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小蒙白雪梅什么小说?吕小蒙白雪梅小说阅读在哪可以看?吕小蒙白雪梅小说是一本非常热门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村中支教那些年吕小蒙免费

吕小蒙白雪梅全文阅读

吕小蒙白雪梅什么小说?吕小蒙白雪梅小说阅读在哪可以看?吕小蒙白雪梅小说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名字是《村中支教那些年》,小说的作者是火炎。支教老师吕小蒙主要讲述的是对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吕小蒙还是很向往的,毕竟那个村里的大老爷们都出去务工了,留下的都是小姑娘大媳妇···

第一章 白雪梅

  吕小蒙成为支教老师后,准备行囊,当即出发。

  对于那个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小山村,他还是很向往的,听说那个地方很闭塞,村里的青壮这几年都出去打工了,留下一群大姑娘小媳妇,这就给他无限遐想的余地。

  上车后刚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子刚坐下,身边就来了个美少妇,拖着个硕大的行李箱子。

  他急忙站起来帮她把行李箱子举上行李架,美少妇莞尔一笑。

  她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雪白的肌肤鹅蛋脸,穿着一件开胸有点大的白色T恤,露出来胸口一大片雪白,一道深幽的沟壑,冒出来阵阵幽香,呂小蒙深呼吸一下,头有点蒙, 但却忍不住瞄了一眼她的胸。

  规模不小,鼓囊囊的被T恤紧绷着,似乎稍有不慎就会破衣而出。

  两个人抬着箱子往上举的时候,呂小蒙一低头,就看见了少妇那道深幽沟壑下,两团白生生东西的轮廓,当时 就感觉身体的某个地方,呼的弹跳而起,吓得他夹紧双腿,放好箱子后赶紧坐下 吞了口口水,呂小蒙忍不住又猛吸一鼻子少妇的体香。

  而两条大白腿的交汇处,呂小蒙却不敢盯着看,心想得找个机会看一眼她裙下的究竟。

  少妇却没太在意他,坐下后对他又一笑说:“谢谢你刚才帮我放箱子。”

  呂小蒙赶紧回应一声:“举手之劳!”

  美少妇咯的又一笑:“那也得感谢你呀!对了,相逢就是缘分,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白雪梅。”

  呂小蒙赶紧甜蜜蜜的回应:“姐姐好,我叫呂小蒙。”

  白雪梅一撇嘴说:“小嘴挺甜的呀,我喜欢。”

  说着媚眼如丝的又瞟了呂小蒙一眼。

  呂小蒙嬉笑一下说:“没有姐姐的甜。”

  白雪梅甩了一下披肩发,笑一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嘴甜?”

  这让呂小蒙有点难以回答了,稍微停顿一下说:“闻到的。”

  白雪梅咯咯咯的笑了,笑的胸脯跟着大动,呂小蒙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脑子晕了。

  真正的波涛汹涌呀,那两团柔软呼呼的上蹿下跳,把个呂小蒙馋的,好想把脑袋伸到领口下看个究竟,当然,能噙住……更好!

  少妇却不依不饶:“闻到的?香味可以闻到,甜味也可以闻到吗?”

  呂小蒙有点招架不住了,说一声:“那要怎么才能知道呢?”

  “当然得尝尝了。”

  说出来这句话白雪梅就知道不对了,一张俏脸当即蒙上一层绯红,这下子让呂小蒙更是馋涎欲滴了,而且他感觉,这少妇有点浪,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那方面常年得不到满足,她想打野食!

  呂小蒙对自己的外在形象还是很自信的,不说貌比潘安吧也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头,胸肌发达体格匀称,英气毕露,还有他那双眼睛会勾魂,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没有能逃出他的魔掌的。

  一旦感觉到女人有点那种意思,呂小蒙当即放开自己,凑在少妇耳朵边说:“那姐姐让我尝尝吧?”

  白雪梅脸蛋更是红透了,羞了却没恼,只是把嘴靠近他的耳朵说:“车上这么多人,怎么叫你尝?”

  呂小蒙心下大喜,知道有戏了!

  在大学时候女生围着他团团转,也被他弄了好几个到床上去,但都没有结成正果,主要是因为他穷,穷风流。

  在一起玩玩可以,哪个女孩,会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这样一个不靠谱的货?

