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鬼夫别宠我苏悠悠池司爵是该小说的主要人物,网络作家陶可可是此书的作者。这本精彩的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总裁鬼夫,别宠我完整版

总裁鬼夫,别宠我全文阅读

总裁鬼夫别宠我苏悠悠池司爵是该小说的主要人物,网络作家陶可可是此书的作者。这本精彩的总裁类小说讲述的是苏悠悠由于被未婚夫背叛了,所以一气之下,在电梯里随便找了个男人,共度了一夜春宵。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不仅是豪门总裁,而且竟然还是一个鬼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第1章 梦

  痛……

  头疼的好像要裂开……

  一片混沌之中,苏悠悠挣扎的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低垂的水晶吊灯,身下巨大柔软的天鹅绒床单,精美的工艺品,一切精致的,好像杂志上的贵族房间。

  这是哪里……

  她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小房间睡觉么?怎么会突然在这里?

  苏悠悠挣扎的想要起身,可一抬眼,就看见床脚站着的陌生男人。

  一双长腿笔直修长,黑色衬衫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宛若黑曜石般的眸子,鼻梁英挺,脸上的每一条线条都完美的仿佛鬼斧神工,精雕细琢。

  “你是谁!”苏悠悠慌乱的想要坐起来,可身子软的好像棉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这时,那男人向前一步,一把擒住她的下巴。

  “这就是新的试验品?”那男人的黑眸,紧锁着苏悠悠,冷芒中带着睥睨,“品味真是愈发的差了。”

  “什么实验品?这到底是哪里?你……唔……”

  苏悠悠挣扎的话还没说完,那男人就蓦地手上一个用力,薄唇覆上来,将她的惊呼悉数封住。

  男人滚烫的温度传来,几乎要在苏悠悠的皮肤上点燃火焰!

  “啊!”

  苏悠悠尖叫一声,从床上坐起。

  昏黄的小灯,狭窄的房间,眼前是她租的不到十平的小房子。

  她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她又做那个梦了。

  自从三年前开始,她就一直会做这个梦,反反复复,最关键的是,每一次梦里的感受,都是那样的真实。

  “苏悠悠,你别胡思乱想了啦!”她立刻拍拍自己的脸,“你又没碰过男人,你怎么知道感觉是怎么样!”

  不过……

  今晚,她就可以知道了。

  苏悠悠突然想到什么,红了脸,拿起手机,看见陆远霄给自己发的微信——

  【酒店钥匙已经放在你信箱了,生日快乐,悠悠。】

  苏悠悠脸更红了。

  陆远霄是她的未婚夫,今天是他们的生日,明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而今晚,是他们提前一天的洞房花烛夜。

  之所以要提前一天洞房,这是苏悠悠作为灵媒的奶奶千叮咛万嘱咐交代她的。奶奶说,如果她不那么做,就会被恶鬼缠上。

  苏悠悠不信这些鬼神之说,但出于对***尊重,她还是会去执行。

  她看看时间,才中午,离晚上还有大把的时间,但她想为自己的第一次做更充分的准备,就出门买了气球和玫瑰花,提前前往酒店。

  凯撒大酒店,S市最豪华的酒店。

  一路来到房间前,苏悠悠刚准备刷卡进去,却不想听见房间里传来缠绵的声音——

  苏悠悠脑子里轰的一声!

  房间里的声音千回百转,就算她这什么都不懂的,都能听出来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而且,这声音好耳熟,好像是……

  苏悠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几乎未经思考的,就一把刷开门,冲了进去!

  屋子的男女,看见突然闯进来的苏悠悠,吓了一跳!

第2章 有没有兴趣

  “姐姐?”

  苏怜儿惊呼一声,漂亮的小脸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她挣扎的爬下床,扯着棉被走到苏悠悠面前,抓住苏悠悠的胳膊,急促道。

  “姐姐你别乱想,我和远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只是……”

  苏悠悠看着她脖子的痕迹,只觉得恶心,忍不住一把推开她。

  “你不要碰我!”

