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合欢花by隔衫打妞_赵春城苏媚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4:3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合欢花》是作者隔衫打妞所写的一本现代都市欲望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媚和公公赵春城之间的情感故事...看着儿媳妇妖娆性感的样子,赵春城最想做的就是和她滚在一起...

合欢花by隔衫打妞_赵春城苏媚小说阅读

第一章  错把公公当老公

苏媚今年26岁,是一名中学老师。

一米七二的模特身高,眉目如画,细腰丰臀,饱满的美胸呼之欲出,不知是多少师生性幻想的对象。

和往常一样,下了班苏媚谢绝同事的聚餐邀请,步行回到几公里之外的家中。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新房,装修很素,但苏媚一直觉得,它象征着她和老公赵彬的爱情。

小而温馨。

见卧室半开着,还有微弱的灯光,苏媚不由露出惊喜之色,老公提前回来了?

不由加快了步伐,轻轻推门而入,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她看见了大床上睡着一个男人。虽然是背对着自己,但那高大的身材和发型,她一眼就看出是老公赵彬。

放下手里的包包,苏媚脱去身上的职业装束,全套内衣也褪去,绸缎般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双腿笔直修长,雪峰傲立微颤,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嘴角挂起自傲的笑容,从小她就知道自己很漂亮,身材也比同龄女孩要好,吸引很多男孩子的注意,大学她甚至被好事者评委十大校花!

原本以她的条件,大可轻松找一个富二代男友结婚,成为享尊处优的少奶奶,但大学毕业后,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普通家庭出身的赵彬。

除了出众的外形和才华,也是因为赵彬是她经历不多的男人里面,最让她难忘的一个。

最难忘的就是那晚瓢泼大雨,学生会办公室里,在赵彬强而有力的冲击下,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一次次从白到粉红,攀向了高峰。

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享受到连续高潮。

想起那次抵死缠绵和蚀骨滋味,苏媚舔舔嘴巴,修长的手顺着肚子往下,探进桃花秘源处,那里已经有了泛滥的迹象。

“嗯~”苏媚闭眼享受了一会,便抽出了手,看着上面挂着的点点晶莹,脸色不由羞涩,但很快眼神便充满了更浓的渴望。

老公就在身旁,她可不想用手慰藉。

披上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苏媚轻手轻脚的爬上床,从后面环抱住老公的腰,把自己柔嫩的雪峰用力的贴在他后背,温柔不安的摩擦,肉球不不停的变幻形状。

“老公,你睡着了没有?”

苏媚低吟着在自己男人耳边吹着热气,同时玉手也不安的往前游移,忽然一抓,精准握住那根梦魂牵绕的火热,下一秒,老公的大蟒就有了剧烈的反应,猛地一抬头,尺寸暴涨坚硬

这瞬间的怒峥,让她的手差点没握住,不由得加重了力道,还俏皮的用较长的食指在大蘑菇上划了划。

这一衡量,苏媚顿时吃惊,竟然比往常大了许多。

她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柔声道:“老公,你今天怎么那么厉害,是太想我了吗?”

说着苏媚不安分的扭动身体,眼神含羞,手却没有停下,时而动作很大上下撸动,时而轻柔的抚慰,最后更是揉捏那两颗大丸子,心里念着它今天好粗好大,一定能把我弄的求饶……

苏媚开始想象这吓人的凶器进入身体的情景,桃园再次泛滥开来,夹着腿也无法堵住,一丝丝甘泉顺着白皙修长的大腿往下淌,打湿了一片床单。

在她的挑逗下,手里的凶器也是越来越狰狞,越发的滚烫坚硬,就在他按耐不住渴望,翻身要主动寻求慰藉的时候。

突然,男人说话了。

“小媚,你,快别摸了……”声音低沉又颤抖,伴随着喉咙滚动。

苏媚的动作瞬间僵硬,定格在那,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现实却告诉她,这个声音不属于她的老公赵彬,而是老公的爸爸,自己的公公——赵春城!

眼里的迷醉情欲迅速被惊慌失措代替,愣了许久,苏媚才开口:“爸爸!”

