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家豪宋思雨小说_故事从她的谎言说起免费阅读by十二律

发布时间:2018-10-13 09:38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家豪宋思雨小说

故事从她的谎言说起全文阅读

主角叫家豪宋思雨的小说名字是《故事从她的谎言说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十二律,小说故事从她的谎言说起全文讲述了主角家豪陪着朋友去捉奸,却不想意外发现自己的老婆宋思雨出轨,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际遇呢?他会如何面对呢?

第1章 捉奸

  我晚上刚下班,哥们就火急火燎的找了过来。

  急促的样子像是在逃债似的,看着他满头大汗,我疑惑问道:“小南,你咋了?”

  小南全名陈宇南,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之一。现在一起在宛城工作,工作的地方距离也不是很远。

  “别着急,慢慢说。”我看着他喘着粗气问道。

  “家豪,跟我去捉奸。”陈宇南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后,表情十分的愤怒:“我怀疑我老婆出轨了,咱们俩的关系铁,所以我只能找你去。”

  听完他的话,我有些震惊,他的老婆叫顾小曼,我认识,和我老婆关系不错。怎么说她也是一个思想保守的女人。平日里的穿着非常的讲究,不露胸不露骨的那种。要是说他出轨,我着实有些不太敢相信。

  可这话又是从陈宇南口中说出来的,我又不得不表示怀疑的态度。

  我就问道:“小曼出轨?这不太可能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毕竟这样的怀疑,会直接影响到夫妻之间的感情。

  “先跟我去,边走边说。”陈宇南拉着我,朝着他已经确定的一家酒店走去。在路上他说道:“今天我无意间看了一眼她的手机,却发现有一条酒店的短信。现在我知道在那个酒店,但不知道具体的房门号。”

  “你想想,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去酒店,这不是约男人,这是干什么?”

  面对着他的问题,我也不敢肯定。也只能回答道:“你先冷静冷静,或许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这都铁证如山了,还不是?”

  陈宇南的愤恨没有消除一丁点,我们赶到了哪家酒店内,便一起走了进去。

  刚进去,陈宇南就对服务员询问,吓了她们一跳。酒店都是有规定的,根本就不会告诉其他的人关于住户的信息。

  眼看着陈宇南要发飙,也知道他的二杠子劲儿又上来了,急忙将他拉了出来。

  “别特么拉我。”陈宇南的语气很生气,甩开我想要继续去问。

  我赶紧又拉住他说道:“你这样询问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她通常几点回家?只要她确定在里面,我们就在门口守着,一定可以看见她出来的。”

  “一般都是十点左右,有时候是十点半,最十一点。”

  听着他这么说,顾小曼可能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宾馆了。

  这一切都只是怀疑和猜测,在我们没有亲眼看见之前,不能妄下结论。

  我问他最近小曼有没有和其他男人一起的痕迹?比如说走得近,又或者是有纠缠不清的暧昧关系。

  他摇头回到:“不知道。”

  我有些无奈,哥们有事又无法袖手旁观。我也示意他想好最坏的的打算,离婚是我不建议的,除非是真的到了这一步。

  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为了不让我老婆担心,我走到一旁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方才接通,我说道:“老婆,我现在跟陈宇南在一起呢,可能会晚点回去。”

  “嗯……好,我……啊……等你……。”

  听着老婆的声音,很像是在床上享受男女交合时,才能够发出来的声音。在声音响起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我的心头猛然一沉。

  我的心里有些着急,又打了过去,这一次电话很快接通了。

  “你在干什么?”我有些着急,脑子里也冒出来她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那个啥的画面。

  可里面并没有得到回话,电话也突然安静了下来。等待了足足有五秒,小雨才说道:“我刚刚在看电视,刚刚那是电视里的声音,现在我将声音调小了。”

  “看电视呢?看电话的话声音小一点,够听就好,别影响到了邻居。”我也长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老婆现在正在家,怎么可能和别人的男人那个啥?