  她使得劲儿不大,可苏怜儿却“啊”的一声,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怜儿!”

  陆远霄立刻跑来,心疼的抱住苏怜儿,抬起头再次看向苏悠悠时,眼底已满是怒火。

  “苏悠悠!怜儿好歹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下手那么重!”

  “远霄,你别怪姐姐。”苏怜儿满脸是泪,声音细弱,“她……她只是太难过了……”

  眼泪一颗颗从苏怜儿微颤的睫毛上落下,看的陆远霄心里作疼。

  怜儿就是这样的惹人怜惜,不像苏悠悠,永远都是那么粗鄙不堪,果然是乡下来的野丫头,哪里会登得上台面!

  陆远霄将苏怜儿抱在怀里,宛若珍宝一般的疼惜着,这一幕看在苏悠悠眼里,是那么的刺眼。

  “陆远霄……你明明说过……你喜欢我的……”苏悠悠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哭,可开口时,喉咙还是好像被堵住一样,“你明明说过你会娶我的……”

  陆远霄抬起头,看见苏悠悠苍白的脸色,心也好像被狠狠刺了一下。

  他的确记得曾经的苏悠悠,白净的小脸,有些腼腆的笑容,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声声的唤:“远霄哥哥、远霄哥哥……”

  可他又蓦地想起,他看见的那些照片里,苏悠悠放荡的抱住男人,死命纠缠的贱样!

  刹那间,所有的心疼都化为泡影。

  “娶你?”他冷笑,声音薄凉,“我为什么要娶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苏悠悠的身子,不可抑制的摇晃了一下。

  不守妇道?

  她为他守身如玉到如今,等着今夜把自己彻底的交给他。

  可他呢?

  睡了她的妹妹,还说她不守妇道?

  她忍不住笑了。

  笑得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从进入苏家的那一天到如今,她爱了他整整十年!

  可到头来,这一切似乎都只是她自己的一场自作多情!

  “好。”她开口时,声音遥远的好像不是自己的,“我放弃,我退出。”

  说完,她转身离开,脚步虚的好像踩在棉花上,但她还是要努力,让自己挺起背来。

  一路恍惚的走到电梯,她才擦掉眼角的泪水。

  苏悠悠,别再想陆远霄了,他不值得你的眼泪。

  今天是你19岁生日,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去哪里找个男人,完成***嘱咐。

  奶奶说过,如果她不能在今天告别处-子之身,她老人家如果死了都不会瞑目。

  可是……她到底去哪儿找男人呢?

  叮!

  她正看苦恼着,电梯门突然打开,她一抬头,整个人顿时愣住。

  电梯外站着一个男人,一米九的个子,一身白衬衫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形,五官精致的宛若雕琢出来的工艺品,一双黑眸深不见底,周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第3章 别在这

  苏悠悠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直到男人走进电梯按了最顶层,她才猛地反应过来什么——

  偏偏在这时,让她遇见了一个那么英俊男人,这是不是冥冥中注定?

  犹豫不过刹那,苏悠悠马上咬咬牙,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先生……那个……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那个?”

  话说出口,苏悠悠就后悔的恨不得咬断舌头。

  男人缓缓转过头,垂眸看向苏悠悠。

  那眼神锐利冰冷,苏悠悠瞬间觉得自己好像跌到冰窖里,浑身发冷。

  男人薄唇微启,声音有点低沉,但很好听,“和你?”

  说着,他上下看了苏悠悠一眼,黑眸闪过一丝不屑。

  苏悠悠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

  陆远霄看不起自己就算了,现在遇见个陌生男人,也看不起她?

  她苏悠悠穿的是土了点,也没怎么化妆,但也没没魅力到这种地步吧!

  她有些赌气的一把摘下自己的粗框眼镜,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对呀,和我,要不要试试?”