又羞又急之下,她都忘了手里还抓着公公的粗大。

“嗯……”赵春城压抑的声音。

又是一阵无声的尴尬。

赵春城现在也是心乱如麻,他怎么也想不到,只是累了在儿子床上睡一会,儿媳妇竟然摸上了床,而且还把他当做儿子赵彬,还对他做出这样的事……

不过没想到印象中端庄优雅的儿媳妇,在床上这么放得开,胸部摩擦,手法娴熟,平日里肯定经常对赵彬这样做吧。

想到这,赵春城只觉得一股莫名之火,直窜身下。

“啊!”苏媚娇呼一声,触电般收回了手。

在刚才,她手里的巨蟒竟然又猛涨了一圈,还大力的跳动几下。

“爸爸,你在想什么!”她又羞又恼的叫道。

儿媳妇的质问让赵春城一下子清醒过来,羞愧难当,他刚才居然还幻想着手继续帮他撸……

赵春城啊赵春城,这可是你的儿媳妇!

“小媚对不起。”他连忙爬起来道歉。

这么一爬,身体正好半跪着,胯下巨物暴露在空气中,吊在儿媳妇眼前十公分的地方。

巨蟒摇晃,耀武扬威,

苏媚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狰狞巨大,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有这么大的货子!

她虽不是阅男无数,但平时也有了解两性知识,像老公赵彬那根已经相当不小,硬起来的时候一只手握不住,但公公的这根却更加雄伟,足足大了三分之一!

这根驴鞭放进来,肯定会塞满吧?

苏媚突然想到。

这个念头刚起,就吓了她一跳,连忙把头扭过一边,嘴里颤声:“还不把衣服穿上。”

赵春城连忙跑下床,慌乱的穿好衣服。

他没发现,下床的时候,他的巨蟒就擦着儿媳妇的嘴唇边过去,浓郁男性味道让苏媚娇躯发软,情不自禁的,贪婪的吸了一口。

赵春城穿戴好,回头就见儿媳妇正一脸迷醉,真空的睡衣下,两个大馒头正夸张起伏,小点点也是若隐若现,一时间看的移不开眼睛。

鬼使神差般,他朝着那对诱人的丰满伸出了手…

“老婆,你回来了吗?”

第二章  公公在衣柜里撸

是老公!

是儿子!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房间里的两人如遭雷击,从情欲中清醒过来,神色惊慌。

两人都不敢想象,要是赵彬走进来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会有怎样的后果。

“我先出去!”赵春城抓起床头的衣服,就要往外面冲,但却被苏媚一把拉住。

作为一个老师,她这时反而镇定许多,指着壁橱,低声快速道:“来不及了,爸委屈一下躲起来,你也不想阿彬误会我们是不是?”

“当然,我们也没做什么呀……”说到最后,赵春城都没底气。

不过他决定还是听儿媳妇的话,也不穿衣服了,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壁橱。

所幸这个壁橱是请木工师傅专门定做,有整面墙壁那么宽,一个高大的成年人也能藏得下。

爸爸的那玩意,真大!

脑海里闪过那一甩一甩的巨大,苏媚连忙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拉着被子躺了进去。

被窝很暖,还萦绕着强烈的男子荷尔蒙的味道,苏媚俏脸又不争气红了起来,磨了磨大腿根,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香水喷了两下,那让她想入菲菲的味道才消失了。

刚放下香水,房间门咔嚓一下就打开,老公赵彬精神抖擞的走了进来。

嗅了嗅,他笑道:“好香啊,老婆你喷香水干嘛?”

“一天没开窗有点闷,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怎么提早了?”苏媚露出个脑袋,模样好不娇俏。

“客户提前签约了,我想老婆就早一班车回来了,对了,我爸之前打电话给我说到这,他人呢?”赵彬不疑有他,一边脱着西装一边问道。

“是吗?”苏媚心里一慌,面上却是一副意外的样子,坐了起来露出大半个身体,径自说道:“可我回来的时候没看到他。”

“可能上街买新拖鞋去了吧。”赵彬点点头。

苏媚一愣,问道:“买拖鞋做什么?”

