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叶清苓贺璘睿by瑈情姒火小说_夜夜欢情总裁爱上瘾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6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夜夜欢情:总裁爱上瘾》是由“瑈情姒火”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叶清苓、贺璘睿,他的女人……叶清苓觉得这个说法好刺耳,就好像……她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一样。

夜夜欢情:总裁爱上瘾

第一章:拿钱

叶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门口。

叶清苓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神色间满是疲惫和悲伤。

终于,她咬牙走了进去,看着叶鹏远一身西服革履,起身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

“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

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

叶清苓死死地盯着他:“刚刚医生通知我找到了肾源,只要凑齐手术费,马上就可以做手术。”

叶鹏远皱眉,声音微冷:“要多少?”

“五十万。”

叶鹏远沉默了一会儿。他自己开了个做医疗设备的公司,还是赚钱的,五十万他拿得出来,但也不是小钱,万一被家里那个发现……他叹口气,拍拍叶清苓的肩:“你也知道你妈管的紧,你……你先回去,我想想办法……。”

叶清苓看着懦弱无情的父亲,拳头紧握,小脸因为生气涨的通红:“我妈只有一个,薛丽娜就是个小三,不是我妈。““我亲妈是陪你走过风雨的槽糠之妻,为你生儿育女吃苦受罪几十年,你逼她离婚逼他净身出户也就算了,现在她生病了在病房里躺着,我走投无路来找你,你居然因为要顾及家里那个登堂入室的小三,对妈妈见死不救!”

“叶清苓,丽娜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说话呢!”叶鹏远听到亲生女儿这么说,即生气又羞愧。

“我也没说不给,你先回去,我想想办法,晚一点给你转过去!”

叶清苓怔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可是妈妈病了那么久,家里的钱全花光了,自己上学根本没有收入来源,不找他又找谁呢?

虽然恨他抛弃了自己和母亲,可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没拿到钱,只得到一句空口承诺,叶清苓惶然无助,想在这里等叶鹏远回来。等了几个小时也没见他回公司,估计今天是不回来了。

叶清苓绝望的走到电梯门口,按了向下的键,电梯却停在1楼不上来。她正在犹豫要不要走楼梯,电梯终于动了。

她松了口气,继续等。

电梯很快到达,门一打开,里面传来叶鹏远的声音:“贺总,这边请!”

……

叶清苓看过去,见叶鹏远诚惶诚恐、卑躬屈膝地伸手挡着电梯门,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三件式西装,身材颀长、表情冷酷,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

叶清苓吓得往旁边一让,撞在了墙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男人霎时看了过来,冷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她害怕得心怦怦直跳——那眼神太吓人了,像要吃了她似的。

只一秒,男人收回眼,头也不回地往办公室走去。

叶鹏远等大家走了才从电梯里出来,看见叶清苓一愣:“你怎么还在这里?”

叶清苓气不打一处来:“我等你拿钱!”

“我现在忙!忙完就打给你!”叶鹏远不悦地瞪了她一眼,马上堆起笑脸朝前走,“贺总——”

贺璘睿回头,深沉的目光从叶清苓背上扫过,直到她进了电梯,才看向叶鹏远。

叶鹏远点头哈腰,把他请进办公室。

贺璘睿这次被请来是考察叶鹏远的公司,看是不是要对他投资。

叶鹏远三番四次被拒见,好不容易请来了这尊神,对贺璘睿来公司视察相当重视。

贺璘睿的爷爷是青江省曾经的一把手,就算退休了,影响力和各方面的关系仍在。贺璘睿本人也是全程数一数二的富商。只要得到贺璘睿的投资,那不只是得到钱,对叶氏的发展壮大也是至关重要。

“贺总,你看,这是按照贵公司投资部的要求准备的额资料,您过目。”叶鹏远拿出一叠文件,笑眯眯地摆在贺璘睿面前。

第二章:带上

贺璘睿伸出手,轻轻翻开。

这些资料他早就了解过了,甚至比这份资料上的更详实。叶鹏远给他看的东西肯定是扬长避短,但他自己调查的却是长短都有。

他粗略翻了两下,将文件合上,慢悠悠地道:“叶总……”

“爸——”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漂亮的年轻女人跑了进来。

贺璘睿微微皱眉,但因背对门口,女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的助理坐在旁边,看见他的反应,忍不住心里一咯噔:坏了!

