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光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李小三和顾娟,是由作者欲望天堂所著的一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山村风光小说全集

山村风光全文阅读

山村风光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李小三和顾娟,是由作者欲望天堂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山村小男丁》,小说山村风光全文讲述了主角李小三是一个偏僻山村中的唯一健壮留守劳力,他在这里与一堆留守少妇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001章 屋里的风光

  昏暗的灯光从窗户的缝隙里透了出来,一双贪婪的双眼正透过这些缝隙朝着窗户里看去。

  隐约之间,能够听到阵阵的喘息之声,屋里,一具略显黝黑的身躯正躺在床上,浑身上下赤果果的,只在小腹之间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丰满的胸脯在女子的手掌里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小腹的毛巾里,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这娘们,几乎天天晚上都要这样弄上一弄,到底是在做啥?”窗外,这双眼睛的主人搞不清楚屋里的这个女人每天晚上这样弄到底是为什么,只不过,每次能够见到这女人挺翘的胸脯,他就感到了莫大的满足。

  眼见得屋里的女人喘息之声一阵紧过一阵,他知道,这个女子就快要完事了。

  “二嫂子,二嫂子!”正当屋里的女人快要完事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窗户外那偷窥之人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蹲下身子,四下张望着:“这谁啊?迟不来早不来的,偏偏这个时候跑过来,这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么?”

  屋里的女子没有答应,只是手里的动作加快了许多,很快,在女子一声长长的又带着压抑的呻吟声中,女子飞快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开口答应着:“哎,在家呢。谁啊?”

  蹲在窗户下的那个人知道今天是看不到这女子的大屁股了,无奈之下,只能是猫着身子,顺着墙根走了。

  村子边上,一处破落的茅草屋外,一个身影急冲冲的走来。

  “三呀,这黑灯瞎火的,你又跑哪去了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这破落的茅屋里传来。

  “没事,没事,我刚刚去地里看了看!”黑影答应着。

  “你这孩子,连着几天都在这个时候跑地里去看什么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白天怎么不好好的弄弄?非得等到天黑了才去啊?”

  “嘿嘿,反正这晚饭吃了也没事做,到处转转呗。”说着,飞快的溜进了西边的破屋里去了。

  李小三飞快的将房门给掩上了,听着屋外老娘并没有过来,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自己心中的这个模样,要是被老娘瞧见了,保准就是一顿臭骂。

  李小三感觉到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二嫂那颤颤巍巍抖动的大胸脯以及那白花花的臀部,自己的裤裆总是会高高的翘起,压都压不下去,每次等到二嫂完事之后要过半个多小时,这难受的感觉才会消失,但是每次总是会从自己的那话儿里流出点东西来,滑滑的,甚是奇怪。

  李小三,今年刚刚二十,是这个小村里唯一的一个精壮劳力了。原因很简单,村子里的男人,全都跑到城里去打工了。

  每每听到那些从城里赶回来过年的那些汉子们说起城里的花花世界,李小三的心里也是痒痒的,想跟着他们一起去见识见识,无奈的是,李小三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李小三幼年丧父,是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给拉扯大的,既无兄弟,又无姐妹。自从父亲突然离世,母亲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大病一场差点就跟着父亲一起去了。从此之后,目前的身子就时常都是病怏怏的。

  李小三在村子里的人的接济之下,勉强的读了几年小学之后,就不得不辍学了,小小年纪,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吃了不少的苦。

  等到李小三十二三岁的时候,这身材就壮实的好像人家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还有一身的好力气,寻常二十来岁的后生都不是他的对手。

  别看李小三书没读过几天,这地里的活却是一把好手,所以,这几年下来,家里的日子虽然还是比较的清苦,却是比之当年父亲刚刚去世那段时间好了很多倍了。

  随着年纪渐渐的长大,青春的躁动让小三感到莫名的烦躁,眼睛也开始往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身上乱瞄起来。

  眼下,正是农忙时节,村子里的男人们又都去了城里打工,家里的田地就全都由女人们来操持了。因此,在村子里走上一圈,精壮的男子根本就看不到,留在村子里不出去打工的,要么就是年纪大的,要么就是身子有病的。

