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娇妻甜入骨腹黑帝少拐回家小说_乔琳萧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8:0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娇妻甜入骨:腹黑帝少拐回家》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乔琳、萧占,萧占斜倚在落地窗前,饶有兴致的望着楼下那个蹦蹦跳跳渐渐远去的小黑点儿。他的嘴角,一直挂着好看的弧度,而眼底,竟也浮现出少见的欢愉。

娇妻甜入骨腹黑帝少拐回家小说_乔琳萧占在线阅读

第一章:街头捡到大帅哥

夜晚的清迈街头依旧人声鼎沸,霓虹闪耀。

乔琳手里拎着满满一袋子热带水果,正穿过热闹的街区往旅馆走去。

走到一处狭窄暗黑的小巷子处,她打开了手机照明,不知怎的这一片的路灯好像坏掉了,黑漆漆的。

她有些后悔由于贪玩而这么晚才独自返回。

正战战兢兢的往回走着,突然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伴了一下,险些摔了个狗吃屎。

手里的水果洒了满地,她手忙脚乱的俯身去捡,用余光撇到一个人影躺在地上。

看样子像是死了?她害怕的转身想跑。

但鬼使神差的,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地上躺着的人看背影还是个年轻人,她有些于心不忍。

年纪轻轻客死街头实在可惜。

那躺着的人突然动了一下,吓得乔琳向后退了两步,很快他便又没了动静。

莫非他没死?

乔琳壮着胆子迈着小碎步挪到他身边,用手机照了一照,更加心惊胆战。

他身子底下是一片暗红的血迹,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她试探着用手戳了戳那人的后脑勺,没得到回应。

她大着胆子绕到男人正面,想试探一下他是否还有鼻息。

在看清男人相貌的一瞬间,乔琳整个人愣在当场,手里的水果袋掉在地上,水果又被洒了满地。

这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帅气?

剑眉浓黑,鼻梁硬挺,一张俊脸棱角分明,长长的睫毛在轻微颤抖,像极了一只扑腾着翅膀的小蝴蝶。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手机的亮光打在脸上,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乔琳发誓,这双眼睛是她这辈子见到过最漂亮的眼睛,他的眼里,仿佛有星星。

他的眼神充满警惕,但又显现出一丝莫名诧异。

突然她听到了脚步声,并且不只是一个人。

她赶紧将照明的手机关掉,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处境十分危险,而那些脚步声正是来找他的。

一时间只听得到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乔琳吓得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她哪经历过如此场面。

那些人叽里呱啦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泰语,逐渐向这个巷子靠近。

她怕这个眼睛里有星星的男人被他们拖去生吞活剥了,轻手轻脚拿起堆在墙边的一堆编织袋,悄悄铺到了他的身上。

远处看起来,这里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随着说话声与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壮起胆子迎了过去。

低头假装在玩儿手机,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个又黑又壮的人身上。

那个人伸手抓住她的衣领,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泰文。但从他的表情上来判断,应该是在询问她是否见到一个男人吧……她如同普通路人被突如其来的人吓到一般,惊恐说道:“canyouspeakenglish?”

那男人愣了一愣,转头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都摇了摇头。

她伸手指着另一个方向:“Areyoulookingforsomeone?Isawamanrunningoverthere.”

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低声交谈了一番,朝着她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乔琳,腿已经抖得基本站不稳,她腿软的‘噗通’一声跌倒在地。缓了好半天,她才重又积攒力量爬了起来。

她掀开堆在他身上的一堆编织袋,关心的问道:“Doyouneedhelp?”乔琳试探着蹲在他面前。

第二章:实力悬殊不敢逃

男人没有回答,眉头紧皱。

在她想说出下一句话的瞬间,男人一跃而起绕到她身后用健壮的左臂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右手举着枪对准她的太阳穴。

乔琳彻底被吓得呆住了,她无法相信此时正有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而且还是被自己刚刚救下的男人用枪顶着,她心里默默想着,果然做好事是要承担风险的。

她活了二十几年,头一次见到真枪,而且还是被真枪实实在在的顶着太阳穴,电影里那些撕票的情节不断在脑海中浮现,她吓得不断颤抖。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乔琳哆哆嗦嗦念着经,男人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

“你是中国人?”

