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伊晴儿黑司焰by暧昧因子小说_奉子成婚总裁强宠小萌妻

发布时间:2018-10-13 17:0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奉子成婚:总裁强宠小萌妻》是由“暧昧因子”所著,主角是伊晴儿、黑司焰,渐渐走到红地毯尽头,伊晴儿得以清楚地看到黑司焰英俊的面庞。他脸上挂着温润无害的笑容,细看下去那笑却未达眼底。

奉子成婚总裁强宠小萌妻在线阅读_伊晴儿田甜小说阅读

第一章:楔子 她决定生个孩子

伊晴儿双眼贼亮,目光色迷迷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

“唔!”鼻腔内痒痒的,有温热的东西汹涌的流淌出来。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白花花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伊晴儿伸手胡乱抹了把,点头应道:“真的耶!”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

话落,一盒纸巾递过来。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田甜见这情景当下慌了神,“不行不行,晴儿你这血流太多了,根本止不住,快去医院让宁阿姨给看看吧!”

F市第一人民医院

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安啦安啦,我没事的,心火太旺盛了,流点鼻血很正常的撒!你别担心!”伊晴儿伸手拽着田甜,大咧咧的安慰着。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伊晴儿笑的很猥琐,“嘿嘿!咱这不是没接触过那么劲爆的的画面么,一回生二回熟,下次肯定不会流鼻血的哈!”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伊晴儿笑的讪讪,对此讽刺不置可否。谁让她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呢?

少顷,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走进病房。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宁晨面色凝重的走到床边,踌躇不语。

伊晴儿见状,心中咯噔一下。

她弱弱的追问道:“宁阿姨,难道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这一次,宁晨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并且做出回应,“晴儿,你流鼻血不止的原因是因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宁晨苦笑一声,摇头道:“孩子,别那么悲观,你现在只是白血病早期,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只要你好好提高自身免疫力,三年五载不会有问题的!”

闻言,伊晴儿身旁的田甜惊呼道:“那三年五年之后呢?”

宁晨脸色一僵,不吭声。

但是那表情明显是在告诉伊晴儿,三年五年之后也许会恶化,也许会死亡。

伊晴儿将头埋在双膝间,默默地哭了。

田甜看到,也哽咽了,拉着伊晴儿不停劝解她。

伊晴儿扁着嘴儿,轻声抽泣道:“我不是个惧怕死亡的人,可是我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要结束,我好不甘心啊!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的梦想,我……”

说到后面,伊晴儿缩进被子里,只呜呜哭泣。

田甜知道伊晴儿的父母在她三岁时离异,她的母亲带着她姐姐移居国外了。而她的父亲虽然很有钱,却对她不管不顾,除了丢给她一大堆钞票,就将她委托管家女佣照顾,不闻不问。伊晴儿是个很缺乏亲情的可怜女孩儿!

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宁晨说伊晴儿目前状况良好,没有大碍。

这期间,与伊晴儿同病房居住的白血病女患者引起伊晴儿的注意。那是一个很乐观的女患者,二十来岁。她说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不久以后就会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

伊晴儿很好奇,“你本身有白血病,为什么还要生孩子呢?”

那个女患者说:“我的病情还没有到恶化的地步,所以我想趁着自己尚算健康的时候生一个宝宝。我每天都有记日记,把我的愿望,希翼,梦想写下来。我希望我的宝宝出生后,就算我不在了,也可以有人替我将她养大,然后给她看我的日记,让她帮助我完成我不能完成的梦想,让她做我生命的延续!”

“生命的延续?”伊晴儿拧着眉头,心底某根弦狠狠抽动了一下。

三天后,伊晴儿突然做出一个惊天决定——她要生孩子,她要趁着自己病情没恶化之前生一个孩子!

田甜和宁晨得知这个消息,全都举双手赞成。因为,如果伊晴儿真的怀孕生下孩子,一定会很乐观的为了孩子努力活下去的!

