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异能猎艳记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白龙秀才,小说乡村异能猎艳记全文讲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乡村异能猎艳记方小宇

乡村异能猎艳记全文阅读

乡村异能猎艳记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白龙秀才,小说乡村异能猎艳记全文讲述了主角方小宇本是一名平凡的山村少年,他却因砸破奇石获异能,让平凡的人生变得非凡了,看精通医术、风水、看相和鉴宝的他会如何带领乡亲奔小康,事业桃花双旺的他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001章 镇山之蟒

  “小宇,千万别去蛇王洞啊!那地方有眼镜王蛇,上个星期蔡屋村王麻子就是被蛇咬死的。”

  父亲叮嘱道。

  方小宇“嗯”了一声,便匆匆朝后山赶去。

  蛇王洞有值钱的石蛙,他必须去,甚至他还想过捉捕眼镜王蛇。

  半年内他必须要为母亲筹够十五万,否则重病的母亲很有可能离他而去。换肾是医生的建议,母亲的尿毒症已经晚期,透析引发的并发症越来越严重,她娇弱的身子扛不住。

  穿过丛林方小宇来到了蛇王洞,就在他准备入洞时,忽听耳边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对话声。

  “志鹏别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

  “没事!这地方根本就没人敢来。快一点吧!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就一点也不感动?”

  “感动啊!可这里听说有蛇王,会吃人的。我怕!”

  “怕啥?咱俩又不进洞里,没事。而且我带了雄黄酒,蛇不敢靠近。老子才是真正的蛇王。来吧,我的秀花,今个儿我要让你偿试一下蛇王的威力。”

  “别这样!你这么着急干嘛……”

  透过丛林,方小宇看到,苗秀花的衣服一件件被牛志鹏脱去,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苗秀花抬起雪白的双腿,在岩石上晃动着,牛志鹏则猴急地忙着解皮带。

  “要开战了,真的要开战了!”

  望着眼前这精彩的一幕,方小宇的心里有些痒痒的,比牛志鹏还着急。记得,十多岁时,方小宇去苗秀花家借东西,无意中撞见秀花嫂换衣服,那白花花的身子,让他想了无数个夜晚。过去好几年了,秀花嫂还是这么白,这女人就是晒不黑。

  方小宇特意走近了一些,想看清楚一点。

  突然,草丛中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紧接着一条大腿粗的大黑蟒,从草丛中探出漆黑的脑袋。

  “蟒蛇来了!”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转身便跑。

  压在苗秀花身上的牛志鹏,回头见到蟒蛇,吓得脸色苍白,拽起衣服,一个翻身便跳下岩石,逃走了。

  “牛志鹏你个天杀的,把我骗这里来,咋不带我走啊!”苗秀花见蟒蛇正朝自己的身旁袭来,吓得腿都软了,颤抖着在岩石上边哭边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闻声,方小宇停了下来,转身朝苗秀花的身旁跑去。

  “秀花嫂,快,下来。我接住你。”方小宇张开双臂朝苗秀花大声喊道。

  “好!”苗秀花捡起衣服,直接朝方小宇的怀里扑了过来。

  方小宇抱着她就地一滚,闪向一边,立马又爬了起来。两人手牵着手,飞快地向前跑。

  跑了一阵,苗秀花跑不动了。

  苗秀花的胸口高低起伏着,一看就知道累得不行。方小宇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从地面上捡了一块石头朝苗秀花道:“嫂子,你往东跑,我来引开这条蛇。”

  “啊,这太危险了。”苗秀花愣了一下,方小宇猛地推了她一把,“快跑啊!我的体力好,你不用担心我。”

  “好!”苗秀花答了一句,便喘着粗气朝前跑去,一边跑一边将衣服披在身上。

  方小宇朝另一个方向,没命似地奔逃。

  原本他以为,跑一阵后蛇不会再追他了。谁想,这蛇的报复心极强,方才他用石块打了这大黑蟒后,大黑蟒便死死地撵上了他。

  方小宇一口气跑了一两里山路,跑着跑着,便到了一个山崖口,无路可走。

  大黑蟒离他越来越近。

  眼看那漆黑的大脑袋就要朝他的身上扑咬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方小宇把衣服脱了下来,对着大蟒蛇的脑袋罩了过去,飞快地抽出腰间的开山刀朝蟒蛇砍去。

  然而,他手中的刀刚举起,便见半空中一道黑影闪过。粗壮的蛇尾扫向他的身子。

  “啪!”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撞下了山崖。

  “啊!”方小宇紧咬着牙,望着万丈深渊,一时间万念俱灭。

  “蓬!”

