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上位黎夏薄止褣_黎夏薄止褣免费阅读全文by苏打女神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上位黎夏薄止褣

黎夏薄止褣全文阅读

黎夏薄止褣全文目录在哪可以看?黎夏薄止褣小说的名字是《上位》,又名《你如时光薄凉》,这是由网络作者苏打女神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黎夏的命,被狠狠拽在了薄止褣的手里,偏偏这个霸道的男人,是她主动招惹来的。她爱他,却又疯狂的想要逃离她,因为她的丈夫是裴钊,她出轨了薄止褣。

第1章 和裴钊把婚离了

  “唔——”

  我闷哼出声。

  腰窝被狠狠的抵靠在了洗手间的洗脸台上,撞的硬生生的疼。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掐着我的腰肢,薄唇吻了上来——灼热而直接的反应,抵着我的小腹。

  甚至我没来得及太多时间的思考,过冷的空调,已经让我裸露在外的肌肤起了鸡皮疙瘩。

  快,准,狠。

  我咬着下唇,倔强却又隐忍,不想让自己太过沉沦。

  但是那一阵阵窜腾而上的酥麻的感觉,却让我怎么都无法抑制这样的情动。

  “不喜欢?”

  薄止褣的薄唇,掀了一抹坏笑,又恶意的贴着耳朵,轻轻咬住,“黎夏,明明你就很喜欢,嗯?”

  “薄止褣——”

  我尖叫出声,但下一秒,我又死死的压抑着这样迸发而出的情绪。

  “乖。”

  薄止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又是一个重重的深吻,那声音低沉磁性“和裴钊把婚离了,跟我在一起?”

  一边说,薄止褣越发的凶狠,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精准的让我起了颤栗。

  我的手指死死的抠着流里台的边缘,咬着唇。

  没敢看这人,更不敢回答。

  那是心虚,却也是摇摆不定。

  “黎夏?”

  薄止褣停了下,恶意的磨着我的情绪。

  我受不了了。

  “不要——不要这样——”

  “我要答案。”

  ……

  在这种事情上,我从来都不是薄止褣的对手。

  这人可以把你带入天堂,下一秒也可以让你彻底的坠入地狱,连个边都找不到,更不用说命了。

  我的命,就是狠狠的攥在这个人的手里。

  偏偏,这个人还是我主动招惹来的。

  我呜咽的哭着,死死的哀求着薄止褣。

  薄止褣先前的缱绻和戏谑却在顷刻之间变得冷漠无情。

  那漆黑无底的眼眸,看着我,最终让我升起了阵阵的寒意。

  我和薄止褣从来都不是光明正大的关系,我已婚,他却是海城出了名的薄少,只手遮天。

  我婚内出轨,却偏偏出轨了这样的男人。

  我的思绪一片混乱。

  却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洗手间的门外竟然传来了走动声,我的心脏在瞬间都快要跳出来——“薄止褣。”

  我压着声音,紧张的看着为所欲为的男人。

  薄止褣挑眉,很淡的扫了一眼洗手间门口的方向,却没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见薄止褣这样,我真的要疯了。

  这人人来疯的时候,根本不管场合和地点,就好比现在。

  我和裴钊出来见客户,正巧碰见薄止褣在同一个餐厅用餐,谁能想到,上个洗手间的功夫,我就能被薄止褣压在洗手间做这事。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薄止褣是个禽shòu。

  但我对这个禽shòu却又贪恋无比。

  贱吗?

  大概是真的贱。

  “怕什么?”

  薄止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紧张到完全没了感觉,冲着他乞求的摇着头,希望这人能放过我。

  洗手间的门把已经开始转动,我和薄止褣就门背后的洗脸台,门外的人只要再走几步,就可以看见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你看见黎夏了吗?上个洗手间怎么去了这么久?”

