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最痛不过爱上你by南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1: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最痛不过爱上你》是作者“南歌”原创的一篇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蒲晨与安然之间的情感故事,他为了他,公开出柜,众叛亲离。他为了他,被废左手,错失良机......

最痛不过爱上你by南歌在线阅读

第一章:等待

“你今年都三十多了,你还打算这么下去多久?!”

突然传来的妇人声音,让原本安静的画室顿时变了氛围。

“妈,如果您每次来都是为了这件事的话,我希望您以后都不要来这里了。

这是我的画室,我希望这里可以一直保持安静。”

正在作画的男人明显有些生气,却还是尽量平静的对她说。

“安然,你是我的儿子,你别忘了,你能安静的坐在这里画画,是因为谁?”

“您一定要这样是吗?”

安然放下手中的画笔,转过身来面对着她,眼中尽是怒气。

“安然,妈妈不是那个意思。”

看到安然的眼神,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有些局促是走到安然的身边,慢慢蹲下,轻柔的拿起安然满是颜料的手。

“小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人这一辈子活着,总不可能只爱一个人。

更何况,你已经等了他十年了,他要回来早回来了,你还准备等他到什么时候!

小然,妈妈没别的要求,只想你找个人陪着你,不管······不管是男是女,都无所谓。

妈妈不想你老了老了,身边连个能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你懂吗?”

安然看着她的眼神渐渐柔和了下来,其实妈妈已经老了,两鬓早就被白色侵占,精致的妆容下,有着怎么都无法掩盖的皱纹。

但是…

“妈,有些事,您忘得了,我忘不了。

您说的对,人这一辈子,不可能只爱一个人,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没办法,爱了就是爱了,无关性别。

我就是要蒲晨这个人,跟他是男是女,没有任何关系。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没错,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别说是十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一辈子,只要是他,我都愿意等。

我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到那时,我要他赔我的,就不止是这十年。

十四年前……

“哇,这就是大学啊,我渴望已久的自由生活终于到来了,啊~~~~”

S市某知名美术学院大门口,一年一度的新生报道高峰期,路过的人都有幸的目睹了这么一个神经病发病的全过程。

“你能不这么傻(哔——)吗?滚开,挡着老子道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一脚踹开正在发神经的某位,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往里走。

“哎哎哎~,耗子,你别这样啊,好歹咱俩还是发小来着。”

被踹的某位根本就没有被人嫌弃的自觉,拉着自己的行李就追了上去。

“谁跟你发小?我认识你吗?”

郭昊瞟了这个神经病一眼,继续自顾自的往宿舍方向走。

“不要这么无情嘛,咱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哥们儿以后还要和你相依为命呢,你现在就嫌弃我可怎么办呢。”

安然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揽着郭昊的肩膀,说到中间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郭昊嫌弃的抖了一下没抖掉,也就放弃了任由他搭着也不说话,继续往宿舍方向走,毕竟,和这种人的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如果郭昊不主动结束的话,安然这个话唠会一直乐此不疲下去。

在安然的唠叨声中,两人终于到了自己的宿舍。

可看着这干净的宿舍,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行李,安然却感到了头疼。

“耗子~”

一看安然看自己的眼神,郭昊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别想,自己做。”

郭昊直接一巴掌把安然歪向自己的头给推了回去。

而被郭昊这么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的安然只好认命的去归置自己的东西。

“好累啊,为什么这些事都要自己做啊。”

好不容易把所有的行李打理完成,安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出哀叹。

“谁让你好好的B市央美不上,偏偏跑来这里受罪,你要是听你妈的话乖乖的留在B市,这些事儿就都不用你亲手做了。”

早就归类完的郭昊坐在自己的床上刷着学校的论坛,顺便记一下学校的地图,免得被某位路痴带的迷路。

“我才不要,好不容易大学等到这个机会可以逃脱B市,不用看他们夫妇俩伪善的脸,我怎么可能傻傻的还留在那里啊。

而且,就算我选择离开那儿,你不也还是义无反顾的陪我来了吗?”

“那是你爸妈。”

“我宁愿你不要。”

安然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看着郭昊,那像小猫一样乖巧的表情,让郭昊习惯性否定的话又咽了下去,无奈的低头继续看iPod。

见郭昊不理自己,安然无聊的趴在床上揪被单玩。

就在郭昊感叹着安然终于安静了的时候,趴在床上的安然突然的蹦起来坐到床上,吓得郭昊差点把iPod扔到安然脸上。

“你又要干嘛?”

“不是,我说耗子,我们晚上去pub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呢。”

“不去。”

对于这个一杯倒的家伙要去pub的要求,郭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还没闲到要去pub当保姆。

一听郭昊的拒绝,安然直接蹦到郭昊的床上,抢下他的iPod,让郭昊专心听自己忽悠,哦不,是讲话。

“别介啊,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好不容易有机会脱离了那里,你就满足我这么一个愿望吧。”

“我再说一遍,我、不、去。”

郭昊一脸认真的看着安然,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立场,顺便把iPod拿回来,继续刷。

“耗子,你想想啊,那种地方,突然出现了像我这么帅破苍穹的人,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要是来几个热辣的妹子灌我几杯酒,把我拐走了,那可怎么办啊?

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在身边的话,我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再说了,你当着我妈的面可是答应过要好好照顾我的,要是让我妈知道你放我一个人去那种地方的话,你觉得我妈会怎么样?”

