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儿季泽的小说名字叫做《红豆红豆落相思》,红豆红豆落相思是一部很好看的民国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红豆红豆落相思苏贞儿

红豆红豆落相思全文阅读

苏贞儿季泽的小说名字叫做《红豆红豆落相思》,红豆红豆落相思是一部很好看的民国言情小说,作者张小张儿,全文讲述了前世,苏贞儿被自己最爱的人亲手杀死,重活一世,她不再是她那个乡村里的小丫头,而是第一富豪的女儿,且看她如何改写自己的命运。

第1章 我娶你

  我和阿泽能够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三年前,我掉入海中流落到了那个渔村被一个老奶奶救下,醒来之后我就没了全部的记忆,老奶奶心好,于是收留了我。

  我在那里一住就是两年,没过多久,遇到了同样落水的季泽。

  因为见他和我一样可怜,在将他救上来之后我和老奶奶就一直收留着他。

  我之所也会和他成亲,起初并不是因为我们爱的海枯石烂,死去活来。

  而是起一桩流言。

  那时他来了已经有一段时日,渔村里最常吃的就是海鱼之类的海货,虽然我和奶奶吃的不亦乐乎,但是阿泽似乎并不怎么习惯。

  眼见他每天都出去捕鱼干活又没什么荤腥滋补,于是我准备亲自上山给阿泽捉一只山鸡。

  我没怎么一个人上过山,所以不知道那山上的路十分陡,而且走了没多久就迷路了。

  那天又好像老天爷非要跟我作对,到下午的时候就开始哗哗的下大雨,山路因此更加湿滑。

  我在山上摔了一脚,然后脚就扭伤了,正当我以为我要死在山上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我身后将我扶了起来,回头一看才发现这人就是阿海。

  阿海虽然是村里人,但是因为很少说话所以我跟他也不怎么相熟。

  那天雨实在太大了,加上我脚受了伤根本不方便下山,所以阿海扶着我找了一个山洞躲雨。

  本来想着等雨小一点就下山,可是那雨势却越来越大了。

  眼看着天也黑了,阿海在山洞里找了一些枯枝生了火,架了个火堆在我面前。

  后来我太困了,就倚墙壁上睡了起来,没想到第二天却发现自己是靠在阿海的怀里睡着了。

  而且更不巧的是,村里的人因为见我们两个一夜没回于是就纷纷出来找我们,当季泽领着一大帮人来到山洞见我和阿海靠在一起睡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明显很不高兴。

  但是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见到季泽,我当然高兴。

  我起身准备跟他离开,可是因为一时忘了腿崴伤了站立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是阿海这时将我及时扶住的。

  我对阿海随即说了一声谢谢,等回头再去看季泽的脸色时,他的面色已经十分阴沉。

  下一秒,他就上前将我横抱着走了出去,一路下山回家,也不跟我说话。

  同时村里也流传起我和阿海的流言,大家都说我和阿海在山洞里孤男寡女过了一夜,肯定做了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流言越传越真,大家都开始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

  当时我实在郁闷,我准备去找阿海说清楚这件事情,但是阿海却说要对我负责,本来无中生有的一件事算是被坐实了。

  我气急之下,哭的要死要活,反正我是不愿嫁给阿海的。

  是奶奶这时突然对阿泽提议说:“要不你就娶了这丫头吧,不然这丫头以后怕是没人要的,阿旺要是孤苦一生,奶奶以后死也不能心安。”

  当时我不再哭,转而去瞧阿泽的神情,他似乎有些为难,在沉默许久之后才看着我点头说:“我娶你。”

  或许是基于奶奶的恩情他才答应娶我,而在我而言,我是十分欢喜的。

第2章 休书

  也是那次,我才知道我喜欢阿泽。这种喜欢的滋味让我忘乎所以。

  六月初六这天,我为阿泽生下了我们的儿子。

  遗憾的是,此时的他正领着人去山上剿匪去了,说是要呆很多天。

  他原本的身份是军中少帅,当初流落渔岛也是一桩意外。

  直到奶奶去世后,我又怀了身孕,他才带我回来。

  身为少帅,剿匪这样的小事本可以让手下的副将去做的。可是他没有,即使不能亲眼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他也要去剿匪。

  我生孩子的时候是叫了个产婆直接在家生的,在我生产的过程中我几度陷入昏迷难产,就连为我接生的产婆都开始劝阿泽的妈妈也就是我婆婆将我送到外面洋人兴建的医院里去,可是我婆婆就是不同意。

