下锁扣了。

  一地的狼狈让唐若曦好不容易伪装的坚强,几乎瓦解。

  正当她弯腰下去捡东西时,忽然她的手被一双大手紧紧拽住,抬眸迎上的则是萧陌喷火般的眼神。

  “我就在奇怪,拖我两年都不离婚的你,怎么今天忽然这么大发善心了,原来是你他妈的背着我偷人了。行啊唐若曦,当着一套背着一套你玩得很犀利嘛。”

  手臂上传来的力度让唐若曦差点忍不住痛呼出声,而萧陌莫名其妙的指控,则更让她摸不清头脑。

  直到她顺着萧陌的眸光看去,才发现散落一地的东西里,居然有一盒避孕套赫然在列。

  这不是她的东西,唐若曦惶恐的急忙摇头。

  “这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个,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他把人带回家出轨,如今她似乎却百口莫辩了。

  “你会不知道?从你皮箱里掉出来的,难道还有假!怎么,就因为我不回家,你就空虚寂寞冷,忍不住要找野男人来填补了吗?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爱我的方式,整天一副苦情小媳妇的样儿,背地里却卖弄风骚勾引男人是吗?”

第二章 萧陌的愤怒

  萧陌的怒火体现在了他的手上,他几乎要捏碎了唐若曦的手臂,在看到她装得无措茫然的脸孔时,实在觉得做作的他,直接一把甩开了唐若曦,导致失去重心的她砰的一下撞在了大门上。

  突如其来的剧烈撞击,让完全没准备的唐若曦摔得很惨烈,浑身剧痛袭来,连头也眩晕不已,直到地上出现了一滴滴的腥红,她才知道原来她磕破了头。

  “还真看不出来啊,原来贤妻良母是这样装出来的,骨子里可是骚得很了。萧总,不知道你到底戴了多少绿帽子哦”

  “我没有。萧陌,你了解我的,我根本不会。”

  “不会怎样,不会偷人还是不会勾引男人那你当年又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然后怀了我的孩子,最后逼得宝儿飞去美国,而我不得不娶你的”

  两年前那一晚,萧陌记忆犹新。

  也是因为那一晚,让他和深爱的女人钱宝儿被迫分手,然后娶了这个费尽心思爬上他床的女人。

  所以他恨她,于是变着法儿的折磨她,只要是能让她痛苦的一切他都会去做,即使明明有着洁癖,也故意带着另外的女人回来做戏。

  但没想到他是做戏,而那个口口声声爱他的女人却偷人了!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你明知道那天我们都喝醉了,为什么总把错揽在我身上,难道我想爬上你的床,你没有允许我能成功吗”

  是,全世界都知道唐若曦爱萧陌,从高中时期就爱上了,但这并不能成为她居心叵测的理由。

  难道就因为她是孤儿,她没有显赫的身世背景,她的爱情就变质了吗“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我纵容你爬上我的床,是我很想上你,因此我和宝儿五年感情的破裂,根本就是我自作自受,对吗”

  唐若曦本就血迹斑斑的脸颊,再一次落在了萧陌手中,而他冰冷刺骨的眸光,散发出了浓浓的恨意。

  这一瞬间,唐若曦后悔了。

  她不该拿萧陌心中最痛的那根刺去反驳他,如今的他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捏住她下颚的手,几乎让她整个脸颊都痛得麻木了。

  萧陌修长的手指从唐若曦的下颚滑向了她的脖子,猛然的大力,让唐若曦张开的嘴发不出任何一丝声音。

  她一向都知道萧陌恨她,但却不知道原来他恨她恨到想她死。

  可她又该去恨谁呢

  在结婚第三个月时,她奉子成婚的孩子掉了,还是在他们两人同房时掉的。

  她永远都记得那天,她哭着喊着让萧陌轻点,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可萧陌却在听到后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猛烈。

  终于致使她下身出血,肚子也绞痛起来。

  就这样,孩子掉了,联系着他们婚姻的唯一系带没了。

  还在她坐月子时,萧陌就提出了离婚,似乎孩子掉了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解脱,也是他早就希望发生的事。

  可她不同意,因为从高中开始她就喜欢着这个男人,喜欢了整整10年。

  虽然那一次上床是意外,但却在无形中圆了她的痴恋梦。

  即使是没了宝宝,即使他不爱她,她也想要卑微的留在他身边,只要每天能看他一眼,她也就很满足了。

  但这个奢望也似乎没有,因为这两年来,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回来也顶多是深更半夜喝醉了,然后就像发泄一般,把她蹂腻得全身是伤。