“哦,最近天气反复,我担心爸一个人在乡下出什么问题,打算接他在这住一段时间,老婆你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就是怕不方便,你知道我们房子又不大……”

“嘿嘿,他是咱爸怕什么。”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你的爸爸就在房间里,还一丝不挂呢,而且刚才我们还……

苏媚腹诽着,嘴里也不好多说什么。

赵彬换了一身舒服的睡衣,回过头来才看见娇妻只穿着性感的睡衣,露出大片白嫩柔滑的肌肤,顺着深深的乳沟探索,还能看见巍峨颤抖的乳峰。

他立即有了反应,竖起坚挺的旗帜,差点没把裤子都给顶破了。

“嘿嘿,先不说这个,老婆趁老爸还没回来,不如我们解解馋……”

赵彬咽着口水走了过去,爬上床紧紧的把苏媚抱住,对着那鲜艳的红唇覆了上去。

大手顺势摸向她丰满翘臀,力度不断的加重,如此揉捏了一阵,他还嫌不过瘾,双手顺流直上,滑过软绵绵的肌肤,最后放在饱满坚挺的雪峰上,那惊人的柔软弹性传来,让赵彬如痴如醉。

双手又抓又摸,嘴巴放开红唇,转移到白花花的胸前,从胸口到锁骨,一路亲吻到妻子的耳边,粗着气道“老婆,里面什么都没穿哦,说,是不是故意勾引我?”

“唔~哪有,别闹了,我还没洗澡呢~”苏媚娇喘着说道,其实她现在已经神魂颠倒,恨不得马上享受老公凶狠的侵略。

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却告诉她,公公还在衣柜,他就在旁边停着,甚至他还能透过缝隙看到……

“嘿嘿,难怪有种骚味,不过我喜欢,我就喜欢老婆那么骚,老婆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你,难道你不想要吗?”

赵彬的气息越来越重,他一只手松开让他流连忘返的雪峰,游移到娇妻大腿根处,往温热的地方前进探索,

这一探他顿时乐了,把这只手拿出来放在妻子的面前,嘴里打趣道:”某人比我还急,居然流了那么多,都快闹水灾咯!”

“好想,好痒~”

水源密洞被触碰,苏媚脑海里仅存的一丝理智也荡然无存,忘记了橱柜也忘记了公公,只想着填补那里的空虚。

她伸出手握住老公的早就坚挺如铁的大棒,揉着娇嗔道:“那还不赶紧治水,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天天都泛滥成灾了!”

美人相求,赵彬眼睛顿时发红,猛的翻身把娇妻压在身下,大力的一扯,睡衣几乎全开,哪怕平躺着那对雪峰也骄傲的坚挺着。

他迫不及待的俯身咬了上去,同时粗鲁的把下摆掀开,露出大片的春光。

苏媚娇喘着,配合的张开了腿,那桃花源早就蜜汁流淌,赵斌如何能承受这样的诱惑,挺着青筋暴起的肉蟒,狠狠的插入娇妻的幽谷之中。

“嗯——”

满足的呻吟过后,就是男女剧烈的喘气声,霏糜的气味弥漫整个房间。

……

……

半个小时后。

“呼~难怪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累死我了~”

半躺在床,赵彬揉着腰间,一副累坏的样子。

此时苏媚也从余韵中缓过来,立即想到了什么,闻言佯怒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还不赶紧去洗澡!”

“老婆要不咱们洗个鸳鸯浴,老爸可能就要回来了,这样快一点嘿嘿……”

“万一没人招呼,你爸闯进来看见了呢?”

“看见就看见了呗,是咱爸,不吃亏。”

“去你的,给我滚进去!”

把赵彬推进浴室,等到里面传来淋浴和哼歌声,苏媚这才连忙打开衣橱,就见公公正靠柜子,仰着头,右手伸进了裤子里上下动着。

看见她,赵春城动作顿时僵硬

她哪能不明白公公在干什么,顿时羞愤低喝:“还不赶紧出去!”

赵春城这才如梦初醒,踮着脚,身体半弯曲,狼狈的往外快步走去。

苏媚开始还觉得公公的动作怎么那么怪异,但很快就注意到他的异常,只见他下面顶起高高的帐篷,那激烈程度,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大蘑菇的形状。

都快过去一个小时了,它竟然还那么坚挺!

苏媚不禁心惊,低喃一声:“真是怪物!” 

第三章  开始调查

赵彬用毛巾擦着头发出来,就见自家老爸在客厅里,正襟危坐的看着电视。

记忆中,老爸的身子骨一直这般硬朗,像是一尊永远不倒的铁人一般,但仔细看,还能发现他耳鬓已经有了些白丝。

赵彬不由动情低喊了一声:“爸!”

