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薄锦年车若雪小说_抚你笑颜心自知免费阅读by苏米凉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薄锦年车若雪小说

抚你笑颜心自知全文阅读

薄锦年车若雪完整小说哪里可以看?薄锦年车若雪大结局是什么?此书的名字叫抚你笑颜心自知,由作者苏米凉所写,又名也想厮守到白头、往事成空何必入梦。薄锦年虽然和车若雪已经结婚了,但是他却从没把她当妻子对待过,除了折磨还是折磨,让她痛不欲生。

第1章 罪有应得

  痛。

  好痛。

  下腹像刀绞一般。

  车若雪额上冷汗直冒,她死死扶着餐桌一角。

  缓缓低头,看到裙子又一次被雪染红。

  下一秒,她的长发被人狠狠地拽起,男人冷厉的嗓音在头顶落下:“是不是你个贱人故意做手脚让自已流产?”

  车若雪头皮剧痛,眼泪涌出来,低微地出声:“我没有……”

  “要是又流了,我不会让你好过!”薄锦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见红,而怜惜半分,像拖物品一样把她狠狠拽起,便往别墅门外大步走去。

  “锦年,疼……”车若雪想挣开他钳子一样的手。

  “疼?害死佳尔的贱人有什么资格喊疼?”

  “温佳尔的死跟我没有关系!”车若雪心抽疼了一下,失声大叫。

  嘭。

  薄锦年大手突然狠力一甩,车若雪摔在玄关外面的玉石台阶上。

  她纤细的手肘磕破,血流出来。

  还不待她反应,薄锦年一把掐住她的咽喉,冷厉的双眸像要吃人般:“没关系?要不是你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逼我娶你,佳尔就不会出国,更不会被你哥撞成植物人,你该庆幸,我还没有找到证据,否则我都怀疑,那场车祸是不是你哥为了帮你故意所为!”

  “要是我哥故意,他怎么会到现在还躺在重症病房?”

  “那是他罪有应得!”

  车若雪从心到肺腑里都生出寒意,不禁冷讽而笑:“薄锦年,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一次?为什么就是不信我也是被人陷害的?我是爱你,爱了很久很久,可是我再爱,也不可能贱到要主动爬你的床!”

  “要我信你?除非你死!”

  他的冷绝,让车若雪遍体生寒。

  半年了,她早该死心了。

  从温佳尔躺在病床上再也醒不来那一刻起,她车若雪就成了他眼里的罪人。

  到今天,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被谁陷害。

  把她送到他床上,还把两人赤身果体的视频一夜间传遍网络。

  薄家是名门权贵,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薄锦年迫于舆论压力,迫于家里其他各族的虎视眈眈,便对车若雪负责娶她进门。

  纵然是被陷害,纵然他心里没有她,她也嫁了,甘愿陪他一辈子。

  她爱他,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他也知道,可他不屑。

  结婚半年,他从来没碰过她。

  他恨她入骨,把她当成代-孕机器,要她生下他和温佳尔的孩子。

  半年时间,她接受过三次人工受孕,两次流了。

  ……

  再次被他强拽到医院,车若雪整个人都开始发抖。

  她害怕。

  怕到死。

  每一次受孕过程和清宫手术,都像进鬼门关一样,让她毛骨悚然。

  又是和上次一样的检查。

  车若雪纤瘦的身子每走一步都在瑟瑟发抖。

  医生的叹息,让她再一次心如死灰。

  又流掉了。

  其实想得到的,从第一次受孕,她被他关在门外淋了一夜的雨流掉后,后面她就像形成了习惯性的流产。

  每孕一次,都会流掉。

  看到她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死死拽过她细瘦的胳膊:“就是你故意弄掉的对不对?”

第2章 不如死了的好

  刚做完清宫手术,车若雪极度虚弱,面色苍白如纸,嗓音干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不说话?你以为你流掉我就会放过你?”薄锦年狠狠提起她,疾颜厉色,“你给我听好了,除非好好地把我和佳尔的孩子生下来,否则,我让你受孕一辈子,直到你死!”

  他又一把将她扔到医生面前,冷冷命令:“重新给她受孕!”