  他冷漠的抓着她的下颚说,不同意离婚是吧,行,等两年分居的时间一到,就自动解除这段婚姻关系。

  唐若曦,你不过还能套住我两年而已,这两年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现在的决定。

  现在差不多两年了,他在外面怎么玩,唐若曦都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他在忙而已。

  但今天。她骗不了自己了,她的确是后悔了。

  作为一个孤儿,最奢望的就是有一个自己的家,所以这个他们结婚的新房,全是她满满的心血。

  房子里有着他们两人所有的回忆,即使不美好,但她依然珍惜无比。

  可如今,他彻底的摧毁了她仅有的拥有,她什么都没了,而他却还想要她的命。

  眼角滑落的泪和额头上腥红的血滴交汇,唐若曦闭上了眼睛,如果这能彻底断了他们之间的孽缘,未尝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而这时,萧陌却忽然甩开了手,惯性让唐若曦整个人摔到在地。

  她趴在冰冷的地上,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

  萧陌烦躁的别过头,明明内心中恨不得杀了她,却在看到她流出的泪时,居然下不了手,难道说这两年来他变得心慈手软呢

第三章 就这样离开

  “哎呀,怎么弄成这样嘛,满地都是血看起来怪渗人的,既然人家要走,萧总你就让她走嘛,我们不是……还有事要办嘛。”

  媚俗声伴随着她无骨般的身体,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萧陌身上,唐若曦置若罔闻的爬起身,一件一件捡起地上洒落的东西。

  就连刚才那盒惹祸的避孕套也不放过,气得一旁的萧陌直接推开了身边的女人,“滚!”

  女人似乎对于萧陌前后不一的态度有点愕然。

  “干嘛让人家走,我想陪你嘛。”

  一边说一边还朝着萧陌抛去了一个勾人的媚眼,结果却对上了他冰冷阴骘的眼眸,吓得一哆嗦的她不敢再废话,心不甘情不愿的着换了鞋子就开门走了。

  这时唐若曦也收拾好了皮箱,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换下的拖鞋,提起皮箱就走向了门口,却被萧陌一把拽了回来。

  “我让你走了吗”

  “放手吧,萧陌,我也放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唐若曦轻飘飘淡然的语气,让萧陌莫名的火大,恨不得马上把她压在身下,又一次看着她哭着求饶的样子。

  可他没有,萧陌真还松开了手,因为他的高傲不允许。

  “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让我看见你。”

  唐若曦走得毫不犹豫,就如当年她毫不犹豫拒绝他提出离婚一般决绝。

  萧陌转头看向了她瑟瑟发抖的背影,他才不会相信她会真的提出离婚,毕竟唐若曦有多爱他,他很清楚。

  可为什么他却有股无名火想发泄了!

  放下水杯,萧陌回到了房间,看着凌乱的床,萧陌想起了平时回家,唐若曦那普通却又恬静的睡颜。

  总让他忍不住想去破坏掉她安逸的样子,所以每次回来他都会一次又一次的折腾到她哭,他才会罢手。

  但此时,这个床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萧陌一把抓起让他觉得恶心的床单,拉开房门就扔了出去。

  夜风很凉,犹如唐若曦此刻的心情。

  她是孤儿,没有家,从小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孤儿院。要不是一个匿名的长腿叔叔赞助她,她或许连大学也上不了。

  本来还以为就算是错误,至少还有家的她,可以守住她那么想要的温暖,却没想到上天从来就没眷顾过她。

  就像一场美梦一般,醒来后更加的失落和痛苦。

  漫无目的拖着皮箱走在大街上,忽然发现天下之大,却唯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或许她根本就是多余的,就算现在她彻底消失了,应该也没人会注意吧。

  “滴滴滴。”

  随着紧促不已的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唐若曦看到了一束向她笼罩过来的光亮,似乎那里极其温暖和舒服,不自觉间唐若曦露出了愉悦的微笑。

  “砰。”

  撞击的声音响彻在了夜空,而此时正换着床单的萧陌,却被床脚的木屑扎到了手,莫名心烦意乱的他,抬头看向了墙壁上挂着的婚纱照。

  呆若木鸡跌坐在地的唐若曦,看着被撞飞然后又落下,支离破碎散落一地的皮箱和掉落的衣服,大脑中一片空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走路不长眼睛吗想死也不要害人啊!要不是老子技术好,今天我可就摊上了,真是倒霉,保险杠也刮花了,晦气!”