  “要不然嘞?难道你以为……”

  我打断了她的话,笑着说道:“怎么会呢?老婆你这么的漂亮贤惠,肯定不是那样的人。”

  “知道就好,那我就看电视了,你办完事早点回来吧。少喝点酒,那个东西不好。”

  听到了老婆暖心的话,我说道:“放心吧,我不喝酒。你要是困了就早点休息,不必等我。”

  “好,么么哒。”

  “么么哒。”

  就这样我们等到了九点半,目光时不时的看着酒店的门口,不少的人进进出出。可始终都没有发现有小曼的身影,可在这个时候,我却看见一个很像是我老婆的人,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走了出来。

  身穿着蓝色的连衣裙,紧致贴身。从背影看来,两瓣圆滚滚的屁股,在走路时一上一下,很有带感。

  她的脸一晃就过去了,我没有看清楚,所以也不确定是不是我老婆。只是那件连衣裙让我有些怀疑,因为今年七夕时,我送了一件同款给我的老婆。

  可想起来刚刚的声音,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我再次拨通了老婆的电话,电话通着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听。一连续拨通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这样。

  难道老婆阵的背着我,做了什么?不会的。我否定了自己,也坚信老婆不会是那样的人。

  就在我无法笃定的时,手机响了起来,正是老婆打过来的。

  “老公,我刚刚在洗澡,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小雨在电话里问道。

  “你在哪儿?”我直接问道。

  “我在家呀,不信给你听听电视的声音。”

  她说完后,可能是加大的电视的音量,我也听见了电视里的声音。从这一点可以肯定,老婆的确是在家的。

  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都结婚四年了,现在孩子都多大了,自己的老婆长得漂亮不说,贤惠淑德,怎么会做出来那种事情来?想着她相夫教子,对我和孩子都不错,当真是不应该有所猜疑。

  我急忙回答道:“在家就好,刚刚我还看见了一个人,穿着的衣服还有身材很像你的。我差点就误会当成你了,还真的尴尬。”

  “你是不是很想我啊?所以才把别人看成了我的?没事,等你回来,我会好好的伺候你的。”老婆笑咯咯的说道。

  “行啊,等我回去一定让你爽翻天。”我也笑道,又问了她饿不饿,是否需要回去买吃的。

  她说不用,让我早点回去就行,我答应之后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

  电话刚刚挂断,酒店的门口走出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正是顾小曼,俩人有说有笑的。


第2章 误会

  在我们出现的时,顾小曼就看见了我们。 陈宇南二话不说走过去,抓住那个男人的衣领,一拳就打了过去。 “尼玛的。”

  这的确是有些太过于仓促了,就是连站在一旁的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在我反应过来之后,那个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顾小曼也急忙拉住了他。

  看着陈宇南打了人,顾小曼很是生气的问道他:“你想要干什么?”“哥,哥。有什么咱们好好说行吗?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那个男人也是一个劲的求饶,肩膀上背着的一个背包,也掉落在了地上。“尼玛的,连我的女人都敢动,我特么弄死你。”

  陈宇南的情绪还是很激动。抬起来脚就要去踹。我急忙将他拦下,情绪失控的时,很容易失手。要是动手打死了人,这就太不值了。

  男人站起来,也不顾身上的泥土,急忙向陈宇南解释。自己是一个摄影师,是顾小曼要求拍照所以才来的。解释的时候,也拿出来自己的名片给我们看。里面都是一些顾小曼身穿着好几种的衣服,做着很多的姿势。

  除了普通的露大腿之外,别无其他。别说是胸,就是脖子以下几厘米的地方,都看不到。在我看完之后,也着实是误会了他们。急忙去给那个人道歉,

  那个人也悻悻的离开,自认倒霉了。没办法,我们人多。看着陈宇南,我拉了拉他的衣服,毕竟这件事的确是一个误会。所以,他有必要去道歉。

  “我错了老婆,你拍照也没有告诉我,我还以为你……”陈宇南说着,没有继续说下去,从而换一句话说:“我以后百分之百相信,不会再怀疑你了。你就原谅我吧,我回去跪搓衣板。”

  “你无缘无故的给我扣了这么大一个帽子,还让我在大街上丢人现眼。这件事,我不会轻易的原谅你的。”顾小曼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我连忙在一旁劝解道:“小曼你也别太生气了,他这不也是担心你吗?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多危险?有误会说开了就好了,这件事的确是陈宇南的不对,让他回去跪几个小时搓衣板。”

  看着顾小曼擦着眼泪点了点头,我也来到了陈宇南的跟前,小声的说道:“瞧你这一出,回去好好的赔个不是。”