安然威逼利诱着对郭昊细数了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希望能够说服郭昊陪自己一起去,毕竟是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让安然一个人去他还是有些害怕的。

“我并不认为我带你去那种地方,你妈知道了会饶了我。

还有······”

郭昊上下打量了一眼安祈,视线重新放回屏幕上,继续说:“像你这样一看就像未成年的家伙,我也不认为那些女人会那么不长眼。”

郭昊一句话就反驳了安然所有的理由,然后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被郭昊打击的安然失望的从郭昊的床上飘到自己的床上,然后趴下,全身上下都飘散出‘我不开森’的气息,让郭昊无法忽视。

“好吧好吧,起来吧,我带你去,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

“欧耶,耗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一听郭昊同意了,安然立刻就不再装可怜,瞬间蹦到郭昊身边。

郭昊一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又被骗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别高兴的那么早,我们约法三章,你要是做不到就不用去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能做到。”

看着安然的星星眼,郭昊认命的叹了口气。

“第一,不准喝酒。

第二,跟在我身边不准乱跑。

第三,我说回来就回来,没有任何理由,不管你在做什么都必须回到我身边。”

“没问题,肯定没问题的啊。”

看着安然答应的那么爽快,郭昊并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因为他总有一种预感,安然这家伙一定会惹出什么事来。

但看着安然这么兴奋,郭昊又不忍心再打击他,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多操点心比较好。

“哇,耗子,你看到了吗,这里好酷啊。”

被安然拉倒这个地方的郭昊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并不明白像这种地方为什么每天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

然而,他自动忽略了今天是周六的事实。

“怎么玩都行,但记住,谁给的酒都别喝。”

没等郭昊说完,安然就已经跑到舞池里疯了。

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名叫Club Deep的酒吧二楼,一楼只是普通的酒吧,二楼却是热闹的舞池。

因为是周六,所以现在的这里可以用爆满来形容。

而不管这里的人有多少,郭昊的视线总是可以毫无失误的落在安然身上,以防他出什么意外。

看着安然在舞池里的样子,郭昊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也有了些许弧度。

果然还是跳舞的安然显得格外耀眼,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的气息,连平时看起来阳光开朗的面容也显得有些不同。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安然现在一定不会只是单纯的画画那么平凡吧。”

郭昊喃喃自语着,眼睛中也是一闪而过的愧疚。

但很快的,他就被这个酒吧不寻常的气氛给转移了注意力。

“哎,你来这种地方干坐着是不是不太好,一起去玩啊。”

第二章:初相遇

“哎,你来这种地方干坐着是不是不太好,一起去玩啊。”

在舞池里已经疯了一轮的安然找到了坐在角落的郭昊,拿着一杯橙汁坐到郭昊的身边。

“你不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儿?”

“有什么不对的啊。”

安然一点也没在意郭昊的话,靠在沙发背上,视线依然被舞池里狂热的气氛吸引着。

“这里没女人!你没发现吗?”

郭昊终于还是发现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偌大的酒吧,却一个女人都没有,就连高台上表演的也是男人。

“呃······”

听到郭昊的话,安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些心虚的瞟了郭昊一眼,然后恢复了正常。

“怕什么啊,不就是gay吧吗,有什么关系啊,别告诉我你恐同啊。”

安然一脸戏谑的看着郭昊,眼底却有些晃动的恐惧。

“怎么会,性向问题是个人自由爱好,只是,我们两个又不是他们的同类,出现在这种地方······不好吧。”

郭昊说的倒是实话,他对于这种问题从来都不会太在意,爱就是爱,跟对方是男是女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因为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让郭昊觉得浑身不自在,毕竟任何一个自认为性向正常的人看到这种情形都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吧。(腐除外,毕竟这是一个特殊且神奇的群体。)

“既然不恐同不就得了,来这种地方就是玩玩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安然一点都没意识到在听到郭昊说不讨厌的时候,自己偷偷松了口气。

“那你别乱跑了啊,被人吃了豆腐都不知道。”

“来这种地方,就坐在这儿啊?你别逗了。

再说了,我是男人,被吃点豆腐又不会掉块肉,那只能说明我有魅力,让人,趋之若鹜。”

对着郭昊笑了笑,安然就准备起身再去舞池里玩,结果被郭昊一把拽下来。

“安生坐着,我还不知道你,死颜控,别被人勾走了。

这儿可不是普通酒吧,到时候吃亏的准是你。”

安然是标准的颜控,对于美好的人、事、物都有种变态的执着。

而且,对于安然来说,一个人长得好坏,和性别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只要是他看得上的颜,总是会想尽办法接近,这才是郭昊真正担心的地方。

刚刚郭昊环视一周,发现这里的男人虽说不算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美颜盛世吧,但至少长得都不错,毕竟敢来这里吊男人的人,总不会丑到哪里去。

只是郭昊清楚的知道,现场的人里并没有完全符合安然颜值标准的人,否则安然早就跑了,哪还有郭昊什么事。

“拜托,这里是酒吧哎,像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入得了我眼的人,你想太多了吧。”

安然很清楚既然郭昊不打算让他再去疯,那他就真的是跑不了,况且这里虽然长得不错的人有很多,但是真正能让安然眼前一亮的人是真没有,要不他也不会让郭昊拦下来了。

“万一呢?我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人看上你了,硬是要带你走怎么办?我可没那本事都给你拦下来。”

“行了行了,啰嗦。”

