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帝少蜜爱小萌妻by媣清颜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3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帝少蜜爱小萌妻》是作者媣清颜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柯如烟和冷明轩之间的爱情故事...面对彼此都无感的婚姻,却在长久的相处中渐渐变得甜蜜...

帝少蜜爱小萌妻by媣清颜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一件货物而已

A市。

一场万众瞩目的世纪婚礼正在举行。

上万只蜡烛营造出万千点星光,映衬着白色玫瑰汇就的花道瑰丽无比。

宾客们言笑晏晏,一束束或是祝福,或是仰慕,或是艳羡,或是嫉妒的炽热眼神都直直投向大厅中央的那对璧人。

在主持人抑扬顿挫的赞美声中,新郎冷明轩却丝毫不带喜悦之情,看都不看身边的新娘一眼,平时儒雅温和的俊脸上就像罩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站在他身边的柯如烟,感觉像是挨着一座冰山一样,冷的直想打哆嗦。

“在这幸福的时刻,请新郎新娘共同穿过爱的甬道,步入舞池中央,共舞一曲!”婚礼主持人兴奋的声音激起了台下宾客们热烈的掌声,而作为今天盛宴主角的冷明轩却一动不动。

掌声渐渐稀疏,众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甚至开始有人对着柯如烟指指点点。

柯如烟略微偏了偏头,瞧了瞧冰雕一样的冷明轩,看他依然不动,不由地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情况,她早已料到。原本,这就是一场不被祝福的婚姻。

悄悄伸出纤细的小手,柯如烟不着痕迹地拉了拉冷明轩的西装下摆,红唇微启,用几不可闻地声音说道:“就算你不情愿,也应该装装样子吧。不然,丢的可是你们冷家的脸。”

声音虽小,不过显然被冷明轩听在了耳中。他面无表情地瞥了柯如烟一眼,自顾自地朝着前方的玫瑰花道走去,完全不顾及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柯如烟能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柯如烟双手提着厚重的婚纱裙摆,小步却快速地跟在冷明轩的身后,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当两人在璀璨的舞池中央翩翩起舞时,宾客席上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借着掌声欢呼声的遮掩,冷明轩垂下头贴近柯如烟的耳边冷冷说道:“这下你满意了?”

柯如烟顿了顿身形,又快速的跟随上冷明轩的脚步,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开口跟她说话。

牵起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笑,柯如烟直视着冷明轩的双眼说道:“满意,为什么不满意呢?”

映入冷明轩眼帘的,不是柯如烟那清秀绝伦的面庞,而是她那一双弯弯翘翘似月牙儿一般的灿烂眼眸。

他愣住了,真的,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有这样好看的一双眼睛,清澈又灵动,像是看进了他的心里。

“哼!”回过神来的冷明轩为自己刚才一瞬间的走神而暗自懊恼,竟然会因为这个女人晃神!他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再也不肯与柯如烟对视。

“今天的这场婚礼,其实只是一场交易,你应该心知肚明!你,柯如烟,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件货物而已!”冷明轩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睥睨着柯如烟,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纵使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样的话柯如烟也是浑身一震。

贝齿仅仅咬住下唇,直到沁出血渍,她才生生止住自己的愤怒。

“是啊,对于这场婚姻,我当然有自知之明。不过,能有这样大的价值,难道我不应该感到高兴吗?何况,再怎么样,我不也赚到了总裁夫人的头衔么?”柯如烟沾染着血色的唇一张一合,更加鲜艳的耀眼。

“你!”冷明轩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他扶在柯如烟腰间的手狠狠用力,那盈盈一握的纤腰瞬间掌控在他手中。

“啊——”柯如烟没有想到冷明轩口头上没有占到便宜,竟然会动起手来,一时不慎竟然着了他的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真是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冷大总裁竟然是个小人呢!”柯如烟疼的丝丝吸气,脚上舞步依然不停。

冷明轩看她明明疼得要死的样子,却强忍着还要在口头上逞厉害,不由得气笑了。看上去一副温温婉婉的样子,却还是个嘴上不饶人的!

