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俏佳人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都市小说,由作者榆林最新创作,王松林柔郑佳是此书的主角,

发布时间:2018-10-12 17:4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王松林柔全文阅读

乡村俏佳人全文阅读

乡村俏佳人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都市小说,由作者榆林最新创作,王松林柔郑佳是此书的主角,此书又名《秀色俏佳人》《倾城美嫁人》。王松在参加堂姐婚礼的时候,看到寡妇林柔正在做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王松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于是一下子就冲到了那林寡妇的背后...

第1章 堂姐结婚

  初春的天气,还带着些许凉意,天气虽凉,但今天的成华村却比往日更热闹,因为今天村里有人结婚了……微带醺意的王松打着酒嗝,踩着满地的鞭炮渣子,一边扯皮带,一边匆匆往后院里屋赶去。

  “你爷爷的,又不是老子结婚,刘某那傻蛋儿灌老子酒干球!”他嘴里嘟哝道,飞快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就扯开裤腰带,撒起尿来。

  今天是王松堂姐大婚的日子,从中午喝到了现在,饶是王松酒量还算过得去,却也险些给灌醉了,虽然脸上高高兴兴,但是王松的心头可还真不是滋味儿,因为他一直暗恋着这个堂姐。

  他正琢磨着待会儿咋想个办法溜掉,忽然听见不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哼唧声。

  一转头,便瞅见了对面乌黑的墙根处露出来的一截裙摆,咦?王松皱眉,伸手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不由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这?!只见那远处的墙根角落,竟然正蹲着一个女人,因为她在那墙根角落,旁边又有一些花坛罐子挡着,要不是仔细看,还真没办法发现。

  那女人是背对着王松的,乌黑的长发披肩,一身青蓝色碎花裙子被撩起到了腚子上面,那白净的肌肤和诱人的腚子轮廓居然就这么完全暴露了出来!

  白净的一片,看的王松都险些流出哈喇子来了。难不成……她,她也在这儿撒尿?

  王松张了张嘴,心下是又惊又痒,他今年都满二十三了,可是因为家庭原因,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更从来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骤然看到这样的一幕,他哪里还受得了,几乎就要起反应了……脚步微挪,探头看看,王松一眼便认出了这女人是谁,村里的林寡妇,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对劲儿,如果这林寡妇是在撒尿的话,为啥她会发出这样的叫声,而且……她的手……王松的眼睛再次瞪大,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怪异神色,你爷爷的,这林寡妇哪儿是在撒尿,她分明是躲着一个人在干那种事情!

  从背后看去,能够清楚见到林寡妇的小裤已经褪到了白净的腿上,她低着脑袋,身子微微颤抖着,明显已经到了关键时候,跟西瓜一样大的两瓣肥腚微微抬起,双手不断冲着更深处……看到这一幕,王松只感觉那地儿好像都要爆掉了一样,他这个二十几岁还没折腾过女人的初哥,何时亲眼见到过这样劲爆的画面。

  更何况这个林寡妇他还认识!住在他家旁边,虽然已经三十来岁年纪了,但那皮肤依旧细腻地跟啥似的,白净光滑,身材更是没有一点走样,风韵十足,在村里那也是无数男人晚上那啥时幻想的对象啊。

  可这林寡妇平时人前正经得很,哪里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院子里干起了这事儿……王松抬起头,见四下没人,心下不由得暗暗火热,你爷爷的,这娘们儿可真骚,今天被老子看见了,不占点便宜可不成。

  想及于此,他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就冲到了那林寡妇的背后!

