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一场浮生恨相离南烛by沈沉雪夜阑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9:0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一场浮生恨相离》是由“南烛”所著,小说又名为《此情悠悠何时了》,主角是沈沉雪、夜阑,她知道男人说到做到。纵然在夜阑眼中,她早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她依旧想要保全自己的自尊。

此情悠悠何时了小说阅读_沈沉雪夜阑在线阅读

第一章:你不过是个药人

“停,停下……”

娇柔的女声断断续续抽泣一回,非但没有制止男人,反而更激发了男人心中潜藏的兽性。

他轻笑一声,含住女孩的耳垂,含混的讽刺:“沈沉雪,我真停了,你怕是会不知羞的缠上来吧?”

沈沉雪咬住桃花瓣儿似的下唇不作声,心中却是知道,夜阑这话丁点不错。

她身上的寒磷血脉天生便是被男人身上的“赤炎”毒吸引,沉溺于情事之中,非是她所愿,却也难以抗拒。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喘着气翻身下床。随意的擦拭了一下身子,将白巾扔进盆里,便要离开。

沈沉雪今夜不知道哪里起的念头,强撑着身子坐起,叫道:“夜阑,你,你能不能留下……就今天?”

夜阑挑了下眉,一派倜傥,口里的话确实没留情面:“沈沉雪,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嗯?”

趁着这话看她一眼,眸光里尽是嘲弄。

像是被当头浇了盆冷水,沈沉雪顿时便清醒过来,她脸上红潮尽退,苍白如雪,眼中的光逐渐熄灭,付归于死寂。

夜阑脚步顿了顿,又道:“不过是我养的个‘药人’,记着你的本分!”

说完便不做停留的离开。

-沈沉雪听见门锁扣上“嗒”的一声,勉强扯着唇笑了笑,想,走便走了,也没什么好伤怀的……生辰也不过是自己的事,他不记得……也正常。

不过,算上今日,她已经被夜阑关进千江楼整整一年了。

年少时夜阑曾救过她一命,沈沉雪以为这是两人天赐的姻缘,却不料正是她劫难的开端。

老药王同夜家有大仇。

夜阑父亲重病,向药王谷求药,却被老药王以“不救达官显贵”为由挡了出去,不久,夜阑父亲不治去世。夜阑之母悲痛三月,也随着去了。

年少失怙,被族人欺负。夜阑愤而离家,只身闯荡江湖。不过短短几年,便因天资聪颖,武功大成,创建千江楼,一统武林格局,成为人人忌惮的霸主。

就连皇室都要让他三分。

夜阑统一武林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药王谷寻仇,可那时老药王已经病入膏肓,还未等他报仇便去世了。

老谷主临终前告诉了沈沉雪那个秘密,一个关于夜阑身份的秘密。她那时才知道,父亲当年那样做的原因。

她发了死誓要将秘密带进坟墓,以为自己再不会和夜阑有什么瓜葛。

谁知道夜阑当年为了练武竟然会服下“赤炎”。

赤炎是毒,却也是上佳的灵药。服毒者虽饱受烈焰焚心之苦,却也能因此打通经脉,让修炼再上一层。

等冲破经脉后,若想解毒,须得找到身上流着寒磷血脉的女子,每月取血半碗,混着七味珍稀药材炼成药丸,和无根水服食,十三次方好。

不过若是想着恢复得更快些,便还有一个法子……交媾。

服药之后,将火气泄出,寒磷血脉之人大多身负名器,行媾和之事于别人是损精血,于夜阑却是最好的滋补。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沈沉雪是世间唯一留着寒磷血脉的人,他当然会想方设法,将沈沉雪炼做自己的药人。

沈沉雪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这是药王谷欠他的,便由自己来还罢。

第二章:避子汤

沈沉雪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这是药王谷欠他的,便由自己来还罢。

------------------

每每夜阑来过之后,沈沉雪的身子便要虚弱一阵。

她自己将右手上裹着的纱布拆下,看了眼新添的伤,沉静的换了药,重新包扎好。

男人取血时不在意她疼与不疼,次次划出的痕迹都深可见骨,沈沉雪只消一眼便能看出,这是要留疤了。

正想着,听得外边喧哗声起,一袭香风扑面而来,她还未及抬眼,便听见尖利的女声刻薄的道:

“啧,堂堂药王谷大小姐,竟然同青楼***一般,妖妖调调的模样,是想着,再勾引几个男人,好满足你?”

