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何以晴傅薄笙小说_心来何伤在线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5:3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恨我,甚至容不下我和他的孩子,我的深爱换来的终究只是一场伤害...后来傅薄笙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阴谋,而他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何以晴已经不再爱了...跟过精彩关注《心来何伤》

心来何伤何以晴by雪蓝沁儿在线阅读

第一章  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

当傅薄笙撕掉何以晴身上睡衣的时候,何以晴哭喊着,求饶着,挣扎着,却依然没能阻止傅薄笙的索求。

傅薄笙要她,每一次都那么的简单粗暴,野蛮凌虐,她根本体会不到任何的美好,有的只有痛苦和撕裂。

肚子尖锐的疼着,可是她却没办法让傅薄笙停下来。

一场近乎于凌虐的床事过后,何以晴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那里,浑身痕迹斑斑,却被傅薄笙一脚踹下了床。

“滚去客房!把避孕药吃了!”

冷酷的话像冰锥似的刺入何以晴的心脏,让她疼的有些窒息。

结婚两年来,他从不允许她在他的床上和卧室过夜。她顶着傅太太的名头,却过得连个妓女都不如。

何以晴浑身都在痛,特别是私密处火辣辣的疼着,她的肚子更是疼的厉害,隐隐约约的好像有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

她的心蓦然一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傅薄笙,送我去医院!”

她快速的抓住了傅薄笙的脚,卑微的乞求着。

傅薄笙微微一顿,当他看到何以晴双腿间的猩红时,那双眸子猛然沉了下来。

“你居然敢背着我让自己怀孕?何以晴,你果然是个心机婊。感情每次我让你吃的避孕药你都给换掉了是吗?还是你以为有了我的孩子我就会爱上你?”

“不,不是的。薄笙,求求你先送我去医院好不好?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啊!”

傅薄笙却一脚踹开了她,冷冷的说:“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在你卑鄙的找人强了子佩,逼得她无法见人差点自杀的时候,在你拿着何家对傅家曾经的恩情逼得我不得不娶你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了。何以晴,子佩现在还活在地狱里,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

何以晴的肚子越来越疼,她冷汗涔涔,爬到傅薄笙的腿边说:“傅薄笙,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过!我没有找人强了叶子佩!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信你?我也想信你,可是你对的起我对你的信任吗?当年子佩约我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我信你,让你陪着她去买礼物,结果呢?如果不是你早就设计好了一切,为什么子佩会被那些人渣糟蹋而你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何以晴,你这幅扮演无辜的嘴脸简直让我恶心的想吐!”

傅薄笙说着,蹲下身子一把掐住了何以晴的脖子,手劲大的好像随时都能扭断何以晴的脖子。

何以晴挣扎着,心里却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的疼着。

傅薄笙的眸子闪烁着猩红,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掐死你,不过想想对你而言太便宜你了。怀孕了是吗?好,我送你去医院,只要你不后悔!”

何以晴突然有些害怕了。

傅薄笙的眸底闪烁着阴狠的光芒,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还是抵不过傅薄笙的力气,被强行送去了医院。

何以晴躺在担架车上,清楚地听到傅薄笙冷酷的说:“拿掉这个孩子!并且给她做节育手术!”

第二章  说说流产感言吧

“不!不要!傅薄笙,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拿掉我的孩子!”

何以晴撕心裂肺的喊着,挣扎着,却被傅薄笙用绳子绑在了担架车上。

他的手指紧紧地扣住了何以晴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你这样狠毒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做母亲!更不配做我傅薄笙孩子的母亲!这就是对你不听话的惩罚!”

“不要,薄笙,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求求你!”

何以晴泪流满面,傅薄笙却无动于衷。

“推进去,手术做的干净点。”

傅薄笙的话打碎了何以晴最后的希望。

她哭着喊着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的门被关上之前,何以晴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傅薄笙,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傅薄笙的眸子微潋了几分。

后悔吗?