  李小三是个例外。

  此刻,李小三的裤裆依旧是高高挺立着,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将这玩意给消下去,二嫂的那白花花的臀部和翘挺挺的胸脯总是在他的眼前晃动着。

  二嫂名叫顾娟,虽然是称呼为二嫂,其实和李小三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只不过是村子里的人们互相的称呼而已。顾娟的男人过了年之后也跟着打工的大军一起去城里打工了。

  外面的花花世界,李小三也很向往,从出生到现在,李小三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仅仅只是乡里。以前去乡里的时候,在来回的路上是非常的热闹的,村子里家家户户的人一起赶着牛车,装着粮食等物去乡里,现在这几年,一起去的男子就越来越少了。照今年的情形来看,今年去乡里,估计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男人了。

  村子相当的偏僻,进出只有一条小道,两辆牛车都不能够并排走过的小道,弯弯曲曲的在山间里蔓延着。

  “二嫂她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听她的声音,好像很难受,可是为什么这么难受,她还每天都要弄呢?女人还真是奇怪啊!”眼前再一次的响起了顾娟那压抑而又充满了魅惑的声音,占据了李小三的整个脑海:“不过,二嫂的奶子可真好看,这么大,又这么圆,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

  胡思乱想之中,李小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三,你这坏小子,一天到晚的在我家窗户底下偷看二嫂,是不是觉得二嫂很好看啊?”迷迷糊糊之中,李小三见到顾娟突然出现在了面前,穿着一件粗布背心,下身穿着一条大大的裤衩,胸前那两个翘挺挺的大白兔颤颤巍巍的晃动着,让李小三一阵阵的眼花。

  “好看,好看,二嫂真好看……”李小三在顾娟的问话之下,显得有些心慌意乱,本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了,没想到还是被顾娟给发现了,这可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骗嫂子么?嫂子真的好看?”顾娟轻轻的一笑,那眼神直勾勾的就想是要把人的魂都给勾了去。

  “不骗,不骗!”

  “那,你想不想好好的看看嫂子呢?”

  “想……想……”李小三咕嘟咕嘟的咽着口水,连思考的能力都消失了。

  很快,顾娟的那件粗布背心就离开了身子,两个翘挺挺的大白兔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李小三的面前。

  “咯咯……咯咯,嫂子美么?”顾娟挺着两个胸脯,在李小三的面前转动着身子,媚眼如丝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李小三,继续问道:“想不想和嫂子抱抱呢……”

  “想……想……”李小三说着,伸出手就朝着顾娟的胸脯抓去。

  “别急啊……”顾娟微微一侧身,李小三的手就落了空,这让李小三感到很焦急,挥舞着手不停的朝着顾娟的胸前抓去。

  只听顾娟又说道:“你要摸嫂子的,嫂子也要摸你的。”然后,就看到顾娟慢慢的弯下身子,伸出手朝着李小三的裤裆摸去。李小三飞快的将手朝着顾娟的胸前抓去,顿时,一股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充实感从手掌传来。

  紧接着,李小三就感到裤裆一紧,已经被顾娟的手给握住了。

  刹那间,李小三就感觉到小腹之间一阵酥麻,好像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的命根子处涌去,然后就突然感觉到一阵非常舒爽的感觉传来。

  “啊!”一声大叫之后,李小三猛地睁开了双眼。

  哪里有什么顾娟?屋子里一片漆黑,裤裆里却是……


第002章 田间闲话

  第二天,李小三起的有些晚了。一整晚,都沉浸在那个香艳的梦境里面,让李小三有些不能自拔。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刹那,带给他更是无尽的刺激。

  这种舒爽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母亲看到了小三换下来的那条裤头,叹息着:“哎,儿子长大了啊,该给他找媳妇了,可是……哎!”母亲的叹息声里,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无奈。

  村子里,与小三一般大小的孩子,要么是还在读书,要么就是在家里的操办下,早早的结婚了。可怜小三,想读书,读不起,想娶媳妇?更是想都不敢去想了。

  李小三今天干活的地,就和顾娟家的地是紧挨着的。

  “三,今天又是这么早啊!”顾娟出现在地头的时候,李小三都已经是干了一个多小时的活了。

  “二嫂!”抬头看了一眼顾娟,李小三的脸刷的一下就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连忙低下头,不敢去看顾娟。

  “三,今天是怎么了?二嫂和你说话呢,怎么看都不看二嫂一眼啊?”顾娟看着李小三的表情,有些奇怪。

  “没……没事,这不是在干活吗?今天我得把这块地里的活都给做好才行,明天西山那里还得去弄弄!”