  他们的孩子,竟比她一个大活人还重要。

  车若雪心里被苦涩塞满,她凄凉地咬了咬牙。

  突然用尽仅有的力气,往对面的墙猛撞过去。

  死了,是不是就能解脱了?

  活着真不如死了的好……

  “车小姐——”医生惊得失声。

  薄锦年眼明手快,倏地扯回她,怒极大吼:“想死?没那么容易!”

  车若雪缓缓抬起满是泪水的眸,空洞地凝向他,低哑出声:“薄锦年,你不如直接让我死,我已经是习惯性流产,就算你让我受孕一百次一千次,我也不会生得出你和温佳尔的孩子。”

  薄锦年心脏蓦地滞了一下,他抬眸看向医生:“习惯性流产?”

  医生姓陈,一直负责车若雪的代-孕事情,他眼神闪烁了下,回答:“没有,车小姐应该是自已没注意,所以才……”

  “陈医生,连你也冤枉我?”车若雪忍不住怒声。

  薄锦年缓缓转过头,重新看向她的面色又复阴冷:“别再给我要死要活地装,老实受孕,否则,我立马停掉你哥的药!”

  车若雪心脏紧缩成一团,死死咬住苍白的唇,不言语了。

  哥哥车倪华和温佳尔的那场车祸里,脊椎受伤,现在还在住院做复健。

  他的广告公司也被薄锦年收购,薄锦年就是用车倪华的高额医药费,逼车若雪代-孕。

  车若雪原是孤儿,被车倪华收养,她不可能放下他不管。

  刚流产需要等至少一个月后再受孕。

  车若雪被安排进上次住的病房。

  薄锦年打电话派保镖来看守。

  两名保镖刚到,薄锦年接到一个电话,他嗓音突然拔高:“佳尔?佳尔醒了?”

  没一阵,男人像阵飓风般刮走了。

  佳尔?

  温佳尔……醒了?

  车若雪僵在病床上。

  半晌她才无力地躺了下去。

  嘴角浮过一丝苦笑:好,温佳尔醒了,自已也不用再给他们代-孕了。

  这场婚姻,这场爱情,到底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想起刚才他接到温佳尔电话时的迫不及待,车若雪不由紧紧揪住枕头,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

  夜凉如水。

  病房的门打开,车若雪以为是薄锦年来了,下意识回头。

  对上来人的脸,车若雪惊住。

  是温佳尔!

  竟是早被医生宣布成了植物人的温佳尔!

  车若雪倏地坐起来:“你真的好了?”

  温佳尔反手把病房的门关紧:“不是好了,是压根就没病过。”

  “你说什么?!”

  温佳尔在她床尾坐下,笑得意味深长:“嫁给喜欢的男人还不错吧?”

  车若雪抿了抿唇:“视频的事,我和锦年也是被陷害的,我没有想过用手段抢他……”

  “我知道,和我抢人你抢得过吗?”温佳尔轻笑,“是我给他灌酒又给你下的药,把你送到他床上,拍了你们搂在一起的视频发到网上。”

第3章 身体都被掏空

  是温佳尔?

  那些事儿竟是温佳尔做的?

  可她还一直以为是自已侥幸得到她温佳尔的男人,还心怀愧疚难以释怀。

  她为他们做代-孕,忍受着折磨和煎熬。

  三次受孕,三次流产,她身体都被掏空了。

  却没想到事实竟是这样?

  车若雪两只大大的眼睛都被怒火烧红,她扑过去,两只纤瘦的手死死揪住温佳尔,失声低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害我?”

  温佳尔将她一掌挥开。

  虚弱的车若雪哪里是她的对手,一下子被她推到床头,额角撞上墙壁,传来钝钝的痛。

  温佳尔站起身,嗤笑出声:“害你?我以为你要感谢我呢,毕竟谁都知道你喜欢薄锦年喜欢了很多年,我这样做不正好成全了你?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哥车倪华,我喜欢的人是他,可他偏偏把不爱他的你视若珍宝,你一个低贱的孤女,有什么资格得到他那样的疼爱?我把你送到薄锦年床上,就是要让他对你死心。”

  “可是你和薄锦年结婚那天,我向他表白,他竟然不屑一顾,宁愿要一个人跑到西藏去疗情伤,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情,我不甘心,开车去追他,他不惜发生车祸都不理我,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恨他吗?”

