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俏佳人黎欢欢杨浩_俏佳人免费阅读by空空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俏佳人黎欢欢杨浩

俏佳人全文阅读

俏佳人小说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空空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黎欢欢杨浩。全文讲述的是黎欢欢从小没有妈妈,是云姐把她养大的,甚至还供她上了大学。也就是在大学,她遇到了杨浩,曾经那么的甜蜜,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她走上了云姐的老路,才发现那个年纪的爱情,才是最好的!

第一章 最好的我们

  我叫黎欢欢,我的家在彭城,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从我记忆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叫云姐的人照顾的我。

  从小云姐就告诉我,她是我妈妈的好姐妹,但是云姐却是从来没有提起过我的父母。每当我向云姐问起我父母的事情,云姐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

  在我小时候,一直认为云姐是一个很传奇的女人,云姐没有工作,但是云姐从来没有缺过钱用,因为每天都会有各种叔叔来家里,给云姐“送钱”。

  云姐从小对我很好,给我买的吃的、用得、都是最好的。按照云姐的说法就是女孩要富养。

  我读初中后就开始渐渐的知道云姐是做什么的了,知道了云姐为什么从来不会缺钱用,也知道了那些“送钱”来的叔叔是什么人。但是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云姐。

  就在我发现我来了初潮,我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不同的时候,那些叔叔从云姐的房间里出来,都会用着极其贪婪的目光打量着我的身体,云姐卖着笑把那些叔叔送走后,第二天就给我找了一个彭城的全寄宿学校。

  在外人眼里,我过的如一个象牙塔里的公主一般。但是我知道,我的这一切是云姐靠什么换来的,所以我很感恩,也很感谢云姐。

  就在我高三毕业,收到了海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云姐哭了。

  我笑着对着云姐说“云姐,以后我养你。你不要继续做这行了行么?”

  云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轻抚着我的头发说道“我不做了,你拿什么读书!”

  我挺了挺胸脯,对着云姐说道“我现在长大了,我可以勤工俭学,我不想你这么累!”

  云姐露出了一丝欣慰的表情,笑着把一块红烧肉夹到了我的碗里说道“傻妮子,你现在只要好好读书,我就算对得起你妈妈了!”

  看着云姐含着泪的笑容,我哭了,我抱着云姐痛哭了起来。

  临走之前,云姐给了我一张银行卡,我摆着手想要拒绝,但是我犟不过云姐,也只好收下。

  和同龄人一样,我在大学里,认识了我的男朋友,杨浩!杨浩比我大一届!就在新生入学的时候,杨浩就和我一见钟情,在她的猛烈追求下,我答应了他的追求。

  我们很快就确定了关系,并且热恋了起来。我们逛街、看午夜场电影,我们做着一切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就在大二的一个晚上,我的寝室里的人,和杨浩一寝室的人出去聚餐。一直到了深夜,本打算通宵唱K。

  没想到我们常常光顾的那家KTV,今晚不营业。于是一伙人都散了。

  杨浩也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我本来想回去,但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2点多了。

  跟在杨浩的身后,走进了酒店。我的心如小鹿一般乱撞,我和杨浩虽然爱的水深火热,但是我还是坚守了我那最重要的东西。

  云姐从小告诫我的一句话“女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身体!”

  杨浩拿着房卡,进了房间,杨浩体贴的开了一间标间。我也跟在杨浩后面。我显得格外的拘束,杨浩笑着对着我说“你紧张什么,还怕我吃了你啊!”

  “哪有!”我故作镇定的说道。

  杨浩刮了我一下我的鼻子,就去卫生间洗澡了。听到那哗啦啦的水流声,我的心就如小鹿乱撞一般。

  杨浩洗完后,下身裹了一条浴巾,裸露出了上半身结实的肌肉。看的我不禁俏脸一红。

  看到我坐立不安的看着电视,杨浩哭笑不得的对着我说道“你今晚就准备这样了?”

  我看着杨浩,心里不禁的一暖。杨浩真的很好,他从来不会强求我做任何我不喜欢的事情!

  我在卫生间里洗了很久,心中也很忐忑,如果他想要,那我应该怎么办?

  我洗了很久,从卫生间出来。湿答答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上,小脸也通红,我虽然裹了一条浴巾,但是还是害羞的一溜烟钻进了被窝。

  这时,杨浩却从床上起来,我警惕的看着他。他走进了卫生间,拿了一个电吹风出来。“傻丫头,你准备就这样睡了?”