  也正因为这样,呂小蒙才争取支教名额,一个原因是他风流成性想艳遇多多,再一个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闯出来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白雪梅就是被他这勾魂眼,弄得有点失了心智。

  但是她有点不甘心就这样轻易的被勾,就闭上眼睛不搭理他,装睡觉。

  谁知道这一来正中吕小蒙的下怀,给了他贪婪偷看的机会。

  白雪梅确实也算是个绝色美女了,样子有点像影视明星许晴,笑起来腮边也有俩酒坑,很妩媚的,能和这样的女人在床上打一仗,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她上穿白色V型领口的T恤衫,下穿白色小短裙,几乎把大腿全部露出来,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她的粉色的……

第二章 亲密接触

  白雪梅的大腿很白很美,吕小蒙忍不住想摸一把,当然更想摸的是她的胸,两团硕大就搁在雪白的脖颈下,顺着她幽深的沟壑往下瞄,都能看到边缘了。他太想一窥全貌,但是现在不能,别急躁之下把她惹毛了。吕小蒙的心发热火燎的,却没有办法,只得又把目光移到她的大腿上,看她的那个让男人欲仙欲死的地方。这让他想入非非,下面当即把裤子挑起来一块高地。白雪梅没有注意他的目光,仍在睡觉,车厢的其他人也都昏昏欲睡。

  轻轻摸她一把会怎么样?吕小蒙实在忍不住冲动了。就在他要冒险伸出咸猪手的时候,白雪梅却把脑袋一耷拉,靠在他的肩头上,依然在睡,但原来放在前面靠背上的一只手,却在睡梦中掉了下来,而且不偏不倚掉到他的裤裆上。那手是掌心向下掉落的,一巴掌拍在他高挑的那个地方,吕小蒙疼得“哎哟”一声低叫,“嘶”的抽一口凉气,心里有点怒了,不知道这是男人要命的地方啊?骚娘们!她这是故意还是无意?而且,白雪梅的手在他下面拍一下后,竟然是不动了,好像是无意识中把手一抓,竟然是直接抓住了他的那个。而且同时,听见她竟然是深呼吸一下,然后又长长的吐出去一口气。呂小蒙则是在心底里“嗷”的嚎叫了一声。是把她的手拿开,还是任由她抓着自己?

  正举棋不定时候,白雪梅竟然抓着他使劲摇晃了一下!

  他的脑子轰的响了一下!

  而白雪梅却又猛然睁开眼睛,

  看着呂小蒙说一句:“长的真是出格!”呂小蒙一愣之下,嘟囔一句:“姐姐,你是褒我还是贬我?”但是白雪梅已经又闭上眼睛。不过她的手仍然没有松开他,而是揉搓着玩耍起来。呂小蒙胆儿肥了,偷笑一声问:“姐姐,你干什么呀?”白雪梅的眼睛又睁开,瞪着他说:“我想咬你!”

  她的语气很凶,但是眼神里却没有一点愤怒的气焰,反而有一些异样的东西,让吕小蒙心里怦然一动!

  她那一双眸子如两潭春水,潭水面上有火花在闪耀!

  似乎还有一点期待!

  这就让呂小蒙大喜过望了,嬉皮笑脸的说:“姐姐真的想咬我吗?”

  白雪梅咬着两排洁白晶莹的碎牙点点头:“想咬死你!”

  “姐姐想用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咬我?”

  白雪梅这回真的怒了,一把掐住呂小蒙腿上的一块肉,使劲的掐了一把。

  “呀!”

  呂小蒙夸张的一声惨叫,对白雪梅嘟囔说:“姐姐不讲理!我又没有惹你,你为什么要咬我呢?”

  白雪梅俏脸一红恨恨说:“你看看你那个……东西!”

  自己的东西能不知道它的变化?

  但呂小蒙还是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的裤裆那里,高高的顶起来一个小山包,于是自嘲的说一声:“真是恬不知耻,怎么就悄然竖起来了呢?不过这也不怪我!”

  “不怪你怪谁?”

  呂小蒙对着白雪梅的耳朵说:“是姐姐把它摸成这样的,你再摸它,它就会暴跳如雷的,不信你试试!”

