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君策陆岑心小说_予你江山万丈红免费阅读全文by陆如旧

发布时间:2018-10-12 18:0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君策陆岑心小说

予你江山万丈红全文阅读

予你江山万丈红小说是一本非常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陆如旧所著,君策陆岑心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全文主要讲述的是陆岑心最爱的那个人是君策,不过是幼时为她挽了一把长发,她的心就遗失在君策的身上了。可她最恨的人也是他,陆家三十七口被灭,全都是因为他!

第一章 灭门

  陆家三十七口被灭那晚,下了一场暴雨。

  雨水冲洗了满地的血水。

  倒在污泥之中的女人,被来人一把拎了起来,男人抓着她的腿,将她狠狠地抵在石桌上。

  刺啦一声,衣裳在他的掌心下悉数碎裂,后背冰冷刺骨。

  “不……不要,求求你,别过来!”陆岑心怕极了,她挣扎着想要从男人的手里逃出去!

  她不想连死都要承受这样的羞辱。

  可是男人压根不给她机会,君策粗暴地扳过她的双手,将她狠狠地囚禁在身下!

  他的指腹摸索在她身前那团柔软上,引得怀里的女人浑身颤抖,陆岑心羞耻地咬着下唇,她慢慢闭上眼睛,泪水汹涌而至。

  “觉得恶心吗?”君策咬着她的耳垂,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之间,“被一个太监压在身下的感觉如何?”

  身上的男人,就是如今大夏权倾朝野的东厂督公,亦是陆岑心曾经的未婚夫。

  三年前,君父被人诬告通敌叛国,满门被斩,君策侥幸逃过杀戮,他本想去找心心念念的陆岑心,可惜却等来陆岑心的悔婚和背叛。

  陆家人告密,君策被人带入掖庭。

  从掖庭爬上来的男人,遭受多少非人的折磨,才走到今天的地位!

  他曾经有多不堪,如今便有多恨她。

  身下的女人面色绯红,浑身烫得难耐,陆岑心忍受不住这样的折磨,羞耻和欢愉夹杂在脑海之间。

  她想一死了之。

  “叫出声来,心儿,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君策笑得邪魅,身下的炽热,贴着陆岑心的腿间。

  他的手指,探入她的双腿之间,引来女人不住地拢腿。

  “嘶——可真紧呢。”

  “疼……阿策我疼。”陆岑心怕极了,她抬头对上那双满是欲念的眼眸。

  她慌了,陆岑心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些关于身上男人的传闻,自从他失去男人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君策便像是变了一个人。

  传闻那些在督公府失踪的女人,全都被他折磨致死。

  她怕是也逃不过了,可是他们曾经是那样相爱的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陆岑心不住地合拢双腿,男人笑得越发放肆:“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多下贱!”

  陆岑心面色绯红,她被他撩地浑身难受。

  那种酥麻的感觉快要吞噬掉她的意识,内心深处渴望在蔓延,她抖着嗓音:“阿策,当初我是逼不得已才跟你解除……婚……”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君策嗤笑一声,“心儿,想活命,不如好好伺候我。”

  他站在她的身前,蓦地抽出手,整个人都变得异常地阴戾。

  该死的女人,这会儿倒是会狡辩了。

  当初那般决绝地将他推入万丈深渊,如今撒谎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他曾经多爱她,如今便多恨她,恨不得彻底毁了她。

  “姐姐?”

  死人堆里,一个幼小的身影爬了出来,陆岑心浑身一颤,她哑了嗓音:“离儿快走!”

  她看着满脸懵懂的弟弟,朝着她这边走来,陆岑心吓得浑身紧绷。

  她彻底慌了,黑影闪过,那人的钩子钩住了陆离的脖子。

  陆岑心慌忙抓着君策的手,她狼狈地趴在他的身前,哑声道:“只要你能放过离儿,不管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第二章 恩赐

  男人抱起身下的女人,让她靠在他的怀中。

  他关上门,一把将她丢在床上,陆岑心不安地往后退,她不知道三年未见,那个记忆中的少年会变成这般阴戾嗜血的模样。

  男人扯去最后一丝遮蔽,赤果地站在她的身前,陆岑心错愕地看着他某处。

  “你不是已经……”

  净身二字,她不曾说出口,便被男人压倒在床上,他扳过她的身子,凶狠地从身后挺入。

  陆岑心吃痛地咬牙,没有任何的前戏。

  下身撕裂地疼痛席卷而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栗,她咬着下唇,可男人却顽劣地将手指伸入她的嘴中。

