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宋知微裴斯承全文免费阅读_莫相南愉自相望免费阅读by二毛

发布时间:2018-10-12 17:1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宋知微裴斯承全文免费阅读

莫相南愉自相望全文阅读

宋知微裴斯承目录哪里有?宋知微裴斯承小说名叫《莫相南愉自相望》,又名《他曾爱我若生命》《余生为你许深情》,小说的作者是二毛。该小说的内容是裴斯承因为发生了一场车祸,导致他失去了记忆。宋霏霏在此时给了他一颗肾,导致他以为爱他的人是宋霏霏,于是他对原本是恋人的宋知微一直非常冷漠...

第1章 算计

  夜。宋知微坐在餐桌前,眸光涣散地落在桌面的报告单上。“骨癌,三期”几个字像一张密织的网勒住了她,喘不过气来。

  嘭——巨大的关门声让陷入沉思的宋知微清醒过来。她迅速起身进了厨房,把报告单塞进厨房的柜子里后,拿了碗筷往餐厅走。

  男人一脸冷漠地进了客厅,“协议拿来!签完还有事。”裴斯承低沉的声音里染着不耐,连眼神都吝于投向宋知微。“协议书就在这里,不急。”

  宋知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转而端起桌上的酒杯笑得妖娆,“都要离婚了,不庆祝一下?”

  裴斯承那双冰冷沉邃的眸子这才淡漠的瞥了一眼宋知微,女人身上火红的裙子像一团跳跃的火焰,让他有种想要掐灭她的冲动。

  男人咬了咬牙,抬脚走了过去。“喏,庆祝我们都解脱了!”宋知微把酒杯递给裴斯承,笑得格外灿烂。

  女人的笑容太过刺眼,他肺里有股火想喷出来,扯解开一颗衬衣扣子,坐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宋知微拿起红酒瓶,手指轻巧的敲了敲瓶身,“结婚五年,我们好像还没好好一起喝过酒呢!”

  酒瓶里红色的液体映在男人的眼中,他突然感到燥热,坐了下来。宋知微嘴角的弧度更深,直接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红唇吻向了男人,“斯承,要我!”

  男人的深眸骤然一凛,抬手掐住女人的下巴,用力甩了出去,“真他妈贱,滚!”

  宋知微痛得皱了皱眉,却很快起来爬到男人腿边,脸上笑得妩媚又轻佻,“裴斯承,你很想要不是吗?”

  言落,女人的手蛇一般灵活地滑向男人的大腿根部。男人的鹰眸微眯,狠狠攥住了女人的手,只觉得身体某一处快要爆炸,“宋知微,你他妈做了什么?”

  宋知微回了男人一个挑衅的笑容:“我只不过在酒里加了点东西,谁让你结婚五年了也没碰过我,我实在好奇,你是不是性无能!”性无能!

  裴斯承觉得身体里一股热流卷着雄性荷尔蒙的浪潮乱窜。

  下一秒,他直接揽起女人的腰身,翻转过来,直接让她趴在餐桌上,挺身进入了她,“贱人,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性无能!”

  男人的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像是在显示他男人的雄风一般。宋知微疼一边承受着他的粗暴,一边在脑海里回想着他曾经温柔的样子。

  心上的痛,很快超过了身上的疼,她咬牙轻笑道,“裴斯承,宋霏霏的床上功夫是不是很厉害?”

  所以,结婚五年来,他宁愿屡屡和宋霏霏闹绯闻,也不愿回来睡她这个做妻子啊!

  “贱人!你这么心机深重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和霏霏比!”男人咬牙切齿,更加用力地冲撞她。

  “对,我如果不心机重,怎么会让你娶我?又怎么会让你睡我?裴斯承,你输了!”宋知微故意笑着挑衅。“果然下贱!”男人咬牙骂了一句,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

  每一次,都恨不得干死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得到餍足的男人终于放开了女人,他抬手直接在餐桌上放着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明天上午去民政局!”男人扔下这句话,抬脚就准备离开。

  “裴斯承,离婚协议书你都不看吗?”宋知微扬了扬手中的协议书,笑得肆意,“协议书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三个月后我们办离婚,这三个月,你每月必须回来两天,睡我!”