是的!

他后悔从小把何以晴当最信任的朋友看待,才让她有机会伤害叶子佩。他再也不会给何以晴任何伤害叶子佩的机会了!再也不能!

傅薄笙的心划过一丝尖锐的疼痛,却被他给强压了下去。

何以晴苦苦的哀求着医生,但是傅薄笙在江城的势力太大,医生根本不敢听何以晴的。

在锥心刺骨的疼痛中,何以晴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并且很有可能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

她的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何以晴哭的撕心裂肺的,整个手术室都是她的哭声,那样的痛彻心扉,那样的悲恸。

她终究还是疼的晕了过去。

当何以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有个人影正在看她。

“叶子佩?”

何以晴虚弱的叫了叶子佩一声。

叶子佩巴掌大的小脸却笑得有些得意。

“很疼吧?我听薄笙说他没有让人给你打麻药,生生的从你肚子里拿掉了那个孩子。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拿掉你们之间的孩子,感觉怎么样?何以晴,说说流产感言吧。”

何以晴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那种疼痛好像并没有消失,而是渗透进了她的骨子里,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你给我出去!”

何以晴浑身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指甲渗进了肉里都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可是叶子佩却笑得愈发灿烂了。

“我为什么要出去?我好不容易看到你这么倒霉的样子,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欣赏的机会呢?薄笙是我的,可是你仗着你爷爷曾经救过他爷爷的命,死皮赖脸的留在他的身边,甚至还想着让你爷爷逼傅爷爷答应你和薄笙的婚事。我是没权没势,但是我有薄笙的爱。何以晴,我也不怕告诉你,两年前你陪我出去买礼物,是我故意找人设计了我被人强暴的那一幕,故意演给薄笙看得。我就是要让他憎恨你,远离你,可我没想到他最终还是娶了你。不过也没关系,傅太太这个位子我会夺回来的!”

“你说什么?”

何以晴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楞,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叶子佩却趴在了何以晴的耳边,低声说:“我说两年前是我找人打晕了你,然后装作被人强暴的样子嫁祸给你,故意让薄笙看到这一切从而憎恨你的。哦,对了,知道薄笙为什么不要你生的孩子吗?因为我对他说,两年前的那次强暴让我伤了子宫,这辈子我都没有做妈妈的可能了。他认为一切都是你对我故意伤害的,所以他怎么可能让你做母亲呢?”

第三章  你的心果然是黑的

“叶子佩!我要杀了你!”

何以晴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是这个样子的!

她一直以为那是一场意外!

甚至为了这个意外,她承受着傅薄笙对她的残忍和憎恨,却依然心怀愧疚的逆来顺受。

从十三岁懵懂开始,她就爱着傅薄笙,到如今已经八年了。可是在知道傅薄笙有了喜欢的人,爱着叶子佩的时候,她宁愿做他的朋友,并且试着对叶子佩好,只为了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也无所谓。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次陪着叶子佩去选礼物会发生那样可怕的事情。

她永远都忘不了傅薄笙看她的那种眼神,是那样的失望透顶,可是她明明什么也没做。

就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娶了她,却也把她拉入了地狱。如今他不要他们的孩子居然也是因为叶子佩的谎言!

何以晴气的浑身发抖,想起自己那个可怜的孩子,想起自己以后再也无法做母亲,她再也忍不住的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掐住了叶子佩的脖子。

“你这样狠毒的女人为什么会存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我的孩子!你还我的孩子!”

叶子佩没想到流产后的何以晴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她被掐的快要不能呼吸了,连忙抬起手想要打晕何以晴,却在这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她的脸色瞬间变了变,阴狠的表情也被委屈所代替,甚至嗓子都带着一丝柔弱和哽咽。

“以晴,我知道你失去孩子很难受,我也知道都是我不好,如果两年前我不发生那样的事情,薄笙也不会这样对你。如果掐死我能让你心里好过一点,你掐死我好了。反正像我这样的女人,活着也无颜见人了。”

叶子佩哭的很是伤心,傅薄笙却在此时推门而入,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眸子猛然下沉。

“何以晴,你发什么疯?”

