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透视眼三清道人全集已经出来了,无敌透视眼小说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三清道人所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无敌透视眼刘大胆

无敌透视眼全文阅读

无敌透视眼三清道人全集已经出来了,无敌透视眼小说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三清道人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无敌透视眼全文讲述了主角刘大胆是一个家境贫穷落魄的少年,他在兼职古董店时不小心摔坏价值数百万的镇店之宝,幸运获得了神秘透视之力,看他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一章 透视眼

  “他多久才会醒?”

  “这个你要问医生,我怎么会知道?”

  刘大胆迷迷糊糊间听到了身旁似乎有人在说话,脑袋虽然有些昏昏沉沉,但是还是勉力睁开了眼睛。

  “刘先生,你感觉怎么样?”左边传来了甜甜的声音,让刘大胆不禁看了过去,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有流鼻血的冲动。

  眼前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挺翘的如同木瓜一般的双峰被一件粉色的蕾丝花边的胸罩所包裹,再往下看便是雪白如玉的肌肤,下身也是只是穿着一条细细窄窄的带着蕾丝边的内裤……

  侥是刘大胆平时胆子大得出奇,此时也不禁面色一红,鼻头一热,一股热流不由自主的从鼻子里面涌了出来。

  “呀,刘先生你怎么流鼻血了。”护士妹妹急忙拿着纸巾给刘大胆堵住了鼻孔,胸前的凶器却是在刘大胆面前晃啊晃啊,这怎么受得了?

  “冒昧问一下,你们平时工作就穿这种衣服的吗?”刘大胆捂着鼻子说道,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到了护士的身上。

  护士见刘大胆眼神有些奇怪,“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大胆有些难为情地说:“我是说,你们都不穿衣服上班的吗?”

  美女护士闻言,神情登时就变得冷淡了,“我去找医生来看你吧。”

  护士妹妹绷着俏脸头也不回地走了,但在刘大胆眼里,却是露着优美的后背和浑圆的翘臀走的。

  他吞了吞口水,转向另一边,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有些想吐:臃肿的身材,肥硕的肚子,简直如同肥猪一般,最让刘大胆恶心的竟是看到了这人身下细如蚯蚓的话儿。强忍着恶心朝他脸上看去,便看到了掌柜朱扒皮怒气冲冲的大脸。

  “朱扒皮你怎么不穿衣服。”刘大胆失声说道。

  掌柜朱扒皮眉头一皱,说道:“胡言乱语些什么?”声音似乎压抑着怒气。刘大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忽然感到眼前一花,却又看到了朱扒皮身上又是穿上了衣服,大红色布满隶书汉字的唐装,肥硕的右手上还戴着一串古香古色的手串。

  “刚才是幻觉吗?”刘大胆有些蒙了,集中精力在双眼之后,朱扒皮身上的衣服又是不见了,变得浑身一丝不挂。

  “莫非,我有了透视的超能力?”刘大胆心中一惊,试验几次之后,果然是真的。只要自己集中精神在双眼上之后,就能透视,看穿衣服下的东西。

  刘大胆心中一乐,朝着朱扒皮笑着说道:“多谢朱掌柜带我来医院,以后我发财了一定报答你。”

  朱扒皮右手一抖,显出那古香古色的手串,在刘大胆面前晃了一晃,说道:“发财?你能赚到这个玩意的钱我就叫你爸爸。看见我这东西没,明代皇帝朱元璋的第二十七个儿子朱槐,也就是我太太太祖传下来的。”

  刘大胆一愣,朱元璋哪有第二十七个儿子,他老人家一辈子也就生了二十六个儿子而已,正要说着什么取笑这吹牛的朱扒皮,却发现那朱扒皮手上的手串上方忽然出现了一串清晰的信息。

  “明代阉人郑和随手所制的破烂虫咬的小叶紫檀佛珠一串,价值十万人民币。”

  刘大胆眼睛都快突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明代七宝太监、下西洋的郑和亲手制成的佛珠?还破烂虫咬?价值仅仅是十万人民币?这不是笑话吗?

  凭借这几年的趋势,普通的小叶紫檀手串至少也要五六万,但这手串上面极为光滑如同温玉一般的包浆,至少是经过了几代人勤勤恳恳地盘玩。价值岂止百万?

  刘大胆笑了笑,说道:“店长这宝贝的确是价值连城。应该要十万吧?”

