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江淼秦凛寒小说_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by沐久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20:3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三年后再次见到秦凛寒的时候,他依旧高高在上,而我只是个为了奖金跑业务的小职员...面对他的刁难,我能做的只有默默承受...更多精彩请关注《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江淼秦凛寒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三年后重遇

“小江,还不向秦总敬酒?”

李源略带警告的眼神,望了江淼一眼,江淼这才从震惊里走出来。

三年过去,她以为他已经全部放下了,可怎么……

江淼强自挤出笑,端着酒杯,朝着秦凛寒身边,一步步走去。

李源也觉察出今日江淼的不对劲,立即笑着圆场,生怕贵人不满意。

“秦总,小江可是我们公司最聪明伶俐的姑娘!小姑娘第一次见您这样的贵人,难免紧张。”

江淼也笑着,朝他举起酒杯:“是的秦总,久仰您大名,初次见面,很荣幸能敬您一杯。”

秦凛寒微挑眉看向她,漆黑的眸子,点点寒光,连刀切斧砍的锋利棱角,此时都显得更加冷漠。

“呵,初次见面?”

他漫不经心望了江淼,任由江淼举着酒杯,不动作。

气氛一瞬间将至冰点。

江淼的心,也难得颤了颤,她稳了稳心神,轻笑:“可不是吗?秦总这样的贵人,我们普通人哪里有得见的机会?”

男人薄唇微勾起嘲讽的弧度,锋利的眼神望着江淼。

“是吗?”

意有所指的话,略带深意的表情,都让江淼忍不住浑身一颤。

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深究的意思。

说完话之后,他便伸出修长的手指,目标直指酒杯。

江淼脸上的笑都有些僵硬了,见秦凛寒终于给面子,自是忙不迭把酒杯推了过去。

可男人手指触碰到酒杯,却有覆上自己手指的意思。

她眉头一皱下意识就是一撤。

整杯红酒全部倾泻到了秦凛寒西装裤上!

“啊!凛寒!”

秦凛寒带来的女伴,惊叫出声,惹得李源也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

他起身飞快拿着纸巾朝着秦凛寒而去。

江淼下意识望着男人,却见他此时,嘴角正噙着一抹嘲讽的笑,看着自己。

“这就是李总所说的,聪明伶俐的姑娘?”

李源也有些尴尬,以往带着江淼,她做的都很不错,怎么今天遇到这么大客户,她就稳不住了呢!

他拿出纸巾伸手就想要往秦凛寒西装裤上擦,手还没触到,就见男人不悦的嗯了一声。

“李总手下的人,都是那么不懂事吗?连知错就改都不清楚?嗯?”

紧握着指尖,稳了心神,江淼此时才有些懂了秦凛寒的意思。

果然,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嘴角带着自嘲,缓缓变成一如既往疏离的笑:“李总,秦总说的是,是江淼犯的错,江淼自是应该,一力承担。”

说着她拿着纸巾,就蹲下身子,往秦凛寒裤子上擦。

“跪下。”

江淼拿着纸巾的手指一颤,她不敢置信抬头,就见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此时正满是厌恶。

“呵,江小姐不愿意?”

“愿意,怎么不愿意!小江,你快点照办啊!愣着干嘛!”

纸巾被攥的皱巴巴的,江淼眼神暗沉的盯着地面,却始终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缺钱救命。

膝盖弯下,江淼紧咬着嘴唇,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牙齿都冷的颤抖。

她抬头朝着秦凛寒笑了笑:“秦先生,可满意?”

秦凛寒深黑的眸子,依旧深不见底,即使她用尽全力,都看不出他半点心思!

“还没擦,就问评价?江小姐,这就是你对待客户的态度?”

磁性的嗓音带着嘲讽,使得李源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江淼咬了牙捏紧纸巾,一把按上秦凛寒西装裤子。

刚触碰到,就见男人脸色猛地暗沉下来,他冷哼一声,淡淡然起身:“江小姐既然不甘愿,那便……今天,到此为止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李源瞬间白了脸色:“秦总,您再给我们超越一个机会吧!我们一定能让您满意!”

