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小村长全集下载内容怎么样?桃运小村长全文阅读小说超级精彩,这是由作者钓人的鱼所著

发布时间:2018-10-12 17:4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桃运小村长万有才

桃运小村长全文阅读

桃运小村长全集下载内容怎么样?桃运小村长全文阅读小说超级精彩,这是由作者钓人的鱼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村长的妖孽人生》,小说桃运小村长全文讲述了主角万有才成为村长的故事,看身为干部的他会在这个小村里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1章 嫂子被人抓了

  艳阳高照,高高的脚手架上,万有才腰里的手机开始怪叫起来。

  “喂,大哥,啥事?”万有才问道。

  “有才,有才,你快点回来一趟,你嫂子被人给抓走了,快点回来”。他的大哥万良才在电话里嘶喊道。

  “我嫂子,谁啊,谁这么大胆?”万有才一听就火了,问道。

  “村里的,你快点回来吧……哎哎,你们干什么……”大哥万良才的话到了这里就断了。

  万有才再打回去时发现手机已经无法接通了,一遍遍的拨了三四遍都是无法接通。

  “才哥,怎么了?”这个时候,万有才的死党瘦猴问道。

  “我家里好像是出事了,我得回去看看,这样,你在这里带着弟兄们先干着,我回去看看,反正离着也不远”。万有才说道。

  “才哥,这样,我在这里守着,你带几个人回去,有什么事随时派人联系我,现在村里等着拆迁呢,乱哄哄的,容易出事”。瘦猴说道。

  万有才点点头,进了升降机下了楼,骑上摩托车就往家里赶,到了家门口,没看见大哥和嫂子,只看见自己老爹在大门口用毛巾捂着脑袋,毛巾都开始渗血了。

  “爹,出啥事了?”万有才下了摩托车,问道。

  “你嫂子和你大哥都被村委会的人带走了,你先报警”。

  “他们还打人了?打你干嘛?”万有才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起来了。

  “你先别管这事了,快去报警,再去村委会看看咋回事,这帮杀千刀的东西,没有一个好玩意”。

  “那你的头……”

  “我自己去包扎一下就行,你先去吧”。

  万有才一边骑上摩托车,一边给瘦猴打电话,他没有按照他爹的意思报警,那是因为他知道,派出所就在万家庄村委会旁边,去了报警也不迟。

  “喂,瘦猴,你给弟兄们说一下,让他们带上家伙到村委会来,我大哥和嫂子被村委会那几个狗日的带走了,不知道咋回事”。万有才说道。

  “我知道,我这就带着人过去”。

  “猴子,告诉他们,愿意来就来,不来拉倒,不要勉强,毕竟这是和村里过不去,虽然那帮混蛋在拆迁的时候没少收刮,但是拆迁款还没下来,他们有顾忌也是正常,先这样吧,我到地方了”。万有才说道。

  但是还没到村委呢,万有才就看到了门口站着几个人,都是村里的地痞流氓,被村委会的人委任为所谓的治安队员,平时没干过什么好事。

  万有才没直接去村委,直接去了派出所。

  万家庄是个城中村,因为人口众多,派出所就设在了村委会的旁边。

  “同志,我要报警,我的哥哥和嫂子被人绑走了,我……”

  “被谁绑走了?”警察问道。

  “旁边的村委会”。

  “村委会,是不是因为拆迁的事?”

  “我不知道,反正被他们……”

  “你先这样,你先去搞清楚到底咋回事,再来报警好吧,现在正是拆迁的时候,事很多,我手下也没人了,没法出警……”

  “什么叫没法出警,你不是警察吗?这都发生了绑架案了,你说不能出警?”万有才一下子就火了。

  “你没看见我忙着的吗,再说了,所里没人了,我怎么派人”。

  万有才一时语结,但是看到其他的房间里都有警察在,说道:“他们呢,他们不是警察啊?”

