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错爱往事by半弦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错爱往事》是作者“半弦琴”写的一篇剧情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准姐夫凌昊天与小姨子季小芯之间的情感纠葛故事。在订婚宴上,男方的亲戚和朋友却一个都没来,看着新郎那张俊傲不凡的脸,这让季小芯怎么想都怎么蹊跷,这事怎么回事呢?

错爱往事by半弦琴在线阅读

第一章 挑恤的目光

季小芯从婚宴上溜了出来。

这是她姐姐季欣宜的订婚宴,俊男美女,一对佳偶,她眼看着姐姐跟那个陌生却华贵的男人互相交换了戒指,然后就偷偷溜了出来。

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相机,看着新郎那张俊傲不凡的脸,觉得十分奇怪。

虽然只是订婚,不是正式的婚礼,但是男方的亲戚和朋友却一个都没来,怎么想都怎么蹊跷。

难不成这个人是在逃的杀人犯么?季小芯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然怎么会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还特地去问了姐姐,但是季欣宜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说她:“你不要乱想了,阿啸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像我们平头老百姓,不能随便在媒体面前曝光的,不然会对集团有不好的影响。这些他都跟我说过了,你也不要乱窜了,去把我的药拿来。”

季小芯无奈,是啊,对方是有身份有地位,但是也因此这样,为什么会娶姐姐呢?

但是季欣宜一直有心脏病,她都嘱咐了,自己自然是要去帮忙的,订婚宴席举行一半,她就顺势溜了出来,去酒店上面的房间里头拿药……

可是她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姐姐和未来姐夫的房间,只是还没进门,却听到有说话声从房间里头传来……

第二章 粗暴

她突然有点紧张,这明明是姐夫和姐姐的房间……怎么会有人?

她竖起耳朵仔细听,隐隐约约听到”压低”、“股价“的字眼。

等一下,亚华公司?亚华不是姐姐家的公司么?

她此刻也顾不上什么了,举起手中的相机,偷偷从缝隙里头探进去,然后点开始录像。

里面的人还在说话:“凌少,这次亚华肯定翻不了身了……”

突然,相机没电发出的嘀嘀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在场的三个人顿时都懵了。

一直背对着季小芯的凌昊天猛地转过了身。

季小芯连忙收回相机,转身拔腿就跑。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凌昊天大步一迈,直接拽住了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抡了回来,仍在了沙发上。

季小芯是摔得晕头转向,而此时,在凌昊天的示意下,房中的另一个男人也缓缓退了出去。

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凌昊天看着沙发上的季小芯,一双黑眸微微眯起。

他认得她,季欣宜的表妹。但是像这样的小女生,他见的多了,知道她们最害怕什么。

他缓缓弯下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张脸很精致,虽然还没长开,但是皮肤雪白,清澈的眸中此时都是惊惶,还有故作的镇定。

凌昊天邪气地笑了起来,抬手勾起她的下巴:“是你现在……把拍的东西叫出来,还是让我**你,你自己选。”

季小芯哪里经历过这种,尤其是眼前的男人简直荷尔蒙爆棚,虽然知道他不是好人,还是克制不住地红了脸颊:“你放开我!你这个**!”

凌昊天此时便清楚,必须要采取别的方式了。

他的笑容倏地消失,忽然伸手扯掉了她衬衣上的扣子,露出里面肉色胸罩,还有少女饱满的丰盈。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季小芯完全懵了。

凌昊天更加魅惑地逼近她:“我数到三,如果不交出来,可别后悔。”

“一。”

“二。”

“三!”

第三章 好痛,求你轻一点

季小芯又羞又怒,她死也不肯把手机交出来,这个证据一定要给姐姐看,让姐姐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一……”

季小芯紧紧握住手机不松手。

“二……”凌昊天眼里满是猫戏耍老鼠时的讥诮。

在他数到三之前,季小芯突然抬起脚,一脚将手机踢了出去。

这动作又快又准,手机一下子就被踢到了窗子跟前。

“哐!”手机撞到了玻璃上面又弹了下来,打着转儿停了了下来。

凌昊天看到这里,脸色阴了下来。整个人被一团戾气包围,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耍他。

他用身体将季小芯紧紧抵在墙上。双手将脖间的领带抽出来,麻利地将季小芯的小手绑在一起,扔到了沙发。整个动作一气哈成,又快又狠……

季小芯挣扎踢咬,根本对他没有一丝影响。

他将身上的黑色西装扔了出去,大手捏着季小芯柔软的下巴,俊美的眸子里充满了戾气。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的!”