  君策撬开她的唇瓣,在她耳边低沉:“叫出来,心儿,我喜欢听你叫~”

  他疯了一般,贪恋她身上的味道,那一晚,君策不知餍足地,一次次倾泻在她的身子里,像是要在这场疯狂之中彻底迷失。

  ……

  翌日,陆岑心也不知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

  她是被凉水泼醒的,陆岑心猛地坐起身子,便瞧见那张熟悉而狰狞的面孔盯着她。

  陆柒柒手里的长鞭,浸透过辣椒水儿,猛地朝床上的女人抽过去。

  “陆岑心,你可真下贱,居然在仇人的身下求欢?”她讥笑一声,又是一鞭子下去,抽得陆岑心皮开肉绽。

  “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没有想到,会再见陆柒柒,这个被陆家收养又被陆家赶出家门的恶毒女人,居然还活着!

  “想不到我还活着吧,陆岑心,你陆家施加在我身上的,我定当加倍奉还。”她面容狰狞,缓缓蹲下身子,附在陆岑心的耳边道。

  “如今我才是这督公府的女主人,我是阿策的枕边人,而你陆岑心,不过是督公府的奴才!”

  陆柒柒站起身来,看着那个神色溃败的女人,风水轮流转,从前她是巴着陆岑心的奴婢,可现在呢,她得跪着看她。

  “来人,替我好生伺候陆姑娘。”陆柒柒笑言,身后两个婆子,一人一边扯着陆岑心的腿,像是要将她撕裂开来。

  陆柒柒一脚踹了过去,狠狠地踹在陆岑心的肚子上。

  她端着那碗汤药,给陆岑心灌了下去。

  昨夜一夜荒唐,陆柒柒可是有耳闻的,君策到底不曾忘却这个女人,居然宠幸了她整整一晚,若是让她生下孩子迟早是个祸患!

  陆岑心呛得难受,她的喉咙快要撕裂开来:“君策不知道你的过去吧,陆柒柒你脏的令人作呕,果然跟他很配。”

  啪——一个巴掌打在陆岑心的脸上。

  陆岑心死都没有想到,陪在君策身边的人,居然是她陆柒柒。

  心口一寸寸被吞噬,疼得她浑身颤栗,那俩婆子一松手,她撑起身子,迫使自己瞪着这个女人。

  “这才刚刚开始,陆岑心你既然活着,我便会要你生不如死!”

  她跪下来,伸手抓起陆岑心的手,故作亲昵地靠过来。

  陆岑心挣扎着想要扯过她的手,像是触碰到了脏东西似的,缩回手。

  “你别碰我!”

  女人的身子重重地往后跌落下去,而此时,屋子外面那道墨色的身影,夺步冲入房内,男人一脚踹在陆岑心的身上。

  君策沉着一张脸:“陆岑心,你当真心狠手毒,果然是陆家人。”

第三章 比你干净

  她看着君策抱起地上的陆柒柒,满眼呵护:“疼吗?”

  “阿策,我只是想看看姐姐的伤口,可她却这般……”陆柒柒颔首,藏在君策的怀中,委屈地很。

  她的泪水汹涌而至,哭成了个泪人。

  陆岑心僵了一下,她看着君策伸手抚摸她的头发,那般柔情,眼底满是疼惜。

  “与她一般见识做什么,她不过是个奴才!”君策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陆岑心。

  他的眼底冰寒,是那样的陌生,只一眼,便足以让陆岑心彻底心寒。

  她靠在那儿,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陆柒柒这样肮脏不堪的女人,你倒是当个宝贝呵护在手心里,君策,你是瞎眼了吗?”

  “她再如何,也比你干净地多!”君策缓步走过来,伸手扯下她的衣领子,胸前那一片白皙曝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可陆岑心早已经麻木了,他任由她摆布,宛若一个提线木偶一样。

  她越是顺从,君策便索然无所,他抱紧怀中的陆柒柒转身便从房内退了出去。

  陆岑心盯着那个背影,一直到眼睛酸涩肿胀,她才又倒了下去,当年她被迫除去与君策的婚约,不过是为了护着他。

  陆岑心跪在当今皇上的跟前,跪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允诺他留下君策的性命。

  可代价却是此生不再见君策。

  他入掖庭也只是阴差阳错。

  往事种种,在眼前飘过,陆岑心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一天,大雪纷飞,君家满门抄斩,血染透整个帝都。