  他坠入了崖底下的一个深潭里,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恍惚间,有一位身着红羽裳的女子将他驼在了背上,然后带着他在水里穿梭,游了好一会儿,才浮身上了岸,将他带进了一个山洞中。

  “来,把这颗丹药吃了。”

  女子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一颗丹药,喂进了方小宇的嘴里。

  她又用手轻抚了一下他的额头,亲密地微笑道:“命遇镇山之蟒,便是觉醒之时。是时候让你们方家转运了,回去后,上你祖爷爷的坟头上磕三个响头,把旁边古松下的一个金坛子挖出来,里边有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取了金坛后,你就是这十万大山的大神医,小到医一人之病,大到医一村之病,一城之病,乃至逆转时运,改变天下苍生疾苦。”

  话一说完,女子便衣袂飘飞地朝天空中飘飞而去。方小宇只觉一股琼浆入喉,非常的舒服,嘴唇也觉得特别的甜。

  “喂!神仙姐姐,你去哪里?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方小宇朝半空中的仙女大声呼喊道。

  “叫我玄女吧!”仙女留给方小宇一个清甜的微笑,转眼便隐入了云层当中。

  闻着仙女飞去时留下的体香味,方小宇忍不住咂巴了一下嘴唇。他试着动了一下身子,朝身旁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潭的旁边,并不是草地上。可奇怪的是,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儿伤也没有。

  他轻抿了一下嘴唇,嘴里还真有一股儿甜味。也不知道刚才是幻觉还是真的遇到了仙女。他决定去一趟祖爷爷的坟地上,如果真有金坛子,母亲手术的钱就有着落了。

  方小宇来到了自家的果园,进屋拿了锄头、铁锹和一只蛇皮袋便朝后山坟地匆匆赶去。

  他照着仙女的吩咐,在祖爷爷的坟头磕了三个响头后,便拿起锄头在坟前的一棵松树下开挖起来。

  “我靠,还真有一只金坛子。”方小宇一脸激动地喊了一句,蹲下身子,心细地扒去坛子周边的泥土,将坛子取了出来。

  很快,他的脸又沉了下来。这压根就不是什么金坛子,而是一只镀了金粉的瓦坛。

  “先看看坛子里的东西再说。”

  他把瓦坛上的封布揭去,迫不及待地把坛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牛皮卷和一只布袋子。布袋是空的。

  方小宇把牛皮卷展开一看,只见上边现出了一行小字和一幅结构图。


第002章 果园里的事

  “方家被人借运。本阴差路过此地,观坟中阴人有德,特埋下转运坛一只,以助其后人转运。开坛之日,便是方家转运之时。照着此图把压在坟头上的那五块厄运石去掉,方家晦气便彻底的去除,从此方家如日中天,人丁兴旺。届时,方氏曾孙受封万山巫王,精通医、武、道、卜等神术,并由镇山之蟒为其护法,入山不受人侵鬼扰。”

  方小宇照着牛皮卷轻声朗读起来,心里无比的激动。

  他仔细朝结构图一看,在坟地的五个方向,分别画了五个圈圈,不用说,那肯定就是厄运石的埋藏地。

  他拿起铁锹照着图中所示,刨起土来,没多久便刨出了五块拳头大的石头。石头上刻了符文,分别用红油漆写了“衰、寡、病、灾、穷”。

  看到这几块石头,江小宇不由得火冒三丈。

  他现在算是明白,自己家为什么这么穷,这么衰了。两个叔叔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一个丧妻,一个光棍,老爸体弱不能干重活,老妈更惨,得了尿毒症。

  他读书成绩不错,可中考的时候拉肚子,结果进了最差的乡镇中学。高二时,又因撞破了校长和女老师的好事,校长天天找碴,他气不过和流氓校长干了一架,被开除了。

  原来,这些都是被人做了手脚啊!