“嗯~”赵春城不过是佯作专心看电视,其实一直都在注意卧室那边动静,看了一眼满面春风的儿子,他自然的接了一句:“不是说深凌晨才能赶回来吗,怎么提前了那么多?”

“合同签的很顺利,就提早一班车回来,正好赶上咋爷俩好好喝一杯。 ”

赵彬笑嘻嘻陪着坐下,却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只道老爸才刚从外头回来,不过看了一眼四周,却没有看见买回有什么东西。

回头看了一眼卧室,他压低了一些声音:“爸,东西没买回来吗?”

“去看了一下,种类太多,我不知道选哪个比较好,所以就回来了,小彬,你老实告诉我,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到电话里儿子说的那件事,赵春城不禁正了正脸色。

“爸,要有证据我也用不着劳烦您啊……”赵彬一脸悲怆无奈。

突然他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道:“我去买吧,顺便买点您爱吃的菜。”

说着还冲卧室喊了句:“老婆,爸爸回来了,我去菜市场买点菜,你洗完澡把客房收拾一下。”

卧室那边,苏媚娇滴滴的应了一声好。

赵彬匆匆出门,留下赵春城仍然在琢磨着什么,良久他才嘟囔了一句:“这不太可能……”

正胡思乱想之际,主卧门打了开来,一道亮丽的倩影走了出来,不是苏媚又是谁。

此时她穿着一身宽松得体的便服,但却不能掩盖住她傲人的身材,胸前仍然傲立,几缕湿润的头发贴在她泛着些许红光的脸蛋上,显得分外诱人。

要换做以往,赵春城绝对不会多想,但才经历过刚才的事情,此时看着儿媳妇却是忍不住心乱如麻,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最后,他老脸一红,不敢直视儿媳妇的目光,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想着儿媳妇就算不对自己破口大骂,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

总之,十分的尴尬。

没料想,苏媚非但没骂他,反而主动来到沙发的另外一边坐下,温声道:“爸爸,今天这事你不要告诉赵彬,我也会守口如瓶,就当完全没发生过。”

赵春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你,你不怪我?”

“怎么会,不说您是我最尊敬的长辈,这事原本也怪我,没看清楚躺着的人是您,还把您当成了赵彬,谁让你们长得这么像。”

苏媚淡笑着,笑容中带着些许无奈,话是这么说,但事情毕竟发生了。

但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那是,小彬和我年轻时候一个模样,想当年我一穷二白的乡下小子,就凭这个赢得了小彬他妈的青睐,要知道她可是富贵人家出身!”

说起这个,赵春城不免得意,儿子可完美遗传了他高大俊朗的外形。

他看了一眼苏媚,笑道:“正好小彬不在,小媚你实话说,当初也是看上他这点才嫁给他的吧?”

“这个,自然是有,但我主要看中的还是他的满腹才华,那才是真正打动我的地方。”

苏媚略显傲娇道,只是说完她心里就闪过一个画面,那个磅礴大雨夜,她被赵彬高超的功夫征服。

公公的本钱比赵彬还要厉害,嗯…莫不是赵彬已故的母亲当初也是因为这个?

思绪翻滚,马上她又想到刚刚和公公旖旎的画面,不由惊慌,连忙站了起来急声道:“爸爸你先看会电视,我给你收拾一下房间。”

说完匆匆小跑进去客房。

赵春城哪知道儿媳妇正芳心大乱,他心理正暗暗感激,儿媳妇是个好女人,待人接物方面不说,堪称完美,最重要的温柔善良,还体贴人!

“小斌真有福气,娶了这么好的老婆。”赵春城脸上满是欣慰,但很快他眉头一皱。

她,真的有问题吗?

……

晚饭过后,赵春城便以犯困为由进了房间,小别胜新婚,他可不会耽误小两口的二人世界。

果然,躺下没多久,隔壁主卧就传来了动静。

是男女刻意压抑着的喘气呻吟,但很快就归于平静,过了一会,又有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赵春城年轻的时候入伍当过侦察兵,如今体能方面无法和以前比,但侦察意识经验没落下多少,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那边只剩下儿媳苏媚的声音。

难道是赵彬正用嘴帮她“服务”?

