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杨晋南易诗微_慢性占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1: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结婚后,易诗微才知道,原来顾长庚是个gay,他对女人根本不感兴趣。可是对她,顾长庚从来不吝啬,甚至不惜与整个顾家作对也要对她好。只是,易诗微万万没有想到,杨晋南会害死顾长庚!而她却做了帮凶!

慢性占有by番茄酱在线阅读

第一章:该死的人是你

顾长庚死了!

她老公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易诗微惊愕的身形僵直,随后整个人啪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怎么会死?

他早晨还说要给她一个浪漫的结婚纪念日的!

一定是杨晋南!

易诗微猛地抬起头,直接逼向身上正准备进入她的男人。

“杨晋南,你放开我,长庚,他是不是出事了!”

易诗微面色苍白,眼底猩红一片,苍白的指节狠狠揪着杨晋南敞开的衣襟。

杨晋南伸手掐着她的下颌,阴沉的双眸盯着她道:“易诗微,好好看看,现在在你身体里的是我!你的男人杨晋南!”

说着,杨晋南猛地闯进她的深处,她痛得叫了出来。

易诗微顾不上其他,从听到新闻播报她已经完全疯掉了,只想要赶紧得到顾长庚的消息。

杨晋南语气冷厉:“想要离开我,除非......你死!”

易诗微使劲的咬着下唇,硬是将心里的闷哼声暗暗的咽了下去,死活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指甲抠进他的肉里,有温热的液体溢出,男人却没有放过她,暴风雨般在她身上肆虐。

“杨晋南!你不是人!”易诗微咬着唇,血沿着嘴角滑落下来,面上是心若死灰的绝望。

杨晋南深谙的眼底迸裂出怒火,低头舔舐着她的血,低沉的声音突出冰冷彻骨的话:“看来我平时对你太仁慈了是吧?还是你想要跟着顾家那个废物一起去死啊?”

易诗微身子一震,眼里满满的恨意,看着他残忍的嘴角,易诗微张嘴咬住了他的下唇,疯狂撕咬着他,一股温热的血流顺着她的嘴角滑落。

杨晋南猛地的一把将易诗微按在墙壁上,掐住她的下颚,抹了一把伤痕斑斑的下唇,眼底闪过一丝杀戮。

“呸!”易诗微一口鲜血吐在了杨晋南的脸上,血渍顺着嘴角滑落,心里撕心裂肺的痛着:“杨晋南,该死的人是你!”

“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的性福啊?”

说完,杨晋南低头含住了她身前的乳白,几近缠绵的亲吻着,吮吸着,易诗微本能的嘤咛一声,意识到自己呻吟出声,易诗微使劲的咬住了下唇,因为用力,有丝丝血迹从下唇溢出,易诗微无暇顾及。

杨晋南紧紧的环着她,现在医院全是顾家的人,如果她出现在那里,无疑就是自动送上门,马莉不会放过她的。

易诗微不管不顾,拼命的想要挣脱开他,杨晋南不厌其烦,伸手按了一下她脑后的一个什么穴位,易诗微眼泪婆娑的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易诗微已经躺在了床上。

门被从外面打开,杨晋南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一把掐住易诗微的手腕就要往外拽去,“跟我走!”

易诗微面色苍顾,眼底猩红一片,“不要!我要见长庚,”

杨晋南语气冷厉:“我再说一遍,跟我走!”

“不!我要见他!”易诗微用尽所有的力气使劲的甩动着他的大手,越是用力他的大手越是攥紧,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捏碎才肯罢休。

干裂的嘴唇猛然张开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拼尽全力的撕咬着,像是要把他的肉咬下一块才满足。

杨晋南伸手掐着她的下颌,阴沉的双眸盯着她道:“易诗微,你该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连拖带拽,易诗微被他拖拽着走出了别墅,双腿在地面上脱出一条斑驳的血痕。

第二章: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易诗微不知道他要拉着自己去哪里,用尽所有力气的挣扎着,直到被他一把摔进车里,额头重重的撞到车门上,易诗微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来不及反应,杨晋南就紧跟着她的身侧压挤了进来。

“好,我倒要看看,你对顾长庚有多深爱!”

