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夜绾绾阎烈免费阅读_鬼眼宝妻:阎少,亲一亲免费阅读大结局by天下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夜绾绾阎烈免费阅读

鬼眼宝妻:阎少,亲一亲全文阅读

夜绾绾阎烈是什么小说?女主角夜绾绾阎烈小说名字是《鬼眼宝妻:阎少,亲一亲》,这是由网络作者天下创作的一本现代灵异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夜绾绾有一双和别人不一样的眼睛,因为她能看到那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俗称鬼,偏偏她还是在医院这种地方工作 ,每日都在挑战她的极限。直到她遇到了阎烈···

第1章 夜班护士

  “你去找别人啊!”

  她疯了一样,拼命的挥舞着双手。

  在旁人看来,她也确实同疯子一般。

  “你是神经病,我妈说了不让我和你玩。”

  “疯子!”

  “神经病——”

  “我不是,我不是,啊!”

  ……

  心口一疼,床上的人,蓦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夜绾绾怔愣半晌,抬手摸了摸额头的汗,面色沉静,好似刚才睡梦中惊慌失措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般。

  她抬头看了一眼,翻身下床,收拾了一下,去上班了。

  “绾绾,你真的不调个白班,休息一下吗?”

  “唔,不用了。”

  软绵绵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活力,好似一个垂暮的老人。

  明月轻叹一声,走到夜绾绾的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看着她眼底黑青的眼圈,眼中满是担忧。

  “你到我们急诊已经快两年,天天都是值夜班。你现在这样子,比鬼好不了多少。”

  夜绾绾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眼神有些飘忽的看向远方,好似在看什么东西一般,幽幽道:“我可比鬼漂亮多了。”

  明月哭笑不得:“说的好像你见过一样。”说罢,她就摇摇头走了。

  夜绾绾在她离开后,小声嘀咕了一句:“就是见过啊!还每天都见呢。”

  她瘪着嘴耸了耸肩,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医生,医生……”

  嘈杂的呼唤在急诊中早已司空见惯。

  声音响起的瞬间,夜绾绾已经蹦了起来,小跑到急救推车旁。

  “什么情况?”

  她一抬头,就看到面前的人,周身绕着很沉的黑气。

  不是兵就是匪。

  敢这么来医院的,就只有……

  “中了三枪!”

  她点头,“送急救室,我去叫医生。”

  值班的医生来的很快,夜绾绾跟着做前期抢救,知道他们是刑警,重案组的,追一个杀人犯,一个大意,被对方抢了枪,就成这样了。

  夜绾绾跟着将病人送到手术室后,便让他们来一人过来填单子。

  “老大,华子他……”

  她侧目看去,那人一脸坚毅,脸上、眸中看不出一丝慌乱,坚硬冷厉的五官,好似可以将人划伤那般。简单的T恤下,依稀可以看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即使站着不动,周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都让人不寒而栗。

  不顾更让她在意的是,眼前人肩头跳跃的“小家伙”。

  她偏着头,眼中兴味愈浓。

  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也在对方的观察之中。

  阎烈黑眸深沉,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人。

  她眉目清秀,脸色在雪白的护士服映衬下,更显苍白。圆溜溜的大眼下,黑眼圈深沉,整个人看上去,好似死气沉沉。只是黑漆漆的眸中透着浓浓戏谑,让她又多了一份生气。

  整个人透着一种诡异的矛盾的气息。

  阎烈将单子填完刚准备递给她,就见她对着自己右肩的方向做了一个鬼脸。

  他蓦地转眸,与对方的眼神对上。

  夜绾绾一怔,没有想到对方是这么敏感。

  “那个……”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我是阎烈。”

  她一怔,歪着头,疑惑的眨眨眼。

  阎烈见状,心底逗弄的意味更浓了,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夜绾绾没有错过他眼底飞快掠过的戏谑,大概明白。

  对方这大抵是把自己当小狗逗弄了。

  “那个……”

  她咬咬唇,欲言欲止。

  阎烈其实进门时,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用这种略显诡异的眼神看自己了。

  “有事?”

  夜绾绾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摇头:“没有。就是,你今晚睡觉的,多盖两床被子。”

  反正他身上的东西,会护着他的。

第2章 多嘴的后果

  阎烈略显愕然的挑挑眉,刚想问为什么,就听到有人叫自己。再回头,她已经离开了。

  “老大,人跑了。”

  鹿鸣满脸愤愤。

  他们部署了一个月,没想到对方还是如此狡猾,最后竟然挣脱了封锁线,跑了!

  “发通缉令,其他的事情,交给地方警署。你立刻去保护受害者。”

  夜绾绾将缴费单拿了过来,闻言,一下没控制住,下意识接了一句:“受害者是个女人?”

  音落,她蓦地感觉周身一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她顿了好一会,才抬头冲两人僵硬的笑了笑:“这是缴费单,你们谁……”

  “你怎么知道是个女人?”