  那是裴钊的声音。

第2章 薄止褣大概也疯了

  我的脸瞬间白了:“薄止褣,是裴钊,你放开我。”

  我挣扎了起来。

  偏偏,我的挣扎,却让薄止褣莫名的兴奋:“让裴钊见了不是更刺激,你这婚就顺便可以离了。”

  “不要。”我哭着摇着头。

  和薄止褣不明不白的关系已经大半年的时间,我从来不反抗这人,但在这一刻,那种冲动和愤恨,让我想也不想的用力推开了这人。

  薄止褣显然也没想到我的反抗,猝不及防的被我推开。

  我低着头,飞快的把掉在脚踝的小内提了上来,而洗手间的门口——“门好像坏了,去通知下服务生来处理。黎夏不知道是不是关里面。”裴钊着急的声音传来。

  裴钊进不来,我松了口气。

  但是,我却没放弃要逃离的冲动。手心的挣扎越发的明显。

  我背对着薄止褣,看不见这人的情绪,但我却可以猜得到这人的怒意滔天,这人最恨的就是我的反抗和踌躇。

  如果我不逃,那我真的会死在这里,被他狠狠的做到死。

  “啊——”我疼的尖叫出声。

  薄止褣的手发了狠的压着我的背部,我已经彻底的趴在了洗脸台上,偌大的镜子,堪堪的看见我狼狈却又面带桃花的羞耻的模样。

  “敢跑?”薄止褣的声音阴沉了下来。

  我一声声的尖叫,在镜子里看着这人的凶狠和野蛮,我想挣扎,最终大抵不过在这样羞愤的姿态里,渐渐安静了下来。

  这是薄止褣惩罚我的时候,最喜欢的姿势。

  居高临下,那是一种征服的快感。

  我疯了,薄止褣大概也疯了。

  一下下的,一直到这人发泄够了,我瘫软在地上,薄止褣穿上裤子,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这么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哭不出声,因为这是我自找的。

  薄止褣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再一次重重的关上。

  我瘫软在地上,狼狈的穿着自己的衣服,除了面色的绯红,甚至我的发型都一丝不苟。

  这就是薄止褣,从来只对你的下半身感兴趣,别的地方,碰都不会碰一下。

  “黎夏。”裴钊又一次折返,却发现洗手间的门已经修好了,“你怎么了。”

  我的腿虚软,但我却要庆幸,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在裴钊的搀扶下,我站了起了身。

  我脑子转的飞快,解释着:“地上太滑,摔了一跤,起不来,正好听见你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洗手间的门为什么锁住了。”

  “是这样?”裴钊的眉头拧了起来,看着我,那眉眼里呆了几分的怀疑。

  我的心跳的很快,下意识的抓着自己的裙摆。

  显然,裴钊没抬怀疑我的解释,我松了口气。

  我和裴钊,青梅竹马,裴钊也是我一辈子唯一爱的男人,付出了二十几年的感情,甚至在裴家最危难的时候,我变卖了我母亲留给我所有的珠宝首饰,帮裴家度过了经济危机。

  我们结婚了,幸福而甜蜜。

  而在婚后,我才发现,裴钊对我很好,但对外面的女人更好。

  在床上,裴钊一次次的说着“我爱你”,我真的以为裴钊很爱我,一直到我发现,裴钊在外面的小三小四小五多的数不胜数。

  我崩溃了。

第3章 这海城姓薄的真没几个

  偏偏,裴钊却一副无辜的模样,我找不到证据,却要面对一次次上门挑衅我的女人。

  我占着裴太太的位子,占着裴家人的宠爱。

  那些女人对我又恨又怕。

  但我却抵挡不过一次次被背叛后的愤怒。

  最终,在遇见薄止褣的时候,我出轨了。

  愧疚却又耐不住的刺激,让我一错再错。

  有时候我觉得,是不也是被裴钊刺激的,我也已经是一个演戏的高手,可以面不改色的和裴钊上床,说着甜言蜜语。

  但是转身遇见薄止褣的时候,又可以恬不知耻的攀附而上。

  这个男人,就如同罂粟花,让我食髓知味。

  想到薄止褣,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那是真的怕。

  ……

  “很冷?”裴钊温柔的看着我。

  我怕裴钊多想,点点头:“摔地上,地上太冰了,所以觉得冷。”

  话音落下,裴钊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批在了我的身上,大手搂着我的腰,带着我朝着洗手间外走去。

