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锦程虞扬》的原名是《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本耽美爽文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林锦程虞扬小说

林锦程虞扬全文阅读

小说《林锦程虞扬》的原名是《离婚后我又怀了他儿子》,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本耽美爽文,为网络作家越火所著,受可以生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虞扬是林锦程的救命恩人,可是后来,虞扬却在林锦程爱上他后又抛弃了林锦程这一个替身,而且林锦程很悲催的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第一章 败类虞扬

  【林锦程,十分钟之内如果我在办公室见不到你,你知道后果。】

  林锦程看到消息的时候下意识的先对手机屏幕竖了一个中指,随后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过完口头上的瘾,姓林的老老实实往办公室走去,跑去,如果可以的话,很有可能加速度飞过去。

  只是被迫穿了那种违背人体结构、布料一定不能多用、致力于绝对不让人感觉纯棉舒适的内裤,现在是每跑一步都会让林锦程觉得苦不堪言。

  偏偏虞扬的恶趣味又重,要求他一个大男人,每个周五都必须穿上这玩意儿去见他,不然后果自负,林锦程知道他承担不起虞扬所谓的后果,只能咬牙隐忍。

  心里只想着等哪天翻身了,他就把今天穿的这玩意儿勒到虞扬这个人面兽心、斯文败类的头上去,给他拍上十张八张的照片贴到学校门口的布告栏上去。

  枉费自己当初还以为虞扬真是个什么好人,觉得他清冷禁欲、什么不食人间烟火……操他妈的都是放屁!虞扬简直就是刷新了林锦程对于好学生的认知极限。

  金玉在外败絮其内,说的就是败类虞扬本人。

  今天是恼人的周五,本来林锦程是很喜欢周五的,可自从和虞扬纠缠在一起后,周六周天都要和那家伙在一起,于是他就开始希望取消这些双休日。

  林锦程想,就算是大学生也要不分昼夜学习才对,放假只会给情侣机会,匿名制建议取消双休。

  气喘吁吁跑到办公楼,平复一下激动到随时能骂娘的心情,省的一会儿见了虞扬把问好说成“去您妈的”。

  林锦程攥紧手心磨蹭在办公室门外,琢磨半天,死活不想进去。

  走廊尽头还有摄像头,他想稍微调整一下被内裤不小心勒到的蛋也不好意思,有点疼,除了骂他,别无他法。

  【还有五分钟。】虞扬又给他发消息。林锦程想那我再等五分钟进去,路上竟然还跑快了?怪不得这么累呢。

  林锦程掰着手指头天马行空的想:还有五分钟,虞扬就阳痿,其实我是个预言师,我说到虞扬就得做到……而且今天就虞扬一个人在学生会值班,给他发消息说什么实习助理请假了,现在就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让林锦程过来跟着打杂帮忙。

  林锦程心里门清儿,根本就不是什么来打杂,虞扬就是抓住了每个机会使劲的欺负他,要不然装肚子疼跑路吧,结果还没来得及走人又收到虞扬的消息。

  【还有一分钟,后果自负。】林锦程泄了气,敲门进去。虞扬居高临下的坐在办公桌前,抬起下巴道,“锁门。”“哦。”林锦程哆嗦着锁了门。

  只是办公室这么神圣的地方,两个人既然是来办公干活的,为什么要锁门?难道做了繁重的学生会工作开着门给其他过路人看一下也不行吗?

  锁了门谁还会知道我一个不是学生会的人跑来给你们当牛做马还打杂?我德智体美劳全面健康发展还又喜欢热心帮忙,谁给我搬义务劳动奖?

  虞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苦力没有人权吗?

