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卫灵月季少云全文阅读_我爱你,粉身碎骨免费阅读by三只松子

发布时间:2018-10-12 17:14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卫灵月季少云全文阅读

我爱你,粉身碎骨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卫灵月季少云小说的名字是《我爱你,粉身碎骨》,此书为网络作家三只松子所著,是一本很不错的现代虐心小说。卫灵月嫁给季少云已经整整五年了,这五年来季少云无时不刻不在对她使用冷暴力,不管卫灵月做什么季少云都还是恨她入骨,卫灵月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第一章 你死了,我就解脱了

  如果活人永远都比不过死人,卫灵月的选择只有一个。

  汗湿的发丝沾了满脸,卫灵月带着绝望的喊声,狠狠的扭动着腰肢,在男人的身上疯狂运动。

  她的喊声里,充满了悲怆,也充满了心碎。这辈子,卫灵月爱季少云爱到以命相搏。可季少云不爱卫灵月,也到了以命相搏的地步。

  “卫灵月!你疯够了没有?”冰冷的大手一把扣住了卫灵月的腰身,将她从他身上扔了出去。男人的一双目光,讽刺的看着她。

  看着这一个为了做爱什么都不顾的女人,又是如何的放荡不堪!原来,她想要男人的时候,主动的是这么恶心!

  卫灵月摔在地上,满身的热血一下子如坠冰窖,就如同脏极的抹布被无情的扔开。这一刻,卫灵月气得浑身发抖。

  扑上去,死死的压住他,咬着他的脖子,卫灵月低吼,“季少云!娶我是你愿意的!你凭什么不要我?!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永远是你的季太太!那个女人她已经死了!你就算再爱她,她也不会活着出现了!所以,你死了那份心吧!”

  是!卫灵月快疯了!快被这整整五年的冷暴力逼疯了!也快被季少云的态度给逼疯了!

  结婚五年了,五年之中,他碰她的日子屈指可数。而做为一个正常女人,卫灵月再也受不了了!

  一口血呛进嘴里,就像是陈年的酸腐旧醋一样,熏得卫灵月眼泪直流。她哭,哭得撕心裂肺。这么多年了,她爱他,爱到以命相搏的地步,这有错吗?

  可她又不敢哭出声,她怕哭得太大声,会让这男人看不起,会让这男人一眼看穿她心里的虚妄,看穿她的心思,再将她狠狠羞辱一番。

  “卫灵月!你真下贱!”脖子吃疼,季少云阴沉的说,反手将她压在床上,第一次狠狠的要着她!“只要你能承受得起!好,我给你!”

  卫灵月承受不起。男人的疯狂如一把噬骨的尖刀,将她从里到外剃骨剖腹!体内的冲撞让她呜咽出声,却又死死咬住牙关,带着满嘴的血,拼命忍着。

  她以为他只要愿意碰她,她就会喜极而泣,致命相迎……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身体。卫灵月的身体承受不住,她全身的骨头架子都要被他拆得粉碎。

  到最后,对于他的疯狂,她终是无力承受,支离破碎的声音哀哀欲泣的求着他说,够了,够了,你真的想要弄死我吗?

  他却说,“是!我就是想要你死!卫灵月,五年前你就够贱,五年后,你更贱!”他的怒气,在她的体内发泄,他的暴虐在她的体内流窜。

  五年之前,如果不是她的突然出现,无耻纠缠,他又何至于错失自己最爱的女人?从那时候起,他就恨不得弄死她!

  他心里有恨,五年如一日。如同这世间最凶恶的魔鬼,将身下的女人折磨得遍体鳞伤,气息奄奄。他恨她,却又痛快的娶了她。

  这辈子,他都要将她囚在他的身边,看她生,看她死,看她与他一起下地狱!带着最后的痛快,季少云抽身而出,又抬手摸摸脖间的血,季少云眼中闪过冷冽的寒芒。

  这样一个贱货,居然敢咬他?她哪里来的胆子?猛的掐上卫灵月的脖子,季少云脸色铁青的低吼,“卫灵月,你找死。”她拼命挣扎,想要逃离。

  这个男人眼底泛着浓郁的腥红,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第二章 宁死不分离

  “季少云……你放开我……我是你太太,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的……”

  卫灵月艰难挣扎,看不到男人眼底的森森戾寒。

  季少云有力的五指寸寸收紧,阴郁的眼底充满讥讽,“你以为,我会怕死?只不过……杀了你,却嫌脏了我的手!”