  朱扒皮哈哈一笑,说道:“祖传的宝物,十万还不知呢。”其实他心里面已经是乐开了花,这手串不过是他花了二百块钱从一个老农那里买来的,看这包浆还可以,就戴在了手上。刚才只是为了嘲笑下刘大胆而已,没想到刘大胆竟然会说价值十万,真是个傻子。

  朱扒皮高兴地笑了笑,说道:“看在你这么懂事的情况下,我也不让你赔我五百万了,只要你赔我四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块就可以了。”

  刘大胆一愣,说道:“什么五百万?”

  朱扒皮嘿嘿一笑,指向了他脚下的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色的画着一位老者的瓷罐,看起来极为精美,可惜的是,这罐子碎成了三瓣,旁边还散落着小块的瓷器碎片。看着那熟悉的花色,刘大胆有些眼熟。

  “你打碎了我们聚荣斋的镇店之宝‘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小罐’,难道你忘记了?”朱扒皮脸色变得有些阴森。

  刘大胆脑中的记忆如同放电影一般地闪过:自己熬夜兼职,第二天早上急急忙忙回到聚荣斋工作的时候,因为太累,不小心摔下了镇店之宝,更被其砸中脑袋才进的医院。

  想到这种种经过,刘大胆心中一寒,浑身力气一扫而光。

  “我知道小刘你家境困难,还有个妹妹得了重病,你要打几份工作要赚钱给妹妹治病。但是你打碎了我们的镇店之宝,我也帮不了你。”朱扒皮淡淡地说道。

  刘大胆浑身有些颤抖,自己连妹妹的医药费都难以维持,怎么能拿出五百万?心急之时,却在无意识间看向了那盒子里面。但他将目光落在那瓷器碎片上时,瓷器碎片的上方竟是出现了一行字。

  “当代粪坑挖出带臭味鬼画符破烂拼凑瓷罐一件,价值:倒贴给我也不要。”

  这是假的?刘大胆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他强打精神,冷冷说道:“朱扒皮,你要我赔你这么多钱,你把我卖了我也赔不出来。”

  朱扒皮嘿嘿笑道:“你赔不出来,可以把你妹妹抵押给我呀。什么时候还钱就什么时候带你妹妹回去嘛。”他早就见过刘大胆的妹妹了,长得好看得不得了。不过是每月需要三千块钱的药钱,包养个二奶花的可是多多了。

  刘大胆心中怒火中烧,脸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他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朱扒皮,你这镇店之宝的钱,我给你便是。”

  朱扒皮奇怪地说道:“你能拿出五百万?”

  刘大胆摸了摸身上,钱包还在。他掏出钱包,装模作样地从里面翻了翻,最后抽出一张红色的钞票递了过去,冷冷说道:“可惜,我只打算给你一百块。”


第二章 索赔

  朱扒皮气得浑身发抖,说道:“我的镇店之宝‘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小罐’你就只打算给我一百块?”

  刘大胆也沉下脸来,说道:“没错,因为你这所谓的镇店之宝是件赝品!”

  朱扒皮脸青一阵白一阵,说道:“荒唐,那么多掌眼的老掌柜都说是真的,你说是假的?”说到最后,朱扒皮已经是眼中闪着威逼的光了。

  刘大胆哼了一声,说道:“平日你搞三搞四我权当没看见了,没想到你还将主意打到我妹妹头上来了。拿着这一百块赶紧给我滚!”

  朱扒皮脸色阴沉,说道:“你这样说,可是坏了我店里的声誉。不光要赔钱,还要吃官司抓你坐牢。”眼前这小子学历不高,只要拿坐牢来吓他,还不是服服帖帖?

  刘大胆冷笑一声,说道:“唬我?听好了,你这镇店之宝是假的。还是从粪坑里面捞出来的假货。你说,我有没有一句假话?”

  朱扒皮一听,额头情不自禁地冒出了白毛汗,说道:“胡说八道,胡言乱语,我这大好的宝贝怎么会是假的?”

  刘大胆接着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以前在店里面这东西招苍蝇吗?粪坑里面的东西就是粪坑里面的东西。”

  朱扒皮一听,忽然笑了,他坐了下来,眯着眼说道:“你凭这个就说我的宝贝是假的?”