叶鹏远没看出贺璘睿的不悦,抬起头教训门口的女人:“这么冒冒失失的干什么?没看到有贵客吗?!”

叶雅菲知道叶鹏远不是真心骂自己,只是做给贺璘睿看。贺璘睿什么身份?拉到他的投资都不算钓鱼,只有她上了他的床、甚至嫁入贺家……父女俩在这件事上的想法完全一致,于是叶雅菲假装认错:“对不起爸爸,我不知道……”

“有事晚点说!”叶鹏远摆摆手。

叶雅菲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着贺璘睿:“是……贺总吗?”

贺璘睿站起身,对叶鹏远道:“这份资料跟我之前调查的有出入,容我考虑考虑。

叶鹏远脸色一变:“贺总,这……这一定是下面的人准备资料不尽心,你要是有什么疑问,我亲自给你讲解!”

“不用,我还有事,下次再聊。”贺璘睿走出办公室,正眼也没给叶雅菲一个,叶雅菲不禁暗暗咬牙,觉得自己这么漂亮受到忽视很没脸。

贺璘睿上了车,闭上眼捏了捏眉心。

助理一见,关心地问:“贺总身体不舒服?

“没有!”贺璘睿坐直身体,拿起笔记本电脑翻开,“去查一查电梯外撞见的那个小鹿一样的女人。”

助理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马上付诸行动。

……

叶鹏远瘫坐在办公椅上,面如死灰地盯着面前的文件,百思不得其解:贺璘睿怎么突然就走了?是真的不满这份资料,还是……不满雅菲的出现?

传说贺璘睿身边是女人不少,但是女人,谁会嫌多?雅菲长得漂亮,他以为贺璘睿至少会和雅菲玩玩吧?只要有了开头,雅菲自然有手段留到最后。可是,贺璘睿居然对雅菲完全不感冒!

叶鹏远叹口气,看样子美人计是没用了……

突然,桌上的电话响起。

他接起来:“喂?”

“叶总。”话筒里传来男人沉稳的声音。

“贺总!”叶鹏远惊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贺璘睿淡淡地问:“投资的事还需要多加考虑,但也不是不可能,叶总稍安勿躁。”

“这……”叶鹏远喜不自胜,“贺总的安排,自然是最好的,那晚上有幸约叶总一起吃个饭,我再好好把公司的情况跟叶总汇报下!”

“好!”电话这头不多说一句话,听不出喜怒。

“好好好……”叶鹏远不敢相信这么爽快就约到饭局了,贺璘睿刚刚走得那么决绝,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只要能搭上贺璘睿这条线,他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

贺璘睿一笑,突然转了话题:“听说叶总除了那位叫叶雅菲的大女儿,还有一位叫叶清苓的小女儿?”

叶鹏远一愣,瞬间明白了什么:“是……刚刚在电梯外面她不小心冲撞了贺总,真对不起!”看样子贺璘睿查过了,不然不会这么问。

“那晚上把她也带上一起吃饭吧。”贺璘睿说,“我挺喜欢她的。”

第三章:倒酒

叶鹏远怔了片刻,急忙答应。

贺璘睿的喜欢,自然别有含义。他是男人,怎么会不明白?贺璘睿连正眼都不瞧雅菲,谁知道会一眼看上叶清苓。

不过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贺璘睿只是图新鲜,想玩一玩而已。

他真的要牺牲叶清苓吗?以叶清苓的性格恐怕是不愿意,挂上电话,叶鹏远发了一会儿呆,心里有了主意。

他马上给叶清苓打电话:“钱我给你准备好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我们父女俩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叶清苓正在家做晚饭,闻言说:“我晚上还要去照顾妈妈,饭就不吃了吧。”

“叶清苓!”叶鹏远沉下声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爸爸,你就只知道问我要钱,一顿饭还不陪我吃了?”

