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萧琛逸云惊鸿全文阅读_何日君能知我心免费阅读by夏三爷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萧琛逸云惊鸿全文阅读

何日君能知我心全文阅读

《何日君能知我心》是由网络作者夏三爷最新创作的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主角萧琛逸云惊鸿。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内容是云惊鸿深深爱着萧琛逸,可这个男人却因为江湖郎中的一句话,她每日都要为他的宠妃献上一碗心头血,她的命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第一章 心头血

  “原来你在这里!”一声冷喝响起,夹杂着怒意。

  云惊鸿喝了一口酒没有应答,辛辣的液体流进她的喉咙,让她整个人如火灼烧。

  萧琛逸走到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漆黑的眸染着猩红。云惊鸿将手里的酒壶递给他,醉眼熏熏的看着他勾唇一笑:“尝尝么?”

  萧琛逸一把夺过酒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云惊鸿,你是故意躲在这里的吧!你知不知道梦婼正被蛊毒折磨着,你居然还可以再这里饮酒作乐,你的心可真是恶毒!”

  云惊鸿没有立即说话,而且上下打量着这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她爱了他整整十年,直到现在,她还爱着他,即使,他的心里有着另一个女人。

  “琛逸,对于你而言,我到底是什么?我真的……只是你取血救人的药罐子么?你对我,就真的一点点怜惜都没有么?”

  云惊鸿如水的秋眸看着他,眼里点点星光,仿佛下一秒便会落下。

  “这是你自作自受!若不是你给梦婼种下噬心蛊,让梦婼受蛊虫噬咬差点儿死掉,朕或许还会对你有点怜意。云惊鸿,不要以为你是云国的公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伤害别人!你不过是朕眼里最低贱的玩物!”

  玩物?云惊鸿自嘲的一笑,眼中的悲伤让人心疼,但会心疼她的绝非是面前的这个人。

  “琛逸,你从来不信我,我说了很多次,我没有动她半根手指,她体内的蛊虫不是我放得!”

  “云惊鸿,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了!你害了人还要装无辜,真让朕恶心!赶紧把血给朕,梦婼还等着!”萧琛逸冰冷不耐烦地捏住她的下巴。

  眼角的泪蜿蜒滑入嘴里,无比的苦涩。云惊鸿手中的酒壶摔碎在地,她颤抖着嘴唇:“萧琛逸,你取的是我的心头血,你知不知道,我会死的?”

  萧琛逸一愣,他这才发现她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脸色苍白,而且她这件衣服之前是剪裁刚好的,如今在她的身上却显得尤为空荡。

  但是想起来梦婼差点儿被她害死,他的心又硬了。

  “朕不会让你死,治不好梦婼,朕会用尽天下的名药吊住你的性命。云惊鸿,你最好祈祷梦婼早点好起来,你还能少受一些折磨。”

  “哈哈哈……”云惊鸿笑出了眼泪,她腿上的琴随着动作摔到了地上,萧琛逸被她的笑弄的心情烦躁,寒光一闪,云惊鸿的胸前一痛,血涌了出来,瞬间染红了她的白衣。

  萧琛逸取了血,连包扎都没有就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

  云惊鸿看着胸前的窟窿,已痛得麻木,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云惊鸿你看看自己,你已经卑微低贱到这种样子了,换来的还是他的不屑一顾和厌恶。

  她堂堂的云国公主,受千万人的尊崇,为了萧琛逸,嫁过来十年,陪着他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的万人之上,可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自己。

  甚至还信了江湖郎中的鬼话,用心头血救命,真的是可笑至极。

第二章 下贱

  云惊鸿的家远在云国,可是她却死皮赖脸的待在萧琛逸的身边整整十年,但是十年的光景在他的眼里却一文不值。

  萧琛逸很少来惊鸿殿找她,除了为了那个女人要自己的心头血……

  “把血给我。”萧琛逸冷淡的声音在幔帐前响起。

  每次他来惊鸿殿都是为了这个,开口就是索要她的心头血。

  “我身子不舒服,想要血自己来取。”云惊鸿的声音在幔帐后响起,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萧琛逸察觉了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搞什么鬼,皱了一下眉头便掀开了幔帐。

