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顾启平纪嘉嘉_靳少的野蛮娇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7:0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靳少的野蛮娇妻》是作者“徽音”写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仲夏,无风,本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即使是晚上十一点也改变不了这样的状况,但此时的纪嘉嘉却感觉自己的心凄凉凄凉,听着房内不断地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她......

靳少的野蛮娇妻by徽音在线阅读

第1章 捉奸

仲夏,无风,晚上十一点,深城的某便捷酒店内。

狭长的走廊门口,一个女人紧紧地贴着墙壁,她穿着一身oversize的体恤,却遮不住她曼妙的身姿。

她的手上死死地拽着一份协议,略显娇小的身子颤抖得不停。

房内不断地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此起彼伏,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心也在跟着淌血。

耳边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启平,你最近体力怎么那么好,人家都快吃不消了。”

男人微微勾起嘴角,挑逗道:“怎么,你是想再来一次吗?”

女人轻哼了一声,嗲声道,“讨厌啦,你就非要人家明说吗?”

男人:“她今天去找工作了,我可以多待一会儿。”

女人微微敛眸,轻倚在男人的怀里,悻悻说道,“启平,我想不明白,嘉嘉她可是我们系数一数二的大美女,难道你不喜欢吗?”

男人的眉峰皱起,语气里慢慢的不屑。

“我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她就没让我碰过她,谁知道她以前被多少人睡过,我可不稀罕……”

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小心试探道:“嘉嘉她不会是性冷淡吧?还是她喜欢女人?”

男人扫兴地蹙眉,用低哑的声音说:“罢了,一听到她的名字我就烦,别提了。”

他反手压在了女人的上身,用手拴着她的手腕,俯下头,轻咬在她的耳垂,一双不安分的大手开始上下摸索……

接下来的内容,纪嘉嘉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

万般风情的娇喘声此起彼伏,像是一把把刀刃深深的扎进了纪嘉嘉心头。

纪嘉嘉紧紧的拽着拳头,将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想要借掌心的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保持理智。

万念俱灰的她背倚着墙,深吸一口气,红肿的眼眶极力忍住了眼泪。

心中默默感叹道,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如来个捉奸在床,彻底甩掉这个渣男。

纪嘉嘉掏出房卡,将门狠狠一摔,巨大的响声回荡在这布满麝香味的熟悉房间里,打断了此刻裸体翻云覆雨的两人。

床上衣不蔽体的女人见状,迅速抓过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双手抓着被子死死捂住自己的脸。

“真是打扰二位雅兴......”被和自己相守这么多年的男友背叛,巨大的愤怒让纪嘉嘉的双唇不住的颤抖着。

“顾启平,你这个畜生,带着你的新欢滚出去,我纪嘉嘉从此与你恩断义绝!”纪嘉嘉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说完,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一旁的女子背对着纪嘉嘉,手慢脚乱的穿着衣服,那熟悉的裙子,熟悉的身影又一次深深刺痛了纪嘉嘉。

这个女人......这个背着我和我男朋友翻云覆雨的女人......居然是慕依依!自己身上还穿着上次和她一起去商场买的姐妹装。

纪嘉嘉终于没能忍住泪水,被自己认为的最亲近的,最信任的人背叛。

自己真是一个智障,才会被愚弄得这么彻底,自己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可救药的可怜虫!

纪嘉嘉本想转身就走,离这对狗男女远远的,然而顾启平脸上无所谓的神色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这个渣男!事到如今,纪嘉嘉也不再奢望他能做出什么挽回的举动。

但是在被她撞破了在外偷腥这样腌臜的事情之后,顾启平的脸上居然一丝慌乱也无。

他怎么能……他怎么能这样不知廉耻!

谁知顾启平接下来的话,让纪嘉嘉更加恼怒。

只见这个还赤裸着身体的男人大喇喇的敞开了坐着,甚至揽住了旁边衣衫不整的女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纪嘉嘉,你知道我忍你那副无趣的样子忍了多久了吗!”顾启平极其轻蔑的说着,手自上而下抚摸过旁边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亏得你还和依依是好朋友,怎么就学不会人家千娇百媚的样子?”