  “他们是内勤,不出外勤,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再来报警”。值班警察毫不客气的把他打发了。

  万有才那个气啊,但是没办法,现在哪个衙门口都是这样,一句话就能把你支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

  万有才只能是按照他说的,去了村委会门口。

  “万老二来了,有事?”门口大树下的一个家伙站起来问道,其他几个人也站了起来,渐渐成了围住万有才的架势。

  “我大哥和嫂子在里面吗?”万有才问道,一边瞅着这几个人,觉得这几个人有点不对头。

  “在呢,进去看看吧,劝劝你大哥和嫂子,与何老大过不去,这是何苦呢?走吧,进去看看”。说着,这几个家伙就想过来扭住万有才。

  万有才一看这架势不对,挥手就是一拳,这一拳直奔着旁边的一个人鼻子打去,他是干体力活的,身体健壮的很,又是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这一拳的力道可是不小。

  旁边的的家伙被打中了鼻子,扑通倒在了地上,这样,围着万有才的一个圈子就有了一个缺口,万有才立刻逃了出去。

  这些人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一溜烟的开始追万有才,但是这些人平时都是游手好闲的家伙,根本追不上万有才,五百米后再也见不到万有才的影了。

  这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回到了村委门口大树底下,刚刚这几个人就在大树底下打牌,根本没有注意到刚刚万有才把摩托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

  “还用向何老大汇报一下吗?我听说这个万老二可不是个好东西”。其中一个人说道。

  “说个屁,何老大现在说不定正在享受呢,要是让人打扰了他的美事,他发火你们担着吗?”

  “嘿嘿,我就是说说,唉,要说这个于家这丫头也是够愣的,你说你不同意和何老大好,就不好吧,你把何老大说的那些话发到网上干毛?”

  “何止是说的话,好像是拍的小电影,何老大太大意了,那样的话怎么能说呢?”另外一人说道。

  这个时候有人喊道:“哎哎,万老二又回来了,那车是他的……”

  于是这些人又去追,这次更是追不上了。

  万有才心急如焚,骑着摩托车到了村委会的院子后面,想从后面跳进去,但是现在自己手里手无寸铁,怎么办?

  不经意间,看到了墙角有个空的矿泉水瓶,心里一动,心想,这伙狗日的,你们无法无天,老子这次让你挫骨扬灰。

  捡过来瓶子,拔掉了摩托车的油管,将矿泉水水瓶里灌满了汽油。


第2章 疯狂的视频

  “在万家庄,没人敢对我呲牙的,于晓兰,你是第一个,你以为这很好玩吗?”何世恩怒吼着。

  他的脚下跪着的是万有才的哥哥万良才,被绳子捆在桌子腿上,而万良才的未婚妻,则是被反绑着手,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可是距离非常之近。

  “那段视频我都已经删了,你还想怎么样?”于晓兰也被吓坏了,没想到作为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居然这么无法无天,大白天的把自己从自己未婚夫家掳了来。

  万良才的脸被打的肿的老高,而且嘴角出血,万家庄的村书记何世恩的一只鞋放在桌子上,那是用来打万良才的脸的。

  “删了?删了就完事了吗?我的名誉被损害了,我知道有多少人看了?要是你不做点补偿,这事没法过去”。何世恩笑眯眯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看到何世恩这表情,于晓兰吓了一跳,她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怎么样,你说呢?”何世恩一伸手,拽住了于晓兰的白色衬衣领口,一使劲,扣子像是崩落的珍珠一样掉的满地都是。

  “啊,救命啊……”于晓兰吓得大叫起来。

  现在天这么热,她就穿了一件衬衫,里面就是内衣了,扣子被扯掉,两边的衣襟敞开着,白色的罩罩映入眼帘,鼓鼓囊囊,看的何世恩眼前一亮。

  “你叫吧,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贱人,在这万家庄,老子要想玩哪个娘们,还没有敢说不的,老子不但是有钱,还有的是关系,待会老子上完你,你就可以到隔壁的派出所报警,看看他们会不会管你,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何世恩抓住罩罩的中间位置使劲一扯,背后的带子被扯断了,大门失手,等于一切都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万有才刚刚灌满汽油,就听到了女人的叫喊声,仔细一听,很像是嫂子的声音,急忙将汽油塞进裤兜里,以摩托车为梯子爬上了院墙。

  村委会这个小楼有前后楼梯,前面是院子,后面是停车场,也不知道何世恩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事,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反正这个小楼里现在除了二楼他的办公室里有人之外,其他人都被赶到了大门外的树底下了。

  “啧啧啧,真是不错,我就说嘛,妈的,没事老是在老子面前晃悠,晃的老子眼睛都花了,来,留个纪念,今天发生的事只是个开始,以后你要是不老实,老子也会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年轻人不学好,以为老子老了是吧?”说着,何世恩开始拿着手机拍于晓兰,而且还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强制其露出脸来。

