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罪恶之夜by小苹果_王强周苗苗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王强、周苗苗是《罪恶之夜》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逼着我喝那碗汤,原来不是让我喝汤,而是喝药,下面也是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王强周苗苗小说_罪恶之夜在线阅读

第1章冲喜

我一直以为冲喜是古代才有的事情,没想道在现代这样发达的社会还会有,而且就发生在我身上,而且就是从这件事情开始我的屈辱,我的煎熬才刚刚开始。

我家里很穷,在山沟里像我家那样的情况能讨个老婆那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我爸的战友便把我介绍给了临海市一家武馆馆主,由于对方练武伤了**不能留后,所以才招我去入赘,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上门女婿。

按理说这样的好事轮不到我,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对方的女儿在追查案子的时候跟人搏斗的时候被人一个肘击给打的痴痴傻傻起来,正因为如此才会没人愿意去入赘。

结婚那天,周家来了很多人,社会上黑道白道都去了很多,周大海也弄的很隆重。

而我就像一头被卖掉的牲口一样,被人牵着走了出来,其实我的作用那天在场的人都知道,就是为了给周大海的女儿冲喜,至于能不能成,这个谁也说不准,但是这件事情就是那么邪乎,真得灵验了。

当周苗苗痴痴傻傻的看到我穿着的大红衣服的时候,居然一个激灵。

虽然周苗苗还有些痴痴傻傻,但是明显好了很多,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被周大海跟周苗苗的母亲卢玉凤发现。

由于是冲喜,再加上入赘,婚礼的仪式跟正常的仪式并不一样,第一项便是我单人跪拜天地,然后是**面,没错,就是舔周苗苗的脚面,按照住持婚礼的大师说这是去根,同时也代表了结婚之后女方能一直压住男方。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真得很不想去做这件事情,但是没办法,我如果不这样做肯定会被周大海给打死,这样的人是极为要面子的。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但是接下来居然还有更让我难堪的,那就是为了冲喜同时也为了我入赘成功,我要先给周大海跟卢玉凤敬茶,敬完茶之后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二老洗脚,洗脚就洗脚呗,关键的是要喝一口洗脚水,以此证明我的真心,同时也表明以后我在家的地位。

这样的事情我是干不出来的,如果不这样干,按照周大海的交代婚礼上出了半点纰漏,我家里的父母还有弟弟妹妹肯定以后的日子更难过,周大海说过,只要他一句话,村里就会把家里仅有的几亩口粮地给收回去。

想到父母那含辛茹苦的样子,我闭着眼咬着牙喝了一口,就是这一口恶心的我当场差点吐了出来,不过我忍住了。

第三项便是所谓的送入洞房,人家正常结婚都是男的抱起媳妇直接进去,可是入赘冲喜却不一样,我要趴下让周苗苗骑在我的背上爬进所谓的洞房当中,意思是这个家以后是女人做主,男人就是出力的猪狗,而且如果有孩子姓氏都要跟着女方姓。

为了快点结束这屈辱的仪式,我咬着牙,低着头原本就自卑的我变的更加抬不起头来,我趴下的那一刻恨不得能把头埋进地里。

对于我的表现周大海跟卢玉凤明显很满意,看着卢玉凤那媚眼当中带着笑意的样子,我便知道今天的这一关算是过了。

我把周苗苗驼进屋子的时候,周苗苗居然骑上瘾了,就是不下来了。

若不是旁边有周大海武馆的弟子看着,我真想直接把周苗苗撂下来,要知道跪在地上时间长了膝盖本就很是疼痛,现在背上还有一个周苗苗骑着,可想而知我是有多么的疼。

“媳妇,你能不能下来啊,你这样骑着我膝盖疼。”

听了我这话,周苗苗不但没有下来,居然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我要骑大公狗,我要骑大公狗,你就是我的大公狗,快点给我跑。”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那力道直接差点把我拍晕过去。

