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缝尸匠全文免费阅读_缝尸匠免费阅读by小四不是爷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缝尸匠全文免费阅读

缝尸匠全文阅读

缝尸匠免费全集已经出来了,缝尸匠小说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小四不是爷所著的一部灵异小说,小说缝尸匠全文讲述了主角萧晨是一名是世代相传的缝尸匠,他在一次工作时意外发现,他要缝尸的对象是分手一个月的女朋友云巧巧,这会有怎样的诡异事情呢?

第0001章 死亡噩耗

  我颤颤巍巍的揭开面前的白布,站在旁边的一个小护士把嘴一捂,快速跑到一旁,随即传来一阵呕吐声。

  这是巧巧?

  我的眼角控制不住的抽搐,喉咙里无意识的发出咕咕的声音,停尸台上的这具尸体,脸上布满深可见骨的伤痕,原本精致小巧的面容现在支离破碎,这是我的那个巧巧吗?

  那个爱美,爱自拍,笑起来总是眯着眼的巧巧?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太平间里冰冷的空气,定了定神,慢慢把盖在巧巧身上的白布全部揭开。

  眼前的场景让我感到一阵眩晕,巧巧究竟是那个美丽动人,时刻充满着活力的青春美少女,还是眼前这具散发着阵阵恶臭,四肢怪异扭曲,恶肉翻卷的尸体?

  她们是同一个人吗?

  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我双手抱着头,慢慢的蹲了下来,全身搐动,一声声野兽般凄厉、压抑、痛苦的哭泣声,仿佛是从我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这冰冷的太平间。

  这个躺在裹尸布里的人,是巧巧。上个月刚和我提出分手的——女朋友。

  “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半晌,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的对已经瘫软在一旁的小护士说道。

  “把门带上。”我补充了一句,扶着墙的小护士顿了顿,看了我一眼,默默的转身走了出去。

  “咔哒”,小护士轻轻的关上太平间的大门,这里又恢复了原本的安静。

  我用推车将巧巧的尸体转移到我专用的小办公室,轻柔的将巧巧放在台桌上,把她身上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慢慢揭下来,恍惚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微红着脸,眼神朦胧的看着我,慢慢的褪下这身白色的连衣裙。

  曾包裹着她那曼妙肉体的白色连衣裙,已没了当初的样子,和她的血肉黏合在了一起。

  我跟巧巧才分开了一个月,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流了出来,我慌乱的用袖子擦了擦。我转身拿出一个黑色的工具箱,从里面掏出一卷兽皮。

  展开兽皮,上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若干长短不一、闪烁着光华的长针,我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巧巧的脸颊,冰冷,僵硬。

  “放心吧,巧巧。放心你会和你生前一样的漂亮,一样的可爱。”

  我魔怔一样的盯着巧巧身上犬牙交错的伤口,手中不停。穿针、清血、缝合,穿针、清血、缝合,穿针、清血、缝合,穿针、清血、缝合

  巧巧本来支离破碎的尸体,在我的不断缝合之下,慢慢的恢复了完整,奇妙的是,巧巧身上完全看不出缝合的痕迹。

  我有着祖传的缝尸手艺,老爷子当初临终传给我的这门手艺,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有一天用在自己所爱的人身上。

  “呼”不知道过了多久,巧巧的身体终于全部缝合完毕,只剩下巧巧的脸了。我长呼了一口气,准备换一根细针。

  刚一抬头,我感到一阵眩晕,一头栽到在地。

  我倒在地上,闭上眼睛缓了一会,慢慢爬起来,走到卫生间准备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冰冷的自来水不停的涌出来,我将头全部埋了进去,想要将脑子里纷乱的杂念全部冲掉。

  正闭着眼感受着自来水的清凉,忽然一股粘稠的液体顺着我的后脑勺流到脖颈,滑入脊背。

  此时的卫生间静谧而又诡异,我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医院特有的消毒剂味道和太平间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就像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腐臭。

  “嗯?”我感觉有点不对,关掉了水龙头。

  我用手擦了擦脸,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卫生间的方形镜子中,映出了一张糊掉棱角,似血肉模糊的脸孔,用两个只剩下血窟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啊!”我大叫一声,一个踉跄,靠在了后面的墙上。我擦了擦眼睛,再朝镜子看去,却没有什么血淋淋的脸,而是一个长发飘飘,五官清秀美丽的女孩。

  “巧巧!”我失声喊了出来,这不是巧巧吗?这不就是巧巧吗!