  他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开,我也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了家中,都已经有十一点了。

  老婆还在那里看电视,身穿着半透明的睡裙,侧躺在沙发上。她的名字叫宋思雨,比我小一岁。

  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

  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

  洁白无瑕的长腿放在放在沙发的帮上,在看见我的时候,坐起来冲着我说道:“老公。”

  “你怎么还不睡啊?”我走过去,抱住了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我在等你回来呀。”她一笑,嘴角的两个酒窝就会露出来,笑的样子特别的迷人。

  精致的五官,凑在一张瓜子脸上,堪称完美。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甚至是她都不知道。很多的女人怀孕之后,就会出现肚子上有赘肉的情况,而老婆的身上,却是一丁点的赘肉都没有。

  宋思雨给我脱下衣服,折叠放好,还问我工作累不累。 我说还好,工作一项都是如此的,也没有什么累不累的。“嘻嘻嘻,老公,你有没有想人家啊?”

  小雨从我的身后抱住我,头也依偎在我的身后。

  “当然有啊,把你这么美的老婆放在家里,我的确是不放心啊。”

  我直接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我们的卧室走去。

  “孩子呢?睡了?”

  我看着她问道。“孩子被妈接走了,也正好给我们留下来了二人的世界啊。”

  老婆眨动了几下眼睛,闪动着的灵光,简直要让我迷死。

  “先去洗澡,不然不给你。”我有些不想动,她又说道:“快去,洗完澡我用嘴服侍你。要是不去的话,别说嘴,什么就都没有咯。”

  听到了这个,我翻身起床,在她的大屁股上轻轻打了一下,说道:“等着我,我很快回来。”在洗澡的过程中,他也问我和陈宇南干嘛了,这么长时间。

  我关掉了水龙头,既然她问起,我也就问道:“陈宇南说小曼出轨了,你怎么看这件事?”

  “小曼出轨?肯定不会的。她的为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根本就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再加上陈宇南这个人的脾气,哼哼,我想啊,他们俩肯定会吵起来。”

  “被你说中了,还真的是误会。”我从洗澡间探出头看了看卧室里,看见老婆正在玩手机。

  “快洗澡,洗完给你,嘿嘿嘿。”老婆在看见我之后,故意在床上摆出了一个很是妖娆的姿势。 我嘿嘿一笑,说道:“等我,小宝贝。”

  洗完澡之后,我才发现在马桶的上方竟然一直摆放着一套紫色的内衣。特别是内衣的颜色,竟然是紫色的。

  这不禁让我有些怀疑,因为我老婆她最讨厌的就是紫色,所以,她怎会有这一套内衣?

  同样都是紫色的丁字裤,按照我老婆的喜好,她一向对于这些东西并不感冒的。

  因为以前我曾经试探性的问过她,要不要买点性感的衣着,来增加一些情调?

  她对于这些则是表示嗤之以鼻的状态,也就只有半透明的睡裙她能够接受。

  像是什么丁字裤、C字裤这些,她的表现很是反感。可这连续出现的一套内衣,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或者是她……

  我拿着内衣直接找到了她,放在了床上,让宋思雨看着。

  “这是怎么回事?你以前从来都不喜欢紫色的东西。还有电话里的声音,说你是在看电视。你是不是在骗我?这一切都是一个谎言?”

  我有些生气,仅存的一些理智,让我等待着她的解释。

  “我没有撒谎,我晚上回来,一直都在家看电视。这内衣不是我的,是我表妹的。她今天过来了,然后说想要洗个澡,结果落在这里了。

  给你,我们的聊天记录,她还说明天回来拿呢。”

  宋思雨将手机放在了我的眼前,我看了看她的微信,的确是有聊天记录。

  随即急忙道歉,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别生气,是我没有搞清楚,就冲你发脾气。”

  “家豪,咱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夫妻之间要坦诚相待不是吗?