  林锦程想骂人,想的牙根儿都痒了,要不是拳头不够硬,他还想打掉虞扬的两颗门牙镶在狗嘴上。

  虞扬身下的转椅往后挪了一点,他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林锦程坐过去。

  林锦程站在桌前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不了吧,我怪沉的。”

第二章 可能是怀孕了

  虞扬这人平时比较沉默,可能长的好看的人大概话都少,天生上位者的姿态更是让他习惯了发号施令。

  他又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林锦程硬着头皮坐过去。

  刚坐到虞扬大腿上,屁股就被他拧了一下,林锦程惊得要站起来,结果又被虞扬按着肩膀坐回去,“这么敏感?”

  林锦程什么也没说,心道你让我拧你试试,看你是不是也吓一跳,而且你他妈手劲儿贼大,很疼啊!

  虞扬被林锦程坐着的那条大腿来回晃悠,林锦程的上半身也就跟着摇曳。

  他半眯着眼睛看林锦程,心道瞧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果然是有够骚。

  虞扬问他:“给你的衣服穿了吗?”

  林锦程低着头,“穿了。”

  可特么的那叫衣服?明明是条用来保护唧唧的内裤,结果布料都没个姑娘扎头发用的头绳多,我以后也建议你穿这种衣服。

  虞扬:“大点儿声。”

  林锦程觉得屈辱死了,特么的自己就是没投个好胎,不然今天角色绝逼要对调。

  他是没机会生在虞扬这种家庭,不然也……算了,总想那些令人伤心的。

  “穿了。”

  虞扬今天大概是心情好,一手摸进林锦程裤腰里,勾住他股缝间那根细细的带子,一点点的用力往上拉,林锦程红着脸求饶,“别、别扯了,求你。”

  虞扬就喜欢听他求饶,“不想让玩?”

  林锦程又在心里骂娘,特么的老子一个男的,能想让你玩吗?

  虞扬看了看时间,突然道,“还没在这里做过呢,把裤子脱了。”

  “什么?”林锦程觉得他疯了,“这、这是学生会!”

  而且这里还有摄像头,虽然是对着门口的并不能拍到办公桌这边的情况,但也非常惊悚了。

  “你不让做?”虞扬不咸不淡的问了这么一句,但林锦程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没,可我觉得我最近有些不舒服……”

  林锦程咬着牙豁出脸面去,“就肚子总疼,我觉得可能是……”

  林锦程想说可能是怀孕了。

  但这说法也太惊悚,再说了,他就是不要脸也不能胡乱讲违背科学依据的事情啊,说不定虞扬还要误会自己是在和他调情,得不偿失。

  而且虞扬很有可能会当场笑出声。

  受到这种嘲笑还不如立刻去世。

  虞扬打断他,“你不想让弄里面?”

  “嗯。”他点头。

  结果虞扬挑起林锦程的下巴,“可你又不会怀孕,怕什么?又不是没有事后清理。”

  林锦程想哭,这是办公室,特么的拿你的水杯做清理吗?

  他也不想怕,问题是感觉自己最近真特么的像怀孕了似得。

  要知道林锦程以前可是最讨厌吃酸的了,可最近吃到流口水都不想停嘴,后面还总是分泌一些可疑的粘液……特么的能谁给他解释一下这都是些啥让人想撞墙的反应?

  而且他是学体舞的,运动量比较大,可是最近一做剧烈运动肚子就疼到脑门儿都跟着出汗,痉挛似得抽搐,让他不得不请假旷课。

  再这样下去,专业课都得挂掉了。

  虞扬就这样看着林锦程的表情变幻莫测,手指顺着他脸颊的轮廓慢慢抚摸,“你想终止协议吗?”

  终止协议。

  这句话就像是魔咒……带了巨大的诱惑力,快要把林锦程的思绪完全搅乱。

  他想终止协议吗?

  虞扬玩弄着他的发丝,轻声道,“我不想强迫别人,如果你总认不清我们是有协议在身,建议你重新考虑一下,我给你这次机会。”

  林锦程想到自己当初答应这见鬼的协议也是为了能够在学校安心完成学业,而不是把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就这么葬送了。

  可如今虞扬带给他庇护的同时把他的身体也伤害了,总这样肚子疼下去,他根本就无法好好完成课业,而且当初答应虞扬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虞扬的性|欲……特么的竟然这么强烈。

  让他时常会有种完蛋了再这样做下去早晚会怀孕的错觉。

  林锦程咬牙道,“我想……”

  “嗯?”