安然总算是安生的坐在郭昊身边默默的喝着手里的果汁,没人会懂一个在酒吧里喝果汁而且不能去疯的人的心情。

“你来也来了,看也看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看着旁边因为不能跳舞而显得有些索然无味的安然,郭昊提议。

“别呀,我还没玩呢。”

安然可怜兮兮的看了郭昊一眼,郭昊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继续干坐着,等安然失去兴致,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可还没等到安然想要离开,郭昊却等到了完全勾起安然兴趣的男人。

在看到那个从楼梯口上来的男人的那一瞬间,安然的眼神就变了。

其实不止是安然,那人的出现,吸引了在场大部分人的眼光。

爱慕的,欣赏的,嫉妒的,还有痛恨的。

他的身上仿佛自带光环,让人眼前一亮。

令人惊羡的身高,冷峻的外貌,黄金比例的身材,一出现就自带的强大气场,看起来更像是冰山下的太阳,第一眼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接近,可看的久了,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接近。

而在安然的眼里,最吸引他的却是那双眼眸,标准的凤眼,尤其黝黑的眼眸,让人看一眼就陷了进去。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安然知道了那人的名字:蒲晨。

而安然那恨不得用目光把他看穿的炙热眼光,也瞬间吸引到了被安然看着的蒲晨。

蒲晨顺着感觉找过去,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坐在那个冷清角落里的安然。

安然自然是标准的肤白貌美,呸,是美颜盛世。

柔顺的刘海下隐约露出弯弯的美貌,挺拔的鼻梁,樱桃小嘴特显精致,而因为在酒吧的原因,两颊有些微微泛红。

而安然整张脸上最吸引人的,正和蒲晨吸引到安然的原因一样,是那双眼。

只是蒲晨的眼睛是犹如漩涡般黝黑,多看两眼就会让人不自觉的陷进去。

可安然却不同,像芭比娃娃一样大大的眼睛,清澈,透亮,看了就觉得舒服。

安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精致,让人想要不自觉的保护他。

蒲晨自然也不意外,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和胃口的人,蒲晨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安然就看到蒲晨对身边的几个朋友说了句什么,就朝着安然走来。

“有兴趣一起跳舞吗?”

蒲晨只是朝安然伸出了手,安然就好像是被下了蛊一样跟着他走了,连郭昊叫他都没听见。

“哎~在这里,可都是你情我愿的,坏人好事,是不道德的哟。”

就在郭昊准备冲上去拉安然回来的时候,却被跟蒲晨一起来的朋友给拦了下来。

“我们不想惹事,但他不能被带走,他不是你们的同类。”

郭昊打开拦在他身前的手,准备向安然走去,却再一次被拦了下来。

“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不懂这里的规矩,在这里,只要双方愿意,任何人都不能干涉。

你不想第一次来这里就坏了这里的规矩吧。

而且你放心,我兄弟一向不会强迫任何人,只要你朋友真的不愿意,我保证他会完好无损的回来。”

听着那人有些流里流气的语气,郭昊皱了皱眉,不想再跟他废话,而是直接推开他去找安然,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人了。

“别找了,他们早就走了。

不过我说,真的喜欢就要迎风直上啊,默默的守护什么的,可是得不到爱情的哟。”

身后那人又凑上来,手更是得寸进尺的搭在郭昊的肩膀上。

“别多管闲事。”

不想跟他废话的郭昊把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甩到一边,然后就要离开。

“交个朋友吧,我叫秦漠。”

看着第三次挡在自己面前的人,郭昊直接采取了无视态度,绕过他就离开。

而那叫秦漠的男人,看着郭昊的背影,陷入了深思,随后在一起来的朋友的召唤下,开启了这注定不寻常的夜晚。

郭昊在周围找了不多的几家宾馆,得到的消息却都是没见过安然,郭昊有些着急,却也是无计可施。

最后只能回学校,如果明天早上安然没能安全回来的话,再汇报给安然的妈妈。

如果可以,郭昊真的不希望走最后的那步。

再说这边安然和蒲晨的情况,像是着了魔般和蒲晨回到他的住所的安然,现在是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安然坐在床上,有些痴迷的看着倚在窗边抽烟的男人。

莫名其妙的跟着蒲晨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进门就被吻了个七荤八素,让从来没有过这样子经历的安然显得有些呆滞。

可就在彼此已经脱到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蒲晨却停了手,莫名其妙的问了一个问题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状态。

“你还没走?”

抽完烟之后完全平复了欲望的蒲晨回过头看到还在床上呆坐着的安然,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走?你带我来这,就是看你抽烟吗?”虽然你抽烟的样子是挺帅的。

最后一句话安然没敢说出口,只是自以为隐秘的用余光看着蒲晨的身材,怕被人当成花痴,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

然而安然并不知道,他的第一印象已经被人定义为花痴了。

“你是第一次来Club Deep?”

蒲晨走到安然的对面,坐在椅子上,直勾勾的看着安然。

“嗯哼。”

被这样子看着的安然丝毫没有一点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是更加大胆的欣赏起了蒲晨的身材。

“所以你不认识我咯?”

被这样看着的蒲晨也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毕竟蒲晨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信心的,被这样看着,他甚至还觉得有些得意。

“我叫安然,是XX大学艺术学院的新生。”

安然的自我介绍让蒲晨有些懵,随即反应过来。

“你真可爱,不过,下次在这种情况下的自我介绍,不要自报家门,万一惹上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我是蒲晨,很高兴认识你。”

第三章:微妙的变化

“我是蒲晨,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蒲晨的话,安然并没有在意。

毕竟安然又不傻,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蒲晨的话,恐怕安然也不会告诉对方自己的学校,甚至可能连名字都报假的。

“好了,刚刚看你是跟朋友一起过来了,为了怕他担心,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说着,蒲晨就自顾自的拿起刚刚脱到一边的衣服开始穿。

“为什么?因为我是第一次?”

