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一婉陆谨修小说名叫《时光如斯,依然爱你》,又名《我愿未曾遇见你》,此书的作者是七行

发布时间:2018-10-12 18:18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苏一婉陆谨修全文

时光如斯,依然爱你全文阅读

苏一婉陆谨修小说名叫《时光如斯,依然爱你》,又名《我愿未曾遇见你》,此书的作者是七行泪。小说的主要内容是苏一婉和陆谨修结婚一年以来,他让她流产了三次,惨不忍睹,一直狠狠的折磨着她,让她生不如死。

第1章 孩子?你配吗

  “这次,还是打掉吗?”话筒那头说话的是第一次给她做流产手术的医生。

  “我……再想想。”

  “短时间内接连流产,可能会终生不孕,最好考虑清楚。”

  终生不孕吗?可能这才是他希望的吧。

  “你怀一次,我打一次。”男人冰冷无情的话,她从来没忘……

  这时,别墅外亮起了灯光,苏一婉心脏顿时一紧,急忙挂了电话,下楼去查看。

  “谨修,这么晚,你怎么还回来了?”她挤出笑容,轻声询问。

  但开门进屋的,却并不是陆谨修,而是两个陌生的黑衣保镖。

  “苏小姐,您妹妹病重,急需输血,请您跟我们走一趟。”两人漠然说完,抓着苏一婉就往车里塞。

  “放开我,我不去输血!”

  苏一婉挣扎,她怀着孩子,怎么能输血?

  根本不可能!

  可两个保镖哪里肯听她的话,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被押送到了医院。

  陆谨修就那么姿态随意的坐在走廊凉椅上,俊美的脸上一向没什么表情,但眉宇下的那股凛冽气势,却仍旧让人心悸。

  “谨修……”苏一婉嗓音发干,急忙走上前,抓着他的手臂求道,“苏可妍不是A型血吗?医院血库里一定有血的,不要抽我的好不好?”

  陆谨修冷眸盯着,一把抽出手臂,苏一婉没站稳,被他挥得摔倒在地。

  “苏一婉,这是你欠小妍的。如果不是你的狠毒算计,小妍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如今她需要血,就应该抽的你,这是你欠她的!”

  苏一婉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哭道:“不要……陆谨修,平时就算了,但这几天我不方便,求你了,先不要抽我的血,好不好?”

  陆谨修眼神锐利,直直的盯着苏一婉的肚子:“你又怀孕了。”

  他用的是陈述句。

  唇边扯出一抹冰冷至极的笑意:“难怪你这样求我,是不是还想偷偷留住孩子?”

  苏一婉使劲摇头,满脸冰凉泪水。

  “谨修,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就不能放过他吗?我求你,我跪下来求你!”

  为了孩子,苏一婉什么都不管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谨修,我求你放过孩子!”

  陆谨修垂眸,仍是毫无感情的冷冷盯着她。

  几秒钟后,他忽然扯开一抹森然的笑意:“好啊,我不让你抽血。”

  苏一婉心里一松,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陆谨修一字一字,残忍的说道:“先把你肚子里的贱种,给我打了!来人!”

  他一开口,两个保镖立即冲过来,又一次抓住了苏一婉。

  “送她进流产室,把她肚子里的贱种,给我刮下来!”

  “不要……”苏一婉哭喊,脸色惨白,泪水打湿了她鬓角,狼狈的粘黏在脸颊边上,“陆谨修,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你恨我,厌恶我,就冲我来,别伤害我的孩子!”

  陆谨修侧眸冷盯着她,唇边残忍的笑意未收:“苏一婉,你也知道我厌恶你?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我更加厌恶。我怎么会允许,你这样的贱人,来玷污我陆家的血脉?”

