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顾思赫北冥小说_蜜吻999次:赫少要抱抱免费阅读by十五真红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顾思赫北冥小说

蜜吻999次:赫少要抱抱全文阅读

蜜吻999次:赫少要抱抱是由网络作家十五真红最新创作的总裁类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顾思赫北冥。全文讲述的是顾思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前世她被绑架,打电话给自己的丈夫要他来救她他却不闻不问,死后重生到顾思的身体里,没想到还遇到了一个自己认识的人,那个男人为什么会和这个女生有交集?

第一章 神秘男人

  是夜,微寒。

  郊外废弃的化工厂内。

  一桶凉水当头浇下,宋星夜眼皮轻抖着张开。她的手脚被牢牢绑在一根钢柱上,身上的衣物污秽不堪。

  “池锦辰的未婚妻在我们手上,让他接电话。”

  蒙着脸的绑匪对着电话冷冷开了口。

  “不好意思,池总在开会。”

  电话那头却传来更加冰冷和敷衍的女声,是宋星夜的表妹宋白雪,池锦辰的私人秘书。

  绑匪以为她不信人在他们手上,于是将电话放在宋星夜的耳边,面含威胁的看着她,“说话!”

  宋星夜虚弱的开口:“白雪,是我……”

  “姐姐,你真的被绑架了?”宋白雪打断了宋星夜的话,声音带上了些不可置信。

  宋星夜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只听电话那头传出了阵阵笑声。

  “这可太好了,姐姐,锦辰正发愁应该怎么处理你才好呢,毕竟公司已经并购完了,承认我是他的女人也不会有危险了。我们不需要你这个挡箭牌了,你要是死了,刚好不用我们为难了了呢。”

  听到这池锦辰的名字,宋星夜的意识清明了几分。

  不会的,谁都会对她见死不救,唯独锦辰不会这么对她……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同经历过太多困难和考验,不管她有多么任性,池锦辰一直将她捧在手心上呵护备至……

  别说是要钱,宋星夜相信,就是要命,池锦辰也会给她。

  刚想反驳,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

  “你爱吃的餐厅我已经约好了,电话还没讲完吗?”

  这声音宋星夜再熟悉不过,这种亲呢的话语,让她的心沉入谷底。

  “池锦辰……”

  她刚开口,电话却被切断,只剩下一阵忙音。

  冰冷的忙音让宋星夜的心也跟着一下掉入了冰窖!

  绑匪一怔,立即又拨了过去,却再也打不通了!

  “***,去死吧!”

  绑匪彻底没了耐心,说着就提起一桶汽油,泼在了宋星夜的身上!

  很快,熊熊的火光蓦然成海,宋星夜在绝望中渐渐失去意识……

  不知是不是梦境,在人世的最后一眼,宋星夜看到火海中冲入了一个人……

  他简直不要命了一般,奋不顾身扑灭她身上的火焰!

  火烧到他的手臂上,也仍旧不肯放弃,宋星夜眼睁睁的看见他手臂一块肉被烧焦,血肉下,白骨隐隐可见……

  一定很痛吧……

  宋星夜想要看清来人,到底是谁,如此的爱她?

  是池锦辰吗?

  眼皮却沉的睁不开,视线更是模糊不清……

  她还是睡了过去,带着遗憾,再也醒不过来。

  *

  宋星夜再次睁眼,疼痛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

  她纳闷的看了眼自己已经被烧得焦烂的四肢,却惊奇的发现,自己不但毫发无损,皮肤还变得比之前更加水嫩光滑,就像是一个少女的肌肤!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顾小姐,您醒了吗?”

  宋星夜疑惑,顾小姐?是在叫她?

  忽然,大量记忆潮涌而来。

  她确实在几天前丧生火海,但不知为何,意识却进入了顾家大小姐,顾思身上……

  顾思父母早逝,留下一笔巨额财产,要她十八周岁才能继承。

  为了这笔遗产,姑姑顾晓月将她接回家中,长期给她注射慢性药物……

  就在昨晚,顾思十八岁刚过,顾晓月打算杀人灭口,私吞遗产,却在此时,有人及时救了她……

  但顾思当时已经昏迷,记忆很模糊,而且因为身体实在太差,现在醒来的,已经是宋星夜。

  “顾小姐,我是秦湛,方便的话,我家先生想请顾小姐一起共进早餐……”

  不等门外的人说完,顾思便一把拉开了门,朝秦湛微微一笑:“方便是方便,但我得先换身衣服,可以吗?”

