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山野小郎中刘傻根_山野小郎中免费阅读by嚣张梦神

发布时间:2018-10-13 09:38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山野小郎中刘傻根

山野小郎中全文阅读

山野小郎中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山野小郎中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嚣张梦神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山野小村医》,小说山野小郎中全文讲述了主角刘傻根意外得到上古神物神农鼎,自此看病发财两不误,看他会如何带领全村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第1章 美妇的癖好

  “傻根哥,我嫂子生病了,你帮着给看看呗?”

  “俺不会看病,你应该找大夫去。”

  “上次我那小花狗生病了,不是你帮着看好的吗?”

  “这……”

  刘傻根陷入迷糊之中,可看着只有六岁的田小乐,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刘傻根是孤儿,从小被村里的一个老村医收养,跟着学了一些看病的本事。不过,他从没给人看过病。因为,那个老村医就是因为治死人后太过内疚才抑郁而死的。

  打那之后,刘傻根更加坚定这辈子不给人看病的想法,只有偶尔的时候,帮着村里人治治牲畜。

  给牲畜治病好啊,这东西就算治死了也不用赔命,更不用内疚和自责。实在过意不去,顶多配俩钱完事。

  而且,听从城里打工回来的人说,现在外边给畜生治病挣的钱,比给人治病挣得还多。

  不过,田小乐的话却让他上心了。原因无它,只因为田小乐的嫂子是远近出了名的大美人。

  田小乐的嫂子叫李巧云,原本不是村里人,是一年前从镇里嫁到他们村的。

  当年接亲的时候,李巧云的美貌着实惊艳到他们靠山村的人了。

  刘傻根也在被惊艳的那群人中间,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对方那奶白的肌肤,纤细的柳叶眉,以及那不堪一握的腰肢,都与村里那些粗手大脚,皮肤黝黑的女人形成鲜明对比。

  在当时的刘傻根看来,这李巧云简直比电视里那些明星还漂亮,几乎可以和仙女媲美。

  然而,事有不谐,结婚没过一个月,他那丈夫田大乐就出车祸死了。

  这件事一出,李巧云家的门口霎时间冷冷清清。

  村里算命的王瞎子说李巧云是克夫命,这辈子还得克死两个男人才算。

  起先,这话谁也没信。可没过多久,李巧云的老公公就死了,这才引起大家的重视。

  刘傻根从来不信这一套,他们家和李巧云家住的不远,有时候,他一个人没法做饭,还偶尔去李巧云那里吃。

  在他的眼中,李巧云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就像春风一样,总是让人心里暖呼呼的。

  现在听到李巧云生病,他心底的那点坚持早就松动了。

  “小乐,你嫂子到底生啥病了?”

  “傻根哥,俺也不知道嫂子生啥病了,俺只是晚上起夜的时候,见到嫂子光着身子跪在屋里,拿着一根柳条抽她自己的屁股,打红了她都不知道疼,你说这是啥病啊?”

  “呃……”

  刘傻根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副极为香艳的画面,美艳不可方物的李巧云,轻轻褪下衣裤,盈盈下拜倒于尘埃之中。一手拿着柳枝,眉目传情的回头看着自己……

  “傻根哥,你裤子里有老鼠,还在动呢!”

  田小乐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孩子,见到刘傻根的裤裆中突然支棱起来,赶忙用手去抓。

  他这一抓,着实把刘傻根给抓的欲仙欲死,一脸的痛苦与纠结。

  “小乐,赶紧把手松开,不要抓……别拔,那不是萝卜……”

  刘傻根好不容易把田小乐打发走,心里决定,今天晚上去巧云姐那里看看。

  按照他的分析,李巧云应该不是生病。可如果没生病,她干嘛拿柳条打自己屁股呢?难道,还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原因?

  深夜,李巧云家。

  李巧云安顿好小叔子田小乐,帮他把被褥掖好,就轻轻推门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巧云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熬不过这漫漫长夜。

  纠结到夜里九点多的时候,她实在是躺不住了,总觉得心里像是有一只小猫在挠似的。她起身来到院子里,看着天上那轮明晃晃的圆月,感受着从山上吹下来的夜风,神智这才恢复几许清明。

  然而,这也只是暂时性的。当她站在院中一会儿,那几许清明就又被清冷的夜风给吹走了。

  感受心底再次袭来的孽火,李巧云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可面临残酷的现实,她却只能忍受着心底那蚀骨的孽火灼烧。

  毕竟,她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李巧云猛地看见月光下菜园里长势正好的茄子,只觉得心底的那根琴弦被拨动,两腿间也传来一阵猫挠痒痒的刺挠感觉。