  苏一婉绝望的撑大了眼睛,喃喃道:“可这是你的骨肉……”

  陆谨修不耐烦的皱眉,侧开视线,一秒也不愿意停留在她身上。

  “赶紧把她拉下去,打了那个贱种,看着就碍眼。”

  “是。”保镖领命,拖着苏一婉进手术室。

  “不要!陆谨修,不要……”

  她喊得嘶声力竭,不顾形象,拼尽全力的挣扎大喊。但,陆谨修却没再看她一眼。

  苏一婉最终还是,被押上了手术室。

  保镖捆住了她的手脚,将她牢牢的束缚在手术床上。

  “不要……”苏一婉奋力挣扎,手腕脚腕全都被磨破了,青紫流血。

  面无表情的医生拿着麻醉剂过来,摁着苏一婉的手腕,开始注射冰凉的液体,同时吩咐:“准备好仪器,脱了她的裤子,马上开始手术……”

  “不要流了我的孩子,求你们了……”苏一婉哭着苦苦哀求。

  麻醉药很快发挥了作用,她浑身开始发软无力,连被分开双腿,都毫无抵抗之力。

  难道她的第二个孩子,也真的保不住吗?

第2章 没用的女人

  苏一婉眼眸无声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满眼绝望……

  “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手术室的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中年贵妇人冲进来,呵斥道,“我陆家的孩子,你们谁敢动!”

  来人,是陆谨修的母亲,高知媛。

  几个医生被她一吼,不由就松开了手。

  苏一婉看着她骂开医生,心里终于暂且松了一口气,任由麻药发挥作用,昏迷过去。

  她只是暂时麻醉,一个小时后,便清醒了过来。

  病房里,高知媛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手机,听见苏一婉醒来的动静,抬起眼皮瞄了她一眼,冷声骂道:“你怎么做我陆家媳妇的?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们娶你进来,是当摆设的吗?这么没用!”

  苏一婉抿紧了唇,没办法反驳。她不想在高知媛面前,说陆谨修的不是。

  高知媛哼了一声,收起手机,走到病床边上,低眼看着苏一婉:“我警告你苏一婉,当初我不让谨修娶你妹妹,就是因为她身体不好,不能给我陆家生儿育女,所以才转而求其次的勉强娶了你,但是……”

  声音陡然冰冷,她厉声警告:“如果你和你妹妹一样没用,不能给我陆家生个儿子出来,就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别占着陆家少夫人的名分!”

  苏一婉攥紧了拳头,沉默不语。

  “听懂我的意思了吗?”高知媛加大了嗓音,“苏一婉!”

  “我明白了。”苏一婉只能应答。

  高知媛这才哼了一声:“真是麻烦,好好给我养胎,要是孩子出了问题,我要你好看!”

  她扔下这句话,起身便离开了病房。

  苏一婉闭上眼睑,疲惫的靠在枕头上,默默吞咽所有的委屈。

  十几分钟后,病房的门,却又一次被人踢开。

  陆谨修满脸阴沉,带着一身凛冽的气场,走进了病房。

  “苏一婉,你又在我妈那里打小报告了?”他三两步走到病床前,俯身捏住苏一婉的下巴,眼神冷沉得吓人,“你还真是本性难改,下贱得叫人恶心!你是不是一天不在外面嚼人舌根,就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我没有……”苏一婉下巴被捏得生疼,明澈的眼睛里一圈泪光,“谨修,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说……”

  陆谨修厌恶的一把丢开她,满眼嘲讽:“相信你还不如相信一条狗!苏一婉,你为了保住肚子里的这个贱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我妈都搬出来了!”

  “谨修,我真的……”

  “闭嘴,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陆谨修眼底冰冷得没有温度,“但我告诉你,苏一婉,我不会让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小妍的肾脏因为常年吃药出了问题,我要用你的,去跟她换。”

  陆谨修冷冰冰地扫视着苏一婉纤瘦的身体,以及那惨白的脸色。

  “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让医生,顺手给你取出来。还有,苏一婉,如果你再敢在我母亲面前嚼舌根,我就让人,拔了你的贱舌头!”