“你!”纪嘉嘉气得胸口一阵起伏,愤恨的目光在顾启平和慕依依之间来回扫视。

顾启平自然是不为所动,居然还点起了一支烟十分安逸的吸了起来。

一旁的慕依依似是娇羞的躲开了他越摸越过分的手,躲开了和纪嘉嘉相交的视线,把自己整个缩在被子里,娇滴滴的说到:“启平你怎么能这么说嘉嘉呢!你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哼!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虚假姐妹情!纪嘉嘉只觉得一阵反胃,直想上前撕开那张假面!

“我还一直想着靠你那个迟钝的样子,我还得遮掩到什么时候!呵呵!没想到你居然发现了!”顾启平吐出一口烟,“发现了也好,你自己要点脸,不要再纠缠我了!”

纪嘉嘉气的脸色铁青,从小到大,她还没受过这种气。

上一句话还没消化完,顾启平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喜欢的就是依依,只是看你比较好追,就想通过你接近依依罢了,既然选择你自己发现了,那我就不必再跟你解释了。”

顾启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吊儿郎当的坐在那里。

砖头看了看床上的慕依依,一脸的娇羞。

这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

和顾启平相识的场景如电影放映般浮现在眼前。

最开始顾启平追她,她原本傲娇,后来架不住他的猛烈攻势才答应了下来。

再后来,她和顾启平之间的地位就不知不觉改变了。

他开始不再像追她时哪样百依百顺,反而处处是纪嘉嘉让着他,对他百般讨好,两人之间的争吵却越来越多。

纪嘉嘉这才意识到,这两年自己是多么卑微。

“嘉嘉,你别怪启平,我们是情投意合,真心相爱的,再说了,你也没损失什么……”慕依依声音发嗲,听的纪嘉嘉胃中一阵翻滚。

“听你的意思,是让我成全你们?”

纪嘉嘉不是那种娇弱,经不得打击的女子,只是短短两分钟,她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纪嘉嘉,你算哪根葱?凭什么你来成全我们?”顾启平的语气极其不屑。

撇头看见桌边的一个花瓶,纪嘉嘉头脑充血,一把将花瓶抓起来。

顾启平一下慌了,“纪嘉嘉,你想干什么!”

第2章 初遇

门内三人还在对峙,走廊上却响起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还伴随着急促的叫喊。

顾启平趁纪嘉嘉一时分神,一手拉过慕依依,两人裹着床单就要夺路而逃。

纪嘉嘉没有防备,被渣男推了个趔趄,手中的花瓶砰的一声在地板上炸开。

她回过神来,看准时机,一脚将花瓶碎片揣飞到顾启平两人脚下。

顾启平遛得急,自然顾不上穿鞋,赤裸的脚底当即就被划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看着好不恐怖。

只见他脚下突然失力,马上就要倒地,而慕依依被他抓着手,也差点被他带倒。

谁曾想到上一秒还在他怀中与他耳鬓厮磨,无比亲密的女人,转眼之间就翻了脸。

慕依依嫌恶的挣开顾启平的手,用看废物的眼光看着瘫倒在地,脚已经浸在血泊中的男人,自顾自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着。

等她三两下将自己打理好,又恢复了光彩照人的样子,才娇笑着对纪嘉嘉讨好到:“嘉嘉,我都是为了你呀!我只是对这男人小小试探了几句,他立马就贴过来了!还……还对我……”

说到这里,慕依依居然挤出来几滴眼泪,要不是纪嘉嘉在门外听了全程,她都快要相信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现在还在欺骗她!

纪嘉嘉不屑的说到:“算了吧慕依依,我也不想知道你以前还欺骗了我多少。但是我告诉你,我被你骗,不是因为我笨,是因为我在乎你,信任你,然而现在,你不配!”

说完,纪嘉嘉留下个蔑视的眼神,转身走了出去,还顺带把门给反锁了,身后传来慕依依急促的敲门声。

“嘉嘉,你开门呀……”

纪嘉嘉嘴角邪魅一笑,掏出手机,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

要不是她善心大发,以顾启平那胆小的性子,估计会被自己流的血吓得晕死过去。

纪嘉嘉做完这些事后,走进房间,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顾启平再渣,但毕竟是自己的整个青春。

右手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纪嘉嘉低头一看,刚才光顾着报仇,却没注意自己手上也被碎花瓶划了一大条口子。

