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白暖暖廉斌小说_安愉夏木愿妮别免费阅读by娴雅玫瑰

发布时间:2018-10-13 11:4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白暖暖廉斌小说

安愉夏木愿妮别全文阅读

白暖暖廉斌目录哪里有?白暖暖廉斌大结局是什么?此书的名字叫《安愉夏木愿妮别》,又名《情深缘浅》《一爱难求》。白暖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嫁给了廉斌。爱上他注定是悲剧一场,不仅被害成为了哑巴,而且她弟弟还被杀死了...

第一章 亲手将她打入了地狱

  血——

  遍地都是腥红的鲜血——

  北城监狱。

  奄奄一息的白暖暖被绑在锈迹斑斑的铁柱上。

  血顺着她的大腿根部不停的往下流,原本雪白的裙子早已被腥红的鲜血浸透。

  她强忍着身体的痛楚,眸光坚定的看向立在面前的男人,不卑不亢的说道:

  “廉斌,我没有推雨菲下海!”

  “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我也不会承认的!”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身西装,正气凛然。

  他是白暖暖新婚才三个月的丈夫,廉氏集团董事长廉斌。

  当初,白暖暖觉得嫁给廉斌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可是如今,他却亲手将她打入了地狱!

  只因为他的初恋程雨菲跳海,生死不明,所以他就将这一切罪名都扣到了她的头上!

  只因为她不肯认罪,所以他就命人对她严刑拷打!

  “白暖暖!”

  廉斌那帅气逼人的俊脸上,透漏着阴鸷和无情:“雨菲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你嫉妒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你就这么恶毒,把她推下海!”

  听到廉斌的话,白暖暖的瞳孔骤然瞪大。

  随后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的!雨菲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廉斌请你相信我……”

  “白暖暖!”

  廉斌眼底却只剩下厌恶,他不急不缓的从腰间拔出一把枪,冰冷的枪口对准白暖暖的脑门:“我劝你最好是认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白暖暖的眼底闪过一抹腥红。

  多讽刺的现实啊!

  她的老公为了别的女人,用枪指着她的脑袋,逼她认罪?

  这是她不惜违背家人意愿也要嫁的老公,如今却为了别的女人,要杀了她?

第二章 你出去

  蓦地——

  廉斌突然松开了手,白暖暖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廉斌见状,眼底闪过一抹说不出的惊慌。

  但这抹惊慌,也仅仅是稍纵即逝。

  一旁的手下李德成赶紧上前查看,并恭敬地汇报道:“廉总,白暖暖昏过去了!”

  “把她弄醒!”

  廉斌居高临下的盯着躺在地上的白暖暖,毫不留情的吩咐道,“好好审问!”

  话毕,他就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去。

  李德成的眼底闪过一抹奸诈。

  他立刻吩咐手下端来一盆冰水,狠狠地泼在白暖暖的身上。

  白暖暖是被冻醒的。

  她缓缓睁开眼,眼前站着的人已不再是廉斌,而是廉斌的手下李德成。

  她所有的期待,也在一瞬间崩塌。

  廉斌不信她!

  无论她怎么解释,他都不肯信他!

  “白暖暖!”

  李德成坏笑着走上前来,恶狠狠地说道:“廉总让我好好审问你!所以,我劝你还是招了吧?这样就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

  白暖暖却冷笑:“我是不会招的!”

  李德成猛地抬起脚,就狠狠地对准白暖暖的肚子踹了上去:“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找死!”

  噗!

  一片猩红的鲜血从白暖暖的嘴里喷出来,可她依然咬紧牙关说道:“我没有做过,我是不会招的!”

  “不招,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德成长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针筒,不怀好意的说道,“这针筒里,有着全世界最著名的R病毒,一旦我把它注射到你的身体里,你将会生不如死!”

  白暖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你要干什么?“

  李德成长一步一步逼近白暖暖,眼底闪过一抹狠厉,“干什么?当然是把R病毒注射到你的身体里去!”

  话音刚落,他就举起手中的针筒,狠狠地扎进了白暖暖的血管里。

  白暖暖只觉得手臂上传来一抹剧痛,很快就失去了知觉……等白暖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病床上。

  “暖暖,你终于醒了!”

  耳边,传来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

  白暖暖转过脸,看向坐在病床边双眸温柔的男人,心痛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几年来,洛晨一直都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

  哪怕是她嫁给了廉斌,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她。

  “……”

  白暖暖动了动嘴唇,却发现喉咙犹如火烧般疼痛,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缓缓地抬起手,用手按住脖子,使出全部力气,但也只能发出咿呀咿呀的喊声。

  她吓得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不能说话了?