可是,想要生孩子就得先怀孕。伊晴儿如今虽然病情没恶化,但是身体应该承受不了男欢女爱的摧残吧?田甜和宁晨认真研究分析了一番,最终宁晨提议让伊晴儿在医院做人工受/精。

宁晨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她表示自己可以利用职务之便,为伊晴儿物色一个长相出色,学历出众,世间难寻的绝世好男人。似是怕伊晴儿不相信,宁晨还将对方的资料拿给伊晴儿看。

二寸照片上是一个长相俊逸非凡的男人,资料显示对方是哈佛大学金融系的毕业生。

“哇,这么好的条件还卖精/子啊?”伊晴儿咂舌。

她其实没有要求那么高,只要对方健健康康,其它说的过去就可以了!

宁晨脸上满是与她年纪不符的贼笑,“呵呵,也许是对方自愿捐的吧!”

于是乎,冰冷的手术室内,伊晴儿将自己保存了十八年的薄/膜奉献给了宁晨手中那超粗的针筒。

从此时开始,伊晴儿的腹中将会孕育出一个宝宝……

第二章:哭泣的小男孩

五年后·台湾·桃园国际机场

下午的阳光透过候机厅的落地窗,洒在人来人往厅内地板上。伴随着播音小姐清脆甜美指引声,人们脸上都带着匆忙。

可这样一片慌张急躁的情况下,却见落地窗下,一个模样四五岁大,穿着一身小巧休闲服的小男孩正张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东张西望,面露急色的看着来往的人潮。

他短小的手指抓着身后硕大行李箱的把手,手指紧紧的努力护好行李,像是深怕行李会丢似的。

十分钟过去后,小男孩脸上的急色加剧。

二十分钟过去后,小男孩白皙圆润的小脸已经有些涨红。

终于,三十分钟过去了……

“哇啊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叫,骤然响彻整个候机厅上空。

形色匆忙,脚下生风的乘客们偏头,只看见一个水晶般精灵可爱的小男孩,正扁着小嘴,眼眸氤氲,眼角挂着长泪。

他扁着小嘴儿,幽怨的哭泣道:“妈咪,妈咪你去哪里了?宝宝要尿尿,宝宝憋不住了啦……”

许多女性乘客看到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哭的稀里哗啦,禁不住母性泛滥,一圈又一圈儿的人围了上来,关切的询问情况。

“小朋友,你要找你妈咪吗?”

小男孩不吭声,只皱着小脸,继续扁着嘴儿大哭不止。

人群中有人开始嘀咕:“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怎么能随便丢在一边不管呢?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做父母的。”

“就是啊,看着小孩子哭的,我的心都疼了,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想的?”

“哎,你们看,看那边那个男的,是这小男孩的爹地吧?”有人突然指着不远处,惊呼出声,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众人的目光迅速望过去,果然见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眸带凌厉的冷傲男子正单手挽着身边衣着曝露,巧笑倩兮的女子纤腰。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男人明显与哭泣的可爱男孩子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眉眼,那轮廓,简直就是放大和缩小的绝对父子关系!

此刻,那男子刚毅的下颚贴在身旁女子的颊边,轻薄的唇瓣抵在女子的耳旁说了句什么,然后就见他怀中的女子登时笑的妖娆冶艳。

见此状况,有伸张正义的好事者火冒三丈冲了过去,一把扒拉开男子和女子。

那好事者冲着男子怒吼道:“你们怎么当人父母的?把孩子丢在一边看管行李,你们在这谈情说爱,太不负责任了!没听到孩子哭吗?”

男子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性感魅惑的薄唇,璀璨如星的眸子,让人不敢正面直视。

只见他黑着一张脸瞪了来人一眼,然后冷冷的丢出三个字——“神经病!”

话一落地,就遭到一群旅客的怒骂。

“怎么会有这样的爹地啊?简直枉为人父!”