安然感觉到刚刚两个人都有些情动,却就在安然青涩的回应蒲晨之后,蒲晨却无厘头的问了一句:“你是第一次?”并得到安然的肯定之后,终止了接下来的所有的动作。

“你第一次到Club Deep,所以不知道我的规矩也算情有可原。

第一,我的床上不见血。(并不是每个同性之间都会出血,这里只是代指初夜。)

第二,我不吃窝边草。

第三,我上过的人从不上第二次。

你犯了我的第一条,这次你是不知者无畏,再加上你还小,所以,下不为例。

走吧,穿上衣服,我送你回学校。”

穿好衣服的蒲晨拿起刚刚随手扔在一边的车钥匙,就要往外走,却被坐在床上的安然拉住袖子。

“这个时候,学校的宿舍都锁门了,这时候回去,被舍管抓住是要扣学分的。”

安然用自己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蒲晨,配上他的娃娃脸,杀伤力十分的强,安然这招从小到大都不知道成功多少次了。

然而,还没开学的学校,哪来的舍管闲的蛋疼去管他们擅自离校,这个谎话扯得连安然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那我送你回Club Deep,你朋友或许还在那。”

那么拙略的谎话,蒲晨没理由看不穿。

“你就那么不想跟我呆在一起啊。”

见自己这招居然失败了,安然嘴都不知道撅了多高,惹得蒲晨噗嗤笑了。

“小孩子晚上是不能在外逗留的,尤其,还是和我这种陌生人在一起,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啊。”

蒲晨揉了揉安然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蒲晨舍不得放开。

“我不是小孩子,我······我马上就十九了,都上大学了,而且,我知道你叫蒲晨,你知道我叫安然,这样就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忽略掉蒲晨在自己头上肆意的手,安然略显认真的表情再一次逗笑了蒲晨。

“好好好,不是小孩子,既然不想回去,那这样吧,你就在那边的沙发上睡一晚,我明天早上上班前送你回学校。”

看着安然的样子,蒲晨想起了没有在身边的弟弟,语气中也不由得有些宠溺的意味。

“沙发啊?我不能睡床吗?”

安然满心期待的抬头看向站在柜子前的蒲晨,希望可以得到期望值以内的回答。

蒲晨回头看着安然,然后浅笑着摇摇头:“不能。”然后安然的脑袋就又垂了下来。

蒲晨从柜子里拿出备用的床褥,放到了沙发上。

“快点睡觉吧,明天一早送你回学校,熬夜小心长不高哦。”

再次揉了揉安然的头,蒲晨就走向自己的床。

只有一米七二的安然最讨厌别人说他个子矮,尤其是当对方比自己高的时候。

而蒲晨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对安然来说,是有着非一般的打击的。

安然把自己往被子里一埋,就不理蒲晨了。

让站在床边的蒲晨看到他幼稚的动作,再一次笑出了声。

而本来还在赌气的安然,却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梦乡,这一天的折腾下来,确实是太累了。

见安然已经乖乖的睡了,蒲晨轻手轻脚的关了灯,躺在了床上。

看着天花板,蒲晨想,过惯了夜夜笙歌的生活,像这样安静的躺着的夜,竟然也让自己觉得舒适。

蒲晨翻了个身,看向睡在沙发上的安然。

这个的地方不算大,是很典型的单人房,所以连隔间都没有,卧室也只是比客厅高一点,当初装修的时候,蒲晨也只是把床和客厅中间封了一层活动玻璃,

当初蒲晨会买下这里,只是因为这里离Club Deep和公司都很近,方便他带人回来,装修上,自然也不会太注重什么私密感。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从蒲晨的方向,刚好能看到在沙发上的安然。

蒲晨来到S市以来,很少会想起自己的弟弟,毕竟白天经营公司很忙,晚上有时间也总是去各种酒吧找人来解压,很少有时间像现在一样静静的躺着,最重要的是,明明那边有一个那么符合自己胃口的暖床人选。

而且,自己居然会破例让他留下过夜,要知道,蒲晨对于床伴,不,应该说***对象从来都没有什么怜惜知心,最多允许人在这休息一下,但绝不过夜。

这其实是蒲晨的习惯,以免有人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毕竟就怕有心人利用某些东西来威胁到自己。

蒲晨想到这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自从来这儿,蒲晨已经很少笑的这么轻松了。

公司给的压力几乎都能压的蒲晨喘不过气来,要在三年内让这边公司收益比往年提高50%,在科技公司层出不穷的时代,想要让公司在三年内提高50%对蒲晨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想起母亲给他的考验,蒲晨再次翻身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也许,这是他唯一能逃脱那个囚笼的机会了,他不想一辈子都被那个女人用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给操控起来。

这么想着,蒲晨竟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蒲晨就被一阵并不是很响的声音给弄醒的。

一向习惯晚起的蒲晨从来没有被人吵醒的经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思考着这个时候会在自己家里吵醒自己的名单。

最后还是没想起来,无奈用手肘撑起身体往声源处看去。

“你醒了,过来吃早餐?”