门口两个武馆的弟子看到这一幕都是很不屑的在那里笑着看热闹,那眼神里的嘲讽之色让我不敢跟他们对视。

面对周苗苗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我只好顺了她的心意,毕竟这是人家的地方,老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我还在人家的家里。

卢玉凤或许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便让周大海在外面先招呼着,她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我跟一条狗一样被她女儿骑着,她似乎很高兴。

“强子,看来我闺女很喜欢你啊,好好哄她开心,我们周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卢玉凤是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但是身上却没有那种医生的和蔼,相反还给人一种风尘女子的感觉,今天卢玉凤穿的是一身大红旗袍,那旗袍的开叉处直接到了腰间,我趴在地上刚好能从一边看到卢玉凤那修长而又雪白的大腿。

卢玉凤今年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年龄,但是保养的却跟周苗苗差不多,尤其是打扮上比周苗苗都要暴露许多。

或许是看到我吞口水的样子,卢玉凤原本那双媚眼当中立刻出现了一股冰冷。

“强子,我可跟你说好了,你就是我家买来的一条种猪,但是你这只种猪只能在我家苗苗身上使力气,你要是敢有什么其他念头,老娘我保证让你躺着出这个家门。”

说完这话卢玉凤便转身离去,刚才那一瞬间卢玉凤眼神里的冰冷的确是让我感到害怕,但是想到那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我便忍不住想要再多看一眼,正是因为我这一眼,差点把我自己的小命给送进去。

我看着卢玉凤那扭动的纤细腰肢,一不留神看上了瘾,当卢玉凤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我便知道事情不妙,果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卢玉凤直接转身回来把周苗苗从我身上拉起来,然后让那两个弟子拿我练练手。

这一练手就是半个小时,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只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我知道这一顿揍真得不轻。

看着外面的天色,居然已经黑天了,而周苗苗则是在一旁玩着手机,我也不知道她现在这智商怎么能玩的了手机的。

就在我挣扎刚做起来的时候,我便看到卢玉凤端着两碗鸡汤进来了。

“来,把这个喝了,过会我要教你跟苗苗怎么入洞房。”

第2章入洞房

听了卢玉凤的话,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己的丈母娘,入洞房这样的事情被另外一个人看着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想想就感觉尴尬。

看着那飘着一层黄油的鸡汤,上面还浮着几块碎掉的人参,我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有些为难的道:“妈,这鸡汤还是孝敬您老人家吧,我不用喝的。”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这话刚说完,卢玉凤脸色陡然变的冷了下来。

“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很老?需要补一补?”

卢玉凤这话一出口我便明白我刚才那话得罪她了,其实卢玉凤一点也不老,而且看起来还很年轻,而且今天晚上过来穿的衣服明显跟白天的不一样,一件套裙,一双黑色完美的勾勒出来这个女人的成熟韵味。

看着卢玉凤那一双眼中冒着冷冷的寒意,我赶紧道:“不是的,您一点也不老,您现在的样子就跟我媳妇一样年轻漂亮,但是我真的不想喝这汤。”

“哼,跟你媳妇一样?你的意思想让我做你媳妇?你是不是看不上周苗苗那死丫头痴痴傻傻的样子啊?”

卢玉凤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三分讥讽,三分嘲笑其余都是一种不屑的语气。

我可是清楚的知道今天白天正是因为自己的这个丈母娘一句话就让我躺在了床上半天起不来,如果再惹急了对方结果很有可能会更惨。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的。”

“没有那个意思就赶紧给我把这碗汤喝了,然后我看着你们真正的同房之后我就离开。”

听着卢玉凤那不容置疑的语气,我知道如果我再拒绝恐怕绝对没有我什么好果子吃。

当即我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端起那碗汤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一口气喝完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热了起来,而且白天受到的那些疼痛我也感觉消失了。

“妈,我喝完了。”

啪……

卢玉凤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冷冷的道:“以后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的儿子,叫我凤姨就好,知道了吗?”

我捂着**辣的脸庞,心里暗暗的记下这一笔账,乖乖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凤姨。”

或许看我很是乖巧,卢玉凤的语气柔和了一些。

“喝完汤之后,有没有感觉?”