  想到这些,方小宇心里就来气,拿起五块厄运石,用锄头砸了个粉碎。

  “祖爷爷,请你作证。方小宇从今往后,要振作,不再当穷人。我要活出个人样来。”

  方小宇对着坟头再次磕了三个响头。

  话刚说完,忽见坟包上冒起了一阵青烟,紧接着,无数像文字一样的东西飞进了他的脑海里。

  突然间,他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神神乎乎的东西。

  “奇经八脉、人体三百六十穴、药性十八反、奇门遁甲术,面相十二宫、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九大风水改运阵法、天罡七星步、九龙化骨水……”

  一时间,他像是被人强行灌入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东西。有命理、风水、相术、针炙、推拿、医药,甚至还有一些道法知识。

  “还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啊!现在我是大巫王了。”方小宇兴奋地自言自语道。他把地面上的牛皮卷、坛子和布袋子都捡了起来,带上工具便朝山下走去。

  刚走几步,便从草丛里钻出一只野兔子。

  兔子见到了他,飞快地朝前跳去,跳了一阵后,撞在一棵松树上,“突”地一声,便倒了下去。

  方小宇跑过去,见兔子浑身微微颤抖着,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心里禁升涌起一阵同情心。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似的。

  “用雷气为兔子疗伤。”

  念头一动,方小宇便试着提起体内雷气对着兔子的背部发了一掌。很快,奇迹出现了,兔子的腿蹬了两下,抬起头,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脑袋上的血也不流了,迅速结了痂。

  兔子裂嘴朝方小宇眯眼一笑,“蹭”地一下,便跳走了。

  方小宇扬起自己的手掌仔细看了又看,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五雷掌”三个字。没错,这就是道家气功里的五雷掌,可以用来替人疗伤治病,也可用来驱魔斩鬼。

  现在他的体内已经有了雷气。

  方小宇站了起来,准备赶路,却意外地发现在前边不远处的松林里,有一大片的松乳菇。

  “发财了!老子转运了。”方小宇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松乳菇值钱,光镇上都卖到了五六十块钱一斤。

  这段时间村里的男女老少,全跑山上来找松乳菇了,厉害的,一天能卖一两百。

  方小宇一口气便将松林里的松乳菇全采完了,装了满满一蛇皮袋,他用手掂量了一下,少说也有二十来斤。算五十块一斤,都有一千多块。

  他哼着小曲朝自己家的果园走去,把锄头和铁锹放进了土砖屋。

  他在竹床上躺了下来,决定先休息一会儿再回去。

  谁知刚躺下,便有人推开门进来了。方小宇抬头一看,是苗秀花进了屋子里。

  苗秀花鬼鬼祟祟地朝四处望了一眼,立马把屋子的门关上了。

  “小宇,总算看到你了。吓死嫂子了。对了,你的衣服呢?咋不见了?那大蟒蛇没把你怎么样吧!”

  苗秀花一脸心急地望着方小宇,她离开蛇王洞以后,心里一直不踏实,便在山下等待方小宇。后来看到方小宇进了果园,便跟了上来。

  “秀花嫂,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那衣服刚才把大蟒蛇的头给罩住了,现在没事了。”方小宇坐了起来笑着答道。

  “还说没事,手都受伤了。来给嫂子看看。”苗秀花在方小宇的身旁坐了下来,将他的手拽了过来,用手轻抚着。

  方小宇不经意地侧目一看,正好看到苗秀花胸前一颗纽扣松了,露出一抹雪白。他的脑海里立马想到了苗秀花在岩石上晃动的身子。

  “好白啊!”方小宇一时走神,莫名奇妙地道了一句。

  “啊!小宇你说什么?”苗秀花问,方小宇回过神来,显得有些尴尬,笑着答了一句:“我说你皮肤好白。”

  苗秀花毕竟是结过婚的人,她知道方小宇先前是有意看了她,倒也不是很介意。她从容地当着方小宇的面把纽扣给扣上了,特意向方小宇说明了下午的事情。

  “小宇,下午我和牛志鹏的事情。你千万别和村里人说啊!其实嫂子也有苦衷。毕竟牛志鹏借了五千块钱给我。那钱可是给孩子上学的。不过,你也看到了,其实我和牛志鹏没有来成那事。唉!嫂子也是一时糊涂,我怎么能跟着他去那种地方拿钱呢!”