投资眼见着告吹,让李源怎么甘心!

想到罪魁祸首,他还不忘狠狠瞪了江淼一眼。

江淼心里也咯噔一下:“秦总,江淼并没有半点不甘愿。主要是您气场太强,江淼总是不自觉紧张,还请您再给一次机会。”

倒是长进了,性子都圆滑了许多。

秦凛寒顿了顿,却是转身,朝着江淼望去:“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李源明显还不可置信:“啥?”

就听秦凛寒低低笑了起来,语气里的冷意丝毫没有减轻:“不是你说,一定让我满意?”

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李源想明白之后,眼神顿时明亮起来:“任凭秦总吩咐!”

秦凛寒漫不经心嗯了一声,眸子望着江淼,陡然一凛。

江淼下意识身子僵直,心脏也提到喉咙。

好像有种被下一秒就被野狼撕碎在喉咙里的错觉。

难道被罚跪,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惩罚吗?

男人气定神闲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修长的手指,拿起酒杯,朝着江淼道:“你,过来给我倒酒。”

倒酒?

江淼不相信真有那么简单。

她紧握着指尖,挤出一贯的笑来:“刚才江淼便犯了错,实在……”

“过来!”

他眼神直勾勾看着她,语气一如既往浅淡,但,眼神却更加锐利起来。

李源自身后推了江淼一把:“快点过去啊!奖金不想要了?!”

当然是想的。

如果不是需要钱,她怎么会跪他,做这种伤尊严的事情!

江淼深吸口气,嘴角挂上一贯的笑,走到秦凛寒身边,伸手,她刚拿起红酒瓶,就发觉,那酒杯里,已经盛满了酒。

目光对上秦凛寒,他只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喝了不就能倒了。”

这是让她喝酒,还是让她倒酒?

但,江淼也知,容不得她质疑。

她笑着喝下,刚要倒满酒,却听秦凛寒道:“不是说你们公司生产了新型的酒吗?试试那个吧。”

那种酒?

江淼呼吸一窒:“公司新研究出的酒,是对男性某种机能产生一定亢奋作用。秦先生,您应该不需要吧……”

江淼脸上真是羞愤欲死。

公司之前效益不好,就另辟蹊径研究出这款壮阳酒,秦凛寒不是已经看过她们公司介绍了吗?

怎么还在包厢里就提出要喝这酒!

“谁说是我了?”

秦凛寒微嗤出声,顿了顿,他漫不经心道:“唔,女人喝了之后呢?”

第二章  您要毁约?

李源眼神微闪,转头看向秦凛寒。

同是男人,他想,他明白秦总的意思了。

“也是一样效果,秦总您放心,这种酒比某些药还要好,还没有副作用。”

李总这话暗示的意味……

江淼心下一沉。

李总在公司虽然待她不错,可他却是个利益为先的主。如果卖她能换投资,他肯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秦凛寒似乎也感受到她的紧张,深黑的眸子,打量她两瞬,却是嘴角勾出恶意:“那就让江小姐试试效果吧。”

这话一出,秦凛寒身边的女伴都忍不住胸口一堵,最终也只是用恶意的眸子盯着江淼。

江淼同样不可置信:“秦总的意思是,让江淼试吗?公司目前有几个专门试验新产品的,不如我去联系一下?”

打断她的是李源:“不用了,那些人都已经多少有抗药性了。小江,既然投资商要看看,便看看吧,我们本来不就是推广新品的吗?”

说完,他还不忘冲着江淼挤出一个威胁的眼神。

奖金。

直接捏死她的命脉。

手指紧紧攥住连衣裙下摆,江淼终于还是点了头。

一杯酒下肚,她脑袋就忍不住浑浊起来。

她咬着唇,全身热的绯红,小巧的耳垂,也布满了红色。

燥热从身上每一寸肌肤上升起,烧的江淼几乎控制不知意识,扯掉自己的衣服。

“唔~。”

轻声呻吟溢出,江淼只觉,浑身上下跟被蚂蚁爬过一般,痒的吓人。

攥着衣摆,大眼水汪汪的望着秦凛寒,江淼努力诉说着使用感受:“很热~全……全身上下都很痒~”

秦凛寒攥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收紧,喉头微动。

他的声音微不可查带上了哑意:“哦?具体哪里痒?”