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他换上一贯儒雅的笑容:“小人?除了你,还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这样评价过我。也好,那么以后,就让你看看我真正小人的样子好了。”

柯如烟沉默。她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吃亏的肯定是她。

对方闭口不言,冷明轩面带微笑洋洋自得,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

……

隆重盛大的婚礼,是很体面,不过也很繁琐。好不容易熬过一道道程序,柯如烟已经累得再也提不起一丝精神。

新房中。

柯如烟像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冷明轩冷冷地瞥了一眼床的方向,一把扯下胸前佩戴的大红胸花,狠狠地仍在了地上,上面的“新郎”二字还一颤一颤地。

“柯如烟,恭喜你如愿嫁入冷家。不过,我要你明白一件事——这一生我都不会爱你!当然,今晚的洞房花烛也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带着你总裁夫人的头衔,准备孤独终老吧!”

说完,他再也不愿在房间停留,抬腿走了出去。

柯如烟依然一动不动。她连睁开眼睛都觉得懒得费劲。原本,就没有什么奢望,所以,也无所谓失望。

一个人的洞房花烛,没有浓情蜜意,没有你侬我侬,没有软鬓厮磨,更没有如胶似漆。柯如烟的新婚之夜,只有一个人的孤独。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是的,这是她愿意的,她心甘情愿接受了这场交易。

赌上自己的青春,埋葬了对爱情的幻想,奉上对幸福的渴望,她在冷多人的羡慕嫉妒恨中,戴上了世佳百货总裁夫人的头衔,也接收了这没有交杯酒、没有洞房的花烛夜,还有来自新郎的满腔不满和浓浓的厌烦。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么……

柯如烟嘴角上挑,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她那紧闭着的眼角,有晶莹的泪珠划过……

第二章  冷老太太

伤春悲秋向来不是柯如烟的风格,既来之则安之才是她认为的上策,她才不会委屈自己做小伏低地去讨好别人。

短暂的伤感之后,她狠狠地擦了擦眼泪,脱掉笨重的礼服,一刺溜钻进了舒适温暖的被窝里。

柔软的蚕丝被包裹着身体,很是舒服。柯如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感觉被折腾了一整天之后,浑身的疲惫和酸痛都减轻了不少。

冷明轩的所谓宣言,对她根本就没有多少杀伤力。本来就没有感情,所以柯如烟自然不会心痛,只是觉得心里有点委屈罢了。

在两米五宽的大床上尽情地翻了个身,柯如烟觉得自己的眼皮马上就要睁不开了。

“才不管你呢,这么大的床一个人睡真是舒坦,就算打个滚都没问题……”嘟嘟囔囔的柯如烟终于去找周公了……

……

深夜,冷家正厅。

老太君冷奶奶面含微笑,一脸的如释重负。

“看着如烟进了冷家的门,我这老太婆的心才终于放回肚子里来啊。这下可好了,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阿轩会有什么劫难了。”

冷奶奶说完,转过头看向旁边坐着的冷父冷母:“鸿涛,雅茹,你们可一定得好好对待如烟这孩子,她进咱们冷家的门,可是为了替阿轩挡灾的!听到了没有?”

虽说是上了年纪,已经是八十岁高龄了,但是冷奶奶日久积攒下的威严依旧。

世佳百货的董事长冷鸿涛在她面前一改平日里那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满脸堆笑地接口说道:“是是,妈您就放心好了。我跟雅茹都明白,您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明轩好。既然如烟已经进了咱们冷家的门,那就是咱们正经的儿媳妇,谁都不会亏待她的!雅茹,你说是不是?”

冷明轩的母亲温雅茹不甘愿地瞪了冷鸿涛一眼,口不对心地随口应付道:“是啊,她都已经进了冷家的门了,谁还能把她赶出去不成……”

“嗯?”听着这话,冷奶奶将目光转向温雅茹,脸上的笑容也变淡了。

“雅茹!你怎么说话呢!还不赶紧向妈道歉!”冷鸿涛一看妻子反应不对,马上开口喝到。他这也是为了自己老婆好,万一不小心触怒了老太太,那可真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我说错什么了,我……”一向待自己很是体贴照顾的老公竟然在家人面前这样大声呵斥自己,温雅茹委屈地不行,还想为自己辩解,却是刚一开口就看到老公朝着自己一个劲地使眼色。

作为曾经的大家小姐,现在的董事长夫人,她那察言观色的水平也不会差,一接收到老公暗地里的信号,温雅茹马上改口道:“哎呀,妈,您大人有大量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啊!瞧我这张嘴……我这都是因为阿轩结婚给高兴的……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如烟的!”