  在那半昏半迷的状态下,我亲耳听见她和秋月说‘让她出去不就是让全上海滩的人都知道我季家娶了这么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

  所以最终我还是没有被送进洋人的医院。

  好在我的孩子疼惜我,没有让我因为难产死去,不然我就没办法和阿泽还有孩子一家三口团聚了。

  在孩子出世之后我气血羸弱,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才稍微好了一点。

  这三天都是家里的下人不断的给我送补血的汤药,而阿泽的妈妈却一次都没进来过。

  孩子生出来那么久,我都没有见过他,于是我让下人将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但是下人却在这时神色慌张,言语支支吾吾了起来。

  我正准备追问怎么一回事,阿泽的妈妈就和何秋月一起走进了房间,阿泽的妈妈交给我一封信。

  然后说道:“孩子我已经送到乡下去了,我们家是不会承认这个野种的。还有你,现在也立刻从我府滚出去,让你在我府里呆了三天,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阿泽妈妈素来就看不上我的身世,自从我来到这个家以后,她从来没有正眼看待过我。

  我以为她瞧不上我没关系,以后等孩子出生后时间长了她会慢慢接受我的,可是没想到她居然称呼我和阿泽的孩子为野种。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做,那可是我和阿泽的孩子啊。”我崩溃的准备下床求她把孩子接回来,可是因为我身体太虚了,导致没走两步就摔在了地上。

  “只要我一天不承认,你就一天都不是我季家的媳妇。”阿泽的妈妈这时将信一把砸在我脸上,然后说道:“看看吧,这是阿泽写给你的信还有休书。”

  我接过信看了看,反复的确认后那就是阿泽的笔迹无疑。只见里面清楚的写明了阿泽离家剿匪的原因。

  原来他是为了避开我,原来他妈妈的意思正是他的意思,他不忍心当面和我说出口。

  在看完信之后,我当场愣在了那里。

  我知道阿泽一开始娶我并非是真心喜欢我,但是后来他也说过要照顾我和孩子一生一世的,没想到最后全都变成了一场空。

  “麻雀终究变不了凤凰,我劝你还是早些离开这里吧。看在当初你救过阿泽的份上,我们大帅府也不是不知道报恩的人家。这份赏银你拿着,够你过几年逍遥快活的日子的。”

  阿泽的妈妈说完话,就将那一袋装着银元的钱袋扔在了我的身前。

  我抬头看向她们,她们看我的眼神无比的鄙夷。

第3章 离开

  “妈,既然如此,可不可以让我给阿泽写一封信,我还有话要对他说。”

  “你还想说什么!阿泽都摆明了不想看到你了,你还想写信给他装可怜吗!”何秋月这时在一旁怒声说着,就好像阿泽才是她的男人,而我则是抢了她男人的人。

  阿泽的妈妈在何秋月的劝说下并没有同意我写信,只让人赶紧给我收拾东西让我滚。

  当我背着一个包裹被人推到楼下的时候,我脚跟还没站稳,推我的下人就把门给紧紧的关上了,我想问最后一句话都开不了口。

  好在这时我遇见了老丁,他是季府的管家,家里所有事情他都知晓。

  我抓着他的胳膊问他们把我的孩子送到哪里去了,老丁只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乡下,紧接着就不再说了。

  老丁还算是为人不错的,从来不会因为阿泽的妈妈瞧不起我而和其他下人一样仗势欺人,他每次见我都会客客气气的。在我的哭求下,他终于谨慎的又透露一句送走孩子地方的具体地址。

  然后又叮嘱我不要再问了,不然太太会责难他的。

  我这才抹了抹泪,然后对老丁说道:“丁管家,能不能再托您最后一件事。

  帮我转托几句话。就说休书我已经收到了,并转告他一句此后我们夫妻恩断,我断不会再纠缠他了,你让他可以回家了。”

  老丁思虑再三后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背着包裹离开了季府。

  走时,老天爷也像是故意刁难我,下了一夜的大雨。

  我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去拿阿泽妈妈给的所谓的‘赏银’。那钱说是报恩,可我对阿泽的感情又岂是他们一句报恩就能相提并论的。

  那钱摆明了就是对我的侮辱。

  那一天夜晚我是住在产婆家里的,还记得我为了躲雨躲在人家的屋檐下,风吹雨打,我蹲在那里瑟瑟发抖。

  恰巧产婆从那入过,因为知道我的遭遇,看我可怜所以就主动收留我住一夜。

  一个交情不深的产婆尚能这样待我,而那家大业大的大帅府居然容不下我和孩子。想想真是心寒。

  我把自己一对最喜欢的耳环给了产婆,算是答谢。

  犹记得阿泽当初送我时在我耳边说了一句:“相思相思落红豆。”

