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邪医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桃运大邪医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

发布时间:2018-10-12 17:4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桃运大邪医茅小俊

桃运大邪医全文阅读

桃运大邪医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桃运大邪医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三人二小,小说桃运大邪医全文讲述了主角茅小俊回到家乡桃花村的故事,这块净出美女的贫困土地因为茅小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他会如何带领大家过上真正的富裕生活……

第一章 半夜回村

  时值七月,刚过晚上八点桃花村就一片乌漆嘛黑了。

  “哎呦喂!哪个王八蛋,净干缺德事!”

  走在回桃花村的路上,茅小俊被路边一段砍了半截的树桩绊倒,摔了个狗扑屎。

  “他奶奶滴,真是倒霉到家了。”

  走了老半天的路,累得脚都快断了。这鬼天气热得一点儿风都没有,满头大汗的茅小俊抖了抖浑身湿透的衬衫,索性靠在树桩边休息起来。

  想起这些天来的倒霉事,茅小俊气不打一处来。

  混了三年高中,临高考隔壁那哥们非要抄袭他的试卷,他不给那哥们还直接过来拿,结果被监考老师直接抓到。

  这下就倒霉了,隔壁那哥们直接被开除。而他写了长达一万字的检讨,学校这才勉强同意他毕业。

  昨晚上,茅小俊在外面逛了一圈,突然就尿急。马上窜进旁边的树林里解决,刚脱了裤子掏出小鸟尿到一半。结果发现学校里的大波妹跟一个男人黏在一起正揉来揉去。

  突然那男人撒腿就跑,后面追上来的人直接把茅小俊一脚踹到。

  “他娘的!茅小俊,你这种傻逼,也想学别人打野战?告诉你,大波妹是我彪哥的马子,今儿个我非废了你丫的不可。”

  他心里这个冤啊,不就是尿急想撒泡尿嘛,咋就被当成跟大波妹偷情了呢?

  好不容易跑回寝室,结果寝室的哥们说,刚才来了几个人把他的被子,枕头就连衣服裤子都偷走了,连一条裤衩都不剩。

  倒霉的他只能跟隔壁床的哥们将就了一晚上。

  今儿个一早班主任找他,说他老家的村里要给他发放贫困补助款。茅小俊想着现在身无分文,先回村去拿了这笔钱再说。

  桃花村地处偏僻的桃花山上,离县城远啊,这不一走就走到现在,天都黑了还没到村呢。

  大半天没吃过东西了,这会儿肚子饿得呱呱叫,他刚要站起来继续赶路,突然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茅小俊索性就在树桩后面躲了起来。

  “子强哥,花启刚那家伙失踪了大半年,今儿个下午突然就回来了。”

  “还不是为了家里那婆娘,你说他当个包工头,放着家里那美娇娇的媳妇半年不回家,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他不怕他家翠花背着他偷人?”

  “嘿嘿,翠花嫂子那身材确实没得话说,自从生了闺女,那胸啊,肉咚咚的就像咱们村外那两大山包。要是能啃上几口,就算死也值了。”

  “你小子有这贼心,也没这份贼胆!让花启刚知道你打她媳妇的主意,非剁了你小子不可。”

  “子强哥,我也只是跟你说说嘛!”

  “顺子,你说这翠花半年没碰男人了,今儿个老公回来,岂不是干柴碰上烈火?”

  “哈哈哈,子强哥说的是。干柴碰烈火,噼里啪啦干翻天。”

  “哈哈,哈哈哈!”

  等两人走远后,茅小俊才从树桩后面走了出来。

  刚才说话的两人他认得,是桃花村的桃子强和桃小顺,他奶奶滴,没想到这两家伙背地里这么龌龊!

