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阮暖司修笙全文阅读_你似山水落眉间免费阅读by久九九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阮暖司修笙全文阅读

你似山水落眉间全文阅读

《你似山水落眉间》是一部新出的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久九九所写,主角阮暖司修笙。这本小说全文讲述了阮暖被卖给了一个傻子,她想尽方法逃跑,却不料掉入了另一个深渊,她惹上一个不能惹的男人,他把她当成了别人春风一度……

第一章 被卖

  阮暖被卖了。

  第二天她就被送上花轿,给隔壁的二傻子冲喜。

  前一天夜里,阮暖哭着求她娘救救她,可她娘只是摇头,“阮暖,你弟弟摔了腿找不起大夫,眼看就要残废了……”

  阮暖急忙打断她,“我可以去求大夫,如果治不好我可以赚钱养他!”

  啪!

  狠狠一巴掌扇了过来,她爹阮清扬拿拐杖直往她背上招呼,“你敢咒我儿子,你想让他跟我一样残废一辈子吗?我打死你个赔钱货!”

  阮暖熟练地躲,可还是挨了两棍子,不由疼得大喊,“阮韬是你儿子,我就不是了吗?”

  阮清扬阴阳怪气地瞪了她一眼,扔下一句不嫁也得嫁,便杵着拐杖走了。

  第二日上花轿,阮暖才得知原来她真的不是阮清扬的亲生女儿,她娘曾是风尘女子,怀上她后才嫁给了阮清扬。娘俩一直被家暴,直到有了阮韬日子才好过了不少。

  所以阮韬没错,她娘护着儿子没错,她爹为儿子卖了她也没错,那错的人是谁?

  直到被送进许家洞房,阮暖都没想明白。

  “阮…暖…咯咯……”

  她的傻子相公很俊,可嘴边却流着口水,傻笑着令人反胃。

  阮暖看了眼外面听墙角的人,凑近傻子低声说,“我们玩个游戏。”

  傻子兴奋地直拍掌,阮暖继续说,“我们摇床,谁摇得响谁就赢……”

  她话音还没落,傻子便傻乎乎地摇床,旧床咿咿呀呀地叫着,阮暖故意配合着大叫。

  没多久,窗外的人心满意足地走了。

  许是太累,傻子一爬上床没多久便睡着了,阮暖趁机偷跑出去,可才跑出去就撞上了起夜的许大娘。

  “贱蹄子,敢跑!来人啊!快来人!”

  许家燃起灯火,下人们纷纷抄家伙朝她赶来,阮暖拼了命地狂奔,她不时摔在地上,磨破皮的腿传来刺骨的疼,可她不敢停下。

  一声枪响。

  阮暖左腿一软,她应声倒在地上,捂住流血的腿艰难朝前爬。

  她不想回许家,谁能来救救她?

  上天像是听到了她的祈祷,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停在她面前。

  阮暖抬起头,哭着求她,“姐,求求你救救我,我会报答你的!”

  女人蹲下.身,捏住她的下巴,像是在品鉴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喃喃自语,“哭起来真像。”

  最终,穆姐用一百大洋打发了许家,而阮暖被带走养伤。

  伤一好,阮暖便被覆上面纱带上了台。

  “这姑娘天姿绝色,哪位爷价给得高,便能一睹芳容,得了她的初.夜!”

  听到这话,阮暖大惊失色,她原以为逃离了狼窝,却未曾想误入了虎穴。

  阮暖被送到客人房内时,被穆姐的人拦了下来。

  “穆姐,点名要这姑娘的是陆督军的儿子,我们可惹不起啊!”

  穆姐冷笑,“我说过谁都不准动她!陆督军的儿子惹不起,那位爷你们更惹不起!”

  阮暖被蒙住眼连夜送走,临走前,穆姐抓住她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阮暖,若那位爷满意,你将是景城最尊贵的女人,若他赶你走,你便是任人践踏的妓子!”