叶清苓一怔,心里翻江倒海,委屈、愤怒……各种情绪纷至沓来。

很久后,她平静下来:“好……不过,钱算我借的,包括之前的那些,我全都记下来了,将来我工作挣钱了会还你。”

叶鹏远喘了喘粗气:“我马上让司机去接你。”

……

挂了电话,叶清苓将切了一半的菜分装好、用保鲜膜封起来放进冰箱里,解下围裙,去换衣服。

过了二十分钟,司机来了。

上车后,她闭眼靠在座椅上,不知开了多远,车停了下来。她以为到了,下车却被司机带进一家时尚沙龙。

“做什么?”她问。

司机说:“院长订的餐厅需要穿正装,特意嘱咐我带小姐过来打理一下。”

叶清苓看着自己的穿着,是很朴素,本来就着急没什么闲心,没想到跟自己父亲吃饭还要打扮,心里很窝火。不过为了妈妈的手术费,她忍了!

两个小时后,她到达吃饭的地方,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

这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会所,司机带她走到门口,报了叶鹏远的名字,马上有服务生来领路。

司机不能再进去了,叶清苓一个人跟在服务生身后,看着周围奢华的一切,心里惴惴不安。

周围的空调开得很大,她觉得肩膀发凉,想伸手捂一下。但那种动作太不雅观了,她只能忍着。

走进叶鹏远所在的包间,她发现那里不只叶鹏远,还有一个男人,是下午在公司碰到的那个。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迟疑地看着叶鹏远:“爸……”

叶鹏远急忙站起来,笑道:“你来了,快过来。”

她吓了一跳,因为叶鹏远的笑容里居然有讨好的成分!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就在这时,贺璘睿看了过来,懒散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

叶鹏远将她拉到桌子前,催促道:“这是贺氏集团的总裁,快叫贺总。”

她僵立在原地,僵硬地道:“贺、贺总。”

贺璘睿似笑非笑地打量她。

她穿着浅紫色的抹胸小礼服,头发堆叠在一边,画着干净又完美的妆容。向下一瞄,她精致的锁骨裸露在外,一条闪光的水晶项链垂在胸前,招摇地吸引着人的视线。

不错的打扮,他满意地勾唇,对叶鹏远说:“不错!。”像是在说叶远鹏汇报的公司情况不错,又像是在说叶清苓这个人不错。

“好!”叶鹏远一喜,对叶清苓说,“给贺总倒一下酒!”

叶清苓防备地看了他一眼,犹豫地拿起红酒瓶,缓缓地倒进贺璘睿面前的高脚杯里。倒完后,发现他在看着自己,她僵硬地说:“贺总请用。”然后放下酒瓶就想走。

第四章:交易

贺璘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身边坐下。

她吓了一跳,正要出声,他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拇指轻抚过她的唇,说:“我不喜欢擦口红的女人。”

叶清苓吓得不行,急忙挣脱他跑到叶鹏远身边:“爸——”

贺璘睿端起酒,淡淡地瞄了她一眼。

叶鹏远将她按在座位上,说:“贺总和你开玩笑的。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吃。”

“不……”叶清苓想拉住他,但他已经飞快地走了。

叶清苓惶然地坐在椅子上,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她和贺璘睿。

她紧张地站起来:“对不起贺总,我还有事……”

“坐下吃饭吧!”贺璘睿没有动,端起她给自己倒的那杯酒,慢悠悠地品着,声音平淡但是不容抗拒。

叶清苓看见叶鹏远离开了会所,顿时怒火中烧,心里明白自己亲爹为了生意把她把她当作讨好工具了。

她心里一阵恶寒,心里暗骂:“叶鹏远,你这个人渣!”

她本想离开,但是就这么走,叶远鹏肯定不会给她钱,没有钱妈妈的手术就得一拖再托,好不容易等到有了匹配的肾源,绝不能不救妈妈。

既然叶远鹏无情靠不住,她还能继续指望他么!她要任由自己被当作交易的工具,让叶远鹏得到好处?

身边气定神闲优雅喝酒的男人,叶远鹏那么卑躬屈膝的讨好他,他肯定很有钱,只要他喜欢自己,妈妈的手术费就有希望借到的。

而且!叶远鹏在求这个男人投资,她一定不会让叶远鹏如愿以偿!