  日头开始爬起,这刚出来的日头就显得有些毒辣,没过一会,就听到顾娟在那抱怨着:“这该死的日头,刚上来就这么毒。”

  “二嫂,赶紧做吧,现在这日头才刚上来啊,等会还要厉害。”李小三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顾娟,这一眼,顿时就让小三愣住了:“为什么以前我一直都没有感觉到二嫂的身段是这么好看呢?”

  李小三感觉到自己有变化了,而这变化,来自于十天前的那场大雨。

  那天,李小三和顾娟两个人也是这般在干活,那雨是说来就来,毫无半点征兆,机关小三和顾娟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田边不远处的破旧茅棚里去避雨,身上还是被那场雨给淋得浑身湿透。

  小三躲进了茅棚之后是毫不在乎的将身上的长衣长裤给脱了下来,拧干了衣裤中的水分,坐在地上就开始休息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边上还有一个女人的存在。

  顾娟也未在意这些,在她的印象里,小三一直都是个小孩子,可以说,小三是顾娟看着长大的。顾娟比小三大了七岁,嫁进这个村子里的时候才二十岁,小三才十三岁而已。

  农村里的女人,尤其是结婚过的女人,作风一向是比较胆大泼辣的,所以,顾娟此刻也仅仅只是将身子背对着李小三,将长裤长衣脱下了。

  小三的双眼顿时就直了。顾娟光滑的脊背,修长的身材,健康的肤色,以及在顾娟不经意之下转动身体时所泄露出来的胸脯,深深的刺激了小三。

  小三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裤裆里的变化。

  “二嫂!”小三轻轻的叫了一声。

  顾娟微微的扭转了身子,问道:“三,怎么了?”只见李小三脸色通红的蜷缩在茅棚的一角,呼吸有些急促:“身子不舒服吗?”顾娟关切的问道。

  “没有,没有!”李小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双眼中,明光闪烁,根本不敢再往顾娟的身上再看一眼。他怕被顾娟发现他裤裆里的变化。

  拧干了衣服里的雨水,顾娟抬头看了看天,说道:“没事,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过不了几分钟就会停的。等雨停了,回家去换件衣裳吧!”说着,顾娟又将这湿衣服给穿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李小三起了偷窥顾娟的念头。别说,这一看,还真是被她发现了不少的东西。

  此时此刻,再一次的和顾娟如此近距离的一起做活,李小三的眼睛落在了顾娟的背影上,就再也挪不开了。

  顾娟留着短发,脖子里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看到这条毛巾,李小三不由得又想起了那被毛巾掩盖住的手,这只被毛巾盖住的手,到底是在干什么呢?这让小三非常的好奇。

  身后没有了动静,顾娟停止了动作,回头一看,就看到李小三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不由得笑骂道:“三,发什么愣啊?感情你说我说的那么利索,自己就不做活了?”

  “啊……我口渴了,想去喝点水……”说到这里,李小三这才想起,早上走的匆忙,根本就没带水出来。

  “二嫂,我早上忘记带水了!”李小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带了水来的,在田边上,自己去喝吧!”顾娟指了指不远处的地头,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又说道:“我说三啊,最近怎么总觉得你有些怪怪的呢?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啊?说出来给嫂子听听,嫂子我也好帮你出出主意!”

