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马小福刘美玉小说_邻家有女初长成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1: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邻家有女初长成》又名《山村野事》是由作者“古战歌”所写的一部乡村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了自从吃了一颗蛇胆之后,村花、寡妇、嫂子富家小姐们纷纷找上门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起看看吧!

邻家有女初长成

 

第一章 蹭痒痒?

烈日炎炎,马小福正拎着锄头在地里挥汗如雨,虽然季节才刚刚入夏,可天气已经热得不行了。

那轮火辣辣的大太阳,十分嚣张地挂在白杨村的头顶,好像在对村民们叫嚣着:老子烤死你们……

“哗啦!”身后突然传来了动静。

只见一位年轻村妇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猫着腰,在附近左瞄右看,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这个女人名叫刘美玉,是村长的媳妇,今年三十二岁,风韵犹存,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

“这么大热的天,这位村长夫人往玉米里地钻啥?”

马小福见刘美玉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不断扭着头左顾右看,似乎生怕被村民发现似的。

过了一会,只见她“刺溜”一声,钻进了旁边的桃树林中。

白杨村四面环山,山上长满了密集的野桃树,一到春天,漫山遍野都是灿烂盛开的桃花,风景十分优美。

马小福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可是跟了一会,他却失去了刘美玉的身影。

这片野桃树林的面积很大,至少有上千亩方圆,想在里面找个人,还真不容易。

“嗯嗯……”树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息声。

听到这种声音,马小福顿时激动起来。

虽然他现在还是个处哥,但这些年的学可不是白上的;在小书刊和岛国运动片的熏陶下,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刘美玉正在和男人干那美事。

“没想到刘美玉胆子这么大,竟敢背着村长偷男人了?嘿嘿,正好观摩一下。”马小福压低脚步,悄悄地钻了进去。

走了没多久,他就找到了刘美玉。

只见她背靠在一棵粗大的野桃树的树干上,身体不断上下起伏着,撞得身后的桃树“哗啦啦”直响。

“难道这小婶子只是在蹭痒痒?”马小福楞了楞,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古怪。

因为刘美玉脸上的表情很是享受,紧闭着双眼,身体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就好像在骑大马似的。

随着后背的上下摩擦,她脸上的皮肤,也变得红通通的,眉宇间一片妩媚之色。

“噫,那是什么东西?”

马小福往她身后一看,差点给吓尿了。

只见刘美玉后面的裙摆,被顶一个很高的弧度,好像藏了条大尾巴似的。

马小福擦掉眼帘上的汗水,正想看得清楚些,树林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小福,你这个混小子,又到哪里偷懒去了?赶紧回来除草……”

喊话的名叫马富民,是他的干爹。

马小福闭上嘴不敢吱声,过了一会,马富民没找到他,便转到对面的河边去了。

“我就偷一会懒,这老家伙就吹胡子瞪眼的,果然不是亲爹啊。”马小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要说他的命也挺苦的,三岁时就没了父亲,母亲一看日子没法过了,拍拍屁股去了省城,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马福民见他孤苦伶仃,加上自己没有儿子,于是便收他做了养子。

说是养子,其实马富民就是拿他请当长期帮工使唤的,而且还不给工钱。

”噫,怎么人不见了?难道走掉了?“马小福又朝树林里望去,发现这一眨眼的功夫,刘美玉竟然不在那里了。

他心中好一阵失落,自己还没有看过瘾呢。

马小福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对面突然冲出一个女人来,二人顿时撞在了一起。

“哎呦!”

刘美玉脚步趔趄地后退两步,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在惯性的作用下,马小福收不住冲势,手舞足蹈地扑在她的身上,双手按在了两座巨大的山峰上。

顿时,一种酥软、温热,弹力十足的感觉,从他的手掌间传来。

马小福低头看了看,失声说道:“这么大?”

“啊,流氓!”

刘美玉吓得大叫一声,伸手便朝他的脸颊抓来。

“美玉婶,别打,是我。”马小福赶紧捉住她了的手腕。

刘美玉眨了眨眼睛,认出他之后,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小福,原来是你啊,婶子还以为碰到强健犯了呢。”

“美玉婶,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马小福十分尴尬地说道。

在起身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副血脉喷张的画面。

刘美玉躺在地上,双腿弓起,茂盛的草丛赫然在目,一条小溪正在涓涓地流淌。

马小福的鼻血差点喷出来。

长这么大,他哪里见过这么火爆的画面啊,简直比小人书里的插图都刺激。

“臭小子,还不赶紧起来,是不是想吃婶子豆腐啊?”刘美玉伸手推开了他,打趣说道。

马小福毕竟年岁不大,看到刚才的画面,脸盘当时就红了起来。

刘美玉从地上站起身,捋了捋裙摆之后,抬脸看了他两眼,媚笑道:“哎呦,怎么脸还红了?”