  说着,他就这么开始给我吹起了头发。这样的夜晚真好!

  一晚上,杨浩并没有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我侧过身体看着杨浩,而杨浩也侧着看着我。

  我瞬间有了那么一丝的愧疚,“杨浩,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啊!”

  杨浩微微一笑的对着我说道“傻丫头,你想什么呢?我尊重你的意愿!因为我爱你!”

  听到了杨浩的话后,我眼角不自觉的湿润了。我从我的被窝出来,跳到了杨浩的床上。钻进了杨浩的被窝里。

  “你干嘛!我不是随便的人!”杨浩做出了一副保护自己的样子。

  看的我一阵搞笑“讨厌!”我轻掐了杨浩一下说道。

  就这样,我们俩挤在了一张1米五的小床上,我们俩对视着彼此,谁也没说话,我们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心跳。

  “杨浩,你为什么这么好!”我看着杨浩的那张俊秀的脸,对着杨浩说道。我们同寝室的一些闺蜜,和他们男朋友交往了一个月,就本垒打了。这让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杨浩。

  “傻丫头,你整天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我爱你!不止是你的身体!”杨浩认真的说道,我能感觉到他说的是真的。

  听到了杨浩的这句话,我不禁的脑子一热,朝着那薄薄的嘴唇吻了上去。

  杨浩尊重我,并不代表他是弯的。我很快就得到了他的应答,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房间中温度瞬间就升高了几度,我明显感觉到杨浩似乎像一个暖宝宝一样,浑身发烫!

  “我爱你,我愿意给你!”我不禁的意乱情迷了起来,对着他说道。

  而他则像一个等待随时进攻的士兵一般,得到了我的号令。就更加的疯狂的索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洁白的床单上留下的那一抹红证明我确实的经历着。

  杨浩搂着我,我对着杨浩说道“杨浩,你会抛弃我么?”

  “傻丫头,我说过!你就是我的新娘!”杨浩温情的看着我。

  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疯狂了好几次。经过了那一夜,我们的关系更加的近了,那是心与心的融合。

  接下去的日子,我们依旧如胶似漆一般的在一起。杨浩也没有因为得到了我,而轻视我,反而在大二的暑假,杨浩把我带回了他家,去见他的父母。

  他的父母,对我也算是满意。我也把他带回了彭城,让他见云姐。但是云姐并没有把他带回家,而是在外面饭店里接待的杨浩。

  云姐,看着我和杨浩,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我家妮子长大了,交男朋友了!”

  “浩浩啊,一定要好好对欢欢!她从小就是个苦孩子!”

  杨浩使劲的点头,云姐也认可了杨浩。在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我们都欣喜不已。

  杨浩对我说,等我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我们甚至开始聊起了,哪里拍婚纱、哪里去旅游。

  我大三那年,杨浩已经大四了。杨浩开始忙活着毕业的事情,我们见面的次数也渐渐的少了,但是我的心里是甜滋滋的。

  那时候的我们,是最好的我们!多年后,我们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年纪,那个最好的我们!

第二章 我嫉妒你的爱

  我的闺蜜,赵蕾在我和杨浩的作用下,和杨浩的同寝室的张弛也谈起了恋爱。张弛和杨浩一样,整天忙着毕业和实习的事情。

  于是我和赵蕾整天就厮混在了一起。一天吃饭的时候,闲聊赵蕾对着我说道“欢欢,你知道常跟在杨浩、张弛屁股后面的那个小师妹么?”

  我点了点头,对着赵蕾问道“记得阿,怎么了!好像是叫徐畅!”

  赵蕾看我知道,对着我说道“你小心点啊,我家张弛说,那个徐畅天天围着杨浩转啊!”

  我笑了笑,对着赵蕾说道“我心态好!别人拐的走,我留不住!”

  看到了我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赵蕾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你牛!”

  因为,我相信杨浩!我们认识了三年,了解他!。

  杨浩随着毕业一天天的临近,杨浩变的更忙了。我们甚至都只能一个月见一次。杨浩说他找到了一家单位,对他的专业。只要表现好,实习结束后,就能留任那个公司,月薪8000+。

  听到了杨浩的话后,我也为他高兴。

  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起了高烧。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杨浩,于是给杨浩拨了过去,手机嘟了几声后,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喂!”