幸好不深,不然会留疤的。

刚出电梯,纪嘉嘉的手机铃声大作。

看着来电人,纪嘉嘉深呼吸了一口气,瞬间换上笑脸,接起了电话。

“嘉嘉,怎么样?工作找到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好朋友顾遥俏皮的声音。

“嗯!当然找到啦!我就告诉你不要担心啦,我可是很优秀的。”纪嘉嘉强笑着,声音里听不出丝毫难过。

顾遥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问:“那你和顾启平的婚事……”

纪嘉嘉这才想起,原本两人都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顾启平这人虽然不好,但对自己周围的人却很有一套,这些年来纪嘉嘉身边的人都很喜欢顾启平,他们都很看好纪嘉嘉和顾启平,特别是顾遥,她已经忍不住要当纪嘉嘉的伴娘了。

“我这还有点事儿呢,我们一会儿再说。”敷衍的说完,纪嘉嘉急忙挂了电话。

她怕再说下去,自己就要露馅了,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顾遥这令人失望的事实。

纪嘉嘉缓缓走到窗前,打开紧闭的窗帘,夕阳的余晖洒进房间,她默默的凝视着窗外。

这个陪伴自己度过最美好时光的男人,这个用各种体贴入微将自己融化的男人,是多少次在和自己甜言蜜语的下一秒,贴上另一个女人的双唇。

纪嘉嘉想到这里,眼眶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打湿,一阵苦楚溢然心头,心中不禁暗自嘲讽着,纪嘉嘉你真是个大傻子,活该了把真心喂狗吃。

门外一阵阵喧哗,纪嘉嘉心中却越发平静,或许是从愤怒与失望中汲取了力量,沉默了许久,纪嘉嘉深吸一口气,扬起了嘴角,吃一堑长一智,暗自庆幸着自己没失身于顾启明这个渣男。

门外已经没有了响动声,纪嘉嘉收拾好东西准备去附近的诊所包扎一下自己可伶的手臂。

打开房门,地上的花瓶碎片夹杂着血迹散满一地,方才那血泊中渣男熟悉的脸,那令人作呕的辩解依旧历历在目,这虽深深刺痛着纪嘉嘉的心,但认清身边的人渣,或许也算是一大幸事。

她捏紧了拳头,淡然走过,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夕阳渐渐退去,夜幕笼罩下来,黑夜让人越发的平静,纪嘉嘉极力将这些繁杂的事情抛掷脑后,让疲惫了一天的大脑静静的享受这温柔的夜。

突然,一道人影闪过,打破了今天这份难得的惬意。

一个高大的身影夺门而入,他身手矫健地掩上门,径直向窗边走去,修长的手指轻挑起薄帘,确定安全后才直了直身子。

纪嘉嘉死死地攥着拳头,做出防范的姿势,她屏住呼吸向后退,奇怪的事,这个男人对于她的存在根本是置若罔闻。

“你是谁?”

纪嘉嘉的声带都颤抖了。

男人先是一愣,然后微微抬起眼眸,两道锋利的剑眉,一双琥珀色的瞳孔,高挺的鼻子,他的五官精致到没有一处可挑剔的地方。

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视过纪嘉嘉的脸庞,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涟漪。

纪嘉嘉一时失神,双手紧紧地攥着,指尖深陷于掌心,唯有这种疼痛感才能使她保持警惕。

“一群草包!那么大个人都看不住,我不信他就凭空消失了不成,马上去给我分头找,要不然都别活了!”

门口一阵聒噪,伴随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你……”

纪嘉嘉瞪大了眼睛,这个人是逃犯?难道是什么亡命之徒?

男人眉头一蹙,伸出食指放到薄唇边,一举一动都透着一丝禁欲气息。

纪嘉嘉微微侧颜,小心地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止,仿佛都和自己的猜测扯不上任何关系。

“我知道他们在找你,请你离开我的房间……”

纪嘉嘉眼底一沉,压低声音说道,她的心里愈发不安,第六感告诉她不能和这个人扯上关系。

她的话说到一半,便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人堵住,那种松软细腻,就像毒药般侵蚀入骨……

第3章 你这个混蛋

他愈吻愈深,轻车熟路地用唇舌一寸寸撬开她的朱唇,他的力道苍劲又霸道,如狂风骤雨般,不断侵略境地。

纪嘉嘉的大脑一片混沌,她想要用力推开他,身体却不受控制般越靠越近。

“走,去对面搜!一群废物!”