  夜绾绾摇头,一脸无辜:“我不知道。”

  说完,她就感觉周围的气温更低了。

  她情不自禁咽了一口口水,努力让自己镇定,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个,你们谁交钱?”

  阎烈深深看了她一眼,招手,让鹿鸣去,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

  夜绾绾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的偏开了头。

  他则向前走了一步。

  无形的压力,让夜绾绾下意识的向后退,终是抵在护士台边,动态不得。

  “你怎么知道受害者,是个女人?”

  夜绾绾这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让你多嘴。

  可是更让她难过的是,压在她头顶的另一张脸。

  女人脸上伤痕密布,血液横流,根本看不出生前的模样。

  她似乎已经发现了自己能看到她,唯一可以看清的眼眸中,满是哀伤。

  哀恸的眼神,让夜绾绾心里很不好受。

  她怔怔看了一会,咬牙不忍的偏开了头。

  阎烈一直盯着她,自然没有错过她脸上变幻无常的脸色,心底不由浮上点点好奇。

  “你在想什么?”

  夜绾绾转眸,一下撞进男人深邃的眸中,心不受控制漏跳一下,轻轻摇头。

  “没什么。先生,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

  阎烈似乎没有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很容易让人误会。

  夜绾绾感觉到,在自己开口以后,对方反而又向自己又贴近了一分。

  陌生的气息,带着不容忽视的霸气刺入她的心房。

  她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逃!

  只是眼前人宛如牢笼一般,完全困住了自己。

  “说吧,你怎么知道受害者是个女人?”

  夜绾绾贝齿紧扣,沉默的摇头。

  她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不要多管闲事。”

  阎烈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纠结。

  “护士小姐,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可以把你当嫌疑人抓起来的。”

  冷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夜绾绾一怔,蓦地抬头,杏眸瞪圆,满是愕然。

  “你……”

  “我可以肯定,我和我的同事,从未在你的面前讨论过关于受害者的问题。”

  他话说一半,凝眸相看。

  凛凛的眸光,如巨石,压在夜绾绾的身上。

  她只觉浑身发软,本就没有血色的双颊,瞬地又白了一层。

  她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咬牙狠狠瞪了一眼眼前的人:“你与其跟我这浪费时间,不如派人去看看你的受害者。”

  夜绾绾不知道他背后的女人,是不是被保护的人,还是之前的受害人。

  从之前的只言片语中,她拼凑出,他们要抓的,是个连环杀手。

  阎烈稍作思量,眸中的沉色又深了一分。

  “护士小姐,你的……”

  “老大,三石那边出事了。”

  鹿鸣的惊呼,打断了阎烈的质问。

  “陈小姐,遇害了。”

  男人深如古井的眸子,又因来人的一句话,倏然掀起惊涛骇浪,令人不寒而栗。

  夜绾绾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男人背后。

第4章 自找麻烦

  阎烈颔首。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平间就在下面的缘故,这停车场的温度,可真够低的。”

  阎烈闻言,心底隐隐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两人走了几步,头顶的灯蓦地闪了起来,带着灯丝炸裂的“呲呲”声。

  下一瞬,冷风呼啸。

  阎烈蹙眉。

  他一旁的警员,已经吓懵了。

  “阎队,这……这……”

  阎烈抬头看了一眼,很淡定的摇摇头:“应该线路问题。鹿鸣在哪?”

  “在那边。”

  警员哆哆嗦嗦的指了指,西南方。

  “嗯,你去门口守着,我过去。”

  他隐约看到了几个人影,快步走了过去。

  阎烈在走了两分钟后,蓦地停下了脚步,眸光一厉,满目警惕的看了看周围。

  头顶的灯管已经完全熄灭,漆黑一片。

  他本应该什么都看不清,却总觉得眼前多了很多东西。

  他大手缓缓覆上腰间的枪,眼珠转了转。

  静。

  眼下的环境,静的不正常。

  连一丝风声都听不到,却能感觉到阴冷的风,一阵一阵灌入身体之中。

  “呲……”

  一声轻响,阎烈如豹一般,飞快冲了过去,稳准狠的掐住了对方的咽喉。

  “啊~!”

  凄厉的女声,划破长空。

  阎烈一愣,手却没有放开。

  夜绾绾能感觉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受惊吓的心,也稍稍平静了一点。

  “放手,是我。”

  阎烈听出是刚才那个护士的声音。

  “为什么跟着我?”

  黑暗中,夜绾绾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阎烈心头一震。

  刚才还什么都看不到的他,现在竟然可以看到手下人翻白眼“你……”

  夜绾绾很不爽拍了拍的手的,打断了他的画:“你先放开我!”

  嘴上口气很不好,心里也早就骂起来了。

  她为什么脑子一抽,要答应那个鬼姐姐,来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阎烈判断了一下,觉得对方不惧危险,才将手放开。

  “你现在可以说了,你为什么会在这?”

  夜绾绾摸了摸脖子,低咳了一声,眸中满是不虞:“有……”

  她迟疑了一下,轻叹一声:“有人让我来帮你们。”

  “谁?”