  茅小俊自从上了高中就没回过桃花村,仔细算下来已经整整三年了。

  他记得花启刚是个包工头,他上初二那年,花启刚娶了张家村的村花张翠花。

  他们结婚那会儿,他还偷偷去看过。张翠花那叫一个美,瓜子脸、桃花眼,胸前鼓着两个大肉馍馍,走起路来小屁股一颠一颠的,让村里那些个男人都杀红了眼。

  那天晚上,他还做了个梦。一早起来,整条短裤黏黏糊糊的都湿了,那可是茅小俊的第一次啊。

  想起以前那档子事,茅小俊脸上突然就滚烫滚烫的。

  他这次回村就是来拿那笔补助款的,人家小两口干啥事他管不着,还是先回去再说。

  继续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快到村口了。他发现前面有点暗晕晕的亮光,仔细一看这不是花启刚家吗?

  这会儿都半夜了吧,他家咋还亮着灯呢?

  出于好奇心,茅小俊竟然情不自禁地悄悄走了过去。


第四章 滚出来的病

  “老婆,我真没有滚女人呀!估计是这几天在工地上忙活累的,所以才这样。”

  张翠花看着花启刚一脸委屈的样子,心想是不是真的错怪他了?

  但是,看着老公不争气的样子难道就这么半途而废嘛?索性她伸手捏住了那地方,舞弄起来。

  花启刚被张翠花弄得享受地闭上眼睛,心想这回一定要争气,赶紧恢复往日的雄风。

  可是,张翠花整整舞弄了半个小时,老公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仅如此,她还闻到了一股怪味道。

  这味道臭臭的,还夹杂着一股很浓的药水味。

  这该死的,那地方绝对是涂了药了。如果没有那脏病,怎么会涂药?

  这么一想,她心里就明白了,花启刚这该死的肯定在外面滚女人得了脏病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老实交代,到底咋回事?怎么这么大的味?”

  花启刚心想,这回糟了,被老婆发现了。

  “老婆,我这是……”

  张翠花气愤的不行,这没良心果然有事瞒着自己。

  “快说,到底咋回事?今儿个不说清楚,咱们明儿就离婚。”

  一听离婚花启刚就急了,马上跪了下来狂扇自己的脸,“老婆,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反正这事已经瞒不过去,索性花启刚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张翠花十月怀胎那阵子,那天工地上正好干完了一个工程,花启刚拿到了工程款。有了钱,他就约小舅子张穗明出来一起喝一顿。

  酒桌上,两人酒都喝多了,张穗明问姐夫多久没跟他姐来那种事了。花启刚喝多了酒,心里也不舒坦。自从翠花怀上了孩子后,就不让他碰了。这都已经八个月没过上夫妻生活了。

  张穗明嘿嘿一笑,问姐夫:“姐夫,想不想再做一回新郎?”

  花启刚知道翠花的脾气,他哪里敢呀?

  “穗明,你就别跟姐夫开玩笑了,这事被你姐知道了准跟我没完。”

  “姐夫,这事你不说我不说,我姐咋会知道?再说,咱们要玩就去远一点的地方,那儿没人认识咱们。”

  被小舅子这么一说,花启刚当即就有点心动。

  “你真的不跟你姐说?”

  “姐夫啊,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能说出去吗?”张穗明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干了,又说道,“县城那儿新开了一家温州理发店,听说那里的女人个个都又年轻又水灵的。姐夫你想如果能偷偷睡上一回,岂不是比做新郎还爽?”

  花启刚这会儿早已心里痒痒的不行,手里有了钱,又有了玩乐的地方,当即一拍既定,说干就干。

  两人租了辆车子,到了县城的温州理发店。

  一进门老板就知道这两人来干什么的了,谈好价格,花启刚就挑了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

  他想想两百块钱打一炮确实不贵。

  以前他也看过一些片子,套上个东西跟真枪实弹那感觉是没法比的。怀里抱着娇滴滴的小姑娘,花启刚兴奋的不行,很快就真枪实弹地干上了。

  也算他倒霉,这么一回就染上了脏病。他又不敢去正规医院看,就找到专门治这种病的‘老中医’,人家口口声声说药到病除,这都两年过去了,他那病不见好转,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

  这不,现在都严重得硬不起来了。

  “花启刚,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真的滚女人滚出病来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张翠花大声哭闹起来,顺手拿起身边的竹枕头就朝花启刚扔了过去。

第五章 听墙被追

  “老婆,您别这么大声嘛,万一让人听到了多不好!”

