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爱一个人十年时间又长又短by鱼十七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7:3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爱一个人十年时间又长又短》是“许若兮江月寒”主人公,讲述了许若兮在生命最后的一刻的时候,他还是将她弃之于不顾,可是许若兮和江月寒之间的感情结局是什么呢?如感兴趣就来看看吧。

第一章 生命的晚期

爱一个人十年时间,又长又短。

如果有一种爱可以超越死亡,那一定是她对江月寒的爱。

北城医院。

“许小姐,根据检查结果来看,您患上了胃癌晚期,最多还剩六个月。”

刚刚被确诊为胃癌晚期的许若兮,如同傀儡般的走出医院。

只觉得世界在此刻天旋地转,许若兮扶着墙壁掏出手机按下快捷键,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在这一瞬间,除了那个男人,她脑中一片空白。

电话拨通了三次后终于被接通。

“月寒,我好想你,今天早点回家陪我行吗?”

许若兮说这句话的时候,卑微恳求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哽咽。

空气一片沉静,电话那头没有回应。

许若兮咬着干涩的唇瓣,失控的眼泪在眼眶打着转。

良久,话筒里响起冷冷的声音:“江太太,半个月不见,你真是越来越贱了!”

而后电话直接被挂断,传来嘟的一声。

如寒冰利刺!

猝不及防,刺得许若兮的心脏发出一阵绞痛。

五年了,他还是厌恶自己的……

收敛起心头的失落,许若兮将手里的病历报告扔进了垃圾桶,刻意保持镇静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江家别墅,打开门,清冷的空气让许若兮微微发颤。

她如同往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这个偌大的洋房别墅,是她和那个男人的家,可是一大半的时间,家里往往只有她一个人。

结婚五年,许若兮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来自于骨头里的孤独。

但是此时此刻却有一股恐慌从心底涌了上来。

六个月以后,她如果就这样死掉,江月寒会怎样,谁来照顾他那挑剔的性格,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的化不开。

她只觉得身子被一个温暖的大掌揽入怀中,鼻间传来江月寒身上独有的味道,许若兮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过来,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

江月寒撩开许若兮的睡裙,没有爱抚,没有亲吻,没有任何前戏。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许若兮彻底从惺忪的睡意中清醒过来,又是一股浓烈的酒味,江月寒从未在清醒的时候要过自己。

“月寒,痛!”许若兮没忍住不自觉的喊出了声音,朝着男人发烫的肩膀狠狠一咬。

“依依……依依!”

许若兮顿住,瞬间,心底一片冰凉。

一如往常,江月寒醉的深沉,嘴里却没有忘记喊那个女人的名字……

顾依依!

一个如同鱼刺般,卡在许若兮心中整整五年,无法剔除的名字。

“依依,我好想你。”

眼泪就这样,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痛!身体撕裂般的痛。

痛!江月寒口里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如同匕首般扎入心脏般的痛。

第二章 说你爱我

五年的暗恋,五年的婚姻,许若兮自以为是的整整十年爱情。

每一次在那个女人名字出现的那一刻,都显得及其的可笑。

顾依依,是许若兮长在心里的毒瘤,却是江月寒心底最在乎的女人……

许若兮伸手紧紧揽住男人发烫的脖子,眼含热泪,气息有些急促带着一丝执着:“江月寒,你睁眼看清楚,我是许若兮!”

爱了你十年的许若兮!

江月寒似乎被许若兮的这句话打断,醉意清醒几分。

他五官分明的脸上寒霜瞬布,回过神眼底满是憎恶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橘黄色壁灯照射下,许若兮胸前的肋骨根根突兀,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显得消瘦不堪。

这女人,什么时候瘦成了这样……

江月寒在此刻,心中竟有一丝难忍,劲瘦的腰部重重的一撞,猛然加快了速度,掩饰着此刻的慌乱:“闭嘴,不要说话。”

许若兮的背脊早已沁出一层细汗,瘦小的身子承受着猛烈的撞击。

她紧紧的抱着身上的男人,指甲都快要陷进男人的肉里,目光炽热带着最后一丝期望的看着他:“江月寒,五年了,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许若兮的声音,是那样的卑微,压迫着万千恳求。

她想,哪怕是这个男人骗骗自己也好,因为她就要死了啊!

