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微慕南深小说的名字是《慕少的秘宠甜妻》,小说的作者是阮佳,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重

发布时间:2018-10-13 09:0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沈微慕南深小说

慕少的秘宠甜妻全文阅读

沈微慕南深小说的名字是《慕少的秘宠甜妻》,小说的作者是阮佳,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重生豪门总裁文,全文讲述的是沈微上辈子爱错了人,被未婚夫和闺蜜联合害死,还被挖走了心脏和子宫。重来一世,她竟然重生到了慕南深的妻子身上,本以为要和这个传言冷漠的男人斗智斗勇,不想被他宠上了天!

第一章 慕南深,我是谁

  “踏踏踏踏”的声音在空旷的地面敲打着,只听得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显露了出来。

  来人推开门,目光落在了病床上那个全身都缠满了纱布的女人身上。“啧啧,真惨啊!”女人的眼底不加掩饰的得意和幸灾乐祸那样的明显。

  沈微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有那双眼睛看着女人。这女人就是她最好的闺蜜许茹,她出事前她们还在通电话,却不料转身她就被一亮大货车给撞了,“唔唔……”

  “你想说话啊!”许茹看着沈微的那双眼睛,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她俯下身子凑在沈微的耳边轻声道,“沈微,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沈微不可置信的看着昔日在自己面前浅笑晏晏的好闺蜜,如今却用那样的一双怨恨的眼睛看着自己。沈微想要发出声音,可奈何她的声带严重受损,根本没办法发出声音。

  她捏着拳头,一双眼里带着不解和激动。

  为什么?为什么许茹要对自己说这些话?

  许茹看沈微那挣扎的模样,心下别提有多痛快了,“你真以为我把你当成好姐妹?沈微你可真傻啊。”

  见沈微企图爬起来,许茹伸手狠狠的按在沈微的伤口上,沈微疼的全身发抖,很快她的脸上便渗出了血。“哈哈,我接近你都是因为沈靖滕啊,你还不知道吧,我跟沈靖滕其实早就在一起了。”

  什么?

  沈微瞪大了眼睛。

  “你出车祸也不是意外呢!”许茹戳了戳沈微缠着纱布的脸,“你被大货车撞飞的那一刻,我跟靖滕就在附近。砰……看着你被车撞的画面,你都不知道多刺激。”

  不,这不可能!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沈微愤恨的瞪着许茹,她想伸手推开许茹,可许茹那张脸上却尽是得意的笑。

  “你真以为靖滕爱你啊,你不过就是沈家收养的可怜虫,是沈家给靖滕专门冲喜用的,却还妄想嫁给靖滕,简直痴人做梦。”

  “原本以为你直接撞死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你命这么硬。”许茹说着面目狰狞,“不过不要紧,你马上就会下地狱了。”

  你想干什么?

  “呵,沈微啊,其实你还是有点儿用处的,你看看这是什么?”许茹从包里拿出一张A4纸在沈微面前晃了晃。

  子宫捐赠几个字刺痛了沈微的神经,而下面赫然是沈靖滕的亲笔签名。

  沈微瞳孔睁大,拼尽了全力一把挥开许茹,许茹踉跄了几步,眼底显露出杀机。一把掐住沈微的脖子,“沈微,你应该庆幸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你的子宫给了我,等到我怀了靖滕的孩子,我以后一定每天三炷香拜你。”

  混蛋,恶魔。

  沈微剧烈的挣扎着,她那双眼睛染上了恨意。

  我是不会把子宫给你的,不会!

  “挣扎吧,待会儿我给你注射了脑死,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对了,在你临死之前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两年前我流掉的那个孩子是靖滕,哈哈哈!你看,你那一个月在我跟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你不知道我心里当时多得意。”

  够了够了!

  “怎么够?沈微,要不是你,我跟靖滕早就在一起了,都是因为你,是你害得我流掉了孩子,害得我从此失去一个做母亲的资格。拿你的命来换吧!”

  许茹举起事先准备好的针筒,面目狰狞的狠狠的朝着沈微的脖子上扎去。

  “滴滴滴……”

  “不好,患者的心率不齐,血压也开始下降。”

  这里是哪里?