  苗秀花唉声叹气道。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和人说的。其实,这事我是蛮理解的。女人嘛,三十如虎。”方小宇随口答了一句。

  他知道苗秀花的男人离开家已经有六年多了,一个电话也没,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这么长时间不想男人才怪。

  “去你的,我才不是虎。”苗秀花白了方小宇一眼,“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臭小子,看来你比嫂子还懂行啊!来,给嫂子说道说道。”

  苗秀花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竹床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听着这古怪的声音,方小宇的心里有些不平静了,脑子里尽是苗秀花白花花的长腿晃动时的影像。


第003章 时来运转

  正当方小宇心中有些想入非非时,苗秀花站了起来,在方小宇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臭小子,尽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好了,嫂子走了,你过一会儿再出来吧!免得人撞见了,说闲话。”

  苗秀花留给方小宇一个妩媚的微笑,转身便出了门去。方小宇隔了一会才往村里走去。

  村民们见方小宇提了一大袋子东西回来,一问全是松乳菇,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

  松乳菇非常的难找,厉害的一天能够找个四五斤,有的人则一整天也才找个半斤,甚至找几只的都有。

  但方小宇采了一蛇皮袋松乳菇回来,怎能不让人羡慕?这事立马在村子里传开了,方小宇的家里围了一层子的人,许久才散去。

  方小宇的爸妈高兴坏了。母亲包玉芳手扶着腰从房间里出来,高是高兴,但一想到儿子为了自己这么辛苦,她的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妈,你坐好,我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据说治疗尿毒症具有良好的效果。”

  方小宇让母亲坐下来,试着用雷气给母亲疗伤。起初,包玉芳只是抱着安慰儿子的心态,让他试一试,可过了五分钟后,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要舒服许多。

  “好点了吗?”方小宇一口气为母亲疗了十分钟的伤,感觉体内雷气不足才罢手。

  “舒服多了。小宇,你这是什么疗法啊!太神奇了,妈感觉很舒服,而且人也精神多了。”方小宇的母亲一脸高兴地答道。

  “以后每天我为你疗一次伤。”方小宇的心里有了信心。母亲的病不一定能够治好,但至少可以控制住,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赚钱,替母亲换肾。

  夜晚,方小宇早早睡了。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一老头,在教他功夫,一会儿五雷掌,一会儿又说什么梅山神打。听得方小宇云里雾里的。

  第二天早上,方小宇被一股尿意憋醒了。起来一看,五点多了也没有了睡意,干脆照着昨晚梦中的情景练起了功,练着练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掌隐隐有些热感。他明白这是雷气。看来,梦中老头教的是真功夫。

  方小宇收了功后,便骑着自行车去卖松乳菇。

  走到一半,他看到昏暗的马路上有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挑着担子,打着手电筒正赶着路。他立马刹住了车,大声喊了一句:“秀花嫂!”

  “小宇!”苗秀花揉了一会儿眼睛才看清楚是方小宇。她有些惊讶地朝方小宇道:“小宇,这天黑乎乎的,你骑自行车咋也不打个手电筒呢?看得清吗?”

  经苗秀花提醒,方小宇不由得惊了一跳。是啊!天这么黑,按说他应该骑得很慢才是。可他可以看清路况。难道自己有夜视功能?

  他不经意地朝苗秀花胸前一望,竟然连她胸口的细汗都看得清楚,心下便激动起来。他确信自己是真的有了夜视功能。

  方小宇见到苗秀花正喘着大气,胸口湿了一大片,不禁有些同情起她来。

  “秀花嫂,要不我载你吧!你看你挑的这些芋头,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到镇上还有十多里路呢!”

  苗秀花想了想:“可是,你这车上也坐不下我啊!”

