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陆景誉的小说名字叫做《此恨无期爱无休》,此恨无期爱无休是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作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顾雪陆景誉全文阅读

此恨无期爱无休全文阅读

顾雪陆景誉的小说名字叫做《此恨无期爱无休》,此恨无期爱无休是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有猫饼,全文讲述了人人都说陆氏集团的总裁陆景誉极爱他的妻子,可只有顾雪自己知道,她最爱的这个男人之所以娶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她怎么逃也逃不开。

第一章 疯女人

  谁人不知道陆氏集团的总裁,极爱他的妻子,可他的妻子却是个疯子,疯到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疯到不管吃药还是跳楼,都非要打掉自己和陆总的孩子。

  医院的走廊里一个瘦弱的女子从尽头快速的跑了过来。

  “医生,医生,求求你帮我把孩子打掉吧。”

  她无比的慌张,大大的眼睛里透着绝望,那样瘦削的身体却几乎拼尽了全力的抓住了医生,低声哀求。

  “这流产可不是小事,你想好了啊。”

  “我想好了!马上就做!“她这般的决绝和肯定甚至让医生吓了一跳。

  但毕竟这年头打胎像是吃饭一样的普遍了,于是签字开单,就递给了她。

  撕拉一声,单据被夺了过来。

  “新来的是吧,单据不能开,保安,把陆太太看好,通知陆先生。”主任眼疾手快将单据揉碎丢掉,一边吩咐道。

  “不.....不要,求求你把手术单给我!求求你了!医生。”顾雪绝望的拉住主任的衣袖,拼命的哀求着,却被主任推开。

  叹了口气说道:“陆太太,这是陆先生的意思,您就不要再想着打掉孩子了,这个城市所有的医院都已经被通知到了,谁要是敢给您打胎,谁就滚蛋。”

  顾雪松开了手,双眼无神的跌坐在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的孩子,是一定逃不过这一劫了。

  “陆太太,跟我们走吧。”

  几乎没有几分钟的时间,陆景誉的人就来了,连拖带拽的把顾雪带上。

  这样的情况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映,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裁夫人从原本的温文柔顺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就像疯了一样。

  “夫人,您不要再这样了,总裁会担心的。”他话音刚落,却听到顾雪尖叫道:“不是我!我不是你们夫人,我不是陆太太!”

  车上的人只能叹了口气,夫人已经疯到总说自己不是沈家大小姐沈怜书,而是一个他们根本就没听说过的女人。

  顾雪无比绝望的被带回去,陆景誉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眼中是无限的温柔和宠溺。

  “雪儿,你怎么又跑了出去?”他温柔的走上前将顾雪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对着其他的下人说道:“你们出去吧,我来照顾她。”

  顾雪不断的发抖,像是看魔鬼一样看着陆景誉。

  大厅的门被关上。陆景誉眼中的温柔几乎瞬间消退,尽是慢慢的冷漠和厌恶,看着眼前娇小玲珑的女子却仿佛看着一个低等的牲畜一般。

  “陆景誉,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保证我离得远远的,再也不喜欢你了。”

  ”不要,不要让我生孩子了好不好。”

  顾雪哽咽颤抖的哀求着,去见到男人嘴角慢慢的挑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不生?不可能,没有了孩子怜书以后怎么办呢?”

  他的眼神满满下滑看向了她的肚子,顾雪一阵惊恐拼命往后躲。

  “顾雪,你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要知道,你的命不值钱,值钱的是你的血液和你肚子里的孩子。”

  他一用力就将顾雪提了起来,与冷酷的表情不同的是,他轻抚她肚子的手却格外的温柔。

  “再过三个月,我们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阴性血了,顾雪,不生孩子,这辈子你会被锁在我陆家地牢里,给怜书提供一辈子的血,你也不想的吧?”