  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后,我怀疑的看了一下拨打的电话,没错,就是杨浩的!

  “你是谁?”我试探性的对着那个女生问道。

  “哦,欢欢姐,我是徐畅啊!那个,师兄在开会。手机忘拿了!你有事么?我帮你转达?”徐畅在那边对着我说道。

  “哦,没事。你也在那家单位?”我从赵蕾那边知道徐畅整天围着杨浩转,没想到徐畅竟然也在那家公司。

  “嗯啊!对呀!还是师兄介绍的呢!”徐畅说道。

  “哦,没事。那我先挂了!”没等徐畅继续说下去,我就把电话挂断了。顿时一股醋意袭来,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但是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家的羊旁边,放一只狼。

  我又给赵蕾拨打了电话,但是电话还是无人应答。无奈,我只能自己强撑着,去学校门口拦了一辆的士。

  去医院,量了一下温度“39.5°”的高烧,医生当时就要求我打点滴。整整吊了一夜的点滴,杨浩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心里不自觉的失落,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宿舍,一整夜都没休息好。回到了床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热度已经退了。我有点期盼的,拿出了手机。却发现没有一个未接电话,我想到了那个徐畅整天在杨浩的身边,我就不自觉的给杨浩打了一个电话。

  但是电话还是无人接听,我失落的扔掉了手机。

  没一会,我电话就又响起了。我激动的,拿起了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内心不禁的失落了一下。

  “喂,是欢欢么?我是杨浩的妈妈!”电话接起后,是杨浩的妈妈接的电话。

  我有点惊讶的对着杨浩的妈妈说道“阿姨,您打我电话有事么?”

  “我在你学校不远的,心语咖啡厅!202包房,你方便过来一趟么?”听杨浩妈妈的语气中,好像是有事情要说一样。

  “嗯,我这就过来。您稍等会!”我对着杨浩的妈妈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我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江城竟然下起了大雪,这在江城也属于罕见的。

  我把披肩的长发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披了一件大衣就出门了。杨浩妈妈说的那家咖啡厅离学校不远,步行10分钟,就到了。

  我走进了咖啡厅中,抖了抖身上的雪,就朝着杨浩妈妈说的包房号走去。

  就当我推开门后,杨浩的妈妈热情的起身迎接我“欢欢,外面冷吧!”

  我微笑的回答了一句还好。杨浩妈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后,对着我说道“欢欢,脸色怎么这么差?”

  我笑了笑说道“有点发烧!”

  “江城这天气,实在太冷了。你得注意!”杨浩的妈妈客套的说着。

  我看着杨浩的妈妈脸上好像有事要说,我对着杨浩的妈妈说道“阿姨,您有事直说吧!”

  “姑娘,你可真会看人啊!阿姨还真有事情!”杨浩妈妈笑着说道“欢欢啊,杨浩在实习了,你知道吧!”

  我并没有插话,只是点了点头。

  “杨浩的工作单位,我查过了。是一家很大的单位,前几天,有一个姑娘来找我。说要给杨浩一个机会,让杨浩上管理层。那个姑娘喜欢杨浩。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和杨浩结婚!你知道...”

  没等杨浩的妈妈,把话说完。我手中的咖啡杯,不自觉的掉落,咖啡洒在白色的羽绒服,显得那么的扎眼。

  “哎呦,欢欢!我知道,这样对你也许很残忍!但是,也请你理解我们做父母的!我们培养杨浩真的不容易,杨浩的爸爸为了杨浩常年在非洲公干!为的都是杨浩啊!你能不能离开杨浩啊!”杨浩的妈妈说的声泪俱下。

  我的大脑似乎来不及处理这么多的信息,只是傻傻的看着杨浩的妈妈。看到我面无表情,杨浩的妈妈噗通的就给我跪下。

  我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个女人,我并没有阻止她。她哭着、笑着对我说了很多,我却没有听进去一句。

  她说了很多,有劝说、有威胁、有利诱。

  “你来杨浩知道么?”我冷冷的对着杨浩的妈妈说道。

  “他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我才来的!欢欢,我知道你很照顾我家杨浩!阿姨多没有,这点钱,你拿着就当你的补偿了!”杨浩的妈妈说着又从包里掏出了两个信封,推到了我面前。

  呵呵,给我钱?你当我是卖的么?我冷笑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多的消息一下子吸纳起来,我竟然连哭都不会了。

  “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叫徐畅!”我尽可能的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对着杨浩的妈妈说道。

  杨浩的妈妈点了点头。

  黎欢欢,你真TM是个傻女人!赵蕾之前对你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我吃力的从座位上起来,把钱收入了包中。对着杨浩的妈妈说道“要分手,让杨浩亲自找我说!这个钱,我会给到他手里!”

