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凤云倾轩辕夜阑免费阅读_最宠皇妃免费阅读by我是素素

发布时间:2018-10-12 18:0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凤云倾轩辕夜阑免费阅读

最宠皇妃全文阅读

凤云倾轩辕夜阑目录哪里有?凤云倾轩辕夜阑小说的名字是《最宠皇妃》,又名《神医弃女:盛宠九皇妃》,由作者我是素素所写。最宠皇妃全文讲述的是凤云倾重生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和表妹的奸情,也明白了对她不离不弃的人是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摄政王轩辕夜阑。后来,她一边复仇,一边医毒双修...

第1章 记住这种疼,记住你是谁的女人

  凤云倾是被痛醒的。前一刻她还在饿殍遍地,腐臭冲天的江州荒野断了最后一丝气息,睁开眼,却瞧见满目摇晃的红,那撕裂般的疼痛无比清晰的从下身处传遍全身……“啊!”她皱紧了眉头,纤细的手指徒然抓住了身下柔软的褥子,微微低头,赫然对上一双令她的无比恐惧的黑眸。

  轩……轩辕夜阑!她不是死了吗?莫非这里是地狱?可若是地狱,为何轩辕夜阑也会在这里?“凤云倾,身为本王的未婚妻,竟敢私会别的男人,你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说!还敢不敢跑了!”熟悉的质问带着阴冷至极的气息,像一只无形的手,将她已经远去的记忆强拽了回来。

  脑子里昏沉沉的,覆在身上的男人却已经猛烈的动作起来。“好疼!”凤云倾无意识的痛呼出声。

  “还知道疼?”男人嗜血的面容满布阴云:“那就给本王好好的记住这种疼!记住你凤云倾到底是谁的人!”

  发泄般的冲撞,毫无半点温柔可言,疼的凤云倾的脸都缩成了一团。

  她死死的盯着船只的棚顶,那些血一样红的绸子,男人的每一声低喘都烙印在她灵魂的深处……——被轩辕夜阑折腾的晕过去之前,凤云倾迷迷糊糊的想——她或许是重生了。

  再醒过来,全身的酸痛和空气中那股子令人呼吸不畅的暧昧味道提醒着凤云倾,一切都真实的发生着。

  她忍着疼痛坐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上盖在一件玄黑的外袍,身边散落的,是那件红嫁衣的碎布……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她真的重生了。

  这是她嫁给轩辕夜阑的前一年,试图从水路逃离上京城去苏城找轩辕珏——她一心痴恋的情郎,为了这次的计划,她准备足足一个月,在闺中蜜友叶雨桐的帮助下,悄悄的请了一些人,将自己伪装成远嫁的新娘,以为这样就能逃过轩辕夜阑的追踪,却还是被他发现了,盛怒中的轩辕夜阑冲进花嫁船,撕碎了她穿的红衣,将她给……强要了!

  事后,她恨极了轩辕夜阑,在王府里各种闹自杀,每闹一次,就换来轩辕夜阑更无情的蹂躏!

  后来,她与轩辕夜阑大婚后,甚至还与敌国太子褚云逸合谋制造边境摩擦,让轩辕夜阑赶往边疆。

  轩辕珏与江初雪就在这时忽然对凤家下了毒手,诬告凤家通敌卖国,凤家上下三百六十四口,全部被斩杀,就连尚在襁褓中的幼弟都没有放过!

  可他们却偏偏用死囚换下她的命,挑断了她的手脚筋,对她百般折辱,最后刺瞎了她的双眼,将她扔到了灾荒最严重的江州,自生自灭!

  那时,她已经怀了轩辕夜阑的孩子,那孩子,是被轩辕珏亲手用棒子打下来的,那种疼,即使重活一世,仍让她的灵魂都忍不住颤抖……前世的恨,从凤云倾每一块皮肉里生长出来,一瞬间就将她整颗心缠绕的紧紧的。

  什么对她一见倾心的良人?轩辕珏不过是为了得到凤家的财富,好为他争夺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铺路。

  什么闺中蜜友?叶雨桐不过是觊觎她的夫君轩辕夜阑,一次又一次阴谋挑起她和轩辕夜阑之间的矛盾。

  什么良善的表妹?江初雪从踏进凤家的那一日起,就披着单纯善良的皮,一边享受凤家给她的好,一边爬上轩辕珏的床榻,与轩辕珏狼狈为奸,谋害凤家满门!