  沈微飘在空中,看着手术室里一群医生和护士忙前忙后,而沈微像是有什么感知似得,她飘飘荡荡的过去,在看到手术台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沈微忍不住惊愕的叫出声。

  “不,不要,不要拿走我的子宫。”

  沈微不顾一切的朝着主刀医生扑过去,却直接穿过了主刀医生的身体。

  沈微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脸色越来越白。

  她是死了吗?可床上的那个人是谁?

  她颤抖的抚上自己的脸,再看看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人,忍不住咽咽口水。

  那是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却不是她。因为她在那一场车祸中高位瘫痪,脸也被撞的血肉模糊,她甚至被许茹注射了脑死。

  就在沈微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沈微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将她猛地拉扯过去,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沈微便失去了知觉。

  两天后

  “啊!”躺在床上的女人猛然睁开眼睛,一瞬间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蹿了进来。沈微拧眉,伸手捂住脑袋。

  余光瞥到右手侧的方向时,一道凌厉的视线扫了过来,沈微只感觉到一股子冷冽的气息过去,如锋芒在背。她侧过头,迎面便对上了那双锐利且深沉的眼。

  沈微心口一窒,那双漆黑的眼里没有任何的表情,有的只是冷漠。

  “姜瓷,你好得很!”

  男人起身走过来,一手掐住沈微的下巴。

  沈微怔怔的看着男人,他有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好看到甚至连女人站在他身侧都黯然失色。男人菲薄的唇此时抿着,冷冽的眼底有的只是对她的不屑和嘲讽。

  沈微心口忍不住颤抖,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那一种从脚底窜到头顶的冷意更是让沈微无法忽视。

  沈微的脑海中恍然闪出几个片段,她眼睛倏然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慕南深?”

  沈微低哑破碎的声音出来,引得男人蹙眉,似有些不耐。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收拢,“这次又是玩的什么把戏?嗯?”

  “什么?”

  沈微大脑还是懵的,她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上次是跳楼,这次是跳湖,既然那么想死,干脆死透了,嗯?”慕南深厌恶的眼眸对上沈微的,似乎对于她这种把戏已经看腻了。

  沈微却是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

  她跟慕南深分明不认识,但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慕南深又为什么会叫她……姜瓷?

  还有她心口一扯一扯的疼痛又是为何?

  沈微眼底带着氤氲的雾气,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慕南深。而慕南深在接触到沈微这样的一双眼时,嫌恶的眯了眯眼,随意甩开了手。

  沈微脑袋一歪,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镜子,拿过来对上自己的脸。那一瞬沈微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镜子里的人。

  是自己的脸,是自己。那么慕南深是怎么回事?

  “姜瓷,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南深见沈微居然忽视自己,直接将镜子抽掉,一把将沈微从床上给拎了起来,“既然没死 ,那就马上出院。”

  沈微白了一张脸,右手抓住慕南深的手臂,浑身颤抖,期待的看着慕南深,“慕南深,我是谁?”

第二章 怎么?玩失忆

  “怎么?玩失忆?”慕南深讽刺的看着沈微,“在我面前玩这套,想好怎么死了吗?”

  沈微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没死,居然没死,甚至身体还是完好无损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还有,慕南深为什么叫自己姜瓷?

  慕南深看着沈微这副模样,脸上的不耐尽显。他松开沈微后退了一步,“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要是再敢玩什么花样,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慕南深说完便直接走了,伴随着的还有砰的一声关门声。

  沈微被关门声怔了怔,好半晌才又拿起镜子照自己的脸。确定了这是自己的脸之后,沈微又去找手机,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时,沈微先是错愕,随后一抹复杂的情绪又出来了。

  她刚刚定位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桐城的一家私人医院。桐城,这是慕南深的地盘。可她从小就生活在云城,她还记得被许茹注射药物的时候自己是在云城,现在却是在桐城。

  沈微捏着手机,却是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奶奶,您终于醒了!”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跟沈微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走了进来,眼睛还红红的,似乎是哭过,但是这会儿见到沈微醒过来了,脸上带着喜悦的笑。

  沈微蹙眉,伸手指着自己,“你,叫我?”