  看着我面目表情,原本苍白的脸,又苍白了几分。杨浩的妈妈对着我说道“欢欢,请你理解我们做父母的!”

  从咖啡厅出来,我一个踉跄,就倒在了雪地里。压抑的情感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杨浩,你答应要娶我的!你后悔了么?

  杨浩,难道爱情真的敌不过金钱?权利?

  杨浩!我恨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从雪地里爬了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宿舍。此时我的心好痛,我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悲伤、它们似乎都在哀悼,我那将要、已经失去的爱情。

  我的心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一般,我如机械一般,一次、又一次的拨打着杨浩的电话,但是电话始终是无应答的状态。

  一直过了许久,一条扎眼、扎心的短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是杨浩发来的“对不起,欢欢!我们分手吧!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祝你幸福!”

  “啊!~”我看到了短信,眼泪如潮涌一般,涌出。我连哭都不会了,使劲的将头撞击着墙壁。因为这样能让心痛减少几分。

  三年的感情!你说走就走!三年的羁绊,你说丢就丢!我算什么!我也许在你的生命中就是那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吧!

  我的额头渗出了一丝的鲜血,我才停下。我蜷缩着身体,蜷缩成一个团,好让自己不那么痛。

  我死了么?我的爱情!我们的爱情!

  爱情原来这么的不堪一击啊!我此时想起了云姐“一个女孩最贵重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身体!”

第三章 祸不单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我是否还活着。在梦中,我看到了两张朦胧的脸,对着我叫着“欢欢!欢欢!我是爸爸啊!”

  “欢欢!欢欢!我是妈妈啊!”

  “爸爸....

  “妈妈....”但是无论我怎么抓,我都抓不到爸爸妈妈、无论怎么跑,我都看不清他们俩的脸。

  “欢欢,欢欢!醒醒!”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让我不自觉的把眼睛给眯了起来。“蕾蕾!我这是在哪里”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是赵蕾。

  “欢欢,你没事吧!吓死了我了,你怎么了...”赵蕾担心的看着我。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对着赵蕾讲一遍,我被抛弃了、我被扔了。赵蕾只是静静的听着,看着我难过的样子,她也留下了眼泪。

  接下去的几天,我都没说几句话。赵蕾一直在身边陪着我,友情真的比爱情靠谱的多。

  我的经历,让我确确实实的了解到了什么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来的是一个警察,是关于云姐的消息。

  接到了电话后的我,打了一辆的士连夜赶回了彭城。到了警察局,只看见云姐披着一件不怎么合适的警服,蜷缩在角落里,旁边还有几个女警在云姐的身旁,似乎在说着些什么。

  “云姐”我看到了满脸是伤,披头散发,眼神中尽是黯然之色的云姐,我跑到了云姐的身旁,对着云姐喊道“云姐!是我欢欢啊!”

  但是无论我怎么喊,怎么说,云姐都是蜷缩在角落里,什么话也不说。我对着一旁的女警官说道“你好,我是云姐的养女,云姐怎么了?”

  一直以来,云姐都不让我叫他妈妈,而是让我称呼她为“云姐”。

  女警官看了我一眼,就把我拉到了另外一侧说道“你好,我是彭城警察局的潘警官,我们是接到群众的报警,说在彭城世纪酒店的顶楼,有一个女子要跳楼。我们到现场后,才发现这个陈云女士坐在世纪酒店的楼顶,我们像酒店方面咨询过,酒店说并没有这样一个客人入住过酒店。”

  “后来,我们就把陈云带回了警局,在给她换衣服的时候,我们发现陈云女士身上有很多伤痕,很多都是旧伤了。但是身上还有很多新伤。”潘警官对着我说道。

  听完了潘警官的话后,我已经满脸的泪痕了,用着哽咽的声音对着潘警官说道“那你们知道云姐为什么会出现在世纪酒店么?”