第二章 成功

  夜,无比静谧。

  门打开那一刻,月光洒落在男人肩头,他一身笔挺军装,大步走来。

  阮暖她从未想过,穆姐嘴中不能惹的人上人竟是这般俊朗矜贵,她飞快的心跳,随着男人的脚步,扑通个不停。

  还未看清她的脸,男人便皱眉下令,“滚出去。”

  阮暖听见她躁乱的心咯噔一声,她想起了受伤期间穆姐一遍遍的重复。

  阮暖你要记住,哭泣是你最厉的武器!

  她眼睛眨巴两下,豆大的泪珠便从眼眶,她跪在地上低声哀求,“爷,不要赶阮暖走,我会很乖的……”

  下巴被他捏住,他指尖的薄茧磨得她又慌又乱,她不敢吭声,只用含泪的眸子看着他。

  他声音清冷又带着压迫感,“你叫什么?”

  “阮暖。”她小声应着。

  下一刻她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边是他微哑迷人的声音,“暖暖,暖暖你回来了……”

  他将她拦腰抱起,吹熄蜡烛后,放在大床上。

  他细细密密地亲吻着她,像是对待最珍贵的珠宝,不停念着她的名字,暖暖。

  当身体被一刹那痛苦淹没时,阮暖笑着哭了,她成功了。

  次日醒来时,床边已经没了那个男人的踪迹,她被丫头伺候着穿戴。

  阮暖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一个月前她还是个被爹爹用几块大洋贱卖的女儿,如今,她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

  “小姐,司督军一大清早便命人送来这些名贵珠宝,果然同您般配。”

  司督军?

  司修笙,二十岁便坐上督军之位并迅速掌权,成为景城的神话。

  原来,竟是他!

  阮暖成为了司修笙的女人,日子一久便传了出去,景城的贵太太们纷纷邀约她打牌听戏,可她却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司府呆着,等着那个男人。

  一日,阮暖一边修剪着白玫瑰,一边问身旁的丫头,“督军何时才会回来?”

  眼睛被蒙上,男人炙热的气息包围着她,“猜我是谁?”

  阮暖拉下他的手,忍不住腹诽,“您还真是幼稚!”

  司修笙捏住她的鼻子,故作严厉,“景城敢质疑我的就只有你了,就不怕我一枪崩了你?”

  阮暖勾住他的腿,轻轻地磨,“嗯?您是要用哪里的枪?”

  看他鼓胀的某处,阮暖故意碰了碰,“爷,小心您的枪,可别走火了……”

  司修笙掏出腰间的枪撩开她的裙摆,隔着底裤抵在她那处磨,而后拿出来在她眼前晃,“再大的火,可不也会被你浇灭么?”

  阮暖羞红了脸,司修笙心情大好,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门。

  一轮过后,司修笙这才记起来,搂着她问,“为何不同那些女人走动?督军的女人,多少人想巴结你,多有面子?”

  阮暖依偎在他怀里,“我这不是怕您回来找不到我心急么,您看这大白天的您这子弹就上膛了……”

  “妖精!”司修笙被她撩得浑身是火,一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开始新一轮进攻。

第三章 怀孕

  阮暖手指摩挲着他的腹部,那里刺着一朵白玫瑰,传言司修笙曾为一位女子花千金寻找各种珍贵的白玫瑰,整个园子,没有相同品种的两株。

  “想什么?”

  低沉的男音响起,阮暖愣了下,忍不住摸着那朵刺绣问道,“这是什么?”

  谁知,司修笙变了脸色,拍开她的手便抽身而出,“你好生休息。”

  司修笙半个月没回,阮暖实在闲得无聊便开始整理房间,这是她第一次进司修笙的书房,书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株白玫瑰。

  她刚拿起花瓶,一声厉呵从门口传来,“你干什么!”

  阮暖被吓到,手一滑,花瓶碎裂,白玫瑰砸下去,花瓣也散落在地。

  她弯腰想捡起来,却不小心划伤了手,血液滴在白玫瑰上,红得刺眼。

  司修笙小心翼翼地捡起花,神情里都是愤怒,“谁准你进我房间,动我的花!”

  阮暖捂住手上的伤口,连忙解释,“我只是想清理……”

  啪!