  正好这时候车子钻进一个隧道里,车厢里登时黑黢黢的,呂小蒙正想着怎么趁机出手,却被一只小手又一下子抓住了他的那个地方,让他猛的抽了一口气。

  这回白雪梅也不装模作样了,抓住后肆无忌惮的摇晃,还一下一下的套,弄得呂小蒙血脉贲张,当即以牙还牙,伸手就到了白雪梅的衣服里,摸到她胸前的一团柔软……白雪梅只觉得一个浪头窜到心头,忍不住哼咛了一声,身体当即软了下来。

  而呂小蒙见她并没有抗拒,更加有恃无恐的揉搓,竟然是把白雪梅揉搓的哼咛声不断,身体也软软的靠在呂小蒙身上,而且一把抓住他的手,塞进自己的裙下。

  呂小蒙只觉得自己脑子一蒙!

第三章 姐姐,你那里山洪暴发了

  就在这时候,车子钻出隧道了,呂小蒙急忙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而白雪梅也两颊绯红,使劲咬着嘴唇。

  呂小蒙心里骂一声:“妈蛋的赶紧再钻隧道呀!”

  但是这一段路没有隧道可钻,于是他只好和白雪梅说话打发无聊。

  呂小蒙说:“姐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白雪梅两眼竟然是不离开呂小蒙的那个地方,心不在焉的说:“讲啊!”

  “有一次我坐公交车回学校,车上的人很多,我前面站着一个妙龄大美女,正想怎么才能吃一会那女的豆腐呢,却被那女的反手一把抓住了我的下面。”

  白雪梅来兴趣了,问一声:“然后呢?”

  “然后,我就……兴奋起来了。”

  “下流,不要脸!”白雪梅翻了个大白眼。

  呂小蒙却嘿嘿一笑,“是那女的故意用屁股把我蹭硬的!而且她抓住我后,还悄然把我的裤门拉链拉开,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拿着我的下面东西就要对自己的身体下手。”

  “真的假的啊,这么不要脸?”

  “但正要塞进去的时候,车到站了。”

  “没了?”

  “没了。”

  白雪梅似乎替他挺惋惜的,而且呂小蒙偷眼看了一下她下面的那个地方,小声说:“姐姐,你那里……山洪暴发了!”

  这回白雪梅没有掐他的肉,只是恨恨的剜他一眼。

  正好这时候车子又要钻隧道了,而且猛的拐了一下,让白雪梅身子一摇,妥妥的跌进呂小蒙的怀里。

  这机会难得的很,呂小蒙赶紧一把抱住她,“姐姐小心,别摔了!”

  说着竟然把白雪梅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了下来,让她的那个地方,和自己的那东西隔着两层布对峙着。

  白雪梅只挣扎了一下,就趴在他肩头上不动了。

  但是她不动车在动,隧道里的路面很不平整,颠簸摇晃的厉害,两个人的那个地方就不停的碰撞摩擦。

  “姐姐,舒服吗?”吕小蒙用力捏了一下白雪梅的腰,轻声道。

  白雪梅嘤咛一声,骂了一句,“舒你个头!”

  不过她的身体却随着车子的摇晃颠簸,使劲的往呂小蒙那里蹭,蹭的吕小蒙真是忍无可忍了,对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

  “姐姐,咱们来一回吧?”

  白雪梅没有回应他,但却是一把抓起他的手,又塞进自己的裙下,低低的说:“摸我,快点!”

  呂小蒙也是强忍住心头的邪火,遏制住进一步动作的冲动,只是把手继续着动作。

  白雪梅却也是忍耐不住,一下子把嘴唇堵在他的嘴上,先是潦草的啜吸了一下,然后就舌尖一挑进到他的嘴里,肆无忌惮的横冲直闯起来。

  她的手也没闲着依然放在呂小蒙的那个地方,而且……好一会儿后,弄得呂小蒙有点挺不住了,猛的一个颤抖……与此同时,车子也钻出隧道,白雪梅赶紧甩开手,皱了皱眉。

  “脏死了!”

  虽然没有跻身她的身体里,但吕小蒙也算是爽过了,于是哈哈一笑。

  “姐姐,你真浪!”

  白雪梅脸蛋红的要滴血,艳美的很,把个呂小蒙看的更是气血上涌。

  他本想继续做点什么,但车已经到终点站,气的呂小蒙直骂司机:“草你姥姥的,你开那么快干什么!”

  不管他怎么骂也是无奈,只好和白雪梅一起下车。

  呂小蒙心想白雪梅也是欲罢不能的状态,于是就试探说一声:“姐姐,咱们找个旅店,歇一晚再走怎么样?”

  没想到白雪梅忽然变了嘴脸,冷冷的说道:“你走吧,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操蛋娘们!