乔琳听到他的话,赶紧疯狂点头,原来这个忘恩负义男疯子也是中国人。

“中国人何必为难中国人呢,这位兄台高抬贵手,我……”

“闭嘴。”

男人依旧用枪顶着她的太阳穴,乔琳跟他商量:“要我闭嘴可以,能不能先把枪放下?毕竟我刚刚帮你把他们支走了。”

男人犹豫了一下,把枪从她头上拿了下来。

她刚刚松了一口气,就感到枪口又顶上了后腰。

“带我回你住的地方。”男人用枪顶着她往前走。

乔琳吓得两腿发软,走路直发飘。男人用另一只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肩膀,以免她随时都有可能腿软吓跪了。

“大哥,我只是来旅游的。没什么钱,你看我长得也不算漂亮,我……”

“闭嘴。”

还没走出巷子,男人的身子有些发颤,乔琳感觉到他身体的不适,想要趁着他痛苦的间隙赶紧逃走。

男人实在无法支撑,痛苦的弯下了腰。

借着昏暗的灯光,乔琳甚至能够看到他身上的鲜血不断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

她试探着快速向前走了一步,但男人的枪依旧纹丝不动的顶在她的腰上:“别耍花样,否则我一枪崩了你。”

乔琳无奈,男人微微起身,很熟络的将胳膊完全架在她的肩膀上,依托着她的力量不断向前走。

乔琳被挟持着来到了她租住的小旅馆。

刚好前台的老大爷去隔壁打牌,男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用枪顶着她跟着进了房间。

乔琳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小气而如此后悔过,这次却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当初闺蜜劝她孤身一人在泰国千万不要贪便宜而去住那些小旅馆,有些地方连执照都没有的,更别提什么安全保障了。

这不,一转眼就被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用枪指着也没人解救。

进了屋,男人把枪‘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他吃痛的将外套从身上脱下。

乔琳站在他身后琢磨着,要不要趁他不注意跑出去。

可刚刚进屋之后男人把门上的安全链挂上了,估计还没等她把安全链拿下来就被人一枪爆头了吧。

放弃了逃跑的可能性,她四处寻摸着,想要拿个坚硬点的东西直接把男人打晕算了。

可她对比了一下双方的身高差距,不得不放弃。

刚刚男人搂着她的时候,她的脑袋刚好到人家胸前位置。

第三章:你来给我上药

“你,去给我买点止血药和绷带。”男人背对着她开口。

乔琳以为幻听了,一个拿枪的男人竟然会如此傻白甜的让被挟持者单独出去给他买药?这不摆明了让她逃跑嘛。

她二话不说,扭头就跑向门口,这等好机会还不利用难道等死么。

“你的照片好丑。”

乔琳震惊的回头,男人正拿着她的护照在仔细端详。

她这才想起来,因为她准备明天回国,护照和身份证都放在桌子上了。

“还给我。”她上前想要去抢,男人把护照高高举起,乔琳连蹦带跳也够不到。

“你要是敢私自逃跑或者报警,我就去问候你的家人。”阴冷的语气把她彻底冻僵。

“买买买,我去买还不行么。”乔琳气呼呼的出了门,‘哐’的一声把门狠狠摔上。

萧占望着刚刚被她摔得险些散了架的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后就被身上的伤口折磨得剑眉紧皱。

刚刚所有的恐惧都化为了气愤,这年头真是做好人死得快,要是不心软就好了。

在药店买药的时候,她恨不得在药里面掺些毒药进去毒死他才好。

不过她这么怂,怎么敢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男人有些吃力的把一个十分精致的特制钱夹从胸口掏了出来,一枚弹头深深的嵌在钱夹上。

如果不是这个钱夹,估计他早就死了。

顺手将钱夹扔在了桌子上,里面露出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是:萧占。

乔琳拿着药心底无限诅咒他快点流血过多而死的往回走,好死不死的竟然又遇到了刚刚在巷子里追杀他的那几个男人。

她转头想跑,奈何已经被人发现。

高大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叽里呱啦不知在说些什么。

反正不用听也知道,肯定是要问她刚刚那男人跑到哪里去了。她心想,倒不如直接告诉他们算了,那样自己也能更安全一些。

不过她回想起男人那灿如漫天星辰的眸子,又把出卖他的想法憋了回去。

刚好有两个警察巡逻,她趁那些人不注意,疯狂跑向警察。

好在那些人对警察还是惧怕的,见她跑向警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出门在外首要任务就是平安。能帮就帮一下吧,虽然那个男人凶巴巴的还威胁她,不过她的直觉告诉她,他并不坏。