  她变哑巴了!?

  “暖暖!”

  洛晨的眸子里布满血丝,他心疼的看着她,“你感染了R病毒,已经昏迷了五天五夜,但是你别担心,安德鲁教授已经给你做了手术,你没事了!”

  白暖暖只觉得心底一阵抽痛,眼眶里瞬间就有一抹温热涌了出来。

  她忽然抓住洛晨的手,用力的张了张嘴。

  她想对洛晨说:“带我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开了。

  一袭白纱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白暖暖在抬眸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惊呆了!

  程雨菲?

  怎么可能?

  她不是跳海了么?

  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的程雨菲脸色苍白无比,本就漂亮的脸蛋上更是多了一份令人生疼的病态美。

  白暖暖艰难的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

  喉咙里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烧得她闯不过气来了!

  “暖暖呀!”

  程雨菲走到白暖暖面前,虚情假意的说道:“听说你生病了,我就特地来看看你!”

  说到这,她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洛晨,意味深长的问道:“暖暖,你和洛晨是什么关系啊?我听说他为了你,把安德鲁教授都找来了,你们俩该不会是……”

  “程雨菲!你出去!”洛晨忍不住冲程雨菲呵斥道。

第三章 让他死

  “阿斌,你怎么来了啊?”

  程雨菲赶紧走到廉斌的身边,一脸柔弱的依偎在他怀里。

  廉斌顺势搂着程雨菲的腰,原本冰冷的眸子瞬间就装满了柔情:“雨菲,你身体还没痊愈,怎么不在病房里好好待着?”

  程雨菲却是娇羞的说道:“阿斌,我担心暖暖……”

  廉斌却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雨菲,以后不许再跟白暖暖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来往!”

  白暖暖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这就是她一心爱着的老公??

  他宁愿相信别的女人,也不信她!

  洛晨听到这里,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他倏地站起来,挥起拳头,怒吼道:“廉斌,你到底要折磨暖暖到什么时候?”

  廉斌怒极反笑:“折磨到她死的那天!”

  洛晨再也忍不住了,他挥起拳头,就朝廉斌揍过去。

  程雨菲突然冲上前来,挡在了廉斌的前方。

  洛晨见状,迅速的收回手,但拳头还是轻轻地落在了程雨菲身上。

  “啊——”

  程雨菲假惺惺的嗷叫一声,便痛苦的蹲在地上,“阿斌,我的背好痛!”

  “洛晨,你竟敢动我的女人,你找死!”廉斌见程雨菲受了伤,眼底闪过一抹说不出的心疼,他猛地上前,一把揪住洛晨的右手。

  紧接着,只听到咔擦一声响。

  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洛晨吃痛的喊出了声:“廉斌,你这个混蛋!”

  “你勾引我妻子,还打我最爱的女人!”

  廉斌却二话不说,冷着脸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抵在洛晨的脑袋上,“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你根本就没有把暖暖当妻子看待过!”

  洛晨毫不畏惧的抬头,对视上那双冷冽得犹如冰块的眸子,怒吼道:“廉斌,有本事你就开枪杀了我!”

  白暖暖身体猛地一颤。

  她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猛地掀开被子,跳下床,不顾一切狠狠地推开了廉斌,挡在了洛晨的前方。

  她抬眸,对视上廉斌那双犹如鹰一般狠厉的眸子,仿佛在说:“廉斌,你别伤害洛晨,有本事就冲我来!”

  “呵!”

  廉斌见白暖暖居然如此关心洛晨,眼底的寒意更深了:“果然是下贱的女人!I我偏不如你愿!”

  话毕,廉斌就一把推开了白暖暖。

  白暖暖身体失去平衡,狠狠地跌在了地上。

  而此时,廉斌手中的枪已经对准洛晨的胸口,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扳机!

  白暖暖惊恐的瞪大眼睛,想要阻止这一切,可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子弹从洛晨的胸口穿透过去,鲜血喷了出来,溅了她一脸血。

  白暖暖只觉得心口什么东西轰的碎掉了,她不顾一切的扑上前,抱起倒在血泊里的洛晨,心疼得快要窒息了。

  “暖暖!”

  洛晨却抬起满是鲜血的手,缓缓地抚摸上她的脸颊,温柔的说道:“答应我,好好活下去!离开他!一定要离开他!”

  白暖暖哭着点了点头。

  她想说,她后悔了!