  万良才刚刚骂了几句,就被何世恩几个鞋底打晕了过去。

  “不要,不要打了,我听你的,别打他了……”于晓兰嗷嗷哭道。

  万有才此时刚刚到了门口,推了一下门,但是没推开,好像是被反锁了。

  “谁啊?”此时何世恩也听到了动静,在门后问道。

  万有才没有答应,而是倒退几步,一个助跑,整个人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朝着办公室的木门撞了过去。

  人在紧急的情况下是有蛮力的,肾上腺素会急剧分泌,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产生极大的能量,而且万有才体格健壮,这一撞,不但是门被直接撞开了,他自己也因为惯性倒在了地上,何世恩最惨,被压在了门下面。

  可是万有才一抬头,见到了令人尴尬的一幕,自己未来的嫂子被何世恩扒的只剩下裙子了,上面一片精光。

  万有才也没敢多看,急忙起身帮她解开了手上的绳子,此时大门外的人听到了响声,从门口看到了万有才的背影,急忙朝着小楼跑来。

  万有才给于晓兰解开了绳子,于晓兰默不作声的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但是因为没有了扣子,所以只能是有用手抓着衣服,还得去解开万良才的绳子。

  此时,何世恩从门下挣扎着起来,但是刚刚站起来一半,就被万有才举起的椅子砸倒在地上……

  “不要,有才,不要杀人,不要,不值得……”于晓兰想要制止万有才,但是万有才已经失去了理智。

  万有才弯腰拽住何世恩的头发,本来他的头发也没多少了,但是被万有才拽着拖向了走廊里,他这是怕在屋里,嫂子太尴尬了,衣服系不上扣子,还要照顾哥哥万良才。

  “万老二,你胆子太大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放开何老大”。

  门口那几个马仔冲到了楼梯口,看到何世恩被万有才踩在脚底下,手里拿着一个瓶子,正在往何世恩的身上浇东西,正当他们疑惑的时候,闻到了刺鼻的汽油味道。

  “来啊,都上来,大家伙一起死,临死拉个垫背的也不错,来啊,来……”万有才脸色狰狞,一手往何世恩身上浇着汽油,一手拿着打火机,对着那些马仔喊道。

  “快,快去报警……”何世恩的手下小声说道。

  但是刚刚下楼,就被万有才的死党猴子带来的人堵住了门,万有才看到这一幕,喊道:“把这几个东西给我围起来,一个都不能跑了。”

  猴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们都是和万有才十多年的兄弟,一听到万有才这么说,抄起手里的瓦刀,铁锹把这几个人围了起来。

  这几个人也就是欺负一下老百姓可以,遇到不要命的,立马玩完,万有才等到有人上来了,帮着他看住何世恩,此时他才有时间去了屋里。

  “嫂子,我哥怎么样?”万有才没有靠近,因为于晓兰的衣服根本难以遮挡住她汹涌的波涛。

  “没事,一会就好”。

  “嫂子,这,到底是咋回事啊?”万有才问出了疑问。

  于晓兰从桌子上拿起她的手机,找了一会,找出了一条视频,打开后递给了万有才。

  “于晓兰,你跟着万良才这个窝囊废有什么用,跟着我吧,我每年给你一百万,五年后你该嫁人嫁人,我决不再纠缠你,另外,你们家还没丈量吧,我听说你爹盖了不少违章建筑,我都给你算在拆迁面积里,你们家至少多一套房子吧,要是还不行,我可以让开发商给你留一套,你也不想想,当五年情妇,什么都有了,老子有的是钱,多了不敢说,一俩个亿还是有的……”万有才没看完视频,差点把手机砸了。

  “这是他给我说话时我偷录的,其实,自从我到这里来当大学生村官,他一直都在骚扰我,我也是不得已,录下来发到微博上了,没想到他……”说到这里,于晓兰哭了起来。


第3章 高中同学

  “那,今天这事怎么办?”万有才问道。

  此时万良才也醒过来了,看到弟弟来了,总算是缓过气来,指着门口被控制的何世恩说道:“老二,宰了他,他欺负你嫂子”。

  万良才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于晓兰哭的更厉害了,但是光哭也不是个办法啊,这事早晚得解决,而且万有才也不可能一直都关着何世恩吧。

