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妻如蛇蝎by大猫_江阳陈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3 10: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江阳、陈丽是《妻如蛇蝎》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一个是我的老婆,一个是我的生意伙伴。当他们混在了一起,我该怎么办... 在线等...

江阳陈丽小说_妻如蛇蝎在线阅读

第一章 双重打击

正午的太阳很热,但我的心却很冷。

就在刚才,我结束了奋斗五年的事业。

落到这个地步,不是因为我经营不善,而是我最好的兄弟背叛了我。

五年前,我辛苦创业,开了一家社区超市。

当时我的哥们张磊找我,说他妈妈病重,想找我借钱。

我二话不说就从货款里拿了二十万给他,然后自己去供应商面前求爹爹告奶奶,让他们宽限几天。

后来张磊妈妈的病好了,我又把张磊拉入公司,让他跟我一起创业。

张磊不了解超市的运作,我便让他管理人事,其余的事情全都由我负责。

通过五年的奋斗,我们已经开了七家分店。这五年来我起早贪黑,除了过年之外没有休息过一天,可他却特别的轻松,每天只需要在公司露个面就能拿走百分之三十的分红。

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更没有任何抱怨,因为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值得我真心实意的对待。

可就在两天之前,他忽然跟我摊牌,逼我将公司全部交给他。

当时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因为从感情上讲,他是我的兄弟,不可能干这种事,从公事上讲,我是公司的创始人,他不可能赶走我。

可经过两天两夜的对峙,我看着他将文件一份一份的摆在我的面前,才猛然明白,原来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开始策划这一切了。

这些年开的新店,全都写的他的名字,而最开始那家店,虽然写的我的名字,但也早就被我转让了。

也就是说,我辛苦了这么多年,其实只是在帮他打工而已。

我气得破口大骂,扬言要去法院告他,可他的律师却告诉我,白纸黑字写在这里,就算去告,我也没有任何赢面。

而且公司里的其他人都是张磊在管理,他们都可以出庭作证,说我至始至终都只是张磊聘请的一个员工而已。

那一刻我真的疯了,我用尽全力朝张磊扑去,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可保安却第一时间架住我的胳膊,将我丢了出去。

我被保安丢在地上,像个无赖一样,在门口大骂,可里面却至始至终没有任何回应。

不知道骂了多久,我累了,也醒悟了,我就算是骂哑了嗓子,公司的门也不可能为我敞开。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好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方向,也不知道该去哪!

忽然一辆面包车挡住了我的去路,车旁有一个男人,正急急忙忙的往路边的小卖部送货。

当时太阳很大,天气很热,但男人的脚步却不曾停歇,哪怕汗水打湿了他的脸庞,流进了他的眼睛,他也只是稍微擦一擦,就接着干活。

这一幕让我忍不住想起了以前的自己,那时候公司还小,请不起搬运工,我也是这么顶着烈日在外面干活的。

可如今,我所拥有的一切,全都被张磊那个畜生,无情的抢走了。

我忽然哭了起来,眼泪像决堤的泪水一样,挡都挡不住。

送货的老板被我吓到了,愣在那里傻傻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肯定以为我是个傻子,但我就是忍不住,而且越忍我心里越难受,越痛苦。

我抹了一下眼泪,快步走到送货的老板旁边,哽咽着说:“我帮你搬吧!”然后便抱着货往店里走。

送货的老板急忙阻止,但我却怎么都不肯停下来。

我来来回回搬了十几趟,才将货搬完。

发泄过后,我出了一身的汗,眼泪也渐渐止住了,这才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两天没回家,电话又打不通,老婆肯定很担心。我怕她生气,特意在楼下买了一束玫瑰花。

到了家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开门进去说:“老婆,我回来了。”

我以为老婆肯定会臭骂我一顿,甚至还打我两下,怪我两天不回家,电话都不知道打一个。

可等待我的,却是那既痛苦又快乐的声音。

“啊,要丢了,要丢了……”

“爽不爽,老子比江阳厉害吧。”

“啊,快一点……”

两个熟悉的声音,像两把钢刀一样刺进了我的身体,抽离了我的灵魂。

张磊,老子cao你祖宗,抢了我的公司,还睡我老婆。老子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杀了你这个畜生……

我摇摇晃晃的冲进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踹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里张磊趴在陈丽的身上,身体抖动了一下,带着一股白浊退出了陈丽的身体。

