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初江祈夏末小说_囚笼恋人总裁今生不相爱by玉步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7:0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丈夫初江祈和妹妹双双背叛,在我的床上翻云覆雨,本以为自己就此和初江祈一别两宽,却不想这只是深渊的开始...面对那个男人的囚禁,她能否逃离呢?《囚笼恋人总裁今生不相爱》带你一起来看

囚笼恋人总裁今生不相爱初江祈夏末小说阅读

第一章  我也有逆鳞

我老公有了情人,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把我宠上天的老公会在我们的床上和别的女人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站在门口,听着我老公的喘息声,一股寒意爬上我的背脊,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透过虚掩着的门,我看着初江祈的动作,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们结婚三年了,该做的都做了,除了那件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我还是清清白白的。

末末,你是我的女神,爱的入骨的女人,我不能亵渎了你。

这么荒谬的理由,我竟然相信了,还感动的一塌糊涂,对他爱的死心塌地。

我不明白,这个平时说爱我入骨的男人为什么要这样的伤害我?

从恋爱到结婚,他都表现的可圈可点。在外人的眼里,他是一个绝世好男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绝世好男人,他却出轨了。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可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击碎了我自以为是的幸福。

难道我已经没有了吸引他的魅力了吗?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爱我了?这个认知让我呼吸一滞,心口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

“哦……啊……”

初江祈享受的声音让我觉得不堪入耳,这样的他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觉得特别的陌生,特别的心痛……

我很想做一个聪明的女人,理智的面对老公出轨的事情,但是,我却控制不住我的脚。

我一脚踹开门,发泄着我此刻的愤怒,巨大的撞击声把里面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

初江祈下意识护着那个女人的动作刺痛了我的眼,他把我当什么了?

“为什么?”我红着双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末末,你听我解释……”一向从容淡定的初江祈此刻有些慌乱,拉了拉盖着两人的薄被,满脸的尴尬。

“我听着……”愤怒的火球在我胸膛乱窜,随时准备爆发。

“末末,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初江祈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说道。

“我不介意……”我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的说着。

现在知道难堪了吗?晚了……

初江祈看着我,脸色阴沉的可怕。或许没有想到一直以来百依百顺的我会这么的倔强吧,他嘴唇蠕动了几次都没说出一句话來。倒是他怀里的女人沉不住气了,抬起头冲着我说道。

“你不介意,我们介意……”

当看见床上那个女人的脸颊时,愤怒瞬间充满了我整个胸腔。有一只无形的手捏住我的心,疼的我无法呼吸。

夏至……

我的亲妹妹。

和我老公一起的女人竟然是我的亲妹妹夏至,这是多么的可笑。

对上她的眼睛,我看见了一抹得意,我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撕了这两个龌蹉的人。

“姐姐,没想到你还有偷窥这个癖好。”

“初江祈,你还是人吗?”我嘶声力竭的吼道。

“末末……”我在初江祈的眼里看见了一抹惊慌,估计,我此刻的表情吓到他了。看着他不着寸缕的慌忙的想要走过来,我厉声呵斥道。

“初江祈,别让你的肮脏污了我的眼。”

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思来理会初江祈,初江祈出轨夏至,对我来说,如鲠在喉,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的疼痛。

初江祈明显一怔,看了我一眼,嘴唇蠕动,最后什么也没说,脚步一转走向了卫生间。

我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像淬了毒的箭,恨不得刺穿他的身体,直到他消失在转角处我才将目光投向还在床上的夏至。

这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两个世界上最熟悉的人。

“姐姐,你不用这样子看着我,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保住你在初家的地位。谁让你的肚子不争气?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生下一儿半女。”

“这就是你爬上初江祈床上的理由?”我冰冷的声音让夏至一愣。

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一直对她千依百顺的我会这么个态度。

“姐姐,你知道的,我们全家都要靠江祈哥养活,要是因为你不生孩子而离婚了,我们这么一大家子可怎么活啊?”

夏至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后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对着我吐了一个烟圈,一脸的无辜,完全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滚……”我一手握紧拳头,一手指着门口,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姐,这是江祈哥的房子,你凭什么让我滚。”

看着一脸无耻的夏至,我笑了,笑我自己愚蠢,都这个时候了,还顾及所谓的姐妹情分。

对于这样的夏至,我不想再多说一句。

直接上前拽着她的手臂,将她给扔了出去。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以及夏至怕打着卧室的门,大声喊着初江祈的名字的声音让我头痛欲裂。

我不明白了,现在的小三都像夏至这么嚣张吗?