  我们回了包厢,今晚裴钊在这里见重要的客人,我身为裴太太,自然不能不出席。

  这大概是我比外面的女人,唯一能找到存在感的方式。

  ……

  包厢里格外热闹。

  李总看见我的时候就不免戏谑了几句:“裴太太,这海城谁不知道你裴总宠着你,走哪里都带着你,多少女人羡慕啊。”

  我笑的很温婉,落落大方。

  裴钊倒是笑了起来,顺势调侃了几句,倒是丝毫不避讳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周围的人跟着掩嘴笑了。

  上流社会,真真假假,还真的没几个人看的明白。

  我安静的坐了下来,称职的当一个花瓶,看着这些男人谈笑风生。

  裴钊的手始终搭在我的椅子后,没松开我。这样的动作,我太了解裴钊的意思。

  这是裴钊格外放松的模样,证明今晚谈的很顺利,那指尖不时的碰触着我脖颈的肌肤,这是在暗示,今晚他想要。

  裴钊在那事上,和薄止褣比起来,就显得含蓄的多。

  从前戏到过程,再到高潮,都会一一完成。

  时间久了,就好像在做戏,没了激情。

  面对裴钊,有时候我觉得我更像一个女yōu,再被动的配合演戏,发出愉悦的声音。

  但我和裴钊都更清楚,这样的看似愉悦,却是为了裴家的下一代。

  毕竟,我十八岁嫁给裴钊,到现在也已经六年的时间,但却不出一子。

  “怎么了?”裴钊温柔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一个激灵:“没什么。”

  裴钊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李总忽然接了一个,笑眯眯的看着裴钊:“裴总,这下真的是好消息来了。”

  “什么?”裴钊松开我,倒是有几分漫不经心。

  “薄总来了。之前我用尽办法都没能请得到薄总,这次薄总倒是答应了。”李总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我还没能反应过来,裴钊两眼放光,我看的出他的兴奋,他已经松开我,跟上了李总的步伐。

  薄总?

  这海城姓薄的真没几个。

  我忽然毛骨悚然。

第4章 裴太太认识我

  “夏夏,你还坐着干嘛?”裴钊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薄总你也要一起见见,要签下薄总的单子,裴氏可真的就几年不愁了。”

  我听着裴钊的话,乖巧的站了起来,但是指甲却已经狠狠的抠到了掌心,却不知疼。

  薄止褣也姓薄,但我和薄止褣上了半年的床,却从来不知知道薄止褣是干什么的。

  是因为这样,所以听见姓薄的,我才会胆战心惊吗?

  而我这样的恐惧,还没来得及平缓,裴钊的介绍,让我差点踉跄。

  “薄总,你好。这是我太太黎夏。夏夏,这是薄氏的总裁薄止褣先生。”裴钊满面红光,得意的不得了。

  在看见薄止褣的第一眼,我面色苍白,惊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薄止褣的眼神甚至没落在我的身上,那眼神里带着冷漠,让人彻骨的阴寒。

  “薄总,你好。”我选择了最安全的打招呼方式。

  裴钊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扫了我一眼,那是警告,我低敛下眉眼,不敢说话,毕恭毕敬的站着。

  我怕薄止褣揭穿我们的关系。

  我怎么也没想到,薄止褣真的就是海城薄氏的总裁。

  和薄止褣初见的那一夜,我真的就只觉得,这人就只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典型富二代。

  结果,竟然相反。

  这个男人,却是海城只手遮天的薄家人。

  ……

  在男人的寒暄里,裴钊已经引着薄止褣朝着主位的方向坐去。

  薄止褣走的很从容,不时低头和裴钊说上几句,裴钊笑的格外灿烂。

  和裴钊认识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见到裴钊对一个人,这么的谄媚和讨好。

  “薄总——”忽然,裴钊的声音微微错愕了一下。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薄止褣,这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原先裴钊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那手,毫不遮掩的就这么搭在我的椅子上。

  “主位还是裴总坐着,我只是来蹿个场,可不敢坐在主位上。”薄止褣笑笑的说着,但是却带了不容拒绝的强势。

  而后,他好似忽然想起什么:“你看我,我都忘了,我坐这好像是影响了裴总和裴太太?”