  她后悔当年为什么不接受洛晨的求婚!

  她后悔为什么要嫁给廉斌!

  廉斌见白暖暖竟然如此在乎洛晨,胸口陡然升起一股巨大的愤怒,他再次举起手中的枪,对准洛晨的脚就是一枪!

  砰!

  子弹打进他的脚裸,鲜血四溅。

  洛晨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尽管是这样,他依然咬着牙对白暖暖说道:“暖暖,一定要离开他!答应我!一定要!”

  白暖暖落泪了。

  她不能让洛晨死!

  她一定要救洛晨!

  她抬起那双温热的眸子,哀求的看向廉斌,喉咙里里发出干涉又嘶哑的声音:“救……救……”

  她想说:“廉斌,求求你救救他!”

  可是这些话,全部都被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是个哑巴!

  “你想让我救他?”

  廉斌在明白白暖暖的意思后,眼底的寒意更深了,“可我今天偏偏要让他死!”

  “廉斌!你放过暖暖!”洛晨咆哮道:“不许你伤害暖暖!”

  与此同时,门口迅速涌进来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将洛晨强行给拖了出去。

  地面上被拉出一道鲜红的血痕。

  砰!

  紧接着,门外传来一阵枪响,就再也没了声响。

第四章 生不如死

  白暖暖的眼底,渐渐的变成了一潭死水。

  她忽然起身,猛地去夺廉斌手中的枪。

  既然如此!

  她就陪洛晨一起死好了!

  廉斌察觉到白暖暖的意图后,猛地抬起手,用枪柄狠狠敲击在白暖暖的后背上。

  白暖暖直接昏厥了过去。

  想死!

  没那么容易!

  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

  等白暖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

  她吃力的睁开双眸,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病房,而是在一间漆黑又潮湿的地下室内。

  在闻到地下室里散发出的那股恶心气味,白暖暖只想吐。

  “白暖暖?”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白暖暖抬起头,只见一袭白裙的程雨菲就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一脸嘲讽的说道:“怎么样?被心爱男人折磨的感觉是不是很痛苦?”

  白暖暖恶狠狠的瞪着程雨菲。

  都是这个该死的贱人!

  把她害成这样!

  “想骂我是吧?”

  程雨菲优雅的笑了笑,“只可惜,你现在已经是哑巴了,你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

  说到这,她轻佻的一笑:“说起来,你还真是够可怜的,和廉斌新婚才三个月,他就不要你了!你知不知道,廉斌为了找我,出动了整个城市的搜捕队,找到我以后,他就对我说,这辈子都不会辜负我!”

  白暖暖从未想到,程雨菲竟然会是如此无耻之人!

  心口,就像被一把刀狠狠地割了下去。

  呵呵!

  这就是她曾经最信任的朋友!?

  “白暖暖!”

  看到白暖暖如此狼狈的样子,程雨菲却开心的笑了,眼底满是嘲讽:“我让李德成给你身体里注射了R病毒,以后廉斌不会再碰你了!这种感觉是不是比死还难受?”

  说到这,她不急不缓的提醒道:“你的老相好洛晨已经死了!失血过多而死!”

  听到这里,白暖暖的瞳孔骤然瞪大。

  她猛地伸出手,就去掐程雨菲的脖子。

  她要杀了这个女人!

  她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咳咳!”

  程雨菲难受的咳了几声,挣扎着喊道:“暖暖,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怀上廉斌孩子的,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可白暖暖依然狠狠地掐着程雨菲的脖子!

  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绝对不会放过!

  就在这个时候,地下室的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廉斌冲了进来,一把推开白暖暖,嗜血的眸子狠狠地瞪着白暖暖,仿佛想要将她给吞噬,“白暖暖!你干什么?”

  白暖暖被他用力一推,原本虚弱的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腿上的伤口猛地被撕裂开来。

  霎时间,猩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可廉斌却完全没有把白暖暖看在眼里,他心疼的搂着怀里的女人,“雨菲,你有没有受伤?疼不疼?”

  白暖暖看到对程雨菲嘘寒问暖的男人,只觉得心口的某处瞬间被撕裂了。

  身体的痛,远远比不过心底的痛!

  “廉斌,我没事!”

  程雨菲一副受惊的兔子看向廉斌,假惺惺的说道:“暖暖恨我是应该的,我不该背着暖暖和你在一起,这是我的错……”

  “你没有错!”

  廉斌却强势的打断了程雨菲的话:“错的人是白暖暖,是她把你推下海的!”

