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偏爱李壮张惠by紫砂壶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1:0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李壮、张惠是《偏爱》小说主要,主要讲述了虽然她一直渴望着那种事,但事到临头却又忍不住慌乱,让她意识到,苦守十来年的名节就要毁于一旦...

李壮张惠小说_偏爱by紫砂壶在线阅读

第1章

傍晚山风荡起,吹走了一整天的酷热。

三峰林场的宿舍内,李壮穿着大花裤衩,趴在窗台上,直勾勾的盯着窗外。

窗户正南不远的猪栏外,一头大白种猪趴在一头小黑猪身上,正挺着麻花钻胡乱捅着,旁边还蹲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屁股正对着他这边。

女人的小花褂有点短,下边的裤子又有些宽松。

随着深蹲,裤腰下滑,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被及腰的麻花辫一分为二,也正好挡住了中间。

风呢,来阵风啊!

李壮急的嗓子冒烟,恨不能召唤风神,把该死的辫子吹走。

窗外那头种猪更急,折腾老半天了都没能入门,嘴里泛着白沫子,嗷嗷直叫。

这时候那女人下手了,一把攥住了种猪的麻花钻,帮其调整了位置:“你这头笨猪,往后点,对对,使劲……”

嗷的一声,小黑猪像中了定身咒似的僵在那儿,大白种猪则呼哧呼哧的冲刺起来。

“呼……婆婆个腿儿的,总算弄进去了。”女人长出了口气,又恢复了先前的姿势,但随着刚才一番折腾,麻花辫甩到了一旁,裤腰又往下滑了一大截。

咕噜,李壮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在这破山沟沟里还能碰上这么好的福利,他总算找到点儿心理平衡。

院里那女人叫张惠,是山下武家坳的小寡妇,家里还有个没嫁人的小姑子,原站长老陈见其生活不易,就让其在林场大院养了条种猪,靠给附近几个村的母猪配种,挣点零花钱。

老陈临走是这么说的,但李壮不敢苟同。

守寡十来年的女人,屁股又那么肥,老陈就不想骑上去试试?

这里边一定有故事!

想着老陈那一把瘦干柴,骑在张惠的大白臀上耸动的场景......李壮口干舌燥。

那女人突然直起身子,转身朝宿舍这边跑了过来。

李壮吓的一哆嗦,赶紧躺下,但随着脚步越来越近,他沉不住了。

由于天气太热,他只套了这么一件大裤衩,那地方反应又有点大,万一人家来叫门,让他怎么见人?

他想趁那女人叫门的空档加一条内裤,可裤衩刚褪下膝盖,门就响了,人已经进了堂屋。

卧槽!

李壮被吓得差点咬掉舌头,赶紧又把大裤衩提上,窜下土炕,主动出迎。

“老陈,快帮我倒盆水,呀……”张惠刚好走到门口,一边喊着,一边用胳膊肘撩开了门帘,看到李壮人高马大的戳在门口,愣生生把后半截话给咽了回去。

眼神落在了李壮的裤衩上,嘴巴张的老大。

天呐,那儿挺那么高,掏出来得有多半尺吧!

视觉的震撼,让她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嗓音也不由的柔了许多:“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吧。”

“啊,我就是,新上任的站长。”为了化尴尬为主动,李壮第一时间亮出了身份。

张惠一听两眼就弯成了月牙,这么年轻的站长,人还长得白白净净,比村里那些后生俊了不止多少倍,要是多交往交往,说不定还能...

女人一阵浮想联翩,连同身体都燥热起来,她娇媚地翻了个白眼:“什么站长不站长的,你才多大,来,帮嫂子倒盆水。”

说完一猫腰,从门帘底下钻过,亮出了白晃晃的后臀和深陷的道儿。

李壮看的脑门充血,吞了口唾沫,紧跟了出去。

水瓮、脸盆都在在门口的大槐树下,洗手时,张惠把身子蹲的很低,因为李壮的眼神一直在她后腰上打转。

她自认比不过村里的小姑娘年轻水灵,但若是论模样、身段,哪一样不比她们强?如果能再主动一些,骚一些,兴许能让这个小男人解解馋。

于是洗到一半时,她突然尖叫:“呀,快帮嫂子看看,身上钻进个虫子。”

第2章

李壮正盯着女人的肥臀,听了一愣,赶紧帮忙去找。

五指刚刚触及张惠的后腰,就让她感到一阵酥麻,忍不住继续催促:“在背上,快点。”

“哦,哦,马上找。”李壮来不及想那么多,顺着张惠的后腰,把手伸进了小花褂里边......