  此时,门口开进来一辆车,看到楼上楼下这一幕,楼上的何世恩倚在栏杆边上,恨恨的看着万有才,楼下有十几个民工,拿着各式的家伙,这一看就不是好事。

  “怎么了这是?”来的是村里的副主任万佳河,算是万有才的本家,但是在村里也就是个跑腿的,何世恩是书记主任一肩挑。

  “万佳河,你这个混蛋,去找人来,这几个东西要反了,要造反……”何世恩缓过一口气来,大喊道。

  万有才一弯腰,在刚刚被撞烂的门板上揭下来一块木板,照着何世恩的嘴巴就扇了过去,一下子肿起来老高。

  “来,再叫唤,我看是你叫唤的声响,还是老子的木板子打的响”。万有才吼道。

  “有才,有才,你不要胡来,到底出什么事了?”万佳河没去叫人,反而是朝着楼上跑来。

  就在万佳河想要上来劝解时,楼顶上的大喇叭忽然响了起来,“喂,喂,万家庄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们,万家庄的老少爷们兄弟姐们大家注意一下,我是村委会副主任于晓兰,我是村委会副主任于晓兰,下面是村委会主任何世恩对我说的一段话,请大家听一下……”

  万有才一步挪回到了屋里,只见嫂子于晓兰一边裹着衣服,一边在大喇叭的话筒前再次播放何世恩的那段视频。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万佳河问道。

  他也想进到屋里去,但是被万有才拉住了,万有才说道:“万主任,这个狗东西的话你听到了吧,你要是真想他活着,就去报告你们的领导,否则的话,我待会就点他的天灯,你看,汽油都浇上了,他欺负我嫂子,我要他的命,一命换一命,我觉得值”。

  “有才,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有事说事,不能,不能伤人……”万佳河说道。

  万有才一看他不听自己的,上前抬起脚朝着何世恩的胫骨踹去,只听见咔嚓一声,何世恩惨叫起来,吓得万佳河一愣,差点没坐在地上。

  “万主任,你看,何世恩的腿都摔折了,这要是不解决问题,恐怕会死人的”。万有才说道。

  “对,对,我这就去,我这就去找领导来”。

  “等一下,何书记的腿折了,怎么折的?”万有才问道。

  “他,他自己摔折的”。

  “嗯,这就对了”,万有才搂着万佳河的肩膀送他下楼,继续说道:“这一次,何世恩就算是不死,我也要把他拉下来,否则,我们一家人都没法在万家庄混了,万主任,咱们是本家,你说你该向着谁?”

  “我知道,我知道……”万佳河背部全部都湿透了,踉跄着冲出了小楼,跑到了大门外打电话去了。

  这事想小也不可能小了,于晓兰也算是有勇气,居然在大喇叭里把这事给公布出去了,万良才脸上虽然还肿着,但是看的出来很不自然。

  “嫂子,这事,不妥吧,你还要在村里工作呢……”

  “要不能把这个人渣拉下来,我们都别想活了……”

  “那也没必要这样做……”万良才说道。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的事,和你们没关系,给我打火机,我点了他,我和他同归于尽……”

  “嫂子,嫂子,你不能这样……”万有才躲着她,但是此时的于晓兰像是疯了一样,顾不得照顾自己胸前的衣服,双手去夺万有才手里的打火机,胸前的风光晃的万有才眼都花了。

  “哥,你看着我嫂子点”。万有才对着一脸木讷不知道咋办的万良才喊道。

  等到万良才抱住了于晓兰后,万有才终于有机会冲出了门口,这时候,隔壁派出所的警察总算是听到动静跑了过来。

  “你干么的你,干啥呢?”警察看到院子里的气氛不对,而猴子等几个人见到警察也是有点发毛。

  “你现在有时间了?我刚刚去报警时,你怎么说没时间?”万有才一看来的是自己刚刚在派出所见到的那个家伙,更加的火了。

  此时,门外又开进来一辆车,车后面还跟着村委会副主任万佳河,车还未停稳,万佳河上前拉开了车门,车上下来的一个干部摸样的人,抬头看了看楼上的万有才,急匆匆朝着楼上跑来。

  几个警察也要跟着过来,但是被这位干部摸样的人给拦住了:“我是街道办主任林向阳,这里没你们的事,回去吧,别添乱”。

  这个声音万有才听到了,林向阳,没错,自己早就知道自己的高中同学到东湖街道办当主任了,但是他的同学多了,也不见得还认识自己,再说了,人家现在是干部,是领导,自己就是一个泥瓦工的包工头,这有可比性吗?