沈沉雪勾勾唇,讥讽道:“还当是谁,原来是药王谷烧火的小丫鬟,翡雨啊。”

“啪!”

翡雨出身微贱,后来据说是救了夜阑,才被夜阑带进千江楼。

她最听不得别人提这一茬,当即便是一巴掌掴到了沈沉雪脸上。沈沉雪肌肤娇嫩,很快便浮起了红痕,看着触目惊心的。

“贱人!你还当你是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呢?你不过是夜阑殿下养的一条狗罢了!若不是你现在还有些用处,你早就被扔到乱葬岗喂野狗了!”

她说着,吩咐身后跟着的小丫头上前来,将食盒放在桌上。

“呵,虽然你不识抬举,可本姑娘却记得咱们之间的情分……喏,这是本姑娘特意吩咐人为你熬制的避子汤,还不赶紧喝了!”

小丫头麻利的取出汤罐,将里边苦气扑鼻的药倒出来,递给沈沉雪。

白瓷汤碗里红花味儿扑鼻,一瞧就不是什么好料,喝了必定伤身。

沈沉雪眉毛一蹙,道:“不劳你费心了。”明摆着不准备喝。

翡雨自从被夜阑带回千江楼便受尽宠爱,眼下被人驳了面子,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径直上前从小丫头手里夺过碗,便捏着沈沉雪的下颔要灌进去。

沈沉雪死咬着牙关不肯喝,挣扎间猛力一挥袖,将药碗翻在地上,便听到一声娇呼。

“啊!”

“沈沉雪,你在做什么?!”

夜阑平日里难得过来一趟,今日晨起才突然忆起,昨儿是那女人的生日,想着想着,脚步一转,再抬头时已经站在隐园院落中了。

既然来了他也不矫情,刚准备进门,便看见翡雨被烫伤的一幕。

夜阑心头火气,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来隐园,还是心爱之人被这毒妇所伤,大步流星的上前,一挥袖,沈沉雪便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墙上。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好疼……以后不会要留疤吧?”翡雨娇娇弱弱的依偎在夜阑怀里,将受伤的手背举在男人面前。

夜阑神色里闪过一道心疼,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手吹气,道:“翡儿放心,我定为你寻最好的伤药,不会留疤的。”

沈沉雪看着两人浓情蜜意的模样,嘲讽的扬起个笑:“呵,翡雨在药王谷后厨做烧火丫头时,也没见如何娇气……”

话还未说完,便被凌空一掌甩在脸上。沈沉雪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移了位,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剩。

“既然到现在都认不清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扔到水牢里去清醒清醒罢!”

第三章:水牢

千江楼的水牢建在极寒之地,巨石垒成的墙上结着厚厚的冰霜。

于旁人不过是多添件衣服的事,于流着寒磷血脉的人而言,却是要丧命。

沈沉雪本就被夜阑两下打出了内伤,现在又被扔到水牢,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她缩在墙角抱成一团,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觉着自己仍在药王谷,不过是调皮惹了父亲生气才被关禁闭;一时又记起,自己的父母双亲已不在了。

沈沉雪昏迷时总在做梦。

总是梦到曾救过她的那个少年。

她上山采药,同师兄走散了,独自在深山之中徘徊,不小心踩了蛇尾,叫一尾铁头蝮蛇咬了一口,不过须臾,便昏了过去。

这蛇有剧毒,她昏迷前以为自己必定活不成了,谁知醒来时却在山洞里。

身下铺着柔软的稻草,原本受伤的地方也被人妥善包好了。

救了她性命的少年站在洞口,听到声音回过头来,英俊的眉眼带着晨曦的光辉,灿烂逼人的叫人无法直视,只一眼,就叫她一颗芳心沦陷了个干净。

她问他叫什么,少年温柔笑一声,说自己叫夜子尽,灯火阑珊,子夜将尽。

沈沉雪将这名字记在心里,想着,等自己回家,一定要将让父母把这人打听出来,然后,然后,便嫁给他。

眼神干净的少女对他是全然的渴慕,却不料自己的一腔心思尽付东流。

对方连个名字都是随便取的。

更是将当年救过的那个少女忘了个干净。

-意识消散间,仿佛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话,有源源不断的热气从她的后背传来,沈沉雪睁开眼。

是杜铭,药王谷的二师兄。

“娇娇,你可还好?”杜铭叫着她的小字,一脸的担忧。

沈沉雪想勉强露个笑,可脸上还有着伤,微微一动便疼。

“杜师兄,你怎么来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娇娇……夜阑他,他根本不记得你,你这样不值得!”

