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粉嫩小妻太撩人by云瑾茵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粉嫩小妻太撩人》是作者“云瑾茵”写的一篇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慕城黑暗势力的巨头之一,龙王社的老大陆瑾遥没想到居然是女扮男装,这是怎么回事呢?

粉嫩小妻太撩人by云瑾茵在线阅读

第1章 意外的暧昧

奢靡的灯光交错闪烁,娱乐会所的大门被两排浩浩荡荡的黑衣人围住。引得大堂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

“谁啊?来个娱乐会所都这么大的阵仗。”

“快看,那是……”

只见门口,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从两排黑衣人的正中间走了进来,身材修长,仔细看去,皮肤白皙,黑色的短发有些凌乱,却更添了几分桀骜不羁。

而刘海下的那一双狭长的眸子,水灵澄澈中带着尖锐,高挺的鼻梁,一双薄唇似乎蒙着一层冰霜。

那张脸,简直比女人还要漂亮,可那浑身透出的气势,仿佛雷雨天一样,瞬间笼罩了整个大堂,让周围所有的人,被那气势压得几乎窒息的快喘不过气来。

‘唰……’

站在两排的黑衣人都恭恭敬敬的对着中间的风衣男人鞠躬90度。

而男人目不斜视,一双冰眸傲视前方,大步的朝会所里面走去……

“他就是龙王社的老大,陆瑾遥,陆老大吧!!”

“嗯,慕城黑暗势力的巨头之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太帅了!!”

“好想嫁给他……”

“得了吧,没看到人家旁边跟着一个红发美女啊!!而且,高高在上的陆老大,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平庸的女人。”

各种的议论声伴随着陆瑾遥的脚步。

“遥遥,那些女人都说想要嫁给你呢。嘻,她们要知道你是女人的话,估计得吐血了吧。”关潼潼站在一侧,轻轻的撩了撩惹火的红发。

陆瑾遥眸光一斜,落到身旁的挚友身上:“房间号。”

“201。”

陆瑾遥微微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大步的朝走廊上走去。

她从出生那一刻,就被老爸当成了未来争夺爷爷家产的工具。可惜,家族产业,传男不传女,所以他不得不从小当男人活着。

脚步很快停在了包厢门口,起手直接推门进去……

安静的屋子里,陆瑾遥的视线一眼落在了沙发上躺着的一个男性背影上,不禁皱了皱眉头:“张当家的,你约我来,是谈判的呢?还是睡觉的呢??”

唇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陆瑾遥缓缓的朝沙发上的背影走了过去,俯下身,直接拉了一把那个男性背影。

当男人被她拉的一个转身时。

一张陌生的脸蛋映入了陆瑾遥的眼帘……

只见,这男人拥有着蜂蜜色的肌肤仿若阳光健康闪亮,似箭如刃的双眉炯然有神,狭长深幽的银灰色眼眸显得高深莫测,长长的睫毛如羽翼般朦胧了眸中的犀利之色。俊挺的鼻梁,唇色偏淡的薄唇,微抿的下巴,隐隐昭示着他倨傲的性格,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不是张当家的?!

这个男人是谁啊?!

瑾遥想着,立刻撒开了男人的肩膀。

“我说过,休息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男人缓缓的撑开了眼睛,一双狭长的黑眸眯缝着望向了陆瑾遥。

听这男人的口气八成是把他当成小跟班的了吧?“先生,你似乎搞错了,这里是我已经跟人约好的。”

“约好的?”

说时迟,那时快。

还不等陆瑾遥反应过来,就被男人一把攥住了手腕,猛地将她拉到了怀中,随后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喂,你要干……唔……”话还没说完,男人冰冷的唇直接堵了上来。

陆瑾遥几乎呆住了,唇瓣紧紧的贴在一起,软软的,凉凉的,好像布丁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不对不对,现在是怎么回事?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吻了?

等等,他要干嘛?不要……

唇瓣被猛然撬开,舌头强势的钻入了她的口腔里,霸道的在她唇里搅动,灵活的舌头不断的挑起她的舌。

她被吻得头晕眼花,几乎快要在这疯狂的吻中沉沦……

这时……

男人那只粗糙的大手不缓不急的在她的身上游走着,随后一颗颗挑开了她的衣扣。

糟了!