我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有那么片刻,觉得自己置身在地狱一般。

夏至的辱骂声刺破了我的耳膜,我掏出手机,熟练的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

“菲菲,有货,赤月别墅3号。”

“姐姐,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你的亲妹妹,你总不至于为了一个男人把我丢进精神病院吧?”

门外的夏至停止了敲门,声音有些颤抖的尖叫着,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我的决绝。

“姐姐,我也是为了妈,你知道的,妈不能再回到以前那种生活的,她接受不了的。”

夏至知道我对妈妈百依百顺,可是这一次我却要忤逆了。

“夏至,我也是有逆鳞的。”我隔着门冷冷的说道,她碰触到了我的底线。

“江祈哥,救我……”夏至慌乱了,继续拍打着门,声音有些急促。

浴室里的水流声一直响着,初江祈也没有出来,他选择了逃避。

我听着夏至的声音,看了一眼浴室的门,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出轨了还不愿意面对的男人真让人觉得恶心,而这个恶心的男人我还曾经当他是至宝一般爱着,我还真的是蠢爆了。

我勾了勾唇角,有些自嘲。

我想,等一下,我该和初江祈去一趟民政局了。

第二章  迈巴赫男人

当夏至被强制带走以后,卧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安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残留的欢爱气息让我觉得恶心,脑海里浮现的限制级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

同时被亲情和爱情背叛,让我有些承受不住,也有些不知所措。我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摘下手上的戒指放在梳妆台上,转身离去。

余生,各自安好。

我开着车,像游魂一样漫无目的的行驶着。鬼使神差的我来到了我和初江祈第一次约会的海边,夕阳打在海面上泛起点点波光,景色还是那么的美,一如最初,只是如今看景色的人心情却是不一样了。

我坐在沙滩上,夕阳将我的身影拉的老长,显得格外的孤独。我掏出手机,一遍一遍的刷着抖音。

据说抖音可以治疗悲伤,可是,无论段子有多么搞笑,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终究,我还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和潇洒。

来电显示取代了抖音画面,老公两个字此刻对我来说是那么的刺眼。我呆呆的看着,没有打算接他的电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面对那个我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突如其来的变故,真的让我没有办法接受。

回忆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瞬间将我淹没。那些曾经过往的美好,如今就像一把利刀一样凌迟着我的心,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痛。

第一束阳光打在海面上,我动了动已经僵硬的四肢。手机发出滴滴的声音,提示着电流不足。

两百多条未接电话,我嗤笑一声,顺手把手机关机了,去他的初江祈,我凭什么为了他的过错而伤害自己?

饱餐一顿之后,我给自己换了一个发型,拿着初江祈的白金卡疯狂的购物,然后报了一个旅行团。

当我再次回到上京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时间的沉淀,让我的伤痛没有当初那样来的激烈,虽然心还是那么的痛。

很意外的在机场出口看见初江祈捧着一束鲜花对我招手,他脸上挂着以前我最喜欢看的笑容,此刻我心中没有半点欢喜,有的不过是伤口揭开那一瞬间的疼痛。

“末末,回来啦!”他像平常一样对我张开双手若无其事的浅笑道。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面对我?这半个月以来我的伤心,我的悲痛又算什么?

“末末,我们回家吧。”见我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他笑容不变,上来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条件反射的想要挣开他的手,可是他却拽的非常的紧,不顾是不是弄疼了我的手,直接拉着我出了机场,强硬的将我塞进了他的车里。

呵,终究还是有所不同了,以前他是不会违背我的意愿的。

我也有我的骄傲,所以,我用跳车来威胁他放我下车。留下一句好聚好散之后,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当出租车司机问我出哪里的去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没有任何的去处,最后让师傅送我去了市区酒店。

安顿好了以后,我去寄车的地方取了车就开车去好闺蜜孙菲上班的精神病院医院。

原本我是一个比较要强的人,不愿意别人知道我的不愉快的事情,可是此刻我却想找一个人倾诉。

刚到医院门口,一个女人猛的蹿出来迎着我的车头扑过来,我条件反射的猛打方向盘,避开那个女人以后碰的一声传来,我撞车了。

我惊魂未定的趴在安全气囊上,耳边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想死的话,滚远一点。”

奶奶的,谁特么的想死了?意外……意外懂不懂?难道我直接把那个女人给撞死吗?