  巧巧,为什么在这里?我是在做梦?还是鬼魂?幻觉?是幻觉吗?

  镜中的巧巧神色呆滞,只有那黝黑空洞的双眸,似乎隐隐在不断的流转着幽光,就像是要把我吸进去一样。

  我用手按住心脏,感到撕心裂肺的痛,不管是鬼魂也好,幻觉也罢。只要是巧巧,只要真的是巧巧,就行了。

  镜子中巧巧的人影好像变大了些许,就像是在朝我靠近一般。


第0002章 我是缝尸匠

  我四肢僵硬,脑袋里传来阵阵轰鸣声,巧巧的黑眸死死的吸住了我,让我无法动弹。

  她的身影在镜子中越来越近,我瞳孔睁大眨都不敢眨的看着她,直至她的脸庞整个浮现出来,就像一个人的头被狠狠的压在玻璃上一样,五官扭曲,挤压的变了形。

  “是巧巧吗?你要出来吗?”我喃喃自语,脑袋一片昏沉,只想好好的抱住她,只想把她拥在怀里。我慢慢将手探向了镜子,巧巧

  指尖传来的冰凉触感一下让我惊醒了过来。我吞了吞口水,快速缩回了手,朝后面退了一步。

  死了,巧巧已经死了,刚才我还在给她缝尸。看着在镜子上不断扭曲挣扎的人脸,我脸色苍白,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如果再这样呆下去,我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意外,我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痛!痛的我全身发抖。我鼓起力气,猛的推开卫生间的门冲了出去。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我正在给云巧巧缝尸,是幻觉吗?这是幻觉吗?

  我踉踉跄跄的来到太平间,推开大门。看着满是尸体的停尸房,那一层层凸起的白布瞬间让我的心里平静了不少。

  这里的环境让我感到安稳。

  我是缝尸匠,又称为尸医,这数年来已经接触了不少的尸体,比这更惨的也不是没有,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

  是因为我太想念巧巧了吧。

  我轻轻的拍了拍脸颊,朝着之前给巧巧缝尸的台桌走去。

  在路上,我皱着眉头,作为一个每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人,虽然保持着对尸体的尊重,但是从骨子里是不相信鬼神的。我家祖上就是做这个的,据说已经传承了2000多年,从来都没听老爷子说出现过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不可能到我这就

  “哎”我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看着前面我的小办公室,巧巧的惨状又一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收拾好心情,推开了办公室大门。

  抬头随意扫了一眼,我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一股凉气从尾椎直窜脊背。

  巧巧的尸体,不见了

  我做尸医也不是第一天了,以前也没少干过借着看恐怖片的机会,乘机在云巧巧身上揩油的事情,可是看片跟身临其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这时候终于明白,云巧巧每次中我圈套后,在我怀里哭闹着说,她心在抽搐的感觉。

  办公室这时候空无一人,我突然感觉到有点冷,可是屋内温度计的数字显示在15度,这种温度下,外面罩着白大褂,里面穿着夹克的我,怎么会感觉冷?

  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加上云巧巧尸体不见带来的冲击,让我感觉办公室里是不是进了什么脏东西!

  我既紧张又害怕,想到办公室里,可能会有一个活了的尸体,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强忍着恐惧,我开始检查太平间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方,但都没有看到云巧巧尸体的踪影。

  突然,我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冰凉,低头看,竟是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一下,我直接吓得大叫起来,不顾一切的,直接从太平间冲了出去。

  太平间通往楼上的过道,平日里从没出过问题的灯,此时也像凑热闹一般,一齐闪烁着,更增添我心中的恐惧。

  我冲到消防门前,用力开门,意外发觉,平时从没上锁的门,此时锁得死死的,我用力踹门,却被门的反震力道直接弹飞撞到身后的墙上。

  捂着被撞疼的腰部,我呲牙咧嘴站起身,楼道突然传来清脆的笑声,我惊愕的看向太平间方向,听出来,那是云巧巧的笑声,心中一惊,难道她真诈尸了?

  大晚上听到云巧巧的笑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可就在这时,头顶的灯突然爆裂起来,从太平间方向,朝着我这边一个个顺着爆裂,就跟恐怖电影里一样的情节。

  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开始奋力朝电梯方向狂奔起来,消防通道走不了,电梯是我离开太平间唯一的希望!