听到一个自己明显不熟悉的声音,随即安然稚嫩的样子出现在蒲晨的视线里,蒲晨才想起来自己昨晚留了一个小不点过夜。

蒲晨想到这,又倒回床上,用手按住了额头。

所以说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被什么糊住了脑子啊。

“怎么了,头疼吗?”

安然见蒲晨又躺了回去,而且还用手抵住额头,还以为是蒲晨不舒服,然后走到蒲晨床边,拿开蒲晨的手,把自己的手轻轻的贴上去。

“没有发烧啊,没什么的话就快点起床吃早餐了。”

感受了一下蒲晨的温度,觉得没有问题,想想可能是因为早起有些不适应的原因,也就没放在心上,准备起身继续去餐桌旁折腾。

“怎么了?”

被蒲晨拉住手的安然不得已的又再次蹲下,看着蒲晨的脸。

“没事,几点了?”

蒲晨有些无力的问,从来没早起过的人突然早起还是有些不适应啊。

“七点。”

见蒲晨好像只是需要反应的时间,回答了问题的安然耸耸肩回到厨房。

“这么早就要去学校?”

洗漱完成的蒲晨坐在安然的对面,吃着小孩出去买的早点,无聊的询问。

“不早了,我们是提前到校的,郭昊昨天说今天要去熟悉一下学校,所以要早点过去,要不然他会担心的。

哦,对了,郭昊就是昨天跟我一起的那个人,是我好兄弟哦,我们一起长大的。

不过,过两天还要去军训,烦死了。”

本来谈起郭昊的安然是有些眉飞色舞的,但一想到要军训,他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小孩子是不能怕吃苦的,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军训过?”

“也不是没有。”安然想了想,才嘟嘟囔囔的说:“只是后来因为腿上有伤就不再参加了。”

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安然怎么可能会害怕什么所谓的军训,只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对这些东西都有些抵触罢了。

“怎么受伤的?”

“······不小心摔的。”

蒲晨只是随口一问,见安然有点敷衍这个问题,蒲晨也就没问,之后就是······沉默······

蒲晨是因为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而且也却是不知道该跟眼前这个小孩聊什么,毕竟是有代沟的人呐。

而安然,则是见蒲晨沉默,以为他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就干脆也跟着保持沉默。

还好没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结束了这仿佛无止境的尴尬。

“这么早叫我来干嘛啊?这叫压榨员工知道吗?”

在蒲晨起床之后,就直接给秦漠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

“我车昨天丢公司了,你不来接我,难道要我走路去上班啊。”

一点都没有撒谎的愧疚样子,蒲晨甚至没理会秦漠的抱怨,给秦漠打开门之后蒲晨就走回餐桌。

如果不是因为秦漠昨天和蒲晨是分开去的Club Deep,而且蒲晨车停的比较偏的话,也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撒谎。

“你没开车回家怪我咯,你昨天不是能打车回来**吗,就不能打车回去啊。”

秦漠在玄关把鞋子脱了之后,一边抱怨一边往里走,一点也没怀疑蒲晨的话。

“不容易啊,一向不吃早餐的蒲大总裁居然在吃早餐,而且还是从路边小贩买的,天下奇闻啊。”

看到蒲晨居然坐在餐桌旁边乖乖的吃早餐,秦漠显得有些惊讶,毕竟,他和蒲晨认识这么久,他可是从来不吃早餐的,尤其是路边小贩卖的东西,以前的蒲晨是根本连碰都不会碰的。

第四章:模特

“不容易啊,一向不吃早餐的蒲大总裁居然在吃早餐,而且还是从路边小贩买的,天下奇闻啊。”

秦漠坐到餐桌边,拿起包子就叼进嘴里。

相比蒲晨的挑食,秦漠就显得太好养了,而且秦漠尤其喜欢在路边小贩买的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不是我买的。”

“谁啊?这么早给你送早餐来?”

秦漠根本就没把蒲晨的话当回事,谁不知道蒲晨从来不喜欢留人过夜。

“你有客人啊?”

背对着洗手间的秦漠听到自己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有些机械似的扭头,看到了安然。

“我去,不是吧,蒲晨,你什么时候会留人过夜了。”

不怪秦漠瞬间就认为安然是留在这的,因为安然明显就是昨天见的那身衣服,且不会有人这么好心的大早上跑来这里作死的给蒲晨送早餐。

如果说不是在这过的夜,秦漠只能说:“骗鬼呢?!”

“别想了,赶紧滚下去开车,先送小孩回学校,然后我们再去公司。”

“你这么早叫我来就是为了送他去学校?你太坑我了吧,就不能让他打车回去啊。”

秦漠一听蒲晨牺牲了他珍贵的睡觉时间就是为了送安然回学校,瞬间就觉得自己被骗了。

“他刚来S市,怕他走丢了,而且我昨天晚上答应过他的。”

蒲晨站在衣柜前整理自己,安然乖乖的走到蒲晨面前帮他系领带。

虽然并不懂为什么蒲晨会撒谎,但安然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只是,安然在想,真的不用提醒蒲晨他的车钥匙放的有些太明显了?

“蒲晨,你能跟我说说,你没开车回来,为什么你的车钥匙会在这里吗?”