  所以在和自己混的差不多的同学一起喝酒时,也聊起过这事,但是除了羡慕之外,他们早已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所以也没有和人家交往的可能性了。

  结果,万有才是看着他们上的楼,但是最后上来的却只有万佳河,而且万佳河在楼梯拐角处朝着万有才招了招手。

  万有才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一看,林向阳掐着腰站在楼梯的中间位置,指了指万有才:“下来”。

  万有才不知道他是不是认出自己了,但是看着他没有恶意,于是下了几个台阶,直到快到林向阳身边了。

  “你小子想死啊,你这是非法拘禁懂不懂……”

  “他绑架了我嫂子和我哥,还要弓虽女干我嫂子,我去报警了,但是没人管,就是刚刚院子里那个警察,根本不管用……”

  “那也不能这样吧,万主任,你去楼上看看何书记的伤势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林向阳想要说什么时,但是看到万佳河在旁边,一句话把他支走了。


第4章 自媒体时代

  “万有才,你想造反吗?市里正在进行大检查,你来这么一出,你这是让谁过不去呢?”林向阳看着万佳河消失在拐角处,低声对万有才说道。

  “那我怎么办,让他怎么欺负我,我都忍着?”

  “有才,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劝你不要这么极端好不好,这样对谁都没好处”。林向阳说道。

  “老同学?你还知道我和你是老同学,这个混蛋是要伤害我的家里人,你让我忍着吗?”万有才的火气盖过了对于老同学这个官的敬畏。

  “有才……”林向阳看了看楼上,搂住他的肩膀说道:“我这是对你好,何世恩有问题谁都知道,但是他上面有人,和街道办的一些人也是纠缠不清,你认为你有本事把他拔出来吗?拔出箩卜带出泥,你可要想好了,市委领导正在区里检查,说不定待会就会到这里来检查拆迁,万家庄拆迁是市里今年的重点项目……”林向阳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

  暗示的如此明显,他要是再不明白,他就是个榆木脑袋了,当年他的学习不行,但是脑子却不比任何人差。

  “我懂,闹大了,对吧?”

  “我只能给你半小时的时间,时间长了,何世恩死了,你就麻烦了”林向阳冷笑着说道。

  万有才看了他一眼,回身向楼上走去,万佳河正在检查何世恩的伤情,但是被万有才拉起来赶下了楼。

  万家庄此时已经沸腾了,都在不断的向村委会集结,这一次,万有才将何世恩拖进了房间里,然后开始对着大喇叭开始广播。

  “万家庄的全体村民,下面开始广播,我是万有才,刚刚广播里播放的都是真的,何世恩有几十套房子,他真的有几个亿的钱存在银行里,这些钱都是怎么来的,你们心里有数,何世恩当村委会主任之前是个什么吊样,现在出入奔驰,住着别墅,他是万家庄的党支部书记和主任,却住在城里的别墅里,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都好好想想,这样的村主任到底欠着我们万家庄老少爷们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没有数……”

  万有才发挥着自己的演讲口才,当然了,他说的那些房子和钱,他没有见过,但是听村里人私下里说过,而万有才将这些有的没的说的头头是道,在楼下假装急的团团转的林向阳心想,这小子还是那个样子,鼓动人的本事有一套。

  半个小时后,村委会聚集的人已经数不清了,而万家庄有一万多人,这些人都在等待着拆迁呢,要是拆迁乱了套,林向阳急吗?

  当然急,但是他的算盘不在这里,在街道办事处里。

  自己来东湖街道办事处半年多了,但是这里好像是铁板一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就连陪着市领导视察这种事都不让他去,否则,自己也不可能正好赶上这事,他已经汇报给了东湖街道办事处书记张成河,但是对方的电话打不通。

  然后又给区政府办公室打了电话,自己做到这样一步,已经算是在程序上没有任何的瑕疵了,出了现场,汇报了领导,至于自己没能解决,那是因为没有领导的指示,下一步怎么处理,还要请示汇报,否则,这一旦要形成了群体性事件,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嫂子,你的微博还是要继续发,网上还是要继续发,今天要是搞不死这个狗日的,我们都得去坐牢”。万有才恨恨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何世恩,说道。

  于是,于晓兰刚刚删掉的微博再次发出了那条微博,并且把自己在村委会的遭遇都发了上去。

  万有才广播累了,对猴子他们说道:“趁着人多,你们走吧,这里没你们的事,这都是因为我的家里人,我不想让大家跟着受连累。”