“哎呦,你们看那个女的,跟没事儿人似的。我怀疑这女的根本不是孩子的妈咪,看样子是孩子的爹地有小三儿了,孩子的妈咪气跑了!”

“这样啊,好可怜的孩子,好可恶的爹地!”

“是啊是啊,虎毒还不食子呢!狼心狗肺的东西!”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将默不作声的冰冷男子惹怒了。这群疯子,唠唠叨叨的说什么东西呢?

只不过,不待他发飙,就听到一个甜美的惊呼声平地而起——“哎呀,宝宝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呢?天呐天呐,妈咪不是故意的,妈咪吃坏了肚子,多蹲了一会儿而已。告诉妈咪,你哭什么?”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她毫无形象的狂奔到小男孩身边,一把将小男孩抱在怀中。

看的出,她很心疼自己的孩子,众人如是想。

但仅仅一秒钟而已——

“哇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紧接着,众人看到那女子……那女子竟然亲手将自己的儿子丢在地上。

她瞠目结舌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然后颤抖着声音呼喊道:“伊宝宝,你……你竟然尿了裤子?天呐,你竟然尿了裤子?你丫的也不是一岁两岁了,你都五岁了你还能尿裤子?”

女子的名字叫做伊晴儿,芳龄二十三岁。被她丢到地上的男孩子,是她年仅四周岁的的儿子——伊宝宝!

此时,地上扁着小嘴儿的伊宝宝满脸不甘的爬起身,愤怒的指责道:“妈咪,你不讲理!明明是你不让宝宝离开行李箱的,这么重宝宝又拎不动,当然只好站在原地等你。谁知道你拉肚子会这么久啊?宝宝憋不住,难道大活人你想我被尿憋死啊?”

“哎呀,你这个小逆子,还学会顶嘴了是吧?”伊晴儿叉着腰就准备上前教训自己的儿子。

然而,没待伊晴儿抓到自家儿子,一个身材高大的冷傲男子已经先她一步冲过来,一把将伊宝宝拎了起来。请注意,是大手抓着伊宝宝的衣领子,直接拎到半空那种方式。

冷傲男子就是此前旅客们指责枉为人父的那个男人,此刻,他正目光凌厉的盯着眼前这个缩小版的孩子,而伊宝宝也在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回视着放大版的男人。

“唔?帅叔叔,你跟宝宝长的好像哦!”伊宝宝嘟着小嘴儿,惊奇的呼喊出声。

冷傲男子嘴角一抽,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什么叫他跟宝宝长的好像?

那厢,伊晴儿听到自家儿子的惊呼声,立刻迟钝的反应到现在的状况。该死的,这男人竟然敢拎她家宝宝的衣领子?

“喂喂喂,你谁啊你?我教训我家宝宝,关你鸟事儿啊?你放下我的宝宝,快点放下!”伊晴儿很生气,她的宝宝她无论怎么欺负都可以,但是别人休想碰一根汗毛。哼!

冷傲男子恨不得捏死身边不断呱噪的女人,他转过头,目光愤愤的瞪向伊晴儿。然而,当他看清伊晴儿的容貌时,浑身赫然一僵。熟悉的容颜,相似的眸子,唯一不同的是身材和气质,以及性格!

也就是说,这女人只是与他心底的那个女人相像,却并不是那个女人!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声音无比恶狠的冲伊晴儿怒吼道:“女人,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孩子的来历!”

在男子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伊晴儿赫然瞪大双眼,像被雷劈了似的。乖乖呦,这个男的长的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来着?就是……

第三章:孩子哪来的

“呃!”伊晴儿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她左看看自己家的宝宝,右看看一脸怒焰的男子,只觉得天塌地陷般的迷糊。

这神马状况撒?遭雷劈了遭雷劈了,雷的她外焦里嫩的。

伊晴儿一手指着满脸愤慨的冷傲男子,一手指着自家可爱到爆的宝宝,然后惊声尖叫道:“啊啊啊,你这个男人怎么跟我家宝宝长的一模一样啊?天啦,这也忒惊悚了,难道当年姐姐我生的是双胞胎,有一个基因突变,穿越到二十几年后了?或者说,你是温室大棚加高效化肥培育出来的克隆人?”