  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以后也不会。”

  宋思雨说着,双手就搂住了我的脖子亲吻起来。

  妻子舌尖温柔的纠缠,使我毫无招架之力。

  我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用力的在她的翘臀上扇了一巴掌。

  圆滚挺翘的臀部,富有十足的弹性,摸上去的手感也倍感柔软,忍不住多游走了一番,在那森林边缘来回游荡。

  宋思雨此时跪了在床上,褪去了我仅有的武装,她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张开自己的樱桃粉唇,就要接纳我那粗俗不堪的东西。

第3章 匿名快递

  看着妻子来回扭动的脑袋,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使我有些脚跟不稳。

  于是便坐在了床上,一边享受宋思雨的服务,一边又禁不住用手继续在她身上游弋,可到那边禁地的时候,我却发现宋思雨的内裤,竟然湿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把手拿回来的时候,也示意给她看我的手指上,还存在有黏糊糊的东西。“哎呀,羞死了,还不是你刚刚摸人家,才这样的吗?”

  宋思雨低下了头,小手也打在了我的身上。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满足你。”我的手顺着宋思雨胸膛慢慢的下滑,一直摸到那个部位。而我的“工具”早就饥渴难耐了,直接提枪上马,一番风雨之后,这才罢休。

  拿纸擦了擦之后,这才将房间的灯关掉。刚刚的不开心的阴霾,在一番风雨之后,便看见了彩虹。

  对于那件事,我们都已经忘怀。那一刻,我放佛绝对夫妻之间的矛盾,没有什么是做一次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做一次。“老公,你真棒。”

  宋思雨轻轻的咬着我的耳朵,让我的心头有些颤抖。我笑道:“那是当然了,嘿嘿。”“对了,明天我要跟着户主一起去北京,他说这一次全程我免费。

  吃住都是他花钱,也好让我跟着长长见识,你觉得呢?”

  从她的语气之中可以听出来,她很想去。毕竟能够去北京,一直都是他的梦想,我们这里距离北京不算远,以前我也说过要带她去的。可现在正是拼业绩的时候,也是在挑选经理时,也无法抽身。

  以前孩子还小,不宜出远门,所以从结婚一直就拖到了现在。 “几个人?去几天?”我想了想后问道。“三个人,房东夫妻还有我;大概去一周吧。”

  “行,注意安全就好。尽管是大城市,也一定要谨防一些,钱包手机什么的要带好。对了,你还有钱吗?用不用给你一些?”“不用,钱都是由户主出的。”

  听到了我的允许,宋思雨很是开心,用嘴服侍着我。而我也享受着这一切,想着要和妻子阔别七日,我的确有些恋恋不舍。

  毕竟从结婚到现在,我们从来都没有分隔开这么长时间过。其实我不太同意她去外工作的,而且做的还是一个保姆的职业。

  我的工作足以养活全家,只是对于还房贷这件事,倒是有些压力。也本想着,勤俭一点的话,今年就有可能全部还清了。

  宋思雨主要去工作的原因,便是因为如此。女儿有她父母那边照看,所以她也就去工作了。

  工资虽然没有我的高,但一个月也有两千多,没有时间限制,相对来说自由一点。

  宋思雨的户主我并没有见过面,就是她具体在哪里工作,我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位置。貌似是一个很有钱的商人,或者是大老板之类的。除了五险一金之外,一个月也有四天的假期,对于我老婆来说,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差事了。

  第二天,我帮着她一起收拾了一下行李。把她送下楼,乘坐上出租车,叮嘱她要小心,也让她在上车和到北京的时候,给我发条消息。而我也在准备出去的身后,却突然想起来她昨天说的,那套内衣是她表妹的。

  我决定去洗手间看看,她表妹我见过几次,胸围没有我老婆的大。要证明是不是她的,只要看尺码就能够知道。我并不是怀疑我她,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太过于凑巧了。就算是巧合,也不可能这么巧合吧?

  不弄明白这件事,总觉得自己的心里不踏实,也没有底。毕竟我有些太过于平凡,宋思雨着实是一个美人。

  来到了洗手间之后,那套内衣却不翼而飞了。整个家里,只有我和我老婆俩人,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是她给拿走了。

  要是她不动的话,可能我也不会怀疑,可现在我越发的感觉自己真的是处在了撒谎之中。我随意的整理了一下,锅碗瓢盆刷干净,也直接去公司了。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之后,我就回到了家中,顺便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

  告诉她,思雨出差了,让琪琪在哪儿多住几天。琪琪乖巧聪明,我父母都很乐意帮忙照看,叮嘱了我几句天冷了多添衣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小区门口的身后,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了电话才知道,原来是送快递的,可想来我也没有买东西啊?东西是一个长方体礼盒,比鞋盒还要大很多。我抱着礼盒上了楼,走进家里之后,就连忙拆开了礼盒。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竟然装着是和昨晚我见到那一套一模一样的内衣。