  “才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

  “好了,听我的,我不会害你们,如果这次我能过去这个坎,咱们还在一起干活,如果我要坐牢了,帮着照顾一下我家里人,谁欺负我家里人,我出来都会吃了他”。万有才因为发狠,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在万有才的劝说下,猴子等人总算是答应着下去了,仅仅五分钟后,院子里一片躁动,市委的干部没进来,但是区里的干部进来了,现在已经是自媒体时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万家庄因为村委会腐败导致的拆迁问题已经在网上发酵了。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虽然区里也接到了汇报,区长寇大鹏陪着市领导在视察,一时间分不开身。

  “大鹏啊,你们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这是想什么时候去处理?”市长成千鹤问道。

  “市长,其实,这事吧……”

  “算了,走吧,一起去看看,拆迁没小事,万家庄是市里最后一块城中村,意义重大,你们要是搞砸了,怎么向市里交代?”成千鹤问道。

  寇大鹏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开始发凉,虽热自己能到白山区担任区长都是成千鹤运作的,但是自己对他这个人并不了解,这是个喜怒无形的人,城府相当的深。

  当他们这一行人在村委会对面的大马路上听了里面的广播后,成千鹤看着寇大鹏,问道:“怎么解决?拆迁中真有这样的事吗?”

  “这个,我们要去调查,市长,您先回去,我这就去看看情况”。

  “我回去,你们看看这些人,我回去能心安吗?大鹏,这些人现在是在村委会,要是你处理不好,去了市政府怎么弄?”成千鹤问道。

  一个是因为天气热,一个是因为对成千鹤的话感到了压力,刚刚出了汽车门,寇大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何世恩手下有不少的马仔,但是除了那几个被关起来的之外,还有好几十人都围在了二楼办公室的门口。

  “想进来吗?你们要是进来,就看着他烧死,你们可以试试,不过,只要是火烧起来,可就扑不灭了……”万有才冷笑着说道。


第5章 官大一级

  其实,此时的万有才心里也是突突的乱跳,因为虽然屋里还有不少的汽油味,但是何世恩身上已经干了,能不能点的着,他的心里也没底。

  但是,正如他说的那样,你们谁敢试试?

  “放下打火机,这是区里的领导寇区长,有什么事你可以和领导说,不要做傻事”。门口一阵骚动,林向阳带着几个干部摸样的人走到了门口。

  万有才很听话,他从林向阳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暗示,于是老老实实的扔掉了打火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讲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寇大鹏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大喇叭里还在一遍接一遍的播放着何世恩的那段视频资料。

  “都带走,带回区里,你也起来,跟着去区里,区里来调查这件事”。寇大鹏说道。

  于是屋里的几个人都被扶着带了出去,尤其是于晓兰,衣服都裹不住自己的身体,还是万有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了,但是他在刚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拿走了何世恩的手机。

  “都散了吧,区里会调查这件事的,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寇大鹏在大喇叭的喊道。

  但是当区里陪着视察的工作人员夹着万有才他们出来时,人群里忽然暴发出了一声呐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他们这是要把好人送进监狱里去,万有才是为了我们的拆迁款才被抓的,何世恩那个混蛋贪了多少钱,买了几百套房产,我们有什么?放人,放人……”

  这一声蛊惑来的太过突然,让寇大鹏等人都措手不及,但是从众心理,以及何世恩长期以来在村里欺男霸女的怨恨,一下子点燃了群众的怒火。

  “成市长,寇区长被围在里面了,出不来了,怎么办?”不一会,有人汇报给了在路对面车里的成千鹤。

  “妈的,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成千鹤骂了一句,要下车,但是被工作人员拉住了。

  “市长,为了您的安全,您不能去”。

  “安全个屁,在这里要是解决不了,下一步就是要到市里去闹了,一群猪脑袋”。说着,成千鹤拨开拦着他的人,向着村委会大门口走去。

  成千鹤身材不高,所以到了人群里,根本就看不到他,再说了,现场乱哄哄的,哪里听的见他讲话,这时候工作人员带着小喇叭,递给了他,这是为了领导在给很多群众时讲话用的,现在没想到还用上了。

  经过了成千鹤的一再保证,这才被放行,万有才兄弟和于晓兰被带到了市里,而何世恩则是被送到了市医院。

  到了市里后,三个人被立刻隔开,一人一个小屋,现在他们还不是犯罪嫌疑人,所以接待他们的不是警察,而是市纪委的人,这是成千鹤吩咐的,在回来的路上,寇大鹏已经介绍了基本的情况。

  “你打人了吗?”市纪委一个中年人问万有才道。

  “没有,我没打过任何人,现场有人作证”。万有才道。

  “何世恩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他自己摔的吧,这个你们该去问他”。万有才矢口否认道。

  “我们会问的,我现在问的是你,你说何世恩有多少房产和存款,有证据吗?是真实的还是假的?”