  女孩的脸不着一丝脂粉,但其实五官极其精致,摘下眼镜后,眼睛亮晶晶的,透出一股不服输的倔强。

  池司爵心神一晃,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第一次。

  “你确定你能挑起我的兴趣?”他蓦地对眼前这个土里土气的小丫头产生了异样的兴趣,眉眼微挑,低低问了一句,心里却并未当真。

  他知道,这个女孩根本都不可能能靠近他。

  苏悠悠却是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皱起眉头。

  这……

  简直问到点子上了。

  怎么才能挑起男人的兴趣?

  苏悠悠看着电梯数字一点点上升,有些着急,最后只能咬咬牙。

  算了!

  豁出去了!

  她蓦地抬手,一把抓住池司爵的领子,用力往下一扯,趁着他没反应过来,直接眼睛一闭,狠狠吻了上去!

  池司爵根本没料到苏悠悠会来那么一出,那温润的唇触碰到他的刹那,他身子一僵。

  怎么回事。

  这个女孩怎么能够碰自己!

  他心里惊疑,但很快就无力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只觉得自己体内好像有一团火被点燃了!

  苏悠悠虽然之前谈过恋爱,但她一直听***话,不和男生有任何肢体接触,因此这还是她第一次吻人。

  可就是这样青涩的吻,却让池司爵的墨眸变得无比幽暗。

  这个女孩,到底什么来路,不仅能触碰自己,竟还能轻而易举的引起他身体的反应?

  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他对女人起反应!

  他的墨眸更为深邃,下一秒,他反客为主,一个用力,就将苏悠悠抵在电梯墙壁上。

  当池司爵的手触碰到苏悠悠的肌肤时,苏悠悠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好冷!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跟冰块一样冷!

  可她很快就无力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她被吻得头晕眼花,只能勉强撑住最后一口气,挣扎着开口——

  “别、别在这……有监控……”

第4章 害怕了

  听到这话,池司爵终于停止了攻略,松开苏悠悠的唇畔,但人依旧抵着她。

  他垂眸,看着眼前的少女,唇畔被吻得绯红,好像果冻一样饱满可口,眼眶也愈发的湿润,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彷徨的转动着。

  刹那间,池司爵的墨眸更加幽暗。

  “好。”他的唇畔贴着苏悠悠发烫的耳垂,开口时声音已经变得嘶哑,“我们回房间。”

  这男人,连说话的气息都是冰冷的,吹的苏悠悠忍不住一个哆嗦。

  叮!

  电梯恰巧到了顶层,池司爵一把将苏悠悠横抱起来,走进这一层唯一的总统套房。

  苏悠悠现在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嗓子口,人都在发抖。

  池司爵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黑眸一垂,似笑非笑,“怎么?怕了?”

  苏悠悠一个激灵。

  “怕什么!”她提着嗓子道,遮掩自己的心虚,“我才不怕!要怕也应该是你怕!”

  “我怕?”池司爵挑起眉,冷笑的重复着苏悠悠的话,“你放心,这绝对是你多虑了。”

  事实证明,的确是苏悠悠多虑了。

  这个夜晚,对她来说,简直如同噩梦。

  这个男人,好像根本不知疲惫。不仅如此,他的身体好冷,冷的就好像冰块一样,她盖着丝被,依旧不断瑟瑟发抖。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终于晕了过去……

  ……

  第二天清晨。

  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片刻后,穿着浴袍的池司爵缓缓走出。

  看着眼前沉睡的女孩,整个蜷缩在大床的被褥之中,白皙的皮肤上全是青紫的痕迹,十分楚楚可怜。

  池司爵心里竟微微一抽。

  是他昨天太不怜香惜玉了么?他毕竟忘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恐怕承受不起他。

  这时,苏悠悠在睡梦中稍微翻下身,似乎就扯到了伤痛,秀眉皱做一团。

  池司爵微微蹙眉,走到床头柜前,拿出一个瓷盒打开,用手指抹了些许里面晶莹的膏药,给苏悠悠身上的伤痕擦药。

  当他擦到苏悠悠脖子处时,他突然停下了动作。

  苏悠悠的锁骨很漂亮,小巧精致,左边的锁骨窝处,有一块红色的印记,和身上别处青紫的痕迹不同,显然是胎记之类的。

  那形状,好像一朵梅花一样。

  池司爵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情不自禁的,修长的手指就覆上了那块胎记。

  肌肤相处的刹那,他的眼前突然闪过好多画面——

  巨大的邮轮,杯筹交错的宴会,空荡荡的房间里,少女的身影……

  他蓦地收回手,难以置信的看着床上沉睡的女孩。

  怎么回事……

  这些画面是什么?