  本来以为是被这刘大胆看穿了,闹半天只是他的推测而已。等回去后花钱找几个行业里面的老手开个证明,刘大胆还不是任自己揉捏。而且自己这东西可是大师手笔,等闲之辈怎么能看得出来?看来刚才是自己白担心了。

  刘大胆也看出了朱扒皮的情绪转变,也不在意,他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是!而是……”他拖长音有意无意地看了看盒子里面的瓷罐。

  朱扒皮被他看得有些毛了,这小子不会真看出什么来了吧。他表情也没有那么笃定了。“而是什么?”他脱口而出,下一秒方觉失语,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刘大胆眉毛一挑,云淡风轻地说道:“你这瓷器是接底做出来的吧!”话音未落,朱扒皮急忙冲了上来,一把捂住了刘大胆的嘴巴,急切地说道:“小刘,你可别胡说!”

  刘大胆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刚才都是自己强撑着而已,看到朱扒皮如此表现,看来那突然出现的字大多数信息是真的!现在这朱扒皮如此表现,说明那“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小罐”果然是个赝品,那么自己肯定也不要赔五百万。似乎还能借此教训一下朱扒皮。

  刘大胆拨开了朱扒皮的手,说道:“胡说什么?胡说你这东西是假的?”

  朱扒皮深吸了一口气,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早已是翻天巨浪。自己这镇店之宝确确实实就是接底做出来的赝品!

  “这样吧,小刘,这钱我就不让你赔了,你看怎么样?”朱扒皮打算息事宁人了。

  刘大胆心中冷笑,连话都不敢接了吗?当即开口说道:“朱掌柜,你错了。现在应该是我因工伤住院了,是你该赔钱给我,而不是我赔钱给你。”

  朱扒皮眼皮突了突,压抑着怒气说道:“小刘,做人要厚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了。”

  刘大胆瞟了他一眼,寒声说道:“我不厚道,我得寸进尺?朱扒皮,问我要五百万还说我得寸进尺?打我妹妹主意还说我不厚道?”

  朱扒皮无言以对,指着刘大胆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刘大胆冷笑一声,说道:“朱扒皮,你要不是不赔给我工伤费的话,伪造镇店之宝的事情整个古玩街都会知道。”

  朱扒皮脸色巨变,古玩这一行,声誉大于一切,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的聚荣斋伪造古董。那么聚荣斋就彻底垮了。他心中一阵后怕,也来不及细想,在脸上扯出了一个笑容,谄媚道:“刘哥,那这样,我们聚荣斋以人为本,给你一万块作为工伤费你看行不行?”

  刘大胆才看见朱扒皮一脸颓色,完全没有当初颐指气使的神情,当即趁热打铁道:“不行,要两万,而且还要加上这个月的工资。”

  朱扒皮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但把柄在别人手上,由不得他不低头。他咬咬牙,重重点头道:“行!两万就两万!”说完当即从自己带来的提包里面取出两叠钞票,这是朱扒皮用来进货的钱,每一叠刚好一万。

  朱扒皮将钱递给刘大胆,说道:“拿了钱,可要守口如瓶!”

  刘大胆也不伸手去接,只是说道:“还有这个月的工资!”他可没忘记这个月自己的工钱。

  朱扒皮气急,又是从提包里面点出两千多块钱,重重地放在那两叠钱上面,递了上来。“这次够了吧。”

  刘大胆这才接过钱,随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面。鼓鼓的特别有安全感。刘大胆淡淡说道:“朱掌柜,大气!”

  朱扒皮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我钱给你了,以后要是听到对我聚荣斋不好的消息,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刘大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朱扒皮也不想在待在这里了,板着脸带着那“镇店之宝”走了。

  眼见朱扒皮出了门,刘大胆长出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有了这两万块,这段时间妹妹的医药费总算有着落了。”

  更让刘大胆开心的却是刚才突然在眼前出来的那几行字。

  “看来这是另一项特异功能了。”

  他又在病房里面试了试,奇怪的是,病房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反应。好像这项异能消失了。刘大胆心烦意乱,四处张望之时,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道:“我这不是骑驴找马吗?”紧接着他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了一块玉观音。