“感觉有些热,而且身体的那些伤也不是很疼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听到我说有些热的时候,卢玉凤眼睛里散发着不一样的光芒。

就好像有什么财宝一样,让人看上去就想要一样。

“嗯,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周苗苗那丫头领过来,算你小子有个艳福。”

说完这话,卢玉凤便直接走了出去,而我则是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而且下面也是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但是大脑却是清醒的。

此时我怎么会不明白卢玉凤为什么会逼着我喝那碗汤,原来不是让我喝汤,而是喝药。

虽然不知道这药会不会让人失去理智,但是我还是快速下床准备出去洗一下让自己清醒一下。

就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卢玉凤却是牵着周苗苗的手笑吟吟的走了进来,看卢玉凤那笑容似乎就像打了一场胜仗一样。

当我看到周苗苗的时候却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因为周苗苗此时居然被人换上了一身性感的职业装,黑色的**紧紧的包裹住她那双圆润的长腿,脚上一双黑色刚跟给人一种不一样的诱惑,而上身则是一身很正常的小西装,只是这女士西装却紧紧的把周苗苗的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西装里面只是一件白色的小衬衫,但是我却能清楚的看到衬衫从勃领处开始往下一直到第三个扣子都没有扣,周苗苗胸前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就这样完美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卢玉凤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笑着道:“怎么样?我说你艳福不浅吧?”

我憨憨的笑着挠了挠头,只是看着周苗苗跟卢玉凤但是却没有回话,因为我怕一个不小心又说错话回挨卢玉凤的抽打。

“强子,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你媳妇领进去?”

说完这话,卢玉凤便把周苗苗推到了我的怀里,我赶紧抱住周苗苗,生怕她被卢玉凤给推到,当我抱住周苗苗的那一刻,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眼神里的厌恶之色。

一个傻子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好在是她在我怀里没有挣扎,不然我真得会以为周苗苗根本不是什么傻子而是一个正常人。

我激动的把周苗苗扶到了床上,其实我是想直接抱起她的,但是卢玉凤在这里我还是忍住了。

卢玉凤看着我下面立起来的样子,娇笑道:“强子,你是不是忍不住了?我可以你喝的是十全大补汤,趁着药效赶紧开始你的表演吧。”

卢玉凤的这话让我感到十分憋屈,我跟周苗苗洞房她居然正大光明的当成了表演,这就跟村里大街上的两条狗配种有什么区别,甚至连狗都不入,毕竟狗是自愿的,而我则是被人指挥的。

我虽然感觉浑身燥热难耐,但是我却十分清醒自己在做什么。

“凤姨,要不您先回避一下?”

“怎么?不好意思?放心,我看到你们真得在一起的时候我自然会走,毕竟我们周家的后代可就看你们俩了,你还是赶紧给你媳妇宽衣解带吧,就当我不存在就好。”

当这卢玉凤的面,我是真得不好意思,而且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我只能先把周苗苗的鞋子给脱下掉。

出奇的是周苗苗跟白天居然判若两人,我给她脱鞋居然很是配合我,当我把手伸到她的胸前准备解开那束腰西装的时候周苗苗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这让我再次怀疑起来。

“妈,我们要玩脱衣服的游戏吗?”

周苗苗忽然开口有些好奇的看着卢玉凤。

“乖孩子,今天我们不但要玩脱衣服的游戏,我们还玩**光的游戏好不好?”

“好啊,好啊,那妈你跟我一起玩好吗?我也好久没看到你**光了。”

第3章给我跪下

周苗苗一脸兴奋的看着卢玉凤,但是我此时却有种感觉,周苗苗根本就没有傻掉,而是一直在装傻。

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周大海居然对于卢玉凤这种所作所为也不管一下,难道周苗苗不是周大海亲生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卢玉凤却是开口了。

“好啊,那苗苗先**光好不好?”