“噗!”

“噗!”

“噗!”

原本围在一旁凑热闹的人们尽数喷血,这女人果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下子真的被雷死了!

众人一致认为,伊晴儿如果不是穿越小说看多了,那么她就一定是从精神病院偷溜出来的!

“焰,这孩子为什么会跟你长的一模一样?你竟然生了孩子?你不是说过这辈子都不要生孩子的吗?”正当伊晴儿迷迷糊糊的时候,耳畔传来一个女子哽咽的呼喊声。

她转过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子顶着一双红兔子眼儿,目光愤恨的瞪视着伊宝宝。

那个被唤作焰的冷傲男子扭头,脸上写满比那漂亮女子更愤恨的神色,他轻启薄唇,冷声斥责道:“小雨,谨记你的身份!”

“你……”漂亮女子嚅嚅唇,红着的眼眶一下滚出泪花儿来。她扁扁嘴儿,转身毅然朝机场候机厅外跑去。

伊晴儿吞吞口水,本着做人要低调的宗旨,她缩缩脖子,提示那个处在暴怒中的什么艳不艳的。汗,其实是焰啦!

“那个,艳还是不艳的,你女朋友还是老婆的,跑掉了哦!你不去追么?”细小的声音,听着让人心中徒生保护的欲/望。

不过,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冷傲男子。

他冷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哼道:“我叫黒司焰!”

“噗!”闻言,伊晴儿直接笑喷了,“黒司焰?哈哈哈,好搞笑的名字啊,让人联想到黑四眼有木有?哇咔咔!”

黒司焰的脸一下就绿了,这个女人真是欠扁,不过他没空顾虑这些。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他承认自己遭受到一次感情创伤后性情大变,换女人如同换衣服,可是那只是表象,是做戏给他的父母看的。他一直洁身自爱,没有与任何女人真正上过床啊!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面前这样一个身材超级没有料的平板矮矬女会生出他的孩子?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仿的人很多,但是这个孩子……黑司焰莫名的觉得就是他的种,肯定是!

那眉眼,那轮廓……

一手拎孩子,一手死死地抓住伊晴儿的手腕,黑司焰无比愤恨的咆哮道:“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告诉我,这个孩子是哪来的?”

伊晴儿翻翻白眼儿,一把甩开黒司焰禁锢着的大手。之后,她不急不慢的将黒司焰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

黑司焰被伊晴儿肆无忌惮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舒服,这女人的眼神太直接,太猥琐,他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剥光衣服了似的。幸好,他怀中抱着伊宝宝遮挡,不然他真的有种被看光的悲催感!

他咬着牙,怒声吼道:“喂,女人,再看挖掉你的眼睛。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回答我的问题,孩子到底哪里来的?”

伊晴儿无视黑司焰的怒吼威胁,一次次的将黑司焰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了不下N+1遍,最后才算是慎重的点了点头。

就听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嗯,看来你是我儿子的爹这个事实,应该是不会错的了。这世界还真是小,什么叫无巧不成书我算是领教了。我的儿子都四岁了,突然跳出个爹来,哼哼!”

顿了顿,伊晴儿继续补充道:“不过啊,真是看不出来,黑四眼先生你长的人模狗样的,穿的也溜光水滑的,咋就是个那样式儿滴人捏?”

黑司焰眼角抽搐中,他是哪样式儿滴人了?他倒是想问问眼前这个女人是哪样式儿滴人,怎么就悄无声息的偷了他的种,生了他的娃呢?