  “终止。”

  林锦程觉得自己大概被人压多了,都忘了自己还是个爷们儿了,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大白天的天空都他妈在放烟花。

  终于不用像个女人一样被人压在身下那样玩弄了!

  虞扬好像猜到了会是这种结果,拿了一张抽纸擦擦自己的手,然后示意林锦程可以滚蛋了。

  林锦程提好裤子从虞扬身上站起来,脸还是很红。

  他以前见了虞扬还有资格抬头挺胸,哪怕互相不认识也不用卑微求全。

  可现在一想到两个人维持了一个月的肉|体关系,他还是被压的那个……林锦程就觉得,这辈子反正在虞扬面前是抬不起头来了。

  “那个,就谢谢你最近的保护……”林锦程也不知道怎么措辞,虞扬这人本来就不是他能接触到的,要不是阴差阳错狗血乱泼,他们也不会认识。

  虞扬大概是个很善变的人,态度改变的很快,仿佛协议结束的一瞬间就恢复了他原来那副高高在上但又温文尔雅的样子,“没关系,大家还是校友,以后有什么困难,也许可以来找我。”

  林锦程心想,感情被、操的人不是你,嘴上乖巧道:“好的。”

  逃离似得从办公室里跑了出去。

  回宿舍的一路上林锦程都低着头生怕被熟人看到。

  林锦程最怕遇到的煞笔,是易华皓。

  要不是因为易华皓那家伙总找他麻烦,自己还昏了头的以为向他示好这人就能保护他,又怎么可能刚出狼窝又进虞扬那虎穴。

  然而人最怕什么就容易来什么,刚到宿舍楼底下,林锦程就碰到易华皓了。

第三章 你叫不叫

  易华皓没敢像以前一样看到林锦程就先上去踹一脚,反而是观察了好一阵子,嘲讽道,“怎么,被虞扬操的滋味儿还算不错吧?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要跟着虞扬重新做人呢,结果不还是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林锦程不打算再和他辩驳什么,反正这人就是一粗鄙的货,先别说就是为了躲他自己才落到虞扬手里,就算是让他现在选,他还是选虞扬。

  易华皓知道林锦程现在身后有虞扬,也不敢做些别的,只能恨恨的看着林锦程走进宿舍楼。

  直到看不到易华皓的身影了,林锦程才松了口气。

  宿舍里没有人,林锦程脱了鞋无力的躺在狭小的床上。

  本来想把那讨厌的内裤脱掉再睡了,可林锦程实在是太累了,根本不想动。

  他想到了遇到虞扬的那天晚上。

  那一幕幕的,仿佛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那样清晰。

  --------

  那天深夜十一点的便利店,他默不吭声的跟在易华皓身后。

  易华皓在货架上挑挑捡捡,他则心不在焉,不断的看向时间,恨不得希望易华皓一瓶水能买到天亮。

  易华皓拿了瓶矿泉水转身问他,“你要不要?”

  林锦程看看价格又摇摇头,心道这是人参泡过的马尿吗,一瓶矿泉水竟然还要四块多。

  他说:“不了。”

  “不了?”易华皓笑的很坏,低下头不怀好意的问他,“你确定不要吗?等一会儿上床的时候我干的你淫声浪|叫,嗓子再喊坏了可怎么办?”