这样子的许若兮让江月寒这一刻有些精神恍惚,他沉默,大掌握住许若兮的细腰,身下更是用力。

许若兮不依不挠,压抑在心中整整五年,在这一瞬间,她迫切的想要个答案。

她带着最后一丝倔强,张嘴朝着江月寒的肩膀狠狠一咬:“你说啊,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许若兮偏执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阵暧昧的手机铃声,在此刻突兀的响起,显示频上是刺眼的三个字:顾依依。

江月寒身下的动作顿时停止,急忙拿起身旁的手机,刚准备翻身下床的时候,被身下的女人死死的抱住。

“江月寒,不要接。”

不要接,可不可以有一次不受那个女人的打扰。

许若兮的脸上是前所未有过的倔强,她抱着男人太过用力,十指的指甲深深陷进了江月寒的皮肉里。

“放手!”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男人的脸色愈发的晦暗:“许若兮,你真是越来越让人生厌!”

这一刻的许若兮,的确显得有些不可理喻,她带着飞蛾扑火般最后的一丝力气:“江月寒,说你爱我!”

结婚五年来,她第一次和江月寒说这样的话。

在生命的倒计时里,她怕她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再也听不到从这个男人口里说出这句话……

江月寒倏地,勾嘴一声轻蔑的笑。

五年前,江月寒的父亲突然去世,江氏集团股票大跌,许若兮的爷爷不但绑架了顾依依,还以江氏集团的存亡做要挟,逼迫自己与许若兮结婚,自此毁掉了他的一生!

此刻这个女人,居然还在问自己有没有爱过她……

“江太太,你明知道在许言旭用卑鄙手段逼我娶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恨之入骨,你现在居然问我有没有爱过你?”

伴随着话落,江月寒猛然抽身,大力将紧紧禁锢着自己的女人猛的一推,因为力气太大,许若兮整个身子都摔在了地板上。

胃部一阵抽搐,密密麻麻的绞痛感袭来,许若兮蜷缩着,额头瞬间布满汗水。

男人却丝毫没在意的拿起仍旧在响的手机,接着便是一句极其冰冷的话:“没有,一秒都没有!”

江月寒说,一秒都没有……

这个男人,甚至连欺骗自己都不愿意……

瞬间泪如雨柱,寒心彻骨。

许若兮在此刻,无论是身子还是心头,都发着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好似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最后终于忍不住,喉中涌上一股腥甜。

第三章 她的把戏

“呕!”

艳丽刺眼的液体从喉中涌出,染红了许若兮白色丝绸睡衣的时候,男人正好转身走进浴室,错过了这幅画面。

许若兮看着这一抹鲜红,顿时慌乱的坐直身子拿起床头的卫生纸,手臂颤抖的擦拭着浸湿衣服的红色痕迹。

病魔已经不遗余力的开始侵袭,她真的没剩多长时间……

“月寒,我做噩梦了。”

此时,屋内传来一个夹杂着丝丝哽噎,满是温柔和撒娇的女音。

即使隔着一扇门,声音很轻很细,许若兮却听进了心里。

结婚整整五年,顾依依突兀的声音如同恶魔般,总是会出现在江月寒和自己独处的时候。

而那个男人,五年如一日的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接起顾依依的电话。

就像今天这样,即便是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疼的颤抖,也阻挡不了江月寒对顾依依的关心。

“梦见什么了,别怕,我在呢!”

江月寒刻意将声线放低,温暖细腻,和许若兮说话时的冰冷截然不同。

“梦见有人将我绑架到了一个黑森森的房子里,荒郊野岭,我好怕!”

顾依依的嗓音落下,江月寒心头一拧。

自从顾依依五年前被许言旭派人绑架了之后,她就患上了精神疾病,反反复复梦见当年的场景,对此江月寒心中的自责深了一分,声音变得更加柔软:“依依别怕,我等会就过来陪你。”

说完这句,他便推门走出浴室。

“江月寒,你别走。”

许若兮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隐忍着胃部的绞痛,起身紧紧的握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从未和江月寒说过如此决绝的话,以至于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再陪我六个月吧,六个月以后,我放你走,让你快乐!”