  这块玉观音是当初父母买给自己的,还有一块玉佛给了妹妹。虽然这块玉观音看起来极为廉价,但一看到它刘大胆还是心中莫名有些温暖。

  “当代破绳穿就劣质人像杂玉一块,价值一块!”眼前突然出现的字差点让刘大胆七窍生烟,却也让刘大胆知道了这个异能的使用方法。

  原来这个“鉴宝”异能只对于古董玉石之类的东西有用,能够清楚道明它们的来历,但是措词却是尖酸刻薄的措词。这让刘大胆一阵无语。

  正想着事情,门外忽然走进来两个人。


第三章 污蔑

  那漂亮的护士领着一位高高瘦瘦的青年医生走了进来,不时看一眼刘大胆,一边和那医生低声说着话:“就是他,他精神似乎有点不正常。”

  青年医生点点头,给护士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说道:“知道了,交给我就好。”听到这话,漂亮护士神情一下子放松起来,带着医生走到了刘大胆的床边。

  刘大胆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这护士长得也是极为漂亮。这位护士有着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看起来永远都是在索吻一般的性感红唇,瓜子脸上的皮肤细腻有光泽,比那些网上的女明星也是不遑多让。

  “真是漂亮啊,不知道要不要再用一次透视呢?”刘大胆一边偷瞄着护士,一边内心纠结万分。

  “刘先生,这是你的管床医生吴医生。”漂亮护士给刘大胆介绍。

  刘大胆哦了一声,也是笑着给吴医生打招呼,“吴医生,你好。”不经意间瞥到了吴医生胸前挂着的证件牌。“吴从景,主治医生。”刘大胆心中默念,看这吴医生年纪轻轻,却没想到已经成为了主治医生了。

  吴医生淡淡说道:“刘先生对吧,接下来我要给你做个体格检查。”

  还没等刘大胆个人同意,吴医生挥了挥手,吩咐道:“小袁,把帘子拉上。”

  那漂亮护士点了点头,快速地将床边的帘子拉了上来,团团地将刘大胆这张床围住,然后自己走了出去。

  就在帘子拉起的一瞬,吴医生整张脸色就沉了下去,眼珠溜圆溜圆地瞪着刘大胆。

  刘大胆皱了皱眉,有些疑惑,正要问怎么回事,吴医生猛地伸手,死死地将刘大胆的手关节给摁住,将他整个身子压在床上。

  刘大胆大惊:“你干嘛啊你!”

  吴医生冷笑道:“小子!听说你的嘴巴还挺花,连我的女人你都敢调戏?你是不是一辈子住医院啊你!”

  刘大胆恍然大悟,没想到刚才自己不经意的几句话,引出了误会,但用得着这么霸道打人?

  刘大胆撇了撇嘴:“那小护士是你女朋友?”

  “关你什么事?”吴医生哼声道:“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小子你想跟我争,等我玩够你再来吧。”

  吴医生腾出手来,狠狠打了刘大胆脑瓜子一下。

  这刘大胆可不干了,大胆这道名字可不是盖的,可不是顺来逆受的主,脸色腾地涨红了一大片,嗷唠道:“小白脸你凶什么凶!老子抢你女人咋的!”

  说着话,刘大胆胳膊腿一发力,真像头牛似的,直接把吴医生给撩在地下,砰砰砰就是几个大拳头砸下去,打得这姓吴的脸都扭成了一团。

  “救命啊!”

  吴医生鼻子眼里窜血,他可从没想到刚刚晕迷过来的刘大胆会有这把牛劲。

  外面静候着的小袁护士一听动静,立马是扯开帘子进来看,一看见刘大胆摁着吴医生猛揍,吓得她也是花容失色。

  “不要打了!”小袁护士失声道。

  刘大胆闻言,也不好继续打,只好收起了手,站在一旁哼哼着。

  倒是吴医生,被打得脑瓜子都嗡嗡直响,北边都找不着了,捂着流着鲜血的鼻子仓皇地站了起来,第一时间就喊:“报警!赶紧报警!让警察把这个暴力狂给我抓走!”

  刘大胆心里咯噔一下,情知道要是警察来了,自己就得吃了不了兜着走,毕竟自己是打了人,打得还不轻。

  想到这里,刘大胆暗暗使用了透视眼,将吴医生上上下下看了个通透,当即是发现了一件东西!

  刘大胆看清那东西之后,心中大喜,连忙喝道:“对!喊警察来!让警察抓走你这个变态狂!”