  轩辕珏!江初雪!叶雨桐!还有……柳子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第2章 对他的恐惧,早刻在骨子里

  “你想杀了本王?”

  身后,传来阴冷的讽刺:“那本王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的本事!”

  下一瞬,凤云倾细嫩的脖子已经被男人的手死死的掐住了。

  那张俊美到邪魅的脸上,仿佛不带一丝的情绪,却冷得能将人的灵魂都冻结,深邃黑沉的眼里,只有滔天的怒火在肆虐的燃烧着:“凤云倾,本王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嗯?”

  凤云倾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身体绷的紧紧的,轩辕夜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令她毛骨悚然。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可怕到即使重活了一世,她依然觉得他恐怖的要命。

  他是轩辕王朝摄政皇叔,性情喜怒无常,嗜血残暴,令敌国闻风丧胆的战神!也是无数闺中贵女只敢仰慕,不敢靠近的活阎王!

  偏偏却对她有着疯狂的执念和占有欲,只是她前世直到死也没弄明白这是为什么。

  可是,前世,他对她……做完这种事情后就离开了的,这一世,竟然没走?

  “放……放手!”肺里面的空气被挤压了干净,死亡再一次威胁着她,凤云倾只好努力的出言解释:“我想杀的人不……不是……你……”

  “不是我?那是谁?”轩辕夜阑松开了手,眸光落在凤云倾的脖子上,那里,已经被他掐出了指印。

  他幽深不见底的眸子寒意更甚。

  “我……”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凤云倾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又猛地咳嗽了几声,才答:“九……皇叔,我知道此时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的,但我还是想说,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去找轩辕珏……”杀了他!

  “果然是为了轩辕珏!”没等凤云倾将话说完,男人的眼里就射出万丈寒光:“你就那么喜欢他?”

  “不是,九皇叔,你误会了,我找轩辕珏是为了……”凤云倾忙解释便在这时,却有一个女子冲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轩辕夜阑的面前:“摄政王,求您饶了云倾吧!她恋慕三皇子多年,一时无法斩断情丝,也是情有可原。”

  这是——叶雨桐!

  来的可真快。

  凤云倾藏在衣袍下的手,紧握成拳,隐忍着看叶雨桐演戏。

  “而且云倾这次的计划,我也参与了,船和一些人手,都是我安排的,云倾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实在不忍她饱受相思之苦……摄政王,您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一定要执着于云倾?一定要拆散她和三……”

  “砰!”的一声,轩辕夜阑一如前世那样,一脚将叶雨桐踹飞,她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船舱的外面,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凤云倾迅速的将那件宽大的外袍穿在身上,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当着轩辕夜阑的面,冲了出去。

  “雨桐,你怎么样?”

  她蹲下身,脸上满是“关心”,眼里却一片冰凉。

  前世,这一幕发生的时间要晚一些,刚好在花嫁船靠岸,摄政王府的两个侍女将她从船上架出来的时候,叶雨桐就跑了过来,说的也是这些话,当时她还很感动,觉得叶雨桐都是在帮她。

  可是清醒之后才发现,这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给她下刀子!

  无法斩断情丝?

  不忍她饱受相思之苦?

  还劝轩辕夜阑不要执着于她?不要拆散她和轩辕珏?

  叶雨桐明知道轩辕夜阑不喜她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却还故意这么说,只会让轩辕夜阑对她更狠更残暴!

  可笑她前世竟然愚蠢的认为叶雨桐是对她好,见叶雨桐被轩辕夜阑打伤了,连外袍都没穿上就跑了出去,被外面那些侍卫和两岸的百姓看光了身子,变成了声名狼藉的荡妇!

  后来,还好几次逃出去看她,给她送伤药,将她视为最信任的人……这一世,她早就认清了叶雨桐的歹毒,自然不可能再让叶雨桐得逞!