  “家里挺好的,没事!”李小三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顾娟,心说我这几天怪怪的,还不都是被你害的吗?你还来问我。

  喝了点水之后,李小三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顾娟的动作。

  顾娟人长的很壮实,看她的个头,至少得在一米六五左右,常年在地里劳作,使得顾娟的身材相当的完美,一头齐耳的短发让顾娟看上去非常的干练,此刻看着顾娟麻利的动作,竟然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过了一会,顾娟见到李小三坐在阴凉处休息,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问道:“三,来,给嫂子说说,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看你做活都神不守舍的。以前你干活,什么时候做了这么一会就休息的?”

  “这……”面对顾娟的问题,李小三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什么这那的,你还信不过二嫂吗?”看到李小三支支吾吾的样子,顾娟顿时就觉得有些不爽了。

  “我不是不相信二嫂你,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告诉你我天天都偷看你在家里做什么事情吗?那你还不得把我给生吞了啊。李小三有些为难的挠挠头,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说辞了。

  “二嫂,你看,现在村子里的人大部分都跑出去打工去了,只有我……哎!”

  “三啊,别叹气了。你和他们不好比的。你想想你娘,辛辛苦苦的把你拉扯大,你难道忍心把你娘一个人扔在这里吗?你把地种好,把你娘照顾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就是因为我娘才没有和他们一起出去的。可是,我在这里,一年到头的在地里干活,辛辛苦苦的也攒不下几个钱。你看看村子里的那些人,出去才打了一年两年的工,家里的就起了大变化了。”

  “哎,三啊,你别眼红这些的。实话和你说吧,你二哥前几天来信了,出去打工其实不像他们嘴里说的那么的好的。我们农村里的人出去打工,做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赚的都的力气钱,辛苦钱。你在家里种地,只要你肯吃苦,还怕没钱吗?他们出去打工的就不一样了,听你二哥说,现在很多人出去打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呢!”


第003章 脸都被你丢尽了

  “还有这事?二嫂,你就别尽说这些话来宽我的心了。我没事的。我家里的情况我自己是清楚的,我也只是随便想想。我要真的走了,我妈可就没人照顾了。”

  “你能这么想就是最好了。行了,也别发呆了,趁着现在还不算太热,赶紧干活吧!”说着,顾娟就利索的站了起来。

  看着顾娟动人的身影,李小三无奈的摇摇头,努力的将那些不良的信息从自己的脑海里摒弃出去,顾娟对自己是一片真诚,自己却是有着如此肮脏的思想,实在是有些不该。

  当然,尽管李小三在顾娟家的窗户外面偷窥到了顾娟所做的那些事情,但是在李小三的心里依旧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就算是到了现在,李小三对于顾娟的好奇,也仅仅只是局限于想要多看几眼她的身子而已。

  不过,这对小三来说,确实是一个煎熬。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就到了晌午,顾娟看了看时间,说道:“哎哟,这时间过的可真快,这就到了饭点了。我得赶紧回去做饭去。三,回去不?”

  这一上午的时间,李小三还真是没做出什么活来了,他的心思全都用在了顾娟的身上,听到顾娟如此说话,这才算是反应了过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的被自己给浪费掉了。

  “这么快啊?回去吧,吃完午饭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今天准备把这块地给弄好了。明天就去西山那里去了。二嫂,你明天准备去哪里啊?”

  “我可没你这么快的动作,明天我还得在这里弄一天才行。好了,赶紧回去吧。”顾娟说着,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了。

  回到家,小三的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

  吃完午饭,小三跑到村子里溜达着,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小三不由得奇怪起来,这个时候不在家里做饭吃饭,怎么吵起来了?

  带着好奇,小三循着声音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原来是村长的老婆安如和村子里的寡妇王燕在争吵着,边上站着不少看热闹的妇女,不过,照情形来看,寡妇王燕明显的就是处于劣势。

  安如仗着自己的老公是村长,平日里在村子里就是嚣张跋扈的要死,此刻面对着寡妇王燕,更是不肯弱了气势,此刻正是两手叉腰,趾高气扬的对着王燕破口大骂着。

  可惜的是,她今天面对的是寡妇王燕。

  王燕的丈夫两年前病死,也没孩子,在村子里也有出了名的泼辣人物。今天,安如对着王燕,真可谓是一场棋逢对手的好戏,所以,周围看热闹的人当真是不少。

  “你这臭不要脸的女人,死了男人就觉得自己委屈了?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别人就该让着你了?我呸,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我告诉你王燕,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娘我一个说法,老娘我和你没完!”安如气势如虹,见到看热闹的人越多,她的气焰就越是张狂。对于她来说,今天,可是她在村子里再次展现她威风的大好机会。