  头顶的灯依旧还在爆裂,本就闪烁着,让人目眩的光线变得更加微弱,好在是这并不影响我跑到电梯。

  看到电梯的显示灯还是亮着的,而且左边这部电梯正好就停在我这一层,我赶紧按下开门按钮。

  电梯门一开,我嗖的一下就钻了进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电梯门给关上,随手按了一个楼层的数字键。


第0003章 夜宿十八楼

  不过短短十几秒钟的功夫,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汗水,甚至能感觉到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胀痛,刚才所经历的,是我人生中最可怖的一幕。

  我紧贴着电梯冰冷的仓壁,触摸到冰凉的金属,心情稍稍变得有些安定。

  扫了眼我按下的楼层,竟是十八楼,而此时电梯已经到了八楼,我懒得更改楼层,任由电梯带着我前往从未去过的十八楼。

  但是在电梯刚过十七楼,眼前突然一黑,上升的电梯戛然而止,我刚平复下来的心,又一下子揪了起来。

  电梯里,除了我粗重的呼吸声,其它什么都听不见,我的心不由自主的一点一点开始往下沉。

  怎么会这么倒霉?这都快到十八楼了!不会是刚刚……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摸到电梯门口,开始疯狂拍打电梯门,朝外呼救。

  可很快,我不敢拍打电梯门,也不敢继续大声呼救。

  因为我发觉,当我拍打电梯门,整个电梯都开始晃动的厉害起来,即便我不拍打电梯门,大声呼救,也让电梯出现明显的晃动。

  难道是电梯电缆断了?自己刚好中了大奖?

  我小心翼翼坐在电梯中间,听着自己扑通扑通像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声,欲哭无泪。

  不会就这么死在电梯里吧?我什么都没做,也没干过啥坏事,就这么死,也太冤枉,我不甘心!

  可是被困在这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坠落下去的电梯,我能做什么呢?除了等待,别无选择。

  我想摸出手机看看时间,结果发现手机竟然不在身上,我自嘲一笑,祸不单行,说的也就是我这样的吧!看来要在黑暗里等待多久,现在都不知道了。

  黑暗里,我眼睛瞪的大大,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不敢闭眼。

  心感觉都快要跳炸了,叫又不敢叫出声,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陡然间,我看到头顶上突然一亮,有光?我欣喜地一下站了起来。

  可等我站起来,我愕然看到,那一点光亮,竟是萤火虫。

  电梯里怎么会有萤火虫?

  萤火虫发出的光很微弱,但足够我看清楚电梯里的一切。

  当我环顾四周,惊恐看到一个人影就站在我身边。

  我吓得猛然退到电梯门前,电梯顿时一阵剧烈晃动,惊得我又是一声尖叫。

  随着萤火虫缓缓下落,我看清楚电梯里依旧站在原地人的样子。

  是云巧巧!

  我惊恐的看着她,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想叫却又叫不出声。

  云巧巧与萤火虫这时一齐朝我靠近,我清楚地看到,她那张秀丽的脸突然一下子,自头顶朝两边分开,鲜血一下子喷溅出来,射到我的脸上,那血,竟然是冰凉的……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看着她的头分开,接着是脖子,然后是胸膛,如泉涌般的血朝我喷溅过来,我眼睛都睁不开了,但能感觉全身都被冰冷的血浸透……

  “萧晨……”陡然间,我听到云巧巧在叫我。

  我努力睁开眼,看向她,意外发觉,电梯里不知道从哪里打入一道绿幽幽的光。

  在我眼前,整个从当中分成两半的云巧巧,正微笑看着我。

  如果是以前看到云巧巧的笑容,我会很开心,她的笑容,是我见过最美的。

  可是现在,满是血污的脸被分成两半,上翘的嘴角和一左一右彻底分开的器官,看起来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云巧巧缓缓朝我凑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残躯蹲在我身边,还在往外流淌着鲜血的脸逐渐靠近我的脸,看着那张可怖正放大的脸,我惊叫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萧晨,醒醒……萧晨……”

  “啊……”我被人推醒,马上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可是没想到抬头就跟人撞在一起,结果那人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我的额头也是一阵剧痛。

  我捂着头,疼的一撇嘴,艰难睁眼,发觉眼前跟我一样捂着头,蜷缩在地上的,是实习医生主任闫志强。

  “闫主任,怎么是你……”我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

  我进医院太平间做事,靠的就是闫志强的关系,他是我爸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我现在恐怕都没工作。

  “搞什么?”捂着头的闫志强有些恼火的瞪了我一眼,一把甩开我的手,皱眉对我教训道:“你怎么跑十八楼睡觉来了?而且还睡在走廊上?像什么话!”