  秦湛道:“顾小姐请便。”

  顾思马上关上门。

  既然对方是救了她的人,她理应重视。

  顾思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存货还真是充足,清一色的奢侈品牌,样式也非常齐全。

  看来这个男人很懂女人嘛……

  但这种男人,多半不是花花大少,就是糟老头子。

  挑了半天,顾思选了一个最符合自己年纪的连衣裙,鹅黄色的小香风,剪裁简洁大方。

  但穿上后,她却总觉得哪有一点怪……

  是胸部!

  她从前的身材简直堪称完美,可现在回到少女的身体,难免,就差了点意思……

  顾思又翻了翻,竟发现,衣服的码数就是自己以前的标准码,并且,柜子里所有的衣服都是!

  啧,这男人眼光不错嘛,至少判身材的眼光,很精准。

  十几分钟后,顾思收拾完毕,跟随秦湛一起下楼。

  这里是座庄园,洋楼林立,根本一眼望不到边。

  在都城,能拥有一座庄园的人可绝不只是富有那么简单。

  看来救了她的人,可是位大人物。

  “秦先生,敢问,你家先生什么来头啊?”

  顾思试探的问了一句,马上又道:“……昨晚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

  秦湛笑笑,“我家先生的事情,我不方便多说,等顾小姐见到先生,自然就清楚了。”

  “……”

  嘴巴还挺严。

  顾思抿了抿唇,也不再自讨没趣。

  两人很快就到了餐厅,佣人为他们拉开雕花大门。

  气氛莫名紧张起来,仿佛从某处,散发出来一种强大的气场。

  走了几步,顾思很快看到一道极其宏伟的身影。

  男人静静坐在窗边,精致笔挺的西装披着一层金芒,竟有种说不出的尊贵。

  但,顾思却觉得这身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秦湛和其他人立即退了下去,偌大的餐厅内,此时只剩下男人和顾思。

  “嗨,”顾思试着打了声招呼,“您好,我是顾思,昨晚……”

  男人冷冷看向顾思,漆黑深邃的目光,瞬间让顾思背脊一寒!

  竟然,是他!

第二章 住在他家

  顾思认识眼前的男人……

  赫北冥,国内最高指挥官,身后更是都城第一世家。

  用旁人的话来总结,都城就是赫北冥的天下,他只需轻轻勾勾手指,就能让天翻地覆。

  但这样牛逼的人,通常都很难相处,赫北冥也不例外。

  顾思生前和赫北冥打过交道,那时候男人就是出了名的孤僻冷血,没想到时隔六年不见,他还是老样子,俊美逼人的脸上,永恒死人般阴沉的表情!

  顾思对赫北冥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她很了解这个人的可怕和冷漠……现在想起来,还阵阵发寒。

  “坐。”

  赫北冥冷冰冰的开口,平静的语调,却威慑力十足。

  顾思迟疑了一下,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

  气氛很凝固,顾思原本打算说的话,在看到赫北冥这张脸后,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没话和我说?”

  赫北冥一边将餐盘里的肉利落切着,一边又道。

  男人凉薄的声音,总让顾思觉得心里发毛。

  “有,”顾思清清嗓子,“谢谢赫指挥官,昨天救了我。”

  顾思这一句话,让赫北冥陡然看向了她。

  “你认识我?”

  男人的目光敏锐犀利,让顾思心里迅速一沉。

  她马上又道,“是啊,整个都城,谁会不认识您……”

  “……”

  赫北冥没有吭声,将刀叉啪嗒一声放下,

  顾思感觉自己的心脏差点跟着跳出来。

  “赫指挥官……”

  “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

  “……”

  赫北冥突然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但口吻不容置疑。

  “啊?”顾思怔了怔:“赫指挥官,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真的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可以独立了”

  赫北冥冷冷瞥了顾思一眼,极具震慑力的气场,立即让她闭了嘴。

  “你父亲的遗志,是希望你尽快成长起来,撑起他的公司。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私教,完成学业之后,自然会让你离开。”

  赫北冥说完,不等顾思发表意见,便起身离开了。

  男人高大颀长的背影,除了寒冷,还有一种与生俱来,令人俯首称臣的强大气场。

  顾思从前就怕这个男人,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赫北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了,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赫北冥离开不久,顾思将早餐吃完,也走出了餐厅,但是门口,有一个身着干练制服的女人,仿佛正在等她。

  看到女人的正脸,顾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白璐!