  此情此景,一个羞死人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哪怕现在是深更半夜,没有任何人在场,她的脸上依然浮现出两团羞红的云霞。

  她走进菜园,摘了一根硬邦邦的茄子。当手心触到茄子根部的尖刺时,她整个人竟然生出偷情被人发现的羞耻感。

  这是一种极为奇妙的感受,是理性与感性中碰撞,灵魂与肉体的挣扎。虽然充满了对内心的谴责,但身体却诚实的表现出刺激的欢愉,让人自觉的陷入其中而不可自拔。

  李巧云咬了咬牙,终于从茄子秧上摘下了那根茄子。可当她回到院中,打算一解痛苦的时候,却猛然见到院中随着夜风漂浮的柳枝。

  她的思绪瞬间回到刚和田大乐结识的那段时间,那段充满了刺激和温馨的浪漫岁月。

  没人知道她为何放弃镇里那么优越的条件,非要奋不顾身的嫁入小小的靠山村。

  事实上,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渴望得到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恋人,而是一个可以满足她特殊癖好的伴侣。

  田大乐就是这样的人,两人一开始结识在网上。经过一年多的接触,和实践,她发现,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那个人。因为,她们两个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追求。

  婚后的生活也还算甜美,正应了那句老话,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

  然而,这样的生活并未持续多久,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打破。而她本人,也被打上了不祥的标签。

  此时此地,看到曾经在田大乐手中耀武扬威的柳枝,她突然生出一种极度羞耻和自责的感觉。就仿佛田大乐没有死,正像曾经一样,用那双既痛惜又爱怜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我不能对不起大乐,我不能……”

  想到此处,李巧云扔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柳树旁折下一根粗若手指的柳枝。

  “啪……”的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更外分明,却使得李巧云整个人一激灵。

  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疼的李巧云嘤咛一声流出泪来。

  夹杂着自责与悔恨中,李巧云抽的非常狠。可是,打着打着,身体却出现了异样的感觉,就在她即将飞入云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巧云姐,你这是在干嘛?”


第2章 被人撞破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差点把李巧云吓得灵魂出窍。

  她惊慌的回头一看,只见月色下站着一个年约二十的男青年。再仔细一看,可不正是经常来她家蹭饭的刘傻根吗?

  李巧云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间竟然也能被人发现。

  她低头慌乱的寻找衣服,却发现早就被她不知道扔哪里去了。当她摸索着衣服想要披在身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扯不动。抬头一看,刚刚还在院门的刘傻根,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正好踩在自己的衣服上。

  “巧云姐,你到底在干嘛啊?”

  刘傻根再次问了一句,这一问使得李巧云更加紧张害怕,恨不得立马跑回屋里躲起来一辈子都不要见人。然而,当她想要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腿早已经跪的发麻,连动都动不了。

  “我……”

  李巧云又羞又怒,脸红到脖子根,这使得站在一旁的刘傻根更加难以自持。

  在刘傻根的眼中,李巧云本来就属于那种梦中仙子的美人。再加之眼前这种香艳的场景,配合那羞答答,娇滴滴,美艳艳的表情,简直要让他经脉逆流,走火入魔了。

  刘傻根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想要借此来压抑心中升腾的孽火,却不料在寂静的夜空下,这一声吞咽显得极为突兀和刺耳。

  李巧云含羞带怯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娇声说道:“傻根,嫂子我……”

  刘傻根慌乱的点着头,道:“巧云姐,我啥也没看到,那个……你随意……”

  说完,刘傻根就用了极大的决心,把自己的头转了过去。然而,他转过去一会后发现,巧云姐正在用手拽自己的裤管。

  “巧云姐……你……你要干啥?”

  李巧云过了最初的紧张,反而变得有几分冷静。再加之刘傻根是村里出了名的壮小伙,她那一颗芳心早就抑制不住了。

  她噗嗤一笑,道:“傻根兄弟,你踩到姐姐的衣服啦。”

  刘傻根这才注意到脚下踩着的衣服,尴尬的抬起脚站到一旁。李巧云拿过衣服,轻轻披在身上,总算是遮住了自己的身子。

  就在她想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却不防身子不受使唤,还没起来就摔了出去。

  刘傻根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见李巧云要摔倒,赶忙出手扶了一下。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他这一扶之下,只感觉自己的臂弯有两团难以言说的柔软。

  李巧云的感受更加明显,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浑身酥麻的扑在刘傻根的怀里了。

  这一刻,李巧云只希望时间可以停止,让自己永远享受这只有梦里才能出现的温存。

  刘傻根傻傻的抱着扑到自己怀里的李巧云,他心中很是慌乱,大脑瞬间失去了思考功能,只剩下口鼻还在呼呼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他才艰难的开口。

  “巧云姐,要不我送你回屋?”