  他大手一松,将她狠狠甩开,那甩开的姿态,像是甩开了一个破烂的臭抹布一样的神情。

  他,真的嫌她脏!

  这一念狠狠刺痛了卫灵月的双眼,也在她的心上,扎下了那么深深的一刀。

  鲜血翻涌,无任何办法可以消除。

  “盛如怜,盛如怜……那个女人她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能忘了她?”卫灵月大吼着,吼声里满是绝望,“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她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她,也没有害她,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

  “你说啊!只要你说,只要你肯相信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我卫灵月不是那样的人……”

  卫灵月嘶声大吼,到了最后,只剩浓浓的绝望,与无助。

  这就是她的男人。

  她爱他,如飞蛾投火,致命相迎。

  他恨他,也同样如同烈火焚原,致命相求!

  他们两个……就永远像是两把最尖利的利刃,彼此在对方的心上,不顾一切的狠狠扎下那把刀,直到鲜血淋漓,无可救赎。

  可偏偏,谁都离不开谁!

  她爱他,宁愿死!

  他恨她,也宁愿与她纠缠到死!

  宁死不分离,爱恨到极致,便是永远扯不开的命运纠缠。

  “你给我闭嘴!”

  季少云一把提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起,摔下大床。

  他居高临下的踩着她的胸口,冷怒而狂,“卫灵月,你有什么资格说她?你敢说如怜不是你害死的?你敢说如怜不是你推下楼的?卫灵月!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喊冤?!”

  他步步紧逼,咄咄逼人,卫灵月踉跄挣扎,喘息艰难!

  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真的快要死了吗?

  卫灵月眼前发黑,忽然全身都疼。

  真可笑……为了一个早就死去的女人,她却要死在自己最爱的男人脚下了。

  她真不甘心!

  “唔!”

  卫灵月使尽力气抬了腿,狠狠顶上他男人的象征,季少云吃疼的弯下腰去,额上冷汗倏然而出。

  “季少云……咳咳!你这个疯子……”

  逃出去的卫灵月流着泪,嘶哑着嗓音大叫,“是!那该死的盛如怜就是我害死的!我凭什么要救她?她跟我抢同一个男人,我恨不得她去死……”

  既然他不信她,她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她绝望的大吼着,索性将所有的罪名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五年的相爱相杀,她活得已经够累了。

  她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

  “季少云!来啊!有种的话,你杀了我,为你那个女人报仇……你杀了我啊!”

  卫灵月跪坐在门边,叫得嗓子要哑了,叫得心都在泣血,叫得她整个人都在发颤。

  这就是她爱了这么些年的男人……却无时无刻的不想着弄死她!

  如果……在他季少云眼里,活人永远都比不过死人的话,那么,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死了,她解脱了,他也就解脱了。

  “你以为我不敢?”

  亲耳听到她口口声声的承认,季少云怒气冲天。

  他冲过去,将跪在门边的卫灵月抓了头发,狠狠的扯在地上扔了出去。

  砰!

  重重的一声响,卫灵月脑袋撞上床角,立时有一丝隐隐的血腥味传入鼻间。

  “卫灵月!!!”

  季少云嘶声怒吼着,将卫灵月抓起,又压在床上。

  那是一种极致屈辱的姿势。

  他压着她,疯狂的从后而入。

  没有任何怜惜,没有任何温柔……他所有能给她的,只有永远的屈辱与折磨。

  卫灵月痛极,她疼着,叫着,求着……季少云都充耳不闻!

  他要折磨她!

  要狠狠的折磨她!

  要让她卫灵月也尝试一下什么是爱而不得的滋味。

  她不是爱他吗?