  “你……”林锦程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易华皓逼近他追问道:“我怎么了,别说你不知道我们今晚要做什么。”

  林锦程耳根子都红了,压低了声音咬着牙道,“我知道……”

  易华皓笑的轻蔑,顺手又从货架上拿了两瓶水,“知道还不喝水,脱水了怎么办。”

  他笃定要羞辱林锦程到底,索性嘴里一句好话也不肯讲。

  “你……”林锦程愣在原地,唯唯诺诺道,“我……我不会叫的。”

  结果易华皓一听这话立刻就变脸了,“你不叫?特么的你一晚上卖六千块钱你不叫?我干的是充气|娃娃?你知道你多贵吗?”

  “你、你小声点儿!”

  林锦程要疯了,便利店里还有个收银员呢,又不是没人,都要被人听到了!

  再说了,他也是第一次出来卖|屁股,特么的要真去外面找,比易华皓这个学生大款的人也多了去了。

  要不是看他在学校里还比较有势力,林锦程也不会选这玩意儿。

  其实比起易华皓,他更想选金融系的虞扬,那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可惜也就因为那人是天之骄子,从来也不会注意到林锦程这种小角色。

  易华皓也知道林锦程为什么会看上自己,知道他只是怕学校那群人总揍他索性屈服于自己,甚至答应向自己张开|双腿。

  而抱紧他易华皓的大腿,倒还真不是因为林锦程仰慕或者喜欢他。

  想到自己心甘情愿被这婊|子利用,易华皓就觉得是耻辱,今天晚上一定得好好搞他几次。

  “林锦程,你他妈的今天晚上要是不卖力,信不信第二天我就找人轮了你?”易华皓低声威胁。

  林锦程信了,拽着自己的衣角小声道歉,“对不起……”

  话虽这么说,可林锦程却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心道艹你麻痹的易华皓,今天你就可劲儿羞辱我吧!

  特么的等哪天我翻身了轮到你出去卖,我倒瞧瞧你是不是喜欢让人都知道你那点儿破事!

第四章 买盒套子吧

  然而易华皓不打算轻易放过他,哪怕只是口头上。

  他来回活动着自己的手腕,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看就是威胁,“林锦程,你一副死了爹的样子给谁看呢?想清楚了,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想到以前总被欺负的时候,林锦程腿肚子都跟着疼酸了,“我想清楚了……”

  你们别揍我了。

  “想清楚了还这样?”易华皓得意道,“老低着个头做什么,敢出来卖还不敢被人知道?怕什么啊?”

  操。

  骂个“操”字也不敢出声。

  没办法,林锦程全身上下也就嘴硬了,要不是被生活所迫打嘴炮太容易挨揍,他一定能当个嘴炮王者。

  可惜他力气不够,嘴太硬又经常吃亏,又受不得苦痛,只能萌生出卖屁股求生的办法。

  可是如果屁股都卖了还他妈痛的话,他是真的宁愿天天挨揍了。

  最后林锦程只能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呢?不服?”易华皓对林锦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

  他就是个混混儿,拿出六千块钱来操一个男的,先别说讲出去会被人笑话,单单是这六千块钱弄来的就不容易。

  虽说以后林锦程就归他了,想搞就搞,但他到现在还没凑够钱呢……当然,他不会告诉林锦程的。

  自己心里有鬼,就更听不得林锦程有任何埋怨。

  林锦程当时根本不知道易华皓钱都没凑够,依旧在心里把易华皓骂出一脸血。

  嘴上也没反驳,一副我真的很可怜的样子,小声儿道:“我没叹气,真的。”

  易华皓笑了,捏捏他的脸,“瞧你这副骚劲儿。”

  “……”

  人都说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才能发现美,这些狗比一个个都说自己骚,可林锦程觉得这是完完全全的污蔑,倒不如说是这些败类眼里就只看得别人骚的一面。

  学校里一个个的白富美,再清纯也能被他们解读出不要脸来,说白了就都是混蛋,找茬!

  两个人还挑了一些零食,准备去付款的时候,林锦程看到收银台旁边摆着的避孕套。

  他扯了扯易华皓的衣角,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买……买盒套子吧?”