“多少钱?开个价吧!”我被撞的两眼冒金光,头也不抬的说道,语气不是特别的好。

“这就是你肇事以后的态度?”轻蔑的语气让我怒火中烧,我扬起头打算怒怼回去,在对上那双冰冷的眸子,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个男人是我见过最帅的一个男人,没有之一。王者气息彰显着他不凡的身份,他就如一个帝王一般,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

此刻我没有心情欣赏他,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让我有些胆怯,理智告诉我,这个男人惹不得。

我收起满腔的不满,推门下车,当看见被我撞的面目全非的迈巴赫时,心中顿时觉得有一万匹马在奔腾。

我扬起一抹自认为非常甜美的笑容,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收起你那猥琐的笑容,又不是卖笑的。”冰冷的语气仿佛来自地狱,让我不寒而栗。

我的笑容僵持在脸上,有种想爆粗口的欲望,余光看见那辆不经撞的迈巴赫顿时泄了气,我抿嘴一笑,有些讨好的说道。

“对不起,我为我的行为道歉,修理费我出。”我刻意忽略掉他眼中闪过的一抹不屑,极其不情愿的掏出包包里唯一一张白金卡递给他,在心里默默的为初江祈的荷包心疼了一秒。

男人傲慢的接过白金卡看了看放进口袋里后,又对着我伸出手,弄的我一脸懵逼。

“女人,手机。”

“干嘛?”我傻傻的问道,还是掏出手机递给他。

他给我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薄唇轻抿,冷冷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的卡能不能用,钱够不够。”

他的话顿时让我背脊发凉,如果初江祈把卡给冻结了,我岂不是一辈子也赔不起修车费?现实击碎了我的傲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是依附初江祈而活,我的人生从来都是别人施舍的,离开初江祈以后我什么都没有。

“以后出门别把脑子留家里了。”他淡淡的话让我想给他两脚。

谁没带脑子了?

我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清冷的看着他,心里把他祖宗十九代给问候了一遍。

以为自己长得帅就了不起,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可以这样侮辱人吗?

我没脑子,你就有脑子了?你有脑子你还被我撞?

正在我打算不计后果的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的时候,我被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第三章  狐狸精?

我竟然被打了?

我一脸懵逼的捂住脸颊,看着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打了我一个耳光的女人。仔细一看,这不是刚刚乱闯出来害我装车的女人吗?

神经病吧,我是杀她家人了?还是刨她家祖坟了?

最让我气愤的是,她打了我一个巴掌还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白莲花的女人,所以毫不客气的回了她两个巴掌。

还真当我是病猫了,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扇我耳光。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还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尖锐的叫骂声彻底的颠覆了她白莲花的形象。

狐狸精?说的是我吗?

还真的可笑至极了,我的老公才不久前才被人给上了,转眼间我却莫名其妙的成了狐狸精。

还有讲理的地方吗?心里莫名的划过一丝酸楚。

眼前的女人长的国色天香,给人一种古典之美,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升起一股保护的欲望。原本大家闺秀的气质,这一刻荡然无存。

看着她像一个泼妇一样向我扑了过来,我冷笑一声,直接踹起一脚踢向了她的腹部,和她扭打在了一起。

女人打架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不外乎就是撕咬扯头发之类的。

当我成功的把自己的三千烦恼丝从她的手中解救下来以后,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谁啊?莫名奇妙啊你……”

我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脸上的抓痕也火辣辣的疼痛,当然,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披头散发满脸的抓痕,原本姣好的容貌,此刻扭曲的可怕,跟一个女鬼也差不了多少。

“贱女人,你抢了我的男人还敢打我?呜哇……”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出手打人的到自己哭的稀里哗啦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有病吧!”感情是一个抓小三的,我特么的长的像小三?

感情受挫的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所以我也懒得和他纠缠下去,自认倒霉的打算离开,没想到被人给拎了起来,一股冰冷的气息,从我背后传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还没有等我看清楚是谁,就被狠狠的给甩出去了。清脆的碎骨声之后,手肘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眼泪忍不住飙了出来。

我的左手断了……

“看来你的脑子不是没带出来,你压根就没有脑子。”

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我疼得说不出话来。泪眼婆娑的看着一脸阴沉的迈巴赫男人,

他像阎罗王一样看着我,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我窒息。

我敢打赌,要是我敢多说一句,他肯定会撕了我。

我原本以为这样的男人天生没有感情,可是,当他侧目看着白莲花的眼神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柔情。

“初秋哥哥,你不要跟那个狐狸精在一起好不好?”