  她在大雪之中,看到那款款而来的少年,慢慢变得稀碎。

  ……

  她从梦中惊醒,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唇上炽热的吻落了下来,暴戾而凶狠像是要将她吞噬。

  “说,梦到哪个野男人了?”君策讥笑一声,“陆岑心,你可真下贱,这么快就湿透了。”

  那是被吓出的冷汗,陆岑心趴在那儿,任由他揉捏。

  “别像个死人似的,扫了我的兴致。”

  “君策你恨我,又为何要这般?”她不解,抬头的时候已经满脸泪痕。

  可男人压根不给她半点机会,暴风骤雨般的吻,像是要惩罚她的多嘴一样,又是没有前戏的掠夺。

  陆岑心身上的伤口被撕裂开来,鲜血染透她的衣裳,男人忽而顿住,他的声音喑哑,听着令人疼惜。

  “什么时候伤的?”

  他的指腹,抚过那两道斑驳的伤痕,陆岑心白皙的背部慢慢变得狰狞。

  君策眼底满是疼惜,可趴在那儿背对着他的陆岑心不曾看见。

  他忽而嗤笑一声,手下的动作慢慢加深,疼得怀里的人儿一个激灵。

  血,从他的指尖流下去,刺痛他的眼眸。

  “你活该啊,陆岑心,这就疼得受不了了吗?”君策眼底的笑意与鄙夷颇深,那些痛苦的记忆在脑海里翻腾。

  掖庭之中,哪里是人能挨得过去的,在那儿,能被活活剥一层皮呢。

  他从旁边拿过白玉瓷瓶,抹了些许药膏在手里,掌心掠过那光滑的肌肤,引来身下的人儿阵阵颤栗。

  疼痛被慢慢吞噬掉了,陆岑心满身冷汗。

  “这是极乐膏,能瞬间麻痹你的疼痛,心儿,有没有觉得体内有一股邪火在蹿?”他贴着她,言语暧昧,看着那个自傲的女人一点点崩溃。

  “求我……要你……”

  “疼,阿策我疼。”陆岑心连连求饶,可理智被一寸寸吞噬干净,她怕是要死了。

  被那欲念一点点吞噬干净。

第四章 阿策我疼

  君策不杀她,却恨透了她,他留着陆岑心,用她亲爱的弟弟陆离做要挟,看着那女人自甘堕落的模样。

  听闻昨夜君策在那贱人的房里留了一夜,陆柒柒恨得牙痒痒,她伸手扫落桌上的茶具,讥讽一声。

  “她倒是贱地慌!”

  “夫人,您切莫气坏了身子,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啪——陆柒柒扬手一个巴掌落在那婢女的身上,她冷眼:“要你多嘴,这府上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知道?”

  存心找死呢!

  君策可是东厂督公,常人眼底的太监,一个太监养着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身孕。

  若是让外人知晓陆柒柒有了身孕,殃及的可是君策,毕竟他是个假太监,欺君之罪,株连九族都不为过。

  陆柒柒知晓这个孩子留不得,她的手轻轻抚摸在那慢慢圆润的肚子上,眼底起了一丝阴狠。

  ……

  “瞧瞧这位可是陆相的千金呢……”陆柒柒从门外进来,一脚踩在陆岑心的手背上。

  她用力狠狠地撵了一下。

  “地这么脏,陆岑心你怎么干活的!”她蹲下身子,扬手便是一个巴掌,陆柒柒靠得很近。

  她故意贴着陆岑心说话:“你父母的尸体都被我拿去喂狗了,陆岑心,你能拿我怎么样?”

  跪在地上的人儿,压抑已久的恨意,终究爆发出来了。

  陆岑心一把推倒身侧的陆柒柒,骑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攥着她的脖子:“陆柒柒,你好狠的心,你不配做人!”

  “是……你……”陆柒柒疼得喘不过起来,“你们逼……我的。”

  陆家人该死,通通都该下十八层地狱!

  陆岑心疯了一样地用力,她要掐死这个女人,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身下的女人被掐地翻白眼,陆柒柒慢慢失去了依仗的力气,而就在此时,门外那道惊慌失措的身影闪入殿内。

  “柒柒……陆岑心,你这个毒妇,你把她怎么样了?”君策一把攥着陆岑心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拖拽起来。

  他猩红着眼眸,在看到陆岑心杀人的那一刻,他的心彻底地死了。

  他曾放在掌心里宠爱的姑娘,居然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毒女人!