  走廊上睡觉?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走廊上。

  昨晚,我不是在电梯里……

  想到最后那可怖的一幕,我又有些不寒而栗,脱口问道:“闫主任,你说我在走廊睡觉……”


第0004章 缝尸疑云

  “你自己做什么你自己不清楚?”闫志强皱着眉看着我,“幸好我今天上早班,来得早看你在这里,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行政办公区,要是被院长看到,我都保不了你!”

  听着闫志强对我声色俱厉的训斥,我终于明白,眼前不是做梦。

  我看周围没什么人,赶紧把他拉到一边消防通道里,闫志强有些不耐烦的打开我的手,“干什么?是不是找我为你转正的事,我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再等等……”

  “闫叔叔,您误会了。”我赶紧给他打住,小声对他陈述着,“闫叔叔,昨天晚上,我值夜班……”

  我把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闫志强,可闫志强听了,却根本不相信。

  不等我把电梯里发生的事情说完,闫志强突然一挥手打断我,“行了,如果是怕我追究你刚刚在十八楼睡觉的事,你给我编这么个故事,你还是算了吧,赶紧给我滚回去好好工作,还想不想转正了?”

  “闫叔叔,我说真的,我发誓,我绝对没骗你!”我急了,这怎么到他嘴里,就成我在编故事了呢?

  “我看你是睡迷糊做噩梦了!”闫志强嗤笑一声,“昨晚上我就在加班,晚上连着来了七次救护车,我几乎大半时间都在电梯里做抢救了,你跟我说电梯停电,蒙谁呢?”

  我目瞪口呆看着闫志强,他看我这幅表情,冷笑道:“还有别以为我现在才看到你,昨天凌晨两点,我到十八楼给院长打电话时,就看你睡在走廊,要不是当时急着做事,那时候我就一脚把你踹醒!”

  凌晨两点?这怎么可能?但是看着闫志强一脸冷笑看着我的模样,也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啊!

  但如果真是这样,昨晚上我经历的,难道都是我在做梦?那我为什么会跑到十八楼走廊睡觉?

  我感觉脑子被想疼了,但却没有一点头绪。

  闫志强又看了我一眼,可能是觉得刚刚说我的话,有点重,语气转缓,“萧晨,我跟你爸爸是老朋友,你爸爸现在这样子,我能帮你的,自然会尽量帮你,但你自己也要争气啊!”

  我听着木然点头,闫志强以为我认识到错误,没再跟我计较,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回去工作吧,不过我警告你,下次,不许编这种鬼啊怪的故事,这要是传出去,对医院影响不好,明白吗?”

  看着闫志强严肃的表情,我只能够点头答应着,内心一片沮丧。

  闫志强没让我坐电梯,让我从消防通道楼梯下去,避免跟上班的领导碰面,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我苦笑着,慢吞吞的朝楼下走去,感觉整个人都乱糟糟的。

  昨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难道都是一场噩梦?那为什么梦境会如此真实?

  我记得清清楚楚,电梯是在刚过十七楼就停电了,然后我就看到了云巧巧。

  但是闫志强却告诉我,他昨晚上一直都在使用电梯救人,而且还到过十八楼打电话,并且看到我那时候就睡在走廊上……

  现在的我,完全不能判断,到底自己昨晚经历的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点,我绝对肯定。

  那就是云巧巧肯定是死了,自打昨天我看到她的尸体,才发生后来一系列诡异的事情。

  如果说,这一切都跟云巧巧有关系,那么……

  想到这里,我突然记起来,昨晚上我洗脸回来,发觉云巧巧的尸体不见了!

  我站在楼梯上打了个哆嗦,心底涌上来一股恐惧,感觉昏暗的楼道里,某个地方,似乎有什么在盯着自己。

  我不敢在楼道里继续逗留,下楼的速度开始快了起来。

  楼道里哒哒的脚步声,听在耳朵里,让我有种分不清到底哪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哪是别人发出的声音。

  好在是十八楼虽高,但也是有尽头的,可等我来到底楼太平间的消防通道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我的心不由自主再一次提了起来。

  昨晚,如果不是消防通道被锁住,我也不会选择走电梯,我走到消防门跟前,试探着用力扭下门把手,心中猛然一顿。

  消防门锁清脆的响声和大门被拉开的缝隙,让我一下子呆住了,消防门不是锁着的吗?怎么现在又开了?难道是一大早有人过来开的门?