  只是,安如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就让小三眉头紧皱。吵架归吵架,你安如作为村长的老婆,何必要去揭人家的伤疤呢?人家的老公是死了,这对于王燕来说,本来就是一个埋藏在心底深处的伤痛,你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如此不近人情的话来,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很多,只不过,大家都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并没有人站出来为王燕说句公道话。平日里,王燕也是村子里的厉害人物,哪里会在乎安如的这几句言语?此刻,更是抓住了安如言语里的把柄,展开攻击:“安如,别以为你男人是村长,老娘我就怕你。我告诉你,就算你男人是乡长,在老娘眼里也就是狗屁一个。我男人是死了,那又怎么样?我一不偷二不抢,凭自己的双手吃饭,轮的到你来说三道四吗?你还让我给你个说法?怎么,村长的老婆就可以不讲道理了?”王燕柳眉倒竖,也是双手叉腰的与安如对着。

  看着周围的人,李小三的眉头紧皱着,心说你们这些人也太势利眼了吧,明知道安如和王燕两个人都是泼辣的家伙,这两个人争吵起来还有好?你们倒好,一个个的就知道在边上看热闹,也不知道出来劝劝。小三的心里也明白,周围看热闹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站在安如这一边的,毕竟人家是村长的老婆,在村子里还是有些势力的。

  而王燕,在村子里的人缘却是不怎么好,说的直白一点,王燕这个人就好像是一只刺猬一般,浑身上下都是刺,不管你是好心还是无意,都会被王燕给扎伤。久而久之,王燕就被大家给孤立起来了。或者说,是王燕自己脱离了这个群体。

  此刻,虽然不明白这两个女人为什么会吵架,但是安如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这让小三感觉到非常的不爽。吵架就吵架,你扯到人家死去的老公那就不对了。

  “我说安大婶,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们两个吵架就吵架好了,我们这些人也就当着热闹看看就算了,你干嘛非要把他死去的老公给扯上?今天你们两个吵架的事情,和他老公有什么关系吗?”小三终于是忍不住站出来说话了。

  “李小三?”忽然有人站出来说话,而且还是指名道姓的指责自己,这让安如感到非常的不爽。待到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李小三,安如这个女人顿时就发飙了,伸手指着李小三的鼻子就开口大骂起来:“你算老几?老娘爱说什么就说什么,轮得到你来管吗?怎么,老娘今天和这骚寡妇吵架,你心疼了还是怎么了?”

  说道这里,安如不由得又是“啧啧啧”的几声,脑袋不由自主的晃了几晃,阴阳怪气的说道:“王燕,我说你死了老公之后怎么一直不嫁,弄了半天,是……”

  “放你娘的狗臭屁。”王燕如何不知道安如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摆明了就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嘛,心头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窜了起来,大声说道:“安如,我就知道你这狗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老娘我嫁不嫁人关你屁事?你要是敢再乱放狗屁,信不信老娘我撕烂你的臭嘴?”说着,双手掳着袖子,作势就要动手。

  论起打架,安如自问不是王燕的对手,毕竟王燕正当壮年,三十岁还不到,而她却是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尤其是这几年,老公当上村长之后,虽说不算是过的养尊处优,地里的农活毕竟是做的少了,哪里能象事事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的王燕这般强壮?

  所以,一见到王燕想要动手,心里就有些害怕起来。安如一向都是靠着耍嘴皮子的本事,再加上村子里的人一般都对她忍让,无奈的是,今天遇到的却是寡妇王燕,村子里有名的刺头。

  李小三虽然不太明白安如说了一半的话是指什么,但是看到王燕发了那么大的火,想来安如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心里大大不爽,忍不住说道:“亏你还是村长的老婆。我看,村长有你这样的老婆,脸都被你丢尽了!”