  那好,他偏偏要她活得极尽卑微,做他身下一辈子的贱人!

  “季少云!我怀孕了!”

  卫灵月一声尖叫,痛得眼前发黑,世界在转,她眼泪艰难的大声说道。

第三章 装死给谁看

  “怀孕?就凭你,也配怀有我的孩子?!”

  季少云冷嗤一声,目光中充满了凌厉的寒意,“那不过就是个野种!”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他终于累极之时,他放开了她,而卫灵月也早已不知何时就晕了过去。

  季少云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起身,进入浴室将自己从头到尾的冲洗干净。

  卫灵月额头流着血,依然保持着他刚刚离开的姿势,一动不动。

  一缕厌恶的目光从季少云眼底一闪而逝,他冷道,“卫灵月,这不是你所求的吗?你装死给谁看?起来!”

  他用脚尖踢她,她并不动。

  季少云冷笑,这又是玩的什么把戏?

  装可怜吗?

  既然愿意装,那就成全你……那么,你就去死吧!

  季少云拉门而出,一刻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

  重新落入一室黑暗的卧房中,卫灵月如一个失去生机的破布娃娃一样,一动不动的静静躺着。

  血色淋漓,一室哀伤。

  ……

  清晨,医院。

  “送来的太晚,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医生淡淡说完,转身出去。

  他的病人还有很多,不可能只守着卫灵月一人。

  “医生,要通知她家属吗?”

  护士问,医生淡漠点头,“通知。”

  像这种的病患,最好是有家属陪同。

  护士叹气,一脸同情,“也不知道她家属是什么人,怎么能这么禽兽呢?都已经怀孕了,还要往死里折腾,管不住自己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吗?”

  “闭嘴!”

  医生冷冷一声,看看身后虚掩的门,警告护士,“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其它的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

  身为医生,他见惯了太多的冷漠无情,没时间也没心思去一个个安慰引导。

  护士缩了脖子,连忙应一声,躲到一边去打电话……病房内,卫灵月将这一切都听到了。

  她颤抖的想要出声,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孩子,终于是没有保住。

  呵!

  她呆呆的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涣散的眼底,是充满绝望的哀伤。

  那个男人,当真恨她入骨,恨不得她去死。

  “卫灵月。”

  病房的门打开,季少云却如同天边的神,迈步而入。

  卫灵月手抚小腹,眼底依然有着最后一抹卑微的希冀,“少云,你,你是来看我的吗?”

  季少云漠然的冷嗤一声,下巴微抬,“卫灵月,别给我装死!今天是如怜的周年忌,你就算是死了,也得给我跪到如怜的坟前去赔罪!跟我走!”

  窗外雷声骤起,暴雨倾盆而下。

  卫灵月回神,她呆呆的看着他,“可是我刚刚才没了孩子……”

  “那是你的事。”

  季少云无情道,这样一个贱人,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一定又是装的。

  她定是知道今天是如怜的周年忌,所以故意躲到医院来了吧!

  贱货就是贱货,从来就不值得同情。

  “季少云……”

  卫灵月张张嘴,声音酸涩,她想要哭,可眼泪已经干了。

  五年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每到这一天,她都遍体鳞伤,气息奄奄。

  而每一年的今天,不管她在干什么,她都要被逼着跪去盛如怜的墓前,一个头,又一个头的磕下去。

  每磕一个头,便要说一声:对不起,我杀了你,我该死。

  这是她的命,也是她的爱。

  门口围了好多的人,有医生,有护士,可并没有哪一个敢上前来为她说句公道话。

  只因为这个男人太狠,眼神如同杀人的刀。

  他们都怕啊……

  呵!

  卫灵月张嘴,眼底闪过哀凉。

  “好,我去。”

  颤抖着起身,卫灵月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她艰难的弓着身子,慢慢的从床上起身。

  季少云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做作的女人。

  像是一个冷面的监斩官。

  她是他的罪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的一辈子……她都是。

  而她越是如此,他越是厌恶她。

  惺惺作态的丑恶,是他眼底永远都抹不去的肮脏。

  “卫灵月,五年了,今天,你便为她跪在陵园,直到天亮。”

  淡漠的声音倏然入耳,季少云冰寒说道,卫灵月震惊不止,“可是,外面在下雨……”

  “哦!是吗?”