他上前一步,一把掀开了何以晴,并且快速的把叶子佩搂紧了怀里。

“怎么样?没事儿吧?”

傅薄笙紧张的样子生生的刺激到了何以晴。

因为傅薄笙的力道太大,何以晴被掀翻在地,肚子撞到了桌子上,刺痛般的疼着。反作用力下,她的头撞到了床脚,尖锐的刺痛让她的额头渗出一丝血迹,顺着额头缓缓地遮挡住了她的视线。

可是这个名义上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却在她的面前呵护着另外一个女人。

心,痛如刀绞。

何以晴撕心裂肺的喊着,“傅薄笙,你知不知道当年的强暴事件是叶子佩自导自演的,目的就是为了嫁祸我,就是为了让你憎恨我。她的子宫也没事,她是骗你的!你要不信可以拉着她去做检查!”

叶子佩的手瞬间抓住了傅薄笙的胳膊,手指的力道让傅薄笙有些微疼。他低下头,看到叶子佩眼底隐含的泪水,却一直强忍着。她咬着下唇,几乎都快咬出血了,浑身更是剧烈的颤抖着。

她一个字没有反驳,可是这种姿态却让傅薄笙的心猛然一疼。

“够了,何以晴!子佩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遇到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她都被你害成这样的,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如此诬蔑她,你的心果然是黑的!”

傅薄笙说完抱着叶子佩就往外面走。

何以晴清楚地看到了叶子佩嘴角那抹挑衅的笑容,那么的刺眼。

第四章   傅薄笙,我们离婚吧

“傅薄笙,是不是叶子佩说什么事情都是何以晴做的,何以晴就要认?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信她不信我是吗?”

就在傅薄笙即将走出病房的时候,何以晴的声音传来。这次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撕心裂肺,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和虚弱,轻的让人心疼。

傅薄笙的心突然难受起来。

这样的何以晴他很少见过。在他的面前,何以晴曾经甜美的像个孩子,婚后逆来顺受的像个赎罪者,可是现在像什么呢?

她的样子好像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儿似的,好像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可是明明她才是那个刽子手,才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不是吗?

叶子佩看到傅薄笙眼底的神态,眸子猛然划过一丝愤怒和不甘,不过却被她快速的敛住了,然后低声说:“薄笙,我现在已经不是个干净的女人了,别为了我伤了你和以晴的和气。她只是因为失去孩子太难受了才这样对我的,我不介意。你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能明白不能做母亲的痛苦,所以别怪她了,她才刚流产,身体还虚着呢。”

这样虚伪的话听在何以晴的耳朵里简直刺耳的要命,她猛地抓起桌子上的水杯,朝着叶子佩就扔了过去。

“滚!叶子佩,你这样的女人会遭到报应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水杯扔过来的那一瞬间,傅薄笙快速的转过身去,用自己的后背替叶子佩挡下了。

水杯里的水还是热的,掉落在地上的时候碎裂成片,里面的水溅在了傅薄笙的裤脚上,微微的冒着热气。

何以晴直接愣住了。

傅薄笙替叶子佩挡下水杯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叶子佩尖叫一声,挣扎着从傅薄笙的怀里跳了下来,连忙蹲下身子查看傅薄笙的裤脚,并且哭着问道:“怎么样啊?有没有烫伤?何以晴,你容不下我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薄笙?你真的爱过他吗?薄笙,我带你去看医生,我们走!”

傅薄笙的眸子却死死地盯着何以晴,那眸底冰冷的温度差点把何以晴给冻住。

“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才最该死!”