全身上下,尤其不可言说的地方。

即使意识昏沉,江淼骨子里也有着害羞的基因,她,说不出口。

所以,即使她大眼里的水光都要溢出来,红唇里也呻吟不停,也除了痒之外,根本说不出其他话来。

秦凛寒从始至终,都挑着眉,看着坐在沙发上左右乱晃的女人。

连衣裙都湿透了,胸前的红点也开始突出了起来。

尤其是她双眼迷离着,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都让人生出一种施虐欲来。

眼神漆黑,秦凛寒手指微动,语气一改刚才漫不经心。

“都给我出去!”

李源最有眼色,早就忍不住想要出去了。

但,秦凛寒带来的女人不动,他走了也没用啊,所以他一直等秦凛寒开口。

没想到,这个男人定力真厉害。

他都燥热极了,裤子也撑得老大。

可这个男人,却一直没什么反应。

好不容易他终于开口吩咐,李源难得松了口气,拉着秦凛寒身旁的女人就走。

待包厢只剩下二人,秦凛寒这才起身,走到江淼身旁。

他伸手自她胸口拂去,狠狠碾压红豆,惹得江淼浑身战栗。

“唔~不要~啊~”

秦凛寒轻嗤一声,修长手指从她胸前往下探去,直到摸到水迹,他这才低嘲出声。

“都湿了,还说不要?当婊子,还想要立牌坊?江淼,你跟三年前,真没半点区别!”

冰冷的声音擦着耳边而去,气息惹得江淼浑身战栗起来。

她咬着嘴唇,眼神里满是被讽刺的刺痛。

手指往大腿上狠狠一拧,瞬间意识恢复五六成:“我是不是婊子,跟秦总有什么关系呢?秦总莫不是爱上我了,才会那么关心?”

“呵。”

冰冷的声音再次回响,男人的手指,这一次直接冲着不可言说的地方,狠狠撞了进去。

“啊!好痛。秦凛寒,你莫不是被我说中心声了,才恼羞成怒!”

男人轻嗤一声,手上动作越发凶猛:“还跟三年前一样,异想天开!”

最后四个字,咬牙切齿。

说罢,他手指撤出来,居高临下站在江淼面前,抱着胸轻嗤:“这个投资,你肯定很想要吧。那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江淼浑身瘫软着,满身都是汗水。在男人手指离开之后,身子已经虚软的躺在沙发上,此时她正调整喘息。

却听到男人的声音,浑身一僵。

是,她很需要这个投资。她要钱,李总之前说好了,这一单,如果拿下,会给她10万提成!

但,不代表她真的,一点尊严都不能剩下了……

嗓子像是被什么掐住了,江淼缓了很久,才终于轻笑出声:“秦总的意思是?”

“用上面的嘴,取悦我。”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江淼浑身发冷的颤了颤,不敢置信,她咬着唇,最终还是放软了声音祈求。

“秦总,您能不能换个要求?只要……”

“不能!”

说完,秦凛寒气定神闲的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打算跟她耗到底了。

眼神里带出一缕羞愤,最终江淼还是咬着唇,从沙发上起身,慢慢朝着秦凛寒走了过去。

伸手,触碰上冰凉的皮带,她的手,也陡然冰冷至极。

脱下他的内裤,她的手触摸到硬物,甚至僵硬的无法弯曲。

终于,她咬了牙,还是闭了眼,直接朝着那物吸吮而去。

味道倒是不怪,只是心底里涌上来的被羞辱感,几乎快要烧了她自己。

她知道,她不能做什么。

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任性的大小姐了。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她,总要活下去。

男人从始至终都冷眼看着她,任她动作。

……

半个多小时,男人都没能发泄出来。

江淼嘴唇肿胀难忍,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她本来也是第一次,手足无措之后,也没有任何技巧。

她自己都着急,照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要求!