很快,随着苏媚“嗯”的一声长吟,卧室那边彻底没有了声音。

赵春城更觉不解,想不通之下,困意袭来,便迷迷糊糊也睡了过去。

……

清晨。

“爸我先去上班了,别忘了上次说的事!”

赵彬对着父亲的房间门喊了一句,待到里面应了一句,便急匆匆带门出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客房才打开,赵春城打着哈欠走了出来,还有些睡不够的样子,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半,对于几乎每天六七点就上街买菜的他,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爸,早上好。”

一道美丽的倩影站在面前,伴随着还有一阵淡淡的香风。

赵春城看着打扮得体的儿媳妇,明锐的觉察到她眉眼间倦意很浓,哪有饱受滋润,容光焕发的样子。

他不禁关心道:“小媚,昨晚没睡好吗?”

苏媚一愣,摇头矢口否认:“昨晚忘了备课,今天就起得早了些,没睡够而已。”

事实上,昨晚苏媚的确没睡好,公公回房之后,欲火未消的她便缠着丈夫回房,盘肠大战起来。

只是没想到赵彬早早弃械投降,一头睡了过去,她忍受不了浴火煎熬,一个人在床上动起手来。

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她最后还是靠幻想公公达到了巅峰。

见公公还是面带狐疑,她俏脸一红,跺脚:“爸,早餐在那你自己去吃吧,我先去上班了!”

说完,扭着水蛇腰匆匆出门。

第四章  迷人教师胡雪娇

看着儿媳妇迷人的背影消失,赵春城先是露出一丝痴迷之色,但很快便摇摇头走向餐桌。

早餐是传统的豆浆油条,味道很正,不过赵春城无心享受,囫囵的吃完,就跑进了房里。

出来的时候,已经把整个人收拾的干干净净,高大的身材搭配一身浅色休闲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显得精神抖擞。

那张脸虽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仍然棱角分明,相信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个颇有魅力的中年男人。

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崭新的鞋盒子。

打开盒子,往茶几上一倒,里面竟然不是鞋子,而是四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一部手机,一只手表,一顶帽子,一副墨镜。

拿起手机,电量是满的,也有手机卡,赵春城记得这家伙最近在电视上频繁打广告,主打什么柔光双摄。

手表看着像是数码表,但侧面有两个独特按钮,上面有两个小白字,录音,保存。

这是一只录音手表。

把手机放进裤袋里,带上手表,看着剩下的两样东西,想了想,又放回了盒子里。

“哎,希望是小斌多疑了吧……”叹了一句,赵春城放好盒子,朝着门外而去。

他并不是真的来儿子家养老,而是肩负重大任务,前些日子赵彬突然打电话来,说怀疑苏媚出轨,希望他能帮忙找出证据。

他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并不是赞同儿子的说法,相反他并不觉得儿媳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只是认为与其儿子找私家侦探调查,最后闹得出误会矛盾,两口子哪怕没什么问题也得离婚收场,他来做这件事,反而可以在其中调和一番。

心里这样想,但行动上赵春城却也不含糊,带上儿子买来的装备,开始展开了调查行动。

只要调查清楚,才能还儿媳妇清白。

苏媚是中学老师,平时朝九晚五,除开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平时几乎没有超过晚上八点还没回家的。

周末主要就是帮学生补习,还建了有补习群,赵彬也在里面,时间地点都可以对的上。

也就是说,她的交际圈狭窄,活动的时间和空间也很有限,假设真的有出轨行为,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学校里面。

赵春城决定先去苏媚所在的启明中学摸摸情况。

公车30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抬头看,不愧宣城最有名气的私立中学之一,大门恢弘,很是气派, 赵春城径直走向一边的门卫室做来访登记。

“赵先生,你是苏媚老师的亲属?”门卫看了一眼登记薄,不由得多看了赵春城一眼。

“嗯,她是我儿媳妇,你认识她?”赵春城随口道。

“我们学校谁不认识苏老师,漂亮又有能力,赵先生真有福气。”门卫竖起大拇指交口称赞。

赵春城不由笑着摇头:“ 要说有福气,那也是我儿子有福气。”