  这女人竟是自己从前最好的闺蜜,许白璐!

  顾思生前和许白璐是同学,两人一起进修的商业管理,毕业后,顾思接管了家族企业,许白璐则进入了鼎鼎有名的赫氏财团,也就是赫北冥的家族财团。

  “顾小姐您好,我是赫指挥官的私人财务助理,现在,也是您在庄园内的私人教师。”

  许白璐甜美的声音,让顾思差点流泪。

  但她还是强忍住了情绪,半晌,缓缓点了点头。

  *

  许白璐没有察觉出顾思的异样,她将顾思带回房间,和她说明了从今往后要学的东西。

  赫北冥做事,从没有商量的余地。

  并且,以顾思现在的身份能力,也只有接受的份儿。

  但见到许白璐,顾思真的很开心,就算是为了好友,暂时接受赫北冥的安排,顾思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她却有一点纳闷。

  即便许白璐再优秀,在人才济济的赫氏财团中,也只是平常。

  生前,她还听许白璐抱怨前途渺茫,怎么一转眼,她就成了赫北冥的私人财务助理?

  而且,还能被请来专门教她……这得是上司多大的信任?

第三章 把她揉碎

  可顾思却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毕竟她生前可和赫北冥关系不太好,许白璐和她是好友的事情,说不定赫北冥也是清楚的,所以有些事情,她不免多想……

  傍晚,许白璐结束了课程。

  许白璐并不住在庄园,有司机专门送她。

  顾思也坚持送许白璐到门口。

  “白……许老师,”忽然,顾思叫住许白璐,“路上小心点,最近绑匪很多,注意安全。”

  听到顾思的话,许白璐楞了一下。

  似是想起了什么,她眼眶忽地有些红,“这话,听起来很像我一个朋友常说的。”

  “朋友?”

  “她老叮嘱我注意安全,结果,自己却一点都不注意安全……”

  许白璐的声音有些落寞。

  顾思知道她是在说自己,心里一酸,差点想要告诉许白璐真相。

  但却在此时,一辆车子驶了过,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车灯很亮,照的顾思眼睛都睁不开。

  半晌,上面下来了几个人,搀扶着一具高大威严的身躯,走得近了,顾思才看清,是赫北冥。

  男人似乎是喝了酒,整个人都走不稳路。

  “……”

  许白璐看了一眼赫北冥,眉头蹙起,她没再多说,匆匆上了车。

  许白璐走了,顾思也打算回去了,但却看到,赫北冥推开了身旁的人,扶在车边,吐了起来。

  虽然狼狈,但仍旧一点不损赫北冥的形象。

  只让人觉得心疼。

  大概,这就是颜值的力量吧……

  听着男人撕心裂肺的呕吐声,顾思忽然想起来,赫北冥好像不能喝酒,他胃不好,一沾酒就犯病。

  但据顾思所知,赫北冥在任何场合都是滴酒不沾,天大的人物都不敢要赫北冥给面子,赫北冥也十分珍惜自己的身体,食物也分外都挑剔讲究,从来不生病。

  到底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他主动喝成这样?

  顾思真的好奇。

  “赫指挥官,你还好吧?”

  顾思凑到男人身边,悠悠问了一句。

  赫北冥没有回答她,秦湛忙道:“都这样子了,肯定不好……顾小姐,能麻烦你去厨房叫人准备下醒酒汤吗?我们先扶先生上去。”

  “……”

  秦湛说完,没等顾思回答,就和旁边的人一起将赫北冥扶走了。

  顾思抿抿唇,只能受命去了厨房。

  但她没有去叫佣人过来,厨房里东西很齐全,醒酒汤这点小事,她自己做更快一些。

  *

  半小时后,顾思将醒酒汤送到了赫北冥的房间。

  门微微开着,里面却没有人。

  秦湛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赫北冥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都没脱,手臂懒散的挡在脸上,似乎并不舒坦。

  顾思叹了口气,好事做到底,她还是将醒酒汤端到了床边。

  “赫指挥官,起来喝点汤……会好受一点……”

  顾思轻声的叫着赫北冥。

  男人没有回应顾思的话,似乎是睡着了。

  顾思将醒酒汤放在一边,伸手,打算将赫北冥扶起来。

  但刚碰到男人的身子,就被牢牢攥住了手腕!