“脸红,有吗?”马小福摸了摸脸,发现确实烫得厉害。

刘美玉笑语嫣然地说道:“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的个头才到婶子胸口子处,没想到不知不觉,你就已经成大小伙子了,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看着她浪里浪气的搔样,马小福心里说,我不仅个头变大了,某个地方更大,婶子,你要不要试试?

第二章 邻家有女初长成!

当然,这种猥琐的话,可不敢当着刘美玉的面讲出来。

因为这位村长夫人泼辣的很,把她惹恼了,都敢抽自己的耳光。

“小福,你来这片桃树林干什么?”刘美玉娇笑着问道。

“哦,我刚才在地里除草,天太热,就进来歇会儿。”马小福盯着她丰满的身段,咽了咽口水:“婶子,这大热的天,你进来干什么?”

“我?”

刘美玉俏脸一红,掩饰道:“我也是进来凉快凉快。不跟你说了,婶子还得回家做饭呢。”

说完,她便慌慌张张地朝树林外走去。

马小福盯着她扭来扭去的大屁股,真他娘大啊,就像两个大榴莲似的,以村长绿豆芽似的小体格,进去之后,估计连北都找不到。

刘美玉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看着他媚笑道:“小福,以后没事去婶子家里玩啊,婶子给做你好吃的。”

她故意把”玩”字咬得很重,说完,便扭着丰盈的腰枝,一摆一摆地走了。

“别的东西我都不想吃,就想吃你。”马小福脸上浮现出一丝邪笑,然后转身进了桃树林。

寻摸了一会,他便找到了刘美玉刚才“蹭痒痒”的野桃树。

看过之后,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直接被吓傻呆住了。

刘美玉离开之后,那根斜着向上生长的树杈子,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只见它的最前端,将近二十公分的长度,生长得十分奇特,前粗后细,像一根捣蒜棒似的。

用鼻子闻一闻,呸,什么味道?

想起刚才刘美玉骑在上面快乐颠簸的模样,马小福不禁狐疑起来,难道是村长不给力,满足不了她?不然这小婶子怎么饥渴到这种程度?

日头渐渐沉进地平线,在地里干活的村民都陆续回家了。

马小福哼着小调,拎着锄头回到了家里。

“干爹,干娘,我回来了。”

“小福,我正想出去找你呢,赶紧过来吃饭吧。”一个四十多岁的俏丽妇人,从厨房露出脑袋,笑着对他说道。

说完,又转身钻进厨房,去端碗筷去了。

这个妇人名叫张玉芳,是马小福的干娘。

年轻的时候,她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俏美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竟然嫁给了又老又丑的赵富民。

婚后,张玉芳给赵富民生了三个丫头,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的,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三朵金花。

不过老大和老二都已经嫁人了,现在只剩下老幺赵银杏还待阁家中,今年刚满二十岁。

要说这三个姐妹花,长得最漂亮的,还是赵银杏,一张白皙鲜嫩的鹅蛋脸,大眼睛整天水汪汪的,回眸一笑,都能把人给电死。

得益于山水灵气的滋养,当地的女人,不论姿色如何,皮肤都个顶个的水嫩。

而赵银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肤白貌美,大腿修长,每次走在村里,那些光棍汉们,都恨不得将她一口给吃了。

此时赵富民正在院子里打磨镰刀,看到他进来,马上瞪着眼珠子训斥道:”你这个小混蛋,今天到哪里偷懒了?害我找了你大半晌。“

”干爹,我今天突然有点肚子痛,可不是故意偷懒的。“马小福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

”行了,你就是懒驴上磨屎尿多,净给我刷心眼子。”马富民翻了个白眼道。

张玉芳端着饭碗走过来,对马小福说道:“小福,去屋里把你三姐喊出来,整天躲在房间里睡懒觉,一个大姑娘家的,也不怕被村里人笑话。”

“杏儿姐在睡觉?”马小福朝堂屋的方向看去,天还没黑呢,她睡什么觉啊。

答应一声,他便走进了房间里。

这是一个小套间,赵银杏睡在里间,而他睡在外间,中间只隔着一道木门。

由于年久失修,这道木门已经破烂不堪,上面满是虫咬出来的破洞和裂缝。

“杏儿姐,干娘让我喊你出来吃饭呢。”马小福推开木门,走进了赵银杏的闺房里面。

可是进去之后,他却有点懵逼。

这,这是弄啥呢?