  “这都是因为你,车若雪,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他不会对我这么薄情,我恨死你了,原本我没想躺床上装植物人,我看到薄锦年因为我出车祸而恨你,我就故意买通医生装病,我让医生给你用药引得你一次次流产,我感情不顺,你也别想好过!”

  “现在倪华他马上快好了,可他还放不下你,醒来后问的人都是你,我绝不会让他再为你担心,被你迷得团团转,我想,应该是要是你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他才会看到我吧?”温佳尔一把扯过车若雪的胳膊,眸色变得阴狠,“车若雪,你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得到他!”

  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蔓延到车若雪全身。

  真相,竟是如此丑陋不堪,又恶心至极。

  她心带愧疚被薄锦年恨得那么深,那么狠,她被逼着代-孕,她流产。

  一次次的煎熬,竟是为了这样一个狭隘自私的女人?

  而今,她竟然还要自已的命。

  她还是人吗?

  “温佳尔,你杀了我,我哥也不会喜欢上你这种心肠狠毒的女人!”车若雪拼死挣扎,就算死,她也不要死在温佳尔手里!

  “那你们就试试好了!”温佳尔死拖着车若雪,一直拖到窗台边。

  这里是医院的四楼,从这里摔下去,必死无疑。

  车若雪挣不开她,转头咬上温佳尔的手臂。

  “贱人你敢咬我?去死吧!”

  啪。

  温佳尔反手就是狠狠一耳光。

  车若雪被煽得眼前金星直冒。

  身子已经被温佳尔又推又塞到窗台上去。

  她不想死,嘶声大叫:“救命!来人啊——”

第4章 我们同归于尽

  嘴巴被温佳尔死死捂住。

  半边身子都悬出去时,她突然看到旁边的玻璃窗。

  一咬牙伸拳砸破玻璃,不顾满手被玻璃划破的伤,扯下一块便横到温佳尔的脖子上。

  尖锐的玻璃边沿划破温佳尔脖子上的皮肉。

  血流出来。

  车若雪喘着气,冷声:“拉我进去,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温佳尔双眸眯了眯。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扭动的声音传来。

  温佳尔一把将车若雪扯进来。

  突然捉住车若雪的手,狠狠一咬牙,把那块尖锐的玻璃片狠扎进自已的肚子。

  噗。

  尖锐的玻璃片扎进人体皮肉。

  血涌出来。

  温佳尔猜来的人肯定是薄锦年。

  只要自已伤得越重,那薄锦年就会更恨车若雪,也会越狠地往死里折磨她。

  车若雪受到折磨,车倪华就会心痛,只要能让他们两兄妹都不好过,那她受再重的伤也在所不惜!

  这样想着,她又往自已肚子深里扎去。

  她不傻,扎脖子一个不小心就会死。

  可扎肚子一定能救活。

  她只是想让薄锦年更恨车若雪,让薄锦年更狠地整车若雪,但却不会让自已真的死!

  温佳尔把自已肚子扎得鲜血直流。

  而后在看到病房门口出现的薄锦年身影时,拼命大吼:“锦年救我!车若雪想要我的命!快救救我!”

  车若雪看着温佳尔腹部的血,懵在那里,浑身颤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温佳尔竟然不惜伤害自已来陷害她!

  那些血,染红了薄锦年的眼,他咬牙怒吼:“车若雪,你该死!”

  正怔愣间,她头上已挨了男人落下的重重一掌。

  她被打得整个人都摔出去。

  胸口狠狠撞上床架,她唔地一声,吐出一口血。

  狂怒的薄锦年只看了吐血的她一眼,转身便去把垂垂欲倒半身是血的温佳尔抱起来,那温柔的样子,是车若雪从未见过的模样。

  他重新看过来的眼神阴森吓人:“佳尔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给她陪葬!”