我本以为周苗苗会答应下来,毕竟按照装傻的人来说为了装的像一些肯定会答应下来,可是周苗苗却是拒绝了。

“不要,我要妈妈先**光,然后跟这只大公狗一起在床上打滚,你看这只大公狗都**了。”

此时不止是我,就是卢玉凤也知道周苗苗是在装傻了。

卢玉凤看周苗苗的眼神有些不善起来,冷冷的道:“周苗苗,你就不要在装疯卖傻了,为了不嫁给王总的儿子你可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只是你感觉你这样就逃得过去吗?”

周苗苗原本天真的笑容此时也消失不见,而是一脸的厌恶之色。

“卢玉凤,你才比我大几岁啊就教训我,我们周家的事情还没有轮到你插手的地方吧?告诉你,我爸也就看你年轻玩玩你而已,等你被玩烂了肯定会一脚把你给蹬了的,至于我能不能逃得过去?你说我都结婚了,木已成舟还逃不过去吗?”

卢玉凤听了这话却是笑了起来,然后直接对着门外道:“周大海,我就说你被你闺女骗了你还不信,这不被我诈出来了?”

很明显卢玉凤的话让周苗苗吃惊不小,不止是周苗苗我也很是吃惊,有谁会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的?但是当周大海进来的时候我却知道其实不是把周苗苗往火坑里推,而是把我往火坑里推而已。

周苗苗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大海,苦涩的道:“爸,这一切都是你早安排好的?”

“你说呢?我让你嫁给王总的儿子有什么不好?既然你不愿意而且我周家又一脉单传,我也不能让我周家断了后不是?苗苗你理解一下你爸我吧,当初人家王总的儿子也是想要入赘的,可是你不同意,现在这个结果其实都是你自己选的而已。”

周苗苗听了周大海这话愤怒的瞪着他,然后一脚直接踹在我身上。

我有些不明白周苗苗为什么会忽然踹我,但是看周苗苗那厌恶的眼神我便知道她是没事故事找事。

“呸,过来给我舔干净。”

周苗苗当着周大海跟卢玉凤的面前直接一口浓痰吐在她的那爽穿着黑丝的玉足上面,就那样站在床上把脚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周大海跟卢玉凤,卢玉凤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周大海看了我一眼便不再言语,但是我却从周大海的眼神里看出来了警告之意。

“废狗,快过来给我舔干净啊,舔干净了我就让你这条狗上我,想不想上我啊?”

我的确感觉喝了卢玉凤给我的那碗汤之后越来越难以忍受了,看着那双穿着黑丝的修长的双腿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同时我也不忘了偷瞄一下周大海跟卢玉凤,看到二人没有什么生气的神色我便忍不住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周苗苗笑了,笑的花枝乱颤,笑的让我感到害怕。

“废狗,既然想上我还不快过来给我舔干净?”

看着那黑丝玉足上面的浓痰我心里是一百万个不愿意的,但是想想周大海的势力,想了一下不听话的后果,我忍不住伸出了舌头朝着面前的玉足舔去。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刚伸出舌头,周苗苗便直接把脚拿开了,然后坐在了床上。

我以为是周苗苗好心不让我舔了。

“废狗,既然想要舔那可得给下来舔,当狗就要有个当狗的样子,你见过狗有站着的吗?”

这个时候我老丈人却是发话了。

“苗苗,差不多就行了。”

“哼,爹,你说行那好,从今以后别让他靠近我,更不要跟我说咱们老周家的香火问题,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逼我这样做的。”

周大海听了这话沉默不语,我有些为难的看着周大海,没想到周大海居然朝着我点了点头。

我心里把周家人问候了一个便,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慢慢的跪了下去,捧起那一只玉足便狂啃起来。

一边啃着我还砸吧砸吧嘴巴,笑着道:“真好吃,是甜的。”

我一边笑心里却一边在想过会让周苗苗尝一尝屈辱的滋味,我要让他跪在我的身下服侍我。

周大海跟卢玉凤很满意我的表现,周苗苗则是笑了。

“果然是条好狗,爹,现在你明白他跟王总儿子的区别了吧?这样一条听话的狗可是很难找的,你们走吧,不要打扰了我们洞房。”