身子忽然被推出去,江淼惊呼一声,脊背撞在地板上。

就听男人略显深沉的声音:“就你这样的技术,还想当婊子?呵。”

江淼咬着唇,羞耻感更重,但她嘴上却丝毫不认输。

“那又怎样?毕竟我练的是床技又不是口技!”

“强词夺理。”

秦凛寒嘲讽的声音响起,随即江淼就看到他伸手把自己的皮带扣上。

“好了,结束了。”

江淼立即心下一沉:“秦总,您要毁约?”

第三章  错的不是我们

话一出口,江淼就觉得不对劲,她的嗓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变得那么嘶哑。

秦凛寒眉头皱了皱,却是往前走了两步,到了正对着江淼上方的地方。

居高临下,嘴角冷嗤:“毁约?可江小姐,你并没有完成约定啊。”

这不是在耍人吗?

江淼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从地上起身,也学着他的样子,嘲讽的看着他。

“这就是商场新秀秦先生的做派?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还真觉得,是哪条巷子里的无赖混混呢!原本我们说好的,根本没提让你……射出来!!”

说着,江淼的语气也分外羞窘。

闻听此言,秦凛寒却挑眉,嘴角带出了淡淡的笑。

明明笑容浅淡,却总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江淼下意识后背湿透,根本没注意男人怎么动作。

她下巴一痛,男人竟然用力的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呵!江淼,谁给你的勇气?嗯?”

江淼被迫抬头,望着男人,却见男人眼神里一派阴沉。

她下意识一颤,便听到他接着道。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

他说完,竟然便收了手,脸上还一派风轻云淡

微微整理了衣袖,他迈着步子,就往包厢外走。

“秦凛寒,你到底什么意思!”

江淼几乎要被他一系列的动作搞疯。眼见着男人开门,她也不敢耽搁,立即便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

只是她头发都没来得及整好,男人已经开了门:“李总,进来谈。”

李源忙不迭佝偻身子进来,还不忘打量一眼江淼,见她脸上有被蹂躏的红晕,便忍不住带出了喜色。

成了!

秦凛寒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表情,薄唇微抿,却是用修长的手指轻敲击桌面来。

李源被这声响搅得,心脏一震,立即在他对面坐直身子。

“此为商业机密,李总可明白?”

李源点头,喜色更重,他转头看向江淼:“小江,今天的工作,你已经完成了。”

江淼咬着唇,实在不知道秦凛寒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但李总已经开口,她又留不下来。

点头,无奈的走出包厢,她径直去了洗手间。

正当江淼漫不经心的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头发时,就见被秦凛寒带着的女伴,正朝着她走了过来。

气势汹汹。

一步之遥,她甩着包,朝着江淼后脑勺砸去!

“你这个小贱人,还真是有本事啊!是不是欠干,正室在场,你都不忘勾引男人!”

又是秦凛寒惹得麻烦!

江淼皱着眉头侧头躲过,平心静气劝说:“小姐,你误会了,我对秦先生半点兴趣都没有。”

谁料,她这话一出,女人的眼神似乎更想要吃了她:“江淼是吧!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敢骗我!你也不打听打听,江城地界,我林瑜的男人谁敢勾引!小妖精,你以为凭着你这张妖艳jian货的脸,就能成功踩着我上位,我告诉你做梦!”

原来是林瑜。

因为自己闺蜜杨可可跟她同属于一个模特公司,不对付,所以江淼也有幸经常听到这个名字。

听闻她很豁得开,只要能得到资源,在床上做什么都愿意。

不过,看来不光是豁得开,她还特别泼!