沈沉雪咽下涌上喉头的血,气若游丝的开口:“师兄,我走容易,可,可药王谷的七十三口人命,却不能因我而死……”

药王谷的七十三口人命是夜阑牵制沈沉雪的绝妙法门。

只要她敢偷偷逃走,他就能让药王谷的这些人不得善终。

本来就是大仇,现在有自己牵制着,他还能勉强抬抬手,放过那些人。若自己走了,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杜铭接连不断的将自己的真气度给沈沉雪,女孩的脸色终于渐渐好转,她低咳两声,道了声“多谢。”

“娇娇,你知道我对你……”

“杜师兄,水牢这里有守卫,你还是快走吧。”

沈沉雪打断他的话,眉宇间是无奈的温柔。

心有千千结,全都交付给那人,纵使他将自己的真心扔在地上踏进泥里,也不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

杜铭还要说什么,沈沉雪已经闭上眼睛靠着墙壁休憩了。他叹声气,知道自己不能劝服小师妹,又怕自己离去后师妹再昏迷,便将身上带着的暖玉揭下来,交到她手里。

千年暖玉,能舒经络温血脉,保人性命。

纵有千般不舍,杜铭也知道自己无法再留下去了。若是被夜阑的人发现他的踪迹,最后为难的还是小师妹。

他走得匆忙,水牢中沈沉雪又格外虚弱,因此两人都没看到,水牢门口一闪而过的翠色裙裾。

第四章:此情悠悠

他走得匆忙,水牢中沈沉雪又格外虚弱,因此两人都没看到,水牢门口一闪而过的翠色裙裾。

---------------

是夜,饮风阁。

翡雨柔若无骨的揽着夜阑的肩贴在他身后,呵气如兰的轻声道:“夜……沉雪姐姐她不过是一时动错了心思,你可千万不要怪罪她啊……”

夜阑星眸之中一片阴沉,周身气质冷冽,是山雨欲来的模样。

“你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那女人……竟然要与外人私通,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翡雨觑着夜阑的脸色,知他已是有七分信了,干脆再加把火:“夜,那男人临走时百般不舍,还将一块玉给了姐姐……”

夜阑只觉得心头怒火焚上四肢百骸,当即也顾不得翡雨如何,起身拂袖而去。

翡雨看着夜阑融入夜色的身影,眸中闪过一道得意:药王谷大小姐又怎样,如今还不是同蝼蚁一般被本姑娘玩弄于手掌之中?

-沈沉雪缩在水牢角落里昏昏沉沉的,虽有暖玉保住性命,可到底抵不过寒磷血脉的畏寒,加上身负重伤,整个人都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朽态。

恍惚间鼻端萦绕上熟悉的清冷梅香,她下意识的开口:“子尽哥哥……”

“呵,沈沉雪,你可真贱。”

夜阑看着她手中紧握着的暖玉,面色早已黑如浓墨,沈沉雪无意中叫出的名字更是在他心头火上浇了一壶油,让夜阑再控制不住自己。

他直接将暖玉从沈沉雪手中夺出,内里催动,便将千年宝玉化作了指尖齑粉。

“不过是我千江楼里豢养的药人,尽然也敢同外人私通,沈沉雪,当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沈沉雪手中一空,最后那点儿温暖消散,如坠寒冰冷窖,哆嗦着睁开眼,便瞧见那张刻在心头的容颜,不由再叫声:“子尽哥哥,你来带我出去了么……我好冷……”

夜阑捏住她的下颔,用力的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子尽?这就是奸夫的名字?”

他掳走沈沉雪时已查明药王谷人事,七十三口中并无一人叫做“子尽”。

“沈沉雪,你是要那七十三人的性命,还是要你的‘子尽哥哥’?”夜阑最后几个字说的极重,杀戮之意明显至极。

沈沉雪一恍惚,一时有些分不清是夜阑,还是夜子尽。被夜阑捏着下颔,疼了一疼才记起,夜子尽便是夜阑。

只是他同自己记忆里那个少年相比变化太大,才叫她一时有些忘了。

沈沉雪看着夜阑。

虽是知道眼前人已经将前尘旧事都忘了,沈沉雪心口还是不由自主疼了一瞬,她沉默半晌,道:“楼主可是罚够了?”