  裴斯承脚步一滞,深眸骤然一凛,缓缓转过身来,手掌直接卡住了女人的脖子,语气阴鸷狠厉,“你敢算计我?”

第2章 都变了

  裴斯承手上的力度越握越紧,宋知微的脸色渐渐发白,她挣扎着,“裴斯承,协议是你自己签的,如果你……不同意,离婚的事……会自动失效!”

  怒意染红了男人的双眸,他狠狠把女人甩了出去,“贱人,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你都他妈无耻的耍心机!”

  宋知微趔趄间后背撞在了餐桌上,疼的她后脊发凉,她扶住桌角才不至于倒下。

  “结婚的事我从来没有耍过心机,你别忘了,我们的婚姻是双方的爷爷当年定下的!”

  “你没有?”裴斯承不怒反笑,讥诮又阴凉,“不是你从小心机深重,在爷爷面前表现的都是另外一幅面孔,你以为爷爷会让我娶那么恶毒的你!”

  宋知微胸口剧烈起伏,她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可今天裴斯承的这些话还是让她疼到无法呼吸。

  年少时的那些美好和誓言,他都抛却了吗?

  为什么,仅仅是结婚前半年的时间,一切都变了!

  宋知微心中发苦,脸上却笑得骄傲,“以前的事,我用不着对你解释,离婚的事,我不同意的话,你休想逼我。”

  她不是没有解释的,可是他全然一句也听不见去,她只能残存起这仅有的一丝骄傲。

  裴斯承莫名生出一股怒火!

  药效早已散尽,他在神识清醒的状态下走过去粗暴地撕掉了她的衣服。

  “裴斯承,你干什么!”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在药物作用下侵犯她的裴斯承,宋知微突然有些陌生和害怕。

  男人裹挟着一身杀气已经压了上来,“你不是欲求不满吗?别说一个月两天了,天天都可以!我看你这个贱女人有多强烈的欲望,求着男人干你!”

  言落,他野兽一般的撞击着,像是要贯穿她一般。

  餐桌上手机铃徒然响起,是裴斯承的,屏幕上显示着宋霏霏的名字。

  裴斯承还没得到生理满足就直接从宋知微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迅速拿起了电话。

  “霏霏,怎么了?”房事后特有的慵懒和沙哑的声音里隐隐流动着温柔。

  宋知微握紧了双手,这是曾经只属于她的温柔。

  如今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喉间涌起一阵腥甜,她用力咽下,疼的她发抖。

  “怀孕,我知道了。”

  男人的声音无比温柔,他快步往客厅走去。

  “呕。”

  一口鲜血涌了出来,吐了一地。

  宋知微慌张的瞟了一眼还在背对着她打电话的男人,快速拿起桌上的餐布擦掉,烫手一般扔进了垃圾桶。

  那刺目的红色让她感到害怕!

  害怕就这样死去,他彻底将她遗忘!

  她站起来,直直朝男人走去,猝不及防的夺过男人手里的手机,掐断。

  “宋知微!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宋霏霏怀的种是不是你的?”

  “明知故问!霏霏有了我的孩子,我必须尽快娶她进门,你的条件我同意了,三个月一到,立刻去民政局!”男人无情地说完,就往外走。

  宋知微张开手,挡在了男人面前,“我不许你走!我才是你的妻子,生孩子应该是我生,她宋霏霏凭什么给你生孩子!”

  宋霏霏,她的好妹妹,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对她恨之入骨。

  一场车祸而已,让他对自己的温柔,全都转嫁到了宋霏霏身上!

  “宋知微,你这么恶毒有心机的女人也有资格?”裴斯承抓起宋知微的手,稍稍用力,“想给我裴斯承生孩子,做梦。”

  裴斯承用力甩开她,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宋知微眼角的泪越积越多,眼泪像放开了闸的洪水,奔泻而出,仿佛要淹没整个世界。

  斯承,我必须要为你生一个孩子!