  吴医生一愣,怒道:“你发什么疯!谁是变态狂。”

  小袁护士也是三丈和尚摸不着脑,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

  刘大胆嘴角歪了歪,勾起一道冷笑:“你还不承认!?你刚才在检查的时候,想用电动棒插我的屁股!你还不是变态!我为求自卫,打你又怎么得!我打死你我还有理!”

  吴医生闻言,脸色顿时青得可怕,骂道:“你少要污蔑人!你这个暴力狂,小袁你不要相信他,我的性取向比谁都正常!你赶紧去报警,我在这里看着他!”

  刘大胆指着吴医生的口袋,哼道:“你说你不是变态!那你口袋里的东西是什么!”

  吴医生登时脊梁背窜起一道寒气,对啊!他想起来了!自己昨晚去夜店玩过几个女人,成人用具电动棒还一直带着呢!

  这可倒霉了!

  吴医生脸色黑得像个锅底一样,捂住自己的口袋,对小袁护士道:“小袁你不要相信他,他污蔑我。”

  刘大胆趁着他说话的空隙,猛地冲了上去,抓住了他的手,狠狠地从他口袋里抽出一样东西!

  正是成人电动棒!

  “小袁护士!你看这是什么!”刘大胆将电动棒递在小袁护士眼前。

  小袁护士看见这东西,脸色羞红羞红的,对着吴医生怒道:“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变态狂基佬!我永远都不想靠近你!”

  说完话,小袁护士气呼呼地走出了病房。

  “不是这样的!小袁你听我解释!”吴医生心里接近崩溃模式,这明明是自己被打了,怎么反倒自己成了坏人。

  在一旁的刘大胆嘿嘿冷笑,晃了晃手中的电动棒,问道:“我说吴小子,你还要不要报警?”

  “好好好!小子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吴医生知道报警对他更加不利,气得脸上的肉砰砰直跳,伸手抢回了电动棒,夺步想要追上小袁护士解释。


第四章 殴打混混

  经过这么一闹,刘大胆也不愿意待在医院,毕竟自己妹妹还在学校等着自己给送去生活费用,他也只是再住了一晚,也就打算出院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大胆就找到了前台,打算办理出院手续。

  前台那里坐着一名护士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刘大胆咳了一声,敲了敲台面。“这位护士,我出院。”

  那低头的护士一抬头,四目相对。刘大胆便露出了笑容,说道:“原来是你啊,小袁护士。”

  小袁护士愣了愣,语气不善地问道:“你要干嘛?”

  刘大胆看着面前小袁护士光滑白皙的俏脸,情不自禁地发动了透视异能。

  在透视之下,小袁护士火爆身材显露无疑,看得刘大胆不禁鼻子一涌,差点流鼻血。

  “昨天还是粉红色的,怎么今天就换成深黑色了……”刘大胆往小袁护士的下面看去,看得不禁下面一阵不正经的火焰烧起。

  “什么粉红色深黑色?”小袁护士全然联想不到刘大胆在偷看她,一副疑惑。

  “没有没有。”刘大胆连忙解释,摆手道:“我准备出院了,小袁护士,要不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小袁护士瞪了刘大胆一眼,他对吴医生没好感,对刘大胆也是一样,从底下拿出一张出院表格递给了刘大胆:“填完之后,交了钱你就可以走了。”

  刘大胆嘟哝了一下嘴,用透视眼扫了一下桌面上的账簿,发现了有一个人事文件档的东西,仔细一看,正正有小袁护士的手机号码和联系地址。

  “嘻嘻。”刘大胆记下了联系方式,笑道:“就算你不给我,我也能自己找到。”

  “哼。”小袁护士根本不信。

  “137XXXXXX,西环路金豪花园,到时候我联系你哈。”刘大胆填好了出院表格交完钱后,直接报出了几句话,乐呵呵地走了。

  小袁护士愣了愣,气得跺脚道:“臭坏蛋!你是怎么拿到我的联系方式的。”

  ………………

  出了院之后,刘大胆心里惦记着在校生活的妹妹,饭也没顾得上吃,直接就向着妹妹的学校走去。

  走了大概一会之后,突然在一条狭窄的小路里迎面走来了五个流里流气的街头混混,一个个穿着都是黑色的背心,胸前露出花花绿绿的纹身。为首的一个青年更是染了一头绿色的头发,神情十分轻松。

  刘大胆侧着身子,打算让开让他们先过。这些混混没有明天,自己犯不着和这些人有啥冲突。

  不料领头的那个绿毛却是朝着刘大胆一笑,说道:“你叫刘大胆?”