  “真实的,你们该去万家庄调查一下,看看老百姓是怎么说的”。万有才说道。

  “这么说来就是没有证据了?”

  “何世恩要是把证据给我,还要你们干什么?”万有才不忿的问道。

  “小伙子,火气不少嘛?我问你答,这是程序”。

  “程序?我嫂子差点被他侮辱,你们怎么不问问?怎么不问问我大哥的脸怎么肿的?我告诉你,别说你是市里,就是省里,老子一样这么说,大不了坐牢,我出来还是会吃了他”。万有才发狠的说道。

  市纪委的人看着他,笑了笑,夹起本子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万有才被告知,可以回家了,近期不要离开本市,可能还有事要找他了解。

  与此同时,亿元村官包养女大学生的事在网上持续发酵,他们就是想摁都摁不下来了,不多久,关于何世恩的一切消息都被人肉出来了,就连现在住院的医院和病房都被公布到了网上。

  “这个万有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和何世恩较劲?”东湖街道办事处的会议室里,街道办党工委书记张成河对着在座的街道办领导吼道。

  他刚刚被寇大鹏训的和孙子似的,这下好了,那几个人直接被带到了市里,他刚刚得到消息,市纪委开始对这几个人反应的情况进行调查了。

  这让张成河非常的紧张,自己知道自己家的事,他一直都是万家庄何世恩的最大靠山,要是何世恩吐了口,自己绝对是跑不了的,更何况这些年自己从万家庄拿到了多少好处,他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向阳,你最先到的现场,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不汇报?”张成河认为这是林向阳在故意放任事态的扩大,将矛头指向了林向阳。

  “张书记,我纠正一下,第一,我做了汇报,跟您打电话,你不接,发了短信,您也没回,第二,我给区政府办公室打电话做了汇报,没有任何人决定下一步怎么做,当时万有才拿着打火机,张书记,你希望看着何世恩被烧死?”林向阳比张成河小十多岁,但是自己来东湖街道办事处后,张成河一直都是串联其他人防着自己,那我又何必维护你呢?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你希望看着的何世恩被烧死’?这话彻底激怒了张成河。

  “林向阳,这是在开会,不是在耍你的个人威风,你想干什么?”张成河吼道,会议室里十多个都不敢吱声,免得殃及自己。

  “我不想干什么,我的意思是,既然市纪委在管这件事,我们等着就是了,市里的水平总要比我们高吧?”林向阳冷笑道,看着张成河火急火燎的,他的心里别提多美了。

  “不行,这是对我们东湖街道办事处的抹黑,你们谁去,劝万家兄弟撤回举报,立刻去办”。张成河吼道。


第6章 给你指条道

  “我嫂子呢?”在政府门口等了一会,万有才看到他的大哥出来了,但是没看到于晓兰出来。

  “还没出来吗?可能还在里面吧”。

  “什么叫可能还在里面,我进去看看”。说完万有才调头朝着市委大楼走去。

  万良才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

  “于晓兰同志,你知道你这么做,给咱们白山市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吗?这下好了,白山出名了,你也出名了”。纪委的一个女同志对于晓兰说道。

  “同志,我是硕士毕业,你说的这些我听的懂,但是从我考上万家庄的村官,何世恩那个混蛋就不断的骚扰我,为了这事,我找过街道办的张成河书记汇报过,他不信,并且何世恩知道我找了领导,更加的变本加厉,你要我怎么办,我想好了,我不好过,我就会让我不好过的人去死,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们不处理好这事,下回不定出什么事呢?”于晓兰的泼辣劲这个时候让纪委的这位女同志束手无策。