不知道怎地,说这话的时候,他脑海里浮起昨天的儿媳妇用手握住他的巨蟒,那副媚眼如丝的样子。

摇摇头,把旖旎的画面甩出脑海,他拆了一包刚买的中华烟,递给了门卫一根,旁敲侧听一番,这才抬步朝着教学楼方向走去。

从门卫处他得知,苏媚在学校的风评很不错,教学能力与美貌并存,而且十分自律。

这更让他相信,儿媳妇是没有出轨的嫌疑,是儿子多疑了。

但他还是决定再从苏媚办公室同事处打听一番,苏媚上班时间除了在教室就是办公室,前者不可能发生什么事,后者却存在不少的可能性。

如果她作风有问题,最容易发觉的就是办公室同事。

按照门卫的指引,赵春城来到了九年级数学组办公室,可能是上课时间的缘故,偌大的办公室,居然只有两个人在伏案备课,觉察到有人进来,都抬起头看向他。

“你好,请问你是?”

说话的是靠外面的年轻女老师,长得还挺漂亮,就是打扮的有些花俏,不像是个教书育人的教师,里面那个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没有搭理赵春城的意思。

赵春城有些失望,没想到苏媚竟不在办公室,也没看见男老师。

只好把一早准备借口说了出来:“你好,我是苏媚的爸爸,我出门把钥匙忘家里了,是来找苏媚拿钥匙的。”

为了逼真,他甚至出门的时候故意把钥匙放在了客厅里。

“你是苏媚的爸爸?”美艳女老师一脸惊诧,下意识道:“我记得苏媚爸妈不是离异,您怎么~”

咦,这老师连苏媚爸妈离异的事都知道,看来和苏媚很熟稔,赵春城来了精神,解释道:“她是我儿媳妇。”

“哦,原来是这个爸爸~”美艳女老师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后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苏媚的同事胡雪娇。”

“你好,我叫赵春城。”

两人握手,心里都是一荡。

一个感觉到了柔软触感,一个则是被粗糙带茧的大手,摩擦时带来了异样的感觉。

最后还是赵春城先反应过来,连忙撤手。

胡雪娇倒是很镇定,收回手笑道:“赵先生你来的不凑巧了,苏老师刚带了两个年级去卓峰山秋游,不在学校里。”

“秋游?”赵春城一愣,刚坐下的身体站了起来,他好像没有理由待下去了。

回头的时候,见胡雪娇还在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打听消息的目标,他一咬牙,又回过头,低声道:“对了,胡老师,小媚在学校表现的怎样,最近工作顺利吗?”

胡雪娇觉察到他的异样,不禁笑着反问:“你想知道什么?”

“呃,什么都可以说说,好的坏的都行,这么久我也没关心过她,心里也是有些愧疚。”胡春城尽量掩饰自己的目的。

胡雪娇张嘴欲言,但马上想到了旁边还有人,嚼同事舌根要是传了出去,她也不用在办公室里混了。

杏眼看了下赵春城,心里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荡人心魄的笑容。

拿起笔在纸上刷刷写了什么,然后不动声色的移到赵春城面前,后者定睛一看,上面写着:这里不方便,隔壁楼梯间有个厕所,你进去等我一下,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第五章  厕所偷欢

男厕所,还想要什么都可以给。

这样的字眼,让赵春城一瞪眼,差点没咬到自个儿舌头,心想这胡雪娇语句表达这么容易让人想歪,难道是数学老师?

不管怎样,胡雪娇显然知道苏媚不少事,反正不是女厕所,他也不用担心什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边的老师,见她仍然在伏案做事,便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门没走几步就是楼梯,上到一半的楼梯间果然有个男厕所,四下无人,赵春城坦然走了进去。

在里边没等多久,一个人影便闪了进来,不是胡雪娇又是谁。

刚才隔着办公桌没看出来,没想到胡雪娇穿的套裙竟然这么短,和苏媚那种过膝盖的不同,她的只堪堪遮住膝盖网上几公分的位置。

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上身的衬衫也比一般的要贴紧,双峰撑得满满的,呼之欲出。

赵春城一时间看呆了。

“你在家整天都能看见苏媚这种大美人,怎么还看直眼了咯咯~”胡雪娇掩嘴娇笑

眉眼里不但没有丝毫愠怒,反而很高兴的样子。

赵春城拿捏不准这妮子的性格,只觉得她比较开放一些,也不说什么道歉的话了,只是摸摸头讪笑了一下。

然后连忙转移话题,低声道:“胡老师,你知道小媚什么事?”