  但她还是冲出来“关心”叶雨桐,只因她想利用叶雨桐演一场戏。

  ——用来平息身后那位活阎王的怒火。

  “云倾,我……我没事儿,”叶雨桐脸色苍白,虚弱的扯开笑容:“对不起,云倾,我没能帮助你见到三皇子,你……不会怪我吧?”

第3章 五步之内,近身者死

  说这话的时候,叶雨桐的视线却落在了凤云倾身上穿的衣袍上,心里满是阴毒的妒恨。

  这玄黑的衣袍,用的是最好的料子,上面还用金丝线绣着四爪金龙,象征着摄政王尊贵无比的身份。

  轩辕夜阑性情暴戾,却素有洁癖,五步之内,近身者死。

  可偏偏对凤云倾特殊,一心想娶凤云倾做摄政王妃也就罢了,竟连这么好的袍子都让她穿?

  凤云倾这种愚蠢又肮脏的贱货,凭什么能得到摄政王的特殊对待?

  她为何不裸着身子冲出来?她不是一向都很冲动的吗?

  叶雨桐垂下眼皮,藏起里面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柔弱。

  知道凤云倾被摄政王强要了,她刻意演了这么一出,来之前,还让人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就是想要毁了凤云倾的名声,可如今,计划失败了……

  不!也没有完全失败,她今日定要在摄政王的心里再扎上几根尖锐的利刺,她就不信摄政王真能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了凤云倾!

  “云倾,你也别太难过了,摄政王眼下正在气头上,等摄政王想通了,自然会放你去找三皇子的,毕竟你和三皇子……”

  “雨桐,别说了,是我连累了你!”凤云倾看着地上的女人。

  叶雨桐匆匆赶过来帮她“求情”,却还刻意穿了一身新衣裳,化着精致的妆容,要说这女人不是想顺便勾引一下轩辕夜阑,她怎么都不相信!

  呵~这么有心机的女人,她上辈子到底是怎么将她当成善良无害的闺中蜜友的?

  强压下心里的恨,凤云倾忽然变了语气:“雨桐,我恨轩辕珏,想要去苏城杀了他,本是我自己的事,谋杀皇子,罪该万岁,你却不顾自己的命帮我,你是我真正的挚友,是我自私了。”

  “什么?”叶雨桐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裂缝。

  凤云倾在说什么?什么恨轩辕珏?什么要去苏城杀了轩辕珏?

  她之前不是说要苏城找轩辕珏,和轩辕珏私奔吗?

  “雨桐,以前,是我瞎了眼睛,没看清楚轩辕珏的为人,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其实早就和江初雪暗度陈仓了,如今,他们都在苏城郎情妾意了,我却不能杀了他们平恨,我意难平!

  然此时此刻,我却想通了,什么爱恨,不过都是些小女儿家的小情感,就像这河里的水,流过去了,也就罢了,自此以后,那个人,在我心里彻底的死去了!

  只可惜,谋杀皇子是大罪,连累了你,我真是——对不住你!”

  “本王的未婚妻,竟有了谋杀皇子的勇气?好!”

  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么冷,但微微有些上扬,那阴冷冷的威压也终于散开了。

  凤云倾的掌心,一片汗水。

  她知道,这第一关,她险险的跨过去了。

  谋杀皇子,只是个借口,但只要轩辕夜阑愿意接受,这个罪,就落不到她的头上。

  轩辕夜阑一向狂妄,根本没将轩辕珏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凤云倾没给叶雨桐质疑她的机会,猛地转过身,跪下了,几乎将整个身体都匍匐在地上:“九皇叔,此事是我的主意,叶小姐只是同情我的遭遇才帮了我,我求您看在我计划未遂的份上,只杀我一人,饶叶小姐一命!”

  男人高大的身体就站在船舱口,深深的看了凤云倾一会儿,道:“凤云倾,起身。”

  凤云倾的身体僵硬的像木头,却不敢不爬起来。

  “上前来。”轩辕夜阑又道。

第4章 他憎恶叛逃与欺骗

  “摄政王……”叶雨桐终于反应过来,见情况有些不对,想要出声,才刚开口,一道掌风凌厉的打过来,她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直接摔进了冰凉的河水里。

  “雨桐!”凤云倾惊呼。

  该表现的“担忧”还是要表现一下的。

  “不想她死,就马上到本王怀里来!”男人语气有些不耐。

  凤云倾吓的身子一抖,忙几步走到轩辕夜阑面前,还没站定,腰肢就被一条铁臂搂住了:“想通了?不喜欢轩辕珏了?”