正暗自思考时,伊晴儿再次叹气,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小伙子啊,姐跟你说,那钱不是随便赚的你知道吗?”

说到这里时,伊晴儿顿了顿。转身走到行李箱前,从侧面拉开,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饮了一口。

黑司焰嘴角眼角一起抽搐,这女人有多大啊?二十三岁?二十四岁?作为娱乐公司的首席总裁,黑司焰阅女无数,几乎可以肯定伊晴儿的年纪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一个没到二十五岁的女人,也敢叫自己小伙子?也敢在自己面前以姐自称?不,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刚刚她说话那个语气,她到底想说什么东西?

伊晴儿旁若无人的仰着头喝完水,大手一挥,继续滔滔不绝的讲。

黒司焰觉得,他已经隐忍到极限了。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自己就只是问她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她至于扯出这么一大堆,还没说到正题上吗?

但是,目前的状况告诉他,忍!一定要忍!

就听伊晴儿开口训斥道:“你说吧,这人都有三餐不济的时候,想点歪脑筋赚钱,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能靠歪点子发家致富啊,虽然精/子的卖价确实挺高的,不用费什么劲儿就发了一笔小财。但是小伙子,你有木有想过一个严峻的问题啊?你卖精/子,然后卖好多好多,到时候千千万万个女滴买了,怀了你的娃。到时候娃们长大了,万一恋爱了结婚了,那就是乱//伦你知道吗?”

闻言,周围响起一连串的唏嘘声。

“……”黒司焰眨眨眼,根本不知道伊晴儿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伊晴儿上前拍了拍黒司焰的肩膀,叹气道:“小伙子,最可怕的是什么你知道不?到时候你的女儿和儿子结婚了,生出个畸形儿。我的神啊,那时候你就万死都难逃伦理的谴责啊!看你穿的这一身儿,好像是杰尼亚西装,价值不菲吧?呵呵,这些年你靠卖精/子赚了很多黑心钱对吧?咱们打个商量,看在我替你养儿子的份儿上,把我买精/子那两千块还我呗!”

“……”黒司焰浑身一抖,手上的伊宝宝立刻掉到了地上,摔的嗷嗷哭。

“哇啊啊,妈咪,屁屁痛痛!”萌翻了的哭声立刻响彻整个候机厅,吸引许多南来北往的旅客。

然而,黑司焰却充耳不闻。他的耳畔还萦绕着伊晴儿说的那句话——“这些年你靠卖精/子赚了很多黑心钱对吧?”

什么叫……这些年……你靠卖精/子……赚了很多……黑心钱?

第四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伊晴儿见自家宝贝儿子被摔在地上嗷嗷哭,那叫一个心疼啊,她慌忙凑上前,将伊宝宝抱在怀中夸张的哄啊哄的。

“唔唔唔,宝宝不哭啊,你这有实无名的爹地真是个杀千刀的。我可怜的宝宝啊,拜你这杀千刀的亲爹所赐,你以后找老婆可是难于上青天了,吼吼吼~~~”一边哀嚎,伊晴儿还一边流下两行宽面条来衬托她此刻绝望的心情。

黒司焰整个人风中凌乱,眼角嘴角脸颊乃至全身都在不停地抽搐啊抽搐。太可怕了,他遇到疯子了!

面前这个开口闭口精/子来精/子去的疯女人,这个一句话能气的你胃出血的疯女人,这个两句话能气的你肝功紊乱的疯女人,这个三句话能直接送你去阎王爷那里报到的疯女人……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他觉得他有必要学当下年轻人的口头语来一句——“地球很危险,我要到火星去啊!”

天呐,他早晨出门一定是忘记烧高香了!这个女人竟然说……竟然说他是靠卖精/子发家致富的?嗷嗷嗷,气死他了,胃疼,肝儿疼,浑身五脏六腑都疼。脑袋瓜子直接就死机,停止任何思考了!