秦漠果然还是看到了床头柜上明显的有些过分的车钥匙,而且,秦漠太清楚蒲晨的习惯了,只要不开车,蒲晨是绝对不可能带着车钥匙的。

“我就是想你来接我啊。”

一边享受着安然的服务,一边扭过头微笑的看着秦漠。

结果,秦漠只能打碎牙往嘴里咽,身为蒲晨的死党,秦漠当然也太了解蒲晨的恶趣味了,自己心情不好也绝对不会让身边的人心情好到那里去。

早上被安然吵的早起的蒲晨确是是心情不好,不过会叫秦漠来接也不能说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当然,他不否认会有一点。

“我还能去找你吗?”

一路上都没什么话,直到要下车的时候,安然才懦懦的问了一句。

“虽然我们两个是没上过床,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再出现在Club Deep那种地方了,你还小,而且,如果被人知道你经常出现在Gay吧的话,你在学校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

蒲晨委婉的拒绝了安然想要再见他的意思,毕竟,按照他蒲晨的习惯,能收留安然一晚已经是很难得了。

当然,蒲晨理解错了。

本来安然的意思是想问问能不能去他家找他,因为安然确实很难碰到这么合眼缘的人,很希望他可以当他的模特让他画一次。

不过让蒲晨一提醒,他才想起来,他是可以去Club Deep找他。

“你能当一次我的模特吗?”

安然想了一会,觉得还是应该提前跟蒲晨打个招呼。

蒲晨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安然说过他是学画画的事情。

“想画我啊?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好了,赶快进去吧,你的朋友在等你了。”

安然转头才看到郭昊站在门口,看样子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下次见。”

说着,安然就朝蒲晨挥挥手然后跑向郭昊。

蒲晨看着安然慢慢跑到郭昊身边,好像是被郭昊说了几句,然后安然不知道说了什么,紧接着对着郭昊笑了笑,郭昊就没了气。

看着安然和郭昊的相处模式,蒲晨勾了勾嘴角,然后开门,上车。

“去公司。”

回到车上的时候,蒲晨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看的秦漠一阵咂舌。

“怎么,刚刚不还是笑的挺欢的?”

一边开着车的秦漠才不会放过这个能调侃蒲晨的机会,毕竟难得。

“你最近很闲?”

“没有。”

一听蒲晨的语气,秦漠立刻肯定的否认,要不然就真有他们忙了。

“不过,话说,你真的没睡刚刚那小孩?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秦漠想起刚刚听到蒲晨说自己没跟那小孩上床的时候自己有多惊讶,毕竟能被蒲晨看上的人,从来没有能全身而退的。

又想起自己早上看到小孩时,他虽然疲惫却并没有什么纵欲的神色,才敢相信昨天晚上他俩是真的纯盖被子聊天来着。

“你觉得他那么小,是有过床事的人?”

蒲晨顺手拿起他让秦漠带来的文件一边回答秦漠的问题,不过,眉头却慢慢的皱了起来。

“也是,他的样子是真的不像,看起来跟未成年似的。

说到这儿,你可小心着点,别让对家儿的人抓住你什么把柄,猥亵未成年什么的,到时候可是难摆平。”

秦漠的担心也不是无缘由的,毕竟他们初来乍到的,虽说公司在这块地方已经有些年头,可蒲晨新上任,又年轻,有不少公司想要趁机打压,借机获取利润。

“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他是不是对家儿派来的我还是分的清的,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是安家的大公子。”

蒲晨在Club Deep看到安然的那一刻就觉得安然有些眼熟,到后来会停下手也是因为彻底认出了安然,不过他的那些规矩也不是胡诌的。

“安家大公子?那个军政世家?”

听到安然是B市安家的儿子,秦漠也不由的有些傻眼。

安家在B市是赫赫有名的,安家三代从军,现在安家的大家长是已经83岁的安定国,安然的爷爷,现任B市军区总司令,军衔为上将。

安然的爸爸安宗明,今年56岁,现任B市军区政治部部长,军衔为大校。

安然的妈妈李怡,54岁,国防部总政治部部长,军衔为上将。

然而这个军政世家到了安然这一代,却没出一个当兵的。

大女儿安璇,今年26岁,画家,油画专业毕业,却是尤其擅长素描,她笔下的东西可谓是栩栩如生,不过她到没开画室,而是喜欢四处旅游。

大儿子安然,今年17岁。(你没看错,就是17岁,他是被特招进这所学校的。)S市XX大学艺术学院新生,喜欢跳舞唱歌,擅长油画,喜欢画画其实是被他姐姐给带跑偏的。

小儿子安祈,今年10岁,因为还小,不好说,不过倒是非常喜欢计算机,尤其崇拜黑客行业。

就是这么三个孩子,却没一个有当兵的意向。

想当初他安然大学报了到这里的时候,可是被他爸一顿很抽,不过,还是那句话,那有真正狠心的父母呢,最后安然还不是如愿的来了这里上学。

见蒲晨淡定的点了点头,秦漠再次不淡定了。

“没听说安家大公子是gay这回事啊,我告诉你啊,你要是跟这件事扯上关系,可就算是跟安家对立了,你想清楚点。

他们那种军人家庭死板的很,要知道你把他儿子给带成了gay,非活剥了你不可。”

“我也没说安然是gay啊,你紧张什么?

再说了,我蒲晨是万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的,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想让我栽跟头啊,我有那么不济吗?

别说我没碰他,我就是碰了他,又能怎么样,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谁都怨不着谁。

单凭蒲家在B市的地位,他安家想动我之前也得掂量掂量。”

蒲晨敢这么说是有原因的,虽说民不与官斗,但凭蒲家在B市的地位,安家想动他确实也不会那么随心。

“那你晚上带他回家?不是惹祸上身吗?”