  “想通了,不喜欢了。”凤云倾乖巧的回答。

  男人阴冷的气息将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她无法反抗,也不能反抗。

  但她知道,轩辕夜阑不信她。

  “也不恨他了?”

  “不!”她摇头:“恨!”

  一个人,是真的那么刻骨铭心的痴恋过另一个人,怎么可能一下就没有感情了?

  恨,也是一种感情。

  此时,她不能答错,答错了,刚刚那一场戏就白演了。

  轩辕夜阑,憎恶叛逃和欺骗。

  她要报仇,要保护好凤家,要好好的活下去,要看到渣男贱女付出代价,就不能再悖逆轩辕夜阑。

  是以,她决定换一种方式对待轩辕夜阑——她要迎合他,顺从他,将他从仇敌变成靠山。

  这无疑与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但她凤云倾已经是死过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那不如本王出手,让他再也回不了上京城?”这话,仍是试探。

  “九皇叔,你为何非我不可?”凤云倾忙转移了话题:“我只是商贾之女,便是因我爹爹有功朝廷,封了永安侯,也不过是个虚职,仍摆脱不了商贾的身份。

  可九皇叔身份尊贵,莫说是在本国,便是放眼四国,想要哪个公主、郡主、贵女做王妃,也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九皇叔却选了我,到底为何?”

  凤家是轩辕王朝的首富,十年前,江南水灾,北地大旱,烈国趁机犯境,国库拿不出足够多的银子应对这一连串的祸事,是凤云倾的父亲带头捐出大半家财,帮助国家渡过危机。

  为此,皇帝赐下爵位,上京城多了一座永安侯府,她也成为了永安侯的嫡女大小姐。

  名字好听了,却终究被那些所谓的真正的千金贵女低看,愿意和她交往的人也少,好不容易有个叶雨桐,轻易就成了她的闺中蜜友。

  “你的话,多了。”轩辕夜阑眸眼微眯,他以为,凤云倾不会这么快问出这个问题的。

  她好像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

  方才在船舱里,那么浓烈的恨和杀气,果真只是因为轩辕珏负了她?

  想到凤云倾为了轩辕珏做的那些事,轩辕夜阑的眼里又腾起冰冷的寒意,大掌一把扣住凤云倾的后脑勺,狂风暴雨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才吻了几下,就直接用牙齿咬她,她吃痛,微微张开嘴,他的舌趁机钻进去,将她嘴里的空气悉数抢光……凤云倾快要窒息,却又有些惊讶。

  只因上辈子他从未吻过她,每次她惹怒了他,他都是直接强上,将她虐的遍体伤痕……她的思绪有些飘忽,上辈子,他从战场回来了吗?知道她死了,是什么感受?

  又或者,他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儿,却被折磨的那么惨,死的那么绝望,那么不甘心吗?

  想到那个尚未完全成型就化作了一滩血水的孩儿,凤云倾忽然觉得肚腹处空空的。

  迷茫之际,男人的声音压着耳朵响起:“为何是你?因为,一直只有你!”

  一直?若只算这辈子,她认识他还不足两月。

  “不杀你,一个轩辕珏,配不上你这条命,乖乖待在我身边,若还敢跑,我就亲手剁了你这双腿!”警告的话带着嗜血的森冷,下一刻,男人却将她小心的抱在了怀里,施展绝妙的轻功,回去摄政王府,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他的怀抱很冷,却让凤云倾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没有裸着身子被看光,没有被侍女粗鲁的架着在热闹的街市穿过,饱受唾弃和鄙视,而是他亲自抱着她,将她的脸藏起来,除了叶雨桐和摄政王府的人,上京城不会再有人知道与轩辕夜阑在一起的女人,是她凤云倾。