机会就摆在眼前,于是她小声开口:“贺总你喜欢我吗?”

“喜欢!”贺璘睿发笑,没想到这个小鹿一样的女人这么直接。

“我妈妈生病了,需要钱,我想请贺总帮我……?”叶清苓美丽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像星星一样闪烁。

“需要多少?”贺璘睿问。

“50万……我会还给你的!”叶清苓知道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借50万有点贪婪,但是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反正她已经给自己标了价,做好了等价补偿的准备。

“我可以给你钱,不过,你怎么感谢我?”贺璘睿脸上带笑,觉得这个面色涨红,内敛倔强的小鹿很可爱!

叶清苓一愣,没想到这么容易这个男人就答应了,她感激的望着他,认真思索:怎么感谢。

突然,她凑过去,柔软的唇凑上去,在贺璘睿的唇上亲亲一点,因为不会接吻,还学着电视剧里一样认真的贺璘睿的唇上咬了一口。

本来气定神闲的贺璘睿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吻怔住了,眼睛不自觉瞪住了,内心被这小鹿一样可爱的女人咬的很痒。

他从来不是委屈自己欲望的人,对喜欢的东西他就够直接了,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还直接。

“你这个感谢我很满意!”贺璘睿舔了舔唇,感觉被这么一吻,很香甜,还想要。“明天我就安排你妈妈手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的女人不应该操心钱这种事情。“

第五章:求饶

“你这个感谢我很满意!”贺璘睿舔了舔唇,感觉被这么一吻,很香甜,还想要。“明天我就安排你妈妈手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的女人不应该操心钱这种事情。“——————

叶清苓有点懵,她没想到一个吻就可以解决50万,顺利帮妈妈做手术,他还说他是她的女人。

两个人用晚餐,叶清苓不自觉的跟在贺璘睿身后,上车后,贺璘睿问:“你几岁?”

叶清苓看了他一眼,结结巴巴地说:“十……十八。”

“才十八?还在读书?”

叶清苓像小鹿一样哆哆嗦嗦地摇头。

“正是读书的年纪,怎么不读书?”贺璘睿声音温润。

她只觉得紧张:“妈妈……妈妈生病……没、没钱了,还要照顾她……”说完,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她想克服内心的紧张。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将她的脸扳过去:“别咬,都咬破了。”说完倾身吻住她。

不久,车停下来,他拉着叶清苓的手下车。

叶清苓抬眼看到一栋别墅,顿时双腿发软。

贺璘睿干脆将她打横抱起,叶清苓伸手推着他胸口,却使不出力气。

“不要紧张,我没那么可怕。”贺璘睿笑着看着她说。

上了楼,走进自己的卧室,轻轻的把叶清苓放在床的中间,然后,开始脱衣服……贺璘睿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过去,没有谁能让他这么急切的想要。

叶清苓瑟缩地抱着双臂,身体不自觉的像床的另一端靠去,她有点怕……贺璘睿看着她一点点挪过去,声音柔和说道:“你不用勉强,不想就跟我说,没关系的。”

“不,我,我只是害怕。”叶清苓声音颤抖,带着一点讨好的微笑凑上去搂住贺璘睿的脖子,“我没有做过,可能做的不好,是这样吗?”。

叶清苓紧闭的双眼,有点微微的颤抖,嘴唇轻轻地碰到贺璘睿的脸庞,她的呼吸打在贺璘睿的脸庞上。

贺璘睿的身体也不自觉地紧绷,“你还真是个妖精啊。”

他感受着叶清苓不算成熟的调戏,终于贺璘睿忍不住这个节奏,一把抱过叶清苓,两人倒上床上。

她求了很久,慢慢地没了力气,只剩下呜咽的哭声。

她不知道他做了多久,当他瘫倒在她身上,她已经完全累趴了。

他喘息了几分钟,爬起来,退开。

下了床,他缓步走到床头,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

他眨了眨眼,手微微颤了颤,低头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几秒钟的停顿,又放开,头也不回地走向浴室。

几分钟后,他走出来,不着寸缕,浑身上下挂满水珠,只拿了一张毛巾擦拭头发。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