  否则,有朝一日你记起了我们曾经的一切,没有我在身边,你该怎么办……

第3章 吃了它

  夜。

  女人的身体被翻过去,宽肩窄腰的男人从身后压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进她的睡裙内,直接扯下她的底裤。

  宋知微从梦中惊醒,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战栗。

  是裴斯承!

  她挣扎着抬头看了看挂钟,指针指到了一点。

  “裴斯承!”她扭过身体,眉尖紧蹙,“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你疯了!”

  “几点?”男人嘴角扯起一抹风轻云淡的弧度,“我可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他加快了身下的动作,仇敌一般狠狠撞击着她,像是要把她拆散。

  宋知微咬牙承受住了那干涉的疼痛,胸腔里像是灌满了酸涩的液体,又沉重又难受。

  今天是月中,她的排卵期,也是她要求裴斯承回来的日子。

  他确实如约回来了,只不过是她计划的晚上挪到了凌晨一点。

  “霏霏,霏霏。”男人在到达顶峰时,忘情的呼唤。

  宋知微的心肺瞬间冻结成冰,冷到僵硬!

  他的心里,只有宋霏霏!

  可曾经他心里眼里只有她,可在他们结婚半年前,一切都变了。

  他们出了车祸,他受伤失忆,她毁容。

  她无法用自己丑陋的脸孔面对他,出国整容,可等她回来的时候,他爱的人再也不是她,而换成了宋霏霏!

  她在他的眼里,成了从小恶毒有心计的女人!

  她多希望他能恢复记忆,所以她从来不怪他,等着他想起他们曾经的一切美好……裴斯承手掌卡住女人的下颌,打断了她的思绪。

  “吃了它!”男人面无表情的拿起手里的避孕药直接塞进了女人的嘴里。

  语气森冷,不带一丝温度。

  “裴斯承,放开我!”宋知微挣扎着扭动下巴,“我自己会吃,离婚了谁会要个拖油瓶!”

  裴斯承放开女人,嘴角扯出凉凉弧度,“算你识相!”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听到关门声响起,宋知微迅速冲进洗手间,趴在马桶上抠住自己的喉咙吐得昏天暗地,药片终于吐了出来。

  她像泄了气的皮球,萎靡地瘫坐在地上,嘴角和泪眼都挂着悲凉的笑意,没有一丝生气。

  裴家老宅。

  宋知微提了礼物往老宅里走,今天是爷爷86大寿,这个家里,只有爷爷一个人对她好,即使全家都讨厌她,她今天也必须到场。

  “斯承啊!你可要照顾好霏霏,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啦……”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婆婆何亚楠言笑晏晏的声音。

  宋知微心里一滞,抬脚快速进了餐厅。

  一眼就看到,裴斯承的身边属于她的位置上俨然坐着宋霏霏。

  “宋知微,你怎么来了!”何亚楠抬眸看到宋知微,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赶紧去厨房帮忙。”

  裴斯承泰然自若,并没有因为宋知微的到来而感到丝毫不适。

  宋霏霏挑衅地看了眼宋知微,眼里都是胜利者的得意姿态。

  宋知微握紧了手,走到宋霏霏身边,厉声道:“宋霏霏,今天是爷爷大寿的家宴,你是客人,怎么能坐在这个位置?”

  说完,直接拉开宋霏霏的椅子,宋霏霏一时不备,惊叫着跌倒在裴斯承的怀里。

  “斯承,呜呜……吓死我了……”宋霏霏在裴斯承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裴斯承顾不得安慰宋霏霏,把她放在椅子上,腾的站起来捏住了宋知微的手臂。

  “宋知微,跟霏霏道歉,你竟敢这样欺负一个孕妇!”声音冷的像水里的冰核儿。

  “不!”宋知微的眼神越发倔强。

  裴斯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道歉就给我滚!”

  宋知微疼的踮起了脚尖,眼睛很涩,却笑着,“我才是你老婆,该走的人是她。”

  “还有两个月就要离婚,算什么老婆!”裴斯承怒极反笑,讥诮又阴凉,“全家谁在乎你了,要脸的话赶紧滚!”