第004章 怒打村长妻

  李小三的这句话一说,安如顿时就将矛头指向了他。

  “臭小子,我和这个女人吵架,关着你什么事?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你知道我和她在吵什么吗?你知道我和她是因为什么事情在吵吗?”

  “这个……”听了安如这么一问,李小三挠挠头,还真是不知道她们两个是因为什么原因吵得架:“你们两个为什么吵架啊?”

  小三的这句话一问,周围的人顿时就笑了起来。这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来插嘴,还真是有些搞笑。

  正当小三感到面红耳赤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抬眼望去,是三嫂粱珍。

  “三,你别说话了,让她们两个人狗咬狗去,咱们看看热闹就好了。”粱珍在小三的耳边低声的说着。

  “哦!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安如这女人说话太不留口德了,王燕老公都死了好几年了,她还拿出这事情来说人家,这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我记得当年,她也用这样的话来说过我妈妈!”看着安如的身影,小三是说不出的厌恶。

  记得几年前,安如也曾经和自己的母亲吵过架,说出来的那话,那个难听就不说了,小三只记得母亲为此还在家里偷偷的掉了几天的眼泪。那时候,小三还小,母亲只能独自落泪。

  从那之后,小三对于安如这个女人可谓是恨之入骨,尤其是见不得安如这个女人拿着别人的痛楚来攻击他人。

  “三,别难过。你现在长大了,你可以保护你妈妈不受人欺负了。只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太计较了。和安如这样的女人去计较,没的叫人去笑话。她不要脸,难道你也跟着不要脸吗?”粱珍劝说着。

  “对了,三嫂,这两个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在这吵啊?大晌午的,不回家吃饭,跑这吵吵!”

  “还能有什么事?这两个女人都是咱们村子里出了名的泼辣角色,谁也不服谁的。今天这事情,好像是王燕家的牲口把安如家的庄稼给踩坏了,所以安如这女人就跑过来骂了!”

  “安如这女人,仗着自己的老公是村长,在村子里是作威作福。她家的牲口踩坏别人家的庄稼还少吗?怎么不见她嚷嚷?什么人嘛。不过这王燕也是,明知道安如是什么样的人,还不把自己家里的牲口给看好!”

  “你这话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燕的情况,她一个人又要做这个,又要做那个,怎么忙的过来?以前我家里的庄稼也被王燕家里的牲口踩坏过,这又算的了什么?我们从来不计较罢了。没想到,今天把安如家里的地给踩坏了。以安如的为人,她怎么肯吃这个亏?”粱珍只能是无奈的叹着气。面对着两个泼辣的女人,大家都不愿意搀和进去,只有小三这家伙,傻乎乎的往里面挤。

  正被粱珍劝着心里稍微的舒坦了一点的李小三,听到安如再次说的几句话之后,心里的火终于是滕的一下,不可遏止的窜了上来。

  原来,安如见到李小三被粱珍拉着走到一边去之后,得意洋洋的再次将目标对准了王燕,嘴里说的话就更加的难听了。王燕几次忍不住要动手,都被边上的人给拉住了,这让安如的气焰更加的嚣张。她知道,只要边上有人站着,她今天就肯定不会挨王燕的打。

  而且,她的心里认为,自己的老公是村长,就算是王燕今天敢动手打自己,那么,到时候吃亏的还是王燕,这也正是安如嚣张的资本。

  “怎么,说不过我就准备动手打人吗?嘿嘿,你们这些死了男人的婆娘,是不是都是一个德性?当年李光海的媳妇也是说不过我,要来动手打我,今天你也要这样吗?”李光海是正是小三死去的爹。

  此刻,听到安如再次的提起这件让目前伤心落泪的往事,小三如何还忍得住?