一阵嗡鸣声,车子猛然的冲了出去。

在车流不息的马路上,车子像是疯了一般的乱窜这着直到驶入了中心医院,易诗微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脚下被磨出了一道道的伤痕,易诗微没有穿鞋子,杨晋南抱着她直接从专用电梯上楼。

长长的走廊,寂静无声,随着他的脚步声,易诗微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她知道顾长庚在等她。

脚步停顿,杨晋南在一件病房门口停下,将她从怀里扔了下来,他冷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去吧,你不是想要见他嘛,去吧!”

易诗微全身的血液倒流一般,整个人僵硬着伸手握住了门把,隔着病房的窗户,顾长庚正躺在病床上,全身被绷带包裹着,白色的绷带往外渗着血丝,顾夫人马莉趴在顾长庚的身上,哭的几乎晕厥,身后的管家赶紧走上前,扶着马莉朝着门口走去。

“夫人,您节哀,少爷也不想要您这样。”管家宽慰的说道。

易诗微身子后退一步,撞上身后站着的杨晋南。

“怎么不进去?这不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顾长庚吗?害怕了?还是怕你刚跟我缠绵过被你所谓的婆婆看到?”他的嘴巴刚好贴在她耳后,声音里的嘲笑不言而喻。

易诗微愤恨的转过头看着他,他嘴巴一张一合,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子一般深深的刺进了她的心里,易诗微伸手刚想要去打他,结果被杨晋南一手握住,他的视线并没有看向她,而是透过她看向了身后的窗户。

易诗微想要收回手却被他紧握着,低头像是情人一般亲昵的将她的手指含住,就在她含住自己手指的瞬间,门被打开。

“贱人!”马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易诗语震惊的回过头。

“啪!”一声,马莉一巴掌在易诗微的脸上留下通红的巴掌印。

马莉像是疯了一般的朝着易诗微扑来,保养得体的手指揪着她的头发,一只手按着她的头朝着墙壁撞去,却被杨晋南用身子挡住,厌恶的将马莉甩到了一旁。

马莉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胸口在管家的搀扶才不至于跌倒。

“是你!我就知道是你们!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儿子刚死你们就恨不能在一起了吗?贱人!该死的人是你们!还我儿子命来!”说着马莉还想要上前,却被身后的管家拉住。

“夫人,夫人,少爷还躺在那里,您别这样。”

一提到顾长庚,果然,马莉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了下来,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将马莉扶到了隔壁的病房,易诗语甩开身后的杨晋南,想要走进病房,却被赶来的两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

“走开!我是长庚的妻子,我要见他!你们让开!”易诗微尽量的保持着自己语气的平稳。

第三章:在尸体前被干!

杨晋南烦躁的用舌头顶了顶脸颊,伸手将易易诗微推到身后,拳头紧握朝着两个黑衣男人打去,拳脚你来我往,两个黑衣人不一会儿就被杨晋南打趴在了身下。

甩了甩拳头,杨晋南伸手按着易诗微的勃颈将她拉进了病房,并且随手锁上了病房门。

被他扯着脖子按在了病床上,顾长庚的布满伤痕的脸,惨白没有一点儿血色,就那么躺在病床上,身上一点儿生气都没有。

易诗微的手颤抖着缓缓覆上他的脸庞,嘴角抽动着,趴在他的身上,眼泪顺着眼角滴落在顾长庚的脸上。

“长庚......长庚......长庚......”她一遍遍的低声诉说,一遍遍的轻呼他的名字,每一声都饱含深情又充满了忏悔。

“我来了......长庚,微微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杨晋南的脸色越来越差,拉着易诗微的肩膀将她拉起,手脚速度的将她的裤子扯下,伸手掏出自己的某物,连她的内裤都没有褪下,托着自己的某物直接顶了进去。

易诗微本能的闷哼一声。

杨晋南讪笑着:“怎么样?舒服吧?啊!在你最爱的顾长庚面前做这么亲密的事情,是不是格外的兴奋?”