冷奶奶假装没有看到他们夫妻之间的小动作,她顿了顿手上的拐杖,说道:“那就好。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们赶紧去睡觉吧,我也要去休息了。年纪大了,精神是一年不如一年喽……”

“妈,您说什么呢!您这身体好着呢,我们都盼着您能长命百岁呢!”温雅茹很是乖觉地接上了话茬。

冷奶奶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再说什么,示意身旁的王妈妈扶她起来。

温雅茹讪讪地住了嘴,暗自瞥了瞥嘴,她就知道,这老太太总是这么难讨好,她都进了冷家的门几十年了,还是摸不透她的心思。

……

待到老太太的背影已经看不到了,温雅茹这才开始对着自己的老公发难。

“涛哥,你刚才竟然那样大声的呵斥我,我哪里说错话了!我就是不喜欢柯如烟那小家子气!我们阿轩那么出众的人物,就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这都怪你妈,说什么要挡灾,我们阿轩哪里会有什么灾!我看他这二十多年来都好的很!”

“哎呀,好了!你就少说几句吧,这大半夜的!白天忙了那么长时间,你都不累吗?”这一整天下来,冷鸿涛满身疲惫,他就想赶紧哄着自己的夫人进房睡觉,却不想温雅茹一点都不听劝。

“我怎么能不累!我不只身累,心也累!可怜我们阿轩……你说柯如烟那小门小户的样,她爸爸还是靠着我们冷家的帮助才没有破产,你说她能够对阿轩有什么助理,纯粹就是个拖累!再说了,我看阿轩,根本就一点都不喜欢她,不过是碍于你妈,这才勉强结了这个婚!我可怜的阿轩啊……”越说越是伤心,温雅茹一边捶打着冷鸿涛的胸膛,一边呜咽起来。

“婚都已经结了,你还想怎么样!再说了,如烟哪有你说的那样不堪,好男儿功成名就靠的是自身的能力,只有那些不上进的纨绔们,才会靠联姻!我们冷家结亲,从来都不是为了这个!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

冷鸿涛本想好好安慰一下温雅茹,没有想到一向识大体懂分寸的夫人竟然说出了这么过分的话,他不耐烦地挥开了她锤过来的手,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望着冷鸿涛迈开大步头也不回的走掉,温雅茹停止了哭泣,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自己有什么错,竟然连枕边人都不能理解,她这还不都是为了他们的阿轩!温雅茹愤恨地握紧了拳头。

柯如烟!这一切都是因为柯如烟!都是因为她,一向不怎么管事的婆婆才会对自己使脸色;都是因为她,几十年来从没有呵斥过自己的老公才会对自己大小声!她这才第一天进门,就已经搅得家里鸡犬不宁!还说什么是为了阿轩挡灾,根本就是个扫把精!

温雅茹把这一切都归到了毫不知情的柯如烟身上。原本就对她很有意见,这下更是彻底的怨恨上了她。

人人都说婆媳是公认的天敌,还真是没错。温雅茹和柯如烟这对婆媳,还没正式见过面,就已经开始势如水火了……

第三章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咚咚咚……”

第二日清晨七点,沉寂在睡梦中的柯如烟在朦朦胧胧间,听到了一阵阵恼人的敲门声。

“妈,现在才几点啊!不是说了不要这么早来喊我起床嘛!就让我多睡会呗……”

迷迷瞪瞪的柯如烟随手从床上揪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光着脚就去开门。是的,她忘记她已经在昨天嫁到了冷家,她以为她仍然是在自己的家里。

“吱呀”一声,门开了。

柯如烟迎面碰上的,不是自己那温柔慈爱的妈妈,而是冷明轩那高高抬起的,还保持着敲门动作的大手。那双手,距离她的鼻尖只有一公分。

“啊!美男!我不是在做梦吧!”柯如烟使劲揉了揉眼睛,她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会梦到这样帅的掉渣的美男!明明自己不是花痴啊!

“咦,帅哥,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怎么看上去这样面熟啊!”