  李巧云嘤咛一声道:“好……不过,姐姐的腿已经麻了,走不动路……”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巧云不在自称田嫂子,而是以姐姐自称。或许,这样的称呼更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减少心中的负罪感。

  一听这话,刘傻根只觉得自己骨头都酥了,仿佛一股清泉环绕全身,使得自己身体中充满了力量。

  刘傻根一把抱起李巧云,由于李巧云只是披了件衣服,浑身上下几乎什么也没穿,抱在刘傻根的手里,那如丝一样顺滑光洁的脊背,以及那紧致弹性十足的大腿,给了他极大的诱惑。

  “傻根……你……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能走……”

  李巧云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以及极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即使如此,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依然觉得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刘傻根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依然如同刚刚那样傻傻的抱着李巧云,既不前进也不后退。

  就在两人暧昧的保持着一个极为尴尬的姿势之时,柴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李巧云紧紧的搂着刘傻根的胳膊,把自己的整张脸都埋进刘傻根那厚实的胸膛。而刘傻根则眼神冰冷的看向门口之处。只见,他们村的保安队长,也就是民间常说的狗腿子赖长发竟然站在那里!

  “哈,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在偷情,老子这就把全村人叫来,让人们见识下你们俩有多无耻下流!”

  赖长发刚从镇里喝完酒回来,本想借着酒劲来李巧云这里碰碰运气,哪成想,他惦记一年来的大美人,竟然白花花的躺在别人怀里。

  “二赖子,你不要胡说,我和巧云姐是清白的,我们两个什么都没干!”

  刘傻根一个孤儿天不怕地不怕,才不会在乎这点威胁。可对于李巧云这样的女人来说,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她在村里就没脸活了。

  赖长发在家里排行老二,因此村里人背地里都叫他二赖子。可当面这样称呼的人却很少,因为,很多人都怕他会报复。

  “呸,你他妈的当我傻呢!你们俩都几把这样了,还他妈跟我说啥也没干?”

  “我他妈不管你们俩干啥了,今天必须跟我也干一次,否则,老子就把你们俩的丑事说出去,让全村人都知道你们俩是一对狗男女!”

  刘傻根不在理会赖长发,径直抱着李巧云进了屋,一直把她放到炕上。那一边,赖长发见人没理他,反而要进屋里干好事,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也骂骂咧咧的闯了进去。

  等他进去的时候,李巧云已经穿戴好衣服,神色冷静的站在屋地里。只是,她那隐隐发抖的身体,已经毫无血色的嘴唇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赖长发酒劲上涌,只觉得脑子一热,直接就朝着李巧云扑了上去。


第3章 美人的烦恼

  “李巧云,你这个贱货,我找了你那么多次,你都不搭理我,竟然跟这个穷小子鬼混……”

  “今天不论如何你也要跟我一次,否则,我让你们俩在村里臭大街!”

  李巧云慌乱的爬到炕上,瑟缩的躲在角落里发抖。赖长发见此更加气血上涌,只觉得多年未曾有过的冲动在体内奔腾。

  然而,就在他也爬到炕上,打算一亲芳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子腾空,不受控制的向下出溜起来。他回头一看,只见刘傻根正拽着他的腿往下拉。他使劲的抓着炕席,想要阻止这股向下的拉力,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刘傻根的对手。

  赖长发挣扎了几下,就被刘傻根拽到地下。这还不算完,他拎着赖长发的大腿,硬生生的把赖长发从李巧云的屋里给拽到院外的土路上,这才砰的一声把他仍在地上。

  “刘傻根,你他妈的敢摔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面对赖长发的威胁,刘傻根只是报以冷笑。随即,捏紧拳头朝着他的腹部就是狠狠的一拳。这一拳把赖长发的隔夜饭都打了出来,一张嘴如同喷泉一样喷涌这难以名状的物质。

  赖长发吐了个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才恢复几分神智,却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刘傻根的对手。因此,他眼珠一转就大喊大叫起来。

  “杀人啦,刘傻根杀人啦!”

  “刘傻根跟李巧云偷情被我撞见,要杀我灭口啦!”