  紫色的蕾丝边胸罩以及紫色的丁字裤,而在这里面,还有一张匿名卡片。卡片上写到:依旧是你喜欢的同款哦!亲爱的雨。后面还有一个笑脸的表情,可在我看来确实很厌恶和生气。快递上并没有写着谁邮寄的,所以寄件人无人查询。

  但收件人,却是明摆着送到了家门口,还是给宋思雨的。一开始我的确很相信她不会出轨,可现在越是越发的让我觉得,她已经出轨了。

  要不然,这快递过来的内衣,又是怎么回事?我掏出来手机,就要给宋思雨打过去电话,可我又急忙停下了。“不行,这件事在电话里是无法说清楚的,整不好我们俩人还会吵架。

  真的吵起来的话,她很有可能会做出来其他的事情,所以只有等她回来之后再问。”我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可依旧是不由的再想。

  想着自己的老婆,身穿着这一身紫色的内衣,或者躺在床上、或者趴在床上,和其他的男人的画面。

  光是一套内衣,真的不能够说明什么,可是两套呢?还有卡片上的字,很明显是一个男人邮寄的,也从“依旧”这两个字可以看出,这不是第一次了。

  “宋思雨啊宋思雨,你到底想要瞒到我多久?”我将礼盒收好,直接放在了卧室的床底下,现在就要等待着她回来,看她到底会怎么说。

  洗了个热水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断的搜索着关于出轨的消息。看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出轨在现在,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鲜事。要是那个明显出轨,这倒是有的一谈,但要是平头百姓,谁会关注你?

第4章 姚亚琳

  我正玩着手机,就听见隔壁传来了按门铃的声音。再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见邻居姚亚琳站在门口。姚亚琳是我的邻居,也认识一年多了。

  她是后居住过来的,也是结过婚的,但是两口子经常吵架。有时候,她的老公也会打她。在我看见她脸上出现的几道伤痕,还有很明显的巴掌印记时,我也只能深表同情了。

  但我更为疑惑,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维护着这已经破裂的家庭。毕竟一个完成的家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维持的,光是一个人的努力,是根本不行的。

  “那个,豪哥我家的水龙头坏了,能不能帮我检修一下?”姚亚琳站在门口,低着头,生怕我看见她脸上的伤痕。

  我点了点头,说可以。就跟着她来到了她的家里,家里有些凌乱,卫生纸什么的扔的到处都是。在我进门后,姚亚琳就急忙说道:“家里有些乱,不要介意。”

  “不会的。”我说道,随后跟着她来到了卫生间里。

  看了看情况后,才发现水龙头的阀门已经坏掉了,正在滋滋的喷水。

  “你加油备用的水龙头吗?这个已经怀了。”我刚走过去,就被喷了一身的水。随后用手急忙堵住,不让它继续往外喷水。姚亚琳说道:“有,我去找找。”

  她说完就离开了,我看着卫生间,都比客厅里干净。姚亚琳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可惜嫁错了。整天不是打就是吵架,几乎整个楼层都知道这件事。

  几分钟的时间,姚亚琳拿着一个新的水龙头走了过来。我接过来后,看着她脸上问道:“你脸上的伤,又是你老公干的?”她没有说话,我知道这也代表是默认了。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人嫁了的,完全没有必要在那种混蛋的身上浪费时间。更何况,按照你的姿色,在找一个完全没有问题的。”说来也是无聊,我也知道这样的话对于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算我多嘴问一句,你为什么不肯和他离婚?”我一边安装新的水龙头,一边看着她问道。姚亚琳轻轻的咬着嘴唇,双手不断的玩弄着衣角,像极了犯了错的小女孩。

  “不想回答也没有关系。”看着她有难处,我也不想继续问下去。

  退一步讲,这是人家的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再者说,人家也是有结婚证的合法夫妻,劝和不劝分,我刚刚的那一番话,着实有些不不妥当。安装好水龙头,姚亚琳拿着毛巾给了我。

  我一边擦,一边道歉的说道:“你也别在意,刚刚的那一番话,我只是出于纳闷。其实不光是我,很多人都知道你的事情,也都希望你能够找一个好的人家。只是碍于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们作为外人不好插嘴。”