  话是这么说,但是薄止褣却没任何起来的意思。

  海城不了解薄止褣脾气的人还真不多,薄止褣说一不二,裴钊就算觉得不合适,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自觉的在主位坐了下来。

  李总活络了一下气氛,包厢里,劝酒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我冷汗涔涔的坐在位置上,已经彻底的僵住了。

  “怕什么?”薄止褣忽然低头,用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问着我。

  我咬着下唇,瞪着这人,可以选择的话,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咬死这人。

  但我的这点想法,薄止褣似乎瞬间就看透了:“想咬我?”

  我闷不吭声。

  “我不介意你咬我。”薄止褣挑dòu的说着。

  一边说,他的手顺势已经在桌子下抚上了我的大腿,俊颜看着在场热闹的斗酒的气氛,就好似局外人一样。

第5章 你顺道送薄总回去

  我想也不想的反抗,抓住了薄止褣的手,但是却没敢看这人。

  但我的力气哪里抵的过薄止褣,他一个反手,就已经牢牢的把我的手扣在了掌心,暧昧却又直接。

  “薄总。”我叫着薄止褣,想让他冷静点。

  薄止褣却看都没看我一样,很自然的举杯冲着裴钊示意,谈笑风生里尽是敷衍,却没给裴钊任何有用的承诺。

  裴钊的热络劲更足了。

  裴钊越是热络,薄止褣在桌下的手,越就干着见不得光的事。

  我汗涔涔的,彻底的湿透了。

  这饭局,不长不短,一直到快凌晨了才结束,大部分的人都喝了七晕八素的,裴钊也不例外。

  唯独我,滴酒不沾。

  剩下清醒的,大概就是只喝了三两杯的薄止褣。

  ……

  裴钊醉的厉害,李总趁势接口:“薄总,我在酒店开了房间,我送薄总过去。”

  “不用。”薄止褣拒绝了,“我不习惯住酒店。”

  这也是事实,除非离开海城,不然薄止褣多晚都会回自己的别墅。

  李总有些倒是不在意的笑笑:“那我让司机送薄总回去。”

  薄止褣双手抄袋,忽然那眸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这人在看着我,那种锋芒在刺的感觉,压的喘不过气。

  但我却只能表面不动声色,扶着裴钊:“阿钊,我带你回去。”

  我这么说,也真的是这么想的。

  现在对于我而言,只有尽快的离开这里才是上上之策。

  就算薄止褣什么都没说,但是不代表薄止褣要发起疯来,当众就把所有的事情揭穿了。

  毕竟,我不敢赌,我也赌不起。

  裴钊是真醉的不清了,冲着我笑了笑:“好,夏夏,我们回去。”

  我得到裴钊的允许,冲着在场的人颔首示意,在看向薄止褣的时候,那眼神却不敢落在这人的身上。

  而后,我带着裴钊,快速的走出了包厢。

  我真的怕,薄止褣就这么追了上来。

  结果,事情最终还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

  ……

  我扶着裴钊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司机已经接到通知,在门口等着我们。

  看见我的时候,司机下车,扶着裴钊,正准备上车,我来不及松口气,却忽然僵住。

  我的身后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裴太太。”李总叫住了我。

  我愣住,转身,在看见李总边上的薄止褣时,心跳加速,但是表面却始终不动声色:“李总,有事吗?”

  “薄总这人太客气了,不肯让我们专程送他一趟。你和裴总的家和薄总一条路,我看你就顺道送薄总回去。”

  我傻眼了。

  薄止褣不动声色的看着我,不主动更不表态。

  我要拒绝,这是我的条件反射。

  结果,我以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裴钊却忽然开口:“这是我们的荣幸,荣幸,薄……薄总,请上车。”

  我彻彻底底的呆住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裴钊已经松开了我的手,踉踉跄跄的走到副驾驶座:“夏夏,你陪着薄总坐后面,总不能让薄总坐副驾驶座,这太不礼貌了。”

  我瞠目结舌,看着裴钊,又小心翼翼的看向了薄止褣。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