江淼无奈的扯了嘴角:“林小姐真误会了,我跟那个男人,什么也没发生。无论从前以后,都不可能有任何关系。”

林瑜不肯相信:“你以为你说什么,我就会信什么?像你们这种在公司做公关的,又比我们干净多少?你是第一开始就瞄上秦总了是吧!真是好心机!但,你记清楚了,他现在是我林瑜的男朋友!”

说着林瑜提了包,满脸不爽的朝着江淼脸上砸!

江淼最讨厌这样的女人,自己害怕得不到男人的全部心思,只会迁怒女人,甚至根本不顾及,别人是不是无辜。

她伸手护住自己的脸,侧着身子往后退,可没想到,脚下打滑!

惊呼一声,江淼整个身子都要往地板上砸去!

预想到的疼痛,没有到来,她身子竟然砸进男人坚硬的胸膛里。

高挺的鼻子,被撞到发酸,眼睛也难免带上生理性的眼泪。

江淼扶着男人的肩膀,从他怀里起身:“真是谢……”

撞进熟悉的冷沉的眸子里,江淼心下一沉,接下来的话都咽了下去。

倒是男人,见她这样,忍不住轻嗤出声。

“连谢谢都不会说了?江家当年请的礼仪家教,还真是白请了!”

当年……

这两个字是江淼的禁忌,许久没被碰触,再次被提起,她身子都僵直的吓人。

秦凛寒一把推开明显怔愣的江淼,却是朝着林瑜走了过去。

“拿着支票,滚!”

啧,甩人真跟玩似的,女人也是傻,这样的男人还当宝贝供着。

江淼微闭了眼,自嘲。

“可是凛寒,我们还没到一个月啊。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才甩了我的!我只是一时气愤,也没对她怎样啊!”

躺着也中枪。

不过江淼也觉得奇怪。

听说,秦凛寒的作风是,一个月换一次女朋友,抛弃的女人,就再也不会交往。

怎么这一次?

“呵。泼妇骂街?还有脸问我为什么甩你?”

因为背对着她,江淼看不到男人说这句话的神色,但心里却发冷。

嘴角带出一抹嘲讽的笑,她微摇着头,再次走到洗手池,洗手。

等她再抬头,就发现,此时只剩下她跟林瑜。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江淼看着哭泣的异常伤心的林瑜,忍不住出声道。

“别哭了,即使你哭的再伤心,这个男人也不会皱下眉头的。劝你一句,大好时光,还是不要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为好。毕竟,像他这种男人,怎么可能会有心。”

最后一句极轻。

江淼也不关心林瑜听没听到,关了水龙头,她转身出了会所。

回家路上,她没忍住,给闺蜜杨可可打了个电话。

“喂,可可。”

杨可可轻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淼淼,想我了吧?我外景还有三天就结束了。对了,我听说,那个男人他来到江城了,你……”

“我遇到了。”

江淼说完,就听杨可可那边惊叫一声:“那你,没事吧?淼淼你别怕,欠了他的,你当年已经还清了。不要怂,错的不是我们!”

第四章  怎么那么贱

是不是她们。

可,这能代表着,秦凛寒会放过她吗?

江淼深知那个男人的性子,分明是小气记仇到了极点。

也不知当年,自己是怎么眼瞎的。

她笑了笑,红唇却带上了苦涩的意味:“我清楚,可可你放心,我也不是那么懦弱的人。”

“是啊。”

对面杨可可似乎是叹了口气,语气有些萎靡:“淼淼,我知道你的性子,最是骄傲自尊。可淼淼,这个社会,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总要适应各种潜规则,不然,你觉得,我们能活的下去吗?”

活不下去。

江淼摸着今天被自己拧到发青的大腿,微微苦笑。

在金钱面前,她不也妥协了吗?

但,江淼并没有跟杨可可说。

因为,她依旧觉得这是耻辱。

第二天上班,江淼刚打完卡,她就接到内线,李源找她。

想到昨天秦凛寒跟李源说的公司机密,江淼难得心脏发沉。

希望,那个男人,没有特意关照她!