  小三一把挣脱了粱珍拽着自己袖子的手,二话不说,脸色阴沉的大步来到安如的身后,一伸手就拽住了她的头发,使劲的往后一拽,安如顿时就“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村长的老婆就了不起是吧?村长的老婆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是吧?当年你和我妈妈吵架,我还小,那我就忍了。怎么,到了今天,你还敢当着我的面说起这个事情来?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小三一边说,一边在安如的脸上狠狠的扇了几个巴掌。

  这几巴掌,小三含怒出手,力道大的出奇,安如的脸顿时就肿的象个猪头一般。她没想到,王燕没有动手打自己,小三却是突然从背后窜了出来对自己出手了。这时候她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刚才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话。心里的后悔就别提了。

  小三的这一下出手,人群顿时就好像是炸了锅一般,村长夫人被打,这还了得?立即就有马屁精之流的人屁颠屁颠的跑去报告村长去了。还有一些人则是动作飞快的跑了过来,将小三和安如给拉开了。

  “安如,我告诉你,我以后要是再听到你说出象今天这样的话来,我李小三拼着性命不要了,我也要把你的嘴给撕烂了。寡妇怎么了?寡妇就不是人了?寡妇就该被你们这些人给欺负的是吧?我告诉你,以前我还小,我妈妈任由你们欺负,现在我李小三长大成人了,我看谁还敢去欺负我妈!”

  “哎哟,李小三打人了,李小三杀人了……”安如坐在地上使劲的撒泼,被小三的几个巴掌打了之后,说话都说的不清楚了。

  看着安如顶这个猪脑袋在地上哭天抢地的模样,王燕是说不出的高兴:“该,让你这张臭嘴一天到晚的喷粪,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王燕冷笑着看着安如,神情不屑之极。

  时间不大,村长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看着正在哭天抢地的安如,村长李光宗眉头紧皱着,脸色难看之极:“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连我老婆都敢打?”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充满了威严。

  做了将近二十年的村长,虽说村长这官不大,但是好歹还是管理着几百口人,常年累月下来,久而久之的就形成了一种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的特殊气质来。

  村长的这句话一说,李小三又开始觉得心里不爽了:“我说村长,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连你的老婆都敢打?今天我还真就是打了她了,你说怎么样吧?你老婆在村子里作威作福惯了,我看是该好好的给她一个教训,让你们这些只知道一天到晚摆一些臭架子的家伙们知道……”

  小三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竟然是指着村长的鼻子在那里好好一顿臭骂。


第005章 不信来试试

  村长的脸色铁青,气呼呼的看着李小三,又看看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老婆,心里的怒火那是可想而知。可惜的是,边上还有更多的人站在这里看热闹,村长大人深知自己刚才的那一句话说的有语病,一下就被李小三这个臭小子给抓住了,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他的问话。

  而且,李小三这家伙说的话,句句都是有所指,一个应付不好,说不定就会让这些站着看热闹的人心里也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念头来。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毕竟是做了多年村长的人,村长大人的脑子里迅速的思量了一下,将轻重缓急在心里细细的梳理了一遍,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转头对着自己的婆娘说道:“别嚎了,老子还活的好好的,你哭个屁?这么多人在这看着,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丢人吗?你好歹也是我李光宗的老婆,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村长说的这些话,若是不知道他的为人的,乍一听之下,肯定会以为这个村长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村长,对自己的老婆还有这么高的要求,可惜啊,大家都是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的人,对谁都是知根知底的。李光宗要是不这么说那倒也就算了,可惜他偏偏就非得说出这“觉悟”二字来,顿时,边上那些站着看热闹的人里面,脑子转的快的人不由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说道:“难得啊,村长大人今天竟然说起觉悟来了!难得,难得啊!”

  人群里哄然大笑了起来。

  李光宗的脸上是一阵阵的发烫,虽然心里恼怒,可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出去了,怎么也得稍微的表现一下吧?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吧?当下只能是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来,说道:“觉悟嘛,我好歹也是个党员,多多少少的总还是有点的。今天,我婆娘和王燕吵架,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我先替我婆娘给王燕道个歉!”说着,李光宗还真的是走到了王燕的身边,说道:“大妹子,对不住了,我替我家婆娘向你道歉。”

  王燕料不到李光宗真的会向自己道歉,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李光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道完歉,李光宗也不等王燕说话,又转过身来看着李小三,脸色一变,冰冷的说道:“李小三,她们两个婆娘之间吵架,又碍到你什么事了?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要劝架,说几句话不就行了?你干嘛把我婆娘给答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个道理来,我和你没完!”