  难道他以前见过这个女孩?可为什么他一点记忆都没有?

  池司爵正思索,这时——

  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池司爵将被褥盖到女孩身上,起身去开门。

  “少爷。”门外是他的助理迟浩,态度恭敬的低头,“老爷子已经在等了,问您怎么还没有过去。”

  “因为女人。”

  “女人?”迟浩脸色一变,“难道说……”

第5章 少爷竟然碰了女人

  迟浩迅速往屋内看了一眼,隐约看见床上有人,脸色激动又担心,“少爷,你竟然碰了……但是这……这女孩的身体受了您的鬼气,会不会……”

  他可真是心情复杂!

  一方面他高兴池少终于想通了,愿意碰女人了。要知道不论池少生前还是死后,这可都是头一次!

  但他又担心,池少不是活人,只怕这女孩碰了池少的身体后,会阳寿折尽。

  “不用担心。”池司爵冷声打断,“她能靠近我,而且一点事都没有。”

  迟浩的脸色,从吃惊,一下子变成惊喜。

  “没事?所以说……她是八字纯阴的女孩?”

  “应该是。”

  “太好了啊,那可真是太好了!恭喜少爷,我们终于找到了!”迟浩高兴的都要哭了。

  “我现在要去找爷爷。”相对比迟浩的激动,池司爵依旧神色淡漠,穿上白衬衫,一颗颗系好扣子,“你替我查清楚,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路。”

  “是!”

  ……

  苏悠悠醒来时,只觉得自己浑身疼的好像要散架。

  她挣扎的从床上坐起来,就发现巨大的房间里空空如也。

  那男人已经走了?

  真是薄情!

  算了,反正她找这个男人,本来也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没必要有过多的牵扯。

  苏悠悠想离开,可不想刚起身,就疼得跌坐回去。

  她忍着疼,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起身就看见床上淡淡的红色。

  她怔了片刻,但很快还是摇摇头,压下心里略微酸楚的感觉,走出房间,

  一出门,她就听见——

  “苏小姐。”

  苏悠悠吓了一跳,转头就看见一个年轻男人站在门口。

  看着眼前清秀的年轻男人,苏悠悠皱眉,“你是……”

  “我是池少的助理迟浩,来送苏小姐回家。”

  池少?

  难道就是昨天那个男人?

  苏悠悠本想拒绝,可她现在根本路都没法好好走,也不再倔强了,“那麻烦你了。”

  迟浩礼貌的笑着,领着苏悠悠下去,眼神却是忍不住好奇的瞥着苏悠悠。

  一件洗白了的连衣裙,简单的马尾辫,一个巨大的黑框眼镜。

  没想到……池少喜欢的,竟是这一款?

  怪不得以前那么多美女送上门,他都不为所动,原来是口味清奇啊……

  “苏小姐,你要去哪里,回家么?”

  苏悠悠太累了,都没意识到对方为何知道自己的姓氏,只是摇摇头,“不,去世纪饭店。”

  虽然很累,但她还有事要处理。

  之前以为要和陆远霄这个渣男结婚,她特意定了酒席,陆远霄根本不管事,所有婚礼的事宜都是她安排的,现在当然需要她去取消。

  车子很快在世纪饭店门口停下,苏悠悠忍着疼痛下车,可一抬头看见饭店门口的花篮时,她不由呆住!

  【祝苏怜儿和陆远霄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苏怜儿和陆远霄?新婚?

  苏悠悠双手蓦地握拳,冲进饭店。

  “苏小姐!”

  迟浩在后面喊她,可她完全没听见。

  迟浩迟疑一下,还是拨通了池司爵的电话。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