相对于秦漠的激动,蒲晨显得冷静多了。

“别说我是没那心思带他入圈,就算是我,最后也会从这圈子里退出去,结婚生子,我不会那么缺德。

而且,现在看来,这安然最多也不过就是好奇,毕竟是小孩。

不过,如果这层关系打好了,以后我们蒲家的路,会走的更顺畅。

而且有了这层关系,家里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也能站清队。”

蒲晨在认出了安然的那一刻这些个利害关系就已经在心里走了一遍,只要能跟安然打好关系,基本上蒲家的路会更加的顺畅。

而且,蒲晨是世代从商,在政治方面没有太多的涉及,虽说安家是军政,但在国家政策上有的影响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尤其是安然的母亲李雅欣,虽说她是一介女流,但李家在国政上可谓是占了半壁江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安家在B市的地位无人撼动。

不过让蒲晨觉得惊讶的是安然的胆子,父亲和爷爷是军人,母亲从小耳濡目染是政治好手,他却偏偏要学画画,现在更是大胆的跑去gay吧找刺激。

蒲晨可不相信安然在这儿的一举一动B市的人会毫无知晓,不然他们也不会安心的把安然放到这么远的地方不闻不问。

而且,看昨天跟他一起去gay吧的那个小孩,多半也是被安然的母亲给派来的。

只可惜,这郭昊恐怕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不知道安然的母亲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你现在算盘打得漂亮,可别最后玩火**了。”

第五章:蒲家

“你现在算盘打得漂亮,可别最后玩火**了。”

不能说秦漠咒蒲晨,只是昨天看安然盯着蒲晨目不转睛的样子,对蒲晨可不单单只是好奇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这次的财务报表有问题,回公司之后给我好好查一下,别以为我上任时间短就能蒙混过关,想在我蒲晨的手里占便宜,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

瞪了秦漠一眼,蒲晨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手里的报表上,顺便吩咐秦漠。

“是是是,我的大少爷。”

秦漠任命的接下了任务,谁让自己嘴贱,要不然,就不用自己动手了。

可现在蒲晨既然说让他查,那就是他查,别想假他人之手了。

学校!

“你昨天晚上跑哪去了?”

一看到安然从车上下来,而且还是昨天晚上带他走的那个男人送的他,郭昊就不由的一阵紧张,毕竟要是安然在外面吃了亏,他的责任可是最大的。

“你别紧张,我没事,昨天晚上就是去他家睡了一晚,什么都没干。”

说起来,安然还觉得有些可惜,如果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蒲晨那个男人,也是值了。

“真的什么都没干?怎么听你这语气还有些可惜呢?!”

听郭昊有些生气了,安然感觉凑到郭昊的身边,卖萌的笑了笑。

“怎么会,我昨天晚上就只是一时被他的美貌给迷惑了,才被他拐着跑了的,但是,你相信,我昨天晚上是抵死反抗,没让他碰我一下(真的是这样咩?)。

而且一大早我就让他送我回来了,不就是怕你生气吗,你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就别气了。”

看安然这么撒娇的样子,郭昊就是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了。

“如果还有下次,我就给你妈打电话,让她抓你回B市。”

郭昊为了防止安然再范,直接搬出了安然母亲这尊大佛。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安然在心里发誓,绝对不能让郭昊捉住他。

安然的小算盘打得响着呢,他绝对,不可能,不去Club Deep的,毕竟他没有他模特的联系方式啊,怎么也要守株待兔呢。

“行了,吃饭了吗?”

一见安然那么果断的发誓,郭昊就知道安然是绝对没有把他的话放心里的。

可惜,就算他知道安然的性格,也还是没办法怪他。

即使在出发之前,安然的母亲李雅欣亲自到家里施加压力要郭昊好好看着安然,郭昊也没办法做到出卖安然。

反正,即使自己不告诉她,郭昊就不相信安然的身边会就只有他一个监视者,毕竟,像她那种的政治家,最擅长的不就是阳奉阴违吗。

“吃过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去认路吗?我们赶快走吧。”

被安然拉着的郭昊没有反抗,虽然总是提醒自己这是安然的小把戏,但郭昊一向不擅长拒绝安然,更不擅长逼他做不喜欢的事。

“好累啊,我为什么要记路啊。”

被郭昊拉着认路认了一早上,对路痴来说,这可以说是最残酷的惩罚。

好不容易坐到了餐厅的椅子上的安然,直接就瘫了,等着郭昊给他打饭过来。

“身为路痴的你,当然要记路,要不然你丢了都不知道怎么丢的。”

郭昊把饭放到安然的面前,然后端着自己的饭坐到安然的对面。

因为这个时候还没开学,所以即使是饭点食堂也没多少人。

“我只需要知道从宿舍到班里到食堂还有到学校门口的路就够了,干嘛要全记啊,你不知道这对路痴来讲有多残忍吗?”

对于路痴来讲,所有的路和路边的树木楼房长得都是一样的,除非有特别标志性的建筑,否则,根本就记不住。

不过,如果硬是被人拉着走了无数遍的话,也不是不能,就是有些累,不,是很累!!!

“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你,你迷路了也只是浪费你自己的时间,还不如现在吃点苦,记住路,省的麻烦。”

郭昊一点都不介意安然的抱怨,毕竟在自家大院里都能迷路的人,郭昊只能这么做。

“好吧。”

安然觉得自己与其费力气跟郭昊斗嘴,还不如省点力气去吃饭呢。

“对了,我不介意你去那种声色场所,但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人,你最好离他远点,别随便招惹他。”

郭昊一提起昨天晚上,就想起自己让安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走的事情,显得有些不悦。

“你认识他啊?”