吼?他是谁啊?他黑司焰可是F市黑焰娱乐公司的首席总裁,年仅三十二岁却是名符其实的钻石王老五。这女人竟敢说他是靠卖精/子发家致富的?

许久的许久,久到周围的人渐渐都散去了。黒司焰才冷着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径自走上前。

“你要干嘛?”伊晴儿警惕的抱着伊宝宝后退了一步。

黒司焰深呼一口气,然后阴冷着声音说道:“你认为你说出那番荒谬的解释我会相信吗?给你最后最后一次机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伊晴儿蹙着眉头,好半天才后知后觉的明白。敢情这个男人不相信自己的话啊?没问题,她可是手握着证据滴。

放下怀中的伊宝宝,伊晴儿伸出手指,得瑟而又嚣张的指着黒司焰,“黑四眼,我看你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转身,她奔到行李箱前,拉开拉链不停地翻腾起来。

黒司焰不停地在心底告诫自己冷静,要冷静。这个找死的女人竟敢指着他的鼻子说话,今天要是换一个人,他必定会拧断那人的手指头!

伊晴儿弯身不停地在行李箱里翻找,一边翻一边自言自语:“咦,哪去了呢?在哪儿呢?”

一边的伊宝宝见状,凑上前好心的建议道:“妈咪,不如把衣服都掏出来,找到你要找的东西再装回去不就哦了么?”

闻言,伊晴儿一副醒悟的模样,对着伊宝宝的小脸儿“吧唧”亲了一口,“我家宝宝就是聪明,就听宝宝的哈!”

这之后,她不停地朝外甩衣服,裙子、背心、短裤、小孩子的衣服、裤子,这些已经令黒司焰满脸黑线了。

嗷嗷嗷,这个该死的女人!!!她

“哇咔咔,终于找到啦!”伊晴儿终于煞费苦心找寻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乐的一跳三尺高。

这样所导致的后果就是——

“砰!”她厚的跟城墙似的脑袋狠狠的撞在黒司焰的下巴上。

“我靠!”黒司焰捂着下巴,痛的险些流下眼泪来,当场就爆了句粗口。这个该死的女人,搞什么呀?她可真有杀人不见血的超级本事。

伊晴儿跟没事儿人似的看着黒司焰,那眼神儿,绝对的无辜加茫然,像极了小白兔儿。

“那个,黑四眼先生,你没事儿吧?”那表情,真是清纯啊。

“你个蠢女人!”黒司焰真想如法炮制的回给伊晴儿一拳,看看她会不会有事。呼,气的他快呕血了!

见黒司焰只是愤愤的盯着自己,伊晴儿耸耸肩,撇撇嘴,然后上前两步,将手中一张破的不能再破的破纸抖开。

“黑四眼先生,请看下!话说,你不是近视眼的吧?”伊晴儿不确定的又上前两步,生怕黒司焰看不清楚纸上的字。

黒司焰只是瞪着伊晴儿,不说话。其实他说不出来,他的下巴啊,还很疼的说。

伊晴儿一手拿着破纸,一手伸出手指在上面直比划。“那,黑四眼先生,你看看先,两千块收据有木有?看到没?这里这里!”

生怕黒司焰看不见似的,伊晴儿将破纸又凑近一些,然后得意洋洋地说:“你也看到了吧?我的儿子是我花两千块的真金白银买来的,是从正规医院接受正规渠道买来的高价精/子!我那个时候要是知道孩子的爹地是专门卖精/子的,打死我也不会买的哦。我随便上大街上拉一个帅锅,搞个神马的一夜情,也比这个强的多。切!你说这事儿整的,以后我儿子找老婆多困难,还得先去医院验DNA!”

“呼~~呼~~~”

北风那个哗啦啦的吹啊,吹的黒司焰全身拔凉拔凉滴。

他咬牙切齿、无比愤怒地盯着手持破纸,态度极其恶劣加嚣张的伊晴儿,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这个张口闭口非“精/子”不开口的女人,到底是何方妖孽啊?