  “你个没良心的,还知道怕被人听到?现在嫌丢人了,当初在外面滚女人的时候就没想过会丢人?”

  张翠花听到花启刚阴阳怪气的说话声,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你弟弟硬拉我去的嘛!”

  “腿长在你身上,他又没有拿着刀子逼着你去。”

  张翠花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这半年来花启刚没回家,她还以为工地上忙,原来这家伙得了脏病,不敢回来。

  好,好你个花启刚,你有胆在外面玩女人,老娘就敢给你戴绿帽子!

  在窗子外一直偷听的茅小俊心里好笑的不行,花启刚这家伙还真的玩女人玩出病来了。

  张翠花多漂亮,多贤惠的女人,自个儿老公竟然做不成男人了,多可惜啊。

  人家做不成男人就做不成男人吧,这也不关他的事。他只想拿到村里的这笔补助款,解决现在的困境。

  这听墙听下去也没啥意思,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刚从窗下站起来,不小心‘咚’地一声,他的头跟窗户上的玻璃实打实撞了个正着。

  坐在床上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花启刚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忙哆哆嗦嗦喊道:“谁,谁?”

  “不好,有人听墙!”

  张翠花这才察觉到事情不妙,对坐在床上的老公喊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起来找人!”

  张翠花简单穿好衣服,手里拿着手电和一块木砖就出去了。花启刚拿了跟长扁担跟在老婆身后。

  刚才还为花启刚不能做男人吵架的两人,这会儿就一致对外了。

  茅小俊当然不是傻子,被发现了,当然要逃。

  他知道花启刚常年在工地上干活,虽然不能做男人了,但是气力可不小,真被他们抓住了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花启刚家门前有一条路一直通往西面的桃花山,茅小俊想着一直往西跑,桃花山那边树多,不容易被发现。

  张翠花和花启刚见着听墙的家伙在自家门口前面的大路一直往西跑了。

  刚才被老婆骂的够惨,花启刚这会儿故意整出点大男人气概来,“他奶奶的,让老子抓住定废了你丫的不可。”

  “死鬼还愣着干嘛,快追!”

  张翠花心想花启刚你丫的自己都成太监了,还想废了人家?

  才跑了几分钟,茅小俊就气喘吁吁了,嘴巴张得像蛤蟆一样,呼吸起来就像拉风箱,平时不锻炼这会儿一跑就露陷。

  实在跑不动了,他只能停下来慢慢走。

  张翠花和花启刚倒追得挺快,张翠花手里的手电筒很快就照到了茅小俊的后背。

  “你丫的,别跑,别跑!”

  张翠花一边追一边喊着,把手里的木砖朝茅小俊扔了过去。

  这女人的力道还挺大的,木砖不偏不倚竟然扔到了茅小俊的裤裆那儿。

  突然,茅小俊觉得裤裆里那小鸟一阵疼,竟然被扔中了。

  “臭娘们,你想要老子断子绝孙呀?老子就是不小心听了个墙而已,你们也不用这么赶尽杀绝吧。”

  茅小俊捂着裤裆一口气跑到了山边,再往前就没路了,眼前就是山崖。后面两人还在追过来,这可怎么办?

  他突然见到悬崖边长着一棵挺大的桃树,看来只能躲在桃树下面了。

  当茅小俊躲好后,张翠花和花启刚已经追到了悬崖边。

  “老婆,这人咋不见了呢?会不会掉下去了?”