“好。”

哪怕只有一个字,我也能够听出万般的宠溺。

他和我同类人,面对自己爱的人,就算倾尽所有也要捧在手心。面对自己不爱的人,可以冷漠无情,尽情的伤害。一如我当初为了初江祈伤害温皓一样,都是那么的无情。

看着他楼着白莲花,温柔的用拇指替她拭去眼泪,我只想说。

都特么的有病吧,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想进去玩两天,就立刻给我滚。”

迈巴赫男人瞟了一眼精神病院,看着我冷冷的说道。

我抖了抖我的小身躯,忍着剧烈的疼痛爬了起来。

上车,点火,踩油门,单手拨动方向盘,我逃也似的飞奔了出去,也顾不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

不能怪我这么懦弱,有钱人想要弄死一个人是分分钟的事情,我还不想死。

鬼使神差的我来到了温皓的私人诊所,看着他一脸心疼的把我的手给固定好,我有些恍惚了。

温皓打心眼里爱着我,愿意为我做任何的事情,他虽然不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有本事,长的也不是特别的帅气,但是,他爱的很实在,实在到你感觉不到一点激情。

那个时候我满眼都是初江祈,对于温皓的追求只感觉到厌烦,所以不止一次的出言伤害他,而他,却为了我留在这里。

他说,不为别的,只为能够看见你幸福。

我把身上所有的现金给了他当作医疗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来到了他这里,但是我不想因为他对我的爱而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哪怕我现在身无分文了。

温皓是一个心思缜密的男人,即使我故作坚强,一再表示自己过的很幸福,但是我知道我欺骗的只是我自己而已,他或许看出了什么,只是什么都没有说而已。

“夏末,有什么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

他知道我是一个要强的人,所以才这样说道。

“我能有什么事情?就算有事的话,初江祈也会替我解决的。”我笑了笑,有些无力的说道。

自尊心让我不想别人知道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温皓。

温皓眼眸微缩,温和的笑了笑,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和他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以后,我就走了。

当车子行驶在路上的时候,我却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该去何处。

莫名的又想起了初江祈,或许是因为这个熟悉的城市有他的身影吧。我恨他,可心底却是不想就这么结束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这个男人是真的让我用心了的。

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他再继续下去,每一次冷静下来就会想起看到他在夏至身上冲刺的画面,好聚好散是最好的选择。

我漫无目的的开车溜达在路上,回忆起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电话铃声将我拉回了现实。

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我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电话是我妈妈打来的,我有些不情愿的接起电话。

“喂……”

“死丫头,我不管你在哪里?马上给我滚回来。”

妈妈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了火药味,说完她的要求以后,啪的一下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更别说顾忌我的感受了。

这么多年以来,我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可是现在心里竟然冒出了一丝酸楚。

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我调转车头向市区驶去。

我知道,又一场暴风雨在等着我。

第四章  被他打怕了

我光速来到初江祈为我妈在市区买房子的小区,来到门口,我踌躇半天,这才开门进去。

进门就看见我妈一身名牌,珠光宝气的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脸冷漠的看着我。

原本有些瘦弱的她,养尊处优了几年,已经有些富态了。

“妈……”

我颤巍巍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我说夏末,是不是我不叫你,你就不知道回来了。”我妈没好气的说道,语气里尽是不满。

“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和你王叔叔在阴明山看中了一套别墅,你等下去把钱交了吧。”

她脸上缓了缓,端起面前的参茶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那红彤彤的指甲刺痛了我的眼。

我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阴明山是顶级富豪居住的地方,那里的别墅动辄上亿,别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就算是以前也买不起,毕竟,就连初江祈也住不起阴明山。

“对了,这个月的生活费用完了,你也一并给了吧,以后生活费多给几十万吧。”她放下茶杯,摆弄着自己的指甲,眼皮也不抬的说道。

我苦笑,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印钞机而已。

我看着她,竟然不知道还能和她说什么了。

“你哑巴了?”

没有听见我说话,她手上的动作一顿,满脸不爽的看着我,当看见我手臂上的纱布的时候,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

“怎么搞的?把自己弄成这样,还怎么伺候初江祈?要是初江祈不高兴,不给我们钱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如果说我以前对她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望,在这一刻也荡然无存了。这么多年以来就算她再怎么对我?我也觉得她还是在乎我的,可笑我怎么这么傻?