  “对。对不起啊,是我太不小心了,对不起。”回过神来的唐若曦慌忙对着还在骂骂咧咧的出租车司机道歉。

  她到底怎么了

  刚刚明明是看到一束似乎就像出口的光亮,怎么就走到马路中间,还差点撞车了呢唐若曦艰难的爬起身,手臂和腿似乎都被擦伤了,而满地散落的东西随着出租车快速的离开,更被碾压得不成型了。

  她弯下腰整理着残破不堪的行李,就像她残缺不全的心一般,怎么捯饬似乎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于是,她放弃了,把所有东西扔进了垃圾桶,两手空空的走了。

  她本就是孑然一身,又能带走什么呢

  只是,如今的她要去哪里呢

  去找闺蜜曾晓晓可她似乎刚新换了男朋友,两人还正打得火热,她这个电灯泡好像不太合适吧。

  只是看了下手机的联络薄,她除了设定为1的快捷键拨打最多以外,好像还真没什么可以联系的人。

  可如今,这个唯一她可以联系的人也要删除了。

  活了26年,连个可以收留她的地方都没有,她混得也是够失败的。没办法,唐若曦还是只能厚着脸皮给曾晓晓打了个电话。

第四章 护短的晓晓

  当听到唐若曦要与萧陌离婚,还差点出了车祸时,曾晓晓彪悍的叫她10分钟之内必须出现在她面前,不然她就去砸萧陌家的门。

  听着曾晓晓为她打抱不平的豪迈声音,唐若曦内心中涌过一丝暖流,脸上也露出了今天唯一的笑容。

  十分钟后,一身狼狈的唐若曦出现在了曾晓晓的家门前。

  一把就把她拽进去的曾晓晓,眼见着额头上还留有的血渍,气得整整骂爹骂了半个小时,心疼不已的急忙找出医疗箱为唐若曦消毒包扎。

  一边捯饬还一边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弄得唐若曦一脸尴尬的对着她的新男朋友,小声的说不好意思。

  “干嘛说不好意思,我们俩谁跟谁啊唐若曦我告诉你,你丫就是脾气太好,才会让那些猫猫狗狗随便欺负,凭什么他偷人你却流浪呢就算是要离婚,婚内出轨也要分他一半家产啊,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曾晓晓是典型的女汉子,嗓门大不说,个性也极其火爆,特别是遇到什么不平事件,她就像古代的大侠一般,跳出来伸张正义了。

  只是她忽然那么大声的说出萧陌偷人的事,让唐若曦压抑在心底那不堪回首的一幕,一下子又浮上了脑海。

  刹那间,还尽量保持着微笑的她,落寞的抖动起了唇角。

  曾晓晓的新男友叫阿水,是她去攀岩的时候认识的,他是那里的指导员。

  两人可以说是火星撞地球,一见钟情看对眼就一起牵手回家了。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挺健硕的,但心思却比曾晓晓细腻多了。

  他急忙扯了扯还在啪啦啪啦说不停的曾晓晓,对她猛打眼色,这才让曾晓晓反应过来此时的唐若曦不对劲,极力的隐忍让她弱不禁风的身板微微的颤抖着。

  “宝贝儿,没事的啊,那种渣男我们不要也罢。你要记得,是你不要的他,并不是他甩了你,以后见到他也要抬头挺胸,收腹翘臀的走,别低人一等,知道不”

  听到曾晓晓安慰的话,阿水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这话根本就是火上浇油好吗果然,本来还在隐忍的唐若曦,终于忍不住的呜呜呜哭出了声。

  急得曾晓晓急忙紧紧的抱住她。

  “宝贝儿你别哭啊,怎么我越劝,你哭得越凶呢好了好了,我不提他了,就当他是你肚子里恶心的蛔虫,如今你拉出去就彻底解脱了。”