  季少云的眼底滑过一抹轻嘲,“那是你的事……”

  与我无关。

第四章 迫她跪下

  暴雨如注,倾盆而下。

  身边的男人打着黑色的伞,伞下是他犀利如刀峰一般的侧颜。

  满面冷戾,冰寒绝情。

  卫灵月颤着身子,任那如鞭一般的雨水狠狠扑打在身上,她打个哆嗦,初初小产的腹部,刀绞一般的疼。

  脸色发白,唇色发灰,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求他,“少云,我,我真的不舒服……我能不能回去?”

  黑色的伞面缓缓的动了动,季少云连一眼都不曾看她,唇角溢出的声音却似刮骨的钢刀,“休想!”

  今天,是盛如怜死亡之后的第五年……五年的时间啊,漫长的1826天43824个小时,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而他此生最爱的女人,又是如何冰冷孤寂的躺在这个孤独的墓碑之下,一次又一次的入着他的梦?

  直到此时,季少云一闭眼,就是盛如怜死亡之际,那如曼陀罗花海一样,在她身下傲然开放的点点血色……她说:少云,救我,我不想死……

  她还说:少云,是卫灵月……是她害我。

  她最后说:少云,我,怀了你的孩子。

  可惜,却永远都看不到了。

  一尸两命。

  香消玉殒。

  可偏偏,卫灵月这个最该死的杀人凶手为什么不去死,而他的如怜却是可怜至极的死在了他的怀里,死在了他的眼泪之中?

  思及往事,季少云目光更加阴沉。

  所以,他最爱的女人已经死了,而他最恨的凶手却还活着……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吧!

  他一定要她尝尽这世间最深重的痛苦,而永世不得超生!

  卫灵月跪在雨水之中,她想要起身,可她两条腿都已经发麻。

  她眼前阵阵发黑,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这里了……可是,面对这个她爱到极致的男人,她要该怎么解释,他才肯信她……她其实,并没有害死盛如怜?

  当时的情形,完全是盛如怜想要害她,结果却自作自受的失足坠楼而死。

  从头到尾,她根本就是无辜的。

  “季少云,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失足坠楼,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之前说的都是气话,我真的没有害死她。你相信我,相信我一次好不好?”两手紧握,卫灵月决定再为自己辩解一次。

  可惜,季少云并不信。

  砰!

  他一拳砸在了地上,目光阴冷充血。

  暴怒的神情像是远古而至的魔鬼一般狠戾,“你给我闭嘴!”

  “不!我凭什么要闭嘴?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认?季少云,整整的五年时间,你是眼瞎了吗?你为什么一直固执的相信着那个死去的女人,却从来不肯信我?她爱你对不对?所以她就是你心里的白月光。而我爱你,为什么你却从来看不到?”

  卫灵月大声叫着,心却痛彻如绞。

  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

  五年前的季少云,不管盛如怜说什么他都信,五年后的他……依然如此。

  哪怕永远都去相信一个死掉的女人,也不肯相信她的哪怕一个字眼。

  男人的心,怎么可以偏成这样?!

  “闭嘴!卫灵月,你就这么贱,当着如怜的面,你还敢胡说八道?”一字一顿森寒彻骨,季少云双眼充血,抬手将黑色的伞面扔掉。

  他一步一步上前,出手抓着她的头发,用力的向下按去,“向她赔罪!向她磕头!向她说对不起!卫灵月……这是你,永生都欠她的命!”

  一个头,一个头的磕下去。

  卫灵月头晕眼花,她拼命挣扎,拼命尖叫,“不!我没有罪!为什么要赔罪!季少云……你这个混蛋。你不信我,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杀了我给她报仇啊,你敢吗?”

  “你以为我不敢?”