“妈,我……”

原本我想告诉她,我打算和初江祈离婚了,以后这种日子就结束了,摔门声音打断了我。

我回头看去,只见我爸爸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看着我的眼光深邃的可怕。

我不自觉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护着我的左手,身体紧绷,唯唯诺诺的叫了一声爸。

从小到大,我是真的被他打怕了。

“我没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儿……”

一声暴喝之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胖揍。

毫无防备的,我被他揍倒在地。顾都不得手臂上的疼痛,我双手抱着脑袋,蜷曲着身子任由他拳打脚踢。

我已经记不清被他打了多少次了,这次是他下手最狠,出拳最重的一次。

我有一种预感,他是要把我往死里打了。

余光看见我妈一脸冷漠的吹着新做的指甲,完全当眼前的一切不存在一般。

身上的疼痛怎么也比不上心里的疼痛,我闭上眼睛,第一次有了轻生的念头,就想着,就这样让他给打死吧。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耳边传来我妈冷淡的声音。

“你想过回以前的穷日子,就把她给打死吧。”

或许是意识到我还有用处,他收手了,不解恨的还踢了我一脚。随后就和我妈吵了起来,我缩在沙发的间隙间瑟瑟发抖。

“看你生的好女儿……”

“我生的女儿怎么了?要不是我生了她,你还指不定在哪里要饭呢?”

“要不是因为这个死丫头,我会和你这个黄脸婆结婚?”

“呵,这你可是说对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死丫头,我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

难得的,他们的意见是统一的,我揉了揉已经肿了的眼睛,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我的一对父母。

他们早就相看生厌了,各自在外来养了情人,之所以不离婚是为了初江祈的钱。

初江祈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所以他讨厌离婚的人,如果他们离婚了,初江祈是不会再给他们钱花的。

“你就得意吧,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我看见爸爸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不停的抖动着。

“你什么意思?”

“初江祈把夏至上了,这死丫头歹毒的把自己的亲妹妹给丢进了精神病院。”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妈厉声呵斥道,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情。

说来也可笑,同样是她的女儿,对我就像是仇人一样,恨不得弄死。对夏至却是好的不得了,恨不得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夏至。

要说是因为我导致了他们之间的错误婚姻,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偷吃禁果,哪里会有我?

总而言之,对他们而言,我只是他们愉快之后的产物吧。

“我胡说?你自己问问你的好女儿吧。”

听见他的话,看着我妈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后退一步,打算夺门而逃。

还没有,等我来得及付出行动,我的头发已经被拽在了她的手里。

“死丫头,你敢把夏至给扔进精神病院?我说夏至怎么半个月没回来,感情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清脆的耳光声音格外的响,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我不说话,尽量的把自己的头靠向她的手,避免我的头发被她给生生的扯了下来。

“你们不要打我姐姐……”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我的腿被人给抱住,拼命的向后拽。

“混账东西,老子打人关你什么事?”

就算是混上了上流社会,我爸也改不了粗俗的本性。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怎么容得下有人忤逆他,所以,他二话不说就把茶几上的茶杯给扔了过来。

“夏阳……”

我下意识的替他挡了一下,茶碗砸在了我的太阳穴上,一阵晕眩,要不是一只手楼着我,估计我就趴地上了。

我的眼睛几乎快打不开了,但是,我还是看清了搂住我的人是初江祈。

“你们这是要打死她吗?”

初江祈浑厚而威严的声音传来,我看见我那一双父母在那里尴尬的赔笑,一个劲儿的说着什么。

我的神智有些恍惚了,努力的想要去听他们说的话,却怎么也听不清,耳朵嗡嗡作响,在确认弟弟夏阳没事以后,我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初江祈的怀里。

第五章  妖艳贱货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不意外的发现我躺在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我有些难受,我动了动,全身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痛的我眼泪飙了出来,我不由得闷哼一声.

他们下手还真的不轻,估计我得躺上一段时间了.

初江祈伸手抓住我的手,语气不好的呵斥道.

"明知道他们不把你当人看,为什么还要送上门去.你就不知道躲得远远的啊?真不知道你长脑子没有?"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看着他满脸的担心,我心里划过一丝苦涩.我和他之间的鸿沟是永远也跨步过的,不想面对他,我索性闭上眼睛假寐.

不知道是因为赎罪还是别的什么,初江祈一直在医院里照顾我,即便我没给过他好脸色.