站定敲门,李源的声音传来:“进来。”

“李总。”

“小江啊,来来来,坐下说。”

李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看得江淼瘆得慌。

她笑容不变试探道:“李总,您今天很开心呢,昨天秦总签约了?”

提到这茬,李源昂着下巴点了头,这才接着道:“不过,这里面有你的功劳,我记得清楚呢。你放心,下周奖金就会随着这个月工资一起发过去。不过小江,今天晚上还有个酒局,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如果这波谈成,那你可又能二十万进账呢。”

虽说对于李源的先斩后奏,江淼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想到钱,也没什么异议了。

“好,江淼感谢李总提携。”

这话一出,李源就笑了出来:“我就知道小江肯定会同意的。其实,秦总那边投资的条件,也就是让你去参加这一场酒局,我想着你看在奖金的份上,肯定会同意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竟然是秦凛寒的主意!

但,即使心知肚明他打的是坏主意又能怎样?她不还是一样,拒绝不了?

江淼微咬着嘴唇,手指微攥紧一瞬。

*

说是酒局,其实晚上的酒局,也没几个人。

但,都是圈子里数得上名号的色鬼,最喜欢占人便宜。

这一次,大概是秦凛寒有言在先,李源并没有跟着来。

江淼早就做好了准备,进包厢前,她先吃了粒解酒丸,这才笑着走了进了去。

一推门,好几个人男人,都看着她。

但,江淼早就打听清楚,这里面的王老板,才是最容易攻克的。

他有天然优势,他是一家连锁会所的幕后老板。

在江城虽算不上财大气粗,但,若是能谈成,也是一笔不小进账。

而李源,自然也曾让她打过王老板主意。

只是一直没有见到他的机会罢了。

江淼漫不经心拨弄发丝,眼神里露出坚定的光。

端着酒杯,她直接坐在王老板身边。

“王老板,江淼先敬您一杯,早就听闻王老板最会品酒了,日后江淼要跟您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

“江小姐客气了,早就听说超越有个特别漂亮的公关,这次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江淼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谬赞了,其实超越有的不光是漂亮的公关,新研究出的酒也很不错呢。”

王老板自是听说过这酒,他也玩的开,自然不会不愿尝试。

尤其还美人在身边,推荐这种酒的意思太过明显。

他伸出肥腻的手,一把握住了江淼的小手:“那江小姐,不如我们先验验货?”

验验货?

呵,是借故占她便宜吧。

江淼装作听不懂他的言外之意:“王老板说的是,正好我带着呢。”

说着她甩掉他的手,从包里拿出一小瓶酒,拧开:“王老板要自己试试,还是找人?”

手被甩开,王老板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一脸淫笑:“自然是要自己试试了。毕竟,这样感受才最直观。”

江淼点头,伸手倒了酒,递给王老板。王老板饮下,看着江淼的眼神,是露骨淫光。

“江小姐,果然有用呢,这点功夫都硬了。你摸摸是不是很烫?”

他说着,还拉着她的手,就往身下而去。

江淼怎么也没想到,在场那么多人的情况下,这个王老板还敢色欲熏心到这种地步!

她紧紧攥着手,阻挠着他的手,心里难得带上了急切。

她开口试探道:“既然有用,那王老板这一次一定要跟我们超越多签个几年!”

“只要你伺候好我,嘿嘿嘿,那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果然被盯上了,还想要自己献身!这一单,怕是做不成了。

江淼眼神微动,却是娇笑着道:“那,我们也总不能在这里啊。王老板,江淼脸皮薄,不如我先去楼上开房,您一会儿等我房间号?”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酒能让人意识变得冲动,王老板竟丝毫没怀疑她的话。

他还笑的一脸荡漾:“好好好,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江淼心下一松,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谁料,一转身,她就见自己背后,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秦凛寒,他什么时候来的?

原本站直的身子,被这么一吓,忽然软了下来。

后腰撞在桌子上的触感传来,江淼痛的咬紧嘴唇,还没等她站稳身子,她就被人拉住了手腕。

男人似乎很生气,长腿丝毫没留力,江淼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好不容易出了包厢,江淼还没反应,后背就被抵在冰冷的墙上。

“秦凛寒,你发什么神经!”