  “没事,你坐前边的横杠上。把东西挂后边就是了。”方小宇道。

  “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让村里人看到了多不好啊!”苗秀花有些脸红地答道。

  “现在天还没亮,路上人少,天黑,看到了也认不出来,再说我俩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方小宇笑着朝苗秀花道。

  “去你的,谁和你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苗秀花白了方小宇一眼,却乐滋滋地放下担子上了车。

  她不会骑自行车,挑担子很累,有人载求之不得。

  方小宇也乐意,他很享受地将苗秀花用双手包围住,然后轻嗅着她的发香味。

  苗秀花虽然是个乡下女子,却特别的爱干净,每天都洗澡,皮肤保养得像城里的大姑娘似的,白白净净,身上也总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闻着苗秀花淡淡的发香味,方小宇想到了昨天在后山上,看到苗秀花慌乱穿衣服的样子。

  一时间脑海里尽是女人白花花的身子。

  “小宇,昨天的事情,你没和人说吧!”苗秀花突然问了方小宇一句。

  “没,没说呢!”方小宇答了一句。

  “那就好!”

  “嫂子,坐稳了。”车子的速度突然间快了不少,正往一个长坡冲下去。

  呼呼的山风贯耳而入,苗秀花坐在自行车上,不免有些害怕,吓得叫了起来:“小宇,能不能骑慢一点。”

  “嫂子不行啊!现在是下坡,载了两个人,根本就停不下来啊!”

  正说着,自行车碾过一块土疙瘩,整个车身像马跳似地晃动了一下,吓得苗秀花大声尖叫起来。

  “啊!不要……”

  “嫂子,别怕,抱着我。”方小宇紧紧地握住了车把,飞快地向前冲去。苗秀花也顾不得多想,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的腰,闭上了眼睛。

  这个长坡足足走了两三分钟,才慢下来。苗秀花绵柔的身子贴在方小宇的怀中,以致让他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

  一路上方小宇骑得很快,没用多久便赶到了镇上。此时天刚蒙蒙亮。

  还没有进入镇街道,苗秀花便让方小宇放她下车。她说怕熟人看到,产生误会。

  方小宇只好照做,他到了镇上,把两大框的松乳菇摆在了地摊上,很快便有人过来问价了,可真买的人不多。

  卖了一会儿,苗秀花也过来了。她和方小宇挨着摆下了摊子。方小宇很少出来摆摊,没什么经验,苗秀花则不同,家里的开销基本上全靠种地种菜,卖东西可有经验了。

  在苗秀花的帮助下,二十多斤松乳菇不到两小时便卖光了。卖了一千三百多。方小宇递了一百块钱给苗秀花,苗秀花说什么也不肯接下。

  他只好和她摊牌说,这是工钱,如果他不要,明天请别人卖一样要付钱。苗秀花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她一再强调这是两天的工钱明天不用给。

  “好!明天我还载你来。”方小宇笑着点了点头,准备去市场上买点肉回家。

  苗秀花却叫住了他,“小宇,嫂子有点事要和你说,今晚八点,你在果园等我吧!”


第004章 女老总的承诺

  方小宇像是被电了一下,小声问了一句:“嫂子,什么事啊?”

  他往秀花嫂的胸口瞄了一眼,见她的衣服被撑得满满胀胀,心里不禁又想入非非了。

  “好事!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苗秀花留给方小宇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去忙着卖她的芋头了。

  方小宇心里美滋滋,转身朝卖肉的摊位上走去。

  正走着,他感觉自己的腰身被人撞了一下,方小宇侧目一望,一辆摩托车从他的身旁挤了过去。

  “找死啊!”

  坐在摩托车身后的一位长毛小子朝方小宇大声骂了一句。

  方小宇想还击,不过那人已经乘着摩托车出了市场。

  他只好作罢,来到了肉摊前。

  “老板给我来二斤排骨。”

  “是二两吗?排骨二两不好弄啊!”