  “你个猪脑子呀,掉下去有动静的,那小偷肯定躲在周围,咱们快点找。”

  躲在桃树后面的茅小俊心里怕得不行,没想这两人还动真格的了。

  这时候,他发现桃树上有一条黑漆漆的小蛇正在爬动,这家伙还偏偏朝着他身上爬过来。

  茅小俊他不敢动呀,一出声响就怕惊动了外面两人。可是,那家伙偏偏得寸进尺,沿着他的上衣钻进了他的裤裆内。

  “啊!”

  茅小俊感到下面那小鸟头钻心的痛,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从山坡边滚落下去。

第六章 半夜听墙

  茅小俊滚下山这动静在寂静的山崖边闹得太大了,正用手电寻找小偷的张翠花和花启刚马上就跑到了大桃树边。

  看着不断往下滚落的山泥,花启刚心里害怕起来。

  “老婆,那小偷不会掉下山了吧?”

  如果真有人掉下去,估计得整出人命来。这会儿张翠花也害怕得花容变色。

  “指不定还真掉下去了,不然好端端地咋会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张翠花说着,还不忘用手电筒照着乌漆嘛黑的山下。

  “那可咋办呀?”

  “还能咋办?咱快点回去,这事可千万别跟任何人说,不然就麻烦了。”

  “老婆,我哪敢说呀,我明天一早就回工地去。”

  随后两人就快步原路跑回去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滚落到山脚下的茅小俊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油黑色,整个人没有一点知觉,就跟死了没差别。

  他下面的小宝贝上,那条乌黑的小蛇还咬着不放。小蛇把整条大蚯蚓一样的东西都含进了嘴里,奈何就是吞不进肚子内,就这么僵持着。

  距离茅小俊躺着的地方不到五米,突然出现了一位白发白胡子的老者。老者慢慢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皱起了眉头。

  “黑锦王蛇,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爷爷,这就是传说中的黑锦王蛇?它嘴里咬的是什么呀?”

  白发老者身边出现了一位白衣女孩,女孩子肌肤如脂,白嫩得像出水芙蓉一般,简直就是天女下凡。

  “嘿嘿,这是男人的命根子。也不知道这条蛇咋的了,竟然咬住那人的命根子不放。”白发老者说完,走到了茅小俊身边伸出手来感应着他体内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老者放下手,慢慢说道:“这人回村拿补助款,不小心听到人家夫妻的悄悄话,结果被发现逃到山崖边,被这条小母蛇咬中了命根子,从山上摔了下来。”

  “啊!那岂不是太倒霉了?爷爷,您救不救他嘛?”

  “救当然得救,不过也不能白救。”白发老者笑了笑又说道,“小雪啊,你知道黑锦王蛇多珍贵吗?你爷爷我活了一百多岁,这还第一次见着呢。”

  “不就是条小黑蛇嘛,它到底有啥用呀?”

  白发老者伸出右手对着那条黑蛇,黑蛇很快就变成一枚黑丹飘到了他手里,随后老者从裤腰下面拿出来一枚白丹。把白丹和黑丹混合在一起,走到昏迷的茅小俊身边,张开他的嘴,把两颗丹药都放进了他嘴里。

  “黑锦王蛇练就的神丹能解百毒,再加上我这颗九转仙丹,所孕育出来的神丹效果是难以想象的。要练就神丹,这两颗丹药必须在他体内孕育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大功告成。”白发老者看着两颗丹都进了茅小俊的体内,笑着又说道,“等四十九天后,你爹和你娘就有救了。”

  茅小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满身的泥土。

  他摸了摸脑袋有点想不通,桃花山虽是一座大泥山,但从这么高的山上滚下来不可能一点事儿都没有呀。

  伸手活动了下筋骨,他发现身体有点儿不对劲,本来虚弱的身子这会儿好像有用不尽的力气一般。

  他想起从山上掉下来的时候,下面那小鸟被条黑蛇咬着,这都过了一天一夜,小鸟会不会被那畜生咬掉了呢?

  茅小俊急忙脱掉大裤衩,发现小宝贝还在,不仅还好好的,竟然比以前更强壮了很多。

  不管了,身体没事就好。

  这会儿,他肚子‘咕咕咕’叫了起来。看来是一天没吃东西饿肚子了。

  茅小俊想家里是不能回去了,那去哪里呢?