当手掌贴在后背的时候,张惠禁不住哆嗦了一下,身上顿时像爬满了虫子,火辣辣的,燥热难忍,急的喊了出来:“往上,在往上,哎呀,趴前面来了。”

说着还主动解开了前襟的扣子,好让李壮的手更方便些。

李壮却犯了愁。

汗咂咂的脊背,和大半个丰臀连在一起,刺激的他直咽口水,如果再往前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把持的住。

或许这小寡妇已经被老陈上了不知多少回,勾搭起来难度不大,可他毕竟刚来,万一勾搭不成闹翻脸,脸就丢大了。

就在这时候,张惠开了口:“大兄弟,嫂子的肉儿软和吗?”

“软和,软和。”惊喜来得太快,李壮有些错愕,赶紧点头。

“那还不快点儿,前面更软和。”张惠更是把矜持抛到了脑后,催促间还用丰臀往李壮的身上拱了拱。

李壮没了顾忌,把右手滑向了张惠的胸口,张惠跟着身子一颤,裤腰又下滑了一大截。

“卧槽,真白。”李壮的口水不够用了,左手不受控制的摸了上去。

“呀,不行不行,不能摸那儿,哦……”张惠连忙喊了起来。

虽然她一直渴望着那种事,但事到临头却又忍不住慌乱,尤其是粗大的手指划过,让她意识到,苦守十来年的名节就要毁于一旦。

但是,太舒服了,话喊出一半就变成了压抑的呻吟。

曾几何时,她自家男人也是这样摸,摸遍她的全身,摸到她骨头酥软,然后再让她欲仙欲死。

那种滋味已经刻入了她的骨髓。

如今碰上了李壮,瞬间激活了她压抑多年的欲火。

她不管了,她疯了。

就算被全村子的人戳脊梁骨,就算被小姑子嫌弃,她也毫不迟疑的把手伸到了裤腰上,往下一扯,露出了一片雪白。

李壮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激动的手掌打颤,没想到这小寡妇比他预料中还要主动,还要风骚,大手也不受控制的将其包裹,尽情把玩。

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躁动。

原来小黑猪撑不住种猪的蹂躏,带着白花花的粘稠物窜了出去,颠颠的跑向了大门。

大白种猪意犹未尽,哪儿肯罢休,吐着白沫紧随其后,眼看就要追到了门口。

“坏家伙,快,快去关门。”张惠顾不上享受,提裤子去追,可两腿酸软无力,只好向李壮求助。

李壮恨不得骂娘,眼看要得手了,却发生这么扫兴的事儿。

气氛没了,还得重头再来。

他一咬牙,在张惠肥臀上摸了一把,才撒腿窜了出去。

好在小黑猪跑得慢,种猪一直在其屁股后面跟着,给了他关门的机会。

等他转过身时,张惠也拎着根柳条往这儿跑,小花褂的扣子都没来得及系,里头随着跑动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晃荡着,在夕阳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李壮看直了眼。

等把种猪轰进猪栏之后,二人相视一笑。

“坏家伙,跟嫂子回家吃饭吧,也好在路上帮嫂子看着点猪,嫂子腿有点软……”张惠的脸上挂着红晕,说着还抻了抻李壮的衣角。

“只是吃饭吗?”李壮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急啥,回家再吃。”张惠挡了下,把小母猪撵出了门。

第3章

李壮屁颠的去换好衣服,跟着去了武家坳。

从山上看着村子挺近,走下来却挺远,二人边走边聊。

当张惠得知他没对象之后,话题越来越奔放,让李壮恨不的把这女人推进路边的玉米地,狠狠的蹂躏。

山风本来挺凉爽,但二人眉来眼去,心浮气躁的,到家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张惠进院后第一时间反锁大门,然后径直去了茅厕。

茅厕围墙高不及腰,蹲下去能露出一个头,而且风化的到处都是窟窿,白花花的一大片,依稀可见。

李壮强压住邪火,把小母猪轰进了猪圈,看见正屋窗台下晒着一大盆水,就喊了句:“嫂子,我能不能在你家洗个澡。”

“客气个啥,就当自己家。”张惠随口说道,出来时顺手在李壮肩上锤了一拳,“嫂子也去屋里洗洗,你可不能偷看哦。”

“嘿,你这是在暗示吗。”李壮一脸坏笑。

“哼,不理你。”张惠的脸红了,就像山上的串串红。

男人炽热的眼神,让她浑身火辣辣的,恨不得把衣服扒光了,当场来个鸳鸯浴,可天色还没黑透,墙头又不够高。

张惠风情万种的娇嗔一眼,然后逃也似的钻进了屋。

看着其肥臀一扭一扭的,李壮禁不住乐开了花。

哼,浪货,你等着!

他狞笑着扒光了衣服。

水晒了一整天,冲在身上暖暖的,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张惠那滚烫的身子,那儿立即就有了反应,啪的拍了下肚皮。

而张惠进屋后根本没洗澡,此时正跪在土炕上隔窗张望,刚好看见这一幕,顿感难受无比,本能的把手伸进衣襟使劲揉搓,另一只手则顺着小肚腩一直往下探...