陈丽尖叫一声,翻身挡在张磊的面前,来不及遮掩身体,就急匆匆的说:“江阳,你怎么回来了!你不要误会,我和张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他妈的以为我是傻子吗,都被我抓奸在床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一巴掌打了过去,打的陈丽倒在了床上,然后又拿着刀朝张磊刺了过去。

可谁知,陈丽却抱住我,朝张磊喊道:“你快走啊,快点走……”

张磊不慌不忙的穿好裤子,冷笑着说:“嫂子寂寞了,我过来陪陪怎么了?要怪就怪你自己,连个女人都满足不了。”

“你他妈再说一句,老子杀了你这个畜生。”

我疯狂的吼道,然后发了疯一样的捶打陈丽放在我腰间胳膊。

可陈丽却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我怎么骂她,打她,她都不肯松手,并且还不停的让张磊快点走。

我快要气疯了,干脆拖着陈丽往张磊冲去。

我挥舞着刀子,还没靠近就一顿乱砍。

张磊缩着脖子往后退,明明怕了还在那说:“老子不和你这个疯子计较,反正你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往门口跑。

我疯狂的怒骂,拖着陈丽一直追到门口,直到看着张磊钻进了电梯,才将刀子丢在一边,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他妈对得起老子吗?”我狠狠的砸了陈丽一拳,声嘶力竭的哭着说。

当年和她结婚的时候,我的亲戚朋友都站出来反对,说她是农村来的,父母身体又不好,下面有还有一个不学无术的弟弟。和她结婚,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

可我真的很爱她,舍不得她,哪怕家人反对,也一意孤行的将她娶回了家。

结婚之后,我知道她爸妈生活困难,而我在国企的工作虽然能养活自己一家人,但却没法支援他们。

所以我主动放弃稳定的工作,毅然决然的下海创业。

这么多年,我帮她爸妈在农村建房,帮她弟弟买房买车,娶媳妇,还任由她明着暗着往娘家拿钱,可以说花在我爸妈身上的钱,都没有花在他爸妈的身上的多。

可到头来,我却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

难怪张磊能这么轻易的扳倒我的,想必她也在里面帮了很大的忙吧……

陈丽蜷缩在一边,哭着求我说:“我错了,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你错个屁,你要真知道错了,会这么护着张磊那个畜生吗?老子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什么事情都由着你,可你却把我的心放在粪坑里作践。你他妈的还有一点良心吗……”

“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陈丽还是一个劲的哭,翻来覆去都是那句相同的话。

她越说我就越恼火,终于我下定决心说出了那句话:“我们离婚吧!”

“可是,我怀孕了……”

第二章 反咬一口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又重复了一遍,才知道她是认真的。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以前我求她给我生孩子,但她却一直推三阻四,不是说她年纪还小,就是说身体不好。现在我说要分手,她却奇迹般的怀孕了。

“孩子是你的!”陈丽哭着说。

“放屁,你都不知道被张磊干了多少回了,凭什么说孩子是我的。”

“我算了日子,真的是你的。”陈丽跪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裤脚苦苦的哀求。

“你以为我会信吗?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怀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要。咱们这个婚,离定了……”

我将她甩到一边,转身就往外面走。我怕再待下去,我会忍不住干出让我后悔终生的事情。

“江阳,你听我解释……”

陈丽跪着朝我爬来,纤细的手指用尽全力伸向我,像是隔着空气,也要抓住我一样。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毅然决然的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关上,我就忍不住吼了一句,捏紧拳头,不要命的往墙上砸。

哪怕砸的我皮开肉绽,我也没有任何感觉。

我好恨好恨啊,我用尽全力对她好,可她却背着我干出这种事。

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叮咚!

电梯门开了!

我浑浑噩噩的爬上面包车,坐在上面不停的擦眼泪。

没错,哪怕这些年我赚了不少钱,可我开的还是二手五菱。但我给陈丽和他弟弟买的都是雪铁龙。

虽然也不是特别贵,但至少比我这辆快报废的车好很多。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她还是背叛了我!