  顾雪恐惧的看着他,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害怕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男人淡淡的说道:“把药拿过来。”

  一个沉默不语的佣人走上前,端了一碗药汤递给了陆景誉。

  “顾雪,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我喝,我自己喝。”顾雪哀哀的说道。

  “呵,”陆景誉大手钳住她的下巴,毫不留情的扳开,将苦的发涩的汤药尽数灌入,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被呛到不断咳嗽流泪。

  “顾雪,你不记得了?你嫁给我那天说过?要我这样喂你药?说你喜欢这样?怎么?你忘了?”

  他狠狠将药碗掷于地上,松开了钳制的手,轻声问道:”现在还喜欢么?”

  窒息,缺氧,孕期反应。

  顾雪终于支撑不住跌倒在地,直直的摔进了那堆碎掉的碗渣里,那残渣滑破了她的身体,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在无数的渣子中像是梅花一样的绽开。

  陆景誉眼皮一跳,却立刻阴沉下脸,喊到:“叫家庭医生,给她检查,记住,孩子一定不能有事。”

  滴滴滴。

  手机响了起来。陆景誉看了一眼来电,脸色瞬间一变。

  “喂?什么!她出什么事了!?好,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晕过去的女子,只是一瞬间的停顿,最后却依然选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二章 她的血库

  “小雪儿,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新娘么?”陆景誉温柔的看着她,眼眸中是令她怀恋一辈子的热烈的爱意

  顾雪一派天真的看着他,羞怯的笑着说道:“景誉哥哥,可是我是孤儿,长得又不好看,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我对于,一见钟情,一见误终生。”

  他那样的温柔迷惑了她。

  她以为自己遇见了一生的挚爱,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他为他编织的一场噩梦!

  “啊......嗯......景誉。”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在属于她的婚房,她的婚床上,那个面带红晕的女子,正沉沦在她的丈夫身下。

  “为......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她扶着门框,声声泣血般的追问。

  可她得到了什么答案?

  她只看到男人一改往日的温柔。

  冷酷,无情,仿佛看着低等的牲畜一般的看着她。

  那她曾经沉醉过的薄唇,却说着让她滴血的话。

  ”为什么?顾雪,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怜书一样有着那样稀有的血型,你觉得你一个孤女会成为我陆景誉的妻子么?“

  “你只是一个,血库罢了。”

  就像是一把一把的刀子,毫不留情的捅在她的心上,刀刀见血。

  伤她至深。

  “陆景誉......陆景誉你为什么要骗我!”

  顾雪尖叫着醒了过来,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满身大汗了。

  她大喘着气,眼前还是熟悉的房间,无比的简陋,到处都是医疗器械和监护设施,门还是铁门,锁着牢牢的锁子。

  谁也不知道富丽堂皇的沈宅竟然有这样的房间。

  顾雪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哀哀的哭了起来。

  她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她,她以为自己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却从来不知道都是一场阴谋,他们骗了自己,甚至她连一个安稳的生活都没有,只是因为有相同的血型就要这样的折磨自己么?沈怜书突然出事以后,陆景誉甚至迁怒了自己!觉得是自己占了陆夫人位置的原因害了沈怜书!

  可是......可明明这一切都是她们安排的啊。

  顾雪强行支撑着挪到了门口,不断的拍着门。

  “有没有人!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吧!”

  可门外没有一个人应话。

  她满满的坐在地上,轻声抽泣。

  肚子已经很大了,还有三四个月大概就可以生产了。

  肚子里的孩子,是陆景誉的,也是她的,可这个孩子一出世,就会成为救沈怜书的工具,没人在乎他的死活!

  她抱着肚子,轻声说道:“宝宝对不起,妈妈没办法阻止了......如果你出生了......以后他们要怎么对待你?”

  她目光遥遥的看向了那一屋子的手术设备,这里是为了她生产的那一刻,为了,

  一想到孩子一出生就要被放在那冰冷的台子上,生生的剥开它的血肉,挖掉它的骨髓,只为了救沈怜书,顾雪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一片的寒冷。

  那尖锐的光芒刺伤了她的眼,她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呆滞片刻,她突然坚定的抚上了肚子。

  “即然陆景誉不让我打掉孩子,那我要带着孩子......逃掉。”

  “宝宝......就算是死,我也会保护你的。”

  从那天起,人们都说陆太太的疯病好了,不哭不闹也不跑出去找医院打胎,认真的吃药,所有人都说是陆景誉的爱让她恢复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陆总,最近雪小姐很安静,也没有闹事。”

  安静的私立医院的走廊上,管家小声的汇报道,为了保证顾雪肚子里的孩子不出意外,每隔一周管家就会来汇报一次。

  陆景誉听到这个消息,反而没有安心下来,拧起了眉毛,不耐烦的问道:“这个顾雪究竟想干什么!”