顾长庚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不过咫尺的距离,而她却被杨晋南按在身下不停的挺动着,易诗微身体本能的卷缩在一起,两只手胡乱在在身后抓着,紧咬着下唇硬是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杨晋南烦躁的将她的双手握紧按在了她的背上,下身的动作越来越快,易诗微紧咬着牙齿,因为用力,下唇溢出一丝血滴。

杨晋南完全沉浸在了征服她的快感中,理智早就不见了踪迹,她是属于自己的!易诗微只能是自己的!

易诗微像是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他任之为之,几乎是从喉咙深处传来的一半,她求饶的祈求着:“杨晋南,停下来!停下来!”

此刻,顾长庚的尸首就在她身下,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完全没有顾及此刻死的人是他的亲哥哥!

易诗微的双手被他禁锢着,整个过程无论她怎么挣扎,他就像是跟烙铁一般,深深的刻在她身上,完全不给她一丝逃脱的机会。

易诗微全身无力,双腿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不断的朝着地面滑落,腰身被他大力的按住,将她固定在床边上,声音低沉,不带任何情感:“易诗微,告诉我,你爽不爽!告诉我!啊!在你爱的男人尸体旁边被我干,是不是很兴奋!说啊!叫出来!爽就叫出来!”

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的滚落,易诗微紧咬着双唇除了哭泣声,她一点声音都不让自己发出。

她爱的男人?

她爱的男人!

她爱的是谁,他永远都看不到!

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爱情,她间接害死了顾长庚,曾经将她捧在手心的男人!

她瞎了眼才会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从一开始她就不该嫁给顾长庚,如果不是她,也许顾长庚还活的好好的!

是她!是她害死了顾长庚!

第四章:长庚,我们回家

易诗微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从她有记忆开始就跟着两个年轻的男女还有一群跟她一般年纪的小孩子一起生活,他们白天去街上卖花,晚上在一张很大的床上睡觉,每天吃的很差,除了卖花他们从来不让与外界联系。

有时候花卖不了,他们回到家里就会挨打,所以,很多时候,她知道借着自己的可爱跟一些哥哥姐姐撒娇将手里的花卖掉,直到有一天一个小男孩的出现,他一把将她手里的话扔在了地上,并指着她说:“跟着我,你以后不用再卖花了,你愿意吗?”

从那天起,她便被杨晋南带回了家,她接触最好的教育,什么东西都是杨晋南亲自挑选,就连将她嫁给顾长庚都是在他的安排下,

他说顾家欠他的,他要多回来,易诗微深信不疑只要是为了他,她可以付出一切。

结婚后,易诗微才知道,原来顾长庚是个gay,他对女人根本不感兴趣。

即使他喜欢的是男人,可是对她,顾长庚从来不吝啬,甚至不惜与整个顾家作对也要对她好。

在顾长庚的身上,她才感受到原来被一个人呵护着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他像是自己的亲哥哥一般的呵护着,可是她忘了,她的存在原本就是一件背叛。

只是,易诗微万万没有想到,杨晋南会害死顾长庚!而她却做了帮凶!

顾长庚的葬礼在三天后顾家祖宅举行。

易诗微一身黑衣的出现在顾家,立马招来了很多人的窃窃私语。

易诗微背脊僵直的穿过人群一直走到那口实木棺材前,俯身看着躺在棺材里的那个熟悉的沦落,手不由的覆上他的脸庞,神色呆滞的自言自语:“长庚,我来了......微微带你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回家......回家......”