  君策如何去相信,可一切都摆在眼前,她不止背叛了他,还试图杀害他的孩子!

  陆柒柒虚弱地很,她抬起眼帘:“阿策,别怪岑心,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她有了你的孩子……”

  “什么?”陆岑心错愕万分,她的眼睛瞥向陆柒柒,这个女人居然拿肚子里的孩子做局,原来她在这儿等着她。

  也难怪陆柒柒这种人,在陆家的时候便善于心计,不知廉耻地想要爬上她哥哥的床,被人发现之后却反咬一口的女人。

  “柒柒若是有什么闪失,我要你陪葬!”君策冷笑一声,他抱起虚弱的陆柒柒。

  眼底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她怀了他的孩子,君策口口声声嫌弃她脏,却要那个肮脏不堪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他一个太监,凭什么要孩子?

  君策陪了陆柒柒一晚,可惜还是没能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陆柒柒抓着他的手,满脸哀怨:“不要怪姐姐,是我的错。”

  “乖,我在,孩子还会有的。”君策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他心底恨死了那个女人。

第五章 你怕我

  陆柒柒落了胎,这是整个督公府的秘密,女人被捆在柱子上,打得皮开肉绽,还剩下最后一口气。

  身穿锦袍的男人从门外进来,君策一把攥着她的下巴:“陆岑心,你杀了我的孩子!”

  “你一个太监……”

  噗——陆岑心一口鲜血,喷在他的锦袍之上,她看见男人眼底深邃的恨意。

  “我要你为我的孩子偿命!”他寒声,眸色落在身侧的侍卫身上,“这个贱妇就赏给你们了,陆相的千金,别有一番滋味呢。”

  他的话音落下。

  那虚弱的女子,脸色变得铁青,陆岑心看着他:“你这个禽兽,君策,你就是个禽兽不如……唔……”

  那些侍从蜂拥而上,将她从柱子上脱下来。

  肮脏的手掌,撕拉一下扯开她的外衣,白皙裸露出来,而此时男人正高高在上,看着眼瞎的一幕。

  陆岑心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们,可她半点力气都没有:“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

  “大千金就是不一样,来,让爷几个香香~”

  “躲什么躲,臭表子,别给脸不要脸!”

  污言秽语在耳边炸裂开来,她绝望地趴在地上,任由他们揩油,陆岑心朝着那个男人伸手。

  可君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他冷眼看着这一切。

  眼前这个男人,再也不是曾经梨花树下,那个将她拦在身后护她宠她的阿策,他是魔鬼,是地狱归来的修罗。

  “啊——”

  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耳畔都是燥人的呼吸,陆岑心紧闭着双眼,再也撑不下去了。

  身子一软,男人一把将她捞了起来,君策讥笑地口吻:“瞧瞧你多兴奋……”

  他的手,摩挲着她的底裤。

  那儿湿漉漉一片,全是吓出的冷汗,陆岑心惊地一抖,她害怕地浑身哆嗦,连看都不敢去看男人一眼。

  “你怕我?”喑哑的嗓音夹杂着一丝笑意。

  男人心头蓦地一攥,疼得窒息。

  “脏——”半晌女人的嘴里才崩出一个字,她面色苍白,眼神呆滞毫无血色,就那么木讷地盯着一个点看。

  “嫌我脏吗?陆岑心,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君策攥着他的下巴,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庞。

  女人吓得直哆嗦,眼底那惧意越发深了。

  她怕君策,怕极了眼前这个男人。

  “你可知道当初被送入掖庭的时候,我遭受了什么?”君策低沉的呵斥,在她耳边炸开,想起从前种种,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不是我,阿策你冤枉我了。可是那又如何,你杀了我的父母,杀了我陆家那么多人……”陆岑心低声喃喃。

  他们因何走到了这一步?

  “还有你弟弟陆离,我要你亲眼看着他入掖庭,要你瞧瞧什么才叫做地狱。”

  一字一句,像是刀子一样,剜在她的心口。

  “离儿那么小,你怎么忍心。”陆岑心颤巍巍地看向身前这个男人。

  身上黏黏的,泛着一股臭味。

  男人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陆岑心只听到一声低低的哽咽:“心儿,陪着我一起沉沦。”

  永远陪在我的身边,不许逃,也不准逃。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