楼道外的一阵嘈杂声将纪嘉嘉拉回了现实。

她用尽全力试图推开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徒劳。

直到室外的声音消失殆尽,男人的动作才停下,他一把推开了纪嘉嘉,眼底却掠过了一丝迷离。

明明是他突然闯进来,占了自己便宜,现在他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他有没有搞错啊!

“你这个混蛋!”

纪嘉嘉一脸懊恼,举起手就要扇过去,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放上本就有伤口,现在更是使不上力气。

一个趔趄,险些跌入男人的怀里。

“我看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挺享受的嘛。”男人的嘴角邪魅地向上勾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深沉却无害。

“不要脸。”

纪嘉嘉用手硬撑住墙面,语气冰冷刺骨。

“哒哒哒……”

一阵突兀的巨响。

纪嘉嘉蹙了蹙眉头,望向窗外,那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直升机?

直升机盘旋在对面的楼顶,探灯四处搜索,狂风骤起,四周的住户纷纷探头出来,却没有一个人敢多嘴。

毕竟这样的进口飞机不是政府的高层就是黑帮的头目!

纪嘉嘉来不及反应,便看见男人侧身一卧,躲进了床底,还不忘扯下被子丢在纪嘉嘉的身上。

他眼底一沉,伸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趴下,纪嘉嘉愕然,身体却很配合地匍匐在地上。

“你最好别出声,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你也活不了了。”

男人眉头皱起,用低哑的声音说道,口气却分明是命令的口吻。

纪嘉嘉死死地咬着嘴唇,紧紧地攥着被子,这个男人的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要是对面的人发现了他,说不定自己的小命当真不保了!

直升机下走下一群穿着雇佣军服的男人,个个身材魁梧高大,他们戴着夜视镜,用某种小语种交流着。

纪嘉嘉听话地趴着,大气不敢出,却发现自己手拽着的地方有些湿润。

她低头,定睛一看,是血迹!

自己伤口上的血早就凝固了,她敢肯定,这个男人受伤了。

那群男人来回踱步,却没有收获只好放弃这片区域,回到直升机上离开。

男人这才从床底爬出来,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微型的设备,按下按钮射出一束光,他细细检查了一番。

还好,没有留下血迹。

“他们肯定还会到处找你,你快逃吧。”

纪嘉嘉松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你有医药箱吗?”

男人微微抬起眼眸,慵懒地扫过她的脸庞,用清隽的声音说道。

纪嘉嘉眉头紧锁,没有好气地说道,“你是嗑药了吧,刚才才占了我便宜,现在还指望我救你吗?”

男人并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异常的冷静,他压低声音,缓缓说道,“我要是死在这里,恐怕你更不好处理吧。”

看着这男人理直气壮的样子,纪嘉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灵动的桃花眼死死盯着男人双眸,眼底竟是怒气。

占了自己便宜不说,还这么不知羞耻,一看就知道是情场老手!不过似乎,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男人一愣,还从来没有女人敢用这种眼神看他。

不过仔细一看,这女人面容精致,特别是那双水灵的桃花眼,看久了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勾去。

但他可不是一般人,也同样直勾勾的盯着纪嘉嘉。

两人僵持了两分钟,纪嘉嘉最终败下阵来。

他说的对,要是自己家里有个死人,她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纪嘉嘉转身向客厅走去,到处翻找了起来,嘴里还不停抱怨着。

男人听着客厅“叮叮咚咚”的动静,原本以为这女人的装备有多齐全。

可当纪嘉嘉出现在他面前,手里只拿着一版消炎药时,男人彻底无语了。

“你难道不知道我在流血?”男人挑眉,用讥诮的语气说道。

纪嘉嘉挠挠后脑勺,慢吞吞的说:“看你这么生龙活虎,还能跟我互怼,感觉伤的也不是很重嘛,男人流点血不要紧……”

话还没说完,纪嘉嘉感受到男人灼热的目光,似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纪嘉嘉打了个寒颤,弱弱的问,“你需要什么,我马上给你找。”

男人眼睛一闭,天呐!这女人是白痴吗?

眉头皱起,一个极其不悦的声音响起在纪嘉嘉耳边,“酒精,纱布,剪刀,胶布。”

纪嘉嘉“哦”了一声,又去客厅翻找起来。

奇怪,自己为什么处处都听他的?