  陆谨修说完,招招手,直接让医生进来。

  “陆谨修!”苏一婉挣下床,躲开冲过来的医生,扑到陆谨修的脚边,死死抓住他衣袖,求道,“你要什么我都可以你,我的肾,我心脏,我全都答应。只有孩子,我求你放过他!这是你们陆家的血脉,是你们陆家的后代啊!苏可妍身体那么不好,你舍得让她给你生孩子吗?”

第3章 孩子没了

  苏一婉豁出去了全部,只为保住孩子。

  “让我来替她生!陆谨修,我真的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

  苏一婉哭泣着,软软的跪在冷硬的地板上。

  陆谨修眼底一片晦暗:“是,我舍不得让小妍生孩子,但是我更舍不得,让她伤心。苏一婉,我宁肯不要孩子,也不会让小妍以外的女人,为我生子!”

  苏一婉睫毛狠狠一颤,紧抓着陆谨修衣服的手指,缓缓松开了。

  她知道了,陆谨修,是铁了心的,要让她流产……

  “陆谨修,你怎么能这样狠……怎么能……”

  “赶紧把她给我弄到手术室去!看着真碍眼!”

  陆谨修往后退了几步,垂眸盯着苏一婉的眼神,好似在瞧什么恶心垃圾一样。

  苏一婉被那眼神伤得心脏绞痛,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软肉里,她忽然扯开嘴唇,露出一个惨然的笑意。

  靠近她的几个医生被她的笑震到一瞬。

  苏一婉趁着一刹那的空隙,急忙撑起身体,推开了眼前的人,冲到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给高知媛打电话。

  现在,只有她能救孩子……

  电话,才刚刚拨通,就被陆谨修一把夺过。

  他扬手狠狠一摔,手机啪啦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苏一婉,你是不是拿我的警告当耳旁风?当着我的面,还想跟我母亲告状?你以为我是死的吗?!”

  手机被抢,苏一婉最后的希望,也破裂了……

  不会有人再来帮她保住孩子了。

  “马上把她给我送到手术室!”陆谨修满眸阴沉,显然已经是怒不可遏,“先给她做人流,别打麻药,我要好好让她切身体会,孩子被打掉的感觉!”

  苏一婉撑大了眼睛,绝望惨淡的看着陆谨修,嘴唇都是惨白的颜色。

  “陆谨修,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她带着哭腔的喃喃开口,眼泪大颗滑落,“太残忍了,我恨你……恨你……”

  恨你。

  这两个字,格外的刺耳。

  陆谨修的脸色,越发难看阴鹜。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她给我送进手术室去!”他一声怒吼,所有的医生后背一震,立即回过神,拉着苏一婉,往手术室走去。

  苏一婉无力的瘫软着身体,不反抗,也没有表情,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任由医生将她带到手术室。

  再一次,躺在了手术床上。

  青紫的手腕,被紧紧捆上了绳子。

  苏一婉眼神灰暗,无声滑下眼泪。

  双腿被打开,冰凉的仪器探入了身体里。

  血肉被刮离的剧疼,很快袭来……

  苏一婉手指紧紧的抠着病床,用力到骨节发白,指甲断裂。

  疼,真的好疼……血肉挖骨一样的疼。

  她紧紧咬着下唇,唇瓣被咬破,流出鲜血,她也没叫出一声,只是用尽全力,记住了这份,孩子被生生刮出的,疼痛。

  替她手术的医生看她那副隐忍决然的样子,心中都不免动容,加快了手术的动作。

  孩子,终究还是被打掉了,连着苏一婉身体里的大量鲜血,一起被带出了身体。

  流产手术结束,医生刚放下手里的仪器,另一个护士就推开了门,没表情的对里面的人说:“赶紧把收尾的工作处理好,换肾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第4章 不用在乎她