  姚亚琳听完我的话后,只是说了一句谢谢。

  随后给我倒来了一杯温水,我拿过来酒杯,看着她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不是关于你们的事情。”她闪动着双眸看了看我,又点了点头。

  “你说,如果一个女人一直都不喜欢一种颜色,而突然有一天他喜欢了。这能够说明什么问题?”我很是认真的问道。毕竟有些问题和事情,站在男人的角度和女人的角度看出来的问题答案也是不同的。再怎么说,姚亚琳也是一个女人,所以对于女人的一些方面,她可能会比我更加的了解。

  “如果按照你的说的话,那么一定是发生了事情,让她喜欢上了。”

  姚亚琳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 “比如说呢?”我接着问道。

  “比如说,一个女孩不喜欢紫色,就像是一些内衣。可突然有一天她喜欢上了这款颜色,最大的可能性会是,因为男人。”

  “因为男人?”

  我有些诧异,便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有些女人喜欢寻求刺激感,不管是游戏的刺激感或者是恐怖的刺激感,甚至是包括男女之间的那种刺激感。如果男人在这个时候,提出来你穿着紫色的内衣会更加的性感的话,那么女人很有可能就会接受。一来二去,对于不喜欢的颜色也就会慢慢的习惯了。”

  姚亚琳解释道。听着她说的话,现在的我更加的怀疑我老婆是出轨了。

  我从来都没有强迫过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她很讨厌紫色,所以也从来都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既然不是我的话,那一定就是另有他人。

  可是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要不然就是掘地三尺也会将这个人找出来,让他再无生育能力。

  “你老公呢?”我看了看房间,从一进门就没有看见她的老公,于是我便问道。

  “去喝酒了吧,要么就是去欲……”姚亚琳的话戛然而止,似乎是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在话停止的那一刻。她看向了我,而我也正看着她。“欲什么?”我很好奇,想要她继续说下去。

  “欲都。”“那是什么地方?”我在宛城也有些年头了,不管是KTV、酒吧、赌场亦或者是舞厅等娱乐场所,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可我眼前的一个经常很少出门的姚亚琳,却是知道这个地方。

  “是一个成人娱乐场所之地。”

  “具体点。”我说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加入欲都需要交纳五百的会员费用。这样一来,就可以在里面随便玩了。如果是女人的话,会提供男人随便挑选。要是男人的话,则会提供各色各样的女人随便玩。哪里的包房都是免费的,甚至都可以满足一些人的后宫欲望。”

  我皱了皱眉头,完全没有想到在宛城竟然还要这么一个地方。

  “这么说来,你的老公竟然出入那样的场所咯?”

  我看着她问道。姚亚琳觉得有些羞涩,但还是点头回答了我。

  “你能够接收你老公这样为所欲为?”

  我很纳闷,要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的话。我绝对没有那样的胸怀,让自己的老公在外面胡搞乱搞。

  “这件事不是我能够左右的,我根本就管不住她。对于我的打骂,也经常是喝酒之后的发泄,甚至是带朋友来,想要一起对我那个。”姚亚琳说着,双眼变得慢慢的红了起来。


第5章 欲都

  听着她说的,我的拳头都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还是人吗?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竟然带着其他的人,来共用自己的老婆?拿女人当做了什么?

  愤怒归愤怒,但这件事我也只是一个旁外人,作为旁外人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他真能够说得出口,简直就是变态。”我直接骂了出来。

  感觉自己的胸口堵着一口气,不骂出来不爽快。

  “他说很喜欢那样的感觉,但我死活都不答应,所以也对我经常动手。我也只能够忍,你刚刚也问了,我为什么不离婚。因为我不敢,要是我离婚的话,他就用父母的命威胁我,我还是得回来。”姚亚琳直接哭了出来,似乎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多年的心里话,都讲了出来。

  我拿着纸巾递给了她,安慰道:“你怎么不带着你父母离开这里?去哪儿都比在这里强吧?”