  卖肉的老王以为自己听错了,特意问了一遍。

  因为平时方小宇一个星期也难得买一次肉,最多不会超过半斤,有时还特意让老王切个一两二两,弄得他都不好下刀子。

  “两斤,放心我不会少你钱。”方小宇将一张百元大钞拍在了案板上。

  “啊?……真是两斤啊!好,我这就砍。”

  卖肉的老王愣了好一会儿,嘴里叼着的烟灰烫到手了才反应过来,连忙给方小宇砍了两斤排骨。

  方小宇有半个月没吃肉了,他又到市场上买了鱼和一只烤鸭,这才骑着自行车往回赶。

  走到镇上转弯口的时候,方小宇发现了先前那位长毛小子和他的同伙。长毛小子蹲在银行旁抽烟,他的同伴则骑在摩托车上,停在马路边等候。

  这两人的眼神有点怪怪的,时不时便朝银行里望。一会儿,有一位穿着蓝色包臀裙的女子挎着一只挎包,从银行里头走了出来。

  出门后,女子转过身朝自己的小轿车旁走去,就在这时,先前的那一位长毛小子猛地冲了过去。

  “小心!”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

  尽管他提醒了,可还是晚了一步。长毛小子冲过去,将女子手里的包给抢了过来。

  “抢劫啊!”女子大声呼喊着,拽着手中的包,并不想松手。长毛小子急了,猛地踹了女子的腹部一脚,把包给抢走了。女子一阵踉跄,脑袋重重地撞在一棵梧桐树上,身子一歪便倒了下去。

  “三猫,快上来。”

  长毛小子飞快地跳上了摩托车。

  “别跑!”方小宇骑着自行车追了上去,可一转眼摩托车便将他甩在了后边。方小宇气愤地跳下车,从地面上捡了一块石头,对着长毛小子的脑袋飞掷过去。

  “哎哟!”

  石头正好砸中长毛小子的脑袋,顿时鲜血直流。

  摩托车停了下来,长毛小子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脑袋,扭头朝方小宇狠狠地瞪了一眼,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大声喊了句:“走!”

  摩托车再次启动,飞快地向前逃去,转眼便消失在前方的弯道。

  “王八蛋!有种别跑啊!”

  方小宇见追不上了,转身回到了女子倒地之处。

  四周围了一圈人,一个个议论着,却没有一人出手相救。方小宇拨开人群,在女子的身旁蹲了下来。

  此时的女子脸色苍白,晕倒在地。

  “喂!大姐快醒醒!”方小宇试图唤醒对方。他用手探了一下鼻息,又把了把脉,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不好,这美女已经休克了。”

  方小宇将手伸进了腰间的布袋子。那布袋子是他从金坛子里掏出来的,原本他只是别在腰间用来当腰包用,装点硬币啥的。

  不知为何,当他看到这女子晕倒在地时,自己的手竟本能地伸进了腰间的布袋子里,更为惊讶的是,他竟然从只布袋子里摸出了一只小药瓶。

  “来,吃下这颗补气丹后,你就有力气了。”方小宇从瓶子里倒了一颗丹丸喂进了女子的嘴里。

  丹药入口化为琼浆,流入女子的喉咙。

  她悠悠地醒转过来,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会儿,才欠起身子,朝方小宇挤出一个微笑:“谢谢你,我的包……”

  “先别动!”

  方小宇将手指搭在了美女的脉搏上,一脸认真道:“我看你体虚力乏,气血不足,加上先前撞了一下,才导致昏迷。补气丹勉强可让你的体力恢复。不过,我还得帮你推拿太冲、三阴交、内关这几个穴位才行。”

  说着,方小宇替女子脱去了高跟鞋,然后推拿按摩,一套手法下来,如龙游蛇走,非常的娴熟。

  女子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整个人顿觉精神百倍。

  方小宇见女子恢复正常,才敢把包没有追回来的事情告诉她。

  女子听了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旋即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只要人没事就好,包里的钱不多,才六块万。就当破财消灾吧!对了,你没事吧!”

  “没事!”方小宇摇了摇头道。

  “我叫凌红美。这是我的名片,我想你应该是一位医生吧?”凌红美微笑着望着方小宇。

  方小宇接过名片一看“凌美餐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不由得惊了一跳。难怪这女人说六万块不多。原来是个女老总啊!

  “我只是个农民,我叫方小宇。”方小宇有些尴尬地答了一句。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和这种级别的美女接触,那可是真正的白富美啊!