由于天气炎热,赵银杏身上穿得非常清凉,一条粉色蕾丝迷你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和胸脯子都露在外面。

在她右手里,此时还握着一根粗长的胡萝卜。

上面水淋淋的,看起来非常光亮。

第三章 媳妇人选!

”怪不得杏儿姐的皮肤这么好,原来是爱吃胡萝卜的原因。“马小福理所当然地想着,然后走到了床边。

赵银杏睡得十分香甜,脸蛋潮红,性感红润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做什么美梦。

由于村里女人都不习惯戴罩罩,敞开的衣领下,明显看到一条雪白幽深的峡谷,将薄薄的衣襟撑出两个蘑菇尖。

“杏儿姐,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吃饭。”马小福推了推她的胳膊,目光落在那两只大白兔上,心里一阵火热。

赵银杏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顿时吓了一跳:”小福?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刺溜”一声,她将手中的胡萝卜迅速藏在了身后,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一样。

“噢,我刚进来,怎么了?”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马小福有些奇怪地问。

“没,没什么。”赵银杏紧紧地攥着胡萝卜,红着脸说道:”你先出去,姐要穿衣服。“

”你身上不是穿着衣服吗?“

马小福站起身,看了看她手中那根胡萝卜上,笑道:“杏儿姐,我有点口渴,这根胡萝卜给我吃了吧。”

说完,他便将胡萝卜从赵银杏手里抽了出来,咔嚓一声,美美地咬了一口。

“啊,你……”

赵银杏立即傻在那里,这个笨小子,竟然把自己那个的胡萝卜给吃了?

马小福吃完之后,砸吧砸吧嘴,说道:“奇怪,什么味道?怎么腥腥的。”

说着,他又将胡萝卜,拿到眼前打量起来。

”谁让你吃的?快还给我。”赵银杏立即将胡萝卜夺了过来,囧得几乎无地自容。

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偶尔也会有那方面的冲动。

今天趁着家里人下地干活,她便躲在房间里偷偷地自我安慰起来,爽透之后,本想小眯一会,哪知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马小福又不傻,见赵银杏一脸心虚的模样,又联想到胡萝卜上的“怪味“,不禁想入非非起来。

难道杏儿姐,刚才用那根胡萝卜……

他心里一阵火热,立即朝赵银杏的裙底望去,由于对方紧紧地夹着大腿,自然看不出什么。

“看什么看,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了。”赵银杏羞涩难挡地说道。

马小福脸上浮现出坏笑,装傻道:“杏儿姐,这根胡萝卜坏掉了,你可别吃了,小心拉肚子。”

说完,他便转身走出了卧室。

赵银杏盯着他的背影,却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那种感觉十分舒服,但毕竟是个死物,哪能满足得了她啊?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吃晚饭的时候,突然从东边飘过来一块黑云, 狂风大作,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

赵富民看了看天色,皱着眉头说道:“天气这么燥热,晚上可能要下大雨,小福,杏儿,一会吃了饭,你们去拿点柴火回来。”

”知道了,干爹。“马小福嘴里啃着馒头,含糊不清地回道。

吃过饭之后,他和赵银杏儿结伴离开了家门,径直朝村后的杨树林里走去。

这是一片无主的荒地,每年秋收之后,村民们都会将自家砍下的玉米杆推放在这里,等晒干之后,拿来当柴火烧。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只有微弱的星光撒下来,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小树林,里面长满了齐腰深的荆棘,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

“哎呀!”后面的赵银杏,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杏儿姐,怎么了?”马小福急忙问道。

赵银杏抚摸着自己的小腿肚,有些痛苦地说道:“没事,被荆棘扎了一下!”

“杏儿姐,你坐下来,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刺扎进去。”马小福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

赵银杏点了点头,便将雪白的右腿伸了出来。

马小福将她的脚踝抓在手里,默默地打量着,上面被荆棘划了一条小口子,并没有找到有刺。

由于赵银杏身上穿着短裙,大腿翘起之后,腹下便成了一片真空。

只见丰满白皙的大腿中间,紫红色的小内内隐隐闪现,而且还是情趣款的,带着蕾丝的花边,非常的性感。

“往哪看呢?快点帮我找刺。”赵银杏见马小福总是往自己裙底偷窥,俏脸一红,马上用手挡在了腹下。

其实她心里并不是特别生气,因为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亲姐弟,却比亲的还要亲。

在十五岁之前,几乎都是在一个被窝里睡觉的。

她的身体部位,哪个地方没有被马小福欣赏过啊?