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事让他赶快处理好伤口后赶紧离开。

刚才那一帮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搜查到这里,要是连累了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十分钟后,纪嘉嘉抱着男人需要的东西来到他面前。

男人撇了一眼,问,“酒精呢。”

“呃……没找到。”

“双氧水?”

“没有。”

纪嘉嘉能感受到男人身后升起的怒气,他那如修罗一般的气场,让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慢慢凝固。

“酒呢?”男人的语气不耐烦到了极点。

“我又不喝酒,哪里来酒!”

纪嘉嘉终于忍受不了了,夜闯民宅的是他,占自己便宜的是他,现在怎么自己还成了做错事的那个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纪嘉嘉的不悦,男人眼睛微眯,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看着眼前懊恼的女人。

他正要说些什么,女人转身走到厨房,三十秒后手里多了一瓶老陈醋。

“只有这个了。”纪嘉嘉不满的将老陈醋放到男人面前。

我靠!有没有搞错?老陈醋能消毒!?

男人气的脸色发白,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

不过看着眼前这女人的架势,自己要是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说不定真的会被赶出去。

“给我打火机。”

男人说完,拿了些桌子上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卫生间。

第4章 我对番茄过敏

一路上带伤躲避追杀,让男人有些体力不支,刚走进卫生间便一头倒下,昏迷不醒。

纪嘉嘉瞬间慌了神,该不是真死在我房间里了吧?!我纪嘉嘉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啊?倒霉的事一桩接一桩!

纪嘉嘉赶紧走进卫生间,试图将男人扶起,男人受伤的右臂不断躺着血,一股甜腻的血腥味冲斥在狭小的卫生间。

不行,他现在呼吸薄弱,陷入昏迷,如果不把它弄醒,他就算现在不死,也很快会死的。可是怎么才能把他弄醒?

看来不得不使用一下暴力了,想到刚才被这无赖吃豆腐的一幕,纪嘉嘉就气不打一处来,抡起袖子,准备在脸上使劲使出一拳,就当是给自己报仇。

可是,他伤得这么重,要是没被打醒反而被打死了,那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想到这里,纪嘉嘉灵机一动,赶紧接了一盆水,使劲往这男子脸上泼,靠近男子,死死的盯着他,祈祷着这盆水能发挥点作用。

水顺着脸颊沁湿了男子的衣服,完美诱人的肌肉曲线暴露在纪嘉嘉眼前,纪嘉嘉瞬间看傻了眼,精致的五官冷峻帅气再加上结实的胸肌,八块勾人魂魄的腹肌,简直是电视剧里走出来的男一号啊。

男子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满眼闪着桃花的纪嘉嘉的花痴脸,“你在干嘛?是想乘机非礼我么?”

非礼?尼玛,这特么谁非礼谁啊?我才是受害者好么!

“你是不是脑袋不好使啊?”纪嘉嘉一脸不耐烦的说“我这是大发慈悲救你,赶紧麻溜的整理好,不要连累我。”

男子,眉头紧锁,眼里仿佛燃起了熊熊怒火,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这小妮子是活腻了吧?算了虎落平阳被犬欺,先不和她计较。

男子脑袋昏昏沉沉,极力的强迫自己抵住药效,保持清醒,心中暗自想到,这帮人下手还真是狠,给我下了起码三倍的药量。

男人从地上艰难的爬起,坐到地上,靠着卫生间一角,调整好位置后,冷冷的命令道:“剪刀给我。”

看到他纪嘉嘉就气不打一处来,听到这命令的语气更是火上浇油,“知道什么叫做敬语么?不知道好好说话么。”

男人没好气的看着他,眼里平静如水,从口袋里默默的掏出一把枪......

纪嘉嘉看到枪,瞬间傻了眼,这人到底什么来路?身上居然配有枪?看这质感不像是玩具店里买的玩具枪啊,好女不吃眼前亏,先不和他计较,纪嘉嘉赶紧把剪刀递了过去。

男人接过剪刀,迅速剪开了自己右臂的衣裳,将伤口呈现出来,一颗子弹深深的嵌入男子右臂。

从来都只在电视剧里看过枪的纪嘉嘉吓得愣愣的站在原地,居然是枪伤!看来这男人果然来路不简单。

男子竖起剪刀,将它缓缓深入自己的伤口,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手却很稳,身体没有丝毫的颤动,纪嘉嘉被这竟然的韧性惊呆了。