  倏然将她放手,季少云解下了腰间的皮带,将她双手缚后……卫灵月绝望,又带慌乱,“你,你干什么?”

  “成全你。”

  季少云说,狠狠的用力扯过了她,将她一把夯在了脚下青硬的石板路前,迫着她跪好,又如魔鬼一般在她耳边阴阴低语,“去……死。”

第五章 盛如月

  白日过去,夜晚到晚。

  卫灵月跪在陵园的墓前,已有整整十个小时,而这十个小时的时间,大雨倾盆,从未停止。

  斗转星移,入了夜,依然是雨声咆哮,风雷滚滚,极不平静。

  带着一身的水湿,季少云回了家。

  从浴室里冲了澡出来,刚要上床睡觉,忽然觉得床上有人。

  “谁?”

  他沉声冷道,转身将卧室灯打开。雪白的长毛绒毯里,裹着一个笑意满满的女子。

  季少云眉头一皱,“你怎么在这里?”

  随手拿了鹿皮巾擦着未干的发际,季少云站在床前,居高临下。

  “姐夫。”

  床上的女子懒懒伸出了白嫩的胳膊,声音软软低声轻语,“姐夫,今天是姐姐忌日,我想姐姐了,便想来这里找她……”

  季少云目光轻闪,依然冷声,“可是,你姐姐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做不合适。”

  这是盛如怜的妹妹,盛如月。

  “对啊,姐姐不在了,不是还有姐夫吗?”盛如月见季少云并没有收留她的意思,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他,“……还是说姐姐不在了,姐夫就不想要我了?”

  不!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盛如月怎么可能甘心?

  这五年时间,盛如月无时无刻不在挖空心思,想要得到这个姐夫……可是,这中间除了有卫灵月那个女人作梗,还有就是这个姐夫的心,当真是心硬如铁。

  他整个心中,始终装的都是盛如怜一人,根本没有其它女人的位置存在……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盛如月才非他不可!

  这样重情重义的姐夫,是她的男神。

  “出去!”

  季少云冷声道,抬手将鹿皮巾扔下,刚刚沐浴过后的身体显得格外精壮,挺拔。盛如月心里眼里都带着勾子,火烧火燎的想要将这男人扑倒,狠狠的要他。

  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去做。

  要不然,她亲姐姐以死亡为代价给她安排的青云之路就要彻底完蛋。

  捂了下将要流血的鼻子,盛如月眉眼微动,泪意簌簌而出,声音哽咽道,“姐夫……少云,你真就这么狠心,真的不打算要我么?”

  顺手递一杯红酒交给他,季少云低头,看着床上那样一张极为相似的脸……他心下一软,抬手接了酒杯,一饮而尽。

  声音哑然道,“如月,出去……”

  这是如怜的亲妹妹,也就是他的亲妹妹,他不能对她怎么样。

  “少云……”

  身后的女人从床上站起身,泪意朦胧的走到他身前,张臂将他软软抱住。

  她站得高,胸部几乎就顶在他的唇间。

  顺便再故意蹭了蹭,声音娇媚的说,“少云,你看看我……我是谁。”

  是谁?

  季少云喝下的那杯酒,稳稳散出了它的威力,季少云抿抿唇,眸光深重。

  身下的象征却诡异的安稳不动,依然软趴趴如一条虫。

  他抿抿唇,冷静的抬手将她隔开,“如月,出去!”

  依然是冰冷无情,却又诡异带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少云,我不,我就不去出去。”盛如月心下狂喜,越发肆意的磨蹭。

  薄薄的胸衣撑不住她渐渐硬起的玫瑰,一点一点往往他的唇间送。

  季少云抬手,忽然大力将她抱紧,盛如月尖叫,“对,少云,要我,就这样狠狠的要我……要到我死去!”

  拼命的将她的胸,挤入他的唇间,用力的按着他的头,在她的胸间不能抬起。

  女子的纷芳体香,像一抹诱人的罂粟花,乍然盛开。

  季少云冷笑,他低吼一声,将她整个人抱起。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