我趴在方向盘上痛哭流涕,哭了不知道多久,我忽然看见陈丽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我拿着一个空瓶子砸了过去,大骂道:“滚啊,你他妈的滚啊……”

我以为,陈丽被我吓到了,所以才匆匆的进了电梯。后来才知道,她不是怕我,而是想害我。

我又在车上待了一会儿,等到眼泪渐渐止住,才发动车子离开了小区。

当时已经很晚了,路上的车很少,我沿着小区门口那条路,慢慢的在街上游荡。

我想去我爸妈家,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当初我不听他们劝告娶了陈丽。现在落得这个地步,又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呢。

我想还是等几天吧,至少查清楚陈丽的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再和他们说。

正想着,绿灯忽然闪了,我稍微加了一点速度想冲过前面那个十字路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一辆大货车从我右边冲了出来。

我下意识的转动放向盘,可那辆车子还是朝我撞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过久,我被一阵剧痛拉回了意识。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我妈妈含泪的双眼。

“醒啦,感觉怎么样……”我妈哽咽着问。

我当时感觉浑身都痛,不知道哪里受伤了,也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想开口问两句,喉咙又痛的说不出话。

“哎哟,喉咙痛吧,你先喝点水,你爸去叫医生了……”

接着我妈便喂我喝了一点水,然后我爸便带着医生过来了。

看着他们二老一脸憔悴的样子,我心里特别的难受。

这么多年以来,他们没享到我的福不说,还要因为我受这样的罪。

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我没什么大事,断了的左手和脑震荡养一阵子都能好,不会留下后遗症。

我妈急忙道谢,将医生送到门口,然后才开始数落我,怪我开车不小心。

我一直没有回嘴,直到她说:“要是你出事了,丽丽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我念了那么多年的孙子啊,现在总算是有着落了……”我才猛地抬起头。

他们怎么知道陈丽怀孕了,难道陈丽告诉她了。

果然够厉害啊,竟然想越过我,让我妈帮她保住这段婚姻。

从我结婚那年开始,我妈就一直想抱孙子。有时候半夜三更睡不着,都会打电话给我,让我赶紧帮她生一个。

她甚至还说过,只要陈丽生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她都奖励我们十万块钱。

如今陈丽总算是怀上了,她肯定特别的高兴。

只可惜啊,这个孩子注定不是我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做了好久的心里建设才说:“妈,我要和陈丽离婚,那个孩子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要。”

我妈脸色一沉,没有预料中关怀和询问,而是苦口婆心的说:“江阳啊,当初你和陈丽结婚的时候,我和你爸确实不怎么看好。但自从陈丽进了家门,我们也没有说过她半句不是。你们小两口闹矛盾,我和你爸也尽量一碗水端平。这一次也一样,别说陈丽怀了你的孩子,就算没怀,我也容不得你胡闹。”

“妈,你什么意思?”

“你养在外面的女人刚才过来了……她当着我们的面,指着陈丽的鼻子臭骂,闹得陈丽直喊肚子痛。要不是我让陈丽先回去休息,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我妈是什么意思!

“妈,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时候在外面养女人了?”

和陈丽在一起的这十年,我从未动过别的心思,哪怕陪客户去洗浴中心,我也从不碰那里的小姐。怎么可能在外面养女人?

我爸忽然吼道:“误会!陈丽早就让人调查过了,照片都拍了一大叠,转账记录也全都拿给我们看了。半年花了八十万啊,你倒是真舍得……”

我妈瞪了我爸一眼:“你发这么大脾气干嘛,儿子还在床上躺着呢!”

然后又对我说:“陈丽说她昨晚拿着证据跟你摊牌,逼着你和外面那个女人断了,你不但不听,反而把陈丽打了一顿,还诬陷她和张磊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可是你的不对,等你好了之后,赶紧和那个女人断了,然后跟陈丽道歉,求她原谅你。不然,我和你爸就和你没完。”

我气的脑袋发痛,胸口剧烈起伏有点喘不过气来。

明明是她背对着我偷人,还将责任往我身上推,有她这种不要脸的人吗?

“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他背着我偷人被我抓到了,我至始至终都没有找过其他的女人!”我激动的跟我爸妈解释,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

我妈下了一条,急忙按住我说:“好了,好了,先不说了,等你病好了再说。”

“不,不是这么回事,是陈丽背着我偷人被我抓住了,我真的没有碰过其他女人……”

“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了,等你好了再说。”我妈焦急的说,然后又跟我爸说:“赶紧喊医生啊,你看伤口都出血了。”

我爸骂骂咧咧说了两句,转身离开了病房。

没一会儿的功夫,医生就进来了。

他们劝我要冷静,不要激动。但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只想跟我爸妈解释清楚,我是清白了,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陈丽的事情。后来医生没有办法,给我打了一只镇定剂,我才重新安静下来。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爸妈也不在身边。

在那寂静的医院里,我耐着性子回想了一下这件事。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半年花了八十万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陈丽早在半年前,就开始在计划这件事了?