  说完紧紧抱起温佳尔,快步去抢救。

  温佳尔在他怀里看向车若雪,唇角挂着得意而又诡异的笑。

  直到薄锦年的背影完全消失。

  车若雪才无力地软倒在地。

  眼泪毫无预兆地噼啪而落。

  是啊,温佳尔是他的至爱,他担心她天经地义。

  而她只是他的仇人,他又怎会在乎她的生死?

  别说半年的夫妻,就是耗尽她一生,都比不上温佳尔的一丝一毫吧?

  身体处处都透着疼痛。

  可再痛,都比不上心脏被撕裂的疼。

  像扎满了玻璃渣,每动一下便血流不止。

  ——

  温佳尔被送进急救室。

  抢救她的正是和她一伙的陈医生。

  陈医生把她肚子里的玻璃片取出来,又包扎好。

  她捂着伤口,双眼里崩出阴冷的光,咬着牙道:“陈医生,你出去,跟薄锦年说我子宫被车若雪扎坏,现在必须要换子宫才能活,你要逼着他,把车若雪的子宫摘来给我!”

  刚才没能把车若雪推出去让她死,现在她就要她车若雪的子宫,让她一辈子都再生不了孩子。

  她肚子上这一刀,绝不会轻挨,一定会让她车若雪付出沉重的代价!

第5章 事关重大

  这个代价,就是车若雪的子宫,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她就不相信车倪华还能对她死心塌地!

  陈医生默了默,低声:“活体摘子宫,事关重大,我——”

  “你要不照做,我就把你半年前收我三十万帮我作假、又给车若雪开胎药的事都捅出去!”温佳尔厉声威胁。

  陈医生嘴唇抖了抖,最终点头。

  “陈医生,怎么样?佳尔怎么样?”薄锦年迎上来,沉声寻问。

  陈医生闭了闭嘴,一鼓作气道:“伤到子宫了,现在情况很严重,如果……不能给她移植一颗健康的子宫进去,恐怕……”

  “恐怕怎么样?”

  “会危及生命。”

  “该死!”薄锦年咬牙,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车若雪竟敢下那么狠的手。

  陈医生握了握拳,又说:“事关紧急,医院眼下不可能找得刚好合适的子宫,可要再去找,只怕温小姐等不及了……”

  薄锦年沉颜,半晌,他转身离去:“等着,我去弄人来救她!”

  温佳尔在他面前,从来善良温柔,连路边的乞丐都会怜惜地送去吃的和钱,他不能让这样的她死在狠毒手辣的车若雪手里!

  ——

  地板很凉。

  车若雪才做过清宫手术的腹部也隐隐开始泛起疼痛。

  将眼泪擦了擦,她扶着床架想站起来。

  门再次被人重重踹开。

  薄锦年大步进来,一把扯起她便往外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腹部和腰部疼得小脸都扭曲在一起,低弱地问道。

  薄锦年头也不回:“把你的子宫摘给佳尔!”

  “什么?!”车若雪惊着了。

  她猛地甩开他的手,背撞上冰冷的墙壁,惊惶地瞪大水眸:“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把子宫给那个女人?我不给!不给!”

  薄锦年紧掐起她的手腕,眸里翻涌着腾腾怒火,咬牙切齿:“你把佳尔子宫捅伤,不摘你的摘谁的?给我走!”

  车若雪拼命大吼:“不是我捅的,是她要我死,她要推我下楼,也是她自已拿玻璃片扎的自已肚子!锦年,她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骗你,是她,是她陷害的我们,她也没有成植物人,你被她骗了——”

  “住口!”薄锦年暴怒地打断她,“我真没想到,这世上竟有你这么丧心病狂的女人!佳尔人都快死了,你居然还信口开河污蔑她?今天你的子宫,我摘定了!”

  车若雪心已经痛到完全麻木。

  她说什么他都不信。

  却偏偏信温佳尔那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现在居然还要摘她的子宫给那个恶毒的女人?

  叫她如何甘心?

  他怎么能这么狠?

  怎么能这么绝?

  她流着泪,被他一路拖着往手术室走去时,伸手死死抓住了走廊上的椅子,哑声低吼:“薄锦年,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薄锦年听着她一迭声绝望而又凄厉的嘶吼,心脏没来由地抖了一瞬。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面色铁青,咬紧牙一根一根把她纤长的手指从椅子上抠开。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