“杏儿姐,你什么时候买的这条情趣小内内,我怎么不知道?”马小福抬起脸,坏笑地问道。

“前天逛街买的,好看吗?”赵银杏羞涩地咬了咬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被马小福这么盯着,她竟然有种很刺激的感觉。

“好看,就是有点薄,都露了。”马小福指了指她的裙底,说道。

第四章 我难受!

“去死啦你。”

赵银杏羞得满脸通红,一下子推开了他,然后拍拍屁股上的土,从地上站了起来。

却发现马小福仍然坐在那里,目光赤红地看着她。

“你还傻坐着干嘛,赶紧拿柴火啊。”赵银杏催促道。

“杏儿姐,我难受。”马小福盯着她火辣诱人的身材,心里正在天人交战。

赵银杏虽然现在还待阁闺中,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定婚了,而定婚对象,是镇上一位教书先生的儿子,那人名叫李书文。

老实说,马小福挺看不上这位“三姐夫”。

虽然李书文长得一表斯文,但文文弱弱的,简直就是个小白脸。

在定婚那天,面对美丽动人的未婚妻,那家伙甚至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

马小福觉得三姐嫁给他,纯粹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要嫁,也是嫁给自己才对。

其实马小福从小就有个想法,那就是娶赵银杏当媳妇,因为二人根本不是亲姐弟,并不存在血缘关系。

“难受?哪里难受?”赵银杏一听,马上关心地问道。

“这……这里难受。”马小福装着胆子,指了指自己下面。

赵银杏低下头看去,见他的裤子高高地顶了起来,像藏了根烧火棍似的。

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小坏蛋,不理你了。“

说完,她便羞涩地转过了身。

”杏儿姐,你别走。“马小福突然冲过来,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身体。

“小福,你干什么呀,别这样。“赵银杏明显感觉到,一根火热的棍形物体,正顶在她的屁股上。

身为一名成熟的大姑娘,她当然知道,这是马小福的那个东西。

“杏儿姐,你长得好漂亮,我,我喜欢你。”马小福喘着粗气说道。

他的身体,用力贴在赵银杏的后背上,隔着衣服,不断磨擦着,传来一种异样的**。

赵银杏眼神有些迷离,咬了咬嘴角,说道:“小福,我是你姐,咱们不可以这样的。“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要娶你当媳妇。”马小福一狠心,便用力抓住了她胸前的饱满处。

赵银杏“嘤咛”一声,身子顿时就软了。

她想要挣扎,可身上仿佛没了骨头,软绵绵的,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

马小福兴奋极了,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毕竟是少女的身体,那种饱胀的感觉,就像两个熟透的大木瓜一样。

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探进了赵银杏的裙底,向那片神秘的部位伸去。

“小福,不行。“

赵银杏回过神来,立即捉住了他的手,有些生气道:”要是被爸妈知道,会骂咱们的,你快放开我。”

“杏儿姐,我真的很难受啊,要爆炸了。”马小福可怜巴巴地说道。

“这……”

赵银杏脸上也犹豫了。

马小福的某处,仿佛一根烧火棍似的,烫得她有些意乱神迷。

这么大,进去之后,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赵银杏身体一阵颤栗,下面顿时就有些湿润了。

虽然她也很想尝尝那种滋味,可是理智知道她,自己不能和马小福那样做,要是传扬出去,光村民们的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小福,你不爱姐姐了吗?要是你今天要了我,我还怎么嫁人啊?”赵银杏沉下小脸说道。

马小福搂着她软腻温香的身子,实在舍不得松开手。

纠结了几分钟,他狠狠地咬了下牙龈,破罐子破摔地道:“我不管,死就死吧,反正我就是想要你。”

说完,他便弯下腰将赵银杏从地上抱起来,朝幽暗的树林深处走去。

“小福,你想干什么?不要这样,会被爹骂的。”赵银杏不断挣扎扭动着。

最后实在挣不开,她心里一着急,便在马小福脸上打了一巴掌。

”啪!“

只一下,马小福的左脸上,就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

他被打懵了,十分难过地看着赵银杏:”杏儿姐,你,你打我?“

打完之后,赵银杏也后悔了,对这个干弟弟,她一向都非常宠爱,长这么大,连句重话都没有骂过马小福,更何况伸手打他了。

“谁让你……刚才欺负我来着,再敢这样,我,我还打你。”赵银杏假装气愤地说道。

她这么一发脾气,马小福心中便发了窃,赶紧把她放在了地上。

“刚才是不是打疼你了?快让姐看看。”赵银杏看了看他脸上的红肿,又心疼地说道。

“不用了。”马小福赌气地转过脸。

“哎呦,还真生气了?”赵银杏捂着嘴,嗤嗤地笑了起来。

马小福十分郁闷地瞪着她:”你还笑?“

”好嘛,刚才是我的错,姐不该动手打你的。“赵银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深情地说道:“小傻瓜,你怎么不知道躲呢,打这么重,姐都后悔死了。”