怎奈手指纤细,和窗外的男人那儿比起来,怎么弄都不过瘾。

她只好褪下裤子,露出了一片雪白,同时手臂后探,手指慢慢探索进去。

二人只隔着一个窗户,呱呱的拨水声以及那压抑后的呻吟,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李壮的耳朵。

屋里黑,看不见人,但他猜得出。

热血一波又一波的涌上脑门,他好不容易才强压下了欲火。

张慧还有个小姑子,随时能回来,正赶上他把张惠摁在了炕头上,岂不抓个正着。

他刚来上班,任期还有五年,不能因为这个出乱子。

何况自己的这东西威力不凡,他比谁都清楚,那女人自己做好前戏也是好事,省的到了后半夜擦枪走火,弄得呲牙咧嘴,惊了街坊。

十多分钟后,张惠出了屋,头发散乱,裤子上满是褶子,就连走路都有点飘。

“大壮,喜欢吃啥,嫂子给你做。”

“吃肉,人肉。”

看着其脸上的潮晕未退,李壮一脸坏笑。

张惠一听,身子跟着晃了一下。

吃人肉?

天呐,这小男人怎么这么会勾搭!

读过书的是不一样,哪儿像自己死了十年的男人,上来就只会用那一阵乱捅。

张惠脑子里出现了各种姿势,各种黏糊,各种喘息尖叫……让她腿间再次爬起了虫子。

眼神也不再避讳。

刚才是隔着窗户,现在小男人近在咫尺。

那帅气的模样,高大的身材,结实的腹肌,还有跳动不已的那儿,把她彻底击垮,腿软的往下出溜。

李壮眼快手疾,两个箭步就蹿到了张惠跟前,拦腰抱住。

结实的臂膀,让张惠声音沙哑:“别,咱先吃饭,吃饱了……才,才有力气干活儿。”

“晚上有什么活儿,和谁干,在哪儿干?”李壮兴致正浓,继续挑逗。

第4章

“你,你坏,明知道还问。”张惠的大眼水嫩水嫩的,气息也乱了,说着赶紧从李壮怀里挣脱,跌跌撞撞的奔向灶台。

可惜腿还是没劲儿,赶紧在灶台上扶了一把。

身子还没停稳,李壮又贴了过来,大手摸上了张惠后腰,还在其耳边吹气道:“关键我不懂啊,嫂子赶紧讲讲吧,咱争取把活儿干好。”

“你,你还不懂?啊,别在这儿,萍萍快回来了,让她看见不好。”被那只大手摸得没了力气,张惠硬咬着牙坚持,眼神一直瞅着门口。

“萍萍是谁,你小姑子?要不先给她打个电话?”李壮明知故问,手已经伸进了小褂。

“呀,轻点儿,不不,再使点劲。”张惠极力的仰起头,嘴里已乱了章法,缓了口气才咬着牙解释:“我没手机。”

“早说嘛。”李壮立即撤手,去拿自己的手机。

等他拎着衣服返回来时,张惠已瘫在了灶台旁。

机会难得,他一哈腰将其抱进屋,摸到了炕上,问号码,拨电话的时候手里都没闲着,弄得张惠快要发疯,但又偏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电话通了,李壮的手还在继续。

“萍萍嘛,是我,你嫂子……十点才回来啊,那,那先不做饭呢……啥,有点喘?没,没事儿,身上痒的紧,正挠痒呢。”

张惠紧皱着眉头,忍受着那双大手的蹂躏,但气息还是有些粗重,问清了之后赶紧把手机扔了老远。

也就在这时候,李壮把头埋进了那白花花的胸口。

电话那头,一个短发女孩儿正一手拿着针管,一手端着手机。

正是张惠的小姑子,林萍。

接电话的时候,她正要给病人打针,挂了电话之后,却呆若雕塑,白净的脸上一片阴沉,就连眉头都皱成了疙瘩。

嫂子没手机,更没打电话的习惯,借用别人手机,气喘吁吁地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她的疑心,而挂电话时的那一声呻吟,更坚定了她的猜测。

嫂子偷人了,弄不好还在自家炕头上,不然也不会问她什么回去。

犹豫了片刻,林萍决定先处理完手头这个病人,就立即回家。

病床上,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小伙正犹豫着解腰带,见林萍阴沉着脸走进来,顿时吓了一哆嗦,本能的去捂屁股,但腿上还是挨了一脚。

“快脱,趴那儿别动。”

林萍心急火燎,粗暴地把小伙推到了病床上,左手扒裤子,右手的针头紧跟着落下,如武林高手般,一气呵成。

嗷的一声,小伙子像只病鸡似的瘫那儿不动。

没等其缓过神,林萍就把其裤腰上的钥匙扯了下来,不冷不热的哼了声:“借你摩托用用,没意见吧。”

说完不等小伙儿回答,便又从医药箱里翻出了医用剪刀。

小伙儿吓得脸都黄了,动剪刀?啥玩意?赶紧捂着裤裆窜了下去,靠墙根哆嗦起来:“萍,萍萍,你,你要干嘛?”