听到郭昊提起蒲晨,安然明显有了兴趣。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双耳不闻窗外事,也没见你读进去多少圣贤书,亏你还在B市生长了这么多年,蒲家的大少爷你都不认识。”

“蒲家?那个无商不奸?”

无商不奸是安然以前跟郭昊无意间聊起了蒲家的发家史时开的玩笑话,毕竟,蒲家的发家史,不光彩的地方还真是不少呢。

蒲轩宇,蒲氏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从刚开始的倒卖盗卖到现在的蒲氏,他付出的心血不言而喻,只可惜英年早逝,年仅45就因为车祸丧命。

现在蒲氏的掌权者是蒲晨的母亲左莹,S市人,S市是蒲轩宇的发家地,当时蒲轩宇的父亲,也就是蒲晨的爷爷蒲文是国内知名的文学家,一心希望蒲轩宇可以子承父业,学文。

可惜蒲轩宇一心从商,一气之下,把当时只有二十岁的蒲轩宇赶出蒲家。

蒲轩宇也是争气,从蒲家出来,直接就来到了S市,用身上不多的资金开始了自己的梦想。

当然,蒲轩宇是成功的,他用实力想蒲文证明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闯出一片天,而且,他在S市还娶了当时S市的商业巨亨的女儿左莹,从此一路风顺。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蒲轩宇规定之后的子弟如果想要接管公司,就一定要在S市通过考验才行,毕竟是一生的心血,他不希望自己的心血被人给糟蹋了。

而后,在蒲轩宇离家十年之后被蒲文召回,人老了,总会希望子女绕膝,就算是蒲轩宇再怎么不孝,也不能否认他是他蒲文的儿子,父子之间,斗来斗去,总是有一个人要低头。

之后,蒲轩宇将自己的产业大部分迁回B市,只是S市这块风水宝地却舍不得丢下,让自己当时的心腹代为照看。

现在,蒲氏的产业是越发的壮大,只可惜,蒲轩宇却没能看到,就早早的撒手人寰了。

而左莹也不是什么居家女子,在蒲轩宇离世之后,她凭借一手之力撑起了整个蒲氏,而且让蒲氏越走越好。

可左莹再强大,毕竟她是一介女流,心里总还是希望可以在家里相夫教子,所以在大儿子蒲晨一毕业,就派到了S市,给了他四年之约,虽然说是要蒲晨在四年之内将这边的业绩提高50%,但其实就算是蒲晨没能做到,这蒲家家主之位还是会传给蒲晨的。

“蒲家?那个无商不奸?”

“恩,就算那个无商不奸。

虽然说现在明面上蒲家的当家是蒲晨的母亲左莹,但其实,左莹早就有意愿传位给蒲晨了。

早在蒲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被左莹安排进公司实习,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物,也总是会让蒲晨参与。

这次,蒲晨会出现在这里,无非也就是蒲家前任家主,蒲晨的父亲给定下的规矩,他也就是走个过场。

等到这边的考验一结束,他指定是要回B市接任总公司总裁一职。

你要知道,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心思缜密,就是十个安然都不够他一个人玩的。

别到了最后,你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而且,蒲晨在B市的时候,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的床上上上下下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了,就你这小豆芽菜,他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

而且,蒲晨有他自己的规矩,你跟他较劲,到时候输的准是你。”

郭昊昨晚没有想那么多,甚至刚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认出带走安然的人是蒲晨。

要不是秦漠说了蒲晨的名字,郭昊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昨天晚上,郭昊怎么都找不到安然,冷静下来一想就明白了。

不管蒲晨当时是有预谋的带走了安然,还是单纯的出于被安然吸引带走了他,郭昊都有理由相信,蒲晨绝对会认出安然,而且,也绝不敢动安然。

但今早看到蒲晨亲自送安然回来,又不禁怀疑蒲晨有别的什么目的。

虽说郭昊并不为李雅欣所用,但他一定会努力避免一切可能伤害到安然的事情。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去那种地方,大家就是玩玩,谁会认真啊。”

安然听到郭昊这么评价蒲晨,其实他的心里也有些忐忑,毕竟郭昊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的,从小到大,有多少人都是有目的的接近安然,安然心里也都清楚。

可对于蒲晨,他始终不想相信,他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

毕竟这么好的模特可不好找啊,但如果伤害到自身或者是安家的利益,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是不是那样的人,谁都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蒲晨的身份,以后别被他骗的心甘情愿替他做事就行。”

“你···你说什么,我又不打算再见他。”

安祈有些心虚的低下头,筷子戳着盘子里的饭。

“我还不知道你,就你昨天晚上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人蒲晨给看穿了,你会不去找他?

就凭你的自制力,别被他拐着跑我就谢天谢地了。”

“嘿嘿······嘿嘿······”

安然尴尬的笑着,果然不愧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实在是太了解他了。

“别傻笑了,赶紧吃。

还有,安然,我告诉你啊,你现在胡来我只当你是好奇心旺盛,但如果你最后,真的陷进去,变成gay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家里的人,会直接活剥了你。

你怎么玩我都不管,但你也别以为你在S市就是山高皇帝远了,凡事留一线,我想,只要你不过分,你母亲那边,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你真的踏过了你母亲的底线,恐怕连我都没办法帮你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