  没给她解释的机会,一耳光扇过来,阮暖被打懵了。

  这个别人嘴里对她宠上天的男人,竟然因为一朵破花,毫不留情地打她。

  阮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他,可他只是心疼地擦拭白玫瑰上面的血迹,压根没有发现她受伤。

  等他终于擦干净,花也已经萎靡地耷拉着,司修笙仍像对待稀世珍宝般将它重新弄了个花瓶养着。

  “阮暖,认清自己的身份,恃宠而骄也要有个度。”

  阮暖遮住受伤的手,低头道歉,“对不起……”

  “滚出去,不要再有下次。”

  阮暖回了房间,望着窗边的白玫瑰发呆,手上的伤还在不停流着血,一直伺候着她的丫头凌静过来给她处理伤口。

  “凌静,暖暖是谁?”

  “嘘!”凌静一把捂住阮暖的唇,意识到身份不对后又连忙道歉,“对不起阮小姐,我不是以下犯上,可那个人的名字在司府是禁.忌,您最好还是别问了……”

  果然,有个暖暖!

  阮暖又哭又笑,一直以来她都在自欺欺人。

  穆姐的夸赞,哭起来真像……

  司修笙情动时一声声的暖暖……

  原来,此阮暖非彼暖暖。

  从被穆姐救下那一刻开始,她就是这个暖暖的替身。

  门又一次被推开,看到司修笙的那一刻,阮暖忍不住瑟缩了下,司修笙走过来亲自替她处理伤口。

  “暖暖,我不该打你的,我帮你处理伤口。”

  阮暖想收回手,可她很快又意识到,她只是个被卖了三轮的下人而已,又有什么资格矫情?

  白玫瑰事件之后,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和西洋玩意儿,往阮暖这送得更勤了。

  阮暖想,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也未尝不可,至少司修笙只有她一个女人。

  可平静的生活,却被突如其来的孩子给打乱。

  明明每次做完都有喝药,可不知怎的,她竟然还是怀上了孩子。

第四章 挑衅

  阮暖怀孕一事在司府传开,下人们也都其乐融融,一直冷清的司府有了不少喜色。

  算下日子,司修笙执行军务的归期正是这几日,阮暖翘首等待,可等来的并非司修笙,而是另一个高贵优雅的女人。

  她一进府便咄咄逼人,“你就是阮暖?”

  阮暖下意识护住腹部,手却被她一把抓住,“小贱人,你竟然怀孕了?谁给你的胆子?!”

  “你是谁?”阮暖想挣脱,却挣不开。

  女人冷笑,高傲地看着她道,“陆芸晓,我是修笙的未婚妻。”

  说完,她朝带来的下人使了个眼色,阮暖被几个男人控制住,陆芸晓从香囊里拿出一粒西药。

  “他玩女人我可以闭一只眼,但只有我才有资格给他生孩子,我绝不容许他有私生子!”

  阮暖急忙喊道,“督军就回来了,你不怕他发怒吗?”

  “你又不是钟暖暖,你的孩子他会要吗?”

  陆芸晓嘲讽一笑,用力掰开阮暖的下巴,将药喂了进去。

  阮暖想吐,可被人抓住头发一扬,药丸滚入肚中。

  肚子传来一股阵痛,她疼得冷汗直冒,泪眼朦胧中看到司修笙大步走来。

  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司修笙满脸焦急,“暖暖!你怎么了?”

  阮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她用尽力气抓住他的手,断断续续地说,“督军,孩子…救救他……”

  “孩子?”司修笙皱起好看的眉,看向陆芸晓。

  陆芸晓指了指阮暖下.身,轻描淡写道,“我已经给她吃了西药,等见血了就成。”

  司修笙心疼地在阮暖额头一吻,“乖,这个孩子我们不要。”

  不要…

  两个字宛若惊雷。

  阮暖感觉到一阵阵坠感,有液体从下方流出,她急得直哭,“督军…他是我们的孩子…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她哭得撕心裂肺,可司修笙却只是冷眼看着她下.身,直到血染红了衣裙他才抱起她,下令,“去请医生。”

  陆芸晓看着满地的血,满意地笑了笑后,提醒司修笙,“修笙,两个月后便是我们的大婚,我们举行西式婚礼可好?”