  当时我以为他这时借物表达对我的感情,可是如今我才知道他不爱我,当初娶我也不过是碍于那份恩情罢了。

  人已经没了,那耳环也就没了意义。

  产婆一开始百般不肯要,但是见我执意要给,这才手下,然后又给了我一些散钱。

  我本就没有想拿此物还钱的意思,所以就拒绝了。

  但是产婆说:“既然你要去乡下找孩子,怎么不需要一些盘缠。而且那胡家村离这上海也不近,腿着去都要走个一两天,你一女人不带点钱傍身拿什么吃喝。”

  我想着产婆说的不无道理,于是接过了钱然后再三说谢谢。

  想起当初孩子出世,产婆是第一个见孩子的人。

  那时孩子一出生我就昏了过去,后来阿泽的妈妈就把孩子带走了,我这做娘的竟然都没见过我的孩子。

  当时产婆说我的儿子很健壮,就是因为身子比一般的孩子大所以才导致我难产,孩子生下来不哭反笑,倒是健康的很。

  产婆还告诉我孩子脖子上有个蝴蝶一样的胎记,这样方便我去认孩子。

  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的起身准备离开了。

  还记得当我走上街道正准备买些便宜的馒头当干粮的时候,我看见不远处阿泽骑着一匹快马一路向着帅府的方向飞奔。

  因为我有意隐在人群中,所以他没有看见我。

第4章 成了奶娘

  看来我让老丁帮我找人托的话已经带到了,他离开的目的果然不是去剿匪,而是不想见我。

  我一离开,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

  “姑娘,这是你的馒头,已经装好了。”

  一旁的小贩已经帮我装好了馒头,我也想不了太多,只拿着馒头准备上路去找我的孩子。

  老丁说的胡家村的确是远,产婆说是要腿着走一两天才能到,而我因为人生地不熟在一路问人的情况下竟然足足走了三四天。

  胡家村虽说是个村落,但是人口繁多,在这个偌大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门前亦有摆摊卖货的,宛若小型集市。

  青瓦白墙的古式建筑不比上海的仿欧式建筑气派,处处都透露着简朴。

  老丁说孩子送给了一户姓胡的人家,可我到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这胡家村大多都是姓胡的人家,倒是难找的很。

  我寻了一户人家询问,希望从他们口中得知有用的消息。我问他们村中可有人送过孩子过来,可是对方却直摇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我一连问了两家,皆是如此,再想问下去,就没人再肯搭理我了。

  无法,我只好在村里花了些散钱暂且找了个落脚的地方。

  一连辗转几天,我才知道原来这村中还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主人也姓胡。

  听闻这家人的长子娶妻多年未有子嗣,可是这一两天却有人看见家里人在晒尿布。

  而这家的老爷也在城中做事,有一定的地位,想必和少帅府也相识也不一定。

  巧的是,这家人家还在对外招收奶娘,于是给我了可以进府的机会。

  当天与我一齐应聘奶娘的就有四五位,多是村子里人。

  我们一齐进了府,没一会就有一个长相清丽且穿着老式短卦长裙的女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丫头,丫头怀里又抱着个孩子。

  孩子此刻正在丫头的怀里哇哇大哭,想必是饿极了。

  我一听那哭声,当下心就揪成一团。我主动提议要给孩子喂奶,那夫人先是看了看我,好一会才让人将孩子递到了我怀里。

  “先看看奶水足不足。”

  我一听立刻笑着谢过,然后解下半边衣衫给孩子喂奶。就在喂奶的当间,我又偷偷去看孩子的脖子处,果然有个胎记。

  这就是我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搂着他差点就哭出来。

  由于我产后都没怎么调养就被赶出门了,如今奶水实在稀少,才喂了一会就没什么奶水了,孩子在怀中咿咿呀呀的闹腾。

  夫人见我奶水少,于是就让丫头把孩子抱走换个奶娘试,紧接着又让人给我赏银,意思就是不需要我了。

  我刚想和那夫人挑明来意,结果就听见孩子在奶娘怀里哭个不停。

  奶娘见哄不住,于是又换另一个经验老到的奶娘,没想到几个奶娘都试遍了也没人把孩子哄好。

  眼见着孩子哭的越来越凶,我也是心疼,立马上前抢过孩子抱在怀中。

  想必是母子连心,孩子突然到我这里就不哭了。

  夫人似乎对我还是不满意,便让人再换,可是孩子一离开我的怀里就哇哇哭个不停,直到又回到我的怀里才停止哭声。

  我及时说道:“夫人,我奶水本来也很多的,只是刚刚生养过没怎么调理所以才没有奶水可喂。”