  凌红美腿又长又细,不仅人美,身材也捧,关键是举止啥的,很有讲究,即使倒在地上,也是两腿不露缝地夹得很紧,可见是一个非常注重素养的女子。

  “小宇,你怎么了?”凌红美见方小宇眼神有些怪异,便问了一句。

  “没什么?凌总,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我还得回去采松乳菇呢!”方小宇准备转身去推车子。

  “等等,你说什么?你那里有松乳菇?”凌红美一脸激动地问道。

  “是啊!咋了?”

  “太好了。我正好要收购松乳菇。我开了五家饭店,一天大概需要一百斤的松乳菇,这玩意很好卖,但不好收。如果你有的话,我愿意出高价收购,一斤五十五,你看如何?”凌红美认真地朝方小宇道。

  “五十吧,我在市场上卖也是五十。”方小宇答道。

  凌红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人还真是奇怪,别人只抬价,你却给自己砍价。五十五我只是按市场行情,你卖给的是二道贩子,当然是五十了,可真正到店家手里,从来就没有低过五十五,有时还卖到六十呢!我是生意人,一码归一码,放心不会多给你。明天送一百斤过来,八点钟我在这里等你。”

  方小宇见凌红美如此热情便答应了,并留了电话。

  他算了一下,一百斤的量很好弄,就算自己采不到,也能在村里收够这数。算下来一天可以净赚五百,收蘑菇的事,可以让父亲帮忙,不影响他干别的。方家真是转运了啊!


第005章 白富美驾到

  回到家中,方小宇便把收购松乳菇的事情和父亲说了。

  父亲一听,脸色便沉了下来,叹了口气道:“这是个好事,可是咱家,哪里拿得出这么多的钱啊!一百斤松乳菇得五千块才够数。”

  经父亲一说,方小宇也有些头痛了,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卖松乳菇还剩一千二,明天母亲去透视又要好几百,这数根本就不够。

  “爸,要不这样,我们和乡亲们说,先收过来,明天卖了再给钱。李村的二胖子收花生也不是这么干的么?”方小宇朝自己的父亲道。

  方富贵抽起了闷烟,思考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走,我带你去试一试。看能不能说动乡亲们。”

  方富贵带着小宇来到了邻居张秋生家。

  张秋生家是村里采松乳菇的大户,他的两个女儿和妻子,三人一天能采十多斤松乳菇。也正因为如此,村里每天都有很多人聚集在他家,探口风,看人家到底是到哪儿采得这么多的松乳菇。

  方小宇赶到张家时,屋子里围了一圈的人。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便开门见山地朝众人道:“各位叔叔婶婶、大哥大嫂们,如果你们有松乳菇的话,卖给我吧!我和一位老板谈好了,五十块钱一斤,一天需要一百斤。”

  此话一出屋子里立马炸开了锅,一个个争着要卖。谁也知道,去市场上只能卖给二贩子,跑得辛苦不说,有时还吃秤,少个几两半斤的。如果有人上门按原价收,可是求之不得的事。

  “小宇真是长本事了哈!”

  “是啊!我看小宇这人就是干大事的人。”

  屋子里的人一个个议论起来,大有讨好之意。然而等方小宇把自己的收购方案一说,一个个又都板起了脸。

  于春兰带头唱起了反调。

  “小宇,松乳菇可不是桔子或李子啥的,送你吃个两斤也没事。这玩意两斤就是上百块。你要收可以,但必须现金。”

  “春兰婶,隔壁李村的二胖子每年收花生不也是记帐么?他们要一个月才给钱呢!我这明天就能给,还不放心啊!”方小宇解释道。

  一旁的林大军,冷笑着接了一句:“小宇不是林叔我说你。你能和李二胖比吗?人家好歹家里的底子厚,他家有小车,家里装了空调,真要敢给钱,我们上李二胖家还能搬点东西。你说你真要欠我们钱,我们上你家除了四面墙还能搬啥?”

  这话深深刺痛了方小宇的心,但他不想放弃。于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道:“我看这样吧!我先付一半的钱,明天卖了再给你们怎么样?”