  小陶点点头,“是啊少奶奶,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小陶都快吓死了。你说你大半夜的跑到湖边做什么?”

  小陶急忙跑过来拿出了保温盒,“这个是厨娘张妈炖的鸡汤,少奶奶您喝一点吧!”

  小陶倒了一碗鸡汤出来,沈微却推开碗摇摇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少奶奶,还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少奶奶你是不是受伤太严重了?我是小陶啊。”小陶一听沈微这么说都急红了眼,“少奶奶你别吓我啊!我去找医生。”

  沈微见小陶就要去叫医生,那着急的模样不像是作假的,便急忙叫住小陶,“你说我是你少奶奶,那我是谁?我……老公又是谁?”沈微看着小陶,心里却默念着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小陶眨眨眼睛,狐疑的看着沈微,“少奶奶,你叫姜瓷啊,我们家少爷是慕家的大少爷慕南深啊。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姜……姜瓷?少奶奶?”沈微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但是看小陶那双眼睛不像是骗人的。再加上刚刚慕南深所说的那些话,沈微忍不住咽咽口水,“那个慕南深……我是说我老公,他跟我关系不好吗?”

  沈微总算是想起来了,她早在云城那会儿就听说过慕南深的大名,更加知道慕南深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一切还得拜沈靖滕所赐,因为那时候沈家跟慕氏有合作,而她当时在沈氏集团上班。

  想到沈靖滕,沈微眼神微微一黯,捏紧了拳头,脸色有些阴沉。

  小陶见状有些不忍心,“少奶奶,你别灰心,少爷只是还没看到你的好。”

  沈微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我没事!”

  她垂着头,眨了眨眼睛,眼角泛着泪,却并非是伤心,而是喜悦。这种种的迹象表明她没死,甚至是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叫姜瓷的女人身上。

  “少奶奶?”

  小陶看着这一瞬间变了好几次脸的沈微,悲伤的,失落的,甚至还有仇恨的,有些担忧,“少奶奶你别伤心,养好身体回去之后跟少爷说几句好话,少爷一定不会生气的。”

  “生气?”

  沈微浅笑,看到小陶那双希冀的眼睛,终究还是点点头。

  小陶见沈微没有再露出那种仇恨的眼神这才松了口气,“少奶奶你才刚刚醒,先吃点东西,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好!”沈微喝了几口鸡汤,见小陶走了之后沈微才坐起身子拿了手机去查关于慕南深和姜瓷。

  可惜的是在网上关于慕南深的事情很少,至于姜瓷就更加没什么消息了。只是知道慕南深两年前结婚,不过外界并不知道慕南深的妻子是谁。

  沈微退出界面去查沈靖滕还有自己的事情,在见到大篇幅的报道关于自己意外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沈微的心难免忍不住拉扯的痛。

  沈微点开视频,看到沈靖滕跟许茹站在沈氏集团大楼门口接受记者的采访,视频里沈靖滕和许茹都表现的很悲伤,许茹一遍又一遍的说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出车祸。

  然后沈靖滕就站在许茹的身侧,两人一唱一和的表示会永远都记住自己。

  沈微双眼猩红的盯着视频里假惺惺的两人,一双手紧握成拳。

  面前一双大手过来,抽走了沈微手里的手机。视频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沈微蓦然抬头,看到去而复返的慕南深有些许错愕,尤其是慕南深的视线停在了视频的界面上。

  沈微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抢过来,慕南深那双锐利的眼睛落在沈微的身上,沈微一个激灵竟然缩回了手。

  慕南深半眯着眼睛,目光从沈微的身上移开落在视频界面上的两个人伸手,墨黑色的瞳孔中闪现出一丝诧异,却及时的收了回去。

  他手指敲打着屏幕,那双眼却注视着沈微,让沈微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沈微捏紧了床单,微微拧眉,“把手机还我。”

  慕南深冷然,“你看这个做什么?”

  “跟你无关!”