  我感觉心里的疑云变得越来越厚重,转身走进太平间的走廊,马上又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太平间走廊上的灯全都亮着,走廊上也看不到一点灯泡碎渣的痕迹。


第0005章 尸体又回来了

  清洁工人不可能这么早来这里做打扫!我站在走廊上,心中一片迷茫。

  难道是我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这时候,我突然想起爸爸,心里面又多了一重阴影。

  想着现在还住在精神病院的爸爸,我不禁自问,难道爸爸的精神病,不是偶然,而是带遗传的,我现在就已经有遗传前兆……

  我胡思乱想着,快步走进太平间,刚一进门,意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晨子,节哀顺变……”感受着陈定的熊抱,我整个人突然一下子清醒过来。

  挣开陈定的手,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云巧巧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我。”

  陈定是我哥们儿,警校毕业后,一直在刑警队做事。

  昨天云巧巧出事,今天他就出现在太平间,我知道他肯定不仅仅只是过来安慰我这么简单。

  “你怎么每次都能看穿我?”陈定有些不高兴的冲我一皱眉,不过看我一脸严肃的样子,赶紧摇头回答道:“巧巧的事儿,我也是今天刚听说,所以我这连班儿都没上,过来安慰你,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我盯着陈定有些飘忽的眼神,敢断定这小子没有跟我说实话,但我现在也没心思知道,直截了当赶人,“那你可以走了,我要上班了。”

  陈定看到我这个态度,顿时急眼了,伸手拉住我的胳膊,“萧晨,我真不能说,有纪律”

  我回头看了陈定一眼,看到陈定一脸欲语还休的表情,我挣开他的手,“那你上班儿吧,我这你也看了,我没事儿,真的……”

  陈定看我这么淡定的样子,心里似乎更毛了,脱口而出道:“萧晨,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巧巧是自杀,我只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自杀?我心里一惊,眼睛紧盯着陈定,陈定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他说的都是实话。

  我抓住陈定的手,快速说道:“陈定,昨晚上,我看到巧巧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陈定刚听我说巧巧的尸体不见,立马咋呼开了,“不是吧,真这么邪门儿?”

  可刚说完这话,陈定猛然一捂嘴,气愤的指着我,冲我喊道:“萧晨,不带这么诈哥们儿话的!巧巧的尸体刚刚我才看过,你当我傻呢?”

  说完,陈定气呼呼摔门走了,留下我一脸懵然站在室内。

  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冲进工作间,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云巧巧的尸体,静静躺在工作台上,跟昨天运过来时,一般无二。

  我有些无力的靠在门板上,心中一阵茫然。

  陈定的话,让我明白,云巧巧的事情,恐怕不会是自杀那么简单。

  而且,昨晚上接连发生一系列诡异的事情,也恐怕不仅仅只是我在做梦或者犯病。

  好半天,我走到工作台前,看着云巧巧支离破碎的脸,眼中顿时噙满泪水,眼前似乎浮现出曾经那个时刻充满活力的青春美少女的影子。

  良久,我做了一个决定,擦干眼中的泪水,取出我的工具箱,准备开始对云巧巧进行缝合。

  我一定要完整的把云巧巧的肉体还原,我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打开工具箱,看着里面摆放整齐的针线,我很快从中抽出一根足有我食指长的钢针,开始穿线准备做缝合。

  作为一名缝尸匠,我不同于一般的尸医。

  一般的尸医,面对像云巧巧这种形态的尸体,恐怕只会束手无策,但对于我来说,只不过要多费一点功夫罢了,因为我这门缝尸匠的手艺,非同一般。

  如果要追溯缝尸匠的起源,那要从春秋战国时期说起,不过我也只是刚刚接触这门手艺不久,有些东西,还是从我那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老爸嘴里知道的。

  传说战国商鞅变法,商鞅遭权贵嫉恨,受车裂而死,有人感念其所为,为他收尸之后,用针线将他碎裂的尸体缝合,于是后来有受刑而死之人,为了求一个全尸,缝尸匠这个职业,就开始流传下来。

  不过在现代高科技社会,这种技艺逐渐没落,到如今懂得真正缝尸技艺的人,已经凤毛麟角。

  我的家族就是缝尸匠的传承宗族,到我这里,都已经是72代了。

  当然,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家里是做这个的,虽然我学的是医学院,但我一直学的是西医治病,而不是缝尸体的。

  要不是跟云巧巧分手,我回到自己家,正好碰到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老爸,看见在家里翻箱倒柜捣鼓出来的一本破书,我也跟缝尸匠压根牵扯不上一毛钱关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