马莉已经哭的瘫软在地上,看到跪在地上的易诗微,在一旁人的搀扶下走到易诗微身边,一把抓住了易诗微的头发,往后使劲儿一抓,将易诗微硬生生的拽倒在地上。

周围所有人都呆愣的看着这一切,谁都没有要管的意思。

易诗微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在地面上,强忍着后背的剧痛,直起身,朝着马莉磕了一个头。

马莉冷哼着,抬脚朝着易诗微的肩膀就是一脚,这一脚有多重,但看易诗微往后倒去的距离就可以知道。

“嘭!”的一声,易诗微的额头撞在装着顾长庚的棺材上,苍白的脸上立马被磕出一道血口子,有暗红色的血液渗出。

易诗微疼的全身都在战栗,不管身旁的人强忍着全身的痉挛朝着顾长庚爬去,每动一下,全身都像是散架一般,发出剧烈的疼痛。

棺材里的顾长庚眼眸紧闭,如果他还活着,他一定不忍心她受到一点委屈,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将她捧在手心,此刻却没有一丝生气的躺在棺材里,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

鲜血不断涌出,血液流尽眼里遮挡了视线,易诗微两手胡乱的擦了一把,扶着棺材的边缘直起身,口腹中传来浓郁的血腥味,易诗微吞咽着将涌出的血腥咽下去,神志越来越模糊,眼前一片通红,忽然一声阴厉的男人声传来,“住手!”

第五章:我们回家好不好

马莉的手一怔,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易诗微全身心都在棺材里的顾长庚身上,完全顾及不到抬头,直到肩膀被一股大力扳住肩膀,强行将她转过身来。

“易诗微,你还真深情啊。”杨晋南颜色阴冷,扣着她的后脑勺加重力度。

视线被他强行扣着,易诗微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里挣脱,却被他直接拖拽着拉了起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易诗微带到马莉面前,冷笑着看着马莉反问道:“顾夫人,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顾少爷的妻子顾家少夫人吧,顾长庚尸骨未寒你就开始为了家产将她赶出顾家?”

在场的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向马莉,一个个眼底布满了震惊,顾家少爷刚死就开始因为资产闹起来了。

马莉怒气冲冲,可是碍于在场所有人的眼神,只好暂时将易诗微扔在了地上。

杨晋南嗤笑一身,将易诗微放在一旁的蒲团上,自己走到灵位桌上,点燃三根香,在顾长庚的灵位前三鞠躬,上香。

整个灵堂静得出奇,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直到马莉再也忍不住上前将他刚插进香炉的香一把扒了出来扔到地上,怒吼的骂道:“杨晋南!你给我滚!我儿子不需要你的祭拜!带着这个贱女人,滚出顾家!”

一阵剧烈的笑声,杨晋南笑的身躯都在颤抖着,“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在疑惑的看着他,易诗微一言不发的同样看向他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笑声戛然而止,杨晋南挥挥手,等在门口的助理林谦走进来,手里握着一张纸,走到马莉身边,将手里的纸张竖起来摆在她的面前:“顾夫人看好了,这是您的亲生儿子,顾家大少爷顾长庚亲自签下的资产转让书,现在顾家已经全部属于杨总了,您已经身无分文了。”

全场一阵哗然,马莉震惊的后退着,直到后背撞到顾长庚的棺材上,全身瘫软一下子摔在地上,保养得体的脸庞不停地抽搐着,变化斑斓的神色,眼眸闪烁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双手捂着耳朵不停的嘶吼着:“不会的!不会的!我儿子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不......不会的!”

说着,马莉做着最后的挣扎,愤然起身,想要去抢夺林谦手里的合同书,结果却被林谦一闪,马莉的身子像是一块被人石头一般被人扔在了地上。

杨晋南从林谦手里拿过合同书,蹲下身将手里的合同书放在地上,摆在马莉眼前,声音里戏谑的说道:“顾夫人,您想要这张纸啊?跟我说啊,我给你。”

马莉一把将地上的纸握在手心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扬,纸片像是雪花一般的落下。

纸片洋洋洒洒的从天空飘下,一张张的落在地上,刚好有一张纸片落在了易诗微的眼前。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跟她没有一点儿关系一般,直到纸张落在眼前。

顾长庚......三个字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在易诗微眼前闪过,那是顾长庚的字,是他的笔迹,易诗微颤抖着双手将地上的纸张拿起来,紧紧的贴在胸口,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易诗微哪怕一个轻微的动作都被杨晋南看在眼里,尤其是她一把抓紧的那张纸,上面的三个字他清楚的看到,心里气的几乎快要绷不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嘴角冷笑。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