我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那将毫无意义,所以,在出院这天,我正式和他提出了离婚.

终究还是要结束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太过于难堪.

"我们离婚吧!"

我艰难的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却又是最好的结果.

当发现他出轨夏至的时候,我伤心,难过,愤怒,更多的还是委屈.我恨,恨夏至不顾一切的抢了我的男人,更恨初江祈背叛了我,伤害了我.

离婚,或许能够让我好过一点.

我看见初江祈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有些烦躁的扒拉着自己的头发,最后掏出一支烟点上,当着我的面吞云吐雾.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什么时候他又开始抽烟了?

我不喜欢烟味,当初初江祈为了我,愣是戒了烟.

如今要分手了,他也就……我苦涩的笑了笑.

我不再理他,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既然回不去了,也就没有必要纠缠了.

当我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熄灭了烟头,一把抓住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对不起,末末.你原谅我吧,我是真的爱你."

原谅?这叫我怎么原谅,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妹妹.两个人做了这样的事情,我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我心里冷笑,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骄傲如斯的初江祈竟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末末,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不能没有你."

"如果你爱我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初江祈,你的爱我承受不起."我非常鄙视自己,竟然还能为了他一句爱我的话,心中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末末,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他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的打自己的耳光,我冷漠的着他,没有阻止他伤害他自己.

最后,我被他强制带回我们曾经的家.

从和他结婚,我就没有想过会和他离婚.我天真的以为我会和他一起慢慢变老,只是世事难料……其实,我也害怕离婚.因为我舍不得这个家,舍不得他.毕竟,曾经的我们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

也就是这份快乐和幸福一次次的击败着现实的荒芜和冰冷.有时候想一想,曾经属于我的温暖的怀抱却依偎着别的妖艳贱货,而这个妖艳贱货还是我的亲妹妹,我的心就忍不住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想,我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不甘心就这样成全他们,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狼狈的退出.更不甘心,自己选择的男人会出轨.

初江祈是那种看起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出轨的男人,更别说出轨的女人是我的妹妹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只怪我,太过于天真了.

初江祈告诉我,他出轨和很多男人一样,得到的女人就觉得没有什么激情了,每天面对着一个人,即使是再漂亮,也会审美疲劳的,而身边打马而过的年轻漂亮女人又是那么的妖艳动人,忍不住就想冒险却尝一尝.

尝过之后,觉得这种酸爽的滋味还不错,也就停不下来了,就这么的沦陷了.

为什么会选择夏至,初江祈说,因为夏至长的像我而又不是我,他觉得特别的刺激.

"你解开皮带的那一瞬间,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看着我沉默了.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既然都已经发生了,我再纠结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既然还问了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是蠢爆了.

"抽个时间把离婚证办了吧."

说完之后,我转身打算离开,却被初江祈一把抓住拉入怀里,熟悉的味道绕鼻翼,此刻,我却觉得恶心.

"末末,我是不会离婚的,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他的语气有些急切,抱着我的手臂勒紧,让我动弹不得半分.

"初江祈,别把你仅剩的那点美好给抹杀了."我冷笑.

再也不会了……真是可笑至极.

记得有人说过,出轨是一种基因,他具备这个基因,再出轨的几率很大,只是时间和环境的问题而已,我不想冒这个险,也不想原谅一个背叛爱情,背叛婚姻的叛徒,长痛不如短痛.

"末末,我保证,我以后和你好好过日子."他把我扳过来,看着我说道.

"离婚吧,我不想和你这样的男人浪费余生."我也是有我的骄傲的.

"末末,我们这就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他的吻胡乱的落在我的脸上,对我上下其手.

意识到他的意图之后,我疯了一般的反抗着,可惜实力悬殊太大,我根本就反抗不了.

他将我压在沙发上,把我的双手压在头顶,试图用武力征服我.完全不顾我的感受,粗暴的令人可怕.

"初江祈,你要是敢强迫我,我会恨你一辈子."我忍受着这种屈辱的姿势,狠狠的说道.

他身体一僵,动作一顿,随后幽幽的说道.

"恨吧,总比你离开我好."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带给我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沙发上那朵已经干枯的血玫瑰是那么的刺眼,我动了动身体,剧烈的疼痛传遍我的四肢百骸.

我不知道自己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了,我只知道,我对初江祈的恨已经到了极点.

他给我的屈辱和伤痛,我会加倍的还给他.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