男子死死咬着牙,可是依旧没能耐住这锥心的疼痛,又一次昏迷过去。

纪嘉嘉虽然对于家里突然出现了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而感到十分惊讶,却还是因为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着伤员就这么毫无救治的呆着,于是帮他做了应急的消毒和包扎措施。

不仅如此,在她帮这个男人处理好伤口之后,她还顺手去厨房利落的使着厨具,很快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番茄鸡蛋面。

谁知这男人却护住自己的伤口,默不作声的撇开了头,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纪嘉嘉挑了挑纤细的柳叶眉――呵!看来是她多此一举了!

也罢!

端着面的手腕一转,无辜的面被带着些怒气被她放到桌上,面汤都因为她稍微用力的动作溅了些在桌面上。

男人因为她弄出的声响,总算回头赏了个眼神。看见纪嘉嘉因为气愤而变得粉红的俏脸,还有不自觉咬住的,红润的下唇,他眸色一深,却再没有多余的动作。

这女人,作这副样子是打算勾引他吗?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纪嘉嘉看不下去他一张面瘫木头脸,再好的涵养也被逼的没了好语气。

“你自作主张跟我回家,我不但没把你赶出去,还帮你包扎,”

要是问纪嘉嘉的朋友们,她的口才如何,那得到的答案多半是甘拜下风,让人毫无反驳的能力,就算是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更不要说现在这个情况,完全可以得理不饶人,好好说道说道这个不懂礼貌的男人。

管他长得多好看呢。

所以纪嘉嘉这边滔滔不绝的“声讨”着男人的“劣迹”,“我怕你一路躲避顾不上吃饭,还给你煮面,你不吃也就算了,说句谢谢用可以吧?”

男人被她一顿说教,面色已经不太好看,然而纪嘉嘉自觉占理,也就无所畏惧的迎上男人不愉的目光。

她小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全是一派纯净和理直气壮,为了有气势而昂首挺胸的动作,完全显出了她优越的身材。

男人猛地一回神,暗自因为飘远的思绪感到懊恼。不过他本就面无表情,也让纪嘉嘉看不出什么不妥来。

“说话啊!生了那么好看的一张嘴,难道还开不了口吗?”纪嘉嘉看他还是油盐不进的样子,火气更大,一时也没注意措辞。

好看?嘴?

男人眼中笑意一闪而过,速度之快让哪怕是和他对视的纪嘉嘉也没有察觉。

这女人,看起来挺正经的,怎么说话跟调情一样。

男人正了正色,终于舍得开口。

“我对番茄过敏。”

这下轮到纪嘉嘉哑口无言了,只见她半张着嘴,眼神躲闪着,耳朵也很快的红了起来。

该死的!怎么突然变成了她的错了!

“呃……那什么……”刚才还在质问人家的气势消失的一干二净,纪嘉嘉不好意思的避开男人的视线,想要道歉的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第5章 秘密基地

“虽然我不饿,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男人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越发觉得有趣,忍不住开口多说了几句:“等我避过这一阵,我一定,会好好答谢你的。”

好好两个字被他咬的极重,像是在回应之前纪嘉嘉说他态度不好的话。

这个可恶的男人!这么记仇的吗?

纪嘉嘉不忿的想着,头一次因为理亏而难以言说。

都怪这男人长了一张妖孽的脸,扰乱了她的思路才这样的!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只是男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纪嘉嘉却显得有些咬牙切齿。无辜的番茄鸡蛋面处在两人中间,默默往上冒着热气。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男人神色一凛,用眼神示意纪嘉嘉去应门。

纪嘉嘉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微微偏头让男主躲到卧室去。

她自己则捂着胸口拍了几下,整理好呼吸才提高音量问了一句:“谁呀?”