  云惊鸿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却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他没多想,拿出了刀准备取血。

  “过来!”萧琛逸冷冷的说道。

  云惊鸿皱了一下眉头,撑起身子想要过去,但是身体一软瘫在床上。

  萧琛逸只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子奇香,说不上来的感觉,但是很快,他的身体便起了反应,整个人也软了身子躺倒在床上。

  萧琛逸浑身一震,滚烫的热浪席卷全身。

  “琛逸,我感觉好难受……”云惊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费力的抓住萧琛逸的衣服,用不上力气。

  “云惊鸿,你真是下贱无耻!堂堂的云国公主竟然像下作的妓女一般下药求男人碰你,难道你就这么缺男人的疼爱么?”

  他的话,毫不留情刺入云惊鸿的心扉,这比取她的心头血还要痛百倍。

  而且她根本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她刚刚只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不是我做得……萧琛逸你相信我一次就这么难吗?”她空荡荡的眼底只有凄然苦涩。

  “我陪在你身边整整十年,这十年,你哪怕正眼看我一次也好,可是没有,你的眼里永远都只有她!那林梦婼有什么好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琛逸,你真的看清她的真实面目了么?”

  “够了,云惊鸿,不要再让朕从你的嘴里听到半句诋毁她的话!”萧琛逸暴虐地捏住她的肩膀,恨不能将她捏碎。

  云惊鸿痛得脸色发白,却倔强咬着嘴唇不肯求饶。

  笑声从她嘶哑的喉咙中迸出,先是低沉的笑,后来却越来越大声:“我放不了手,琛逸,我真的放不下。我陪你那么久,我原以为你是天生淡漠无情,所以对我你视若无睹。”可是自从林梦婼的出现,她才知道,不是萧琛逸天生淡漠无情,只是他的爱,他的情全部给了另一个女人。

  “为什么你会爱上她?若是这份感情需要分一个先来后到,如果我最先遇见你,是不是就能让你爱上我?”云惊鸿眼底泛红地盯着他,难掩那一丝卑微的渴望。

  “不可能!”萧琛逸绝情的话决绝的说了出来,一字一句冷酷如冰,“我爱的人只有梦婼,不管你什么时候出现,我都会爱上她。”

  “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云惊鸿忍着锥心蚀骨的涩痛,固执地问道。也许她想得到一个让她彻底心死的答案。

  “在我还只是皇子的时候,我早已与梦婼相遇,是她救了我。之后我就立下了誓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会娶她为妻,与她白头偕老。”提起林梦婼,萧琛逸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第三章 伤心欲绝

  云惊鸿自嘲的笑了一声,林梦婼对他有恩,他就永远地记在了心里。而她云惊鸿是倒贴上来的,在他眼底一文不值。可是……萧琛逸我也救过你,为什么你都不记得了?

  “云惊鸿,不要再在朕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梦婼她善良单纯,无论你怎么做都无法取代她在朕心目中的地位。”萧琛逸看她的目光只有疏离厌恶。

  “她善良单纯?萧琛逸,你到底要被她骗到什么时候?你看清楚到底谁才是最爱你的人,谁才是你最值得爱的人?那个林……”

  “够了!”萧琛逸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冰冷的眸地翻涌着愠怒。

  云惊鸿的心猛地揪紧,心中的不安还未散去便听见他说:“你要是再敢往梦婼身上泼脏水,朕现在就让你滚回云国,永不许再踏入朕的皇宫半步!”

  云惊鸿刚想说什么,便感觉从身体内部涌上来一股子热气,这感觉是她前所未有过的,而且比刚刚的感觉更加强烈。萧琛逸俊若天神的脸上同样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她刚想动却被萧琛逸掐住脖子压倒在床榻上。

  掐住她脖子的手指收紧,狭长的寒眸中跳跃着嗜血戾光,“云惊鸿,你居然用的天兰香?还真是不知廉耻,下贱至极!”