  沈微对慕南深没有什么好印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慕南深闻言却是紧蹙了眉头,那双眼睛直视着沈微,似乎是想从沈微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沈微有些紧张,浑身僵直了面对慕南深。他那双眼睛太过锐利了,好像能够穿透人心。沈微一边打量着慕南深,一边转溜着眼珠子。

  慕南深见状冷哼了一声,“不管你玩什么花样,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慕南深将手机扔给沈微,而那手机好死不死就刚好砸在了沈微的胸口。

  “噢!”

  沈微吃痛,伸手捂住胸口,抬头怒视慕南深,“色胚!”

  慕南深半眯着眼,扫过沈微。

  沈微感觉到背脊一凉,倒抽了一口气。“瞪我干嘛?跟谁比眼睛大吗?”

  沈微拿起手机狠狠往床上一摔,瞪圆了眼睛跟慕南深对视。

  慕南深眼底划过一抹流光,“呵!换招了?”

  沈微心里咯噔一跳,冲着慕南深吹胡子瞪眼,“换你个头!”从慕南深刚刚说出来的话就知道慕南深对自己的妻子姜瓷根本就没有感情,甚至还是厌恶。

  甚至原身姜瓷似乎还做过一些类似于跳楼跳湖这样的傻乎乎的自杀的招数,所以刚刚慕南深以为自己换招数了?

  “姑奶奶有必要对你用招数?”

第三章 跳梁小丑

  慕南深冷嗤,“最好是没有。不论你做什么,在我看来不过就是跳梁小丑。”

  虽然自己不爱他,但是冷不防的听到慕南深这么说,沈微的心口还是忍不住的疼。

  她捂住胸口,眼底划过一丝落寞,这才抬头狠狠的瞪慕南深一眼,“慕南深你少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她不是姜瓷,所以不会因为慕南深说这些话而感到伤心。

  “你说什么?”

  慕南深似乎没料到沈微会这么说,以往不论自己说什么样的重话,姜瓷都会没皮没脸的凑上来讨好自己,这也就是为什么慕南深看到姜瓷就会厌恶的原因。

  可今天看她这副模样,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居然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疏离和冷漠。尤其是她居然还敢跟自己顶嘴,“姜瓷,你最好清楚,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

  “行了吧你,你……”

  病房的门被推开,打断了沈微的话。

  小陶带着一名医生进来,那医生看了一眼跪在床上气势汹汹的沈微,眼底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随即敛去光芒,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哟小嫂子,没想到这么生龙活虎啊!”

  沈微蹙眉,目光落在眼前的医生的身上。

  一双桃花眼里带着笑意,唇角有些邪肆的上扬,身上明明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白大褂了,却被他穿出了一股子妖冶的味道。

  妖孽!

  这是沈微脑海中闪过的词。

  她忍不住抖了抖身子,有些恶寒的瞪了来人一眼,“谁是你嫂子啊,别乱叫!”沈微没好气的道。

  男人好看的桃花眼微微挑起,侧头看向慕南深,“我说三哥,你们这隔三差五的来光顾我这医院,要不然干脆住下得了!”

  慕南深那双冷冽的眼扫过男人,“听说你们家老爷子最近正在给你准备选妃宴?”

  桃花男浑身一抖,“三哥,不厚道啊!”

  走过沈微的旁边替沈微检查了一遍,凑近了沈微才觉得这男人眼熟,恍然想到之前自己飘在手术台上空的时候,就是这男人在手术。

  “小嫂子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这次溺水肺部之前受到了感染,我担心后期会有一些并发症,所以建议还是多住几天。”

  “庸医!”沈微忍不住道,“我看你是想多赚几天住房钱吧!”

  “唉我说还是小嫂子你了解我啊,三哥有的是钱,我说小嫂子要不然你多溺水几次,多跳几次楼?或者我这边有药,你吞几颗,回头你住院我给你打八折!”

  “你掉钱眼儿里了吗?坑货!”沈微一把推开男人,“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桃花男扬眉,挑了几个眼神给慕南深。慕南深捏捏眉心,“景晟,让人马上给她办理出院。”

  “你确定?”被称作景晟的桃花男有些不可置信,“三哥,你小心你们家老爷子找你算账。”

  慕南深冷哼一声,有些不耐烦,“没事还不滚?”