  潘警官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酒店的管理人员说,根本没有接受陈云女士的入住的信息。而陈云女士回到警局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听完潘警官的话后,我隐隐的似乎知道了点什么,云姐肯定是酒店见一些“叔叔”了,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敢告诉警察。

  把疯疯癫癫的云姐接回了家中,回到了家中后,我给目光呆滞,衣衫不整的云姐洗了一下身体。

  云姐身上的一道道触目尽心的伤痕,让我心在滴血。洗完后搀扶着云姐进入了房间,打开房间后,只见房间里摆放着很多的物品。看到了这些东西,我就知道了云姐经历了什么。

  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说过有些人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本已经奔溃的情绪,就在看到这些道具的时候,迸发了出来,抱着云姐痛哭了起来。

  云姐看到我痛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映。只是疯疯癫癫的说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搂着云姐,云姐才慢慢的睡去。我本来已经快死的心,此刻就又有了活力一般。

  杨浩,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抛弃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接下去的几天,云姐的精神状态还是疯疯癫癫,于是我带着云姐找遍了彭城的医院,医生都只说云姐是受到了严重的刺激,才会这样,为了保险起见,我又给云姐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

  检查报告,又给我来了一击晴天霹雳,是不是所谓的“墨菲定律”,云姐查出了癌症,不知道是不是不幸之中的大幸,癌症处于初期,治愈率可达到百分之80。

  我当时就把云姐转入了彭城的一家肿瘤医院,并且请了一个特护。学校那边,赵蕾给我打了几个电话。

  把云姐安顿好后,我又去了云姐出事的那家酒店。我想查处云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云姐会发疯。

  但是酒店的人根本不搭理我,这让我愈发的感觉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这几天的忙碌,让我完全忘记了伤痛。

  由于在彭城逗留的时间太长了,赵蕾打电话说学校方面已经在催了。于是我当天又坐了去往江城的动车。

  接下去的几个月,杨浩就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讯。除了深夜的时候,我还会舔舐一下自己的伤口。其余的时候,我都装的跟没事的人一样。

  化疗的治疗费用和特护的费用,超出了我的想象。才短短的几个月,就把云姐给我的3万元花的所剩无几了。

  这高昂的医疗费用,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几个月,我打着两份工,但是在那高昂的医疗费用面前,都如杯水车薪一般。

  我查询云姐帐户,却发现云姐的帐户里连一分钱都没有。彭城的医院已经再三的出了催款通知,要是在不交款,云姐只能被请出医院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班级里的一个叫张娇的女生找到了我。“欢欢,最近看你怎么这么忙!”

  对于张娇这个人,我是有映像的。学校里有一些风言,传她是做外围的。看到了张娇,我仿佛看到了一条救命稻草一般。

  “我最近急缺钱!没办法!”我并没有直接开口就说外围的事情,因为毕竟那都是谣传,贸然的问起,也不礼貌。

  “欢欢,你条件这么好?还缺钱?”张娇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道。

  我无奈的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家里碰到了一点事情。你有什么路子么?来钱快的!”

  张娇听到了我的话后,露出了一丝的震惊“你真想做?”

  我坚定的对着张娇点了点头。云姐为了我付出了这么多,现在轮到我,牺牲一点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你等我消息!对了你还是第一次么?”张娇的话问的很直白。

  我尴尬的摇了摇头。张娇对着我说道“也没事!”

  听到了张娇的话,我心在滴血。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那样的一个男人。如果用金钱来衡量的话,也许那就是一文不值的第一次吧!

  想到了这里,我的心又开始疼了起来。我告别了张娇,张娇告诉我,有活就会找我。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还眷顾我这个可怜的人,张娇很快就给我了回复,说有一个生意,一次一万。问我愿不愿意!

  我根本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下来!

  张娇直接给了一个地址,和一个电话。说让我到了位置自己联系!

  如果杨浩还在,我一定不会选择走一条这样的路。如果杨浩还在,我现在可能不会那么无助,哪怕是精神上的!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的我,很无奈,就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推着前进,至于前方是悬崖还是地狱?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停!因为就算是悬崖,我也要跳!就算是地狱,我也要下!!