  “.......”管家不知道为什么陆景誉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的不悦,甚至带着些许的怒气。

  “景誉~”娇娇媚媚的声音从病房里穿了出来。“我想喝水,可是看不到.......”无限的委屈惹人怜悯。

  “你不要动,怜书,我来帮你。”

  当下,陆景誉也顾不得顾雪的事情,连忙冲了进去。

  管家听到房间里陆景誉怜惜的声音,想起家中瘦弱如小猫一样的顾雪,忍不住叹了口气。

  顾雪听到陆景誉走了进来,装作柔弱的模样伸手要他抱着。

  “景誉,景誉,我好不喜欢这样,我这个样子感觉自己很没用的。”

  珠子一般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陆景誉觉得无比的心疼,连忙轻吻她的额头说道:“乖啦,再等等。”

  再等等,等到孩子生下来,我的怜书,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陆景誉哄好了顾雪,却开始有些心不在焉,他又想起来管家说的话,顾雪会这么乖巧?不可能!

  他再也坐不住,他要回去看看,他不能让孩子出事!

  “怜书,我想起来公司还有点事,你乖乖睡觉,睡醒一觉我来看你好么?”

  “你要走了么.......那好吧,”沈怜书咬着嘴唇,无比的惹人怜惜。

  陆景誉见状轻轻抚摸她的脸蛋说道:”可别再打电话骗我说你出事了哦,我受不了听到你受苦的。”

  “嗯......”沈怜书点了点头。

  听到他离开的声音,她原本可怜的脸庞瞬间阴沉了下来,一挥手将手边的水杯扫了下来。

  阴郁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可怖,屋里的小护士吓了一跳,呆在一旁不敢吱声,这位总裁怕是不知道这柔弱的沈小姐有多么的暴力和阴沉。

  “给我电话!”沈怜书低吼道。

第三章 自保

  “喂,爸,陆景誉走了,”她不屑的说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那个孩子的骨髓?如果让那边知道我有先天的血液病,我还怎么嫁进去!还有,就不能直接让那个小孤女先给我换了眼睛?我不想再当个瞎子了!我要赶紧回去撕了那个害得我眼瞎的女人的脸”

  沈父怜爱的安抚道:“乖女儿没事的,很快的,我会催着陆景誉,等到孩子七个月咱们就立刻引产。”

  “嗯,知道了。”沈怜书丢掉了电话,她才不要嫁给陆景誉,就算陆景誉再厉害又怎样,她要嫁给的是王储!

  没错,找到同样拥有稀有血型的顾雪,甚至要求陆景誉娶了这个可怜小孤女都是她的主意,她,才不要一辈子都躺在床上!

  “可惜......”她恶狠狠的捂住了眼睛“那个死女人竟敢害得我瞎了眼,等我这次换了骨髓,换了眼睛回去的。”

  她轻哼了一生:“顾雪的那双眼睛倒是挺好看的,正合适给我。”

  另一边,陆景誉回了陆家,刚一进门,就听到顾雪带着哀求意味的说道:“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我害怕.......”

  陆景誉眼皮一跳,顾雪楚楚可怜的坐在沙发上,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管家,可怜中却又带着些许的魅惑。

  是的,魅惑,和沈怜书不同的是,顾雪有着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即使泪光时也生的魅惑。

  他心中不知为何一阵怒意上涌,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安分,他大步走上前去。

  “先生,您回来了?”管家本来就为难不已,看到陆景誉连忙退了下去。

  顾雪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我.......”

  “你什么?”陆景誉一把钳住她的下巴将她从沙发上带了起来“顾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称我不在的时候勾引管家?怎么想逃跑?”