心惊胆战三步一回头生怕被人跟踪的回到了旅馆。

萧占已经将衬衫脱掉,露出十分结实的上半身。

乔琳看到如此场面,‘啊’的一声尖叫着把药丢到床上,迅速跑到了卫生间躲了起来。

萧占的胳膊和后背都有不同程度的枪伤与刀伤。

胳膊上伤口的他自己还勉强能够处理,后背上的伤他吃力的想要上药,奈何身体已经十分虚弱,额头上渗出层层冷汗,实在没有力气。

“你来给我上药。”他气息不稳的命令着,现在他脸上的血色已经褪尽,十分苍白。

乔琳不敢出去,慎了一会儿,把耳朵贴在门上,确认彻底没了动静她才小心翼翼的把脑袋探了出来。

在卫生间她只能看到床角。

萧占面朝下的趴在床上,修长的双腿和锃亮的皮鞋无力的耷拉在床尾。

她走到屋内,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在白炽灯下,他的轮廓更加分明,五官十分立体如同雕刻一般。

乔琳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可也是最恐怖的一个。

他还是昏迷的时候更加可爱一些。

乔琳以前做过不少志愿者和义工,善良与正义感有些爆棚。

如今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很可恶,随身带枪还不让报警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看他的样子也就二十几岁,大家还都是老乡,她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拿出买来的药和绷带替他清理包扎伤口。

当清理到后背处的伤口时,萧占痛得闷哼出声。

他早就清醒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出声,怕吓到她。

但这下实在太痛了,没忍住哼了出来。

乔琳满头大汗:“是不是弄疼你了?对不起。”

萧占深呼吸两口:“没事,继续。”

“伤口太深了,你可能得忍耐一下。”她以前学过不少急救与外伤常识,但真正用到活人身上的时候,还是十分紧张的。

萧占为了不给她压力,用牙齿死死咬着枕头,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指尖过于用力而有些泛白。

“很快就好了,再忍一下。”乔琳用袖子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细心的替他清理好每一处伤口。

这种伤口如果处理不及时,是会感染发炎的。

等到全部包扎完毕的时候,乔琳脱力的滑坐在床边的地面上:“哎哟我的妈呀,可累死我了。”

她抬头望去,萧占早已痛晕了过去。

第四章:不要靠近我

她心底突然涌上一丝心疼,在一点麻药都没有的情况下给皮肉翻卷的伤口清洗上药,这是何等锥心刺骨的痛啊。

可他只是在实在疼得受不了的时候才轻轻闷哼一声而已,之后便再没有过任何声音。

电话‘突突’的震动着,是好友李佳楠来电。

“喂?”

电话那头传来巨大的咆哮声:“你死哪去了?给你打了八百个电话也不接,急死我了。”

乔琳抹了抹鼻子:“刚刚忙着买水果来着。”

“比起国内,泰国还是有些混乱的,要是遇到什么问题你千万要跟我说,我在清迈有朋友。”

“好好好,我知道了。”

挂了好友的电话,她望向依旧昏迷着的萧占。

虽然他很可恶,但乔琳并不认为他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他并没有真正想要伤害她的意思,只是想寻找她的帮助,但却不会表达,只能用最直接最粗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在她眼里,他更像一头受伤了的小兽,在拼命的保护他自己而已。

替他轻轻把被子盖好,蹑手蹑脚抱着他被鲜血染红的衣衫走去了卫生间。

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萧占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满是复杂到让人读不懂的情绪。

将他脱下来被血染红的衬衫和外套泡在冷水中清洗。衣服上有不少利器贯穿的破损,看得乔琳触目惊心。

将衣服晾好,她无意中发现了放在桌上的钱夹:“萧占。”她喃喃的念着。

“喂,臭小子,你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叫我啊。”她弯着腰双手拄在膝盖上,长长的头发有几缕落在他的脸上,瘙得他痒痒的。