  乡村的夜晚一直是很宁静的,他这突如其来的两嗓子,引得村东头的狗一直叫到村西头。

  李巧云家前后所有的邻居率先亮起了灯,不多时,一根根手电朝着赖长发的方向晃了过来。

  这一夜,很多村民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齐齐看到刘傻根疯了一样殴打赖长发。

  这顿打的那叫一个解气呀,村里的村民,几乎都被赖长发这个无赖给祸害过,只是害怕这家伙报复而敢怒不敢言。

  “傻根,使劲打,打死这个王八蛋!”

  “傻根哥,你帮我多打两拳,我家的大黑狗,就是被这家伙给套走的,呜呜呜……”

  “傻根那孩子,下手轻点,可千万别出人命啊。你这么好的孩子,给王八蛋陪葬可白瞎了。”

  周围的村民说啥的都有,唯独没人上前拉架。当然,他们也是对傻根的出手有信心。因为,傻根名叫傻根,但不代表他真的傻。这家伙从小打架就没输过,八九岁的时候就带着村里的小孩撵的别村的娃娃落荒而逃。

  “傻根兄弟,别打了,我再也不胡说了……呜呜呜……别打啦……”

  被刘傻根打了十几拳,外加十几脚的赖长发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哀求起来。

  听到赖长发的哭喊声,刘傻根也觉得打的够用了,随即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问道:“你以后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怎么算?”

  赖长发赶忙说道:“傻根兄弟,今儿是我喝多了,我以后要是再敢胡说八道,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刘傻根收回脚,朝着周围的村民一抱拳,道:“父老乡亲听好了,赖长发承认自己胡说八道了,你们以后可要给我作证啊!”

  其他村民纷纷附和,一起充当这个见证人。

  事实上,村民们都心知肚明。那李巧云一年前就死了丈夫,这守节期早就满了,别说跟人好了,就是嫁人也是理所当然,哪里轮得着他们说闲话?

  再说,人家刘傻根是村里土生土长的好后生,哪里配不上李巧云那死了丈夫的寡妇?

  因此,村里的老人都为刘傻根叹息,却是没人说任何怪话。

  放了赖长发,刘傻根很想去跟李巧云说一声。可是,眼下这么多人看着,他实在不好意思登这个门,只能在万众瞩目下回到自家院子,躺在炕上一个人发呆。

  其他村民见事情结束,也就回去睡觉了。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深夜十二点的时候,靠山村万籁俱寂,刘傻根再也躺不住了,穿好衣服去了李巧云家。

  他推开李巧云家的院门,伸手去拉房门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动。

  正在这时,房间中的灯亮了,他看到李巧云手持菜刀来到门口。

  “谁!”

  “巧云姐,我是傻根呀!”

  李巧云听到刘傻根的声音,颓然无力的放下菜刀,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门板上。

  经历刚刚赖长发那件事,她心底那点旖旎的情愫早就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担忧和害怕。她到不是怕村民传出啥有关于自己的闲言碎语。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一年来她早已习惯了。

  李巧云是怕影响刘傻根的前程,怕因为和自己扯上关系,耽误刘傻根以后娶媳妇。

  不管从哪方面看,刘傻根都是村里出类拔萃的后生。不仅人长的俊,就是脾气和性格也好。更加难得的是刘傻根有手艺,懂得给人和牲口看病的本事。

  男人只要有个手艺,那就不管走到哪都能混上一碗饭吃,这样的好条件,十里八村那还不可着他挑媳妇,哪里轮得到自己这个丧门星的寡妇?

  “傻根,啥也别说了,今儿是巧云姐对不起你,咱们以后别见面了,呜呜呜……”

  说出这番话,李巧云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她也有恨,她也有怨,她也有不甘。可再多的爱恨缠绵,也抵不过自己是个克夫命的事实。

  她正是因为喜欢刘傻根,才会狠下心肠说出这番话。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克夫命影响刘傻根……

  刘傻根在门外听了这个话,也觉得自己的心碎了。他无法理解巧云姐前后不到仨小时,咋就判若两人了呢?明明刚刚两人之间还有这难以言说的情愫,为何转眼间就要形同陌路?

  “巧云姐,你咋了,是不是二赖子又来骚扰你了?”

  “巧云姐你别怕,一切有我呢,我这就收拾那二赖子去……”

  “傻根……姐根本不喜欢你,你别多想了,赶紧回家睡一觉,把今天的事忘了吧……”

  “巧云姐,你到底咋了……”

  当刘傻根再次问出这番话的时候,只听到李巧云在门后近乎用嘶吼一样的声音喊出。

  “刘傻根,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看不上你,我嫌你穷,我嫌你没本事,我嫌弃你是孤儿!”