不行,不能在继续了,否则她是女儿身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唔唔唔……”陆瑾遥不住的反抗着,一双小拳头死命的捶打着男人的背。

“呵……”男人嘴角勾起了一笑,在吸允够了她的芳香后,才缓缓的离开了她的唇瓣:“别急,现在才正式开始呢。”

游走在她身体上的大手越发的肆无忌惮。

瑾遥清楚的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怎么办?不会真要栽在这里吧。反抗?可她现在连拳头都举不起来,根本就是一副任君享用的样子:“男人,你给我住……住手。在不住手的话,我……会让你……后悔的……”

“呵,在我后悔之前,我要先叫你尝尝什么叫醉生梦死……”男人眯了眯那双迷离的眸子,冰冷的大手顺势探入了她的衣衫内。

‘嗡’的一下子,瑾遥的大脑都要炸开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然在摸她的那里?该死!“你……唔!”

刚想要说话,双唇再度被男人性感的唇瓣封住。

他粗糙的手指捻起了雪白上的一抹粉红,薄唇落在那桃色小唇上,肆意的吸允,那是带着满满欲望的吻,强势的要征服身下的女人。

“唔……唔……唔……”逐渐地,瑾遥越发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力,大脑更是缺氧一般的泛起了白。

面对身下这小女人的反应,男人似乎很是满意,吸允够了芳香,他才缓缓离开她的唇,却又不紧不慢的落在她的下颚上,慢慢滑下,瞬间脖子亲吻到了锁骨。每一处亲吻都让人足以情迷意乱。

“唔……嗯……该……该死!混,**。住手……”抬起软绵绵的小手,去推他的脑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那只游走在她衣服内的大手,或重或轻地涅握住她嫩白的丰盈,指尖轻轻地拂过她敏感的蓓蕾……

“恩啊……”一阵陌生的电流扫过瑾遥的全身,她不禁的从唇缝里流出轻哼声。

该死!

她这是怎么了?身体就好像不听使唤似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真是动听的声音呢。”男人醉眼迷离的赞许了一句,那只游走在她雪白上的大手逐渐下滑,倾入她的秘密花园……

第2章 不要……停下……

“不……”察觉到危机来临,瑾遥下意识的想要护住自己最后的防线,却似乎还是被男人得了逞。

修长的手指在花丛间来回游走,轻轻摩擦,慢条斯理地挑弄、诱惑她。

这种陌生的感觉简直要将瑾遥逼疯。“混……**……不……把你的手拿……拿出来!”

“拿出来?”男人反问了一句,那只穿梭在花丛中的手指不停的挑逗着她的底线,随后不缓不急道:“可你的身体却好像根本不想叫我的手指离开呢。”

“该死!住……住口……”被这般羞辱,瑾遥的小脸顿时覆上了一抹羞红。

“呵,真是个敏感的女人呢。”男人贴近了她的脸庞,每一口呼气,都让她感受到清清楚楚。

“不……不要说了!”

“呵……不要忍耐,小野猫,叫出声来,你的声音会非常美妙。”男人刻意的**着花核,灵巧的手指试图探入她的花道中……

“啊……”失口叫出声来。她绝不是故意的,可是这幅身体就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似的。

“很好,你会度过美好的一夜。”男人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胜利般的笑容,紧接着,另一只手移动到了她臀部的地方,轻轻抬起,然后用力的将她的双足强行分开。

瑾遥的身体一下僵住了,屏住了呼吸,只感觉到了最隐秘的地方正被一股炙热的东西顶着,好烫也好硬……

那……难道是……他的……?

喉咙颤抖,她几乎什么话都快说不出来,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从心底涌来,那硬硬的东西在她那儿不断的蹭着。如同电流扫过全身一般,她一边颤抖,一边僵硬的开口:“不、不可以……”

“呵,不可以?你应该期待很久了吧?”

听着男人那戏谑的声音,瑾遥是又羞又恼的:“停!停下啊,你这个**!”

“你觉得可能停下么?”此刻,男人早已被这身下魅惑的小女人撩拨的全身血液逆流,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喊停?!

“该死的!”陆瑾遥暗咒了一声,她总觉得眼前的男人好像神智有些不太清醒,难不成是被人下了药?

怎么办?

感受着越发逼近的危机,瑾遥的一双小手下意识的攥成了个拳头……

‘咚咚咚……咚咚咚……’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男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视线快速投向了门口的方向。

机会来了!