  “廉斌,我不怪暖暖!”

  程雨菲又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关心的说道:“你去看看暖暖吧?她好像受伤了!”

  廉斌这才转过脸,冷冷的看向狼狈跌在地上的女人。

  白暖暖强忍住身体的痛,抬起那张苍白无力的脸看向廉斌,噙着那双不服输的眸子狠狠地瞪着他。

  这个男人!

  曾经是他最爱的男人!

  可现在,她对他只剩下恨!

  啪!

  廉斌突然抬起手,狠狠地甩给了白暖暖一巴掌。

  这一巴掌,仿佛是用尽了全部力气。

  白暖暖再次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刹那间,她那原本就苍白无力的小脸上就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巴掌血印。

第五章 凄凉

  “白暖暖!”

  廉斌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底没有一丝的柔情,只有无尽的冰冷:“雨菲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被你害得流产了,你居然还想掐死她?你找死吗?!”

  白暖暖忽然低低的笑了。

  笑容是那么的凄凉。

  她想说:“没错!我就是想掐死她!我就是想掐死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就是想把程雨菲千刀万剐!”

  可她的话,全部都被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廉斌被白暖暖那不服输的眼神激怒了,他猛地伸出手来,一把钳住白暖暖的下巴。

  白暖暖没有任何的挣扎,反倒是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对她而言,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阿斌!你不能这样对暖暖……”

  程雨菲假惺惺的上前来,想要阻止这一切。

  “雨菲!”

  可廉斌却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的话,“这种低贱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为她说情!”

  白暖暖的心在滴血。

  低贱的女人?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一直都是低贱的女人!

  既然是这样!

  倒不如死了!

  廉斌仿佛看穿了白暖暖的心思,他猛地甩开手,冷冷的说道:“白暖暖,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让你死么?”

  说到这,他漫不经心的起身,不痛不痒的补充道:“另外,我劝你,最好是别私自寻死,否则你弟弟就死定了!!”

  听到弟弟的名字,白暖暖骤然瞪大了眼睛。

  她狼狈的爬到廉斌的裤脚边,抓住他的裤脚,哀求的望着他。

  她想去见弟弟!

  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唯一的弟弟!

  “阿斌,我有些不太舒服!”程雨菲却在这个时候一脸娇羞的说道:“你能送我回房休息吗?”

  听说程雨菲不舒服,廉斌便一脚踹开了白暖暖,拦腰将程雨菲抱起,毫不犹豫的离去了。

  ……

  白暖暖拖着无力的双腿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眼眸里却闪过一抹说不出的深沉。

  洛晨死了,她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她现在只能靠自己!

  她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弟弟!

  程雨菲那个贱人一定不会放过她弟弟的!

  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这里,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弟弟送到安全的地方!

  蓦地——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有办法了!

  ……

  楼上。

  卧室。

  廉斌轻柔的将程雨菲放在床上,关心的说道:“雨菲,你好好休息!”

  话毕,他转身就要走。

  “阿斌!”程雨菲却一把抓住了廉斌的手,一脸娇羞的说道:“你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好!”

  廉斌点了点头,坐到了床边。

  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什么般,蹙眉问道,“雨菲,那天你坠海后,我派了很多人都没找到你,你是怎么得救的!?”

  程雨菲没想到廉斌会突然问这种问题,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惊慌,但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她可怜兮兮的解释道:“阿斌,那天暖暖把我推下海以后,我无意间抱住了一块木头,我抱着木头飘啊飘,终于飘到了岸边,这才得救!”

  说到这,程雨菲开始抹眼泪了:“阿斌,如果不是那块木头救了我,我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廉斌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天程雨菲坠海以后,他就立刻派人搜寻她的下落了,如果是有人漂浮在海面上,他的人怎么可能没发现?

  但他并未说什么,而是不动声色的将程雨菲拥入怀中,“对不起,雨菲!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阿斌!”

  程雨菲哭得更伤心了,“可是我们的孩子没了!”

  “没关系!”

  廉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若有所思的安慰道:“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

  不经意间,他的目光瞥到了程雨菲半裸的香肩上。

  一个月前,他因为醉酒和程雨菲发生了关系。

  其实,他也不能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程雨菲?

  当时光线很暗,他并未看清她的脸,却摸到了她的肩膀上有颗大黑痣。

  可眼前的程雨菲香肩上却光滑无比,干干净净的。

  那颗大黑痣去哪里了?

  但是,他很确定的是,当初他醒来时,睡在他身边的人确确实实就是程雨菲。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