“就那么缺钱?”

男人黑沉着脸,嘴角带着刻薄的冷意,气息拂在她脸上,似乎还带着些酒意。

什么?

江淼皱眉思考了一瞬,这才终于懂了他的意思。

他以为昨天的奖金10万,她已经花完了。

果然,在他心里,她就是这样的女人。

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江淼点头:“对,你也知道,虽然我家破产了,但,毕竟从小就养成习惯了,才10万,怎么可能够我花的。而且,我还要多谢秦总,知道我的难处,还不忘助我一把,给我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能跟这么多有钱人一起吃饭!”

男人周身气息冷厉的吓人:“所以,你今天原本就想着卖身?呵,江淼,你怎么能那么贱!”

贱?呵,说起来,在这个男人心里眼里,她是挺贱的。

江淼伸手拂了拂发丝,掩饰心里的波澜,刻意对秦凛寒笑得妩媚。

“是啊,不贱曾经怎么可能会喜欢过你?不贱,怎么会去卖什么壮阳酒,我可不就为了多找几个金主?”

她说的风轻云淡,可秦凛寒的脸色,却像极了风雨欲来。

第五章  没有男朋友

“呵,江淼。既然你已经选择犯贱,怎么就不擦亮眼睛?那些男人,能满足的了你?”

语气里除了嘲讽,就只有轻贱。

江淼手心刺进肉里,才让自己稳住。

冷笑一声,她嘴角勾起笑容:“秦总,您这个神情,这样的话,可真跟那些,被撞到捉奸现场的原配很像呢!”

这是拐着弯暗示,他一直爱着她,这是在吃醋呢!

秦凛寒简直要被她气笑了,手上一个用力揽住了江淼的腰身。

“你以为你配?”

她跟他之间,差了20多公分。这样的姿势,她垫着脚,头顶也只能到他下巴处。

尤其腰身被箍的异常难受。

江淼皱眉伸手推拒着他的胸膛,原本强装的淡然,全部倒塌。

她怒瞪着他:“秦凛寒,你在发什么疯!放开我!”

“发疯?江淼,你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吗?怎么那么怕跟我肢体接触?嗯?难道你在怕泄露出你真实心思?”

秦凛寒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一改脸色的阴沉,嘴角竟然带上了淡淡的笑,脸上带着不容置喙的神情。

江淼心尖狂跳,却也调整了表情,眼神带着不以为然。

笑话!

她怎么会还爱着这个没有心的男人!

“秦总莫不是在做梦!”

秦凛寒没接这句话,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漆黑的眸子闪烁着肯定。

被这样的神情注视着,江淼只觉满心怒火,直涌入大脑,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她张嘴,一口咬上秦凛寒的下巴。

“嘶!”

大手一松,男人任凭她后背狠狠撞上墙壁。

后背疼的几乎喘不上气。

“你属狗的吗?”

男人带着火气的声音传来,江淼紧握着掌心,调整好表情,不让脸上泄露出半点痛苦来。

“秦总如果不先动手动脚,我又哪里来的机会咬狗?”

江淼微昂着下巴,丝毫不肯示弱。

可,下一秒,男人却轻轻笑了。

磁性的嗓音,声音低沉诱人,搅得人心尖发麻。

但,江淼却戒备更深。

她狐疑的望着男人,只见他挑了眉,俯下身子,朝着她耳边道。

“被我说中心思了,所以才跟炸了毛的猫一样,反应那么大?嗯?”

气息拂在耳边,酥酥麻麻的,似乎有毒。

江淼初开始喜欢秦凛寒,就是因为他的声音,她从来没遇到过,那么能撩拨住自己心脏的男人,以为她不把握住,就再也遇不到了。

对,她是音控。

可惜,因为他,她现在对喜欢的声音,避之唯恐不及。

嘴角挂上了嘲讽的笑,江淼手心紧紧攥着,整个人冷静到了极点。

“原来秦先生竟然在这里等着我呢。以为我还对你有好感,准备用自己把我伤的体无完肤?啧,真是肮脏的套路。可惜了秦总,我恰巧跟你一样,不可能吃回头草!”