  他没听清她想做什么,却听到她无比惹人垂怜的一句:“我害怕......”

  顾雪想起他的种种脸色苍白,直摇头:“我没有,真的,我不想逃跑的。”

  陆景誉冷笑一声:“你不想逃跑?顾雪你以为我傻么?我这样对你,你会不想逃跑?”顾雪看着他冷酷起来的脸色,瞬间想起来他每次这样的时候是如何的折磨她,她下意识的捂住肚子,不行不行,要想办法,不能让陆景誉发怒。

  她几乎想也不想,下意识的抱住了陆景誉的手,哀求道:“求你不要生气,我真的不逃,也不离开你,我......我愿意生孩子了!真的,只要你不要伤害到我们,我都听话。”

  陆景誉倒是意外她难得的乖顺,摸着她柔软的脸蛋,看着她妩媚诱人的双眼,那害怕仿佛在催化着他去欺负。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想通了?”他意味不明的问道,眼神中却带着冷酷的趣味。

  顾雪小脸一白,每次陆景誉都喜欢这般让自己选择回答,这一次她要怎么选才能熬过去?

  “我......我......我愿意为你生孩子,真的心甘情愿,以前都是我不好,我做错了,都是我鬼迷心窍的。”

  顾雪干脆轻轻抽泣起来:“是我害的怜书姐姐......”

  “你害她什么了?”陆景誉冷冷的问道,但是顾雪却是一怔,她根本不知道她害了沈怜书什么。

  见她呆愣回答不上来,陆景誉脸色阴沉的捏紧她的下颌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乘着我不在,故意刺激怜书,让她从楼上跌落下去,害得她眼睛受损,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赔给她!”

  顾雪脸色大变,当时明明是沈怜书外出以后突然就瞎了!她根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竟然不知道沈怜书竟然颠倒黑白,告诉陆景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错!,沈怜书竟然这样害她!!但此刻她已经不在乎那么多了,她要好好活下去,她要逃离这里。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顾雪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说道:“我怎么样都好,姐姐要骨髓就拿去!她要孩子的眼角膜也好,我的眼角膜也好!去移植就移植,我都会乖乖听话的!我会好好养胎的,真的。”

  ”哼,”陆景誉看着她勾人的泪光,自从知道真相以后就一直没有发泄的欲望再次蓬勃,不管顾雪如何的心机狠辣,但是她的身体却是让他很满意。

  “那你要怎么还我的债?你骗我了的事情,我要和你怎么算?”陆景誉从她的眼眸看向了红唇,小小的嘴唇被咬的泛白,看上去惹人怜爱,他忍不住喉结滚动了一下。

  “刚刚不是求管家么?你知道这个家谁最有权管你么?是我。”他干脆的将她拎了起来,按在墙壁上,撕掉了她薄薄的家居裙,就要进入:“求我啊,让我满意了,说不定就考虑答应你。”

  “小贱人,真舒服。”陆景誉低吼一声,直冲而入,而顾雪却被他这般的粗暴折磨的小脸直皱,她害怕的捂着肚子,害怕的说道:“孩子,孩子,求求你......”

  “闭嘴,”陆景誉粗暴的堵住了她的嘴唇:“安静点,你好好配合,孩子就不会有事,你若是不配合,我可就没这么让你舒服了,毕竟他月份就算是死胎也够做手术了吧?”

  一听这话,顾雪浑身一震,也顾不得身下的疼痛,深吸一口气,伸手揽住了陆景誉的肩膀,只求他快点能放过自己。

  随着一声低吼,陆景誉总算是结束了,顾雪以为他要放过自己的时候他却又粗暴的动了起来。

  “呜!”不知是不是紧张和恐惧的缘故,陆景誉再一动作,顾雪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了起来,陆景誉嫌弃的松开了她,任由她扶着墙,干呕到泪珠落下。

  滴滴滴。

  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誉伸手拿出来手机,看到来电后,眉宇微微一皱,伸手捂住了顾雪的嘴巴,接通了电话。

  “喂~景誉哥哥,我好想你,你在哪里呢?”