  刘傻根从来不介意自己穷,更不介意自己没本事,只是对自己是孤儿这事一直耿耿于怀。在听到李巧云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李巧云家。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李巧云瘫坐在地上哭了整整一夜。


第4章 巨额赔偿

  第二天清晨,村民们刚刚吃过早饭,打算下地干活的时候,突然见到一辆警车闯入村子。

  对于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来说,见到警车的概率不亚于见到彗星。因此,很多人第一时间就慌了神,四处打听谁干了啥坏事。

  有知道昨天夜里那件事的人,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想,却也因为顾忌刘傻根的名声而不愿意嚼舌根。

  只有赖长发不同,显得很是意气风发。因为,这警车就是他叫来的。

  他是村里的保安队长,跟村长关系不错。通过村长的关系,这才跟乡上派出所搭上线。

  “哈哈,王警官您咋这么早就来啦,晌午再来也不迟嘛……孩儿他娘,赶紧去小卖部看看有啥好菜,不管多少钱的,只要有的都买回来!”

  王振宇表情淡淡的跟热情的赖长发握握手,连忙道:“嫂子不用忙,我们也是接了所长的命令,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赖长发一听了解情况几个字儿,整个人顿时变得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王警官,你看我这脸,还有我这肚子……哎呦,被刘傻根那家伙打的那叫一个惨啊,怎么也算重伤害了吧?你们可得把他给我抓起来!”

  王振宇只打眼一看,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无非就是个打架斗殴,人家对方出手准头好的很,根本就不伤筋不动骨,就是有点淤青而已。

  按照正常情况,连治安拘留都够不上,顶多是罚款两百教育一顿,再让其负责点医药费。

  其实,医药费也没多少,无非就是一瓶红花油的事。只是一般遇到这种事,被打的总会不依不饶的想多讹点。

  “先看看再说吧!”

  王振宇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一方面是鉴于赖长发的伤势并不严重,另一方面也要看看打人者是谁。如果打人者很有势力,那这个看看再说就是不了了之的代名词。

  刘傻根昨夜从李巧云家回来,就躺在炕上生了一夜的闷气。他非常不理解李巧云为何前后矛盾,明显判若两人的说辞。而且,为了撵他走,还说出那样让他难以接受的话。

  “孤儿怎么了,孤儿也不是我的错,跟我提这个干嘛!”

  正在生闷气的时候,刘傻根突然听到警笛声响。他一个骨碌翻身起来,只见赖长发跟着一个头戴大盖帽的警察正从一辆警车上下来。

  见到这样的场景,刘傻根当场就慌了。

  他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啥时候见过这阵仗啊。

  “妈的,我昨儿个不过是打了那二赖子几拳,不会把警察都招来吧!”

  正想着的时候,大盖帽警察已经在二赖子的带领下进了刘傻根的家。刘傻根当即想从后窗逃走,可是当他一只脚已经踩到窗沿上的时候,却又缩了回来。原因无他,只因为后窗外边也有一个大盖帽。

  “妈的,多大点事啊,还给老子来个前后夹击!”

  见到逃跑无望,刘傻根反而冷静了。他昨天出手很有准头,只是挑着二赖子的软肉招呼,并未打到要害部位。这样打顶多是让他疼上几天,绝对不会伤筋动骨。

  说起来,这还是他养父从小拿笤帚嘎达逼着他学的功夫,说怕他长大被人欺负,不知道下手轻重再把人给打坏了。

  刘傻根也就稀里糊涂的学了起来,不过,他那老中医养父却教的很认真,不仅叫他站桩练气的内养功夫,还拿出练习针灸的小铜人教他认准人体的要害部位,哪里可以一招毙命,哪里可以打出内伤,哪里可以把人打疼,却又不会打出问题等等。

  刘傻根先是打了盆水,平平静静的洗了一把脸。又在柜子里找了两条没有补丁的干净衣服,再随手找个包袱给包起来。

  按照他的想法,这事既然惊动政府了,那肯定不能善了。搞不好,自己肯定要被抓进去待段时间。

  反正他也是老哥一个,家徒四壁没收没管,去哪儿不都是吃饭睡觉吗?

  因此,刘傻根并未把蹲大牢当成多恐怖的事情。

  赖长发领着王警官进入刘傻根家中的时候,见到的是刘傻根正襟危坐的坐在炕沿上,在他的手边还有一个打好结的包袱。

  “哟,这是要跑吧,连包袱竟然都打好了?”

  “切,这点破事还值得跑一趟?我这是等着你们来抓我,给我找个吃饭的地方呢!”

  “王警官你看看,这刁民太可恶了,竟然把政府的教育当成混饭吃的地方。这样的不法之徒,你们政府可一定要严惩不贷,不关他百八十年不能放出来!”