  “我的父母老了,我爸还有哮喘,天气也越来越冷。我不忍心他们四处奔波,所以也只能强忍着在这里。”那一晚,姚亚琳跟我讲了很多的事情。

  也的确是有哭也有笑,她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找了一个这么不正经的女婿。也的确是她们的不幸,但又没有丝毫的办法,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吧。

  “我还真的很羡慕你,有那么漂亮的妻子,又有那么乖巧可爱的女儿。你们一家子,真的好让人羡慕啊。”姚亚琳笑着对我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她是真的不知道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不然的话,肯定不会再继续羡慕下去了。

  又多聊了几句之后,我方才离开,离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在这段时间内,宋思雨没有和我聊一句消息,也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我也懒得去多想,明天还得工作,也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来到了公司,偶然经过小周桌前的时候,却听见他说了一句欲都。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故意的走过去问道:“小周,欲都是什么?”

  “嘘。”听到了我的问话,小周像是做贼似的,四处看了看。随后来着我来到了无人的楼道口,他看着我反道:“你也知道欲都?”

  我点了点头回答:“一点点,你知道多少?”

  小周点了一根烟,也递给了我一根,我拿过来点燃。一边抽着烟,一边听他说道。

  “欲都可以说是这个城市最大的‘性’中心,只要加入之后,就可以在里面为所欲为。但这个为所欲为,仅限于做那种事情。一男多女,一女多男,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周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加入的会员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结婚之后的人。有少妇,也有四五十的妇女。有像我们一样的年轻人,也有四五十的中年人。他们的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婚外无刺激,从而创立的这么一个,地方吧。”

  “会员一共分为三种,分别是五百的普通会员,五千的白金会员以及一万的钻石会员。普通会员都需要带上特定的面具,以方便各自会打扰到各自的生活。也可以说是谁也不认识谁,但也有可能在欲仙欲死的过程中,会摘下面具,这都是有可能的。”

  “我也听说,哪里还会提供一些工具使用,只是我没有加入。娘的,我都带着钱去了,才知道只有结婚的人才能加入,真是操蛋。”

  小周说完,愤愤的骂起来了娘来。他长得并不难看,只是矮了一点,至今还是光棍一根。

  我笑了笑说道:“别急,等你以后结婚了,还是有机会加入的。”

  他“切”了一声说道:“想了想吧,结婚前可以随便浪。结婚之后,还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好。不过,通过欲都这个地方,也有不少离婚,从而令外嫁人的。你打听这个,是不是要加入啊?”

  我摇头道:“肯定不是,我只是好奇罢了。再者说,我老婆那么的漂亮,岂是那些人能够比拟的?”

  “鄙视你,竟然撒狗粮。”小周说着竖起来了一根中指。

  在我们有说有笑的时候,单位的一个女同事,从我们这里走了过去。还狠狠的瞪了我和小周一眼,我似乎还听到了她说的一句“变态”。

  “佳佳,你去干嘛?”小周凑了过去,笑着问道。

  “变态。”彭佳佳撇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吃了一鼻子灰的小周,我不俊有些想笑。可他却说道:“切,装什么纯洁小女孩?不过是一加入欲都的骚货。”

  “小周,诋毁别人的话,千万不要乱讲。”我拉着他,有一句叫祸从口出。所以,有些话不该讲的最好不要说的好。

  他却毫不在乎的说道:“这个彭佳佳,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平时里,在公司装的很清高,跟富贵人家的大小姐似的。其实她根本就是一个骚货,那天我去欲都的时候,也看见她从里面出来了。”

  “按照你这么说,加入欲都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咯?”我问道。

  “你以为呢?像是我们这样工作压力比较大的人,有时候的确需要其他的生活方式。比如,玩别人的老婆,体验一下那种出轨的快感。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出轨。也有夫妻都喜欢这种方式的,有的还能够继续维持正常生活,严重的就像是我刚才说的直接离婚。”

  “看来这欲都并非是什么好地方啊。”我摇头苦笑道。

  “不一样,对于一些人来说,它就是一个银乱地点。但对于加入的人来说,那简直就是强间不犯法的娱乐场所,为所欲为就是最大的特点。”

  “要是搞出来人命的话,欲都内部的人员会直接将人送进警局。不过,这样的情况近几年没有发生过。以前倒是有过,玩法有些重,搞死了人。”小周又拿出来了一根烟,继续吧嗒吧嗒的抽着。

  “比如说,我今天去了,遇见一个不错的女人。改天再去的时候,还能否遇见这个人。”我试探性的问道。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