抓住这个空档,瑾遥不敢再有半点的停留,她双手齐下的从男人的禁锢中挣脱开,一下从沙发上跳了下去,以最快的速度将衣服整理好,头也不回一下的,仓促就往包厢外跑去。

一拉开包厢门。

“遥遥……”站在门口敲门的正是关潼潼。

陆瑾遥顾不得别的,拽着关潼潼就立刻离开,面对这奇耻大辱,她只想这辈子也不要在跟那个该死的男人相遇了!!

“遥遥,你怎么了,脸色怎么怪怪的?”

“没……”陆瑾遥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对了,遥遥,房间我弄错了,不是201,是301。而且张当家的没等到你已经离开了。”

“什么……?!”难怪里面的人不是张当家的呢?该死的关潼潼,要不是她搞错的话,可能她刚也不会……

“对不起啦,遥遥。”

“算了,就这样吧。”也只能就这样了,谁叫她现在是个男儿身呢?如果这会儿她跑去找那个该死的男人算账最终得不偿失的只会是她而已。

只是……

那个男人现在知道她是女儿身了,未来会不会……?

应该没事吧?瞧他的样子不是喝多了就是叫人下了药,估计清醒过来就会忘记一切了吧?

“还有,遥遥,刚刚你爸爸打电话过来,让你马上回雷城耶。”

“嗯……?马上回雷城?什么事那么急?”陆瑾遥一脸茫然的询问着。

关潼潼只得无奈的瘫了瘫手:“这……我也不知道。”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201的包房里,酒醒的男人缓缓的撑起了身子,支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

这时,包房的门被推开……

“风,你没事了?”上官逸靠在包厢门口,悠哉悠哉的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狭长的眸子微眯,叶风皱了皱眉头,脑海中就像是片段一样闪过了一张模糊的脸蛋,尽管记得不太清楚:“她呢?”

“哈?她?谁啊?”上官逸左右环望了一眼。

“那个女人。”叶风说着,站了起身,稍稍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服。

“女人?哪家女人这么幸运,能被您风爷瞧上?!”上官逸兴致勃勃的走了过来。

他起了起手,直接把上官逸凑到自己面前的那张脸给推开:“算了。回去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办。”

*

阳光当头照,雷城的某个宅院门前。

陆瑾遥站在门口,手里拿着电话:“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让司机把我丢到这种奇怪的地方来干什么?”

昨夜,她连夜回了雷城,谁知却被接应的司机,直接送到了这种陌生的地方,她能不纳闷吗?

“瑾遥啊,这些年,你一直呆在别的城市。再这样下去,陆家的家业可就没你的份了。我现在好不容易说通你爷爷,让你回来这边发展,但前提是,你得跟着叶氏集团的总裁学习经商。只要你把叶总讨好,就有机会继承家业。”

“叶总?学习经商?”

“对,叶总那边已经交代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他的身边好好学习。”

‘嘟嘟嘟嘟。’话到这儿,电话那头便挂断了电话。

陆瑾遥拿着手机,听着那挂断的声音,眉头紧紧的皱起,叶氏集团?她在慕城也对这个公司有所耳闻。

短短几年的就成为了金融界一大巨大的公司,听说那个叶氏集团的总裁是个变态老头子。行事作风极其古怪,手段更是残忍至极!!

也不知道爸和爷爷怎么想的,要把她安排到这种人身边学习。

瑾遥杵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按下了大门的门铃,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女佣,她礼貌的道明了来意后,便被佣人领着进去了客厅坐着……

第3章 有些硬的东西……

陆瑾遥拿着手机,听着那挂断的声音,眉头紧紧的皱起,叶氏集团?她在慕城也对这个公司有所耳闻。

短短几年的就成为了金融界一大巨大的公司,听说那个叶氏集团的总裁是个变态老头子。行事作风极其古怪,手段更是残忍至极!!