  “得,你们俩继续吧,我先走了!”景晟朝着沈微眨眨眼,“小嫂子,刚刚那笔买卖你想想啊,我给你打八折!”

  “滚!”沈微拿起枕头往景晟身上砸。等到景晟砰的一声关上门,沈微才感觉到空气中似乎有那么片刻的凝滞,转头就迎上了慕南深那双深邃且带着探究的眼神,忍不住哆嗦。

  沈微跟着慕南深回了慕家大宅,这一路上沈微都不敢开口说话。主要是慕南深这个人实在是气场太过强大了,再加上她不是姜瓷,就怕在慕南深面前露出什么破绽。

  沈微一面想着应该要怎么跟慕南深离婚,离开慕家,毕竟她不是姜瓷,也不想跟慕南深有任何牵扯。一面抬头打量慕南深,似乎是想从慕南深身上看出些什么花样来。

  慕南深瞥头,那双冷冽的眼睛便毫无预警的撞了上来。沈微心口一颤,慕南深的那双眼睛就好像能洞悉一切一样,尤其是他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沈微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慕南深也不说话,气氛有那么片刻是尴尬的。沈微深吸一口气,傻傻的笑了笑,“那个,老公啊!”

  “吱!”一声,前方开车的司机听到沈微这话的时候惊悚的踩了刹车,下意识朝着慕南深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慕南深黑着一张脸,跟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似得。

  慕南深抬眸,狠狠的扫了司机一眼,司机便目不斜视的踩了油门。

  沈微刚刚被突如其来的刹车给吓了一跳,惊魂未定之余感觉到身侧那股子冷冽的气息,跟冰块儿似得。沈微撇撇嘴,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转了两圈落在慕南深的身上。

  慕南深冷冷的看着沈微,那冷冽的瞳孔里倒映着沈微娇俏的脸。

  他不开口说话 ,倒是要看看沈微今天这一系列的反常行为到底是想干什么。

  沈微被慕南深盯着如坐针毡,就这么一路到了慕家大宅。

  司机下来开门之后,就瞧见一名老人站在门口,“少爷,少奶奶,欢迎回家!”

  慕南深从车上下来,也不管沈微如何,直接迈着颀长的腿率先朝着大宅走去。

  沈微忍不住对着慕南深的背影冷哼了一声,扬了扬手中的拳头,转眼看到那老人冷眼看着自己,从头到脚一股子阴寒的感觉窜了上来。沈微忍不住蹭了蹭手臂,便见小陶提着行李跑过来,“慕管家好!”

  慕管家扫了一眼小陶,“还不带少奶奶回房?”

  “噢噢,少奶奶我们走吧!”

  沈微在小陶的带领下,一路从大门口走进去,不禁感叹这慕家大宅还真的如外界所说的那样,简直古色古香。

  都说沈家在云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世家了,但是跟慕家比起来似乎还真的算不得什么。

  沈微从小就被当做童养媳养在沈靖滕的身边,吃穿用度基本上都是沈家大小姐的待遇,饶是这样似乎都比不上这慕家。

  沈微跟着小陶上了楼,进了房间之后沈微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是不属于自己的情绪。

  “少奶奶,你才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有好全,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

  小陶出去之后沈微打量了一眼这卧室,十分的沉冷,看得出来拥有这间房的人是一个性子比较冷的人。

  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即卧室的门被推开。沈微后背脊倏然一冷,转身看见慕南深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拿着几张纸。

  沈微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目光迎上慕南深的。

  慕南深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似讽刺,他一脚踢上门,只听得砰的一声,沈微心肝儿一颤。慕南深手里的那张纸迎面拍打在沈微的脸上。

  “签了它!”

第四章 慕少真是好算计

  沈微面上一痛,纸张凌厉的划过她的脸,她娇嫩的肌肤立马被豁开了一道口子,细小的血珠子渗出来。沈微忍不住一抽气,垂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纸张,目光在落在离婚协议书几个字上,不禁有些讶异。

  蹭了蹭那几个字,沈微眼眸转了转,浅笑嫣然的对上慕南深的视线,“你这是要跟我离婚?”