  “随你。”

  扔下冷冷两个字,司修笙踢开门,将阮暖放在床上,用手帕替她擦拭冷汗,温柔地拨开她汗湿的头发。

  “暖暖,医生很快便来了,忍一忍,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阮暖闭上眼,泪水从眼角没入发中。

  司修笙对她很好,给她无上荣光,给她珠宝首饰,却不愿意给她一个孩子。

  他心尖尖上的女人叫钟暖暖,他即将大婚的女人叫陆芸晓。

  而她,只是个替身妓子!

  醒来的时候,司修笙趴在她的床边,左手和她的右手交叉相握。

  她试图挣扎,却被他迷迷糊糊抓住手亲了下,她听见她呢喃,“我在,不怕…”

  阮暖看着他疲倦的睡颜,不知心里头是何种滋味。

  整整一个月,司修笙推掉军务,寸步不离地陪着她,补药滋养下,刚坐完小月子的她不见消瘦,越发前凸后翘。

  司修笙亲吻她红润的脸,忍不住抓住她的手往下,“阮暖,这把枪想你了……”

第五章 醒来

  一点即燃。

  阮暖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主动亲吻他,用尽手段让他越发兴起。

  情浓之际,他压着她,在她耳边一声声地念,“暖暖…暖暖……”

  阮暖从情欲中清醒,忽地一阵反胃,她推开他干呕起来。

  “督军,您看清楚了我是阮暖,不是钟暖暖!”

  司修笙脸色情欲褪尽,面容变得冰冷,他起身穿衣,凉凉地说,“你身体还没好,好好休养。”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阮暖伏在床头泪流满面。

  这次他彻底要抛弃她了吧,她和他之间隔着一个孩子和钟暖暖,她过不去自己那道坎。

  司修笙消失了半月有余,阮暖没等来他赶她走,却等来担架上昏迷不醒的他。

  “督军他围捕叛军之时头部被重击,不知…能否醒来……”

  “什么?”

  阮暖刷白了脸,看着平日英勇如神的他此时毫无生气地躺着,心脏处揪着疼。

  “督军,您醒醒!”豆大的泪珠砸在他脸上,阮暖努力想擦掉,却止不住地流。

  西洋医生好心安抚她,“阮小姐,督军好好治疗还是有康复的希望……”

  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一点点磨灭,司修笙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离司修笙和陆芸晓的大婚还有一个月,陆芸晓已等不及过来退了婚。

  陆芸晓甚至还规劝阮暖,“你早点放弃吧,就算他醒来了,景城也不再是他的天下了,你还是找个新金主划算。”

  阮暖冷眼看着这个势力的女人,“他是我阮暖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用不着你嚼舌根。”

  说完,她将陆芸晓推了出去,才关上门便隐约听得一声,“暖暖。”

  阮暖惊喜地回过头,见司修笙已经睁开了眼。

  此时她已不在乎他是唤的阮暖还是暖暖了,只要他醒来就好了。

  阮暖连忙跑过去握住他的手,“嗯,我在呢!”

  她忍不住又红了眼,司修笙艰难地抬手替她擦掉眼泪,“傻瓜,哭什么…”

  阮暖对着他又哭又笑,从前辛苦维持的形象全毁了,未施粉黛的小脸还布满泪痕。

  “阮暖。”他握住她的手,璀璨的眸子里都是认真,“我们成亲吧。”

  阮暖愣住,“嗯?”

  司修笙反问,“我一无所有,你也不愿意跟我了?”

  阮暖连连摇头,“不,我愿意,我只是太欢喜了,我没想到……”

  话被他的唇堵住,他的手臂依旧有利,揽住她,将她圈进怀里,阮暖也热情地回应他。

  他将她抱进被窝里,把头埋在她脖子里,深深嗅着她身上的淡香。

  亲热够了,阮暖这才记起来他的病,红着脸说道,“你先松开我,我去请医生。”

  司修笙眼神晦暗不明,他搂紧她,声音嘶哑,“我没事,陪我睡一觉。”

  阮暖回过神抱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感受着他的心跳。

  从前他是要雨得雨地威风督军,今后他只是她一人的夫君。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