说完话,江淼就想走,不想再跟这个男人多待一秒。

但,也不知男人是什么做的,胳膊跟铁一样,任凭她怎么拧,都不带有半点动弹的。

她气急,下意识就又一口咬上了他的下巴!

谁料,刚咬上,就听到女人的惊叫声。

江淼转头望去,就见一脸震惊的林瑜,正满含着泪水望着她。

那表情,活像是被欺负的小可怜。

江淼本就觉得女人不该为难女人,见林瑜这个模样,她难得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是他……”

是他先搂住我的。

但,江淼话没说完,就见男人松开了手,蹙着眉,离了她半步远。

得了,解释不清了。

秦凛寒还真是好手段!

她张了张嘴,索性也不解释了,直接捏紧手包,转头朝门外走去。

走出去的时候,她还听到身后女人的哭声。

“凛寒,我真的离不开你,我只是想来碰一碰运气,看能不能遇见你……”

还真是痴情的女人。

江淼无意识冷笑一声,也没再想。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天在乌烟瘴气的酒会待太久,还是因为总是跟秦凛寒不期而遇。

江淼失眠了。

所以,起床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连眼圈都带上了暗色。

化了点淡妆,江淼整个人还是有气无力。

到了公司,刚坐下来,江淼就见旁边的同事小沐眼圈红红的,把整杯茶水,打翻在了桌子上。

她皱眉,递了纸巾过去,见小沐手忙脚乱的,她叹口气,还是伸手给她收拾好。

“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沐双眼通红的抬头看着江淼,最终只是摇摇头:“我没事,只是被李总骂了。说我这个月销量垫底。”

确实是的。

小沐这几个月谈了恋爱,心思就没再放在工作上过。

江淼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她跟自己是不同的。

她可能会因为爱情驻足,而自己,只要钱。

安慰了小沐两句,她也恢复一贯的活泼了,偷偷摸摸玩了会手机,这才看着她神神秘秘道:“江姐,今天张霖的生日宴去吗?我们都要去的,就剩你自己没给回复了啊。不是我说,江姐你也是真的不合群,你除了跟客户谈生意会出去之外,就早早回家,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单身,我还真以为你家里有人在等着你呢。”

江淼难得失笑。

并没有人等着她,只是她,自从遭遇变故之后,已经很久都不适应那么多人群了。

也许,也是时候走出来了。

“今天,我也去。”

小沐很是兴奋:“那好,我马上就告诉他!”

下午的时候,李源找了江淼过去。

不外乎是询问昨天酒局的事情,江淼自是没说张老板占她便宜这件事。

谈生意这回事,本就有成有不成,李源倒也没多说什么。

只鼓励她,让她多努力。

江淼自是答应的很好。

下了班,小沐就拽着江淼,跟同事,一起去了不夜城会所。

同事基本都是年轻人,很轻易就能热闹起来。

江淼一个人缩在沙发最角落,感受着热闹,竟然越发觉得孤独。

小沐总记挂着她,在给寿星敬酒的时候,她硬拉着江淼过去。

传说中的寿星张霖,倒是长相不错的小伙,在江淼笑着朝他搭话的时候,他竟然还羞红了脸。

也许热闹这种东西,是最能传染的。

江淼不知不觉也多喝了几杯。

感觉意识有些混沌,她忍不住一个人出了包间,走到外面吹吹风。

没想到,张霖也过来了。

“江淼。”

江淼转头看着他:“你也来吹风?”

“嗯。”

男人的声音,总带着些羞涩。

这让江淼忍不住笑了笑,年轻真是好啊。

“江……江淼,听说,你还没有男朋友?”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天津市委常委会专题学习党纪处分条例————要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8-11-02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