可我可以肯定,我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亲密接触,唯一一次例外就是上个月那次应酬。

上个月我和张磊请客户吃饭,由于客户要求,我特意叫了几个小姐。

那个客户的酒量很大,我喝的有点多,但我脑袋还是清醒的,哪怕应酬完了之后,小姐将我送去房间,我也记得我坚持让那个小姐离开了,并没有碰过她。

第三章 车祸还是人祸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衣服全都到了地上。

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睡梦中脱下来的,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想到这一点,我急忙拿起手机,给酒店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那边才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

我没有心情寒暄,直接问起了那天的事。

经理想了一下说:“我也不记得了,要不明天我去公司查一下,然后再把那两个小姐的信息发给你吧!”

“两个?不是叫了三个吗?”

“没有啊,你们公司的张总说你不好这一口,让我只叫两个小姐上去。”

原来是这样,那陪我的那个小姐,一定是张磊特意安排的了。

说不定我的衣服也是张磊脱的,然后趁我睡着了,拍了我和那个女人的照片。

我睁着眼睛到天亮,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我妈提着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

“醒了啊,我给你熬了粥,你赶紧趁热喝一点。”

我妈帮我把粥倒进碗里,然后坐在床边亲自喂我。

我一点胃口都没有,闭着嘴巴没有开口。

“怎么了,你赶紧吃啊!”

“妈,我想和你聊聊陈丽的事情……”

我妈把碗放下,叹了一口气说:“这有什么好说的,你和那个女人断了,然后回去和陈丽好好过日子。”

“我真的没有找过别的女人。”

“那照片是怎么回事,转账记录又是怎么回事?儿子啊,做错了事情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条路走到黑。”

“那都是陈丽陷害我,她和张磊早就勾搭在了一起。要不是她暗中帮忙,张磊怎么可能把我赶出公司,我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什么,张磊把你赶出了公司?。”我妈一脸吃惊,这才开始相信我。感情的事情我可以说谎,但公司的事情我不可能说假话。

我将所有的事情都跟我妈讲了一遍,从张磊和我摊牌,到我抓奸在床,所有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妈!

我妈擦着眼泪说:“我看了那些转账记录和照片,还以为是你在外面找了人!谁知道竟然是那两个没良心的联起手来害你……我这就去找她问问,看我们江家到底哪里对不起她,她要这么拐着弯的害你……”

“妈,你回来,你快回来……”

我妈冲到门口,刚打开门,就被两个穿制服的警察挡住了去路。

“请问,江阳是住这个病房吗?”

我妈吸了一下鼻子,急忙说:“对,对,对,他就在里面休息。”

突如其来的变化,打断了我妈的计划,让她不得不留了下来。

警察走到我的床边问:“是这样的,我们是来找你了解一下前天晚上的事情的。”

“哦,你们想问什么?”

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闯的是黄灯,所以责任肯定不在我的身上。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重点根本就不在责任的划分上,而是问我说:“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知不知道有什么人想害你?”

“怎么了?”

我一脸不解的问,不是车祸吗,怎么问起了这个?

“这是我们找到的监控,你仔细看看!”

警察拿了一个平板给我,只见微黄的灯光下,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等我开车经过的时候,那辆货车忽然加速,朝我撞了过去。

“这,你们的意思是,我的车祸不是意外?”

“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心里阵阵发寒,他们真的是狠啊,竟然想要弄死我……

“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警察问。

我点了点头,将张磊和陈丽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我只得罪了他们两个人,如果有人想杀我,那幕后凶手一定是他们。

警察走了之后,我妈哭的更厉害了。她趴在我的身上,不断的说我的命苦,奋斗了这么多年,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觉得很不值得,但我没有哭,而是想着怎么才能把我失去的东西,原原本本的要回来。

如果说以前,我爱陈丽爱的刻骨铭心,那我现在对他的恨,就恨得深ru骨髓。她背着我找男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想要我的命……