  云惊鸿痛得喘不上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艰难说道:“萧琛逸,在你得心里,我云惊鸿难不成就是这种人吗?”

  “呵,你这个女人真会演戏!既然你这么想要朕临幸你,那朕就成全了你!”

  大手一抓,还没等云惊鸿反应过来,她身上的锦裙被身上的人暴虐扯碎,一片片如绮丽的流光……

  “啊!”云惊鸿大叫一声,护住自己,却被萧琛逸给死死的按住,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一丝丝凉风透过床帐吹进了床上,吹淡了一整晚的欢愉,云惊鸿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方。

  而下一秒,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动了一下,却痛得坐不起身子。

  “絮儿!”云惊鸿叫了自己的婢女。

  “公主,您有何吩咐?”絮儿匆忙赶过来行礼在帐前。

  云惊鸿犹豫了好一会儿,也沉默了好一会儿,絮儿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

  “絮儿,你跟我也不少年岁了,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做了什么?”云惊鸿不冷不淡的声音吓得絮儿赶紧下跪。

  “公主,奴婢知道错了。奴婢这么做是为了让公主得偿所愿!”

  “你……唉……”云惊鸿再生气也无可奈何,再多的话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絮儿跟了她很多年,萧琛逸又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此时给了他,她也无悔。

  “以后万不可如此鲁莽了。”云惊鸿觉得头疼,身上的伤口也疼得厉害,重新寻了个姿势躺下。

  “公主。”絮儿有些忐忑。

  “我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一会儿,你下去吧……”云惊鸿闭上了眼睛。

  “是。”

第四章 找上门

  絮儿觉得以皇上对公主殿下的态度,要不了多久,他肯定会冷落公主,公主那么爱皇上,万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以她才下决心赌上一把。给他们下了药。

  但是絮儿没有料到,轻婼宫里的那位是如此的厉害,硬是半夜寻的人过来,说自己难受,硬生生的将皇上给叫走了,走之前还让皇上又取了一瓶心头血。

  絮儿叹口气离开了房间,云惊鸿低着头看着胸口上缠绕的纱布,上面的血迹刺目妖冶。

  云惊鸿无力一笑,轻轻地闭上眼睛。

  原来心痛到绝望是这种感觉,明明呼吸都带着痛楚,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她将一颗真心送到萧琛逸面前,他却一刀刀凌迟取血将这颗心伤得千疮百孔。这样也好,如果这颗心死了,那就再也不会感到痛了吧?

  絮儿端回来饭菜,看到云惊鸿的睡颜心里更加难受,公主殿下一心一意地爱着皇上,却要受到这样残酷的对待,到底什么时候皇上才能明白她的一片心意?

  云惊鸿睡了很久,絮儿叫了她一次,她只是睁开了眼睛又沉沉的睡下。

  她一日复一日被取血,虽有名药吊着性命,但终究是伤身的事情。原本就虚弱的身子在经历过一夜欢愉之后,格外无力昏沉。

  到了午膳的时间,云惊鸿才悠悠地转醒……

  突然絮儿冲了进来,神色有些焦急也有些厌恶:“公主,轻婼宫的那位来了。”

  云惊鸿睁开眼睛,眼底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絮儿,给我梳妆。”

  “是。”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云惊鸿才去见了林梦婼。

  林梦婼一见云惊鸿,便迎了上来,脸上挂着楚楚的笑意:“姐姐可让妹妹我好等。”

  “哦?本公主怎么不知自己何时成了你的姐姐?”

  “姐姐……”林梦婼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没想云惊鸿上来就不给她面子。

  “絮儿,这一位是我云氏的子女么?”云惊鸿转问絮儿。

  絮儿行了礼说道:“殿下,自然不是。”

  “既不是我云氏的子女又如何称得上我一声姐姐?”云惊鸿冷冷一笑。

  林梦婼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她还是强行撑着笑脸:“是梦婼逾越了。”

  “逾越?呵,可别这么说,见了本公主不跪下行礼,这才是当真的逾越。”

  林梦婼脸色一僵:“是梦婼无礼了,还请公主殿下不要怪罪梦婼。”

  “既知自己无礼,还不赶快补救,絮儿,教教她见了本公主该如何行礼跪拜。”云惊鸿说道。

  “是!”絮儿偷笑着,一脸虔诚的给云惊鸿行了一个大礼。

  林梦婼站在一旁脸都绿了,这云惊鸿分明就是在为难她!