也不知道爸和爷爷怎么想的,要把她安排到这种人身边学习。

瑾遥杵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按下了大门的门铃,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女佣,她礼貌的道明了来意后,便被佣人领着进去了客厅坐着……

没等一会儿的时间,二楼有了动静。

突然的两排女佣站到了扶梯上,从扶梯正中间走下来了一个老者,他身穿得体的西装,两鬓白发,一双眼睛眯着,仿佛在打量着瑾遥一样。

“叶老先生,您好,我是陆瑾遥,奉家父的意思来您身边学习。”陆瑾遥紧接着站了起身,礼貌的低了低头。

抬起头,脸上已经挂上了招牌笑容,眼神瞥向了那个老者,这叶老先生看起来也是挺慈祥的……

老者突然的他鞠了鞠躬:“陆少爷认错了,我只是管家而已……”

说着,管家已经走下了扶梯,和女佣一样侧过身去,像是正等待着谁下来一样。

陆瑾遥愣了片刻,目光还在老者的身上停留,管家??那,那谁才是叶老先生??

正想着时,女佣以及管家都纷纷恭敬的低下了头。

她的视线也瞬间再度被拉扯回了扶梯上,只见从二楼的地方,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映入了眼帘。

他高大的身形,穿着休闲的衬衣,一头黑发下是一双深邃的黑色幽眸,鼻梁高挺,性感的唇角微微挑起了一抹弧度。

高雅中带着几分邪性。

怎么会是他??!!

陆瑾遥瞳孔一缩,看着那帅气而又熟悉的面孔,这,这不是昨天在娱乐会所里遇到的那个流氓吗?

该死的!该死的!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这个男人相遇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又跟她见面了?

“你是!!叶、老……”话才到嘴边,下意识反应过来,这个人可一点都不老,看样子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吧!!

叶风单手插在口袋里,已经走下了扶梯,他的视线并没有在陆瑾遥的身上多停留,直径的走下来后,坐到了沙发上。

他身子一斜,单手托着腮看向了她:“陆瑾遥??”

“呃……嗯。”陆瑾遥闷闷的应了一声,心里还在泛着嘀咕,他难道没有认出来她吗??

“过来。”叶风悠悠的开口。

她皱了皱眉头,低着脑袋往他的面前移动了两步。

“跪下吧。”冷清的声音飘过了她的耳际。

陆瑾遥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立即抬起头来盯向面前的男人:“你说什么??跪下?”

“陆少爷难道是不懂规矩吗?你这是要拜师学艺,不跪下的话,那么就……滚!!”轻描淡写的说着,甚至是最后那个滚字都不带任何的情绪。

陆瑾遥眼眸一怔,这语气,简直和昨天一模一样,让她听着都手痒的想挠人!!咬了咬唇瓣,她猛地对上了叶风的视线……

从他的眼神中,她隐隐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好像……并没有把她认出是吧?

呵,也对!

昨天他已经迷糊成了那样了,估摸着是真的把她忘记了吧?

在陆瑾遥沉思的时候,管家已经端了过来一杯热茶:“陆少爷,茶。”

她伸手过去接住了茶碗,刚想致谢,突然反应过来,这好像不是给她喝的茶,是让她跪下给人奉茶!!

脑袋机械一般的撇头看向了叶风……

此刻叶风也正盯着她,那眉眼中的意思,分明是在等着她奉茶。

“叶先生……”陆瑾遥正打算说点什么。

他突然黑眸一眯,眼神突然锐利的几分:“说起来,陆少爷长得有点眼熟呢。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一句话落下,她刚放下的心嗖的一下又悬到了喉咙口,赶紧尴尬的笑了笑:“叶先生看错了吧,我们可从来没有见过面!!”

“是吗??”

叶风突然的站了起身,单手插在口袋里,俯了俯身,一张帅气的脸蛋猛地就凑到了陆瑾遥的面前。

两个人脸的距离近的都快要贴到了一起。

陆瑾遥瞳孔再不断的放大,他,他凑这么近,想要干什么?!

陆瑾遥只觉得他纤长的睫毛几乎快要碰到她的睫毛上了,视线不禁的垂下落到了他的唇瓣上……

脑子嗡嗡嗡的想起了昨天在沙发上的画面。

心脏咚的一下。

她下意识的紧张后退一步,手中的茶碗一个没有拿稳。

‘哗……’整个茶杯倾斜,滚烫的茶水全部倒在了叶风的裤子上。

“呃……抱……抱歉……”

“只是道歉么?!”叶风冷眯起眼睛,一双不着有一丝情绪的眸子缓缓地投向了自己被打湿的裤子。

“那,你想怎么样?”难不成还要她跪下认错?

“你说呢?”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叶风面无表情的坐在了沙发上。

一旁的管家心领神会的将一张纸巾递到了陆瑾遥的面前。

原来是想叫她把他的裤子擦干净啊?早说啊!