气死他了!!!头痛,胃痛,气的他头晕目眩,有种找不到北的感觉。

“请通往F市班机的旅客迅速到四号登机入口,飞机将在十分钟后起飞!请通往F市班机的旅客迅速到四号登机入口,飞机将在十分钟后起飞!”广播大喇叭内传出甜美的声音。

伊晴儿眼睛一亮,对一旁的乖儿子嚷道:“唔,儿子,快帮妈咪捡地上的衣服,咱们要登机了!”

伊宝宝得令,立刻满地捡衣服、裤子、裙子等等物品。

母子二人飞快捡起地上的东西,装到行李箱内,然后拖着行李箱大步朝登机入口奔去,徒留下站在原地头晕目眩找不到北,各种疼痛的男人——黑司焰!

第五章:华丽丽的内伤了

飞往中国大陆F市的飞机上,伊宝宝一脸忧愁的凝视着身侧的伊晴儿。

终于,伊晴儿受不了宝贝儿子异样的目光洗礼。

她伸手,比划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宝宝,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别用那种我欠你八百万不还的眼神儿死盯着我,OK?”

伊宝宝拧着小眉毛,歪头思索,却并没有说话。

那副萌死人的可爱模样儿,让伊晴儿很想扑上去咬一口!

正当伊晴儿准备化身大灰狼扑过去时,伊宝宝突兀的开口了,“妈咪,那个男人不简单!”

“嘎?”伊晴儿张大嘴巴,足足能塞下一个鸡蛋。

半晌,她才回过神,悻悻的应道:“我当然知道他不简单!”

闻言,伊宝宝瞪大闪亮亮的眼睛,惊声疑问:“那妈咪还说他是靠卖精/子发家致富的?”

“……”机舱内温度陡然降低至少五摄氏度,所有人齐齐无语。

伊晴儿抚抚额头,小声对伊宝宝说:“臭小子,谁准许你张口闭口说那个词儿的?你给我闭嘴!”

伊宝宝小嘴儿果真闭上,可是却一脸哀怨的看着伊晴儿,好像在指责伊晴儿有惊天秘密瞒着他一样。

伊晴儿受不了儿子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忙凑上前低声解释:“哎呦,宝宝你都看出那男人不简单了,那妈咪当然也看出来了。不过妈咪跟你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是你爹地,我是真的真的从医院买的精/子然后生出的你啦!”

伊宝宝频频点头,伊晴儿见状,忙舒了一口气。呼,她还以为儿子不相信自己说的,没想到小家伙儿对自己还是蛮信任的!

下一秒,只听身侧传来稚嫩却老成的声音,“宝宝非常相信妈咪说的话,因为那个男人实在是太优秀了,妈咪这样的女人如果想怀上他的种,根本没可能。只怕没等爬上他的床,就被人家一脚踹飞了啦!”

“……”伊晴儿哑然,一颗小心肝儿被宝贝儿子打击的细碎、细碎……许久,她突然伸出魔爪,狠狠的捏住伊宝宝可爱的小脸蛋儿。她一边捏一边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伊宝宝,你不说实话能死吗?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陪白云作伴?”

三个小时后,飞机稳稳降落在F市启仙机场。

伊晴儿一手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一手牵着自家宝贝儿子,慢吞吞地晃悠出机场大厅。

“妈咪,你不是说外公有派人来接我们的吗?”伊宝宝左看看,右望望。

伊晴儿也跟着四下张望,该死的,难道那老头又纵情温柔乡里,把自己忘脑后去了?

母子二人正心下狐疑时,一辆黑色加长的劳斯莱斯稳稳停在他们面前。

两个高大的男人上前,伸手将伊晴儿的行李箱接过去,然后……动作利索甚至是很野蛮的……将行李箱丢到车后备箱内!