听到这句话,冷明轩的俊脸一下子黑的不能再黑了。

“柯如烟,你确定你的脑袋还正常吗?就算你想吸引我的注意力,也没必要弄出一副脑残的样子来吧?你确定你不认识我?”冷明轩将手从柯如烟眼前拿开,垂在一边。不过,只要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虽然脸上似乎波澜不惊,但是那双好看的手早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青筋都出来了。

听着这熟悉的嗓音,柯如烟一激灵,瞬间清醒过来。妈呀,这哪是什么好惹的美男,明明就是昨天刚刚跟她一起举行完婚礼仪式的冷明轩啊!这是她名媒正嫁的丈夫!虽然,只是有名无实的。

“嘿嘿,那个,刚才是我没睡醒,对不住了……那啥,你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么?如果没有的话……”柯如烟双手扣住门框,作出了要关门的架势。

“要是没事我能来找你?难道你不知道新婚之后第一天应该给长辈们见礼吗?”冷明轩不屑地瞥了一眼柯如烟,假装对她那裸露在外面的修长笔直的美腿毫不在意。其实,内心却不住地嘀咕,看这女人之前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还有一副好身材!

“呃……哦!那你是专门来等我一起……”柯如烟真的好像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原本结婚就那么仓促,她妈妈根本什么都来不及跟她说,她就已经成了冷家的新妇。不过,冷明轩竟然能主动来告诉她这些,还专门来喊她一起,柯如烟真的觉得内心有点小感动,不过,这感动也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

“当然不是!我之所以过来,完全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

柯如烟愕然。这男人,就不能好好说一句话么。刚才好不容易滋生的一点好感,瞬间就无影无踪了。好吧,随你怎么想。

“嗯,那你在门外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行么?”柯如烟选择无视冷明轩那欠扁的眼神,水润润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

“赶紧的,给你五分钟!”依然是拽的不行的腔调,柯如烟真想把他揪起来暴揍一顿,可惜,武力值达不到啊!

“嘭”地一声关上门,她赶紧从衣柜里面搜出了一套看上去很是端庄知性的连衣裙,大红色基调,有黑色的纹理勾勒,很是符合柯如烟的审美。虽然柯如烟平时只穿素淡雅致的衣服,不过一看到这件衣服她就觉得很是喜欢。

她快速穿上衣服,简单地绾了个丸子头发髻,匆匆洗漱之后,连淡妆都没有化,只是在立式穿衣镜前看了下大概,觉得并不失体面,就赶紧拉开了门。她怕某人等不及会发飙。

当一身大红色裙装的柯如烟出现在冷明轩面前时,他真的惊艳了,虽说他早就知道柯如烟长得美,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将大红色穿出这样的极致美艳,这样的气质高雅。冷明轩一直以为,柯如烟的美带着一股子小家子气……

“你、你都准备好了?”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唾液,冷明轩有点结巴地说道。

柯如烟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都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

冷明轩大步地在前面走着,柯如烟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比赛竞走呢。

当他们走到客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了。

坐在正中央的,是家里的老太君冷奶奶,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冷奶奶左边是冷明轩的父亲冷鸿涛,看上去很是威严,又极力做出一副笑模样;右边则是他的母亲温雅茹,面上看不出喜怒,不过并不像冷奶奶一样表露出明显的善意。

“奶奶,爸,妈,让你们久等了。”冷明轩在冷奶奶面前站定,望着满头银发的冷奶奶,眼睛里是深深的孺慕之情。他是由奶奶一手带大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不然他也不能接受这看似荒唐不经的婚事。

“阿轩啊,看到你跟如烟成亲,奶奶终于可以安心了。瞧瞧,他们俩看上去多般配啊!如烟,来,到奶奶这里来!”冷奶奶慈祥的望着冷明轩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也像是舒展了一些。

柯如烟听到奶奶的招呼,赶紧上前一步,凑到了冷奶奶跟前,清脆地喊了一声:“奶奶!”这个老人,让她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冷奶奶拉着柯如烟的手,一下一下拍着:“如烟啊,我知道,这场婚礼对你来说很突然,很意外,不过,你要相信,我们阿轩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奶奶不会害你的!来,带上这个!”说完,竟将自己手上戴着的墨玉手镯套在了她的手上。碧幽幽的玉镯趁着柯如烟那白皙的手腕,煞是好看。

“妈!你怎么能……”看到这一幕,温雅茹再也控制不住,喊出了声。这个墨玉手镯,是冷家一代代传下来的传家宝,当年她嫁进冷家的时候,婆婆都没说要传给她,现在竟然给了那个女人!这叫她怎么能忍!