瑾遥一脸无奈的接过了管家的纸巾,俯身蹲在了叶风的面前,视线一点点的停留在了被茶弄湿了的地方……

呃……

裤裆??

Shit!!!

怎么这么巧,这杯茶就单单的把他裤裆给弄湿了呢?该死!

瑾遥握紧了下纸巾,皱紧了眉头,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一点点朝他的裤子那儿碰了过去,就像是扫灰层一样动了动……

“陆少爷,你这是在给我挠痒痒?”叶风一句话砸了过来,眸间尽显不悦。

靠!

如果他是个真爷们也就罢了,问题她是个女人啊,哪里好意思……

想到这,瑾遥眼睛一闭,心一横,用力的往他裤子上擦了上去!!

使劲来回几下……!

“停!!”叶风低沉的声音沙哑的呵斥了起来。

陆瑾遥微微一愣:“又……又怎么了,叶先生?”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瑾遥握着纸巾的手还放在他的裤子上,隐隐的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膨胀……不禁的手掌又用了用力,摸到了个有些硬的东西……

第4章 她的孩子……

瑾遥握着纸巾的手还放在他的裤子上,隐隐的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膨胀……不禁的手掌又用了用力,摸到了个有些硬的东西……

‘唰……’脸蛋瞬间红了一半。

她现在可是男人啊,这个叶风难道对男人也敢兴趣?还是说,面对这样的摩擦,不论男女,都会起反应呢?

“陆少爷,你好像很感兴趣……?”叶风的语气依旧平静,可是那张冷峻的面庞却多少有些不太自然。该死的,他竟然会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反应!?

但……

这陆少爷怎么越看越有些……眼熟呢?

想到这,叶风不禁冷眯了眯眼睛,涌动在眸间的光泽是无法言喻的诡谲。

察觉到他那道逐渐炽热的视线,瑾遥快速回过了神,赶忙缩回了手。

‘扑通、扑通’心脏紧张的加速跳动着。

他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该不会……他想到什么了吧?

生怕会发生节外生枝的事情,陆瑾遥赶忙说道:“叶……叶先生,你被我打湿的裤子我已经擦干净了,至于下跪的事情……男儿膝下有黄金,我陆瑾遥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突然要我跪外人,实在是有些为难。”

“哦,既然如此,管家送客吧!”叶风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说着。

陆瑾遥又被活生生的噎了一下,她驰骋黑道多年,竟然被同一个人强吻,逼跪,轰走,还真是不可饶恕。

不过算了,这个人有点危险,万一他突然又把她给认出来了呢?

想到这儿,陆瑾遥不敢有一刻的逗留,索性回了陆家……

*

陆家大宅。

“瑾遥?你怎么回来了?!这个时候你不该是在叶总那儿吗?”陆爸爸一见到女儿回来,蹭的一下就窜到了她的面前。

面对激动的父亲,陆瑾遥显得淡定多了:“他叫我下跪给他敬茶,我当然不可能答应了,所以,他就叫我走了。”

“什么?!!”陆爸爸闻言,脸色大变,激动的就抓住了她的双肩:“你这个不孝女!!!我好不容易才求你爷爷,让你回来雷城!你爷爷可说了,如果你不好好跟着叶总学习经商,就得滚回慕城去!!!”

“我跟那个叫叶风性格不合,如果一直待在他身边的话……”陆瑾遥话还没有说完。

‘啪!’陆爸爸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陆瑾遥脑袋偏到了一边,捂着被打的脸蛋,心里不禁的揪了一下……

“陆瑾遥,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才满意?!你给我回去向叶总道歉!!”陆爸爸发疯般的呵斥着。

“不,我不回去。爸,我可告诉你,那个叶风眼睛尖的很,我要是待在他的身边,性别很容易被识破!!”

“少拿这招吓唬我!!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思进取,不愿意学商,文芳,去拿家法过来!”

温文芳一听到丈夫说这话,赶紧的抓住了丈夫的胳膊:“老爷,孩子才刚回家,拿什么家法?你们父女就别吵了……”

“怎么,现在你也开始反我了是吗?!”陆爸爸愤怒将妻子甩开。

那力道太大,温文芳一个没有站稳,踉跄的就往后跌了过去。

“妈!!”陆瑾遥赶紧跑到了妈妈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一双锐眸愤怒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你太过分了!!从以前,你就只知道争产,你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我们母女?”