  呂小蒙只得到乡政府倒换了文件证明,又在街上随便吃了口东西,怏怏的走出镇子。

  不痛快,不过瘾,大大的不好!

  但是一想当即又释然,他和白雪梅也就是萍水相逢,却因为帮她举了一下箱子,就吃了人家一路豆腐,也够爽的,总不能白雪梅脱了裙子,大大方方让他啪嚓一回吧?

  那样子,她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这样的女人,呂小蒙会看不起的。

  这样一想,呂小蒙心情又好起来,大踏步的往前走。

  镇子叫陶镇,他要去的小山村叫杏湾村,还有十来里的土路不通车,呂小蒙只得步行。

  好在他身强体健,这点路走起来不算啥。

  走出去大概三里地的样子,忽然他眼前一亮。

  居然是白雪梅,她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哭!

  好好的怎么坐在这里哭呢?

  是不是因为懊悔自己在车上和自己这样那样的,时过境迁后她觉得内心有愧,对不起自己的男人,才痛哭流涕呢?

  要是这样就不好劝说了。

  想了想,呂小蒙走到跟前,发现并不是这回事,而是她崴了脚,疼的鼻子一把泪一把呢!

  “姐姐,很疼吗?”

  走近后,吕小蒙蹲下身子,一脸关心。

  白雪梅看到是吕小蒙,有些惊讶,随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阴魂不散啊你?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

  呂小蒙苦笑一声说:“我没有跟你呀!这条路就是我要走的路,怎么是我跟着你了?”

  “你也走这条路?去哪里?”

  “杏儿湾。”

  “啊?”

  呂小蒙这才详细对她说,他是到杏儿湾支教的,就是当村子里的小学老师,然后问白雪梅,怎么坐在这里哭?

  白雪梅哼哼道:“我就是杏湾村的,也走这条路,崴脚了,怎么,不可以吗?”

  女人天生就是一种不太讲道理的动物,呂小蒙一笑置之,看着她握着脚脖子呲牙咧嘴的痛苦样,竟然是有点心疼。

  “姐姐,我给你揉揉吧,揉揉就不那么疼了。”

  吕小蒙说完也不管白雪梅愿意不愿意,把她的腿拖过来就放在自己大腿上揉搓起来。

  白雪梅的脚小巧玲珑,握着挺舒服,那五根脚趾就像五个调皮的小人儿,晶莹剔透,刚一揉,白雪梅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恩呢……”

第四章 泉水潺潺

  听到这声音,吕小蒙心头一跳,紧接着,白雪梅就问道:“你居然还会捏脚?”

  呂小蒙“嗯”了一声,然后就吹起牛逼来,说他的祖上曾经是宫廷御医,给慈禧太后捏过脚呢!

  这门手艺到他这里差点断了,因为他太不喜欢抱着别人一双臭脚玩,但是他老爸不依不饶,逼着他学,他也就学了个半桶水。

  这回白雪梅对他刮目相看了,问他一声:“你还会什么?”

  呂小蒙笑嘻嘻的说:“还会揉肚子,谁的肚子疼了,我一揉就好。”

  “真的假的?”白雪梅嗔他一眼,“我肚子又不疼!”

  “那等姐姐肚子疼的时候,我再效犬马之劳。”

  白雪梅确实有点后悔在车上和呂小蒙暧昧,自家男人一命呜呼后,她的那种饥渴越来越厉害,所以在车子上就让呂小蒙乱摸乱亲,反正谁也不认识谁,下车后各奔东西,一辈子再也不相见。

  谁知这冤家竟然和她同路,还要去她的村!

  这下子白雪梅心里有点慌乱了,而且想起来呂小蒙不但摸她上面,下面也被他摸够了,这就有点羞惭不已,脸呼的一下子就红了。

  而呂小蒙可不知道她这些心理活动,只管捧着她的一只脚喜滋滋的揉搓着。

  揉搓的同时又顺着她的一条亮白的小腿肚子往上看,并且顺着大腿一下子看到了她的大腿根,想到在车上白雪梅被他弄的浑身瘫软,心里就一阵荡漾,反应当即上来了。

  白雪梅的脚离呂小蒙的大腿上面很近,而她也是被他捧着脚拿捏的心神荡漾,竟然是神差鬼使的把脚再往前伸一点,感觉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他。

  呂小蒙的脑子轰的一响,而白雪梅却觉得身体里一阵骚动,心脏也狂跳了好几下,但却并不收回自己的脚,反而更加往前了一点。

  这下子呂小蒙更是热血沸腾了,身体某个地方的反应更加强烈,竟然是忘乎所以的丢开白雪梅的脚,把手突然伸了过去,摁在她的下面。

  白雪梅嘤咛一声,身子一歪就要倒。

  呂小蒙赶紧一把将她抱住,“姐姐,你怎么了?”