  “我在公司,怎么了,怜书?”

  顾雪见是沈怜书的电话,便知道,他不愿意让沈怜书知道自己和他在一起,可明明自己才是他的妻子,所有人的却把她当作那个见不得人的女人。

  顾雪绝望的流下了眼泪。

  打完了电话,陆景誉低下头看着她哀哀的哭泣的模样,想起刚刚的那通电话,觉得异常的烦躁,不想再看她。

  “扫兴。”他穿好衣服,转身就要离开。

  顾雪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即然她沈怜书非要这个男人,那她就拿去,她不求他能给她些许的爱!她现在只要孩子!

  “求求你可不可以给我找个医生,我害怕家里的医生。”她提起声音怯怯的问道。

  陆景誉停下了脚步,原来这个女人是这个要求,他犹豫了一下,如果产妇状态不好,可能会影响到胎儿的畸形.....

  想到这里,他淡淡的吩咐:“去找全国最好的医生来给她看。”

  顾雪这才松了口气,只要,只要有外人来,那自己逃离出去的机会就会大很多!无论是谁,哪怕付出生命身体,付出一切,她也一定要求他,救救自己!

第四章 新医生

  “她最近怎么样?”

  陆景誉的笔在文件页面停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了身边的管家。

  管家一愣,陆景誉很少会过问雪小姐,现在.....

  他连忙回应道:“雪小姐最近很乖,按时吃药,也接受检查。”

  闻言,陆景誉的眉头却更皱了。

  管家见他这样,忍不住问道:“您似乎.....很不放心雪小姐呢。”

  陆景誉一愣,说道:“怎么可能放心,她可是为了打掉孩子恨不得跳楼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

  陆景誉冷笑一声,继续看着文件,脑海中却不断的闪现过哪些顾雪做过的无比疯狂的事情,他忍不住说道:“她现在在哪里呢?”

  “雪小姐在隔壁小楼里,您不是觉得她很烦人,所以.....”

  陆景誉抿了抿嘴,那天他离开之后,心中总是觉得无比的堵塞,总觉得是顾雪让他如此的烦躁,干脆把她关到了隔壁的楼里,命人严加看管。

  “看好她,别让她靠近尖锐的东西,也别靠近窗户。”他不悦的说道:“不要再发生之前的事情,还有,别再让她跑了。”

  管家闻言,叹了口气说道:“您实在不放心,去小楼看看雪小姐吧。”

  “去看她?”陆景誉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嘲讽的勾起嘴角,随即想起了什么,鹰眼锁定了管家说道:“你最近关于她的话,多了很多,是分不清这里谁是主人了么?”

  管家心里轻叹一声说道:“是我越剧了。”

  “哼。”陆景誉冷哼一声说道:“出去。”

  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他一个人,陆景誉看了一会文件,却总觉得心浮气躁,无法定下心来,干脆丢开了笔,眯着眼透过窗户看向了隔壁的小楼,半天缓缓的自语道。

  “这个女人,肯定打着什么主意呢,不信,我得去看看。”

  这样说着, 他便起身过去了。

  上了小楼,便看到顾雪乖乖巧巧的坐在阳台边,看着书,不同于那些时日的疯癫,这样倒显得格外的甜美,就好像是最初见到她的样子,陆景誉不由的有些恍惚。

  “陆景.....陆先生。”顾雪看到他,有些慌张的放下了手中的书,拘谨的看着她。

  “......”陆景誉看到她这样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偏过了头看向了一旁的佣人。

  “新找的医生什么时候会来?”

  “马上就到了。”

  顾雪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小声问道:“你....你要...要等医生来么。”

  陆景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顾雪咬紧嘴唇,拿起了书却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陆景誉在旁边呆着,让她怎么能够.....能够想办法和医生求助?

  她甚至有些惶恐不定了,她害怕会不会这一切都是陆景誉骗她,其实找的新医生还是他的?

  陆景誉看着她的不定,却以为她在紧张他的陪同,皱了皱眉,坐到了她的对面,问道。

  “你很怕我?”