  苏一婉手指一颤,她指甲断裂了,指头上全是乌青和鲜血。

  惨白的脸上也全是冷汗,汗湿的头发粘连在脸上,嘴唇破裂,唇角全是鲜血,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可这还没结束,她还要马上,被送去割肾。

  “这会不会太勉强了,她刚刚流产才失了不少血……”连一旁的医生都犹豫了。

  那护士满脸不在乎的说道:“你担心什么,她丈夫都不管她的死活呢。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着急的催促我们赶紧安排,估计那位先生自己,也恨不得这个女人早些死呢……”

  苏一婉睫毛抖了抖,缓缓合上,盖住了她眼底的悲惨绝望。

  她逃不掉的,连跟陆谨修有血脉关系的孩子,都没能保住,更何况,是他最厌恶的她呢……

  这个手术,就算是真的会要了苏一婉的命,陆谨修恐怕,也不会有半分的犹豫……

  她手脚上的绳子很快被解开,几个护士走进来,将苏一婉抬到担架床上,没停歇,直接转到了换肾的手术室中。

  里面,苏可妍正坐在手术床边准备,陆谨修扶着她的腰肢,两人正亲密的靠在一起说话。

  苏一婉睁开眸子,看了一眼那伤人的一幕,随即再次合上眼睛,满脸惨淡。

  “谨修,我还没关系的,要不再等几天做手术吧,我怕姐姐的身体受不了……”苏可妍关心温柔的声音响起,一张漂亮的脸蛋上,也满是干净天真。

  “她没关系的,我不想让你肚子疼……”陆谨修温声回答,用的是,苏一婉从未听过的温和语气。

  苏一婉原本平静的脸上,仍旧克制不住的闪过痛苦。

  “手术,就现在做。”陆谨修再次开口,落在苏一婉惨白脸上的视线,不见温柔,只有冰冷。

  “谨修,这样姐姐真的不会有事吗?”苏可妍还一脸善良的样子。

  “没事的,就算她真的出事了,或者干脆死了,也是她欠你的。”陆谨修嗓音冰冷,“如果不是她当初算计你,害你出车祸,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一婉沉默的攥紧指头,那场车祸,根本就是苏可妍的诬陷,可陆谨修不信她,陆谨修,就是要她的命……

  “手术,现在就开始吧。”陆谨修留下这句话,从手术室里离开。

  一个护士随后过来,给苏一婉重新注射麻醉药。

  药效发作,在苏一婉将要昏睡过去之际,她忽然听见了苏可妍厌恶阴毒的声音:“把她的两颗肾都给我割了,然后扔去喂狗!我可不想要她的脏东西……”

  不要?

  那言外之意就是,她的肾脏,其实根本就没有出问题!

  所谓的换肾手术,都是她在故意整苏一婉!

  不……

  苏一婉想要挣扎,可麻药药效发作,她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更不要说是挣扎……

  但她不甘心,就这么被苏可妍算计,她已经害得她够惨了,不能让她再得逞。

  就算是死,她也不要让苏可妍成功!

  如果她死了,那陆靳修会不会有一丁点的后悔和动容?

  是他这样逼迫她接连手术的……

  苏一婉迷迷糊糊的这样想着,一旁的心跳监控仪上,忽然发出警告的嗡鸣。

  “不好,病人心跳骤降了!”医生脸色大变,“快停止手术!抢救!”

  一旁的苏可妍也跳下了床,她哪里有什么病弱的样子,甚至连麻药都没有打,根本就没有手术的打算,所谓的手术,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个过场。

  “不准抢救!”苏可妍低声呵斥道,“她死了正好,就让她死!”