说完,周苗苗就开始脱衣服,周大海深深的看了一眼周苗苗缓缓的道:“不要玩花样。”说完这话周大海便走了出去。

而周苗苗则是恨恨的看了一眼周大海,继续脱着衣服。

看到卢玉凤还没走,周苗苗笑着道:“妈?你是不是也想被这只狗给上啊?你要是喜欢可以留下来,女儿让你先享用。”

被周苗苗如此一说,卢玉凤有些愠怒的看了周苗苗一眼,但是却没有发作出来,而是笑着道:“算了吧,这样的好狗还是留给我的乖女儿吧,今天我就不打扰你们倆的好事了。”

看着卢玉凤扭着那水蛇腰走了出去,周苗苗则是继续往下脱着**,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已经开始火热起来。

“废狗,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王强,坚强的强。”

咯咯咯……

“你倒是够坚强的,你跪在下面看够了没有?”

被周苗苗如此一说,我才慌忙的收起了眼神,因为我刚才是真得看入迷了,周苗苗居然没穿**,这让我着实有些吃惊。

“来,过来给我舔一下吧,让我试一下你这废狗的舌头怎么样。”

说完这话,周苗苗便分开了双腿那下面的风光便完美的曝光在我的面前。

第4章惊天大阴谋

这辈子我还从来没有如此真实的看这样的画面,当真正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确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废狗,还愣着干嘛?把嘴伸过来啊。”

说实话我还真得不会玩这样的花样,听了周苗苗的这话,我便快速把嘴伸了过去,就在我想伸出舌头舔一下的时候,一股腥臊直接喷在了我的脸上。

哈哈哈……

“怎么样?老娘的尿好喝吧?就你这样的狗还真的想上老娘?做梦去吧。”

我没有想到周苗苗居然是让我过去喝尿,而且那咸咸的滋味让我感到恶心。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戏弄,就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我一个大男人,当即我便不管不顾直接扑了上去。

周苗苗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会敢反抗,一时间脸上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废狗,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出出格的举动我爸绝对会让人打断你的三条腿的。”

我本就被卢玉凤下了药,现在刚好又看到了周苗苗那胸前的春光,怎么会听周苗苗的这番恐吓,没有任何废话,我直接朝着周苗苗的嘴唇吻了上去。

啊……

我痛苦的快速起来,我摸了一下嘴唇鲜血不断的滴落,刚才周苗苗直接一口咬破了我的嘴唇,我心中暗自庆幸没有把舌头伸出来,不然以周苗苗的狠劲绝对会给我咬断舌头。

周苗苗似乎并不解恨,直接起身,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折叠水果刀来。

“废狗,今天我要阉了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做坏事。”

说完周苗苗便拿着水果刀朝着我扎了过来,我被周苗苗的疯狂举动给吓怕了,赶紧道:“杀人是犯法的,你要是杀了我你也要陪葬的。”

“呸,大不了一起死就是,我本来也不想活了。”

看到周苗苗真得拿着刀子朝着我捅了过来,我哪里还顾得其他,直接快速冲出房门,但是刚冲出房门我便愣住了,卢玉凤居然在门口偷听我们之前所作的事情。

周苗苗拿着刀子冲到门口看着卢玉凤也在门口,不由的停住了脚步,拿着刀子指着我道:“你给我进来。”

此时我哪里敢进去,连忙摇了摇头道:“进去可以,你先把刀放下。”

“好,你进来吧,我把刀子扔掉就是。”

说完这话周苗苗居然真得把刀子给扔掉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胆颤心惊。

我走进屋子之后周苗苗居然对着门口的卢玉凤道:“妈,你也进来吧,你今天要是走了你可是会后悔的。”

我不明白周苗苗对着卢玉凤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很明显这一招却对卢玉凤很管用。

“女儿有什么事情?妈可是替你爸监督着呢,你可别想收买我啊。”

卢玉凤似乎很明白周苗苗想要干什么,直接提前先跟对方大好预防针。

不过周苗苗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你进来就知道了。”

卢玉凤听了这话,便不再犹豫走进了屋内。

周苗苗看到卢玉凤进屋,直接把门反锁了。

“女儿,你这是干啥?”