不只温雅茹没有想到,冷鸿涛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就连一直不动声色的冷明轩,眼睛里也是闪过一道莫名的光。

第四章  冷明轩他二弟

“我怎么不能了?什么时候我做事还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冷奶奶收起脸上的笑意,转头向着温雅茹释放着独特的高压。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温雅茹是敢怒不敢言,毕竟,那是她的婆婆,墨玉手镯在婆婆手上,她想怎么处置,自然轮不到自己来说话。温雅茹只是不甘心罢了。

“没有那个意思就好。”冷奶奶见温雅茹服了软,便再次将注意力转到了柯如烟身上,继续着她的慈眉善目:“孩子,这个玉镯子是咱们冷家的传家宝,今天开始,奶奶就把它和阿轩,一起交给你了!”

“奶奶!这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柯如烟一听是冷家的传家宝,可是吓了一大跳,赶紧想着要从手上脱下手镯还给冷奶奶。这老奶奶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不是故意要让冷明轩他妈来嫉恨她嘛!

她自动忽略了那句“把阿轩一起交给你”的话。

“怎么,你是瞧不起奶奶给你的东西不成?”冷奶奶故意拉下了脸,对着柯如烟沉声说道。

“奶奶,您知道的,我怎么敢!只是这传家宝实在是太珍贵了,如烟承受不起啊!就算要找人保管,也应该交给妈妈来保管嘛!”柯如烟赶紧摇头否认。

她瞧着冷奶奶缓和了脸色,知道老人家只是吓唬自己,便放下心来。她趁着冷奶奶不注意偷看了温雅茹一眼,果然看到一张黑的简直能滴出墨汁的脸。

“东西是奶奶的,奶奶说给你,就是给你,谁都不能说出二话!丫头,拿着!”冷奶奶像是赌气一般,使劲将玉镯又塞回了柯如烟手中。

冷明轩看着两人的互动,终于出声了:“奶奶给你,你就拿着吧,要不奶奶该不高兴了。”

听到冷明轩这般说,柯如烟也不再推脱,将玉镯重新戴回手上,真挚地对冷奶奶说道:“奶奶,那我就先收着了,以后您要是有了更好的安排,我再拿回来。”

冷奶奶笑眯眯地点点头,看看冷明轩,再看看柯如烟,冒出了这样的话:“奶奶说破了嘴皮子都没能让你松口,阿轩一句话你就赶紧应了,果然是小两口啊!”

柯如烟默。她低垂着头,紧咬着贝齿,心里暗暗想着:谁跟他小两口!不过这副样子看在其他人眼里就是标准的害羞不好意思了。

“好了好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去,该问你们爸妈讨要见面礼了!”冷奶奶推了推柯如烟,示意她与冷明轩一起去跟冷父冷母见礼。

柯如烟走到冷明轩身旁,随着他一起喊了爸妈。冷鸿涛嘴里说着好好,很是开心的样子,而温雅茹则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之后,柯如烟手里多了两个厚厚的红包。

受一声冷哼,多一个红包,一点都不吃亏嘛!柯如烟如是想着。

“嫂子,小弟在这里恭喜你和大哥了!”

门口传来一个好听,但是略显阴柔的男声。而且这个男人,喊自己嫂子,也就是说,这是冷明轩的弟弟了。可是,之前怎么没听说过冷明轩有个弟弟呢?

柯如烟很是困惑。

柯如烟看向冷明轩,然而人家并没有为她介绍的意思。

“阿寒,你怎么才过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冷鸿涛面带不悦,语气略显生气。

“好了好了,涛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阿寒的脾气,他不一直都是这样的么!阿寒,快过来,马上就要准备开饭了。”温雅茹一副慈母的样子,微笑着去拉冷若寒,却被他一下子躲闪开来。

温雅茹倒是一点都不显尴尬,仿佛是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然而柯如烟却明显地看到,那一瞬间,温雅茹的眼中流露出的那抹深深的厌恶。

她更加困惑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冷奶奶倒是没说什么,只挥一挥手,说道:“人都齐了,王妈妈,吩咐厨房,准备开饭。如烟,待会你可要坐在我老太婆身边呐!”