  这尼玛彪悍的形容啊,让阿水真想扑上去捂住曾晓晓的嘴。

  本来还在压抑着的唐若曦,在听到肚子这两个字后,就彻底放开了声音,犹如决堤洪水般的眼泪,不可抑制的刷刷刷滑落了整个脸颊。

  八年的暗恋,两年的付出,还有她那还没出生的宝宝。所有一切终究是一场空。

  她曾经紧握在手心的拥有,其实从未属于过她。

  唐若曦甚至已经不清楚如今的眼泪为的是什么

  祭奠那段逝去的情,还是心疼她残缺的心

  哭到最后,唐若曦本就疲累不堪的身体彻底透支,最终昏昏欲睡了。

  为她盖好被子的曾晓晓,心疼的看着她紧锁眉宇的睡颜。

  她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一个姑娘,那个该死的萧陌怎么可以把人折腾成这样呢就因为他曾经是校草,家里有点钱就了不起吗不行,她绝不会让这小可怜像只流浪狗一样被扔出来,她一定要为唐若曦讨回公道才可以。

  就因为曾晓晓的讨公道,唐若曦又一次与萧陌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只不过那已经是一周后了。

  唐若曦紧促的搅着咖啡杯里的汤匙,垂着头根本不敢直视萧陌如梭的眸光。

  明明犯错的就是他,可她总没办法昂首挺胸的面对他,这或许就是网络上很火的那句话吧,付出越多的人输得越惨。

  萧陌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周不见,她好像瘦了。

  本来还以为她有什么目的,所以迟迟没有寄出离婚协议书,但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周,这女人自从那天狼狈离开后,就真的再也没回家过。

  虽然他也只是回去过一次,但原封未动毫无人气的家,彰显出了主人的冷情。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蹙着眉宇紧盯着唐若曦,不放过她一丝表情变化。

  不明白萧陌问这句话什么意思的唐若曦,茫然无措的抬起了头。

  “我。我说了啊,我们离婚。可是。可是你没寄。过来。”

  看着她连一句基本的话都讲不清楚,那纯真无措的模样,差点就让萧陌以为她曾经做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误会而已。

  可惜,她骗不了他!

第五章 什么都不要

  对于唐若曦,萧陌除了厌恶就是恶心了,她任何举动在他眼里都只是拙劣的演技而已。

  “是,因为我这周很忙,所以还没去律师事务所拿协议书。不过你似乎也很忙嘛,不但没回家,连公司也请了三天假。怎么,这么快就住到你野男人家里去呢”

  虽然那天他很生气那盒套子,但怎么说他也认识了唐若曦十年,所以他很清楚她的为人,还不要说唐若曦爱惨了他。

  再加上刚好有一天他有事去她们公司,才知道那几天和她一起出差的还有另外的女同事,而那个女人似乎还带了男朋友,所以应该是收拾行李时,放错了皮箱。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挖苦她。

  可唐若曦根本就没听进去,她完全沉侵在萧陌居然清楚她动向的地方上。

  毕竟结婚两年以来,他根本连一句多余的问候都没有,没想到要离婚了,他却居然。

  “算了,当我没问。说吧,你又想搞什么鬼”

  只是萧陌紧接着的一句话,让眼眸中刚涌上一丝愉悦的唐若曦,瞬间黯淡了下去。就知道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也只有她才会去当真。

  不过,她能搞什么鬼呢

  给予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自由,不是吗

  其实唐若曦一直都不明白,两年前的酒醉意外,明明是她失去了珍贵的第一次,可萧陌却似乎显得更加的愤怒,就好像。好像是她故意爬上他的床,去勾引他似的。

  虽然她是爱他,但她不会用自己的第一次去换取爱情的怜悯。而且即使酒醉,她也很清楚根本就是他一直在强要,甚至最后还致使她下体撕裂,有了对性爱的恐惧。

  不过现在还想这些干嘛呢他们终于不用再去纠缠,可以各自回到各自的人生轨道了。

  “我没有想搞什么鬼,也从没有搞过什么鬼,假如你认为我孩子掉了,我却不同意离婚是搞鬼的话,那么。我给你道歉。的确那时我真的还放不下你。但现在我都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不会再赖在你身边,我真的想离婚。”

  萧陌眼都不眨的盯着唐若曦忐忑而又躲闪的眸光,从她搅拌咖啡杯的举动可以看出,她努力强压着手的颤抖。

  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他,喜欢了整整10年,好不容易爬上他的床,怀了他的孩子还结了婚。

  一直以来即使自己根本不看她一眼,还对她百般的折磨也从不放弃这段婚姻的她,如今却主动提出离婚这可能吗萧陌不信,死都不信!