“这就要看你想知道些什么咯。”胡雪娇走到他旁边,同样压低了声音,一对桃花眼盯着赵春城看,一副你别想骗我的样子。

赵春城稍稍犹豫一下,便道:“胡老师我实话说吧,你可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这几天我儿子和小媚时常吵架,我想开解也不知道怎么开解他们,就想了解一下小媚她在学校里的工作和人际关系,看能不能找找办法。”

“哦,原来是这样……”胡雪娇点点头,没有怀疑赵春城的说辞,随后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

她也没让赵春城失望,作为同办公室,年龄相仿的同事,胡雪娇平日里和苏梅的关系就不错,知道许多她的事情。

这些资料有用处,但没有一样能和出轨联系在一起,赵春城决定引导一下,主动开口道:“胡老师这么漂亮,在学校里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哪里,你家小媚才多人追呢!”胡雪娇扭着腰夸张的笑着。

赵春城心一动,脱口而出:“有人追小媚?”

“对啊,你以为结婚了就没人追吗,有些人还特别喜欢已婚少妇呢,比如我们学校……”

胡雪娇的声音戛然而止,倒不是不想说,而是外面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并且越来越清晰。

她性格开放是不错,但被人看见在男厕所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慌乱之下,连忙一推赵春城:“快,进去躲躲!”

不由分说的就把赵春城推进了独立蹲厕,她也急忙忙的挤了进去,把门栓锁上。

这种独立单元的蹲厕,空间本就小,两个人躲进去,瞬间就紧挨在一起,面对面之下,仅仅只隔了一个两个拳头的距离。

赵春城开口想说自己其实不用进来躲,只需要你一个人就可以了,但刚张嘴,就被胡春娇捂住嘴巴,紧张的对着他摇头。

原来门外的那人,已经走进来了。

并且径直走到他们这个蹲厕的面前,就在他们紧张不已的时候,就听到门开关和一阵悉悉索索解裤腰带的声音。

那人竟然就在隔壁那格厕所!

砰!砰!砰!

饶是赵春城心理素质强大,此时也不禁心跳加速,这明显是个男老师或者职工,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和胡雪娇在这里,后果将是无法想象。

但很快他的心神就被面前的胡雪娇所吸引,因为捂嘴的动作,两人已经紧密的贴在了一起,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年轻美艳的老师,那对丰满硕大的雪峰,压在他身上,呈半扁的状态。

更要命的是,胡雪娇一只手捂着他的嘴,另外一只手因为惯性,正抵在他的腰腹位置,随手可及的地方就是他的胯下了。

因为紧张,胡雪娇气息很急,呼出的热气不断的打在他的脖子上,撩人至极。

赵春城只感觉身体发热,下腹有股气正在上升,然后沉睡的巨蟒……抬头了。

咦?

胡雪娇很快就感觉到一根硬物抵在大腿根上,她可不是懵懂少女,自然知道那是什么,第一时间她没有惊慌,而是震惊:好大!

她以为这就是赵春城勃起的规模,但事实上她发现自己想错了,那根东西居然还在膨胀,并且不断的往上抬头,很快她下面那只手就能感觉到咫尺的地方,有一个散发着热气的东西。

是那根巨无霸的脑袋!

她的桃花眼再也忍不住,露出震撼的表情,要知道她左手放在的地方,可是赵春城的腹部,其实离胯下还有段距离,在长裤和内裤的阻拦下,它居然还能爬到这个位置。

这是规模有多大,有多硬才行!

胡雪娇双眼迷离起来,左手情不自禁的往下,先是搭在热源上面,大蘑菇的强壮让她娇躯一阵发软,舔舔嘴巴往下,丈量着这根硕大,很快她就发现,这根东西她要用两只手才能包住,还不包括蘑菇头!

这还是中国人的尺寸么?!

“我家那个死鬼,只有他一半规模……”胡雪娇没有害羞的意思,反而心里怨愤难平,这根东西属于她的该多好,还不爽上天。

只是不它属于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年纪比她大十几二十岁的男人。

心里暗暗可惜,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不断的来回摸索。

这可苦了赵春城,他现在感觉下面都快要爆炸,恨不得拿出来狠狠的发泄,但现实是他连都动一下身子都不敢,只要发出任何一点奇怪的声音,都可能引起隔壁的注意。

只能配合着胡雪娇的小手,小幅度摩擦着……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