陆爸爸眉头皱紧:“我怎么没有在乎过你们了?!”

“你如果在乎我,就不会逼我从小扮成男人!!你如果在乎我,就不会在19岁那年,强迫我怀孕生子!”她就像是发泄一样吼了出来……

想当年,随着她年龄越大,父亲终日提心吊胆,害怕她女儿身暴露,所以通过一些中介关系,让她授精怀孕。

希望她能偷偷生个外孙下来,说是她和别的女人生的。

可结果,她生的个女儿,所以……在孩子出生当天,父亲就背着她把孩子丢了!!

陆爸爸一听,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我说过,不许你再提起那件事情!!”

“呵……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不心疼,我心疼!!”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孩子已经放回了她的生父身边,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现在,你要考虑的只有想办法回去叶风那儿,求他教你经商!!”

“你的脑子里,果然只有这些东西!!”陆瑾遥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你……!!”陆爸爸气的脸都白了,一下捂住了胸口,快速的急喘了起来。

“老爷,老爷!!”温文芳见状,赶紧踉跄的过去扶住了丈夫,眼泪刷刷刷的就落了下来,一边紧张的抚摸着丈夫的胸口,一边哭泣的看着女儿:“瑾遥啊,你爸心脏不好,你就别气他了。妈知道这些年来,你也很苦,可谁叫你生在陆家呢?乖……你去给叶总道个歉,好吗???”

人的一辈子,总有许多的无可奈何。

就算她刚在黑道上混出了名头,可陆家毕竟是经商,她如果不会经商的话,也的确没有继承的可能。

陆瑾遥望了望天边的夕阳,又看了看面前的叶家大宅院。

中午的时候,她还牛逼哄哄的从这大门迈出去,谁能想到,这才刚几个小时啊,她就得屁颠屁颠的回来求那个男人。

真是上辈子造孽啊!!

站在大门外面,她看着门铃,迟疑了许久都没有按下去,一会儿见到叶风该说点什么好呢??

‘对不起,叶先生,刚刚是我错了,是我有眼无珠……’嘁,太孬种了。

‘哎呀,叶先生,其实我看你这人挺幽默的,所以跟你开玩笑呢。’啧,除非他叶风傻,否则鬼才信这种话。

陆瑾遥脑子飞速转动的思考着。

“陆瑾遥,你傻呵呵的站在我家门口自言自语什么??”

耳边突然就的就传来了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吓的陆瑾遥浑身一抖,猛地扭头看向了一旁……

只见叶风单手插在口袋里,就杵在她的跟前,正悠悠闲闲的俯视着她。

第5章 激吻

耳边突然就的就传来了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吓的陆瑾遥浑身一抖,猛地扭头看向了一旁……

只见叶风单手插在口袋里,就杵在她的跟前,正悠悠闲闲的俯视着她。

“你吓死我了。”陆瑾遥捂了捂自己的小心脏,往后退了一步。

“做什么亏心事了?”叶风挑了挑眸,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

“叶先生,难道看不出来么?”

“嗯??”他尾音一挑,对她的话颇有兴趣。

陆瑾遥双手握在胸前合十,认认真真的盯着他:“我在忏悔。”

“忏悔??”

“今天从您这离开后,我左思右想,觉得中午的时候太冲动了。明明能够在叶先生的身边学习,是我的福气,我怎么能够因为一个规矩问题就放弃呢!!所以……”陆瑾遥双眼闪烁着光芒,期待的望着他。

叶风也盯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突然的,他的唇角挑起了笑意:“呵……”轻笑一声后,收回了视线,没有再理会陆瑾遥大步的往门外停靠的车子走去。

笑?

笑是什么意思?

陆瑾遥立即追了上去:“叶先生,看在家父的面子上,就原谅我今天中午的鲁莽吧。”

“可以。”叶风点了点头,但依旧是没有回头去看她。

“那以后就请你多多指教了……对了,要跪是吧?要奉茶是吧?来来来,我现在就拜你。”她算是豁出去了,不要脸就不要脸到底吧。

叶风停下了脚步,侧身看着她:“陆少爷,原谅可以,但我没说过还要教你。”

“呃……”

叶风绅士的笑了笑,往前一步上了车子。

眼看着车门关上,陆瑾遥太阳穴是突突突的在跳动,要是搞不定叶风,她的家里非天翻地覆不可!