  “臭小子,你坏透了!”

  白雪梅的声音酥酥麻麻的,听得吕小蒙心里很痒。

  “弟弟不坏,姐姐不爱。”

  说着,他手上的动作也更加迅速。

  白雪梅呼吸急促,整个身体都软了,这让呂小蒙心里一片喜悦,把手果断的伸到她的衣服里,上下其手摸捏起来。

  白雪梅本来是要终止自己这种感情外泄的,但是现在脑子又昏了,想着反正在车上什么都让他看了摸了,那就随便他,只要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让他突破就行。

  寡妇门前是非多,到村后再也不和他来往,免得别人戳脊梁骨。

  而呂小蒙已经得寸进尺,把手……

  白雪梅胸脯大幅度起伏,两只雪白馒头一样的东西,也跟着高低起伏,而另外一个敏感的地方,却已经温度和湿度和温度剧增了。

  索性就再放浪形骸一回,以后收敛不就行了吗?

  周围没有一根人毛,所以白雪梅胆子壮了,竟然是哼咛声越来也高,到后来简直就是像唱歌一样的,抑扬顿挫的叫唤起来!

  等到她实在忍不住,一下子抓住呂小蒙的下面,就要……但随即豁然一惊猛的推开呂小蒙,喝一声:“够了!”

  呂小蒙正在兴头上,随嘴回应一声:“不够!”

  白雪梅抬手对着呂小蒙就是一巴掌。

  “啪!”

  呂小蒙愣住了,而白雪梅看着他被扇红的半边脸,也是愣住了。

  她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双方愣着看对方,好大一会儿后白雪梅轻柔的说:“疼吗?”

  呂小蒙一瞪眼:“猪才不疼!”

  白雪梅一把将呂小蒙拉在怀里说:“姐姐给你揉揉!”

  说着一只手已经放在他的脸上,轻轻舒缓的揉起来。

  呂小蒙一脸懵逼,这女人,真是弄不懂她了,翻脸比翻书快,有点招架不住她。

  不过享受她小手的揉摸,还是很酸爽的,挨一巴掌算什么?

  “姐姐再打一巴掌,还给我揉,好吗?”

  看到吕小蒙厚脸皮的样子,白雪梅瞪了他一眼,这让呂小蒙赶紧站起来,脸色一正。

  “姐姐,咱们走吧?”

  白雪梅随即也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差点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道:“我走不动。”

  呂小蒙一听,赶紧道:我背姐姐走,好不好?”

  他以为白雪梅会拒绝呢,谁知白雪梅一跃上到他脊梁上,喝一声:“走!”

  卧槽,还没讲好条件呢她就上来了,呂小蒙直后悔自己的失算。

  不过他很快又高兴起来。

  脊梁被白雪梅胸前的两个东西抵着也挺舒服的,而且他迈步的幅度很大,白雪梅那两个东西就也大幅度的磨蹭他的脊梁。

  托着白雪梅的屁股有点手滑,呂小蒙就回头对她说一声:“姐姐,又泉水潺潺了!”

第五章 你要什么福利

  “淹死你!”白雪梅掐了他一把,脱口而出,然后又是一句:“别想美事!”

  呂小蒙“啊”了一声。

  她这说话,是警告他还是提醒他?

  其实呂小蒙没那个意思,反正白雪梅是住在杏湾村的,他急来干什么?

  反正白雪梅是他嘴边的肉,那还不是什么时候想吃,就什么时候吃?

  而白雪梅却误会他又在试探她的底线,所以张嘴就来一句,以打消他的邪念。

  呂小蒙腿长胳膊长,很轻松的就双手反背抱住白雪梅的整个屁股,他的双手几乎是扣在白雪梅两瓣屁股的中间,所以白雪梅那里的情况,他当然立刻就感知到了。

  在车上,还有刚才,他都摸了她的那里,但并没有能够亲眼一睹她那里的风景,这让他心里有些痒痒,心想得创造个机会,能看一眼就好了。

  听话白雪梅呵斥他,呂小蒙一笑说:“姐姐,你误会我了。”

  白雪梅反唇相讥:“我误会你了?”