柯如烟是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这老太太怎么对自己如此厚爱,这明显是要抬举自己啊。

“是,奶奶!”她笑的那是一个甜,这样的好事她才不会拒绝呢。

待到了餐厅之后,冷奶奶果然一直拉着柯如烟,直叫她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上,温雅茹心中虽是不忿,嘴上却一直保持着僵硬的笑。

“阿轩,你这是要去哪?来,你当然要跟如烟坐在一起啊!”老太太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年纪虽大,眼睛却一点都不花,冷明轩刚要在远离柯如烟的位置上坐下,就被老太太点名了。

他只好勉为其难地在柯如烟身边坐了下来,这老顽童一样的奶奶,他也真是无奈了。

柯如烟看着他那勉强的样子,倒是觉得好笑,难道自己真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不成,自己还没说什么,他倒是避自己如蛇蝎的。

“如烟啊,阿轩自小最喜欢吃这基围虾了,要不你给他剥一个?”这老太太打趣这小两口还真是越来越起劲了。

如烟呆了一下,她使劲眨巴眨巴眼,看向笑眯眯的老太太,奶奶唉,您可真是太爱玩了,如烟都要承受不起了!

冷明轩看着筷子顿在半空中半天没动弹的柯如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是啊,我从小就特别爱吃基围虾,就是剥起来太麻烦了,唉……”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仿佛如烟不给他剥,他就捞不着吃的样子。

“我说如烟啊,你就可怜可怜咱们阿轩,赶紧帮他剥一个吧!你瞧他馋的跟个小猫一样!”奶奶的话,成功地取悦了柯如烟,哈,小猫一样,我看他是一头大老虎吧!

“剥,我剥!”柯如烟用力地夹起一个基围虾,狠狠地将虾头拽了下来,“我恨不得剥了你的皮!”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看的冷明轩头皮都有点麻嗖嗖的,这女人,真的是在剥虾皮,确定不是想剥他的皮?

“呵,新嫂子还真是可爱呢!”一阵突兀的笑声从冷若寒的位置上传了过来,他放下筷子,轻轻的试了试嘴角,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妖娆感觉。

“呃,二弟说笑了……”柯如烟有点小尴尬地说道,虽然她并不清楚冷若寒在这个家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不过称呼二弟应该没错吧。

第五章  不奢望您能爱上我

“阿寒,嫂子可不是让你来取笑的!”冷明轩倒是说话了,就是不知他这话是为柯如烟解围,还是想让她更加难堪。

“大哥,小弟可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啊,我纯粹就是觉得嫂子可爱罢了!”冷若寒无辜地看向自己的大哥,得到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便又乖乖吃饭了。

“喏,给你,吃吧!”柯如烟将好不容易去掉外壳的大虾夹到身边的冷明轩碗里,眼中毫不隐藏的露出了施舍般的笑。就当姐姐发善心,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儿童好了……

冷明轩自然没有放过柯如烟那个含义丰富的眼神,他嫌弃地夹起柯如烟好不容易剥好的虾,从牙缝中挤出了这样的话:“瞧这坑坑洼洼的样子,就连三岁的孩子剥的都比你好!”

“阿轩,你刚才说什么?”柯如烟还没说什么,冷奶奶倒是接过了话头,她迷惑地看着冷明轩,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哦,没什么,奶奶,我是说如烟剥的虾真是太好了!”冷明轩笑的嘴角都有点抽搐了。今天这奶奶是怎么回事,怎么竟帮着那个女人!

“哦,那你可别浪费了如烟的一番心意,就赶紧吃掉吧,啊!”冷奶奶一边笑眯眯的点头,一边催促着他赶紧吃掉。

奶奶一发话,冷明轩只好闭着眼将那只被他嫌弃地体无完肤的虾塞到了嘴里,使劲地嚼着。

柯如烟笑的差点都憋不住了,“怎么样,我这连三岁孩子都不如的剥虾技术,还不是被你冷大总裁给笑纳了?”