第四章 体无完肤

  晚上我按着张娇发来的地址,打了一辆的士。这次去的地方是位于江城郊区的一个别墅区里。

  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出租车在一栋房子面前停了下来。我忐忑的从车上下来。

  按了门上的门铃,一个和蔼中年妇女,打开了门。“你找谁?”

  “哦!我找...我被这个中年妇女问的一时语塞,我不知道今晚召我的人名字。

  “你是黎小姐吧!”那个中年妇女对着我说道。

  我诧异的对着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请进,林先生会晚点过来。”

  我哦了一声,就跟在中年妇女的身后,走进了别墅。进入这栋别墅,我才算知道什么房子,装修的机具奢华和品味。

  在那个和蔼的中年妇女自我介绍后,我知道了,她叫刘秀,是这家屋子的保姆。

  刘妈招呼我坐下后,她就去厨房里忙活了起来。我好奇的对着房子内看着。

  很快,刘妈就做了一桌子的菜。刘妈招呼我去吃,我吃了起来。刘妈的手艺很好,做菜做的口味和云姐,有那么几分相似。

  吃着、吃着我想起了,此时正在医院内疯疯癫癫的云姐。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

  “姑娘,怎么了?”刘妈看着哭泣的我,关切的问道。

  我擦拭了一下眼泪,摇了摇头,说没事。

  吃完饭后,刘妈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并且对着我说道“林先生吩咐过,二楼客厅,有一个盒子,让你等会换上!”

  我哦了一声后,就送走了刘妈。我上了楼,打开了刘妈所说的那个盒子。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后,我不经脸红了一下。

  不过既然来了,我想到了云姐身上的那些伤疤。我就咬咬牙,决定了。洗好了澡,我就换上了那套衣服。

  换上衣服后,我钻进了被窝。卧室里没有电视机,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我特别的疲惫,闻着杯子上那淡淡的青草香味,我不自觉的睡着了。

  迷糊间,我感觉有一个人在身边,大概是我睡的太沉,我翻了一个身,没有睁开眼睛。

  突然感到了一阵疼痛,让我从睡梦中彻底的醒了过来。我慌乱的从睡梦中醒来,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正冷冷看着我。

  看到我醒来,淡淡的说了一句“醒了?睡的很香么?”

  我这才发现,被子已经不知踪影了。

  我下意识的,用双臂挡住了一下。那个男人也没有在意,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知道来干嘛吧!”

  我咬住嘴唇,点了点头。

  “那你就好好做你该做的!”他看着我羞涩的摸样,对着我说道我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他也没有继续废话,直接脱去了西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傻傻的坐着,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他的很粗鲁,很暴力。并没有一丝的温柔。看到我没有任何的反映,他一记巴掌就甩到我的脸上。

  .这场狂风暴雨,我不知道持续多久。

  几次我都差点昏厥,他根本没有照顾我的想法。就当他拿起一根烟抽了起来的时候,我则如瘫软了一般,无力的躺在了哪里。

  “你多大了?”就在猛吸了一口烟后,他对着我问道。

  但是我此时浑身的疼痛、精神上的屈辱。我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在回答他。

  看到我不回答他,他似乎很不满意。他拦腰就把我抱了起来!我挣扎,害怕的对着他问道“你干嘛...你要干嘛!”

  他把我抱下了一楼,随后打开了后门。一个用玻璃搭建的游泳池,出现在了眼前。

  “彭”的一声,他就把我扔进了游泳池里。

  我不会游泳,我只是傻蹬着水,使劲的把头仰起,好让自己呼吸到氧气。但是水性实在太差的我,在呛了几口水后。

  他扑通一下,也跳入了泳池。一把把我抱住,低声的对着我说道“还困么?”

  我很想点头,但是我不敢。我使劲的摇了摇头。

  他似乎很满意,把我捞到了游泳池的边上。懒腰就把我半个身体扔到了泳池的岸边,没错就是扔,我上半身都快麻木了。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结果还是发生了。他有开始了狂风暴雨!

  我没有反抗的力气,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他,又不满的打着我的身体。他是一个变态,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这一晚是我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而他则是像一台加满油的机器一般,永远不知道疲倦。

  最后,我不知道我是昏过去了,还是睡过去了。他也总算停止了!

  等到我在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浑身如散架一般。而昨晚的那个禽兽已经不知所踪,应该是去上班了吧!

  我扶着墙,来到了卫生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冲洗了多久,我试图洗掉昨晚的那些肮脏!但是...