从许若兮口里说出这句话,江月寒直接顿住。

这个不依不饶缠了他五年,不惜用卑鄙手段逼迫自己结婚的女人,居然说放他走,江月寒不免有些诧异:“你在玩什么把戏?”

“没有,我只是好累,想解脱!”

许若兮低着头不看江月寒,温热的眼泪早已经遏制不住的模糊了双眼。

江月寒愣住,目光落在许若兮的身上,这一瞬间触目惊心!

这个女人怎么了……

橘黄色的灯光照射下,她的脸上毫无血色,还有她那白色的睡裙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刺眼的血迹……

江月寒心头毫无预料的一颤,顿时蒙上一层涩意。

“你……”

刚想开口问她这是怎么回事,铃声却在此刻再次响起。

“江少爷,你快来吧,顾小姐她又犯病了!”

电话是顾依依家的保姆张嫂打过来的,江月寒听完这话,心急如焚的迅速甩开了许若兮的手,将刚刚想问的全都忘在了脑后。

口中却没有忘记安慰顾依依:“要依依乖,告诉她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这句,江月寒猛地一把将紧紧拽着自己的女人推开,转身就往门口走。

许若兮被他猝不及防的一推,虚弱的身子摔在了玻璃茶几上。

“砰!”的一声。

脆弱的玻璃碎裂开来,发出一声脆响。

尖锐的玻璃,一根根刺进皮肉,许若兮顿时觉得全身上下,传来钻心刺裂的痛感。

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江月寒为了那个女人,抛下了自己。

她就这么鲜血淋漓的坐在一堆碎玻璃里,看着那个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男人,那决绝离开的背影,一瞬间心如死灰。

第四章 顾依依

秋天的晨光透过落地窗的薄纱洒落在房间里。

江月寒一夜没回,许若兮一夜没睡。

“出来见一面,我在七号路咖啡厅等你。”

她面色苍白满身伤痕,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等来的是一条信息,落款人是刺痛眼睛的三个字:顾依依。

许若兮放下手机,和江月寒结婚五年,她很少见到顾依依。

江月寒将那个女人保护得很好,从不让自己接近她。

她只知道,这个在江月寒眼里,如同宝贝一样的女人,不需要露面就能将他们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

咖啡厅。

许若兮穿着一条优雅的黑色礼裙,用口红修饰着自己苍白的气色,特意打扮了一番,端庄大气的出现在顾依依的面前。

“通知月寒来咖啡厅接我,你知道该怎么做。”

编辑完这条信息发给张嫂后,顾依依收好手机,看着坐在对面的许若兮,面带微笑的问候道:“若兮姐,好久不见,最近过的……”

“顾小姐!”

许若兮浅浅一笑,她不喜欢这种假客套,没等顾依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听说,你昨晚又犯病了?”

顾依依一怔,她没想到许若兮会这么直接。

“是啊!”顾依依看似自责的皱起眉,眼底的轻蔑却显而易见:“实在不好意思,又辛苦月寒陪了我一晚上,若兮姐,你昨晚一个人在家没事吧?”

谁都听得出来,顾依依话里有讥讽自己昨晚独守空房的意思。

许若兮收敛起心头的涩意,淡然的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仍旧浅笑:“我倒没事,病人比较重要,以后等你这病“好”了,月寒也就不用这么辛苦。”

许若兮脸上淡定没有半点怒色的神情,让顾依依胸腔里倏地燃起一股怒火,她看着许若兮从容的脸,只觉得嫉妒把心脏都攥紧了:“以后?你都纠缠了月寒五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许若兮,你这样不觉得下贱吗?”

许若兮听完这句话,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

她早知道这个女人今天约自己出来,绝不是请她喝杯咖啡这么简单。

许若兮坐直了身子,脸上仍是波澜不惊:“顾小姐,月寒是我的丈夫,他有没有正眼看过我,那都是我们的家事,请问你是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话?插足别人的第三者?或者说,连第三者都算不上?”