  我说完后,夫人大意明白我的意思,于是让其余几位奶娘离开,然后让我留下。

  我在这府里也算是落了根。

  起初我以为这胡家和少帅府是相识的,本来我还想着等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夫人挑明一切,希望她能让我带着孩子走。结果在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胡家与少帅府根本就不相识。

  也是,阿泽的妈妈既然铁了心要把孩子给别人,又怎么会将孩子给一个认识的人家,以免将来夜长梦多。

  少奶奶的丫头说这孩子是花了一袋银元买来的,这时我才想起当初阿泽妈妈给我的那个钱袋上还绣着一个胡字,想必那钱就是卖孩子的钱了。

第5章 季泽来了

  拿卖孩子的钱来打发我,看来阿泽的妈妈也是厌透了我。

  就在我准备将自己的来意和胡家少奶奶一一挑明的时候,谁知前一天晚上,胡家少奶奶找我说了一番话。

  她的话听起来晦涩不明细想之后又似乎意有所指。

  “我多年无所出,甚是喜欢这个孩子,府里大小都知道孩子是我买来的,但是在我心里孩子与我亲生的无异。

  以后这孩子喝你一口奶便也称你一声奶娘。咱们只管好好养育他长大。”

  胡少奶奶说完这番话,我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

  此时对我而言孩子能不能带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在他身边喂他奶水看他长大,已然知足。

  至此我就下定决心在这胡府好好安顿下来。

  起初几日,胡家少奶奶每日都会让人给我送些催奶的补品,吃了之后,我身体逐渐好了许多,奶水也逐渐多了起来。看着孩子被逐渐养的胖了起来,我也不由得高兴。

  那日,我喂完孩子便主动拿着孩子的衣物去井边洗,听着身边同样在洗衣物的丫头们在谈论着一件事情。

  “你知道吗,一直单身的少帅终于成亲了。两天天前大帅府里举行的婚礼,整整热闹了两天两夜,但凡有头有脑的人物都去参加婚礼了。”

  “你说的可是那个季大帅的儿子季泽?坊间不是一直传闻他之前在外面带了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女人回来,而且还怀了他的孩子。”

  “切,传闻的话你也信。若是真有那个女人和孩子,为什么大家从来没亲眼见过她们?人家现在成亲的对象可是富商家的千金何秋月,门当户对的,试想少帅这样的眼光又怎么会看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那倒也是。”

  ......

  两个下人说完之后,我坐在井边手垂在那里愣了许久,原来真的休了我之后他便娶了妻而且还是何秋月。

  可是奇怪的是,自打我进了季家开始就看见何秋月一直在那里,她也并非什么富商千金,看来此番摆出这个名头,想必是为了让他们的身份更门当户对一些。

  而更奇怪的是我一直都知道何秋月喜欢阿泽,可是却从没见阿泽对她的心思有过任何的回应,现在两个人突然成了亲,仔细想想,看来是我蠢了。

  相比较于他们的婚礼风光大办两天两夜,我和阿泽当初成亲更像是草草了事。

  他的心里孰轻孰重,我已然有数。

  苦涩一笑之后,只继续洗起衣衫。毕竟季泽的种种已经与我无关。

  胡家少爷给孩子起了一根好听的名字,叫念初,一个月后,胡家又为孩子大操大办了满月酒席。

  这天晚上,胡家少奶奶和少爷一直在前院陪着宾客吃饭喝酒,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少奶奶身边的下人小兰过来叫我带着孩子去前院给宾客们瞧瞧这位小少爷。

  我高高兴兴的抱着孩子走到前院去,殊不想还没进入前院,便发现本来喧嚣闹天的前院突然静的吓人。

  带着一些警惕,我拉着小兰躲在一处墙角向院内张望。只见院内此时围满了手拿长枪的士兵,而为首的季泽则是背着手来回踱步于酒桌之间。

  虽然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但我也能感觉到他脸色不好,似乎在隐忍。

  他这时走到少爷身边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孩子在哪?”

  胡家少爷立在那里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

  季泽见此更怒了,他猛的一拍桌面,桌上的碗碟随之哗哗作响,一片狼藉。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