  ……

  和上辈子一样,凤云倾被关在了摄政王府的主院。门口和窗户都有侍卫守着,那些暗卫她瞧不见,但是肯定也是在的。

  一连几天,轩辕夜阑都没回府,不知忙什么去了,除了自由,凤云倾做什么都行。

  她没有像上辈子那样哭闹自杀,或者硬闯出去看受伤的叶雨桐,只是坐在窗前,透过敞开的窗户望着天空,眼里一片麻木与冷漠。

  准确的说,她已经三世为人了,第一世,身为高科技社会古武世家的女儿,主修医毒,刚成年就沦为家族的牺牲品,在一场爆炸中粉身碎骨,意识重生到凤家主母桑静香的肚腹中,慢慢长出头脑和手脚,在父母的宠爱中长大,却错信心机叵测的歹人,还恋上轩辕珏那么一个渣男!

  真正是捏得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

  这一世,不用经历成长的过程,却带着刻骨的仇恨!

  “呵~”

  傍晚的夕阳照在凤云倾的脸上,她忽然冷笑了一声。

  按照上辈子的发展,轩辕珏提前回京了,明日会来摄政王府见她,这是一个局,如果不能化解,她会被虐的很惨!

  ……

  翌日,凤云倾正在用早膳。

  那人就来了,自然是不能轻易进来,便在远门外高呼:“云倾!我是轩辕珏,你出来见我!我有话要与你说。”

第5章 我不要你,你也不该下贱的跟别人

  凤云倾猛地抓紧了手里的筷子,因为太过用力,那银筷都被她捏弯了。

  “撤了吧!我出去看看。”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滔天的恨意压下去,换上一副冷漠异常的表情。

  远门外,轩辕珏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袍,若是不知晓这个人的心有多黑暗和狠毒,也只会当他是芝兰玉树的翩翩贵公子。

  他确实生了一副好皮囊,可和轩辕夜阑比起来,却还是差的远了。

  “云倾,你……你竟真的在皇叔府上?”见得凤云倾出来,轩辕珏的神情先是吃惊,很快就阴沉下来,上前就想要抓住凤云倾,却再次被院门口的侍卫拦住。

  “三皇子回京了?想必皇上交待的差事办的不错,怎不去宫里邀功请赏,反跑到摄政王府来了?”凤云倾在距离轩辕珏五步远的地方站定,语气冷漠中带着丝丝嘲讽。

  轩辕珏愣了一下,眉头皱起来:“云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满腹经纶的三皇子听不懂?”

  “云倾,你别这样,”轩辕珏的眼里染上愧疚和沉痛:“云倾,我知道你这是在怨我,怨我违背了对你的承诺,与初雪在一起了,可是你也知道,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我与初雪,乃是两情相悦……然,这件事,到底是我对不住你。

  你怨我无妨,可你怎能就这么跟了皇叔?你可知当我知晓你竟在摄政王府时有多心痛?

  云倾,你是个好姑娘,就算不能做我的皇子妃,我也是有意纳你做侧妃的,可你如今的行径,实在让我太失望了!

  所幸这大错还尚未铸成,你今日便与我一起离开摄政王府,我先安排你离开上京城去散散心,等我和初雪大婚了,我定会将你接进我府中的,可好?”

  凤云倾冷漠的盯着轩辕珏,藏在广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进了皮肉里,唯有疼痛才能让她继续保持理智。

  她知道轩辕珏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可不就是叶雨桐将她被摄政王看上的消息告知于他了,他担心她会得了轩辕夜阑的欢喜,破坏他和江初雪侵占凤家的计划,才迫不及待的来她面前演戏?

  如若她不是重活了一世的人,怕又中了他的圈套,以为他真的会对她好,哪怕只是许她一个侧妃之位,也甘心情愿的被他牵着鼻子走。

  可事实是,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人长着一颗禽兽的心。

  而那个强大到令所有人的恐惧的男人就站在转角处的桂花树后安静的听着。

  她似乎都能感受到那个男人传过来的阴冷冷的气息。

  如果她真的跟轩辕珏走了,她的噩梦就会马上到来……“三皇子,你觉得,我会和你走吗?”凤云倾讽笑一声。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