  他狠厉的捏住了唐若曦的下颚,致使她一脸惊恐的望着他。

  “别他妈给我演戏,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萧陌的大力,弄得唐若曦眼眶泛红,她几乎感觉她的下颚要碎掉了。但她知道,假如她今天不给萧陌一个准确的答案,他是不会相信她的。

  所以当眼泪滑落时,唐若曦颤抖的唇角说:“萧陌,那是我们的家啊,那个曾经我亲手为我们布置的新房,一个我以为我下半生终于拥有能遮风挡雨,有亲人在一起的家啊。”

  她是孤儿,他一直都知道的,可他却亲手又残忍的毁掉了她最为珍惜的家,这段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又还有什么是她的呢听到她的话,萧陌沉默了两秒钟后,木然的松开了捏住她下颚的手。然后冷冰冰的看着唐若曦。

  “虽然是你提出的离婚,但该给你的钱一分不会少。拿着你的赡养费彻底的从我眼前消失,除了去律师事务所签字,我不想再看到你。还有,告诉你朋友,别再来我公司大吵大闹,下次我告死她。”

  赡养费

  如果说唐若曦对萧陌这曾经最美好的初恋还留有仅有的一丝留念,如今在他冰冷的话语还有践踏她仅剩的自尊时,就真的彻底消失殆尽了。

  她忽然抬起一向都懦弱躲闪的眼眸,直视着萧陌的眼睛,那眼眸中似乎有一把无法熄灭的火焰一般,强烈又灼热。

  一瞬间居然让萧陌看呆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婚!协议书你寄过来就好,我们连事务所也不用见了。还有,晓晓的事我给你道歉,你放心,她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打扰你。”

  唐若曦说完后,就站起了身,然后从皮夹里掏出她的咖啡钱放在了桌上。

  “我想,我们还没有到可以为彼此付账的关系,所以我先走了,再见萧先生。”

  这一次唐若曦是昂头挺胸的从萧陌眼前走了出去,虽然刚走出店门,她就腿软的靠在了门边,但至少她在他面前保住了她仅剩的尊严,这就够了。

第六章 他居然在家

  呵呵,什么情况

  望着唐若曦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萧陌茫然了。

  要不是看在她孤儿一个,连具体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会好心的给她赡养费两人结婚不到两年,连孩子都没有,去任何地方打官司她也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可没想到她居然不识好人心,大言不惭的说不要到底是不要,还是嫌不够

  萧陌抓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完了里面的咖啡,然后“砰”的一下放下了杯子,紧拽起了拳头。

  要玩欲擒故纵是吧,好啊唐若曦,他奉陪到底!

  尊严是保留了,可现实唐若曦还得面对。

  站在曾晓晓家门口,唐若曦犹豫着是否敲门。

  在这里住了一周了,虽然晓晓和她男朋友并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有她这个外人在两人很不方便,当务之急还是必须出去租房子才行。

  于是唐若曦垂下了敲门的手,直奔银行取款机。

  看着机器上显示出的数字,唐若曦仰天长叹,这点钱顶多够租半年的房子而已,看来她必须振作起来,好好工作赚钱才行,不然就真的只能睡大街了。

  还好她是孤儿,孑然一身,并不用去负担其他什么,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唐若曦才能庆幸她这个孤儿的身份。

  唐若曦给曾晓晓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她要去租房子的打算,结果被曾晓晓骂了一通。

  说是不是嫌弃她家太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啊,还是睹人思人因为她们两口子太亲密让她不舒服啊,假如是她马上让阿水滚蛋。

  一听到曾晓晓这么彪悍的话,唐若曦更加不敢迟疑,决定要找房子了,她可不想又多一个人恨她。

  于是挂了曾晓晓的电话,唐若曦就直奔房屋中介所。

  专业的效率就是快,当唐若曦说了大概的位置和需求后,人家立马就带她去看房了。

  房子虽然不太大,单间配套不到30平米,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屋内设施配套看起来还很新,看得出屋主也是个很讲究的人。

  而且小区还有绿化和保安,进出安全也很有保障,总体来说唐若曦还是满意的。

  唯有一点美中不足,就是房租贵了点,要1500一个月。

  唐若曦如今的公司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她的职位只是个小小的业务员,月薪不过3500都不到,房租一下子就弄掉了她一半。