  几个医生互相对视了几眼,默默都收回了手。

  苏可妍早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得听话。

  苏一婉就那么躺在手术床上,心跳一下比一下缓慢。

  一旁显示心跳的仪器屏幕上,那代表心跳的曲线,正在缓缓变成直线……

第5章 她差点死了

  苏一婉就那么躺在手术床上,心跳一下比一下缓慢。

  一旁显示心跳的仪器屏幕上,那代表心跳的曲线,正在缓缓变成直线……

  ————————————

  苏可妍得意阴狠的盯着那直线,脸上慢慢勾出令人骨寒的狠戾笑容。

  苏一婉,你早该死了,要不是因为她,她早就当上名正言顺的陆太太了!

  “滴——”终于,苏一婉的心跳,停止了。

  苏可妍扬起满意的笑容。

  但下一秒,走廊上忽然响起了争吵声。

  “陆谨修,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真要弄死婉婉吗?”喊话的是顾渊宁,他一把推开冲过来阻拦的护士,几步冲到手术门口,用力踢门,“给我开门!婉婉呢,我要带她走!”

  苏可妍吓得表情一变,急忙缩回了手术床上,着急喊道:“快给我打麻药,让我假装在手术中!”

  “哦哦,好。”旁边的医生急忙过去给她注射麻药,边问,“那苏一婉小姐呢,要抢救吗?”

  苏可妍转眸,看着苏一婉平静苍白的样子,狠狠道:“不抢救!我要她死!”

  “是。”

  医生刚把麻药给苏可妍注射完,手术室的门就被暴躁的顾渊宁几脚踢开了,随即冲了进去。

  自然,也看见了显示着苏一婉心跳笔直的仪器屏幕。

  “婉婉……”顾渊宁脸色瞬间扭曲,他狂躁的一把揪住了一个医生的衣领,“你们在干什么,谋杀吗?马上给我抢救婉婉!快啊!”

  医生这才反应过来似的,一脸犹豫的说:“这个……恐怕……”

  “给我抢救她。”一道沉稳的嗓音,突然响起,是陆谨修。

  他阴沉着面色,黑眸紧紧盯着苏一婉苍白的脸:“要是她真的死了,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谁都别想活!”

  几个医生后背一凉,纷纷紧张起来,急忙抢救苏一婉。

  开口警告的,可是陆谨修啊。

  整个A市,就算是得罪阎王,也不敢得罪他!

  医生马上给苏一婉做心肺复苏。

  幸好她心跳停止的时间还短,又正好在设备齐全的手术室里,半分钟后,苏一婉的心跳,恢复了。

  主刀的医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脸色晦暗不明的陆谨修,小心问道:“陆先生,那,换肾手术,还做吗?”

  “换肾手术?”顾渊宁难以置信的开口,狠狠盯着陆谨修,“陆谨修,你还是人吗?你为了苏可妍这个女人,竟然要挖婉婉的肾?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你,你这样做,跟千刀万剐她的心,有什么区别?”

  陆谨修回了顾渊宁一个同样狠戾的眼神:“我就是要她千刀万剐!顾渊宁,你这么关心我的妻子,怎么,你跟她有私情吗?”

  顾渊宁攥紧拳头,面色隐忍愤怒:“我倒是希望如此!这样,婉婉就不会不顾尊严的倒贴你。你这样狠毒冷情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付出!”

  说完,顾渊宁直接横抱起来昏睡中的苏一婉,大步往外走去。

  “顾渊宁,你把我的妻子放下来!”陆谨修拦住他,眼底,已然卷起可怕的情绪风暴,“她是我的人!”

  顾渊宁毫不畏惧的回视着陆谨修的眼睛:“你根本不配做她的丈夫!陆谨修,今天,我一定要带走她!”

  两人视线在空气中对撞,满是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息。

  旁边的医生来回看了看,实在是害怕两人打架出事,连忙说:“还是先把病人送重症监护室吧,她心跳才刚刚恢复……”

  顾渊宁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连忙将苏一婉放在了担架床上,又一路跟着医生护士们,随行去监护室。

  陆谨修脸色难看,也要跟过去,被一个护士叫住。

  “陆先生,苏可妍小姐,还昏迷未醒呢……”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