“**,你不能对我这样……”季小芯拼命挣扎,哭喊着。

窗外,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绚烂而迷幻的轨迹吸引了所有宾客的视线。烟花的爆炸声掩盖了季小芯的呼救声。

凌昊天大手无情地扯开了她的胸衣,蓝色的牛仔裤……

“放开我,你这个**……”季小芯的声音哭到沙哑。绝望如潮水一样将她淹没。

季小芯白皙细嫩的身子像被剥了壳的鸡蛋,毫无遮拦地呈现在凌昊天的面前。

他粗野地将她平放在沙发上,纤细白皙的双腿被迫屈起来张开到最大,由于恐惧,双腿不停地颤抖着。

季小芯眼角流出绝望的泪水,十八年来,她第一次以这种屈辱的方式展现在别人面前,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姐姐的男朋友。

凌昊天的喘息沉重起来,来自掌心的柔软丝滑触感,让他的欲望彭胀到了最大。

他急燥地拉开自己的裤链,抓紧了她的大腿,拖到了自己的身下……

“不要……”季小芯无力地哭喊着。

柔软处的撕裂在季小芯的脑海里无限放大,疼痛让她的神智异常的清晰。鲜血顺着她的玉腿流了下来,滴落在他的掌心。

竟然还是个雏!凌昊天完美的唇角勾出一丝满足的笑。

突然有种恶作剧般的**,季家的女人,都是为他而准备的。很好,他要慢慢享受。

季小芯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沙发里,好痛,她扭动着身躯,想要摆脱不断深入的撕裂。

可是,那感觉就像附骨之蛆,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爽吗?爽就喊出来……”凌昊天很满意她这样扭动着。

俊美的眼眸流露出恶魔般的邪笑,强健的腰部有力地冲击着。每一次重击换来的都是季小芯紧张地弓起身子,痛苦地皱眉。

季小芯身心俱裂,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她的童贞就这样被一个**给夺走了。

似乎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那入侵的动作才慢慢消停了下来。

季小芯双腿哆嗦着,无法合拢。

“卡嚓卡嚓……”

迷糊之中,她感觉到闪光灯在轻微地响起。

第四章 要挟

季小芯震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OL打扮的干练女人正站在他们身后拍照。

想不到居然还有第三者在场,这个**,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凌昊天从季小芯身体里出来,拉上裤链,信手将一件衬衣扔在了季小芯的身上。

他光滑名贵的皮鞋重重踩在那只肇事的绿色手机上面。可怜的手机顿时粉身碎骨。

“记住了,你要是将这个秘密说出去的话,你知道你的代价是什么吗?”

他从那女人手里拿过数码相机,将刚才拍好的照片放在她眼睛底下晃了晃。

“看到吗?如果你想让你姐姐看到这个,就尽管去告密吧!”

季小芯颤抖着看过去,大大的相机屏幕上,她双腿大开被他按在身下的样子无比清晰深刻,而他,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耻辱的泪水沿着光洁的脸颊滑落下来,她面如死灰。

凌昊天从容地穿好西装,理了理凌乱的短发,转头吩咐秘书诺娜。

“诺娜,将这数码机给我先保存好。”

“是的,凌总裁!”诺娜面不改色从容出去,顺便将门关上。

凌昊天再一次靠近季小芯的耳朵,用舌尖撩拔着她的耳畔,低耳**辣呢喃。

“你叫起来的样子很骚很浪……很合我胃口!不如你考虑一下,做我的地下情人怎么样?”