  他想到在张家村的表哥张铁牛,他记得张家村离这边不远,赶过去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路。

  趁现在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那就去表哥家蹭顿晚饭吧。

  茅小俊一股脑儿从山脚下爬到上面山坡,发现自己竟然都不带喘气的,接着他又一口气跑到了张家村。

  刚找到表哥家门口,就听到屋里有说话的声音。

  毕竟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表哥家现在啥情况,他又不傻当然不会贸然去敲门,那就先听听他们在聊些啥。

  “张铁牛!你个死太监投胎的,自己没那本事生娃,现在你们全家还赖上我来了?”

  说话的是张铁牛的老婆苗雪梅。


第七章 借种

  “雪梅啊,你说话轻点行不行?让村里人听到了多难为情呀!”

  “你还嫌难为情?那你爹妈为啥在别人面前说我生不出娃?你怎么不跟他们说是你不行?”

  苗雪梅气愤地把一堆医院里检查的诊断书扔在了床上,张铁牛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是你那玩意儿不行,出来的那些玩意儿都是死的。老娘这亩良田再好,插上你那死苗,你说能成活吗?”

  张铁牛和苗雪梅结婚三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张铁牛的父母不干了,娶媳妇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嘛,媳妇讨进来三年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是要断了他们老张家的后吗?

  所以,老两口整天在女儿和儿子面前唠叨着苗雪梅是个生不出娃的石女,还背后怂恿儿子跟苗雪梅离婚。

  但是,真正的原因张铁牛很清楚,不是苗雪梅不行,是他播出来的种都成活不了。

  这一年来,两人去大小医院都看过无数次了,诊断结果都一样。苗雪梅女性生理功能一切正常,张铁牛天生死精,不能生育。

  本来挺恩爱的一对小夫妻,就为了这事现在整得是天天吵架。

  “雪梅,这又不能怪我,我也想生娃呀,就是生不出来有啥办法!”

  张铁牛一脸委屈样,不能给媳妇播上种,他心里比谁都难受。

  “我说张铁牛,你这人长得还算耐看,身子骨也是壮壮实实的。老娘没想到你个该死的生出来就是个太监,早知道今天,老娘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嫁给了你。”

  “老婆,医生不是说女人肚子里可以人工受孕吗?要不咱们明儿个去医院问问医生,人工受孕怎么个搞法?”

  说起人工受孕,苗雪梅更是一肚子气。

  “受你妈个逼的孕,我早就问过了,这东西不但价格贵得离谱,还要搞个铁棒子从下面伸进女人肚子里,老娘才不受那份罪。”

  在窗外偷听的茅小俊没想到他嫂子苗雪梅看上去文文静静,漂漂亮亮的一个女人,说话竟然会这么粗鲁,真是亮瞎了他的眼睛。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表哥张铁牛身子壮实得像头牛一般,竟然跟花启刚一样也是个太监。

  “种一个娃不行,那怎么向我爹娘交差呀?”

  “你个死太监还想着交差?即便是种成功了,也不是你们张家的种,你就喜欢你婆娘给你戴绿帽子呀?”一提起张铁牛爹妈这两个老八怪,苗雪梅又是一肚子气。在公婆面前不敢反驳,只能在老公张铁牛身上出气了。

  张铁牛心里很清楚,自己这辈子是不行了。这两年来,村里人背地里的冷言冷语也听得他烦心的不行,为了争口气,一定要让自个儿婆娘怀上。

  他咬咬牙,豁出去了。

  “雪梅啊,你老公我是不行了,要不咱们想想办法去借个种咋样?”

  这话从自个儿老公口里说出来,张雪梅还真有点吃惊。

  “难不成你喜欢别的男人睡你婆娘?你想让我给你戴绿帽子不成?”苗雪梅话虽这么说,但是语气明显缓和了下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