  只能是如实汇报给上级,做事的只是做事就好,做决定的事轮不到你,所以没人希望多事。

  “大鹏,你对这件事怎么看?”区长寇大鹏被市长成千鹤带到了市政府,而纪委的人也把了解的情况做了汇报,成千鹤当即问在现场的寇大鹏道。

  “市长,万家庄的拆迁关系到今年城区建设的大局,必须要处理好这事,没有个交代,这事怕是要糟”。寇大鹏看着成千鹤的脸色,说道。

  因为他知道,万家庄片区的拆迁是今年政府工作的大局,虽然在白山区的辖区,但是却事关整个白山市的城市建设进程,大会小会成千鹤强调了不止一次,寇大鹏心里有数。

  “那还等什么,像这样的败类怎么选上村主任的,还是党的干部,你们区里瞎了眼还是街道办瞎了眼,谁的眼瞎了就把谁换下来,另外,既然这个家伙说自己有多少钱,能量这么大,你们就不查一查谁是后台?”成千鹤声色俱厉的问道。

  “是,我回去这就办,但是,市长,如果涉及到人事呢?”寇大鹏问道。

  “你不用管那些事,你只管查,查到问题再和我说,该我出面的,我会出面,不该我出面的你出面,明白?”成千鹤问道。

  “明白,市长,那我先走了”。寇大鹏说道。

  看着寇大鹏消失在门口,成千鹤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考虑太多,顾虑太多,霸气不足,圆滑太过,到底是几十年熬过来的老油条了”。

  要是寇大鹏知道成千鹤这么评价他,不知道有多庆幸,因为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几乎是把万家庄掀了个底朝天。

  万有才兄弟在等待于晓兰出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的号码。

  “喂,哪位?”万有才问道。

  “是我,林向阳,我现在在你家里呢,你在哪,多久能回来?”林向阳问道。

  “不知道,我在市委大楼呢,我嫂子还没出来,我在等她”。万有才说道。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接你”。林向阳说完就挂了。

  巍峨的政府大楼依山而建,前面是一个大广场,音乐喷泉时起时落,万有才兄弟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前面的一切,他是白山人,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到这样的衙门来,从这个角度看白山的全景。

  “谁的电话?”万良才问道。

  “街道办主任林向阳,他是我高中同学,奶奶的,人家是干部,我现在是泥腿子一个,大哥,你说这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记得上高中时,我还替他打过架呢……”万有才回忆起来自己的高中生活。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这话是没错哈,大哥”。万有才继续说道。

  此时一辆轿车行驶到市委大楼下面的道路上,万有才远远地看到林向阳朝他招手,于是对万良才说道:“大哥,你先在这里等着嫂子,我去看看他能出什么幺蛾子”。

  “老二,人家是领导,好好和人家说,此一时彼一时”。

  “去他娘的此一时彼一时,他要是不好好处理这事,老子也不会给他面子”。万有才骂骂咧咧道。

  林向阳是一个很儒雅的人,尽管时间紧张,但是他还是回办公室换了一件新的白色衬衣,这样穿起来舒服多了,看到万有才过来了,他就钻回了车里,因为外面太热了。

  汽车没有熄火,一直都在运转着,冷气十足,等到万有才到了车旁,司机打开了车门。

  “进来坐”。林向阳说道。

  万有才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实在是不敢上车,他的白色衬衣给了于晓兰,他只是穿着一件污浊的白色背心。

  “哎呀,进来吧,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害羞的,快点”。说完,林向阳还朝一边挪了一下,给万有才让的地方多了一些。

  万有才低头坐了进去,司机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站在车外等着。

  领导这是要在车里谈事,如果连这点眼色都没有,估计明天就该换人了,无论外面多么热多么冷,就是下刀子你也不能在车里呆着。

  “找我什么事?”万有才没有和林向阳叙所谓的同学情谊,因为他有这个自知之明,自己已经没有资格提同学这两个字了。

  “街道办党工委刚刚开了会,让我来找你,这事要压下去,否则的话,影响太坏了,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林向阳说道。

  “条件?好,把何世恩免了,送进监狱里去,你们能做到吗?”万有才冷冷的问道。

  “这恐怕不可能,何世恩是张书记一手扶上去的,就算是把何世恩拉下来,我也做不了主”。林向阳倒是诚恳,直接和万有才摊牌了。

  “那你找我有个屁用?”万有才皱眉道。

  “老同学,你还是这个脾气,一点就着,我既然来找你,就不是代表村里那些人来找你的,我是来给你指条道,你怎么选择,那是你的事”。林向阳说道。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