  夜绾绾摇头:“说了你也不知道。你跟我走吧。”

  她说着,就伸手去抓阎烈的手。

  手心一凉,不同于男人手的粗砾,此时他手心的触感十分柔软。

  他不由一怔。

  他以前也牵过女人的手,可这一次,感觉很不一样。

  待回神,自己已经被对方牵着走了。

  “我还以为,你多有用呢?哎。”

  阎烈闻言,就见他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还时不时摇摇头。

  他心底掠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这还是他活到现在,第一次被人嫌弃。

  他被带着,走了几步,忽而发现,停车场的灯,居然好了。

  他眉心一拧:“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停下脚步,将夜绾绾也带了回来。

  夜绾绾偏头,眸中带着一丝欣慰:“还挺敏感的。”

  阎烈看着夜绾绾眼中的讥讽,信度拂过一抹苦笑。

  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这情况了?

  被一个小丫头奚落?

  “哦,那你说说是什么情况?”

  夜绾绾摇头:“唔,我觉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还是跟我走吧,我会还你一队完整的人的。”

  她进来时,感觉到了下面的阳气还是比较重的。

  想来那人的本事,还不到家,只能单纯将他们困住。

  两人静静无语的走了一会,夜绾绾觉得有点无聊。

  “那个,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同我讲讲,那个人,是怎么受伤的啊?”

  阎烈定定看了看眼前人盘得严谨的头发,心中不由想,恐怕是她自己无聊了。还赖在我的身上。

第5章 都是麻烦

  身后人好一会没有回话,夜绾绾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蓦地与对方眼中了然的目光的对上,心口不由一跳,小心思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她有些羞赧的笑了笑:“那个……”

  “华子已经摁住他了,只要拷上,就能把人带走。我们就松懈了一下,不想,异变突生。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华子的枪抢了,冲这他就一顿乱射。可能是没用过,大多偏了,也幸亏华子反应够快。否则……”

  “那一枪,估计就朝脑袋上去了吧。”

  夜绾绾幽幽的接了一句。

  阎烈一怔,刚想哟呵说点什么,就看偏头,对着空气一顿挤眉弄眼。

  “到了,你在这等着,我去将剩下的人带出来。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只要我没出来,你都不准进来。”

  阎烈挑眉,眸底浮上点点愕然。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同他说话。

  “你可以搞定?”

  夜绾绾笃定的点点头:“嗯,我只负责将人带出来。剩下的工作,还是你们自己做吧。”

  她说罢,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转身离开。

  她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视野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无奈的瘪瘪嘴,从衣服拿出一个东西,从外观看,像是个怀表,打开,其实的是个罗盘。

  “真烦,还以为在医院上班,不会遇到这些麻烦事。”

  她闭眼,嘴里碎碎念着,不知什么话语。

  若有人在,听着就像叽里咕噜,一阵乱语一般。

  音落,她手中的罗盘开始疯狂的转了起来,四周的温度仿佛又低了几度。

  阎烈在门口,只觉好似狂风作起,耳边“呼呼”作响。

  奇怪的是,他却感觉不到风吹过。

  他迟疑了一下,抬脚走了进去。

  倏地,一阵大风扑面而来,他不察,差点被吹倒。

  可当他退出去后,又是风平浪静。

  门内门外,好似两个世界。

  阎烈眉心的褶皱更深了。

  他想进去,却没有忘记那小丫头的叮嘱,最后只得烦躁在门外踱步。

  夜绾绾的境况则变得有些糟糕。

  她本以为是个小虾米,不想,祭出罗盘后,对方的力量暴涨,已经开始影响空间了。

  秀眉紧拧,她不敢多留,必须速战速决。

  她跟着罗盘的指示,脚步不由快了起来。走了没几步,她就感觉到自己走进了一个迷宫,用阴气堆叠而且的迷宫。

  她不由自嘲的笑笑:“看来,今天又惹错神仙了。早知道,就把那男人带上了。”

  虽然对方肩头的灵兽,还处于开智期,但至少也是一个助力啊。

  她在一个稍微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同身上所剩不多的符之贴了一个聚灵阵,感觉到灵力拂身而过。

  她手中的罗盘,更加活跃了。

  在罗盘指针钉住的瞬间,她急忙提速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还不忘吐槽:“MD,运气真好,随便乱跑,都能全部跑到死门去!”

  鹿鸣一行人,在进到停车场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他出生在一个占卜世家,说白了就是一家子都是算命的。

  他是家族的异类,从来不信周易术数。在高考的时候,选择了报考警校。

  这里才是他所相信的,正义和命运的地方。

  可是今夜发生的事情,已经开始冲击着他的认知。

  进入停车场后,他们的队伍很快莫名其妙的散了。

  三伏的天,整个地下室却冷的像寒冬腊月,头顶的灯,莫名其妙的接二连三的都熄灭了。

  越朝里走,鹿鸣的心,越发不安。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