  “怎么?还没看清楚么?”云惊鸿扫了她一眼。

  “看清楚了。”林梦婼回道。

  “既然看清楚了,还不赶快行礼跪拜,别耽误了本公主的时间。”云惊鸿冷冷的说道。

  林梦婼咬牙,不情愿地给云惊鸿行了礼,站起来的时候故意踩住自己的裙裾摔倒在地,那眼眶泛红的模样当真是令人怜惜。

第五章 陷害

  云惊鸿见此也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伸手去扶她。

  “姐……公主殿下,此次梦婼前来正是为了给您送礼物,这些日子多亏了殿下的血,梦婼才能活到今天。”

  林梦婼说着将她带来的东西打开给云惊鸿看。

  那盒子里放着一只步摇,十分的精美。

  “本公主不缺这玩意,没什么事就退下吧!”云惊鸿冷淡的说道,她才不在乎这些东西,更何况黄鼠狼给鸡拜年,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云惊鸿不想多与她纠缠,给絮儿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将她打发走,自己刚刚转身要往屋子里进,便听见一声痛呼。

  云惊鸿连忙转身,却看到絮儿被吓得站在原地,而林梦婼却倒在地上,那只她送来的步摇刺在了她的胸口上。

  “这是怎么回事?”云惊鸿皱眉,刚想问絮儿便听到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

  萧琛逸来了!

  “殿下,我知道你为了我费了不少心神,取心头之血剧痛无比,可是梦婼也是因为身中蛊虫被逼无奈……你让梦婼试这钻心之痛,梦婼也是心甘情愿的,多谢姐姐救命之恩……”

  林梦婼一手捂着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一脸痛苦凄婉的看着云惊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琛逸一进来便瞧到这副景象,又听林梦婼的一番话,认定了云惊鸿是伤林梦婼的人。

  “皇上赎罪,是婼妃娘娘突然将这步摇插入自己的胸口的,此事与公主殿下无关。”絮儿也是慌了,赶紧将实情说了出来。

  “云惊鸿,你是当朕是傻子吗?梦婼怎么会自己刺伤自己?你这贱奴还敢替她狡辩!”萧琛逸怒意勃发,眼中杀意尽显。他连忙让人传唤太医为林梦婼止血。

  “来人,将这丫头的舌头给朕拔了!”萧琛逸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雪山之巅。

  “婼妃这簪子是怎么插到她胸口上的,婼妃应该是一清二楚。这件事与本宫无关,更与本宫的丫鬟无关。还请皇上不要冤枉了臣妾和絮儿!”

  云惊鸿一边说,一边冷冷盯着在萧琛逸怀里美眸含泪,怯弱无比的林梦婼,这个女人对自己真下得了手,谁也想不到她会将簪子刺入自己心口!

  “皇上,此事不怪公主殿下,是臣妾的错。本来臣妾以为这银月步摇乃是上品,特来献与公主殿下,谁知公主殿下并不喜欢此物,还说她为了臣妾受了心头取血之苦,要让臣妾用这步摇也试试这滋味……臣妾福薄,怕是不能再陪在皇上身边了……”

  话还没说完,林梦婼吐了一大口血出来,小脸煞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萧琛逸眸光阴寒,浓沉如墨,每一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间挤出来一般,“云惊鸿,你该死!梦婼要是有三长两短,朕要你为她陪葬!”

  “皇上,殿下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皇上千万不要听信婼妃的一面之词!”絮儿不停地磕头,急得泪如雨下。

  云惊鸿低低地笑出了声:“萧琛逸,你就如此相信她的话?我如果要害死她,会一直等到今天吗?还在我自己的宫殿里动手?”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