  王振宇也是眉头一皱,这倒不是因为刘傻根的话而生气,纯粹是被赖长发给膈应的。就这点打架斗殴的破事关人百八十年?你还真当政府是给你家开的啦?

  不过,这些话他不方便说出口,毕竟,赖长发这事是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他怎么也要办好。

  “咳咳,你就是刘傻根吧?”

  “我是!”刘傻根坐在炕沿边上晃悠着两条腿,既没有招待客人,也没有站起来的想法,显得很吊儿郎当。

  “你们这事我已经初步了解了,按照治安管理条例,你要罚款二百,并承担赖长发的医药费。如果你们二人能够达成民事和解,我们公安机关是可以不予立案的。”

  “这个……”

  赖长发和刘傻根都是一愣,不过,两人心中的想法则是截然不同。赖长发想的是,这件事难道就这样算了?刘傻根则想的是,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吧?

  “王警官,你看我这伤……”

  “赖长发,法律上有规定,你这伤根本无法定性为伤害罪,你还是想想要多少医药费合适。”

  与赖长发的愕然相比,刘傻根则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蹭的从炕上蹦下来,一边给那王警官端水,一边热情的招呼起来。

  “王警官,您大老远来的,怎么也得尝尝我们山里的泉水。跟你说啊,这水可甜了,比城里的矿泉水还好喝呢……”

  王振宇大老远来的,可不是为了他这一杯水。不过,见这小子这么上道,也还是欣然的接了过来。

  另一边,赖长发纠结了好久,伸出五根手指道:“要是不抓他也行,那得让他赔我五千块钱医药费!”

  “多少?”

  这次刘傻根和王警官同时发出惊呼,显然,赖长发说出的数字,严重超出两人的认知。


第5章 再进大山

  王警官出警的次数也不少了,这类的案件哪年都得处理几起。可就算把他十来年工作经验全算上,这样高的价码他也是头一次听到。

  去年一个村长把人打伤,也不过才赔了一千块钱医药费。即使那样,都算是历年来最高价了。他赖长发,不过一个保安队长,哪来那么金贵的肉?

  刘傻根则干脆的多,伸出两只手对王警官道:“王警官,你还是把我抓起来吧。五千块的医药费,就算把我卖了也换不来啊!”

  “这……”

  王振宇一阵沉吟,因为像刘傻根这样的情况,就算他能抓,人家拘留所也未必会收。而且,以刘傻根家里的情况来看,显然连个伙食费都掏不起,人家拘留所凭啥帮你白养着人?

  “这个……赖长发,你看看降点,别一下就想吃个胖子。”

  为了尽快把这点破事处理掉,王振宇竟然破天荒的替刘傻根求其请来。赖长发却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不松口。

  “不行,五千块钱,少一个子儿我都不干!”

  见实在是劝不住,王振宇也只好黑起脸来吓唬刘傻根。“刘傻根,听到没有,你明天这个时候要是拿不出五千块钱医药费,我可就只能把你抓起来了!”

  刘傻根算是破罐子破摔了,指着只有四面墙的房子道:“王警官,我家就这么个情况,你看看把这全部家当卖了能不能值五千块吧?”

  “这……这我不管,反正我给你一天时间去筹钱,如果明天这个时候见不到五千块,你就等着蹲大牢吧!”

  王警官说完狠话,直接上车离去。赖长发生怕刘傻根再揍自己一顿,也一溜烟的跑了。只留下刘傻根像个死狗似的躺在炕上,思索着去哪儿能弄到五千块钱。

  五千块啊,他长这么大兜里最多才五百块钱,那还是老中医养父死的时候,用牛车拉着他的尸体去县里的火葬场火化。打那之后,他兜里的钱就没超过五十……

  就在他一筹莫展,打算明天跟着王警官去吃牢饭的时候,一只冰凉柔滑的纤纤玉手摸了过来。他激灵一下就坐了起来,正好撞到李巧云那张精致的宛如画中仙子的俏脸。

  由于的角度太过巧合,两人竟然来了个亲密接触。

  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两人瞬间接触又瞬间分开。不过,刘傻根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沉浸在刚刚那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温存之中而无法自拔。

  “巧云姐……”

  “傻根兄弟……”

  过了好一会,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话,随后是诡异的沉默。

  “你先说……”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说完之后,两人又是同时笑了起来。

  李巧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风情万种,彻底征服了刘傻根这个血气方刚,冲动莽撞的无知青年。

  “傻根兄弟,还是我先说吧。昨天夜里的事多谢你了,要不是有你在,我肯定要被二赖子给糟蹋……”

  “巧云姐,这事以后不用再提了,我吃了你家那么多顿饭,出手教训他那是理所当然的……”

  “傻根兄弟,我刚刚听人说,那二赖子让你赔他五千块医药费?”