  沈微没等慕南深回答,低头仔细看了看这所谓的离婚协议书。

  不得不说慕南深是一个标准的商人,凡事利益当先,这份离婚协议十分的缜密,关于婚后的一切事宜都罗列出来了,堪称完美。

  沈微都忍不住要夸赞慕南深了,只是看到这份协议,沈微还是心口忍不住微微泛着酸胀的感觉。大约是姜瓷本身伤心了?

  沈微手指微微收拢,极力的将这种陌生的感觉压抑下去。

  慕南深在沈微捡起离婚协议的时候就一直在看着沈微,若是换做平时的她,一定会大吵大闹,无所不用其极的跟他耍手段谈条件,甚至不惜搬出慕家老爷子来。

  但是今天的沈微很奇怪,她不吵不闹,整个人十分安静,就连他冷言冷语她似乎也不在乎。

  这种情况好像是从她醒过来开始就这样了,慕南深一下子有些看不透她,“马上签字,协议上承诺你的就会兑现。”

  “呵!”沈微冷笑一声,捏着那份协议书,“慕少真是好算计!”

  慕南深拧眉,“你不签?”

  “姜瓷,这份协议对你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的确是好,离婚后给我五千万,啧啧,我真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值钱。”沈微不由的感叹了一声,“慕少还真是大方。”

  “你嫌少?”

  沈微挑眉,“我若只是姜瓷,五千万的确是够了。但我是慕家的少奶奶,你慕南深的妻子,这五千万就远远不够。”

  沈微点了点这份协议,“要我签字也可以,我也不要你一半的财产,两个亿,你答应了我们就马上离婚。”

  “两个亿?你值吗?”慕南深沉了脸,嘲讽一般的看着沈微,“现在签字还有五千万,敢耍花样你一毛钱都拿不到。”慕南深上前一步,捏着沈微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微,“明白?”

  沈微吃痛,慕南深强大的气场让沈微心里发毛,可面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

  “我不明白,我只知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慕少你想跟我离婚,那至少得拿出点儿诚意来,咱们干干脆脆的离婚多好!”

  沈微一把拍掉慕南深的手,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以策安全。

  原本她就想着要怎样跟慕南深开口谈离婚,然后离开这里。毕竟她不是真的姜瓷,若是一直留在慕家,留在慕南深的身边,肯定迟早穿帮。她倒是没想到慕南深居然先提出来了,既然是他提出来离婚,她自然也不能辜负他不是吗?

  不过她现在好歹占用了姜瓷的身体,所以从慕南深身上捞点儿什么也没什么不对,左右她现在是他慕南深的妻子。

  沈微这样想着气便足了一些,“慕少好好想想吧!两个亿买你人生自由,我觉得很划算!”

  慕南深眸色加深,万没有想到姜瓷居然会如此刁钻,她从前可从来不敢跟自己这样对视,甚至说出这样大胆的话来。

  他细细的眯着眼,不说话的时候周身阴沉可怖。

  若非是沈微这几年来跟在沈靖滕的身边见惯了大场面,恐怕今儿这样跟慕南深的对阵她立马就会败下来。饶是这会儿她这么大胆,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虚。

  她不了解慕南深,也不知道慕南深的底线在哪里。

  慕南深瞧见沈微这一副大无畏的模样,眸底划过一道寒光。

  “跟我谈买卖?你还不够格!”

  慕南深冷嗤,“两个亿对于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你不值两个亿。”

  “呵呵!”沈微听到慕南深这话冷笑两声,“值得不值得不是慕少你说了算,我如今好歹也是慕家的大少奶奶,只要我不同意离婚,你能拿我怎么样?两亿不肯给是吧,多一天就加一个亿,反正你慕少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姜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慕南深沉冷了脸色,周身散发着寒气。沈微见着这样的慕南深竟有一丝的害怕,抿抿唇,眉头紧蹙。

  慕南深却步步紧逼靠近沈微,沈微心下一慌,想要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慕南深一手捏住沈微的双颊,沈微伸手推开慕南深,发现慕南深力气大的很,根本奈何不了他。

  “慕南深,放手!”