  顾雪一愣,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怎.....怎么会。”

  陆景誉想起自己过去那般残暴的对待她,当下再看她瘦弱像是小猫一般瑟缩的模样,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确实有点过分了。

  他轻咳一声说道:“你如果一直这么乖,我不会再那样对待你了。”

  顾雪眼中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下来,即使对她好一些又怎样?有些伤害在心中的疼远远比身体上的痛。

  她低低的应了。

  陆景誉抿了抿薄唇,看到她明显越发低沉的模样,便觉得心中有些烦躁,冷声问道:“你还想怎么样?顾雪,不要太得寸进尺。”

  他脸色冷了下来,顾雪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小脸一白,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很开心,真的,我只是,我只是......我不想离开你!”

  她笃定的看着陆景誉说道:“我不想离开你,我想一直陪着你。”

  大抵是因为内心的想要离开的冲动,她竟然反着说出了不想离开的话,甚至连顾雪自己心里都有些吃惊。

  她这样激进的话,让陆景誉都为之一愣,他看着无比坚决的顾雪,眼中闪过一丝的犹豫,但很快他又冷漠的说道:“不可能的,怜书讨厌你,你不能留下。”

  “嗯.....我知道....”

  顾雪低下了头,却掩饰住了她长舒了一口气的模样。

  陆景誉看着她低下去的头,却觉得内心万分的复杂,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犹豫,他想说什么,可是刚开口,就听到佣人敲了敲门说道。

  “先生,医生到了。”

  顾雪眼中一亮,但很快掩饰过去,她悄悄的看了眼陆景誉。

  “嗯,我知道了。”

  陆景誉示意医生进来,顾雪紧紧的盯着门口那位年轻的医生,直到看到了他看向陆景誉的眼神中带着陌生,顾雪才松了口气。

  “带她去看看,已经很久没做身体检查了。”

  陆景誉面无表情的说道。

  简博也是见过很多名不副实的婚姻,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组合。

  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了坐在一起的两个人。

  男人面无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主宰着他身边女人的神明一般的高高在上。

  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瘦削的可怕。

  简博微微的蹙了蹙眉,没有说话,只是跟随着一个佣人样子的人进了一个房间里面。

  而一直坐在男人身边,几乎大气不敢出的女人这才站起来跟着他走了进来。

  “夫人,你坐在哪里稍等片刻。”

  简博倒是没有想到这家人竟然会在室内布置这样一个精良无比的医疗室,不仅装备齐全,甚至连手术台和无影灯都有.....

  既然这么在乎这个女人的身体,怎么这个女人会这么的瘦弱和憔悴?

  只是简博不知道的是,陆景誉只是在乎她身体里的孩子罢了。

  顾雪一声不响的坐在了座位上,看着简博开始拿起了一些器械擦拭着,她下意识的开始浑身颤抖。

第五章 暗示

  简博敏锐的察觉到了顾雪几乎无法克制的颤抖,他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过来问道:“夫人,您还好么?是气温太低了么?”

  “不......不.....”顾雪深吸一口气,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跟进来的下人,说道:”别.....别叫我夫人....我不是....”

  “嗯?”简博诧异无比的看着顾雪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却听到一旁的下人说道:“医生,我们夫人她....精神不太好....”

  简博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顾雪,却恍然的看到了她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绝望。

  可还不等他看清楚,下人就开始催促道:“医生,您赶紧检查一下吧,夫人她身体不好,得去休息。”

  简博点了点头,正准备拿过器械,却没想到一直乖乖巧巧的坐在一旁的顾雪突然伸手紧紧的抓住了简博的手。

  “夫人?”简博疑惑的看着顾雪问道。

  顾雪看着他手中尖锐的金属器械,强行镇定下来,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有点害怕,我握住你的手可以么?”