  许久之后,我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的身体,满是淤痕。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的皮肤。

  我恨起了那个变态!回到房间后,我试图找到昨天来时候的衣服,但是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没有衣服,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出去!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我警惕的把身体往后缩了缩。

  他冷冷的对着我说道“你那套衣服太土了,我给你扔了!”

  “你...你怎么可以扔我衣服!”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他喊道。但是喊完后,我就后悔了。我露怯的往后缩了缩。

  “二楼有个衣帽间,你自己去挑!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吃的吧!”禽兽男对着我说道。

  这和昨晚的那个禽兽还是同一个人么?怎么变的这么温柔。

  我裹了一条浴巾,就去了那个衣帽间。衣帽间里有很多的女装,我越来越确定他是一个变态了。

  因为一个好好的男人,怎么会收集这么多女装呢。

  看着那一套套的衣服,我不禁有点眼花缭乱。不过,他的品味确实不错!我吃惊的发现,他里面竟然女士内衣都一应俱全。

  只不过,我没有我的SIZE。我挑了一件差不多的内衣穿上后,又穿上了一套淡紫色的长裙,又把散落的头发扎了起来。

  从衣帽间整理好自己后,我就下了楼。看到一桌子的菜,我不禁长大了嘴巴。这个变态还会做菜?我张望了一圈,确定了刘妈不在,这才肯定是他做的。

  那个禽兽男,看到我下楼后。盯着我看了一会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才差不多!”

  “吃吧!”说着他走到了我的身边。

  说着他又把我的凳子给抽走,我疑惑的看着他。他露出了一丝寒光,冷冷的说道“吃啊!”

  我吓的一哆嗦,也没敢坐,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

  “做我女人吧!”那个男人把钱扔到了我的面前后,对着我说道。

  “啊?”我感觉我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做我女人!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去学校了!”那个男人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我不愿意!”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义正言辞的对着那个男人说道。

  主要是想到了昨晚那非人的待遇,我实在不能想象,这样的日子我能持续几天。

  那个男人没想到我会拒绝他,他淡淡的说道“黎欢欢,彭城人!24岁!养母陈云,癌症,现在位于彭城人民医院。”

  听到了他的话后,我感到了害怕、恐惧。我冷眼的看着他“你...你打算怎么样!”

  “怎么样?我让你做我女人!”那个男人霸道的对着我说道,语气中不容置疑的语气显现无疑。

第五章 泥足深陷

  “怎么样?我让你做我女人!”那个男人霸道的对着我说道,语气中不容置疑的语气显现无疑。

  我也寒着眼对着他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么我也不介意去找顾惠谈一谈!”听到了他的话,我不敢在继续问下去了。

  他就如一个百事通一般,什么都知道。顾惠是我大学的辅导员,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我能不能毕业,他起着很大的因素!

  我傻傻的站在了原地,我想反抗、但是我不敢。对于他这样一个能这么快时间,就把我查清的人,我不敢得罪他!而我甚至他连叫什么,我都不知道!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情人!学校那边,你就不用去了!等着拿毕业证就可以了!以后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钱方面,我不会亏待你的!”那个男人霸道的对着我说道。

  我想说不,但是接下来的后果,我是否能承担的起。我自己都不敢确定。对于我这种来说,他想玩死我,也就分分钟的事情。

  我不想承认,但是我已经是他的小三!

  呵呵,小三!多么丑恶的一个词语啊!我做梦都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当一个小三!

  我叹了一口气,我不接受又能怎么样呢?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不答应,他就分分钟让我活不下去。

  或许说,我昨晚来到这里的那一刻,我就沉沦了吧!现在的我又能怎么样呢?毕业了,我是否能承担起云姐那高昂的治疗费用呢?我已经泥足深陷了不是么?

  我妥协的对着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对着那个人问道“那我有权利,知道你的名字吧!”

  “林飞!从今天开始,你就住这里吧,需要什么。就自己去买!”说着他又扔了一张卡在桌上。

  林飞走后,留下了我一个,和这栋空荡荡的房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短短的几个月,我从一个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变成了一个任人践踏的小三,这个转变太快。其中发生了什么,我甚至都记不清了!