  一探手,王松便将林寡妇的身子给紧紧抱住了,另一只手也是同时一把按在了她前头那鼓鼓的地方,那种前所未有的触感,几乎让他舒坦得快要叫出来了……这突然的袭击,却把林柔给吓坏了,她原本是来上厕所的,但是因为看见了那房子里的光景,情不自禁就折腾起了这事儿,谁知,现在居然来了人……她心里怕的要死,本来干这种事儿就已经很那啥了,还在这儿被人发现,这要是传了出去,她以后可咋出去见人……她身子一颤,白净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惶恐之色,心里头慌乱,话也不敢说,动也不敢动,脑子里只是混乱一片。

  林柔没动,身后的那只大手却没闲着,不断地顺着她的鼓囊滑到平坦的小腹,再顺着肚皮往下滑了去……

第2章 林柔

  “恩……”

  大手还在向下,林柔秀眉微蹙,不由轻哼了出来,她身子一抖,也渐渐反应了过来,这样可不成……背后那人一身的酒气,莫不是喝醉了酒,故意来占自己便宜的?

  林柔虽然做了亏心事儿,却也不想就这么被人占了便宜去,她腾出手来,飞快一把按住了那只还在继续捣弄的大手,嘴里轻叱道:“你干啥!”

  一边说着,她也是猛地转过头来,朝着身后看了去……这一下,四目相对,两人都是愣住了。

  看着面前林柔那白的跟雪似的脸庞,俏得和秋水一般的眸子,王松的心跳竟是一下子加速,这般近距离一看,只感觉这林柔真是好美!

  可他也担心林柔闹腾起来,万一闹得外面的人都来了那可就不好看了,所以他吞了口唾沫轻声说:“柔柔嫂子,是你啊……你躲在这儿干啥,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听见这话,林柔的脸一红,连忙转回了脑袋去:“你……你胡说啥呢。”

  王松本来还怕林柔闹腾,此刻见她低垂着脑袋,身子也不动了,看那样子,就像个做错事儿被撞破的小孩儿似的。他心下不由一喜,柔柔嫂子这是怕了呢!

  他反过手来,一把拉住了林柔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手指间轻轻摩挲,只感觉那上面似沾着些湿漉漉的东西,摸起来就让人浮想联翩,柔柔嫂子这手是刚掏了那草地的呢……林柔有心想挣扎,可是今天这事儿实在丢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她以后可还咋在村子里呆……俗话说的好,寡妇门前是非多,她可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所以即便手掌被王松拉着,她倒也不挣扎了,只嘴里轻声说:“王松,嫂子不是来偷东西的。”

  见到林柔不反抗,王松心下更是欣喜,以往连女人的手都没咋碰过,今天终于有了机会,他哪里还会客气,恨不得把没做过的事儿都做一遍才好呢……所以他也是身子向前,一个劲儿地把往林柔的肥腚子上蹭,感受着那种柔软香腻,一时不由大呼过瘾。

  他心下暗笑,嘴里还说:“柔柔嫂子,那你躲在这里干啥呢?”

  林柔此刻心里是又羞又怕,轻声说:“我……我是来撒尿的。你,你快撒了手,让嫂子走吧……”

  王松撇嘴笑了出来,心下暗道,撒尿?要是天底下女人都像你这样撒尿那还得了。

  不过他嘴上却不说穿,身子反而往前又顶了顶,虽然隔着裤子,但是那地儿和腚子磨蹭时候的舒坦感觉,却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他一边动作着,一边轻笑着说:“柔柔嫂子,我可不敢放,万一你真是来偷东西的咋办,我一放手你不是就跑了么?”

  林柔满心无奈,只感觉那腚子下面,有一个滚烫坚挺的东西正一下一下地顶着她,她可是过来人,哪里还不知道那是啥东西……虽然隔着裤子,但是那玩意儿却太大,太热,要是再这样下去,她可真要受不了了。

  所以林柔连忙颤抖着说:“王松,我真不是来偷东西的,我……我,你自己看看屋子里就知道了!”

  王松皱了皱眉,倒也是奇怪地缓缓抬起头来,屋子里咋了?