  医生的本能,还有顾雪楚楚可怜瑟瑟发抖的模样,让简博下意识连思考都没有便直接点头同意了。

  顾雪握住了简博的手臂,深吸一口气,任由着那带着冰冷触感的器械在自己的身体游走。

  她的余光瞟了一眼站在一旁,垂眼等待的下人,乘着他不注意,偷偷的伸出了小手指,在简博的手臂上轻轻的敲打着。

  刚开始简博只是以为是顾雪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却感觉到那触感一直持续不断的,他这才注意到,抬起头疑惑的看着顾雪。

  顾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不敢说话,只能用目光示意一下他的手臂,然后伸出手在简博的手臂上,轻轻的描画着什么。

  一下一下。

  简博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就听到一旁的下人说道:“医生,检查的怎么样了?”

  顾雪眼中瞬间被绝望填满,她紧紧的攥住了简博的手臂,却又无能为力的松开了。

  简博感觉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像是被揪了一下。

  但是既然已经被催促了,他只能站起身来,尽职的说道:“张医生应该是夫人的专职医生,之前张医生应该来过电话了,我这一次是代替他来简单的了解一下夫人的身体情况的,下一次会由张医生亲自来....”

  顾雪靠在椅背上,听着他的话,心中一片的凉透....

  她本来还寄希望于这个医生能够看懂她的提示,但是现在一切都是无用的了....

  她该怎么办?

  出了房间,陆景誉早就不在了,简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要回头看看身后的女人,却见她目光幽幽带着悲戚,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医生......拜托了.....”

  拜托什么?

  简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送上了车。

  他的脑中一直盘旋着关于顾雪的种种,这个疑惑一直到他回了医院,迎面和顾雪真正的主治医生张医生撞见了。

  “简医生,那位病人怎么样?”

  简博听到他的问话,笑了笑,说道:“挺好的,就是太瘦弱了,你都不知道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猫儿似的。“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过我检查的时候,她一直在我的手臂划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张医生开玩笑般的说道:“说不定是看上你了,她怎么比划的?你也给我比划比划呗?”

  简博好笑的拍了他伸出来的胳膊,说道:“她是这样的。”

  他回忆了一下,也学着顾雪的样子画了起来,可是画到一半,他的表情却突然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张医生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感觉这个像是字呢?”简博轻轻的摇了摇头,手指来回几下,却蓦然看懂了,瞬间他的瞳孔紧缩了起来。

  他嘴里喃喃的念出了那几个字。

  “救.....救我?”

  他的话让张医生都吓了一跳,不确定的说道:“不会吧.....”

  简博眉头紧皱着说道:“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张医生的脑海中思索了一下, 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哦,我想起来了,陆总的妻子之前犯过精神方面的病的,好久没发作了,说不定最近又发作了。”

  简博的眉头舒展了,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茫然,他总觉得有些放心不下的感觉。

  想到这里,他干脆的和张医生说道:“这样吧,下次那边再来预约,你就直接让他们来医院吧,我们得看看具体的情况不是,对于产妇的心理问题,我们能帮尽量也帮一下不就好了?”

  张医生想了想说道:“行吧,我和他们那边说下,下个星期来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另一边的陆家。

  “我可以.....可以去医院进行检查么?”

  顾雪不敢置信的听着陆景誉的话,眼中闪过一丝狂喜。

  陆景誉皱了皱眉,总感觉心中有些许的不对劲,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渴望外面么?

  也罢,反正以后.....也就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了,她既然想走就放她走.....

  可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顾雪一双圆亮亮的眼眸的时候,却有些莫名的烦躁。

  这样的目光,是她曾经看着自己的才有的.....现在.....

  “怎么?让你去医院你这么开心,难道又想着逃跑?”

  陆景誉冷笑一声问道。

  顾雪连忙摇着头说道:“我....不逃跑.....景誉你是知道的.....我有多么的想嫁给你.....我怎么会逃跑呢?”

  陆景誉心中的烦躁被平复了下去,他淡淡的说道:“别想这个事情了,等到一切结束了,我会好好安排你的。”

  顾雪这段时间,无时无刻的不在放松着陆景誉的精神,现在陆景誉终于会平静的和她说话了。

  看到这样的变化,顾雪的心中暗暗的兴奋....等到她彻底麻痹了陆景誉以后,她就可以带着孩子逃跑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