  易华皓坏笑,也不压低声音,“买套子干嘛?我要内|射。”

  “……”

  “反正你又不会怀孕。”

  林锦程不想活了,因为他发现那个值班的收银员他也认识,是和他家一起租房子的男生!

  长的五大三粗的,眉毛黑粗,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数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与贪婪。

  林锦程后悔了。

  做了一个周的心理建设答应和易华皓做某些见不得人的PY交易,等真到要开始做了、还有可能被别人知道的时候,林锦程真的后悔了。

  后悔的肠子都清了。

  便利店的男生露骨的眼神毫不避讳的打量林锦程,心道校服那么宽松的裤子,林锦程都能穿的紧绷绷的鼓出两个浑圆的屁股蛋儿来。

  大家都说他骚,自己以前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林锦程知道,今晚如果和易华皓去了宾馆,人被干了,可第二天假如易华皓保不住他呢?

  有比易华皓势力更大的人欺负他,怎么办?

  他不相信易华皓的为人,更不信这家伙会为了保护他而和众人反目成仇。

  所以两个人出了便利店在往宾馆去的路上,林锦程突然脚底抹油。

  跑了。

  易华皓还在言语上羞辱他呢,兴奋的在便利店的时候就升旗了,结果一转眼那人跑了。

  这还了得。

  林锦程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学田径的易华皓,两下就被他抓住了。

  “林锦程,你完蛋了。”易华皓抓住他后第一句话就说的这个。

  林锦程好绝望。

  绝望到看到虞扬出现在路口的时候想都没想就向对方发出了求救信号。

第五章 救救我,好不好

  林锦程逃跑的前一刻,易华皓还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觉得自己也是好命。

  毕竟林锦程是他们学院里出了名的长的好看、声音又好听的男生。

  只是名声却不大好。

  倒不是说他不洁身自好,只是他明明是个男的,却整天像是中了春|药似得,眼神勾人声音媚如丝,身材……还他妈的说不出来的骚。

  主要是林锦程是学体舞的,从小柔韧性就好,每次上课那小腰扭起来……连女生都自愧不如。

  体院一群围观他们上课的大老爷们儿没被女生迷了眼,一个个的反倒被林锦程给折腾的不行,上完课就偷偷跑厕所里解决个人问题。

  但林锦程家世不好,上学是助学贷款来的这很正常,但他之前为了赚生活费去夜店卖过酒,被不少同学私下里瞧见过,这也没什么。

  可后来又被人知道他妈是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于是大家一传十十传百以讹传讹……就开始说什么体院一个学舞蹈的骚|货男出去卖了,叫林锦程。

  从那以后,学校里每天欺负林锦程的人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嫌他长的女气看着就娘,很想揍一顿的那种。

  另一派就是易华皓这群人,觉得这小家伙弱的像只瑟瑟发抖的红眼儿兔子,见了就想逮住操一顿。

  当然,其实还有一派,是不屑与易华皓这群人为伍、更是林锦程根本接触不到的那群人,就是虞扬那些人。

  林锦程见过金融系的那个虞扬,开学典礼那天那人一身清爽的站在主席台上发言,远远的就能看到少年剑眉星目英姿飒爽的样子。

  反观他林锦程,当时在新生队伍的最后一排,因为不小心踩到前面男生的鞋,而被他们一群人围着拳打脚踢,带头的就是易华皓。

  果然是人各有命。

  在最绝望的时候主席台上虞扬的身影,成了林锦程往后很多年来最念念不忘的一抹回忆。

  当觉得自己要被易华皓弄死的时候,林锦程看到了虞扬。

  在此之前他从未和虞扬讲过一句话,他甚至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虞扬根本就不认识他。

  可林锦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对着虞扬喊了句,“虞扬,救我。”

  虞扬本来只是路过,闻言就往这边走来。

  易华皓再撑劲,可到了虞扬面前也是不够看的,一时间愣在那里,还死死拽着林锦程的脚踝。

  看虞扬走过来的时候林锦程还是有些紧张的。

  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能说就是他自己的错,要怪就怪命太苦。

  一个男生没权没势生在这个社会很正常,可像他这样,在一个被豪门氏族霸占的大学里整天被欺负的屁滚尿流真不多见。

  再不找个靠山,可就连学也上不下去了。

  虞扬对林锦程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喊我?”