这边就是冷淡的楼主,那边是亲昵的“子尽哥哥”,夜阑还未分辨出自己的情绪,便冷笑一声:

“关水牢是罚你这毒妇伤了翡儿,既然你不肯乖乖在水牢里带着,竟想同外人私通,那本座便成全你!”

夜阑手腕一翻,掌中出现个白瓷瓶。

熟练的将木塞扔到一旁,把瓷瓶递到沈沉雪唇边。

沈沉雪看着微微晃动的液体,心中突然涌现出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句边听男人悠悠开口:

“既对本座不贞,那这味‘此情悠悠’便在适合你不过了。”

第五章:相思引

此情悠悠!

沈沉雪虽药理学得并不如何扎实,可却将天下毒谱背的烂熟。

此情悠悠是药王谷的剧毒,更有个漂亮的名字,唤作“相思引”。用药者将自己的血混入毒水之中,凡服食者,便只可对用药人动情,否则便是穿肠烂肚而死;纵使中毒之人一生坚贞,仍须受每月毒发之苦——沈沉雪在药王谷见过中毒之人毒发时的模样,有以头触柱活活撞死的,甚至还有活生生将自己的心脏剜出来的!

“如何?”

沈沉雪眸中的恐惧自然没有逃过夜阑的眼睛,他嗤笑道:“沈沉雪,你这种不贞之人,怕是刚服药,便会五脏尽碎,烂肚穿肠了罢!”

沈沉雪摇着头向后退去,身子抵住墙壁还是免不了剧烈抖动着,“不,你不能……”

“你不过是本座为这解毒养的个玩物,本座对你用此毒,都是抬举你——”

话音未落,他手腕一动,便将整瓶毒水悉数喂入沈沉雪口中,一压一抬,便让沈沉雪咽了下去。

疼。

像是口吞刀片一般,沈沉雪只觉得喉咙被割裂了,口中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她剧烈咳嗽一阵,想要将毒水吐出,却只徒劳的牵动了内伤,呕出口鲜血。

“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样?”

绵绵的疼痛从她的五脏六腑浮出,沈沉雪的冷汗登时便冒了出来,她咬住下唇,勉力调息想要压住这疼,却是徒然。

毒已经发作了。

沈沉雪只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被刀剑淬炼过一番,所有的经脉都如同被烈火焚烧,连指尖微微一动,都能叫她疼痛欲死。

她急促的喘着气,不过须臾,喘息声味道便变了。

气氛暧昧起来。

沈沉雪意识模模糊糊的,已经想不出旁的了,只知道往夜阑身上凑去。男人身躯温热,火炉一样,引着她蹭过去。

夜阑自然知道这只是毒发时的正常反应——相思引里掺了他的血,沈沉雪毒发时自然会对他动情。

虽知道如此,可沈沉雪低低***着环住他的身体时,夜阑还是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

继而便是燎原的***。

他本就不是节制之人,当即便把沈沉雪压在了身下,肆意疼爱。

情浓之时,夜阑哑着嗓子在沈沉雪耳边喘息着问:“我是谁?嗯?说话!”

沈沉雪迷蒙着眼睛扶上男人的脸庞,喃喃的说:“子尽哥哥,你是子尽哥哥……”

沈沉雪被夜阑黑着脸从水牢抱出来的时候已经昏厥过去了。

男人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恨得咬牙切齿,滔天的怒火差点儿把千江楼都烧了。

该死的!这女人,竟敢把自己认成别的男人!子尽?真是该死!

男人心里想什么,沈沉雪自然不知道。

夜里风寒,她身上衣服又单薄,被风一吹,便不自觉的往男人怀里挤了挤,“好冷……”

夜阑冷哼一声,本想讽刺几句,可看着沈沉雪苍白的脸色,停了一瞬,还是把身上的大氅解下来披在了女人身上。

哼,等你醒了,看我怎么和你算账!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天津市委常委会专题学习党纪处分条例————要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8-11-02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