  他们蹲着的这墙角后面就是婚房,上面就有一扇窗户,还贴着两个大红色的囍字,可是,王松这一抬头,就隐隐约约听见那屋子里传来了阵阵女人轻哼声和床板摇晃的“嘎吱”声响……听到这声响,他心下不由一惊,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这声音……他一点一点直起身子,透过窗户往里一看,这一看,却让他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原本抓着林柔的那双手也是渐渐松开了来……喜气的大红棉被,亮堂宽敞的大床上,此刻却有一对啥都没穿的男女正“哼哧哼哧”地干着那事儿……床板吱吱呀呀作响,那女人上身趴在其上,双腿还站在地上,一边摇晃着腚子一边叫唤,白净的皮肤就跟白玉似的,她的脸正对着王松,那略带一丝痛楚表情的美丽脸庞,看得王松心头一阵痒痒……在女人的身后,那个男人卖力地折腾着,嘴里还轻声说着:“佳佳,你的腚子可真大,比城里女人都好看……”

  可听到这男人声音,王松却一下子捏紧了拳头,只感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袋,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第3章 堂姐过来了

  王松捏紧了拳头,热血冲上脑袋,伸出一只手就要把窗户推开,跳进屋子去把这对狗男女给揪出来!

  屋子里那男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和自己堂姐结婚的对象,罗成!而那女人就是村里出了名的骚*女人郑佳。

  想不到在这大喜的日子,罗成竟然在婚房里和郑佳折腾!

  王松怒不可遏,手就快伸到窗户边,下面的林柔却陡然一把将他的胳膊给拽住了。

  王松愕然,低下头来,只见林柔涨红了一张脸,盯着他轻叱道:“王松,你干啥呢?”

  王松咬咬牙:“这对狗男女,我……”

  还不等他说完,那林柔就把他给拽着蹲了下来:“你干啥呢?屋里的是你堂姐夫呢,你堂姐今天结婚,十里八乡的亲戚都来了,你现在要是闹腾出去,人都惹来,以后你表姐还咋活?”

  听见林柔这话,王松倒是渐渐冷静了下来,不错,这大婚的日子,罗成在屋子里和别的女人折腾,要真是让人知道了,丢的可不是他的脸,是自己堂姐丢脸!

  想想自己刚要是冲动闹腾了起来,那后果……王松的背后都生出了一丝冷汗,虽然心下气不过,但是这事儿,现在却只能咽进肚子里去。

  他看了眼面前的林柔,见这女人还有半边腚子都露在外面呢,不由又有些诧异地问:“那你为啥又在这里?难道你和罗成也……”

  一边说着,王松的视线一边往下挪了挪,扫了林柔那地儿一眼……林柔雪白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她娇嗔地瞪了王松一眼:“我……你胡说啥呢,我,我就是……”

  后面的话,林柔实在说不出口了,但是王松却明白他的意思,这女人是看见婚房里头那两人倒腾所以忍不住在这里做起了那事儿来……看着林柔那娇艳欲滴的俏脸,王松的心下一热,这女人是想男人了!当年林柔也算是成华村出了名的美女,后来还嫁到了镇上去。

  奈何命薄,嫁过去没几年,男人就死了,她这才重新回了村子里来,这三四年,她一直都守着寡,也没闹出过啥不好听的事儿出来。

  只是,林柔终究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她这个年纪,憋了这么久没和男人折腾,早就受不了了,这不,看到里面罗成和郑佳俩人折腾,她竟然在这地方就干起了那事儿来……此刻,被王松这么盯着,林柔也是低下了头来,只感觉自己的小肚子都开始热乎了起来,刚刚还没掏舒坦的地方,此刻竟又有了一种烘热麻痒之感……看到林柔那俏脸泛红,美目朦胧的样子,王松心下暗想,这柔柔嫂子可真骚,老子想点办法,说不定真能和她折腾一下呢……耳边听着里间那郑佳毫不压抑的叫唤和罗成压低的粗重喘息,王松心里虽然气恼,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再看面前林柔低垂着脑袋,隐隐可见那处的凹陷与凸……王松身子里的邪火蹭蹭蹭地就窜了上来,他吞了口唾沫,心下不禁暗暗发痒,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个什么滋味儿……他忍不住地就伸出了手去,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喊:“小松,你蹲那儿干啥呢?”