  林锦程紧张的来回咽口水,不顾形象的从地上爬着就去抱住了虞扬的大腿。

  是真的抱了大腿。

  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虞扬,“救救我……好不好,我……”

第六章 去开房

  虞扬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锦程。

  盯着他那张脸看。

  林锦程在学校好看是出了名的,虞扬也并非像林锦程想的那样一定不认识他。

  相反,其实在新生报道那天,虞扬就已经听说过林锦程这个人。

  无非就是他长的太过好看,又惹眼,身世还比较容易惹人非议,早早的成为众人谈论的焦点。

  只是虞扬没想到林锦程会这么快,就抱上了他的大腿。

  易华皓也是比较紧张的,他很怕虞扬多管闲事。

  尽管知道这人十分不好惹,可更不想丢了林锦程这块儿肉。

  易华皓甚至一开始的时候还想,要是真能把林锦程搞到手,大不了好好对他就是了,别让人给自己在外面戴绿帽子,只是没想到还没开房呢这家伙就有二心。

  不得不好好收拾他了。

  “虞少……这事儿你怎么看?”易华皓没虞扬长的高,还要半蹲在地上死死拽着林锦程的脚踝,显得卑微急了,“我和林锦程有点儿私人恩怨……你瞧瞧能不能……”

  林锦程要气哭了,抓着虞扬的大腿,“不!我和他没有私人恩怨……不,他会打死我的,虞扬,求求你,救救我吧。”

  “救你,我有什么好处?”这是虞扬对林锦程说的第二句话。

  林锦程突然觉得他有戏!

  “什么好处都有!只要我有的,都能给你,我给你当牛做马也可以!”林锦程当时想投机取巧来着,觉得虞扬这种世家大少爷,天之骄子,他能缺什么啊?

  就算是缺个跑腿的,那也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到时候一说自己是跟着虞扬混的,怕是也没人敢再动他。

  虞扬轻声道,“好,你想清楚了?”

  林锦程点头,“嗯!”

  易华皓铁青了一张脸又不敢怪罪是虞扬太过多管闲事,只能愤恨道,“林锦程你……”

  “他现在是我的人,你还是不要管太多了。”虞扬道。

  一句话,吓得易华皓不敢多说了,哆嗦道,“嗯,虞少小心,这家伙狡猾着呢……说的也不一定全都能信。”

  小骗子。

  林锦程死死拽着虞扬,生怕他跑了,“我没有,我真没有,我不会对你说谎的……”

  虞扬点头,“嗯,跟着我。”

  他说完就往前走,林锦程像条死狗似得从地上爬起来跟上虞扬,临转身之际还冲易华皓竖了一下中指。

  气的易华皓头发都要炸起来,心里骂道:操!你个婊|子,真是有够张狂,我就不信哪天治不了你!

  林锦程只觉得身心舒畅,今天一整晚都想对易华皓竖中指来着,终于有机会了。

  虞扬走到路口尽头,那里有辆车在等着,他回头看了林锦程一眼,“你刚才和他打算去哪里,做什么。”

  林锦程愣住,怎么可能会告诉虞扬这个,他张口就想说谎。

  结果虞扬想要看透他实在是太简单了,“不要试图骗我,你不会想知道后果。”

  林锦程莫名其妙就被虞扬给吓住了,就是有人天生的自带王者气势,不怕都不行。

  “刚才……要去开房,不过我们没去!真的,我在路上就跑了!”

  “好。”虞扬上车,示意林锦程坐在后面,他对司机说了一家酒店的名字。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