  还要吃饭,偶尔买点用的穿的,这样算下来别说存钱了,每个月可能还会负资产。

  但好在房子离她公司位置就两条街,这样就可以节约一大笔交通费和剩下不少时间,假如可以的话,她还能晚上去兼个职什么的。

  经过左思右想之后,唐若曦果断的签下了租房合同,一切搞定后,剩下的就是搬家和打扫房子了。

  打铁要趁热,唐若曦决定马上回萧陌那边收拾东西,反正想带走的带不走,能带走的也不过就是一些简单的衣物而已。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家,虽然他一般都不回去,但现在那里没她了,唐若曦现在也估不准。

  不得已只能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在通话声彻底结束都没人接后,唐若曦急忙伸手招了一部计程车。

  打开房门,屋内一片安静,这次唐若曦没有说“我回来了”,以后也不用说了,自欺欺人的戏终究是要落幕了。

  一进入房间,脑海中就浮现出那天靡乱的情景,不愿意再多呆一秒的唐若曦急忙开始收拾东西,只是当她还在手忙脚乱时,忽然一个人影从她身后晃了一下。

  唐若曦慌忙转头看去,映入她眼中的则是刚洗完澡,头发流淌着水滴,上身赤裸裹着一条浴巾走来的萧陌!

  “你。你。”没想到萧陌居然在家的唐若曦,吓得口吃起来。

  难怪刚才电话没人接,原来萧陌在洗澡。她回来后就直接进入卧室埋头收拾东西,根本没去注意距离卧室比较远的浴室。

  现在怎么办才好,下午才说再也不见,晚上就。

  而一边擦拭着头发的水雾,一边抿着薄唇的萧陌,在看见她手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时,眼眸里闪过一丝阴霾。

  “收拾东西”淡淡的声音听不出萧陌此时的心情。

  “嗯,对。对不起哦,我以为。你不在家的。马上就好,很快很快。”

  唐若曦一边说着,一边慌乱的把一堆衣服全都悉数塞进了袋子里,那种着急紧促的模样,就像萧陌是个病毒似的,完全不想有丝毫的接触,只想赶快离开。

  萧陌没有说话,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狠厉的捏住了唐若曦的下颚,致使她一脸惊恐的望着他。

  “别他妈给我演戏,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萧陌的大力,弄得唐若曦眼眶泛红,她几乎感觉她的下颚要碎掉了。但她知道,假如她今天不给萧陌一个准确的答案,他是不会相信她的。

  所以当眼泪滑落时,唐若曦颤抖的唇角说:“萧陌,那是我们的家啊,那个曾经我亲手为我们布置的新房,一个我以为我下半生终于拥有能遮风挡雨,有亲人在一起的家啊。”

  她是孤儿,他一直都知道的,可他却亲手又残忍的毁掉了她最为珍惜的家,这段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又还有什么是她的呢听到她的话,萧陌沉默了两秒钟后,木然的松开了捏住她下颚的手。然后冷冰冰的看着唐若曦。

  “虽然是你提出的离婚,但该给你的钱一分不会少。拿着你的赡养费彻底的从我眼前消失,除了去律师事务所签字,我不想再看到你。还有,告诉你朋友,别再来我公司大吵大闹,下次我告死她。”

  赡养费

  如果说唐若曦对萧陌这曾经最美好的初恋还留有仅有的一丝留念,如今在他冰冷的话语还有践踏她仅剩的自尊时,就真的彻底消失殆尽了。

  她忽然抬起一向都懦弱躲闪的眼眸,直视着萧陌的眼睛,那眼眸中似乎有一把无法熄灭的火焰一般,强烈又灼热。

  一瞬间居然让萧陌看呆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婚!协议书你寄过来就好,我们连事务所也不用见了。还有,晓晓的事我给你道歉,你放心,她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打扰你。”

  唐若曦说完后,就站起了身,然后从皮夹里掏出她的咖啡钱放在了桌上。

  “我想,我们还没有到可以为彼此付账的关系,所以我先走了,再见萧先生。”

  这一次唐若曦是昂头挺胸的从萧陌眼前走了出去,虽然刚走出店门,她就腿软的靠在了门边,但至少她在他面前保住了她仅剩的尊严,这就够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