  “别走!”

  赫北冥喉咙间发出一道低喝,一把将顾思揽入了怀中!

  顾思猝不及防跌入男人坚实的胸膛,猛然,强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如此近的距离,她能够清楚感受到男人均匀有力的呼吸和心跳……

  顾思脸颊一烫,想要推开赫北冥,但对方用了很大的力气,不但让她无法挣扎,甚至,身体仿佛要被揉碎……

第四章 不许碰他

  “赫指挥官……赫北冥?”

  顾思以为赫北冥醒了,叫了他几声,但男人却没有再出声。

  感觉到赫北冥的力量渐渐松弛,顾思一点点的挣脱出来,

  她小心翼翼的扶住赫北冥紧窄的腰,想让他保持做起来的姿势,将醒酒汤喂给他,

  但男人却不配合,以顾思这点小力气,也根本无法固定住他。

  忽然,赫北冥的身子一斜,整个人往床下栽了过去——

  顾思下意识的抓住男人的手臂,却听到一声闷哼。

  赫北冥猛地睁开双眼,看到还没回神的顾思,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顾思被直接摔在了地上,差点磕到脑袋。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但赫北冥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他沉声开口,声音冷厉骇人。

  “我……我是来送醒酒汤的……”

  顾思有点委屈的说。

  “……”

  赫北冥瞥了一眼一旁的醒酒汤,眼色暗了几分。

  “出去。”

  男人是在下命令,态度更加恶劣了。

  顾思悻悻爬起来,她就知道,赫北冥不是个好打交道的人。

  “站住。”

  顾思还没走到门口,赫北冥又叫住她。

  “以后,不许进我房间,更不许碰我。”

  “……”

  是她想碰的吗?

  这话说的,好像她刚才想要对他做什么?

  顾思一口气梗在胸口,看着赫北冥,愣是咽不下去。

  “还不走。”

  赫北冥蹙眉,他脸色已经难看至极,不知是因为身体还是因为生气,额上细密的出了一排汗珠。

  “赫指挥官有喜欢的人吧?”

  突然,顾思又开口。

  “你说什么。”

  赫北冥看着她,声音冷的入骨。

  “有喜欢的人,才会不喜欢别的女人碰吧?”

  顾思轻飘飘的开口,

  “不过刚才,是赫指挥官强行拉住我,让我别走的……”

  “……”

  赫北冥没有出声,但看着她的眼光,似乎恨不能将她生吞。

  顾思还是挺怕赫北冥的,尤其被他这么盯着,头皮发麻。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思说完,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但一出门,就撞上了匆匆回来的秦湛。

  秦湛还接了医生过来。

  “顾小姐……”

  秦湛和顾思打招呼。

  顾思点点头,“醒酒汤我已经送过去了,但是赫指挥官心情怕是不太好,你们去了,小心点。”

  听到顾思的话,秦湛让医生先进了房间,有点担心的问顾思,“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

  顾思说完就打算离开,但秦湛却再次叫住了她。

  “顾小姐,你刚来这里,可能不太了解先生,先生不是个擅长表达自己的人,未免顾小姐有所误会……”

  “我没什么误会。”

  顾思莞尔一笑,打断了秦湛的话。

  对别人她可能是不太了解,但对于赫北冥,她再了解不过。

  不就是刻薄冷血,外加自我吗,她受得了。

  “顾小姐,先生最近刚刚失去了重要的人,心里不好受,难免波及到旁人。”

  莫名地,秦湛总觉得顾思对赫北冥,似乎很有芥蒂,也就忍不住多解释了句。

  “不过先生一诺千金,答应你父亲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顾小姐大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有什么事情,就寻求先生的帮助。”

  “秦先生,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赫北……赫指挥官,会答应我父亲的要求?像赫指挥官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和我们这种小门户有什么交情吧?”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顾思索性问出心里的疑惑。

  “顾小姐的父亲,曾经有恩于先生。”

  “报恩?”