  “没有这回事,你别听人瞎说!”刘傻根故作淡定的否认。

  李巧云根本没信,自顾自的解开胸口的衣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看的刘傻根眼睛都直了。心想,该不是巧云姐想开了,打算和自己那啥吧……

  “巧云姐……你别忙着脱衣服,我还没做好准备呢……”

  “做啥准备?”李巧云一脸茫然的看向刘傻根,再见到对方脸上那饥色的表情后,腾地一下羞红了脸。“哎呀,你个鬼东西想哪儿去了,姐姐是想……”

  事实证明刘傻根想多了,李巧云解开衣扣后,伸手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红色布袋,强行塞给刘傻根。

  “傻根兄弟,这是我攒的点钱,你明天拿给二赖子吧。”

  刘傻根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红色的票票,随手数了数,正好五千块!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给他这么多钱的人会是巧云姐。

  此时此刻,刘傻根心中充满了感动。

  靠山村自古以来就有着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老百姓辛辛苦苦一大年,也未必能挣上五千块钱啊。

  巧云姐一下子拿出来五千,差不多是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了。

  “巧云姐,我不能要这钱,这太……你还是拿回去吧……”

  李巧云柳眉倒竖,急声道:“你啥意思,是不是因为昨天夜里那事,看不起巧云姐!”

  刘傻根登时愣住,因为,他想到了昨天在月光底下,有一个雪白的身子跪在地上挥舞柳条的倩影。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不知不觉就有了反应,在敏感部位支起一顶高耸的帐篷。

  “小家伙,原来你心思也不干净,哼哼!”

  李巧云很自然的就看到了这幕场景,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扭动着腰肢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时候,女人只要证明自己拥有征服男人的魅力,就根本不需要男人的任何解释了。

  刘傻根懊恼的躺在炕上,静等帐篷自动落架。这么羞人的事情被巧云姐发现,以后还咋跟巧云姐相处啊!

  鼻端轻嗅着红布兜上特有的芬芳,刘傻根发现自己已经悄然消退的激情,竟然有再次卷土重来的迹象。他不得不赶忙收起这份沉甸甸的深情,起身正正经经的坐好。

  巧云姐家里啥情况,他这个土生土长的靠山村人不可能不知道。别看他们家以前人口不少,可上有老,下有小,日常开销也大。再加上不到一年多的时间,接连办了两次丧事,就算她们家原本有点积蓄,估计也早就折腾光了。

  现在巧云姐一次拿出五千块钱,极有可能是她的陪嫁。

  刘傻根再次陷入深深的感动,他决定振作起来,用自己的双手挣回这五千块钱,绝对不能使用巧云姐的陪嫁!

  刘傻根一向是想到就做到的人,他拿起许久未用的药锄,背起已经落满灰尘的药篓,向着北边高高耸立的长白山而去。

  自打老中医养父去世,他从未触碰过这些东西。现在为了自己,为了巧云姐,他不得不重新当一回采山客!


第6章 致命红斑蛇

  长白山自古以来就有采山客的传统,说白了,也是一种靠山吃山的无奈。

  人参就是采山客的主要目标,只是近些年野生长白参越来越少,采山客也就越来越少。

  现在想要采到真正的野生长白参,需要深入大山深处,不仅危险还未必能采得到。

  刘傻根与一般人不同,他从小就跟着老中医养父进山,对于山里的各种小道了如指掌。加之老中医有意培养他当一名合格的采山客,不仅教会他一些功夫,还教了他一些野外生存的手段。

  其实,以前刘傻根也经常进山。只是因为养父去世,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心气,颓丧了好长一段时间。

  李巧云的介入,使得他那干涸已久的心田,仿佛被灌入了九天仙露,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

  进了长白山,刘傻根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似在村里的懒散、颓败模样。他的两只眼睛,仿佛是两颗星辰,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

  在这长白山里,不仅有狼一类的犬科动物,还有黑瞎子这种庞然大物。因此,由不得他不小心。

  为了尽快深入山里,他走了只有野兽才会走的小路。这条路上不仅危险重重,更加让人望而却步的是需要攀爬一道道山梁。一个不小心,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尽管有如此多的困难,接近中午时分,他依然来到了一座人迹罕至的小山岗上。

  一上了山岗,刘傻根眼前的景象就变得极为漂亮。这里不仅有翩然起舞的蝴蝶,还有忽起忽落的锦鸡,与外界的荒凉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这座山岗是刘傻根和养父无意间发现的,发现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秘而不宣。因为,这里是罕有没有人类涉足的地方,原生的动植物保存的非常完好。尤其难得的是,这里竟然是一片适合长白参生长的地方。

  野生的长白参到底多值钱?