  刘大胆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就是刘大胆,有什么事?”

  绿毛嘿嘿一笑,说道:“跟我走一趟吧。我们少爷要见你。”

  刘大胆一愣,说道:“什么少爷,我不认识。我还有事,没那么多闲工夫。”

  绿毛冷笑道:“得罪了我们少爷还不知道他是谁?”见刘大胆还是一脸迷惑,绿毛嗤笑了一声说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们少爷是谁?”说完就活动了一下身子。

  不料身后一个瘦猴子一般的小弟走了出来,大声说道:“哼,小子,老子告诉你,我们少爷就是吴从景吴少爷。”话音刚落,却被绿毛一巴掌打翻在地。瘦猴子有些不解地捂着被打的地方可怜地看着绿毛。

  “我不知道说要你插嘴?”绿毛心情坏透了,按照电视里面演的,这时候自己要先打一顿这小子,然后再告诉他得罪的人是谁,这样才气派,没想到却被自己的猪队友给破坏了。

  绿毛咳了一声,对刘大胆说道:“知道自己惹了谁了吧,跟我们走一趟吧。”

  刘大胆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要是不去呢?”

  绿毛脸一下子沉了下来,阴阴地说道:“得罪了吴少爷的没有一个人有好下场的,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刘大胆呵呵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自己不惹事,但也不是个怕事的。欺负到头上来了,自己一个人带着妹妹这么多年,活下来靠的可不是装孙子。

  绿毛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朝刘大胆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慢慢后退,和自己的小弟站在了一起。随后,将手一转,拇指向下。

  “给我打!”

  身后四个小弟全都恶狠狠地扑了上来。刘大胆身材魁梧,一对一他可完全不落下风,这么多人他也有点吃不消。但在下一秒他愣了一下。自己前面的人速度怎么变得如此慢?好像是在慢放一般。

  “不是他们变慢了,而是我的眼力变好了。”刘大胆想到了一个可能。就在这时,第一个人的拳头已经朝刘大胆的脸上击来。

  “太慢了。”刘大胆轻松躲过了这一拳,紧接着又是躲过了几次攻击。

  一旁的绿毛吞了吞口水,“尼玛,这是凌波微步啊!”

  随后,刘大胆悍然出手,拳头如同炮弹一般落到几个小混混身上,转眼间四个小弟就倒地哭爹喊娘起来。刘大胆抓住了早已吓呆的绿毛,作势欲打。不料绿毛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大侠,请饶我一命。”


第五章 用钱打脸

  “好,我饶你一命。”

  刘大胆一拳打在了绿毛的肚子上,后者唉哟一声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你-说-了,要饶我的!”绿毛的样子显的很痛苦。

  “是啊,是饶你的命,没说不打你!”

  刘大胆伸手又拍了绿毛几下。

  “大哥,我说错了,你就把我当屁一样放掉了吧!”绿毛来的时候很拽,现在却一副死狗样,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不停的求饶。

  刘大胆手一伸,想再打他几下出出气的,但这个绿毛还没等刘大胆的大手拍到身上,立即大声的哀嚎起来,声音比被杀的猪叫的还要凄惨。

  这一招还真有效,一些过路的开始向这里围观,并以同情的眼神看着地上的绿毛。

  “尼玛的,你还跟我玩这手?说,这个吴从景有什么背景?”刘大胆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视而不见,在绿毛面前蹲了下来,一副老子慢慢跟你玩的架式。

  绿毛看到刘大胆只是问吴从景的背景,就立即像倒豆子似的说了起来,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只是刘大胆不在“道”上混,所以才不知道而已。

  吴景天的老爹是医院的董事,而他自己是个医生,他家里有钱有势,花了钱让绿毛他们来打刘大胆,就是这么简单。

  刘大胆警告了一下绿毛,然后在围观群众的注目中离开了这里,他心里非常不爽,明明是绿毛他们想打我的,这些围观群众怎么就同情他们呢?难道就因为他们打输了?

  带着钱来到了学校,老远就看到一个老男人站在妹妹的面前,正指手划脚的说着什么,而边上,还有一些学生,也对着妹妹指指点点。

  刘大胆三步并做两步冲了过去,正听到那个老男人用公鸭般的嗓音在咆哮:“没钱?没钱上什么学?当我们这是救济院吗!”