  方小宇算了一下,先付一半,他能拿出一千二,好歹也能收个五十斤,剩下的只能碰运气,上山能采多少是多少了。等明天钱收回来了,接下来的生意就好做多了。

  “一半也不行。头一回做生意就赊帐,方小宇我是真的不看好你。”林大军说完便准备带着自己家兄弟林小军离开。见这架势,村民们也都一个个准备散去。

  一旁的方富贵实在是看不过去,起身道了声:“算了,小宇我们走。”

  “老方……”张秋生喊了一句,见方富贵已经出了门去,只好朝方小宇道:“小宇我这有四斤,要不你们先拿去吧!卖了给我钱也行。”

  张秋生和方家关系还不错,在关键时刻也想拉他们一把。方小宇心里自然清楚。

  “张叔,谢谢了!先留着吧!等我凑够了钱,再来收吧!”

  方小宇有些难过地朝外走去,他刚迈出门,便见一辆红色小轿车在张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位大哥,请问方小宇家在哪里?”一位穿着包臀蓝色裙的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朝林大军问道。

  林大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心里猜想着这女人是谁,怎么会找江小宇,是不是搞错了?

  还不待林大军回答,方小宇便主动迎了上去,一脸激动地喊了一句。

  “凌总!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给你送订金的。你忘了,我让你代收松乳菇的事了?”凌红美微笑着朝方小宇走来,同时她的助理也下了车,打开后备箱去提东西。

  此话一出立马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一个个围了上来,看热闹。

  “姑娘,你是不是要收松乳菇,我家也有啊!”

  林大军厚着脸皮和凌红美打了招呼,凌红美只是淡淡地扭头朝林大军望了一眼,旋即便摇了摇头道:“抱歉,我在荷花村已经找到代理人了,我们做生意是要讲信誉的。如果你有松乳菇要卖的话,交给方小宇吧!他是我的合作伙伴。”

  说着,凌红美便当场给了方小宇五千块钱订金。方小宇也没推让,果断地收下了。这钱可是及时雨,有了它,他就可以顺利的在村里收购松乳菇了。

  凌红美现场给方小宇点现金,无疑让他的信誉瞬间提升。原本都不看好方小宇的村民们,又都一个个急切地想把自家的松乳菇卖给方小宇。

  “小宇,我家有五斤松乳菇,我想好了,还是卖给你吧!明天给我钱也行。”

  林大军见方小宇有个这么有实力的女人撑腰,主动提出先给货后拿钱。

  方小宇最看不起的就是林大军这种的狗眼看人低的人。

  现在他有资本翘一下尾巴,便故意摇头叹了口气道:“林叔,其实钱的事,不是什么大事,早给晚给,都得给。不过,这松乳菇具体能不能按五十块一斤,我也要看一看品相才行。不是什么烂货我都要。”

  “这……”林大军的脸色顿色沉了下来,显得有些尴尬。心里可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小宇,我家松乳菇的品相不错,这样吧!我现在就去拿过来给你。怎么样?明天给我钱也行。先记着数。”

  先前死活要现金的于春兰也来求方小宇了。其他村民们也一个个都围了上来,求着方小宇要把自家的松乳菇给卖了。

  方小宇本想再翘一下尾巴,但细想一下,都是乡里乡亲的,实在没这个必要,便朝众人道:“这样吧,你们都把松乳菇拿到我家来,我让凌总亲自过目后,当场给你们付钱。”

  说完,他便朝凌红美微笑道:“走,凌总,上我家坐坐去。”

  “行!”凌红美回头朝身后招了招手,她的助理便提着一两大袋子的东西跑了过来,这些都是卖给方小宇的家人的。

  这一幕,被村子里的人看在了眼里,一个个表露出羡慕嫉妒恨。忍不住又都纷纷议论起来。

  “看来,方家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啊!这么漂亮还有钱的姑娘,竟然会来和小宇做生意。”

  “没准,这姑娘是看上方小宇了呢!”

  “你说他家有啥?”

  这些话方小宇也听到了,不过他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心时乐滋滋。他娘的,憋屈了二十多年,方家总算也有被人羡慕被人嫉妒的时候。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