  刘傻根不知道现在的行情,可是,几年前他养父挖到了一颗纯正的野生长白参,可是足足卖了五千块呢!

  在他想来,只要找到一颗真正的野生长白参,足以用来赔付二赖子的医药费了,自己也就不用遭受牢狱之灾。

  其实,如果只是他自己一个人,他倒是宁愿进大牢里白吃白喝几个月。可是现在不同了,他在人世间多了一丝牵挂,一份眷恋。

  “既然到地方了,那就赶紧干起来!”

  这地方说是小山岗,实际上一点都不小,想要把这里全都走遍,少说也得几天时间能够。因此,找长白参更多的是一种考验人品的事情。

  不知是上天保佑,还是刘傻根傻人有傻福,找了两个多小时,他竟然真的看到了一株野生长白参。

  刘傻根激动的数这上边的叶子,一品、两品、三品……

  “天啊,竟然是五品叶!”

  按照采山客的习俗,他们数叶子的时候不会说片,而是要说品。因为在中国古代官场中,品代表的是官员的等级。用来形容人参的叶子,可以表示他们足够的重视和尊敬。

  除了这方面考量,人参叶子的数量还关乎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有几品叶,代表人参就有几年的参龄。

  事实上,武侠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千年人参或者百年人参,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最起码,刘傻根从来就没见过长了一百片叶子的人参,更遑论一千片的了。

  看到人参,刘傻根并未第一时间就去挖,而是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头绳把人参给扎起来。

  按照古老相传的习俗,人参是有灵性的,如果不用红绳把它绑住,它会变成人参娃娃跑掉。

  绑上红头绳后,刘傻根依然没有开挖,而是拿出两个冷馒头,以及点燃三根香,开始祭拜山神爷。

  这也是他们采山客的习俗,因为这是靠山吃山,必须得感谢山神爷的馈赠。这既是祈求山神保佑,也是一种山里人不忘本的精神传承。

  忙完了这些,刘傻根才从药篓里拿出木质的药锄,沿着长白参的周围挖起来。

  大致挖出一个雏形之后,刘傻根就收起药锄,开始用手一点点的从土里往出挖人参了。

  之所以用手挖,主要是怕伤到人参的根须。

  人参和其他药材不同,它不仅是名贵药材,还是达官显贵,富商豪贾喜欢收藏的珍品。

  因为人参可以吊命,人在要死的时候,只有灌一口老参汤,就能再多延续一两个小时的命,可以从容的把后事交代完。

  一根品相完好,根须没有任何损伤的人参非常值钱。可一旦挖断了,或者根须破损严重,那就失去了收藏价值,只能沦为药店里给人配药的药品。

  一直用了四个多小时,刘傻根才把这根一指多长的人参给挖出来。

  其实,如果算上根须,这根人参少说也要有一尺长。他之所以用了四个小时,绝大多数时间都浪费在处理根须上。

  刘傻根小心的把人参用红布包好,打算就此下山的时候,突然感到小腿后部一痛,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他回头一看,登时吓出一身冷汗。只见一条足有两米长的红斑蛇,正吐着蛇信怒视着自己。

  刘傻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看出红斑蛇的愤怒,不过,他确实感受到了红斑蛇眼中所透出的森寒目光。

  这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愤怒,预示着红斑蛇还会咬上来!

  “难怪养父以前说过,天材地宝附近,必定有守护兽。显然,这颗长白参就是这条蛇守护的……”

  刘傻根顾不上其它,赶忙拿起地上的药锄挥舞过去。红斑蛇见一时找不到下口的地方,扭动着身子跑到一旁。不过,红斑蛇并未走远,而是一直警惕的看着刘傻根,仿佛在琢磨如何抽冷子在咬一口。

  挥舞了几次,刘傻根就觉得自己眼皮有些沉,肢体也有些麻木。

  这是红斑蛇毒素发挥作用的效果,如果再不赶紧治疗,他可能很快就会没命。

  可眼下他哪里有时间治疗啊?

  他只要一停下挥舞药锄,那条红斑蛇就会冲上来把他给吞了!

  常年居住在靠山村,他见惯了因为贪心硬生生把自己撑破的大蛇。

  刘傻根可不想自己被这条蛇给生吞下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