傅薄笙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生生的刺进了何以晴的心口里,让她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心再次疼的窒息。

“我该死?我做错了什么?因为你喜欢叶子佩,她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觉得是借口。傅薄笙,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爱上你。不过老天已经给我惩罚了,我失去了我的孩子,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在我刚流产的时候,你护着她推开我,你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的妻子!”

何以晴痛彻心扉的质问着傅薄笙,八年的爱恋却换的如今这样的结局,赔上了她的孩子,还有她做母亲的资格,她的梦该醒了。

傅薄笙却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冷冷的说:“你该知道你这个傅太太的头衔是怎么来的。”

“是啊,这个傅太太的头衔是我爷爷求来的。我本以为只要我爱你,只要我对你好,你就是块石头也会被我捂热了,可惜你不是石头,你是北极的冰川,终年不化的积雪。傅薄笙,我们离婚吧。”

第五章  傅薄笙那个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当何以晴说出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傅薄笙愣住了,心里好像有什么陌生的情愫一闪而过,让他觉得尖锐的有些刺痛。

叶子佩听到何以晴说出离婚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惊喜,她下意识的看向傅薄笙,却见傅薄笙的眸底划过愤怒的光芒。

“离婚?何以晴,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嫁给我的时候就逼着我爷爷让我娶你,现在你说离婚就离婚,你把我傅薄笙当什么了?我告诉你,这场婚姻由我开始,什么时候结束也是我说了算!”

说完,他转身就走,甚至忘记了一旁的叶子佩。

叶子佩恨恨的瞪了何以晴一眼,快速的跟了上去。

“薄笙,你等等我,哎呦!”

叶子佩尖叫一声,傅薄笙快速的转身,关心的问道:“怎么摔倒了?疼不疼我抱你走吧。”

他抱起叶子佩离开了病房,何以晴心力憔悴,头也隐隐的有些发晕,额头上的鲜血已经干涸,却仿佛渗进了骨头一般,疼的厉害。

何以晴蜷缩着身子躺在地板上,明明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可是她却觉得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将她团团围住。肚子尖锐的疼着,一股热流瞬间浸湿了裤子,并且在地板上慢慢的晕染开来。

她拿出手机,下意识的给傅薄笙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接通的瞬间就被挂断了。

何以晴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身下的血越来越多,头也越来越晕,甚至起来都做不到了,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生命的流失。

她一遍遍的给傅薄笙打着电话,可是却被他一遍遍的挂断,最后直接关机了。

何以晴听着电话的忙音,突然笑的有些悲惨。她是可以按下呼救铃,可是她需要直系亲属给她签字啊。

明知道她刚流产,刚做完节育手术,傅薄笙怎么就能把她一个人仍在这里呢?

他到底有多恨她,真的恨不得她死吗?

何以晴心如刀割,却还是给她哥拨了一个电话。

“哥,我想回家,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的声音虚弱的厉害,浓浓的鼻音让秦淮的心猛然一疼。

“小晴?你在哪儿?出什么事儿了?”

何以晴听到秦淮的声音时,再也忍不住委屈,拿着电话哭了起来。

如果死能够让傅薄笙放下对她的恨,那么就这样死了吧。她的孩子一个人在黄泉路上未免孤单,她去陪着他也好。

那颗爱傅薄笙的心或许也会随着死亡而不再痛了。

秦淮一刻都没敢耽误,快速的赶到了医院。

当他看到何以晴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病床上,当他从医生的口中得知何以晴失去了孩子,身边却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的时候,当他看到何以晴身下鲜血淋漓的样子时,秦淮的一双眸子瞬间红了起来。

“傅薄笙那个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何以晴却只是哭着笑着,最后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秦淮心都碎了。

他十三岁跟着母亲改嫁到了何家,做了何以晴的哥哥,从见到何以晴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可惜他的身份注定只能做哥哥。

如今看到何以晴为了傅薄笙伤成这个样子,秦淮突然恨透了自己的身份。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