伊晴儿看到这一幕,嘴角一阵抽搐。真心想说一句,大哥啊,这不是杀人抛尸,你丢那么大劲儿干嘛?摔坏了你要赔的撒!

“伊小姐,请上车!”一个身穿中性服装的中年女人打开车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看的出,这女人很干练,面色沉稳,不苟言笑!

伊晴儿挑挑眉,嘿!老爸身边一向不是波涛汹涌的辣妹,就是玉腿修长的嫩妞儿,什么时候竟然聘了这样一个中规中矩的老女人?啧啧,真是不容易啊!

暗自感慨了一番,伊晴儿挥手招呼伊宝宝,“儿子,上车,咱们回家见你外公!”

伊宝宝动作麻利的跳上车后座,拍着小巴掌欢呼道:“哦耶,终于能见到狼外公了,好想看他到底有多色,能让妈咪一天到晚咒他精尽而亡捏!”

“……”加长的劳斯莱斯车内,本就打了冷气的温度更冷了几分。司机和副驾驶位置坐着的中年女子纷纷吞口水,脸上挂满黑线。

“呵呵,那个……咱们走吧!”伊晴儿尴尬的笑一笑,催促出声。末了,在伊宝宝脸蛋儿上又捏了一把。

伊宝宝纠结着小脸儿,很幽怨!他又肿么了嘛!他说的是事实好伐?

二十分钟后,劳斯莱斯驶进一幢奢华的别墅内。

伊宝宝一下车就高呼道:“哇,外公家的公寓好大哦!”

伊晴儿额头划过三根黑线,纠正道:“儿子,这是别墅!”

丫的,见过公寓只有三层,还带这么大院子的吗?笨孩子!

“你外公可真奢侈,竟然买这么大的别墅!”伊晴儿一边观看别墅内唯美如画的风景,一边感慨出声。

犹记得当年她出国的时候,老爸住的是公寓。啧啧,瞧现在风光的!

“哎呀,我的乖孙子回来啦,快来快来,让奶奶抱抱!”突兀的欣喜惊呼声平地而起,伊晴儿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贵妇人匆忙冲出来,将可爱的伊宝宝直接纳入怀中猛亲。

伊晴儿浑身剧烈抽搐,老天,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这个贵妇人是谁啊?老爸人呢?

正狐疑时,就见那个贵妇人抬起头,冲伊晴儿灿烂一笑,“晴儿,好久不见!”

伊晴儿看清贵妇人的脸,下巴直接砸在地上,“呃呃呃,宁晨阿姨,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啊?难道……难道你嫁给我老爸了?”

闻言,宁晨的脸刷的铁青,继而黑沉下去。这死丫头,想象力太丰富了!

“晴儿,这是我的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儿媳妇,是我孙子的妈了!”宁晨抱起被亲的蒙头转向的伊宝宝,一脸严肃的对伊晴儿说明当前状况。

伊晴儿如遭雷击,怀疑自己幻听了。什么叫‘你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儿媳妇,是我孙子的妈’?

她讪讪的笑问道:“宁晨阿姨,您在拿我寻开心是吧?那个啥,我老爸呢?是他让你搞恶作剧的是不?”

宁晨笑的一脸无奈,“你这丫头,还叫‘阿姨’啊?该改口叫我一声‘妈’啦!”

话落,一手抱着伊宝宝,一手拉着伊晴儿朝别墅走。

途经之处,女佣和男仆看到,纷纷对伊晴儿和伊宝宝鞠躬,“见过大少奶奶,见过小少爷!”

伊晴儿抬起的脚悬在半空,怎么也放不下去了。

她一脸惊悚的瞪大双眼,如同大白天见了鬼似的指着自己鼻子疑问道:“你们叫我什么?”

所有人齐声回答道:“大少奶奶!”

“轰!”伊晴儿华丽丽的内伤了。她连大少爷是哪根葱都不晓得,就成了大少奶奶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