属于女性特有的清新味道趁他不备就钻入了他的鼻腔,这个味道,竟让人意外的安心。

他是一个极其缺乏安全感的人,能够让他感到安心的人,除了秦百合,她是第二个。

他对于自己并不排斥这个女人的味道而感到意外。

乔琳抱着自己的小被子去沙发上蜷缩着睡去,给他留了一盏小夜灯。

萧占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皱,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百合,百合。。。”他在睡梦中不断呢喃着。

乔琳听到有动静,起身走到他身边,轻轻推了推他:“喂,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萧占猛的睁开眼睛,如同猎豹一般迅速用手掌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乔琳挣扎着用两只手不断拍打着他。

待他看清面前的人是谁的时候,才松开了手,低声说道:“以后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靠近我。”

乔琳捂着脖子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脸颊憋得通红,止不住的想要干呕。

萧占有些过意不去,起身想要去扶她。乔琳用力推开了他的手,咳嗽着说道:“咳咳,你。。。你离我远点,神经病。咳咳。”

被她这大力的一推,萧占露出些微痛苦的神情,他后背的绷带上渐渐渗出丝丝血迹。

乔琳跑到沙发上,决定不再看他一眼。不管他是生是死都与自己无关。

也许是折腾得累了,不一会儿她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五章:我要回家

“走。”萧占不知什么时候穿好了还没干透的衣服,拉起穿着卡通睡衣的乔琳就往门外走。

乔琳大惊:“你这神经病又要干什么?我的行李还没拿。”

“你要命还是要行李?”他回头对着大呼小叫的乔琳神情冰冷的说出这句话,乔琳瞬间安静了下来。任由他拉着自己穿过旅馆大堂。

刚一出门口,她还没发应过来怎么回事,萧占突然将她挡在自己身后,从腰间拔出枪将面前的黑衣人打倒。

乔琳尖叫着捂住耳朵,她这辈子从来没听过枪声,更何况在她面前刚刚被打死了一个人。

萧占拉着她快步向路边走去,身后的黑色轿车上出来三个黑衣人同时拔枪向他们射去。

萧占身手灵活的拉着乔琳左躲右闪,刚好来到路边,他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刚刚停稳,他直接伸手把司机扯出车外,朝着乔琳大喊:“上车。”

乔琳惊慌的打开车门,一颗子弹擦着她的耳边射到了车门上。她惊恐的抱着头蹲在地上。

萧占上了车,忍着身体的剧痛侧身将她硬拉上车,狠狠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黑衣人在车后追着扫射了一通,便转身开着黑色轿车追了上去。

乔琳在副驾驶座位上害怕的抓紧了扶手,萧占开到最快时速,她感觉自己要被甩到外面去了。慌乱的扯着安全带,却怎么也系不上。

一个紧急转弯,她身子大幅度前倾,心想这下要玩儿完见佛祖去了。

一只沉稳有力的大手将她稳稳拦住,替她把安全带扣好:“坐稳了。”

乔琳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吐了出来。

萧占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忍着剧痛用胳膊尽可能的护在她的身前。

乔琳害怕的死死闭着眼睛,完全没有感受到胸前那只温暖的大手。

他的伤口在不断渗出鲜血,有几滴不小心落在乔琳的粉色睡衣上,他咬牙调整了一下角度,让血尽量向别处流去。

开到一处山区,萧占停了下来。

“下车。”

乔琳乖乖的解开安全带跟他下了车。

小跑着追上萧占,仰头问道:“这位先生,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一起跑啊?”

“不跑你现在就已经变成尸体了。”萧占冷冰冰的回答着。

“那些人要杀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你救了我,自然就得杀你。”

乔琳无比崩溃的蹲在地上嚎叫着:“你这个丧门星二百五大蠢驴,我为什么手贱要去救你,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萧占冷冰冰的看着她:“如果你想死,就蹲在这里继续嚎。如果不想死就闭嘴,跟我走。”

当然,乔琳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默默的跟着萧占的屁股后面在山谷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探寻着出路。

前面不远处有个破旧的寺庙,萧占深呼吸了几下,提起一口气捂着胳膊走了进去。乔琳屁颠屁颠的跟着,她有些怕怕的左右瞧着,现在天色刚刚有些蒙蒙亮,眼前这个寺庙看起来有些诡异。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