  呂小蒙也不吭声,把白雪梅使劲往上一耸,感觉她的两只东西,在自己背上又大力磨蹭,一下,而他的手却更接近她两瓣屁股的中间地带,不由自主就把手往她前面抠了一下,白雪梅“咝”的吸一口气,随即就在他身上掐一把。

  “哎哟!”

  疼的呂小蒙一声叫唤:“姐姐,你掐我干什么?”

  白雪梅恨恨的说:“你抠我干什么?”

  呂小蒙强词夺理:“我这样把住你让你趴的更牢靠一些,不然把你摔了怎么办?”

  白雪梅咬牙说:“你再使坏,我咬断你的脖子!”

  说着就把嘴贴在他的后勃颈上,真的就咬了一口,疼的呂小蒙又是一哆嗦。

  呂小蒙叫一声:“姐姐,你狗咬吕洞宾呀!”

  白雪梅气的又是一嘴,这回呂小蒙不干了,把白雪梅放下说:“你自己走吧,我不背你了!”

  “自己走就自己走,我没长腿吗?”

  白雪梅瞪呂小蒙一眼,一瘸一拐的就走,但没走几步就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呂小蒙只得赶紧又扶住她,说一声:“姐姐你说,还要不要我背?”

  白雪梅也不说话,双手一抱呂小蒙的脖子,就要重新趴上他的脊梁。

  但是这回呂小蒙学精了,身子一闪躲开她,说一声:“姐姐且慢!还要我继续背,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我就丢下你不管,等晚上让野狼出来吃了你!”

  白雪梅想赌气自己再走,无奈脚脖子不争气,虽然被呂小蒙捏弄了半天,但哪会马上就不疼?

  而这时候太阳已经往下坠,他真把自己丢下不管,那自己可就惨了!

  这山里头野东西多,这个她是知道的,一想到自己被野狼啃得白骨森森,白雪梅不由的一个哆嗦。

  白雪梅想了想,忍气吞声的问他:“你有什么条件?”

  呂小蒙心里偷笑一声,却是苦着脸说:“姐姐,背着你一个大活人走长路,很累的,你能不能给发点福利,鼓励我一下?”

  “你要什么福利?”

  白雪梅警惕了,瞪着他。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知道这小子会流什么坏水?

  呂小蒙却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说:“我想看姐姐一眼,就一眼。”

  白雪梅松一口气:“谁不让你看了?都看了一路了,还没看够呀?”

  呂小蒙摇头晃脑说:“不是看脸,是看你的这儿和这儿。”

  说着用指头点了一下白雪梅的上面和下面,羞的白雪梅脸当即艳红,一把就抓住呂小蒙的一只耳朵,叫唤一声:“我叫你看,你看啊!”

  呂小蒙忍疼说:“不让看就丢下你不管,真话!”

  白雪梅气的又要抓挠呂小蒙,却被他一跳躲开,白雪梅又追不上他,只得连声骂:“臭小子,你要死呀!”

  但又一想,自己的身体都已经被他摸完了,看一眼又能怎么样?

  而且这荒山野路的,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何况她这时候,被呂小蒙一颠一颠的背着走,尿意早就大盛,于是对他说:“扶我去撒尿,叫你看个够!”

  呂小蒙一听当即大喜过望,这福利也太大了一点吧?

  于是赶紧扶白雪梅到路边,对她说:“就在这里尿吧,反正这里也没人,只有我能看到。”

  白雪梅也是内急的很了,往下一拽裙子,就飒飒的尿起来。

  这可让呂小蒙看了个过瘾,看了前面看后面,忙的不亦乐乎。

  主要风景在前面,但是后面的风景也不错啊!

  雪白一个大屁股,又圆又挺翘肥美的很,他忍不住就伸手摸了一把,柔柔滑滑的感觉好极了!

  白雪梅还没骂他,他自己已经夹不住了,赶紧蹲下,不然他怕自己的东西从裤裆戳出来。

  等白雪梅提上裙子起来,呂小蒙死皮赖脸的说:“还有上面,也要看一眼的!”

  白雪梅赌气把T恤往上一搂,骂一声:“看吧,看死你!”

  呂小蒙猛吸一口气!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