周苗苗并没有回答卢玉凤这个问题,而是笑着看着卢玉凤问道:“妈,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对吧?”

卢玉凤不明白周苗苗问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笑着道:“对啊,这件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不过我可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来看的。”

周苗苗听了这话有些讥讽的道:“行了,那些好听的话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情你帮不帮我?”

“什么事情?你这样说我有些不明白啊。”

“我不会跟这条废狗上床的,你见到我爸就跟他说我们已经上过床了怎么样?”

听了周苗苗这话,卢玉凤有些问难的看着周苗苗。

“女儿啊,这事情如果被你爹知道了可是对打死我的,我可不敢在他面前说谎啊?”

“你不是说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吗?你就这样对待亲生女儿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一条狗给上了?”

周苗苗最后说的话都有些哭腔了。

但是卢玉凤却是根本不为所动,而是很为难的道:“女儿,实话跟你说了吧,那小子还喝了药呢,他如果不发泄出来恐怕对他以后生活都有影响,而且你爹的脾气你也知道,他认定了的事情谁能改变?”

听了卢玉凤这话我有些害怕起来,不明白对方所说的以后生活有影响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个影响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很想问一下,不过看着二人的情况感觉还是不要插嘴的好。

“女儿啊,你说咱们女人这辈子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找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吗?这王强在你眼里是条狗,但是以我的眼光看他却是不错了,老实本分不说,还听你话,难道这些不是咱们女人需要的吗?你要找一个王总他儿子那样的男人,天天花天酒地还有特殊癖好你受得了吗?”

“听了,妈,你说这些话就是不想帮我对吧?你就把我准备往死里弄对吧?我告诉你,我要是被惹急了,你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咯咯咯……,卢玉凤笑着看着周苗苗有些疯狂的样子,道:“女儿,妈都是为了你好,什么时候逼过你?这件事情你还是自己处理吧,我可是会跟你爸如实汇报的。”

“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如此,嘴上说的是为了我好,但是心里面却都是想着自己,你也是,周大海也是,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兔子急了会咬人的道理?”

卢玉凤看着周苗苗疯狂的样子,心中却是十分不屑。

“女儿,兔子终究是兔子啊,就是急了也斗不过人的,你还是乖乖听你爸的话吧,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说完这话卢玉凤便起身准备离去。

就在卢玉凤走到门口的时候,周苗苗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我不是周大海的亲生女儿,对吧。”

第5章毒药

卢玉凤听了周苗苗这话很明显身体一颤,但是很快便停住了身形,然后一脸平静的转过身看着周苗苗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着问道:“女儿,谁又跟你乱嚼舌了?你可不能听别人胡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哼,有没有那种可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怎么说你也是医院的医生,而且还是护士长这种事情你没有查过?我可是记得你要了我一滴鲜血跟一根头发的,虽然你做的很隐秘,但是那一次我喝了酒所以你下的药根本没有完全把我迷倒,我还是清醒的,现在想想你应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要的我的头发跟鲜血的吧?”

看到卢玉凤那吃惊的眼神以及阴晴不定的脸色我便知道周苗苗说的十有八九是真得了,只是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周苗苗居然会让我知道,这让我心里隐隐有些担心,知道别人这么大的秘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卢玉凤缓缓的走了回来,之前那一脸决然的脸色也是变的十分和蔼,走到周苗苗身前拉着周苗苗的手,二人站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样。

“女儿,你不要乱猜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是真得,而且我那一次是想检查一下你身体有没有遗传你爸的低血糖的毛病跟你说的完全是两码事的。”