“请问是纪小姐吗?有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门外传来稍带稚气的快递小哥的声音。

纪嘉嘉这才放下心来,前去开门签收。

快递员前脚刚走,纪嘉嘉后脚就仔细锁好了门,然后两手抱起快递箱,回到客厅的茶几旁席地坐下。

她一边拆着快递箱,一边往卧室小声喊了一句:“人走啦,出来吧。”

男人颀长的身影才又出现,他慢慢踱至纪嘉嘉身前,看着她专心致志的拆快递。

纪嘉嘉拿出箱子里的东西,原来是一些炭笔、纸张之类的画具。

只见她动作极快又小心翼翼将它们拆开,一一整理好摆在茶几上,清点好数目和种类,才抬起脸看向男人。

“看见了吧,本小姐可是学画画的,要是你哪天做了对我不利的事情又一走了之,”她点点自己的头,继续说到:“你的脸可是留在这儿了,人跑得掉,画可跑不了。”

男人配合的点头似是赞同,心里却嗤之以鼻。

蠢女人!他要是打算对她不利,哪里还会给她画画的机会!

“今天是快递,明天可能就是追杀我的人了,我躲在卧室也不太安全,你这里……”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纪嘉嘉摆手打断了。

有趣!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对他!

“既然你这么说,说明你刚才也没发现我卧室的玄机~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纪嘉嘉说到点上,眉眼带笑、尽是得色,像个狡猾的小狐狸。

男人被她勾起了好奇心,饶有兴趣的开口:“那我可要见识见识!”

纪嘉嘉果然气宇轩昂的站起身,领着男人又进了卧室。

卧室里布置极为简单温馨,一张看起来就柔软舒适的大床,旁边是放着欧式田园风小台灯的床头柜,床前隔个过道是摆放整齐、化妆品种类繁多的梳妆台,房间的墙上都装饰着墙绘,想来应该是她自己画的。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还是没发现吗?”纪嘉嘉故意卖着关子,看着男人四处打量之后不动声色的皱眉,心里直想笑,面上还是装模作样的开口发问。

男人看她一脸得意的样子,本该生气却怎么也发不出火,反而觉得这女人不像他之前以为的那么蠢。

有意思,他到要看看她究竟有什么安排。

纪嘉嘉蓦地对上了男人求知的目光。

他本就生得好看,现在一副称得上乖巧的样子望过来,让纪嘉嘉忍不住心里一动。

她一时也顾不上逗他的心思,只能转开脸走到一面墙跟前,用解释来掩饰她的不对劲。

“我这里是主卧,有带卫生间的,”纪嘉嘉一边说着,一边撑住墙面往旁边一推,只见墙体居然被她推开一扇门,露出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卫生间来。

男人总算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走上去仔细查看了门和墙壁的连接处,发现这是一个嵌入式的推拉门。

墙体彩绘完美的遮掩了两处的连接部分,一旦门关上,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这里另有房间。

他终于懂了这女人之前说起她画技傍身时的得意――他原本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艺术生,没想到连室内设计也有涉及。

这可真是,让他有了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男人有样学样,走到另一面墙边摸索着,不一会儿就找到门的位置轻轻一推,显出一个衣帽间。

里边除了琳琅满目的衣服,还有相配的包包首饰和鞋子。

这里边也有一个梳妆台,不过显然比卧室的要高级许多,连配置的座椅也铺着丝绒软垫。

男人一瞬间被纪嘉嘉的“秘密基地”震惊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女人。

只见她不自在的将头发别至耳后,支支吾吾的解释到:“每个女孩子……都有公主梦的嘛!”

看着男人的表情从略带惊讶到了然再到戏谑,纪嘉嘉越发羞赧的为自己争辩到:“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啦!”语气里带着她自己都没发觉的娇嗔。

明明才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却好像已经对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放下了戒心,亲近了起来。

也是,连卧室的事情都亲自解释给他了,语气不对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男人仿佛对她话中的小情绪十分受用,甚至还勾起了嘴角微微笑起来。

这一笑可就了不得了――初见之时男人尚且面无表情纪嘉嘉就觉惊艳,现在他这张无双的俊颜露出个笑模样,就好像春风化雨,冰消雪融,让纪嘉嘉愣在原地。

什么害羞什么生气都顾不上了,只想找个柔软的地方陷进去打个滚儿,然后尖叫一阵好好抒发一下自己萌动的少女心。

男人看到纪嘉嘉的表现,却是有些不能理解。

毕竟他之前接触的人不是想要他的命,就是想要他的地位、他的权势。

冲着他脸来的,还真是没有。

所以,男人虽然知道自己长的不丑,却也没有身为能用一个微笑就撩动人心的顶级帅哥的自知。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找到了这么一个现成的藏身之所,男人心下已经有了打算――他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至于这个女人嘛,她看起来似乎是不会拒绝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