  一听到这声音,王松和林柔的脸色骤然一变。

  不好!这是堂姐的声音……

  随着这话声落下,一阵高跟鞋踩地的“蹬蹬蹬”声也是越来越近……堂姐过来了!

第4章 惊险

  那是王松堂姐秦梅的声音!

  她肯定是看见自己了,王松耳边听着秦梅那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越来越近,哪里还敢胡来,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心里一阵紧张……这可咋办,要是堂姐过来,看见自己和柔柔嫂子躲在墙根,那可就坏事儿了……至于那婚房里面……不成,至少现在不能让堂姐看见这一切!不然那罗成遭殃,老子可也跟着一起遭殃了!

  所以情急之下,王松只得猛然站起了身子来。

  他这一站起来,把那屋子里的罗成和郑佳都给吓了一大跳。俩人本来正搞得火热,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又见那窗户外“噌!”地一下蹿出个人,一时抱作一团,动也不敢动了。

  这一下,蹲着的林柔,屋子里的罗成和郑佳,全都盯着那站起来的王松。

  那不远处的秦梅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高开叉旗袍,脚下是近十厘米的高跟鞋。脸上化了精致的妆,那一双美丽的眸子因为带着了几分酒意而显得有些醺然。

  她也是盯着站起来的王松,嘴角噙着笑又问:“小松,你在干啥呢?”

  王松无奈转过头来,看向了秦梅,秦梅很漂亮,而且很时髦,她常年待在城里打工,穿着打扮,谈吐举止都和城里女人没啥区别。回了村,村里的女人和她比起来,就像是野鸡和凤凰,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要不是这样,王松也不会一直暗恋着她,但是眼见那秦梅还要往这边走,王松心下一慌,连忙说:“梅姐,我在撒尿呢,你别过来了……”

  可是听到这话,秦梅的美目之中却露出了一抹怀疑,奇怪说:“小松,你说啥呢,你撒尿咋不脱裤子呢?”

  话声落下,她再次朝前走出一步,这时候,她距离婚房窗户已经很近了。

  只要再往前一步,屋外的秦梅就能看见屋里那不着一缕的两人了!

  一旦被发现,以秦梅的性格,非得闹腾起来不可,那样的话,自己和林柔之间的事儿可也说不清楚了……所以,虽然心头恨不得罗成和郑佳俩被揪出来,可为了自己和林柔的名声,他却不能让秦梅过来!

  你爷爷的!只能自己受累,便宜这天杀的罗成了!

  王松一咬牙,忽然低头将自己的裤子一把拉了下去……微冷的春风吹过,王松的小兄弟受冷,微微抬了抬头……王松这么一脱裤子,那旁边本来要走过来的秦梅自然停下了脚步,从她这个角度也能看见王松那玩意儿,一时不由脸红轻啐一口:“就你尿多,快撒完了回来接着喝酒!”

  王松自然是笑着点了点头,那边秦梅也不再往前,转身回去了。

  只是在转身前,她那双美目却偷偷在王松那玩意儿上多看了一眼,一时也不免脸红心热,这家伙的玩意儿还真不小呢……眼看自家堂姐转身离开了,王松这才松了口气,绷紧的身子稍稍缓了缓,可他身子这么一动,那地儿也难免跟着动了动,可这一动……王松立时就感觉一阵温润舒坦。

  他低下头来,只见自己不知为啥,竟抵在了柔柔嫂子的嘴边……

第5章 厮混

  林柔脸庞通红,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身子动也不敢动。

  她许久没有得到过男人安慰,对这玩意儿本就期待渴望,此刻感觉着那股滚烫,她的心跳不由加速,腿都发软了起来。

  可是林柔心头终究有道坎,不然她也不会守了这么多年寡,都不和男人厮混。

  所以她心里虽然恨不得立时就捧住王松那玩意儿,好好尝尝那种滚烫的滋味儿,可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靠了靠,让自己的嘴挪开了去……感觉到那股温软舒坦渐渐消失,王松的心里也是有些失落,抬起头,却发现那屋里的罗成和郑佳俩已经飞快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这俩人干事儿被自己发现,只怕也是做贼心虚,王松心下冷笑,不要脸的罗成,老子找个机会非得把这事儿跟堂姐说说不成……蹲着的林柔听见那屋子里俩人离开了,便也起身飞快整理好了裙子。