中午,我妈回去给我做饭,而我则给我的高中同学刘子峰打了一个电话,刘子峰是一名律师,专门负责婚姻纠纷。

他先是对我的事情唏嘘感慨了一阵,然后才跟我聊起了正事。

他说陈丽准备的很充分,不但在紧要关头怀上了孩子,还帮我伪造了一个小三,而我虽然抓奸在床,但一没录像,二没拍照,三还没有证人,所以去了法庭也是白搭。

也就是说,如果离婚的话,我极有可能什么东西都得不到。

但陈丽有一点很奇怪,在这么有力的证据面前,她不但不同意离婚,反而还变着法子想和我过下去。如此自相矛盾的做法,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所以刘子峰建议我,先不要去想着离婚,而是搞清楚陈丽到底想干什么。

只有摸清楚了陈丽的底,找到了她chu轨的真凭实据,我才能在这场婚姻中全身而退。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刘子峰说的很有道理,陈丽肯定还有别的目的,不然她不会坚持和我过下去……

中午我妈来送饭,身后跟了一大家子的人。

我大伯父母、二伯父母、三伯父母都来看我。

他们围在我身边,一起声讨张磊,大骂陈丽不要脸。

我知道他们是想安慰我,但我却觉得特别的难堪,好像最痛苦的伤疤被人强行揭开了一样。

但我并不怪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为我好。

我这六个伯父母都是可怜人,他们原本每家每户都有两个孩子,可我读高中的时候,堂哥堂姐一起出去玩漂流,全都遭遇了意外,离开了人世。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便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我身上,有时候甚至比我爸妈还有宠我。

应付完他们,我爸妈那些街坊邻居又过来了。

我并不是没有礼貌只是精力有限,疲于应对,所以趁着我爸在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像我妈抱怨道:“怎么连他们都知道了?”

“可能是你二伯母说的吧,她嘴巴快,喜欢到处乱传消息。但他们只是来探病的,并不知道你和陈丽的事。”

那就好,这要是都知道了,那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又来了,我以为又是哪个街坊邻居来了,但抬头一看,只见陈丽他们一家人出现在门口。

而且他们中间还站着很眼熟的女人,但那个女人具体是谁我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就在我打量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在看着我,她忽然大喊一声,朝我跑了过来。

“阳哥,你怎么,你伤到哪里了?”

女人趴在我身上,一脸关心的看着我那亲密的样子就好像我们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关系一样。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记起了她是谁,她就是那天陪我喝酒的女人……

此时周围的街坊邻居已经像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我急忙推了一下那个女人说:“你干什么,赶紧滚开?”

“阳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陈丽怀孕了你就要疏远我?可是你答应过我,要娶我的啊……”女人演技很好,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我也是知道廉耻的,要是你没有说过要娶我,我也不会低头做小。现在你骗了我的身体,难道就要抛弃我吗?”

“你闭嘴,不要说了?”我急忙吼了一句。可那女的还是在那说个不停。

那些来探病的人已经炸开了锅,纷纷在那指指点点说个不停。

我爸妈盯着那个女人,脸色特别的难看。他们都是爱面子的人。如今当着这些街坊邻居的面闹了这么一出,心里肯定特别的不好受。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丽冲了进来,她跪在我妈的面前,抱着我妈的腿说:“妈,你可一定要为我主做啊……”

第四章 一场闹剧

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这些街坊邻居是陈丽叫过来的。

她联手那个女人一闹,我爸妈的亲朋好友就都以为是我对不起陈丽。

以后如果我和陈丽离婚,那我和我爸妈都会被人议论一辈子。

幸好我爸妈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然他们脾气一上来说不定还会骂我一顿,逼着我对陈丽低头。

只见我妈说:“你赶紧起来吧,我受不起你这一跪。”

“妈你这是在怪我吗?可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啊?”陈丽哭着说。

“哼,你还没有做错。难道你要我将儿子害死才知道错吗?”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清楚,今天我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给你留一点面子,就不把话说明了。”

陈丽哽咽一声说:“您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不管怎么样,您始终都站在您儿子那边。”说完她便转身往门口跑去。跑了两三步,她忽然停住脚步蹲了下去,然后捂着肚子说:“啊,好痛……”

下一秒她家人就冲了进来,气势汹汹的说:“亲家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责怪你儿子在外面养人,反倒怪起我女儿来,我女儿肚子里可怀了你们江家的孩子,出了事也是你们江家的损失。”

我妈梗着脖子说:“你给我闭嘴,难道你真要我说出来你女儿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吗?”