许若兮的声音很柔,云淡风轻,丝毫不失优雅。

而正是这样的许若兮,却狠狠的再次刺激到了顾依依。

她那伪装单纯的脸上倏然变得狰狞:“第三者又怎样?只需要我一个电话,月寒就会抛下你来我身边,别忘了,他昨晚就是在我的床上睡着的!”

许若兮身子颤了颤,放在桌下握拳的手关节泛白。

胃里的疼痛和心里的疼痛在此刻一起叫嚣起来,她忍着痛苦,刻意将身子坐的笔直:“这几年月寒之所以会去照顾你,不过是因为他对你的病觉得有愧罢了,不过,顾小姐,五年前我爷爷到底有没有绑架你,你自己该是最清楚的!”

“呵!我清不清楚重要吗?只要月寒认为是你爷爷绑架的我就行。”

说完这句她瞟了一眼门口,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随即端着咖啡站起身来,刻意将身子朝着许若兮靠近,眼底满是挑衅:“不怕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没病,全都是装的,而且只要我继续装下去,江月寒就永远都是我的!”

“你……”

汗毛在此刻根根竖起,许若兮激动的站了起来,话到嘴边还没说出来,只见眼前的女人,将手里的咖啡往自己的头上一淋。

“哐当”一声,人和杯子同时砸在地上。

“你这是在做什么!”许若兮满脸诧异,还没回过神来。

坐在地上的顾依依拿起瓷杯碎片,拽着许若兮狠狠朝着她的脸上一划。口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别过来,坏人,不要过来!”

许若兮愣住,顿时一阵皮开肉绽的痛感袭来,她捂着鲜血不断在流的脸,还没回过神来,身后便传来一道猛力。

第五章 跟她算账

“依依!!”

身后江月寒熟悉的声音响起。

许若兮心底一沉,被顾依依算计了……

江月寒猛地将许若兮一把推开,心急如焚的将摔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顾依依搂入怀中,脱下外套心疼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咖啡渍:“我在这,依依,别怕!”

许若兮就这么紧紧捂着自己被划破的脸颊,站在江月寒的面前,看着他抱着另一个女人,心疼和焦急的模样,不停抽搐的胃,在此刻更是狂妄的痛了起来。

明明流着血的人是自己,可江月寒的眼里却只有顾依依……

“许若兮,你是嫌五年前害得依依还不够惨吗?”

江月寒停下手上的动作,不分青红皂白,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如果她的病情因此加重,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不会让我好过?”

许若兮被这句话钉在原地,只觉得寒冷从心脏漫向四肢。

胃里的翻腾让她的身子颤了颤,她缓缓的松开捂着脸颊的手,血水混合着眼泪一起在流:“江月寒,结婚五年,你哪怕有过一秒让我好过吗?”

面对许若兮这一声质问,江月寒直接顿住。

看着女人满是血泪的脸,心头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感受,像是朝着体内伸进去了一只手,将心脏都攥紧了。

许若兮看着此刻哑口无言的男人,倏然眼含热泪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许若兮此刻脸上的笑容过分刺眼。

或许是她脸颊上的那块裂痕太触目惊心。

江月寒在此刻身子不禁一颤,心中那股异样的情绪在无限放大,这种情绪牵绊着身体里的各大感知神经,传来一阵异常深沉的痛感。

怀里的顾依依看懂了男人的神情,她双手故意在空气中胡乱挣扎:“坏人,不要过来,不要……”

江月寒顿了顿,被顾依依的声音拉回落在许若兮脸上的目光。

他隐忍着心中那股情绪,抱着顾依依起身,嗓音依旧的冰冷:“许若兮,你等着,这笔账我回家再找你算!”