  宋知微心中巨疼,餐桌间飘来的鱼腥味让她作呕,她赶紧捂住了嘴,转身往洗手间跑。

  “呕。”

  没有进食,马桶里全是苦涩的胆汁。

  宋知微打开了抽水按钮,仿佛整个人都浸在了苦水里。

  “哎哟,宋知微,你这样子,不会也怀孕了吧?”一道揶揄的声音传来。

第4章 她的报应

  宋知微愣怔了一下,连忙站直了身体。

  “胃不好而已,你想太多了,没人和你肚子里的私生子抢父亲!”她转身往洗手台走,眼尾处的嘲讽是给宋霏霏的。

  宋霏霏脸色发白,看着镜子里的淡然补妆的宋知微,嘴角徒然勾起阴凉的弧度。

  “你不会忘了吧?斯承马上就会娶我。”宋霏霏捂住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可不像某人,马上要离婚了,还求着男人睡!”

  宋知微收起口红,艳丽的脸上一双美目猫一样的眯起,语带嘲讽,“他是我老公,我睡他天经地义,倒是你名不正言不顺,走到哪里也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小三儿!”

  “贱人,你说什么!”宋霏霏脸色铁青,抬手就想往宋知微脸上招呼。

  宋知微眼锋一闪,直接抓住了宋霏霏的手臂,“谁是贱人谁心里清楚!当年车祸的事,我一定会搞清楚!”

  宋霏霏瞬间心虚,眼角余光却在镜子里看到已经往洗手间而来的裴斯承。

  “哎哟……姐姐……我好疼,放开我……”宋霏霏惊叫起来。

  “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宋知微厌恶地甩开宋霏霏。

  宋霏霏眼里的暗芒一闪而逝,顺势跌坐在地上,捂住了肚子,“啊……我的肚子……好疼。”

  宋知微看得目瞪口呆,还不等她反应,裴斯承铁青着脸冲了进来。

  “呜呜……斯承,我好疼,姐姐说我是小三,就该打死我……”宋霏霏见裴斯承进来,拉着他的裤脚哭的楚楚可怜。

  裴斯承扶起宋霏霏交给身后的何亚楠,转身给了宋知微一巴掌。

  “啪——”

  宋知微捂住脸,耳朵里嗡嗡的,只听见裴斯承咬牙切齿的声音,“贱人,你才是我和霏霏爱情里的小三!”

  那双寒潭般冰冷的眸子里满是阴蛰,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话,像是淬了剧毒的针一样,一根一根扎进宋知微的心里,瞬间疼得她窒息。

  她捂住胸口,眼睁睁看着裴斯承抱起宋霏霏往门外走。

  她想要追上去,跟他解释,却被何亚楠拉住了手臂。

  “宋知微,你这个贱人,还想跑,我孙子要是没了,我让你好看!”

  宋知微掰开何亚楠的手指,努力了良久才发出声音,“妈,我才是斯承的妻子,您想要孙子,我也可以生!”

  “就凭你,也配!”何亚楠翻了个白眼,“一个私生女哪里来的底气给我生孙子!”

  私生女!

  听到这三个字,宋知微眼里闪过一抹冷厉!

  她是长辈,欺负她可以,不能侮辱她母亲!

  “我不是私生女,我妈当初是我爸明媒正娶进门的,只不过被宋霏霏她妈撬了墙角而已,她宋霏霏才是私生女!”

  忽的,她脸上那层冷厉退了几分,勾了勾唇,“哦,对了,如果我一直不离婚,宋霏霏生的孩子也是私生子,那您的宝贝孙子就是私生子生的私生子!”

  “啪!”何亚楠冲上去狠狠一耳光就打在了宋知微的脸上!

  宋知微一个重心不稳,后退两步倒在了墙上。

  何亚楠大声骂道:“你这个恶毒的贱人,口口声声说喜欢斯承,当初给他换肾的时候你跑了,是霏霏给了他一颗肾,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不配爱他了!”

  何亚楠越说越气,冲过来对宋知微就是推搡踢打。

  宋知微没有反抗,任由何亚楠出气。

  背后的大理石墙面,那么凉,却抵不了她心里的荒芜。

  当年的车祸,谁也没有告诉她裴斯承需要换肾,更不知道宋霏霏给了他一颗肾。

  等她回国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是不是因为宋霏霏给了他一颗肾,所以他才会把记忆里的她给遗忘了呢?