“我女儿干了什么?”

“你女儿,你女儿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而且还联手别人来害我儿子,多亏我儿子命大,要不然就被你女儿害死了。”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儿女清清白白,本本分分,从来没干过任何对不起你儿子的事情,但是你儿子在外面养人确是板上钉钉的事。”

“我说的都是事实。”

“证据呢,没有证据就是胡扯。我手里可有不少你儿子chu轨的证据,不信你们大家看看,这些照片是什么,这些转账记录又是怎么回事……”陈丽的爸妈以一敌二,一个和我妈妈对骂,一个分发所谓的证据。

一时之间整个病房都炸了锅,那些街坊邻居纷纷在那劝我爸妈,叫他们好好管管我,别让我乱来。我爸妈和他们解释,但说破了嘴都没有人听听他们的。

陈丽的爸妈见状,折腾的更厉害了,在那哭着喊着说他女儿命苦,找了我这个没良心的。

我气得牙关紧咬,胸口阵阵发痛,不顾身上的伤朝着他们吼道:“都给我闭嘴。”

但没有一个人听我的,我的声音渺小的像是沉入海底的石头一样,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且那个可恶的女人,又扑倒了我的身上,用她那恶心的身体不停的蹭我。她捏着她的胸口,撕开衣服紧贴着我的身体。

“阳哥,你不要这样嘛,这么多人看着,你不要这样嘛……”

我气得用力去推她,可受了伤的身体并不听我的指挥。哪怕我已经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但我还是没能将她推开。

房间里闹腾的声音越来越大,女人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我绝望的看着我爸妈,此时他们我和我一样,无力的应对着周围的那些人。

那些三姑六婆,亲戚邻居无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他们,批评他们。

他们有口难言,想说也说不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一轻,住我爸妈家楼下的周婶拉着女人的胳膊骂到:“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赶紧给我滚起来,”

女人紧紧的抱着我说:“不要,这是我的阳哥,谁都不能抢走。”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叫你gou引别人老公……”

周婶一边骂就一边拉着女人的头发扯。

“哎呀,你干什么!阳哥快点救我。”女人可怜巴巴的像我求救。

我用自己没有受伤的腿用力踹了她一脚,将她踹翻在地,然后指着她一顿臭骂。

不要脸的贱人,老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女人跌倒外地,周婶然后和周婶打了起来。

别看周婶身强力壮,但她终究年纪大了,也不知道那个贱女人用了什么手段,尽然一把将周婶推到了地上,然后骑在周婶身上打。

“打死你这个老太婆,自己更年期就不让别的女人享受。像是自己没长那玩意一样……”

周婶被打的哇哇直叫,一个劲的喊救命。

我当时救急了,想去救人可又下不了床,只能在那让那个贱女人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暴喝,一个医生在那吼道:“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都给我出去,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接着又有一群护士冲了进来,将陈丽和那些街坊邻居全都赶了出去,周婶也被他们送去检查了。

一时之间整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我爸妈三个人。

我妈当时已经被他们欺负的泣不成声,而我爸也含着眼泪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说:“这算是什么事啊……”

“爸,对不起,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我哽咽着说。

人言可畏,我这个不怎么和那些邻居们接触的人脸上都挂不住,更何况是每天和他们打交道的我爸妈他们了。

而且我爸又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一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如今被人指着鼻子骂,心里肯定特别难受。

第五章 这个婚离不了

“算了吧,反正我们家也快拆迁了,到时候换了新家,见面的时间就少了。”

我爸妈住的地方是老城区,那里前几年就传出了拆迁的消息,一直到今年年初才有了一点动静。

但哪怕真的拆迁了,我也要把事情解释清楚。我不想被人戳一辈子的脊梁骨!

今天这一出戏陈丽演的很好,她不但把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众人面前,还让我们一家人出尽了洋相。

以后就算我跟她离婚,那些人也会在背后说:看吧,这就是那个傻bi,为了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抛弃妻子。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又开了,陈丽捂着肚子,一脸惨白的走了进来。

我一见到她,就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拿起枕头砸过去骂道:“你他妈的还有脸来?”