说完这句,江月寒便抱着顾依依转身决绝离开。

不知道是不愿再看一眼,还是不敢再去看一眼,那个此时一脸血泪,眼底满是绝望的女人。

……

江家别墅,夜色弥漫,窗外下着滂沱大雨。

许若兮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的咖啡厅,胃里的翻江倒海,疼得她冒了一身冷汗。

她不知道在洗手间吐了多久,只觉得整个体内泛起一阵空荡荡的痛感,才停了下来。

许若兮看着洗手台里刺眼的红,不慌不忙的用水冲洗掉。

头脑清醒片刻后才意识到,这一次……比以往的每一次更痛了。

耳边在此刻响起了江月寒说的话“许若兮,这笔账,等我回家找你算。”

江月寒想怎么算?

杀了她吗?

许若兮看着镜中越发消瘦的自己,苦苦一笑,吃了两颗止痛药后,佝偻着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男人回家。

还好,今天和顾依依的对话许若兮悄悄的用录音笔录下来了。

她直直的看着门口,握着录音笔的手紧了紧,等会江月寒回来,她一定要将全部真相告诉他!

“咔哒”

门在此时开了。

第六章 什么是狠毒

男人冷着脸,走了进来。

江月寒抬眸,目光落在了许若兮包扎着伤口的脸上,涩意从心头闪过,他停下了脚步。

“许若兮,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有这么大的能耐!”

江月寒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他站在离许若兮五米以外的地方,白色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寒霜。

“我怎么了?”

男人沉的不见星月的眸子过分冰冷,许若兮身子不自觉的颤了颤,虚弱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你怎么了?”江月寒挑嘴冷哼一声:“我小心翼翼保护了五年的女人,今天却被你这么一闹,她的病情更是加重,你说,这笔账我到底该怎么和你算!”

“我这么一闹?”

许若兮眼底满是苦涩,她看着站在远处,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的男人,像是隔着千山万里般的遥远,这一瞬间,她突然累了。

“江月寒,你自己听吧,你费尽心思保护了五年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许若兮无力解释,她将手里紧紧攥着的录音笔朝着男人扔去。

录音笔落在江月寒的脚下。

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她已经将顾依依刺激的那么惨了,还要不择手段吗?

江月寒将落在录音笔上的视线收回,心中倏然在此刻燃起一阵前所未有过的失望。

他将声音放低,嗓音更是冰冷:“她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倒是你,结婚五年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有多么的狠毒!”

男人的一字一句都尖锐带刺,刺得许若兮全身都痛。

真相就摆在眼前,可是江月寒看都不用看一眼就直接怪罪自己。

许若兮隐忍着身体里传来的痛感,迈着步子走到男人的身边。

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让江月寒知道真相:“江月寒,你听完录音,顾依依会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狠毒。”

说着,许若兮弯下身子准备去捡。

不停翻腾的胃在许若兮弯腰蹲下的这一瞬间,倏然撕裂般的痛了起来,她捂着绞痛的胃,蹲在地上疼的瑟瑟发抖。

江月寒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女人,脸上闪过一丝惊愕。

这个女人怎么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牵住了许若兮的手,刚准备拽她起来的时候,突兀的电话铃声在此刻响起。

江月寒看了一眼显示屏,犹豫了几秒还是接通了电话。

“月寒,我馋你做的饭了!”

伴随着话筒里传来的这道声音,许若兮捂着嘴巴,再也忍受不住胃里的汹涌,喉中涌出一股暖流。

“依依,你醒了吗?想吃什么?”江月寒嘴角扬起弧度,温柔的说着一字一句。

艳红刺眼的血水透过许若兮的指缝流了出来,一滴一滴落在了男人的黑色皮鞋上,触目惊心。

“你做的我都想吃。”

“好,那我现在过来。”

江月寒对着话筒说完这句的同时,松开了许若兮。

一边讲电话,一边转身就往门口走去,再也没看一眼蹲在那里疼到窒息的女人。

……

这就是许若兮深沉的爱了十年的男人……

这就是她不顾一切,飞蛾扑火般付出了十年的男人……

也就是这个因为顾依依一句我馋了就会抛下自己。

即便是她此刻口吐鲜血,疼得颤抖仍旧会不闻不问,决然离开的男人。

许若兮眼前黑了黑,再也没有力气,身子一倾,倒在了地上。

她就这么,泪流满面,眼底满是绝望的看着那簇消失不见的黑影,这一瞬间,她怕了,她不敢再爱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