  “嗯,具体的事情,是先生的隐私,我也不好多说。”

  秦湛点点头,听到房间内传来了动静,便不再和顾思多说,转身离开了。

  赫北冥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个会报恩的人?

  顾思有点想不到。

  在她印象里,男人可是个绝对铁石心肠的人,绝对和报恩这样的词不搭边……

第五章 参加自己的追悼会

  顾思走后,医生给赫北冥拿了些药,秦湛服侍着男人吃下。

  “先生,下次您可不能再这样了,您胃本来就不好,再这样折腾自己,会出事的。”

  秦湛放下水杯,关怀的说了一句。

  目光,却落在一旁的醒酒汤上。

  赫北冥挥挥手,示意秦湛他们可以离开了。

  “先生,这醒酒汤您还喝吗?这似乎,是顾小姐亲手做的……”

  秦湛试探着问了一句。

  立即,就感受到男人压迫性的目光。

  他马上会意,“我这就拿出去。”

  也是,别的女人的东西,赫北冥向来不碰。

  “对了,先生,”秦湛想起重要的事,“明天中午11点,是宋小姐的追悼会,您看……”

  “啪!”秦湛还没说完,陡然一声巨响,桌旁的烟灰缸摔碎在地!

  赫北冥的眼光陡然沉到了底。

  “滚出去!”

  “……是。”

  秦湛心脏差点没被吓停,知道自己多嘴了,赶紧端着醒酒汤退了出去。

  *

  翌日。

  顾思早早就起床了,在餐厅边吃饭,边看电视。

  今天许白璐突然请假没来,赫北冥也早早的出门了,整个庄园内就剩她一个,好不自在。

  顾思打算吃完饭后再打几通电话。

  虽然重生了,可顾思还没忘记自己是谁。

  昨晚,她给家里打了很多电话,可却都没人接。

  估计他们此时此刻,也没心思接一个陌生电话。

  不过就算他们接了又如何,他们估计也不会相信,她还活着……

  顾思正在惆怅,忽然听到电视机里传来一道咨询:

  “今日中午11点,国内金融少总池锦辰,将在帝都酒店,为已故未婚妻举办追悼会,据悉,帝都酒店外现已人山人海……”

  听到池锦辰的名字,顾思心头一颤。

  屏幕里随即出现了池锦辰的镜头,是他在意外发生后,在公司接受的专访。

  “对不起,我现在没心情接受采访。”

  男人的声音沙哑,匆匆说了一句便离开了镜头。

  不过就这一瞬,顾思也看出了对方脸上的痛苦,短短几十个小时的时间,仿佛让池锦辰消瘦了一大圈。

  顾思再也忍不住了,她要去找池锦辰!

  仅凭宋白雪的一面之词,她还是不能相信池锦辰会对她见死不救!

  她要亲自去问他!

  但很快,顾思就冷静下来。

  赫北冥吩咐过,不准她离开庄园半步。

  以她现在的身份,和赫北冥提要求,也无疑会被拒绝……

  忽然,顾思想到一个人。

  *

  都城要务大楼,首长办公室。

  赫北冥独自一人坐在会议室内,一言不发。

  秦湛匆匆进来,“先生,您的电话。”

  手中的钢笔在骨节分明的指间流畅转动,终于,啪地一声落在桌上。

  寂静的空间内,声响分外惊心动魄。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秦湛的心莫名提到嗓子眼。

  “是,许小姐。”

  说完,秦湛毕恭毕敬的将手机递给男人。

  赫北冥看了眼来电,冷冰冰开口,“什么事?”

  听到男人的声音,许白璐也不由紧张了几分。

  赫北冥的气场确实强大,隔着电话,也让人感觉到极强的威慑力。

  “今天我要去参加星夜的追悼会,就不能给顾思上课了。”

  许白璐轻声道。

  赫北冥没有立即出声,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秦湛看到赫北冥的脸色,一口冷气含在胸口。

  “先生……”

  “可以。”

  半晌,赫北冥才像是回神一般,冷冷丢出两个字。

  “谢谢。”许白璐顿了一下,才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我想带顾思一起去。”

  “……”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