陈丽不躲不避,含着眼泪看着我说:“江阳,你不要这样,我是来找你协商的,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不是来打架的,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真是当了表子还要立贞坊牌,目的达成之后,立马就变了样。

“我们走到这一步,我有错,你也有错,谁都不能怪谁。你看在孩子的面上,在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摒弃前嫌,好好的过下去好不好。毕竟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我气得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爸妈就指着陈丽的鼻子一顿臭骂。

他们是真的气得不行了,不然不会说那么难听的话。有些词甚至我这辈子都没听他们说过。

这一次陈丽没有回嘴,她低着脑袋默默的流泪,直到我爸妈骂累了,声音渐渐的小了,她才哭着说:“爸、妈,我承认我和张磊确实不清不楚,但我也是有苦衷的。是江阳请张磊回家喝酒,张磊趁江阳喝醉了,然后把我,把我强了我,还拍了一些照片,威胁我和他保持这种关系,否则就把照片交给江阳,让江阳和我离婚。”

“我真的很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昧着良心和张磊在一起。至于公司和车祸的事,我全都不之情。那个小三也不是我安排的,你们不能只听江阳的一面之词,不相信我说的话。”

好一个陈丽,都这个时候了,还将责任往我身上推。

如果她真的不愿意,那为什么会护着张磊,为什么不让我一刀把张磊砍了。

我气得想撕烂她那张嘴,但想了一下我又忍住了。

我发过誓,要将自己失去的所有东西全都讨回来。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算和她离婚,也分不到什么东西,而且还会被那些街坊领居指指点点。所以我只有找到了她chu轨的证据,证明了我是清白,才能和她翻脸。

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全力压下心中的怒气问:“真的是张磊强迫你的?”

“对,就是上个月五号,你带他回家吃饭的时候发生的……”

那一天我记得,当时快到端午节了。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找到我,让我帮他找一批便宜的泰国米做节礼。

正好我们超市有一家做泰国米的供应商,我和供应商聊了一下午,谈成了这笔生意,赚了七万多块钱。

这七万多块钱其实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这批米对方很满意,他说以后还来找我,而且还推荐了其他部门的人来我们超市。

也就是说,通过这件事,我成功的撕开了政府这条口子,以后只要处理的好,每次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有一笔大销量。

事情谈成的那天晚上,我请张磊回家吃饭。饭桌上我其实并没喝多少酒,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下子就喝醉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

“你记起来了吧,那一天要不是你喝醉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陈丽又哭了起来。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拼命的往下掉。

我牙关紧咬,装作心中有愧的样子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像你道歉。”

我让了一小步,陈丽也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没有咄咄逼人的责怪我,而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不,你不用道歉,错的人是我。要是我提前把事情告诉你,你可能就会看清楚张磊的真面目,不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都怪我太爱你了,害怕失去你,所以不敢跟你说出实情……”

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情真意切啊,要不是我已经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可能还会被她感动。

“江阳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保证从今以后,我不会在和张磊见面,咱们好好的过日子,一起将我们的孩子抚养长大……”

“你先回去吧,让我好好想一下。”

“江阳,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说了你先回去,我要考虑一下。”我忍不住加重了语气。

“好吧,那我先走了。”

陈丽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等她一走,我爸妈就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跟他们解释说,现在陈丽不但掌握了舆论,还掌握了证据,强行和她离婚,吃亏的肯定是我。

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和她耗着,等我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都抢回来之后,再和她离婚。

我爸妈又是一阵叹息,但他们尊重我的决定,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逼我。只是叫我多留一个心眼,不要被陈丽的花言巧语骗了。

接下来我又在医院待了几天,然后便回家了。

以前家是我最喜欢待的地方,不管在外面多累,只要一想着家,我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但现在,家却是一个压抑的地方,只要一踏进那个地方,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陈丽那个贱人啊,竟然在我和房间里,和别的男人乱来。

家里就陈丽一个人,她把扶到床上,然后对我嘘寒问暖,问我饿不饿,想吃什么东西。

我冷着脸对她,说自己困了,然后蒙着被子呼呼大睡。

本来我是不要睡的,但是躺的久了,睡意就上来了。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下半身忽然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我思绪一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档子事。

半睡半醒之中,一个虚幻的女人在我身上游荡,我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温暖,她的深浅,她的柔滑。

“啊……”我低吼一声,下半身猛地挺了一下,一股炙热从我的身体喷洒而出。与此同时我睁开了眼睛,只见不着寸缕的陈丽正趴在我的身上。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