  变脸变的可真快,真是令人佩服啊。这家伙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李小三心里想着,可是村长的话却是不能不去应对。李光宗这家伙,确实是厉害,不愧是做了近二十年村长的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矛盾和枪口全都对准了李小三,而且句句都占理,着实是让人不好应对。

  不过,李小三也并不惧怕他。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

  “女人吵架,在我们村子里发生的次数也不算少,本来我也没准备强出头的。今天我是把你老婆给打了,那是她自找的。谁让她的嘴巴那么臭。”

  李光宗说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吵架还有好话听?”

  “吵架的时候骂点难听的话,也正常。可是你老婆说的那是人话吗?王燕嫂子的男人死了,你老婆干嘛还要把她男人给捎带上?干嘛又要扯出我死去多年的老爹来?要不是你老婆扯到我死去的老爹,我会动手打她吗?所以我说,你老婆就的嘴巴臭,该打。你信不信,她现在要是还敢说出对我老爹不敬的话,我当着你的面都敢打!”李小三看着李光宗,毫不示弱。

  “哟,胆子不小,当我的面都敢说出这样的话!”李光宗有些吃惊,又有些不信。在他的印象里,李小三只不过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而已。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错了。李小三,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了。

  只不过,面对李小三挑衅的言语,李光宗还是下意识想着威胁一下试试,村长的权威,那是不能被挑战的。

  这下可好,原本是来看安如和王燕吵架的,现在变成了村长和李小三之间的冲突了,大家在担心的同时,心里的兴奋就别提了。只不过,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李小三竟然敢对村长这样说话,实在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

  面对着村长的强势,李小三又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所有看热闹的人心里都充满了期待。

  当然了,紧张的人也有,比如顾娟梁珍以及陈秀等人。

  梁珍轻轻的拽了拽李小三的衣服,将他往后拉,同时对着村长说道:“村长,你别和小三一般见识,他还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你别往心里去!”

  见到有人对着自己说软话,而且李小三又被梁珍给拽了回去,李光宗顿时就来劲了,好像这几句话就是李小三对着自己说的一般,脸上的神色顿时就变得傲慢起来:“哼,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玩意,敢和我这样说话?要不是我现在年纪大了,脾气变的好了,我早就把你小子给狠狠的收拾了!”

  “哟,你来试试?”李小三一听就火大了,心说老子要不是给三嫂面子,早收拾你了,你不知道见好就收,还敢说这么多废话:“李光宗,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来,你来收拾一下试试。”

  “三,别冲动,别冲动。赶紧回家去吧。人家老娘们吵架,你瞎掺和什么?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不自在吗?听嫂子的话,赶紧回去,别让你娘担心。”不说老娘还好,一听梁珍提起自己的老娘,李小三就又想了刚才安如那骂人的话来了。

  当年的往事,再一次的涌上了心头,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安如丑陋的嘴脸,让李小三内心的怒火再一次的高涨起来。

  “李光宗,我还告诉你了,你少特么的吓唬我。以前我年纪小,所以我和我娘总是被你们欺负,今天我把话给撂在这里,以后谁要是敢再说我娘一句,再敢对我死去的老爹不敬,不管是谁,老子我照打不误。谁要是不信,尽管来试试!”李小三这几句话一说出来,顿时就将全场的人给震住了。

  “安如,我再提醒你一句,嘴巴擦擦干净,不要一天到晚的乱喷粪。我忍的住一天,我可忍不住一辈子。李光宗,我等着你来收拾我。”说完,李小三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了李光宗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神色尴尬之极。

  今天的事情被李小三这样一闹,很显然,现在再要去找王燕的麻烦那已经是不可能了。好歹是一村之长,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向王燕道歉了,怎么样也不能出尔反尔吧?无奈之下,只能是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了自己的老婆身上。

  “别嚎了,还闲不够丢人的吗?赶紧给老子起来回家去,你个败家娘们,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李光宗狠狠的一跺脚,也不去拉安如一把,自顾自的走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