  沈微手脚并用使劲儿往慕南深身上挠,她修长且尖锐的指甲凌厉的扫过慕南深的脸颊。

  “姜瓷,你找死!”

  慕南深倒抽一口气,脸颊上传来热辣辣的疼,下一秒掐住沈微的脖子。沈微见状一脚踢在慕南深的膝盖上,趁着慕南深不注意的时候一记手刀就要往慕南深的脖子上劈。

  慕南深那双幽深的眼底总算是带上了一抹诧异,手下的动作却是极快,两人三两下便交起手来。

  沈微想的是掐我脸就算了,现在还掐我脖子,总得给他点儿苦头吃不可。毕竟当初她就算是在沈家,那也是没人敢欺负她的。沈微一向心高气傲惯了,跟沈靖滕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总是惯着他,哪像慕南深从头到尾都在嫌弃她。

  沈微如是想着手下招招狠厉的往慕南深的命门上攻击,慕南深由原本的漫不经心也变得认真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沈微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抬腿的瞬间被慕南深一手握住脚腕,一拉扯,沈微被硬生生的给扔到了床上,脑袋撞到床沿嗡嗡作响。

  沈微还想从床上爬起来,慕南深那高大的身躯迅速压制了过来。

  她双腿被慕南深压在了膝盖下,一双手也被慕南深狠狠的钳制住了。

  慕南深冷笑出声,“姜瓷,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几招,嗯?”

  “那是当然,姑奶奶会的可多了,你下次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废了你。”

  “嗯?”慕南深半眯着眼,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探究,“废了我?我记得你从小养在深闺中,你什么时候学会防身术的?”

  糟了!

  沈微警铃大作,蓦然瞪大双眼,随即快速的反应过来,勾勾唇,“我什么时候学会的?像你这样不关心我的人,自然不知道了。”

  “你配吗?”

  慕南深原本探究的眼神变得冷漠,甚至嫌恶的松开了沈微,“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说完便狠狠的关上门离开了。

第五章 姜瓷,你怎么还不去死

  慕南深走后沈微迅速的爬起来,确定慕南深已经走远之后沈微才仔细打量了这间卧室,看来虽然慕南深对姜瓷的态度不好,但是两人却并没有分居。这间卧室里无论什么都是双人份的,两人的衣物也都有。

  只是当沈微在看到属于姜瓷的衣柜里那一系列的衣服的时候,忍不住紧蹙秀眉,伸手捏了捏眉心。

  原本她以为从医院回来穿的那套衣服已经足够挑战她审美的极限了,却没想到这一大衣柜的衣服更是挑战她的视觉神经。这个姜瓷还真的是奇葩啊,穿的都是些什么鬼?

  沈微挑挑拣拣,总算是找到了一件还能入眼的,立即换上。

  “少奶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微一顿,“谁?”

  “是我,小陶!”

  小陶是沈微除了慕南深之外唯一一个认识的慕家的人。

  沈微微微思索了片刻便走出衣帽间,“进来吧!”

  小陶推开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药盅,“少奶奶,趁热喝了吧!”小陶将药盅递给沈微。

  沈微捏着鼻子,嫌恶的推开小陶,“什么东西,拿开拿开!”

  “少奶奶您忘了吗?这是您让我炖的呀!”小陶一脸诧异的看着沈微。“少爷呢?”

  沈微一顿,抿抿唇,“那个小陶啊,你先把东西放下,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沈微想着自己本就不是姜瓷,对慕家自然也不了解。她脑海中关于姜瓷的一些记忆也七零八落的,对于姜瓷在慕家到底算是个什么地位也不知道,只能从小陶这里找答案。

  小陶狐疑的看着沈微,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少奶奶您想问我什么?”

  “你,是我从姜家带过来的?”沈微指了指小陶。

  小陶摇头,“我是老太爷调过来专门照顾少奶奶您的。”

  “老太爷?”慕老爷子?