“咳咳咳……”柯如烟说话声音很低,却恰恰能让冷明轩听到。果然,冷明轩成功地被噎到了。

“明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吃个虾也能噎着,快来,喝口水!”柯如烟强忍着笑,端起手边的杯子就往冷明轩嘴里灌,有意或者无意的,她好像忘了这是一杯很烫的热水。

“啊!”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大口的冷明轩“噗”地一下子全部吐了出来,这死女人,是想烫死他不成!

“哎呀,我忘了这是一杯热水了!都怪我不好……明轩你有没有怎么样啊?”柯如烟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满脸都是担心。

冷明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被她毫不示弱地瞪了回来,想占姑奶奶的便宜,那还真得看看你是不是有福消受呢!吃本姑娘一个虾,被烫一回,算是扯平了吧!

“死女人,你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冷明轩心里暗想,嘴上却是说道:“我没事,不过是烫了一下罢了,没什么大不了了。”

柯如烟暗地里撇了撇嘴,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呢,可是你自己说的没事。

“明轩,你真的没什么吗?如烟你也太不小心了,有你这样服侍男人的嘛!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可怎么照顾明轩!”温雅茹心疼的不行,她怨怒地瞪了一眼柯如烟,正想好好地借机斥责她一番。

“妈,是我不好,我就是太担心明轩了,怕他噎着,才想着赶紧拿水给他冲一冲,没想到……”柯如烟的坐低服小,倒是让温雅茹再无话可说了。

“哼!你以后可要好好注意!我们明轩,从小就是金尊玉贵的,可不能……”温雅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冷明轩给打断了:“妈,我一个大男人,哪里有那么娇贵了!好了,赶紧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

温雅茹听到宝贝儿子这样说,心中就是一窒,这才刚刚成亲呢,就知道帮着自己媳妇来挤兑自己妈妈了,枉费她近三十年来……温雅茹心中对柯如烟的恶感又加深了一层,深觉自己的儿子都因为她而变得不再孝顺如初了。

殊不知,人家冷明轩只是怕自己在柯如烟面前丢了男子汉大丈夫的脸面罢了。

“都赶紧吃饭吧,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咱们这做长辈的就不要瞎掺合了吧!”冷奶奶看够了热闹,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最爱掺和来着。

………

在冷家的第一顿饭,就在这一段段小插曲中吃完了。柯如烟对冷家的人也都有了大概的认识。

还好,氛围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要好的多,至少,她从家里的老太君冷奶奶身上,倒是看到了大大的善意。这就足够了,有奶奶的关照,相信就算婆婆不喜,老公不爱,自己的日子也不会难过到哪里去吧。柯如烟用力地安慰着自己。

“喂,那个阿寒,是你的亲弟弟吗?”与冷明轩一起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柯如烟终于问出了心中一直存留的疑惑。

冷明轩看着柯如烟,露出了一种说不出什么感觉的神情,“吃饭的时候你不是喊他二弟来着?怎么现在又来问我?”

“我还不是看他喊你大哥,才这样顺着叫的么……话说回来,他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弟弟啊?”柯如烟小声地嘀咕着。

“嗯,同父异母罢了。”冷明轩这次倒是毫不吝啬地给出了答案。

柯如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这下,她就都明白了,为什么温雅茹明面上对冷若寒好的不得了,其实却是对他厌恶的很了。

“怎么,看来你对我家的事情很是上心呢!你可别忘了,你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罢了,就算你想讨得我家人的欢心,那也是无济于事!我,是绝对不会爱上你的!”冷明轩又摆起了那副拽的要命的臭脸,看的柯如烟是一阵恶寒。

“放心吧您!小女子我是绝对不会奢望您能爱上我的。我恨不得您赶紧放我走人呢!”当然,这后面一句话柯如烟是不敢现在说出口的,她不能拿柯家的一切来冒险。

“最好这是你的真心话!”

冷明轩没想到柯如烟竟会如此说,那些女人,不是都恨不得对他投怀送抱么,这女人竟然!想他世佳百货的总裁,绝对的钻石王老五(当然,这是曾经),怎么会有女人不动心!

或许这女人只是嘴硬罢了,还真是可怜呢!冷明轩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竟对着柯如烟露出了怜悯的笑容……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