周苗苗听了这话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卢玉凤,笑着道:“妈,你感觉你说这些话我能相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是实话实说,至于别的你就不要乱打听了,知道多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应该知道你爹的,人称笑面虎,周老虎可不是白叫的。”

说完这话,卢玉凤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我能感觉出来她是朝着我的**去看的,我看到她眼里精芒一闪然后便不再理会我而是扭头便要离开。

但是周苗苗似乎并没有想要让卢玉凤就这么简单离开的想法,而是有些讥讽的道:“你就这样走了,那我可要去跟我爸说我的后妈是要害他的。”

我不明白周苗苗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卢玉凤在周大海面前可都是表现的很好的,而且看样子卢玉凤跟周大海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的好,周苗苗这话让我很是费解,不过卢玉凤却是停住了身形,眼神很是凌厉的看了一眼周苗苗。

道:“女儿,饭可以乱吃,但是有些话却是不可以多说的,因为说多了容易死的不明不白的。”

卢玉凤那凌厉的眼神让我都感觉到害怕,可是周苗苗却是瞪了回去,而是冷冷的道:“妈,你只要不逼我,在我爸那里给我美言两句我自然不会说什么的,但是你不帮我就不要怪我不帮你了。”

周苗苗这话说的很是决然,丝毫没有理会卢玉凤那要吃人的眼神。

看到卢玉凤那有些犹豫的样子,我知道周苗苗说的是真得,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卢玉凤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周大海可是临海市的一霸,面对这样一条霸王龙卢玉凤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干出这样的事情。

“咯咯……,女儿都这样说了那当妈自然是要出力的,只是今天你当着这小子说了这么多难不成准备……”

后面的话卢玉凤没有说,但是我知道卢玉凤的意思,这是很明显想要把我给做掉,只有这样他们的秘密才能守得住。

想到最坏的结果,我有些害怕起来,但是更多的是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两个女人而已,如果拼命我相信自己一定是活着的那个。

“妈,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们这么多的秘密,自然是不能让他说出去的,不过你不感觉只要他乖乖听我们的话,倒是给我们添加了一个巨大的助手吗?比如……”

周苗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比如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她跟卢玉凤却像是心有灵犀一样二人都是相视一笑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强子,你自己的身体自己解决吧,但是今天的事情你可不能说出去。”

卢玉凤这话刚说完,周苗苗便很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对着卢玉凤道:“妈,你跟一条废狗多说什么话,他要是敢说出去我第一个先宰了他,而且你看他那废样,他敢吗?”

“呵呵,女儿,你还是太年轻啊,妈可是不放心就这样放了这小子,强子,把我手里的药吃了,每个星期找我领一次解药,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么你便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看着卢玉凤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我第一时间便是个感觉这是毒品,可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如果不吃下去恐怕今天想走出这个房门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如果真的吃了万一戒不掉毒瘾我这一辈子也就是废了,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卢玉凤原本笑眯眯的眼神变的冰冷起来。

“既然你不愿意吃我就只能另外培养一个人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不吃你之前喝下去的鸡汤里面那些的药物成分也足以让你致命了,吃下去你还能保命,你如果不相信就拿着你自己的生命跟我赌一把。”

说完这话,卢玉凤便很是轻松的准备离去,想到卢玉凤的职业,以及卢玉凤刚才的那风轻云淡的态度我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打赌,毕竟人的命可就只能有一次,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凤姨,我吃,我吃。”

没等卢玉凤反应过来我便直接一把把卢玉凤手里的白粉给吞了下去。

看到我毫不犹豫的吞下白粉,卢玉凤很明显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周苗苗眼神里却是更加的不屑,冷冷的道:“不止是条废狗,而且还是一条怕死的废狗。”

说完这话,周苗苗直接一脚踹在了我身上,冷冷的道:“赶紧自己去解决,今晚我有事出去一下,你自己好好呆着吧。”

卢玉凤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我总觉的卢玉凤看我的眼神有些说不情的东西存在,可是我现在吃了那包白色粉末的毒药之后明显感觉整个人居然精神了很多。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