  看到小陶一直疑惑的看着自己,沈微苦恼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一副痛苦的模样,“小陶,你说我这是不是后遗症啊,我怎么感觉我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似得。你说我好端端的怎么跑去跳湖?还有……慕南深,他好像很讨厌我。”

  沈微说着还眨眨眼,象征性的掉了几滴眼泪下来,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小陶看的心里直抽抽,急忙拿了纸巾给沈微,“少奶奶您别着急,您想不起来只是暂时的。”

  “嗯,我也知道我一定会想起来的,但是小陶,我现在只认识你和慕南深,慕家其他人呢?对了,我回来这么久,为什么只看到管家和佣人,其他人呢?”

  “老太爷去乡下探望战友了,至于慕家其他人,少奶奶,您跟慕家人的关系不太好,尤其是您婆婆和小姑子。”

  沈微了然点头,又跟小陶了解了一下慕家的其他人。总结下来就是慕家除了慕老爷子之外,还真的没有一个人喜欢姜瓷。至少在姜瓷嫁过来的这两年里,只有慕老爷子对姜瓷好。

  沈微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酸酸的,有些难受。

  小陶像是想到什么似得,一拍脑门儿,“少奶奶,您真的不是自己跳湖?”

  沈微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跟看白痴一样看小陶,“你看我像吗?”

  小陶咽咽口水不说话,但是那脸上的神情分明就已经给了沈微答案。

  沈微蹙眉,有些无奈道,“我以前干过很多蠢事?”

  “也不能算是蠢事吧!老太爷说少奶奶您是太爱少爷了,所以……”

  “可以了,你不用再说了,我不想听。”沈微有些有气无力,关于姜瓷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也大致了解了。

  若说一开始沈微还抱持着侥幸的心理在慕家留下来,那么现在沈微十分坚定自己要离开。

  慕家上下对姜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姜瓷在慕家没有地位可言。

  沈微不相信一个人蠢到整天自己作死的去招惹慕南深,所以姜瓷跳湖这件事,沈微还是觉得不大可能。只是虽然她也怀疑,但她终究不是姜瓷。而且她也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小陶离开后沈微又在卧室里待了许久,这期间也没有人再上来。晚饭的时候沈微不乐意出门,都是小陶带上来的。

  从白天到晚上,沈微也没有再见到慕南深,自然而然的就将慕南深这个人给抛到脑后去了。

  沈微翻了姜瓷的首饰盒还有衣柜什么的,发现姜瓷的珠宝首饰倒是不少,衣服也不少,不过品位真的是不咋地。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沈微一下子根本就承受不来那么多的事情。晚上她也顾不得慕南深到底在哪里,甚至会对她做什么,额,反锁了门之后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沈微好像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在打量着自己,那视线太过锐利和锋芒了,沈微只觉得背脊发冷,接着便陷入了无尽的梦靥之中。

  梦里沈微回到了沈家,看到了沈靖滕还有许茹,沈靖滕抱着许茹冷眼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她。

  沈微走近了一看,躺在病床上的她子宫已经被摘除掉了,甚至就连她的心脏的那一块都空了。

  “不,不要拿走我的子宫,不要拿走我的心脏。许茹,把我的子宫还给我。”

  梦里沈微大叫着,一双手不停的挥舞。可沈靖滕却带着许茹走了,任凭她怎么追赶也追赶不上。最后变换了场景,男人蓦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姜瓷,你怎么还不去死。”

  是慕南深!

  慕南深那双如鹰一般的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却并不是在看她,而是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

  “不要!”沈微猛然睁开眼,从床上惊坐而起。

  她浑身上下密密麻麻的汗珠,整个人像是浸泡在了水里一样。黑色的长发粘腻的爬满了她整张脸。

  身侧冷凝的空气让沈微背脊发寒,侧头便撞进了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

  沈微心肝一颤,脑子浑浑噩噩的,现实跟梦境交汇在一起。她扬手狠狠的给了身侧男人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刺耳,彻底震碎了沈微的梦。

  “姜瓷,你找死!”

  昏暗的屋子里,慕南深那双眼底带着彻骨的寒光。他一只手狠狠的遏制住沈微的手腕,另一只手捏住沈微的下巴。

  沈微吃痛,盯着发麻的右手,涣散的瞳孔总算有了一丝微光。“我……你怎么进来的?”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