“哼,小蚯蚓似的,有什么可捂的。”林萍不屑的在其裤裆瞥了一眼,然后火急火燎的出了诊所。

与此同时,炕头上。

张惠正眯着眼靠在被褥上,浑身瘫软,手脚大开。

小花褂成了虚设,前面也被揉捏的变了形。

“小男人,你怎么这么会弄?”

“谁让你长的美。”

“有多美?比得上那些女孩吗,嘶……”

随着大手掌顺势而下,她忍不住身子连颤,赶紧闭上小嘴儿,努力捕捉那股渴望了已久的感觉。

第5章

天公也作美,小姑子十点才回家。

两个钟头,够她疯了。

然而让张惠想不到的是,一辆摩托正飞也似的往这儿赶。

林萍几乎把油门拧到了底,短发被吹成了中分,白大褂的下摆也风兜起老高,露出了四角白色里裤,还有浑圆白皙的大长腿。

如果此时路边有男人,一定会馋得流哈喇子。

武家坳为数不多的女大学生之一,又漂亮又会瞧病的大姑娘。

大晚上穿成这样,指不定便宜了哪个狗日的。

但林萍顾不上了。

她哥已经死了十年,也理解嫂子守寡的心酸。

如果嫂子开口嫁人,她一定帮着在本地找户好人家,可事儿到了眼前,她后悔了。

她怨张惠,怨其挨不住寂寞,更恨其把男人拉到自家炕头,在她哥奋斗过的地方,向别的男人劈开大腿,哼哼唧唧。

诊所到家,不过两条街的距离,用不了几分钟。

为了抓现行,林萍到家门口之前就灭了火,一路小跑着推了过去。

轻手轻脚的去开门,门被锁,让她的心拔凉拔凉的。

“唉,嫂子,你真等不及了吗。”她一声哀叹,掏出医用剪刀,又怕身上的白大褂碍事,索性扒了,扔进院子,然后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墙头……

炕头上,饥渴的男女正在热吻。

女人跪在男人面前头发披散,小花褂前襟大开,已经滑落到胳膊上,露出了丰满的肩背。

男人也跪着,全身赤裸,腱子肉在灯光下闪烁着油滑的汗渍,左手揉着花样,右手则顺着腰间探了下去。

舌吻的啧啧声,含糊的呜噜声……

二人彻底释放了激情,以至于忘了窗户是透明的。

林萍此时正站在窗前,咬牙切齿的看着,持剪刀的右手都捏出了汗。

白大褂扔在了墙角,来不及穿,此时上身只穿着件白色小背心,下身更简单,奶黄色卡通小裤衩把翘臀包的紧紧的。

她站在那儿足有三分钟了,一直在犹豫。

嫂子的表现让她有点震惊。

当初哥嫂新婚,夜里激情的时候,她曾不止一次偷看过,嫂子虽然在那事上比较主动,却从没像今天这样浪荡,那迷醉的表情是装不出来的。

如果她冲进去,嫂子肯定会嫉恨,姑嫂之间十多年的感情难保。

除此之外,她也格外好奇,不就是亲个嘴嘛,为什么亲了这么半天都不腻,真有那么香甜?

还有,这小男人有什么好,不就是长得帅点,身材好点,这些都比她哥强不了多少。

至于裤裆那里,她更是不屑。

当初哥嫂弄那事儿的时候,她也见识过,虽然以现在的角度,看不见小白脸那儿,但小白脸就是小白脸,能大到哪儿去!

所以她在等,等屋里那小白脸改换姿势,看个究竟。

要是没什么惊人的表现,她一准儿冲进去,把那条小蚯蚓给咔嚓喽。

想到这些,她倒是希望二人进度快些,因为此时她也感觉腿间痒痒的,恨不得挠两把才解气。

而此时在土炕上,张惠正脸色潮红的娇喘着。

“坏家伙,别磨蹭了,快进来吧。”

李壮嘿嘿一笑,“怎么进?”

说着他还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

“坏家伙,你故意的。”

张惠扭动着腰肢,小嘴撅起,娇哼一声。

看着眼前晃动的肥臀,李壮咽了口吐沫,不再废话,直接把手搭了上去,而张惠浑身一颤,感觉全身都酥麻了。

“哦,你,你轻点儿,人家,人家好些年没那啥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