  “就是,你看她穿的衣服,这么旧。”

  “这种人,拉低了我们学校的档次呢。”

  周围的女生低声议论了起来,而刘诗琪则窘迫的低着头,一声不吭,任由教导主任辱骂。

  刘大胆的父母很早就不在了,妹妹刘诗琪跟自己相依为命,他考上了大学都没有去,而是选择了退学去打工,肩负起照顾妹妹的责任。

  现在看到自己眼中宝贝一般的妹妹,被人骂的不敢抬头不敢说话,顿时气往上冲。

  “有什么事冲我来!”刘大胆身材魁梧嗓门大,打雷般的声音压住了公鸭嗓,连带着也震住了围观的那些小女生。

  啪!

  刘大胆把准备好的学费一共三千块,甩在教导主任那张满是油光的圆脸上。

  “你!……”

  教导主任被钱拍的脑袋嗡嗡直响,跳起脚来就想发作,只是看到如凶神恶煞般的刘大胆,就顿时蔫了,加之刘大胆已经交够了学费,他更加不敢废话,把学费从地下捡起,阴沉着脸走了,只是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找机会给刘诗琪小鞋穿。

  “哥哥!”刘诗琪低声叫了一声,强忍着泪水没有流出来,但委屈却写满了一脸,看的刘大胆是心痛不已,感到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啊。

  不过现在有了透视的能力,是时候让妹妹跟自己过上好日子了!

  “走,哥带你买衣服去!”刘大胆不由分说,把妹妹向校外拉去。

  “哥,我的衣服还能穿的。”刘诗琪体谅哥哥的辛苦,不肯去买衣服。

  刘大胆一拍鼓鼓的口袋,“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做成一笔大生意,你放心好了!”

  “真的吗?那也要省着花啊。”刘诗琪一副懂事的样子。

  “没事的,我现在的业务水平提高了不少,今后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刘大胆一边说,一边带着妹妹进了一家女装专卖店。

  这家店开在学校边上,也不是什么大牌子的专卖店,只是比地摊货要好上不少,而且这里的价格明码标价,统一打折,少了讲价的麻烦。

  刘大胆拉着漂亮的刘诗琪一进店,一个美女店员就走了过来,“大哥,美女,你们需要买什么衣服?”

  刘大胆看了一眼这个美女店员,只见她穿的牛仔短裤,一双大白腿丰满又有弹性,而上身的衣服也是紧紧的绷在身上,胸前的两个大白兔就好像要蹦出来一样!

  刘大胆盯着美女店员看了一会,“你帮她挑一身吧,衣服加上鞋子,不过她是学生,要清纯一点的,不要你身上的这种!”

  美女店员对着刘诗琪微微一笑,“请跟我来吧。”

  “小琪,你自己也挑一套,两套可以换着穿。”刘大胆补充了一句。

  “哥,买一套就够了。”

  “不行,你要打扮的好一点,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刘大胆坚持道。

  妹妹和那美女店员在里面挑选衣服,刘大胆坐在店里的椅子上,耐心的等着。

  他知道妹妹喜欢漂亮衣服,只是家里条件实在不好,除了要供她上学交学费,每个月三千的治疗费也是笔不小的数目,所以兄妹两人穿的衣服都是最便宜的那种。

  而妹妹也很懂事,从来不会要求去买新衣服,只是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就快成为一个大姑娘了,再穿的那样寒酸,会让她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的。

  正想着心事,美女店员带着刘诗琪从试衣间里出来了。

  “哥,你看这身怎么样?”

  “这么快就挑到衣服了?”刘大胆回过头来一看,顿时楞住了,妹妹换上了新衣服,就好像是仙女一样!

  “怎么样,好看吧!”美女店员微微一笑,有些得意。

  “不行不行不行!”刘大胆摇摇头,一连说了好几个不行,“你这衣服,也太暴露了,你看这领口这么开。她还是个学生,这样穿出去,会让人占便宜的!”

  “她的领口不算开啊,再紧就连头都套不进去了!”美女店员看着刘诗琪那窄窄的领口,一脸的疑惑。

  “你不知道,那些色狼多会钻空子!你选的衣服不行。”刘大胆顺着美女店员的领口瞄了一眼,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