  她的脸蛋红红,低着脑袋话也不说就飞快跑了,王松心知林柔是寡妇,这是非之地呆久了,难免惹来些闲言碎语。

  不过有了这次的事儿,以后想跟柔柔嫂子发生点啥,说不定也都有机会了呢……他特意等林柔离开了一会儿,方才从后院的门出来,这才刚出门,就听见有人喊:“小松!”

  转过头,只见外面屋门口飞快跑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那白净脸上带着几分焦虑,看着王松,秀眉微微皱起:“你咋还在这儿喝酒,快跟嫂子出来,出事儿了……”

  王松也是一愣,出事儿了?出啥事儿了,难不成……是罗成和郑佳俩的事儿被人知道了?

  还没等他多说,秦月荷已经伸出手,拉着他往外走了去……“嫂子,到底出啥事儿了?”王松抬头看着那走在前面的嫂子,心头不由微微一动,咋之前没发现,今天嫂子穿得倒也挺漂亮嘛。

  特别是她那纤细的腰,走动时轻轻摇晃,看上去韵味十足……但是脑子里刚刚出现这个念头,王松便立马给打消去,心下暗暗羞愧,王松啊王松,你还是人么,对自己嫂子咋还想这么些……这女人可是王松的亲嫂子,王松母亲走得早,他亲哥哥和父亲又在十年前隔壁城里那场大地震中去世了,只剩下嫂子秦月荷跟他相依为命……整整十年,秦月荷从没提过一句改嫁的事儿,一个人顶起了这个家。

  王松读书,吃饭,买衣服,所有的钱,都是嫂子秦月荷一点一点挣出来的。对于王松而言,嫂子就是他最重要的亲人,其次……就是秦梅了……此刻,走在前头的秦月荷忽然停住了身子,她那张白净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忧,看了王松一眼之后,深吸口气道:“小松,你刚刚看见啥人进了后院婚房没?”

  一听到这话,王松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你爷爷的,难不成还真是罗成的事儿暴露了?

  这天杀的东西,梅姐一向很爱面子,现在闹腾出来这么大个事儿,她也不知道会多难受……想到这里,王松又是不由暗暗心疼堂姐了起来,那时候看到后院事情的只有自己和林柔,他也不想隐瞒嫂子,便开口打算把刚刚郑佳和罗成的事儿说出来。

  可谁知道秦月荷却摇了摇头,回过身去,嘴里说道:“算了,来的人都是亲戚朋友,你喝了酒,要是因为看错了冤枉了别人,也不好……”

  王松皱了皱眉,心下奇怪,这事儿还能冤枉谁?不就是罗成和那烂货郑佳嘛……他倒也渐渐觉出了几分不对劲,但是看看那外面铺满了鞭炮渣子的空地上,罗成和堂姐三四个人正站在一边,似乎在争执着啥事儿,郑佳那个烂货也在其中。

  跟着嫂子走到几人身旁,只见罗成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不是一直都放在里屋那个盒子里的嘛,咋就不见了呢?今天来了这么多人,难不成是被人偷了吗?”

  他后面半句话压低了声音,一双眼睛看着秦梅,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神色……秦梅似乎也是有些慌了神,白净的手拽着罗成的胳膊道:“那可是纯金的,你真没找到?”

  罗成摇了摇头:“我还能骗你不成?”

  秦梅咬了咬红润的嘴唇:“可刚刚中午看不就还在?后院的门一直关着,又没人进去过,咋会丢了呢?”

  话说到这里,秦梅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一双美目竟然不由得转向了旁边的王松,刚刚她可是在后院里看到了王松的!

  也就在这时候,旁边的郑佳忽然小声说了句:“我刚刚看见王松进去过,说不定他看见了呢……”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