撇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启动的车子,陆瑾遥皱了皱眉头,秉承着人不要脸则无敌的话,心头一狠。

拉开车门就一**坐到了叶风的身边。

“怎么?陆少爷跟上来还打算以身相许吗??”叶风不冷不淡的说着,眼角的余光随意的瞥了一眼她。

“咳!!”陆瑾遥差点吐血,不过眸光一转,她笑了笑:“是不是以身相许,叶先生就肯再教我呢?”

闻言,叶风终于把视线落回了她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陆少爷,够拼啊!”

“我这不是为了让你看到我的诚意么!”陆瑾遥咧着笑容,她还真不信这个叶风是个GAY。

叶风笑意留在嘴畔,没有再理会陆瑾遥:“开车。”

车子一路呼啸,两个人坐在后座上,陆瑾遥心里也有些发虚,这个叶风到底什么意思?也不说话……

很快,车子在一家霓虹灯闪烁的店面停下。

跟着跳了车,陆瑾遥抬头看了看:“万紫千红?”夜总会啊……

叶风笔直的走了进去,陆瑾遥也跟着进去,虽然他没有理会她,但她也没有回头路走了,只能死皮赖脸的跟他耗着。

刚进包厢坐下。

“叶总,不好了,那位小姐也来了!”突然一个小弟跑了过来,有些着急的说着。

叶风皱了皱眉头:“谁告诉她,我在这儿的?”

“不、不知道。要拦下来吗?”

叶风也没有说别的,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那属下离开。

陆瑾遥坐在一旁听着,想想这种狗血的剧情一定是叶风上了哪家小姐,然后人家小姐不依不饶的缠着他。

正瞎想着,她的衣领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揪住,强大的拉力直接把她给拽到了叶风的面前!!

陆瑾遥垂了垂眸,看着叶风那揪着她领口的手:“叶先生,你,这是……干嘛呢?”

“你不是很有诚意么?现在有个忙要你帮我。”

“帮忙而已,你开口就好了,何必动手动……唔、唔!!”陆瑾遥嬉笑的话才刚说到一半,突然的被一双冰冷的唇堵住了她的嘴巴。

她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吻过来的叶风,他疯了?!他在干什么?!!!

瞬间脑袋一片空白,盯着面前那近在咫尺的帅脸,她的身体都快僵硬住了……

叶风一边吻着她,一只手缓缓的搂住了她的腰身,强势的把她身体往自己的胸口上拉了拉……

他原本的轻吻,不禁的加重了几分,眉头也跟着皱紧……

这姓陆的小子,怎么回事?身体竟然这么软??

陆瑾遥眼睛睁的更大,睫毛都在跟着颤抖了起来,熟悉的味道占据她的唇齿,难道叶风,真的是个GAY吗??!

“小姐,我们叶总有事,真的不方便见您。诶……小姐,不能进去啊。”包厢门口隐隐的传来声音。

陆瑾遥沸腾得血液瞬间冷静了下来,不对,她知道了,这个家伙不是GAY,他只是想要假装GAY拿她来挡枪……

只听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

陆瑾遥僵硬的身体也稍稍柔软了一些,要不要陪他演戏?算了!!为了前途,就先委曲求全,牺牲色相吧!!

“啊!!风……你,你们现在做什么!?!”果不其然,一个刺耳的女性声音传来,对方惊恐的看着沙发上交缠的两个男性身体。

叶风强势的吻这才稍稍停了停,他的嘴唇挑起了笑意,手依旧是紧紧的搂着陆瑾遥的腰板。

两个人目光交汇着,唇瓣之间呼着热气,陆瑾遥紧紧的盯着他双眼睛,连她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荷尔蒙,这么近的触碰,就算是她都会忍不住有些心跳。

叶风笑着,这才转移视线,缓缓的侧过身看向门口的女人:“我们在做什么?你觉得我们在做什么??”

“可,可,你怀里抱得是男人啊!!”

“可我最近偏偏就很喜欢这个类型的呢……”他的声音酥到了骨子里,幽幽的眼神往她身上瞥了一眼。

盯着陆瑾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吞了口唾沫压了压惊,这才配合的也转过身去,刚想说点什么……

她目光猛地定格在了门口的女人身上:“二、二姐……!!”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