“哼。”

马小福冷哼一声,还在生她的闷气。

赵银杏朝四周看了一眼,突然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马小福楞了楞,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刚才打你一巴掌,现在给你一个补偿,这下高兴了吧?”赵银杏眼神妩媚地说道。

马小福本来被她打得已经没了火,但被这个吻一刺激,又立即亢奋起来:“杏儿姐,我……我想要你,你就给我一回吧。”

赵银杏低下头,在他某处看了一眼,羞涩地问道:“真的很难受吗?”

第五章 女人心海底针

“是啊,难受死了。”马小福以为她答应了,十分激动地说。

赵银杏轻轻地咬了下嘴角,犹豫了一会,说道:“要下雨了,咱们还是先拿柴火吧,等以后再说。”

”以后?“

马小福眼睛一亮,这么说,以后还有机会?

”对了,今天的事,千万不能让爸知道,不然他会打你的。”赵银杏又严肃地警告道。

马小福一听,背后就渗出了冷汗。刚才他只想着爽了,完全没考虑后果。

家里三个丫头,马富民最宠爱的就是这个老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差点把赵银杏给睡了,后果可不堪设想。

“你也知道怕啊,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赵银杏娇腻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走开了。

二人每人抱了一捆柴火,离开了小树林。

在回家的路上,马小福耷拉着脑袋,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没有了精气神。

很快,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

“回屋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呢。”走进房间之后,赵银杏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扭着小蛮腰,进了自己的卧室,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

“唉!”

马小福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屋内那道木门,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通过木门中间的缝隙,可以看到赵银杏在里面走动的身影。

他的屁股就像长了痔疮,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味着刚才摸赵银杏身子的感觉。

那幻影就像跑马拉松似的,一遍又一遍,根本就挥之不去。

按马小福的计划,只要他主动一些,再声泪俱下地一扮可怜,赵银杏百分之百是会同意的。

接下来的事就顺利成章了。

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他就向赵富民坦白从宽。反正他家又没儿子。自己又当儿子又当女婿,多美的事啊。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没想到赵银杏这么顽固,平时那么疼爱自己,一到真格的,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是哪个王八蛋说的,杂就那么有道理呢?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马小福似睡非睡的时候,只听“吱呀”一声,屋内那道木门,竟然打开了。

马小福睁大了眼睛,就见赵银杏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手里似乎还端着什么东西。

“小福,你睡了吗?”赵银杏来到床边,向他轻声呼唤着。

马小福忍着没出声。

由于天黑,赵银杏并没有看到马小福在睁着眼睛。

她在床边站了很长时间,然后踢踏着拖鞋,朝屋外走去。

马小福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爬在窗台上,举目向外望去。

只见赵银杏来到院外的水龙头旁,接了满满一盆水,又转身向屋内走来。

马小福赶紧重新躺下,继续装睡。

“哗啦,呼啦——”

很快,小屋内便传来了水声。这声音搅动得马小福心乱如麻,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赵银杏脱掉衣服,在他面前光着身子的美丽画面。

马小福蹑手蹑脚地来到木门后,透过缝隙往里面窥视。

“噫?”

他的眼珠子顿时睁到了极至。

以前赵银杏每次洗澡都是背对着房门,可是今天,她却将身子转了过来。

在灯光的映射下,那两只大白兔颤巍巍地跳动着,上面还镶嵌着两只**的小樱桃。

清澈的水流,顺着她白皙如脂的肌肤滑落,将那片茂密的草丛打得湿漉漉的,底下是两条修长笔直的**,泛起雪白诱人的光泽。

马小福眼睛盯着她白花花的身体,把手缓缓地伸到了下面,开始慢慢耸动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赵银杏突然停了下来。

她迅速拧干毛巾上的水,然后擦干了身体。接着把灯泡拉灭,便上了床睡觉了。

马小福心中暗暗懊恼,他重新闭上眼睛,想找下那种刺激的感觉,可是酝酿了许久,又郁闷地放弃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