  每次想起这事,她都会感到右肾的位置,隐隐作痛。

  所以,后来她才会得了癌症吧?

  一切都是自己的报应!

第5章 怀孕

  宋知微跌跌撞撞地出了裴家老宅,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天色渐渐低沉,马路上的人行横道扭曲变形,她的头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倒了下去……“咔吱——”

  一辆蓝色卡宴停了下来,车上走出一个清俊儒雅的男人,快速抱起女人,疾驰而去。

  ……

  医院。

  宋知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上方有吊着点滴,鼻翼间满是消毒水的气息。

  她这是在医院,意识渐渐回笼,头顶上方突然被一层阴影笼罩。

  “表哥,怎么是你?”宋知微很是诧异。

  陆昊南探了探宋知微的额头,“知微,你的烧终于退了。我今天外出办事,不成想正好遇到晕倒的你。你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会晕倒?”

  宋知微摇了摇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陆昊南落在额头上的手。

  陆昊南有些讪讪地收了手,却还是忍不住关心,“你以后生病了一定要好好看医生,有了孩子不能再这样大意了。”

  “孩子?”宋知微心下一跳,不可置信地问道,“难道我……怀孕了吗?”

  “是啊,已经5周了,你还不知道?”

  她真的怀孕了!

  宋知微捂上了还平坦的小腹,巨大的幸福感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真好,我有宝宝了。”

  老天爷听见了她的祈祷,让她可以在死之前生下属于她和斯承的孩子。

  陆昊南忧心地看向宋知微,“知微,你们夫妻的事我多少有些耳闻,裴斯承那么对你,你为何还这么作践自己?”

  宋知微有些错愕,转念一想,陆昊南是宋霏霏的亲表哥,怎么会不知道她和裴斯承之间的事。

  “表哥,我没事,我马上要和他离婚了,我只想要个孩子。求你一定替保密好吗?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裴斯承。”宋知微恳切地望向陆昊南。

  陆昊南敛了口气,点头,“好,只要你尽快离婚,我答应你!”

  宋知微生怕在医院遇到宋霏霏的人,陆昊南离开后,她第一时间回了横川苑。

  “贱人,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害的霏霏流产,你怎么这么歹毒!”阴森可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人毛骨悚然。

  宋知微拿菜的手一抖,下一秒,后颈被人狠狠攥住,整个人被拖离出冰箱,手里的青菜散落了一地,“我,我没有!”

  “你还狡辩!”

  裴斯承一把卡住女人的脖子,猩红的眸子里散发出嗜血的气息,“霏霏是你的妹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外甥,你这个杀人犯!”

  “哈哈……”宋知微痛极反笑,脸色早已发白,“我就该直接把宋霏霏给杀了!”

  “蛇蝎心肠的贱人!”

  女人这张桀骜不驯的脸让裴斯承恨不得压在身下狠狠肆虐。

  下一秒,他狠狠箍住她的腰,将她翻转过来,趴在冰箱门上,伸进她的裙摆,拉下女人的底裤。

  没有任何前戏,裴斯承粗暴地挺身进入了她。

  “啊……斯承,不要……快出去!”宋知微疼的浑身一颤,想起腹中的胎儿,吓得她赶紧求饶。

  她后悔了,后悔激怒裴斯承。

  她现在有了孩子,她赌不起!

  “出去?你他妈不就是想让我干你么!”裴斯承轻蔑地一笑,身下的动作更加用力,一下比一下撞击的更深。

  宋知微痛得抽气,喉间的腥甜挡也挡不住的往上涌。

  “呕——”

  猩红的鲜血吐在了冰箱和料理台中间的缝隙里。

  宋知微心中涌起一阵恐惧,她本能地不想让裴斯承看见她如此狼狈的一面。

  她伸手勾住料理台上的抹布,想要掩住那滩血迹。

  “你在干什么!”

  身后,男人突然厉声问。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