  林飞走后,我又一次的回到卫生间洗起了澡,我明知道自己已经不在干净,但是还想试图洗干净自己。

  下午2点的时候,刘妈来到了这栋别墅。他一来就开始打扫了起来,我看到了刘妈来,我也下楼打了一声招呼。

  “黎小姐,你在啊!这栋房子里可是有些年,没有女主人咯!”刘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

  听到了刘妈的话,我好奇的对着刘妈问道“林飞没有老婆?”

  刘妈点了点头,对着我说道“是啊,林先生一直就是一个人。大概是因为太忙,所以没时间吧!”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变成小三而庆幸呢?

  “林先生,真的不容易。他是个好人!”刘妈边打扫,边喃喃自语的说道。

  好人?不容易?这两个形容词,怎么形容在林飞的身上,我觉得那么的奇怪呢?

  如果说那个变态、禽兽都是好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好人都已经死光了!没错好人都已经死光了!

  “林飞一直是一个人么?”我试探性的对着刘妈问道。

  而刘妈似乎对于我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也没有什么防备。话匣子打开了一般,对着我说道“前两年的时候,林先生处过一个女朋友。但是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断了联系!这两年,这房子里,就林先生一个人!”

  “林先生,真的不容易。从两手空空,到现在的地位。都是靠他亲手打下来的!”刘妈似乎把林飞当作了自己儿子一般,说道林飞的时候,眼睛中满是慈爱的眼神。

  “您是什么时候来林先生这的?”我好奇的对着刘妈问道“不记得咯,10年?15年?我也记不清了。那时候林先生还是一个小老板呢!那时候我老伴得了重病,我一个人打了几份工。后来遇到了林先生。林先生知道了我的情况,二话没说,就把我老伴的医药费全给付了!”

  “姑娘,你说说这世道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么?”刘妈说着不禁泪眼婆娑了起来。

  我陷入了思考当中,反正我是开始怀疑。我认识的那个禽兽林飞和刘妈说的那个“雷锋”林飞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刘妈妈打扫了一遍屋子后,我就拉着刘妈带着我到处去逛逛、既来之、则安之!

  我拉着刘妈一直逛到了晚上,我第一次感觉购物不花自己的钱,其实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刘妈买了许多的菜,说今晚林飞要回家吃饭。刘妈说,林飞已经一年多没在家里吃了。

  做饭的时候,刘妈感叹了一句,家里有个女人就是好!我听的也是一阵汗颜,我可不是什么女主人!而是林飞那个变态发泄自己扭曲心理的一个玩物而已!仅此而已。

  就当刘妈做了一大桌子菜的时候,林飞也回到了家里。他在刘妈面前表现的十分的绅士、和善、又或者是平易近人。这个时候的林飞,用什么褒义词形容都不为过!

  我不禁的佩服起他的演技!这一顿饭吃的很和谐!没错!就是和谐!不知道为什么林飞对刘妈格外的尊重!我能发现,那种尊重不是装出来的,而是骨子里的。

  想象着昨晚的那个禽兽,和此时面前的这个翩翩君子,我不确定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了!

  刘妈走后,林飞还是如翩翩君子一般的看着我,似乎在欣赏一件他最喜欢的玩具一般。

  被他这样盯着看,我心里不禁的有点发毛。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又想到了什么变态的招数来收拾我了!

  果然,他拿出了一瓶红酒,又拿了两个杯子,分别倒上了一些后。递给了我“别害怕!”

  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我强忍着,接过了红酒杯。他贪婪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欲望和贪婪。我知道暴风雨又要来了!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我靠近。淡淡的对着我说道“这件衣服真好看!”

  我附合的点了点头是啊~挺好看的哈。他则看着我,并没有说什么!

  我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抖...原来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就是等死!

  很快我就被他抱到了二楼的,卧室。卧室内的灯光很昏暗,他今天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没有了昨天的粗暴、多了几分的温柔和柔情。

  我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真的很温柔。他把我轻轻的把我放到了床上,盯着我的双眸看了很久。

  许久之后。他似乎很疲倦,一把把我搂入了他的怀中,我把我的头靠在他那结实的肌肉上,“欢欢,我好累!”他温情的看着我的双眸,说道。

  他第一次叫我欢欢,第一次露出疲惫的脸色。看到了他如一个孩子一般,我母爱泛滥,把他抱入了怀中。虽说他的年龄比我大不少,但是此刻,我就是想这么做。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