季小芯苍白的脸,瞬间似被火点燃一样,一直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季小芯咬住下唇,挥手打了过去。

他的大手紧紧禁锢住她的手臂,再重重地甩开。

“想跟我作对吗?你季小芯没有这个本事,现在没有,将来更没有……”

他嘴角含着一抹狞笑,从容转身,大步地离开。

洗澡间里,季小芯将水量开到最大,热水混和着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

她拼命地冲涮着自己的身子,想将那耻辱的肮脏全部冲掉。

“哗!”冷水从她的头顶浇下来,湿淋淋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视线,她捂着脸蹲在湿淋淋的地板上,放声痛哭。

凌昊天,你这个恶魔,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个小时以后,季小芯有些怏怏地出现了楼下。

“小芯,你怎么这么久才下来……”

季欣宜款款而来,不过是让季小芯帮她拿点药下来,怎么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要不是因为太多宾客无法抽身,她就去找她了。

季小芯湿湿的头发还粘在额角,一脸的忧郁。

这一个小时,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一场恶梦。

“姐姐,凌……”

季小芯痛苦地发现,她没有办法再像以前叫那个人姐夫了。

“小芯,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季欣宜拼命摇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她说道:“姐姐,你取消这次订婚礼式吧!”

季欣宜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良久,笑了起来,“好了,小丫头,我的药呢……”

“欣宜,你的药在这里……”

一道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在姐妹俩身后响起。

凌昊天狂野的身形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中,他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桀骜,完美的唇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有意无意划过季小芯的眸子。

第五章 姐姐的男人

季小芯做贼心虚,慌乱地低下头,不敢与凌昊天直视。

仿佛刚才施暴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可恶,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阿啸,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应酬了一下……”

凌昊天伸出手臂轻轻搂着季欣宜的肩头,一脸的宠溺关怀。

“要吃完点心才能吃药,我们去吃点蛋糕……”

十分体贴温存,他似乎在故意做给季欣宜看。

无意中瞟向季小芯的眼神,带着一丝戏谑。

“姐姐……”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小芯,今天是你姐姐最幸福的日子,你难道没有什么祝福的话说吗?”凌昊天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季小芯抬起愤恨的眼神瞪着他,恨不得用眼神将他这张完美英俊的脸戳出几个血洞洞来。

“好了,小芯,姐姐今天真的很开心,你就不要捣乱了。姐姐先过去了,一会再见……”

季欣宜小鸟依人般靠在凌昊天的臂弯里,慢慢离去。

姐姐不时低下头,细细碎碎地低语着,不时引得凌昊天微笑勾唇。

季小芯的心好痛,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

凌昊天高大的身形,季欣宜洁白的晚礼服,在所有人看来,那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可是在季小芯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假相。骗子骗子,该死的骗子。

要怎么让姐姐看清这个**的嘴脸而又不是伤害她呢?

季小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订婚仪式上,所有的宾客都送上了最真诚的祝福,鲜花,掌声,香槟,烟花……

凌昊天与季欣宜肩并肩,一起切蛋糕,交换订婚戒指。

从头到尾,他的唇角始终是那深不可测的笑意。

季欣宜一脸幸福的迷醉,在交换戒指的时候,她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声音颤抖沙哑地致词,“感谢各位来宾亲人们的祝福,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我会跟凌昊天恩爱一生,到时候请各位参加我们的婚礼,再次印证我们的爱情。”

季小芯站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面无表情地望着这场最荒诞的订婚仪礼。她一直站到双腿发麻,神情完全呆滞……

“小芯,你在想什么呢?礼式都结束了,怎么还不走?”

“大伯,我,哦,我知道了……”

自从十年前妈妈去世,爸爸下落不明之后,季小芯便寄养在大伯家里。而季欣宜则是大伯唯一的女儿,也是季小芯的堂姐。季小芯从小没有什么亲人,跟季欣宜十分要好。

大伯季世坤主持完这场订婚礼式,显得精神抖擞。

凌昊天二十出头就成了叱咤商界的年轻精英,家族生意更是渗透了各业各行,在亚太欧美势力非常庞大。

能钓到这样的金龟婿他觉得荣耀万分。濒临倒闭的亚华公司肯定有救了。

“大伯,姐姐跟凌昊天认识不到一个月就这样匆匆订婚,而且凌家的人今天一个也没有到场,你们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季世坤微微浮肿的脸上,红光满面,“小芯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们年轻人不都兴一见钟情吗?你姐姐与凌少爷就是一见钟情。其实订婚是我的意思,你姐姐还不敢这样想。我只是想挽救亚华公司……”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